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58章)
何盼盼是苗疆新一代最牛逼养蛊人,俗称蛊公。 她最近闲来无事看了本书,里头有个不受宠,被贬到偏远山区的大反派王爷,俊逸无双多智近妖,冷心冷性心狠手辣,一路见人杀人见鬼杀鬼,最后造反成功走向人生巅峰,然而却在临登基时被男女主一刀咔嚓了。 书里还有这么个炮灰,女扮男装吃里扒外混进王爷府当谋士,被王爷发现之后意图勾引不 成,最后凄凉惨死。 没想到一觉醒来,何盼盼成了这个炮灰谋士…… 惜命的何盼盼决定先虚与委蛇,然后再用上自己对剧情的熟悉让大反派提前狗带,但是不知怎的,大反派还是反派,就是看她的眼神怪怪的,偶尔还会趁她睡着偷偷亲她…… PS:位不配才,表面马屁拍得溜起内里白眼翻得飞起女主VS疯批经常抽风男主。 虽然带有一点毒舌,但宠妻他是认真的
版权:红袖添香

第1章 突然袭击

何盼盼从一开始就觉着自家主上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于是在某一个晚上她悄悄摸进了主上的院子,刚巧主上就坐在那里晒月亮。

“说吧,你打算做什么?”主上背对着何盼盼,语气阴冷,冻得人直哆嗦。

她当时就吓跪了。

这可不是因为她想丢咱们穿越人士的脸,而是面前这个男人太恐怖。

她自认为自己一路走来杀了那么多人,已经炼出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应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了,但偏偏有这么一个人,总是能找准她的痛点踩。

“属下来是为了正事。”她理直气壮的信口雌黄。

“哦?是何正事?”

“那个,主上,属下最近是不是做了什么惹您生气了?”为了不让自己哪天一觉醒来就身首异处,何盼盼打算问出个所以然来,看看能不能补救。

听到这话后,主上他终于舍得缓缓转身过来看她。

月色下他长身玉立。

雪白的衣,墨黑的发,眉如远山辽阔,溶溶月光倾下,隐约可见他鼻高唇薄的侧面轮廓。

沉沉夜色里,那袭白衣如明珠生晕,朗然照人。

世人传闻皇三子君泽泠有玉山之美,乃神仙之姿。每每出行,引得建康无数贵女掷果盈车,争相追随。

业精六艺,才备九能,谦谦君子少年扬名。

关键是性情温和端方,与他相处过的人,都称其言行得体有礼,使人如沐春风。

却不知他神仙玉貌之下藏着一颗狼子野心,私底下藏兵器、养私兵,被他家皇帝老儿发现后贬到这穷乡僻壤来也不安分。

反倒天高皇帝远便宜了君泽泠,他听闻苗疆之地盛蛊,于是就令人抓了一群少儿以养蛊的方式,让他们互相斗狠,直到剩下最后一个人来为他效用,名义上是谋士,实则是为他铲除异己的杀手。

而这个人,就是何盼盼。

“何胖胖,你最近是不是胖了?”

注意,这里不是错别字,乃是她女扮男装之后的化名,虽然并无区别,但好歹糊弄住了一众同僚。

“啊?”何盼盼不明所以,摸了摸肚子上越发干瘪下去的肉肉,“没有胖啊。”

君泽泠姿态闲雅,慢悠悠走近何盼盼,弯腰。

“那你这是怎么回事?”他伸出润白如玉的手,修长的指尖在何盼盼心口戳了一下。

!!

啊啊啊死变态大流氓!!

何盼盼内心在怒吼,表面却诚惶诚恐,背脊一弓,含胸把头低得更低了。

“属下,属下好像是胖了。”她不得不屈辱地“承认”了这个事实。

“是嘛?”君泽泠缓缓直起身,何盼盼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是这个没有半点起伏的语气,却吓得她瞬间汗毛倒立。

不等何盼盼狡辩,人家就发话了:“行了,下去吧。”

就这么滴,她豁出小命跑来一趟,想要的答案没要得成,倒是让人白白占了便宜。

何盼盼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把门窗锁得严严实实才开始洗澡。

洗澡水是府上下人早就准备好的,虽然君泽泠是被贬的,但是他脑袋上“晋王爷”三个字却没被褫夺,所以,他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继续享受生活罢了。

只是苦了他们这些下人,南疆之地密林沼泽多,遍地毒虫蚁兽,湿地瘴气随便哪个,一不小心就能要人的命,为了让君泽泠过上如在建康时的生活,下人们更是绞尽了脑汁,每天到山中捕猎,顺便收刮一下苗寨的脂膏。

何盼盼穿过来的时候,这具身体才十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浑身都是伤,奄奄一息,生命垂危之际被当地的猎户捡到,后来好不容易养好了伤,又被寨主献给了正在抓捕少儿的君泽泠。

当时寨主是这么跟她说的。

“我们苗寨救你一命,你也该是时候为我们做点事了,看到前面那个车了吗?那里坐着的是顶贵顶贵的贵人,你只要能勾到他,为他怀上子嗣,那我们就不用担惊受怕了。”

何盼盼:“……”

她瞪大了眼睛,看了看一脸猥琐的寨主,又看了看自己扁小的身体,不可思议道:“大叔,人家才十岁。”

“我管你几岁,反正是个女的就行,记住我跟你说的话,不然我就把阿牛送出去。”

阿牛就是救了她的猎户,今年也才十四岁,无父无母,家中只有一头老牛和一只下蛋的老母鸡,只可惜,现如今老母鸡也已经下了她的肚了。

就冲这只母鸡,何盼盼怎么着也不能让小阿牛被人送走啊。

她看了看那几个抓着小孩的黑衣人,大白天也穿着黑衣服,一看就不是好人,不干好事。

于是何盼盼凑到寨主身边说到:“要我按你说的做,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你得答应我,永远都不能让这些人把阿牛带走。”

“那是自然。”寨主答应的爽快,何盼盼也就那么相信了,于是不再说话,自己迈步朝那马车走过去。

没曾想竟然被拦住了。

原来晋王刚刚到南疆就霸占了刺史的府院,而他是被贬的,自然不能明目张胆地从建康带来足够多的人,此时嫌伺候的人手不够,正在招买丫鬟,何盼盼一开始也是冲着这个去的,只是她万万没想到啊。

她从被救起就一直住在阿牛家,穿的衣服自然也是阿牛的衣服,加上没有长开的身体,一眼看去不就是个小子嘛。

于是她就被那些黑衣人不分青红皂白地抓了去,等何盼盼反应过来时,她已经和一大群小孩子关在了一处。

从那之后,每天更是有专门的人来单独训练他们,其中血腥残酷咱就不多说了,只道何盼盼在众人之中身子最弱,力量最小,所以谁没想到,最后那场堪比屠杀的决斗中,居然是她胜出了。

那也是何盼盼第一次见到她的主上,那个让这群半大小孩互相残杀的人——晋王君泽泠。

君泽泠似乎对她弱不禁风的身体极为不满,冷冷吐气:“想不到南疆居然连个像样的人都没有……”

何盼盼当时就不乐意了,彼时初生牛犊,不知天高地厚就嚷了起来:“此言差矣。”

原本已经高抬着手势的君泽泠一愣,回头看被按在地上跪着的、一脸倔强的小孩,他突然来了兴趣。

“哦?说说看。”

何盼盼是没有见过如君泽泠一般的贵人,所以根本不知道他刚刚手势的意思就是让人把她也杀了,此时被人问话,丝毫没有察觉自己刚去鬼门关走了一遭的何盼盼洋洋得意道:

“晋王知道南疆养蛊的方式,可知道这蛊可是真实存在的?”

“你会?”明明是在晚上干坏事,他却还要穿着一身纤尘不染的白衣,公子如玉,长身玉立。

“我会。”何盼盼没有发现周围的人,不管是站着还是跪着的,在他转身过来的时候全都不约而同地低下了头,只有她傻愣愣的盯着人家看。

“让我看看。”君泽泠脸上不见怒容,语气似在闲话家常一样。

闻言何盼盼手指一动,不多时那个一直站在她身后的黑衣人就倒地不起,连挣扎都没有就断了气。

这个黑衣人就是她的主教练,平时的毒打就算了,但他偏偏是个变态,喜欢蹂躏小男孩,还在训练的时候,几个同她一起的男孩都没能逃出魔爪,要不是她太瘦小,估计……

估计他早就死无全尸了。

何盼盼看着已经死绝的黑衣人,眼中恨意才稍微减少一点。

“啪啪。”

是君泽泠在拍手。

“很好,睚眦必报,心狠手辣。”手下的一举一动他都是知道的,只要不误事,他向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却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似无害的小孩,还有这么一手

“杀人于无形……”

这才是他赏识她的地方。

然后,“带他下去调教调教。”君泽泠发话,当即就有两个武功高强的大汉上前,像抓小鸡仔似的把她拎了起来。

“王爷这是为何?”何盼盼不解,“我感觉我已经被调教得很好了。”

“闭嘴。”

这次是大汉开口:“没有主子发话,你也敢叫嚣?”

话音刚落,何盼盼就感觉胳膊一凉,接着是剧烈的疼痛,那个大汉竟然生生掰断了她的小臂!

她眉头一皱,冷汗就滚落眉梢。

“这是教你规矩,往后跟在我身边,要识礼数。”见剧痛之下也没有出声,君泽泠表示很满意,屈尊提点了一句后就转身离开。

你以为这就完了?

那你就太天真了,何盼盼也天真,被人卸了一只胳膊还不算,另一只胳膊也没能幸免于难。

“这是主上的意思。”在她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大汉开口解释道。

“屁,我怎么没听到他……啊!”胳膊被人接上,又给卸了一次。

“主上刚刚转身时,眉尾轻轻动了一下,说明主上不满意,还有,以后见了主上要下跪,不可以直视主上,不可以称呼主上为【晋王、王爷、他等】。”

何盼盼:“……”

她已经开始预感到自己以后会生活在一个多么惨无人道的环境中了。

大汉折腾够她以后,才把她带回了已经改造成王府的地方,君泽泠表面让她做谋士,私底下却经常派她去猎杀他看不顺眼的官员或者皇帝派来监视的人,短短三年间,在何盼盼双手沾满鲜血的同时,她也慢慢长大了。

同类热门书
嫁给会读心的摄政王我演技爆棚
嫁给会读心的摄政王我演技爆棚
玄医大佬萧棠穿书了!穿成了书中倒霉催的炮灰女配,被迫嫁给书中疯批大反派。大反派摄政王半年前因战受伤,昏迷不醒。据说摄政王疯批偏执、残忍无情,为了活命,萧棠开启了她在王府的戏精生活。殊不知,狗反派竟有读心术!嫁入王府第一天:萧棠盯着床上的疯批反派:【大反派趁他弱,不如了结他,我这炮灰就不会丧命了?】谁知,刚想完那俊美绝伦的反派,竟睁开了眼!成亲第二天:萧棠:“王爷夫君,妾身是您新娶的王妃。妾身一定殚精竭虑、尽心尽力、含辛茹苦地照顾您!”心底却是:【快啊,大反派,把我休出门!外面世界辣么大,我想去看看!】岂料,摄政王一口鲜血洒她脸上,再次昏厥。萧棠:?成亲第N天:原本该是悲剧收场的大反派逆转运势,权倾朝野。萧棠:“夫君好棒棒,夫君好威武,夫君好强悍,我爱死夫君了~”内心则是:【狗男人,都登基了,剧本都演完了快把我扫地出门啊!】【小奶狗小狼狗都在等姐姐呢,呜呜呜┭┮﹏┭┮】男人眯着一双阴鸷凤眸,骨节分明的长指划过她清丽绝伦的小脸,绯薄唇角微勾:“棠棠,你要乖一点,知道吗?”
灵婉兮 ·穿越 ·连载 ·87.6万字
9.7分
穿书后我把暴戾摄政王娇养了
穿书后我把暴戾摄政王娇养了
(正文已完结)沈钰看着小狼狗成为暴戾的摄政王打算开溜时,却被绑“还敢跑?”原来夜倾寒早就知道她是女人了,还一天天的尽在她面前装!*沈钰被迫穿进书里,还是被主角虐死的小炮灰?她冷笑,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当她想先一步杀了主角时,悲催的发现俩人的命捆绑了~杀不得只能哄着,还得养着,只是养着养着她就发现小狼狗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甜宠,女主表面娇软,实则很凶,美强惨男主腹黑强势。)有更多完结文可看。
公子云思 ·穿越 ·完结 ·75.1万字
9.7分
皇上他总想以身相许
皇上他总想以身相许
假儿子又如何,女子照样可以翻云覆雨。(1v1甜宠爽,疯批病娇狠起来自己都怕女主vs敏感谨慎脑补过头一心护短男主)萧钰一朝穿越,成了乾国摄政王的“嫡子”,为了活命,她走上她爹的奸臣老路,成了恶名昭著的小摄政王。天天早起晚睡,担惊受怕,白天震慑朝臣,晚上还要开导自闭小皇帝,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惨,只盼着小皇帝快快长大,她可以功成身退。*可是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小皇帝长着长着就歪了。小时候还总抱着她哭唧唧,长大了就反过来了……*小皇帝君容二十岁的时候反手把他爱重的太傅关进了寝殿。萧钰:“陛下你想做什么?”君容一本正经的看着她:“太傅为了朕多年未娶,朕良心不安……”萧钰:“说人话!”君容微微一笑:“太傅总想着江山安定,功成身退,可朕只想大权在握,太傅在侧,怕你跑了,朕只好出此下策。”萧钰:……不得了,白菜长大了,想反拱!
非扶 ·架空 ·连载 ·112万字
9.2分
新婚夜,王爷有读心术后演技爆棚
新婚夜,王爷有读心术后演技爆棚
【双洁,甜宠,白切黑,欢喜冤家,1v1】云染堂堂阁主,医毒蛊武,样样精通,日子快活似神仙,奈何一朝被雷劈,魂穿成尚书府饱受欺凌的大小姐,日子过的狗都不如……继妹悔婚,直接命人将她打晕扔上花轿,嫁给那个传闻中集眼疾腿疾隐疾于一身的男人******新婚夜,南宫墨对她说:“本王眼瞎腿残且命不久矣,不愿误佳人,卿可和离,另觅良人。”云染深情款款回话:“世人常说,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你我既已成婚,便该不离不弃,我会陪你到生命最后一刻的。”然而南宫墨却听到了她的心声:【和离?为啥要和离?住你的房,花你的钱,等你两眼一闭腿一蹬,我就挖个坑把你埋了,然后继承你的万贯家财良田美眷,岂不美哉?】南宫墨缓缓咬牙:“呵……甚美!”
风舞苏苏 ·穿越 ·连载 ·35.6万字
9.8分
我又把偏执夫君亲哭了
我又把偏执夫君亲哭了
冲喜新娘?疯了吧……她可是来自女尊男卑的未来……她本想去凤家要了和离书就走,可这张脸这个小身段……要不就给美且弱的相公冲个喜再走?我救你一命,你给我个崽,两不相欠……相公,以后我赚钱养家你貌美如花就好……哎呦,相公别关门哈,我还没进去呢……啥?分房……五雷轰顶,天崩地裂……她不知道的是,那个她以为弱小的相公竟然是重生归来的王者。
彼桑桑 ·种田 ·连载 ·56.7万字
8.5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