书籍简介
目录(343章)
老树旧宅,历几世风来,应是满院花开,说迟迈,何为该,博了四十载;半生采撷,仙玉上青苔,却是几多心哀,还情债,不负爱,化了原生态……

第1章 孩童溺水

人活一世,草木一春,

来过,拼过,又何谈错对?

所谓的无悔,不过是自我的安慰;

所谓的成功,不过是世俗的迷醉;

所谓的圆润,不过是人前的卑微;

所谓的隐忍,不过是人后的眼泪……

----------------

白鹭河畔有一白鹭镇,一条老街横贯其中,灰砖大屋与土墙矮房参差毗邻,七零年代的画卷,一切都是那么得自然和应当,就像连接两岸的那座青石桥。

近乎贴近河面的青石桥更像拦河大坝,沟通了东西,却阻挡了水流,仅在两端分别修建了过水涵洞,平日里倒也和顺安静,汛期到来时,石桥便会悄然隐去。

时值上游山雪尽融,不再高位狂傲的河水,拥挤着狭窄的涵洞口,奔泻而下,一路向北,依旧发出震撼的涛声,恍若迟暮的悲歌。

桥面上,涵洞的两边修建有宽高皆一尺的台阶,用来防止有人失足落水,姑且算作护栏吧,过路人以此为凳,歇脚拉家常,颇有点儿小镇客厅的味道。

踏过涵洞口,便是洗衣的所在了。

一位女人,她木簪绾发,身着斜襟蓝袄,手里拎着一只塞满衣服的竹筐,牵着儿子的小手,慢慢地走下倾斜的护坡,来到相对平坦的石阶。

女人先鞠水冲洗了一下石台,才从竹筐中掏出衣服,逐一将衣服浸透河水,然后抬眼看了看跑来跑去撒欢的儿子,叮嘱道:“儿子,你慢着点儿,别摔着了。”

说完,她便开始细致地洗衣服了,不知不觉中,女人已经洗好了几件衣服,她直起身子,轻轻锤了锤有些微酸的腰,并环顾四周,搜寻着儿子的身影,却见他已经跑到了桥上,在桥边的台阶坐着,一边摆弄着小石子,一边似在和同坐的老翁说着什么。

女人走上前,问道:“儿子,跑累了呀?”

孩子仰脸回答:“嗯,我坐这儿歇一会儿,”随即又自豪地说道:“妈,我当教书先生咯!”

“哦,你一个四岁的小屁孩当什么先生啊?”女人又是疑惑又是好笑。

“刚才就在教我识字咧。”旁边坐着的老人家及时接过话茬儿:“我都快70了,还是个睁眼瞎,这小娃可不得了,能识文断字,你家是要出状元咯。”

“老人家,见笑了,您可别这么说,也就是小孩子记性好,才识得几个字。”

“我本来就认识好多字啊,那么一大桶的字我都认识。”孩子一边争辩着,一边竭力比划着,奈何人小胳膊短,怎么也比划不出他心中所想的那么多那么大。

“老人家,麻烦您照看着点儿?”女人没有回应小四,而是侧过脸有些为难地看向老翁。

“不麻烦,不麻烦。”

得到肯定答复后,女人看着儿子那微红的小脸,爱怜地揉了揉他的脑袋,说道:“行吧,就坐这儿,别乱跑,有事记得喊妈妈。”

看着孩子认真地点了点头,女人放心地转过身走了回去,继续着未尽的工作,她洗衣的动作很流畅,揉搓、捶打、漂洗、拧干、入筐……

很快,洗净的衣服装满了竹筐,正要洗那最后的一件衣服,女人的心神莫名一悸,她仿佛听到了儿子的呼喊,她腾地站了起来,强烈的眩晕袭来,差点儿一头栽进了河里。

桥上已不见孩子的身影,老翁弯斜着身子,以一种怪异的姿势,伸出手抓向湍急的河水。

“我儿子呢?”

这一声几乎是吼出来的,面对瞬移到眼前的女人,老翁张了张口却没能发出声音,脸上满带愧疚,再次转头而直直地看着水面。

“掉河里了?”女人的心如坠深渊,她的声音在颤抖。

自从嫁到了白鹭街上,她清楚地知道,白鹭河每年都会带走几条人命,更何况是那么小的孩子呢!

“救命啊!我儿子掉河里了~”

凄厉的喊叫划破寒冷,在白鹭河上空响起,几个洗衣的媳妇们也及时反应了过来,一起跟着大声呼救起来……

“有人掉河里了,快救人啊!”

路过的人停下了脚步,远处的人奔跑了过来,瞬间,桥上便围满了人,七嘴八舌地询问着、讨论着、唏嘘着……

桥下的凶浪一个拍向一个,激起了片片水花,反射着刺目的阳光,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看不到任何的迹象与希望,有心救援也无从下手啊,悲凉的氛围弥漫,难道一条稚嫩的生命又被吞噬了吗?

“求求你们了,快救人啊!”女人努力挺直着近乎瘫软的双腿,乞求着,眼中满是凄切与绝望,她不敢相信,更不愿相信,她的小儿子说没就没了:“我是街上老顾家的,谁帮个忙,去喊一下铁工厂的老顾?”

“原来是街上老顾家的呀,快,你快去喊人去。”有人忙着招呼了起来。

“走,我们也去下游捞捞看。”

几个拿着网的打渔人,边说边跑向河中间的沙滩,开始了四处寻找。

几个精壮的汉子正脱着棉袄棉鞋,准备下水救人。

听天命搏奇迹,尽人事求慰藉,对人对己唯求心安!

也有老太太说着徒惹伤悲的话,安慰着这个无助的女人。

“他婶呀,你别急哈,你再急出个好歹来,那可咋办哟。”

“这还在发大水呢,怎么一点儿也看不到影子啊?”

“……”

突然,嘈杂的一切安静了,一丝神采在女人的眼中显现,她好像看见了,她确实看见了,她的儿子正朝着她扑了过来,嘴里喊着妈妈,浑身湿漉漉的,她赶忙张开双臂奔迎上去……

“快拦住她!”

突兀的一声断喝,静止的画面重新流动了起来,靠近女人的两人急忙出手,一左一右拖住了她!

好险!

女人的右脚已经踏出了桥面,在强烈地拉扯之下,女人的身子一晃,差点儿摔倒了下来。

一个激灵,她当即清醒了过来,用力揉了揉眼睛,再放眼望去,前方除了罪恶滔天的河水,哪儿有奔跑回归的孩子啊!

女人强忍着泪水,她知道一旦流下就再也止不住了,模糊的视线会影响她寻找她的儿子。

倔强的目光一遍一遍地搜寻着,随着搜寻范围的扩大,女人的视线被抽水台边凭空出现的硕大漩涡吸引了。

抽水台由大石块砌成,斜插入河,为两岸作物提供灌溉用水保障。

抽水台的前头,是河水长期冲积形成的深潭,是天然的夏季泳池,但因地势、水量、流速的缘故,这片区域几乎很难形成漩涡。

顾不上好奇,女人努力地辨认着,那漩涡外环似有物体摇晃起伏。

她不敢再耽误时间,而是拔腿朝着桥头跑去,再沿着陡坡的小路抵达抽水台上。已然看清楚了,那个悬浮物被漩涡裹挟到了岸边,果真是一个孩子。

女人的心中一阵狂喜,她不用细看就知道,那是她的儿子。

“儿子,儿子,别怕,别怕,妈妈来了,妈妈来了。”

已然回到岸边的孩子,双腿还泡在水中,凶浪变得温柔起来,不断地轻轻托起、放下,似在揉搓着。

那孩子听到了呼唤,他尝试着抬起头,一脸茫然地看着那个正在攀下高台的女人。

离地还有一米的高度,女人已经等不及了,她松开手跳了下来,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她什么也顾不上了,口中不断呢喃着,冲到了水边,一把将孩子拖了过来,扯掉孩子身上缠绕的杂物,快速脱掉孩子的衣物,解开自己的棉袄,将儿子紧紧地裹在了怀里……

“找到了,找到了,这孩子真是命大啊,老天爷开眼啊。”

摸不清状况跟过来的人们,瞬时欢呼了起来,有人跳了下来,协助着女人重新爬上高台,保护着她走过陡坡,簇拥着她一起向街上赶去……

在街尾的镇卫生院门口,他们迎面碰上了急奔而来的几人。

“月英,小,小四呢?”说话的是一个短须精瘦的高个男人,胸口在大力地起伏着:“有人告诉我,说小四掉河里了?”

“……”女人抬眼望向男人,未语已凝噎。

小四努力地左右挤了挤,才从女人的怀里探出头来,看着眼前的男人,他似乎想不起来该怎么称呼了。

男人伸出手摸了摸小四的额头,心中稍稍安定,便转眼看向女人,却见她的脸色苍白,嘴唇还在不自觉地颤动着。

“月英,你还好吗?”

听到这一声问候,女人再也支撑不住了,她两腿一软几欲瘫倒,眼泪喷涌而出,似惊吓,又似惊喜,似委屈,又似心安……

男人一把揽住了他的女人,看向人群说道:“谢谢,谢谢,耽误你们赶集了,路过铁铺就进来坐坐,喝口热水。”

“顾师傅,别客气,我们也没帮上什么忙。”

“顺手的事儿,把衣服筐放你家门口咯。”

人群在客套话与笑声中散去,有对小四获救而莫名欣喜的纯良,有对孩子无恙而深感万幸的祝福,也有对真情所致而当街相拥的善意哄笑,毕竟是那个年代嘛,夫妻之间少有人公开展现一丝的亲密!

老顾回以憨厚的笑意后,对跟着他跑来的两人沉声吩咐道:“你们两个回去上班吧,炉子不要再加碳了,今天只能干冷活了。”

老顾转过头,对妻子柔声说道:“月英,我带你们去电厂暖和暖和,你都要冻坏了!”

同类热门书
我的1979
我的1979
一觉醒来,回到那个年代,再次面对过往,你猜不透的结局..........
争斤论两花花帽 ·乡土 ·完结 ·400万字
7.4分
从商二十年
从商二十年
新书《我的绚烂人生》已发,原滋原味,欢迎阅读。一个山沟沟里走出的泥腿子,用了二十年成为顶级商人。有人问他成功的秘诀是什么,他说“我不是天生强者,我只是天生要强!”书友QQ群:785266472
井神 ·励志 ·完结 ·330万字
7.6分
大国战隼
大国战隼
【2020年中国网络文学影响力榜榜首作品】“我一脚油门就能到关岛你信不!”别人开飞机费油,李战开飞机费发动机!
步枪 ·现实 ·完结 ·228万字
8.7分
卜筑
卜筑
人到中年万事休,却道天凉好个秋。三十不豪,四十不富,五十将相寻死路。
争斤论两花花帽 ·现实 ·完结 ·53.4万字
8.3分
造车
造车
“我想造车!”韩皓一本正经说道。“就你——”周围的人都笑了,其中有人出言讽刺道。“别人造的汽车都是用钱买,而你韩皓造的汽车得用命买!”面对种种质疑,韩皓依旧不为所动回答。“既然如此,让我第一个试驾,就用我韩皓的命替中国民族汽车产业赌一个未来吧!”
榕之子 ·励志 ·完结 ·228万字
7.9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