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2章)
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静静地躺在花团锦簇间。法医怀疑尸体的致命伤是动物爪痕,而第一嫌犯便是与尸体一起被发现的家猫。 家猫杀人?闻所未闻,但警察还是认真地往这个方向去查了。 既然是家猫,自然有主人,那主人又是谁?TA是否有杀人动机? 一个因拆迁已人去镇空的小镇,被这离奇案件惊醒。随之被惊醒的,还有一个尘封已久的自杀案。 警察明白过来,终究还是猫动了手。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嫌犯是只猫?

国道的一侧高楼林立,阳光洒在玻璃幕墙上,五彩斑斓,宝马、奔驰、奥迪等等,到处可见名车,偶尔甚至能看到凯迪拉克的身影。

而另一侧的情景,好似这个繁华景致的反面,八九十年代的楼房东倒西歪,破乱不堪,有些化为一片废墟,有些早已长满杂草,路面坑坑洼洼,行人走路深一脚浅一脚,车辆更是不愿进来,否则随时面临底盘被刮、爆胎的风险。

而写在或整或残墙面上的字,向外人传达着这个小镇人的幸运。

“拆”,这是一个十分振奋人心的字,在一瞬间改变了当地人的命运,也搅乱了这里的平静。

高吉鹤呼出一口烟,站在十字路口,看着这片破败却即将兴旺的场景。

他在等人,在烈日下等了快半个多小时了。

“小高啊,”他依稀记得大队长”不怀好意”的笑脸,”你代表市局,去普镇上指导指导工作,给他们讲讲课。”

然后,一大早他开了两个多小时的车,来到这里。

十分”幸运”,他踢了一脚轮胎,自我嘲讽道,刚开到小镇口,车就故障了。

“我谢谢您啊,”他拜了拜自家的桑塔纳,”真给面子,没在路上坏,到了地儿才罢工。”

“您是高队长吗?”正骂着,远处一人骑着电动车赶了过来。

来人五十多岁,骑的电动车和身上的警服一样,有些年头了。估计是赶得及,男人汗流浃背,一边笑一边擦汗。

“您是韩所?”

“别别别,”韩举擦了擦手,朝高吉鹤伸出来,”三个人的派出所,哪那么多职位,叫我老韩就好了。”

“您太客气了,”高吉鹤掐灭手中的烟,和对方握了握手,”我是高吉鹤,不是什么队长,您叫我小高就好。”

“那怎么行呢?”韩举说,”您是市里来的领导,这样,我叫你高警官吧。”

高吉鹤笑了笑,随他去了。

“高警官,不好意思啊,让你久等了。”

“没事。本来不需要您来的,主要我的车坏了。”高吉鹤说着,又踢了轮胎一脚。

“哦,哦哦,没事没事,”韩举瞧了眼,说道,”我认识修车的师傅,我打个电话让他过来。”

说完便掏出手机打电话。

高吉鹤瞧了眼韩举的手机,内心不禁感慨,这拆迁户果然是不可貌相啊。

韩举的电动车、穿着,无处不透露着他本是一个收入不高、勤俭持家的警察,但他的手机却在告诉高吉鹤,他也在拆迁中获利不少。

那可是华为最新款,低配版也得六千多,高吉鹤看在眼里,很是羡慕。但也只是羡慕,他叹了口气,知道自己今生是无缘有这个运气了,从裤兜里掏出烟盒。

“抽我的,抽我的。”韩举见状,连忙递来自己的烟,软壳中华。

高吉鹤挑了挑眉,收起自己的利群,接了过来。

“谢谢。麻烦问一下,我们镇上有招待所吗?局里让我来这儿学习几天,我不知道住哪儿。”

招待所,高吉鹤掂量着老底子是不是这么叫来着,担心说错了,韩举听不懂。

“哎呦,没有唉,”韩举皱了皱眉,”我刚当警察那会儿就没了。如家快捷,您看合适不?也就两三百一晚,我认识那家老板,可以要个会员价,应该不会超出差旅标准。”

高吉鹤愣了一下,对普镇的印象从八九十年代立刻跳跃到二十一世纪,他回头望了眼国道对面的水晶高楼,笑着对韩举说:”好的好的,麻烦您了。”

“不过,高警官啊,我们眼下可能要去另外一个地方。”韩举迟疑了一下,说道。

“去哪里?”

“刚刚所里来电话说,他们发现了一具尸体,挺严重的,您看……”

“走,去看看!”一来就有案子,这对高吉鹤来说,比抽了中华烟还要高兴。

有活干了!

“您别介意,”韩举对坐在后座的高吉鹤说,”我们镇上正在拆迁,到处坑坑洼洼的,骑电动车最省事,免得伤了车子轮胎。”

“看出来了,老韩,普镇这是要发达了呀。”高吉鹤搭着他的肩,对跟个男人一起坐电动车感到新奇有趣。

“嗨,谁知道呀?旁边已经有个全国知名的旅游小镇了,我们镇是依样画葫芦,也不知道能不能也出名。”

“至少大家的生活好了。”

“唉,都拿了赔偿款走了。”韩举叹了口气,”年轻人都去市里工作、买房子,搬的搬,走的走,现在只剩些念旧的老人。空了,整个镇。”

确实如此,一路行来,满目疮痍,偶见得一两个行人,也是步履蹒跚的老人。这个镇子,仿佛被遗弃了一般。

“就是这里了。”韩举将车停在了一道半开的铁门前,门旁摆着的牌子赫然写着”普镇中学”四个字。

“学校?”高吉鹤揉了揉坐麻的腿问道。

韩举点点头说:”我们镇上唯一的中学,初中、高中都有。三年前小镇决定拆迁后,就搬到隔壁市了。”

普镇中学很大,进门后映入眼帘的是约有一千平方的操场,最醒目的是操场中央那棵高耸的杏树。

“这树有两百多年了,是我们镇上的树王,据说日后会以它专门开一个景点。”

韩举指了指杏树,树下围拢不少人,其中一个穿着警服的年轻人朝他们跑了过来。

“韩叔。”年轻警员跟二人打了个照面。

“咋回事儿啊,小刘?怎么这么多人?”韩举瞧了瞧,问道。

确实,树下聚拢的人,少说也有十来个人,高吉鹤想,不会是整个镇子都来了吧?

“冯阿姨她们今天到这里练舞,发现的尸体,整个舞蹈队都在呢。”

“哎呦呦,可别把现场给破坏了。”韩举连忙跑过去。

好在小刘虽然年轻,但流程还是懂的,围着杏树拉起了警戒,那些广场舞大妈们只是站在外面探头望着。

“都散了,都散了,”韩举毕竟是老警员,说话还是有人听的,”冯姐,没什么好看的,赶紧回家吧。”

“唉,老韩,”那位姓冯的大妈问,”我可是第一发现人,你不问我口供的吗?”

韩举转头问小刘:”问了吗?”

小刘点点头,向韩举展示了一下自己手里的笔记本说:”阿姨们,我都问过了。”

“那哪叫问口供啊?”另一个大妈凑上前说,”就问了我们的姓名、地址,什么时候来的,什么时候发现的。唉,你不是应该问我们案发的时候在什么地方,叫……叫什么来着,哦,不在场证明!”

“对对对,不在场证明。”其他人起哄道。

高吉鹤哑然失笑,这些大妈们明显是电视剧看多了。

“你谁啊,笑什么?”高吉鹤的笑声,引起了冯阿姨的注意。

“冯姐,别乱指,这位是市局来的高警官。”韩举连忙拉下冯阿姨指着高吉鹤的手。

“哎呦,市局都来人了呀,”大妈这下更来劲了,纷纷交头接耳,”这个案子看来不简单。”

简不简单的,也轮不到她们说啊。高吉鹤叹了口气,感到有些好笑。

“是挺不简单的。”此时一个声音从人群背后传来。

闻声看去,一名身穿白大褂的青年正抱着个活物,从警戒线内走出来。

看青年的打扮,高吉鹤便知定是法医,但他手里的活物……

“喵!”黄黑白三色花纹,晃着肥嘟嘟的肚子,朝高吉鹤大吼道。

猫!

一时间现场喧哗起来。

“这哪儿来的猫啊?”

“哎,这不是老总吗?”

“老总?哎哎,是老总,这花色,这肚子,还这么凶,只能是老总了!”

大妈们你一句我一言,围着肥猫说起来。

这猫也不怕人,在法医的怀里冷眼瞧着这些大妈,似乎在说:”看什么看?没见识!”

“秦医生,这是?”韩举问道。

“在尸体旁边发现的,爪子上有血。”

听到法医如此说,大妈们齐齐往后退了两步。

“哎呦呦,这老总怎么在尸体旁边啊?”

“爪子上还有血啊,大伙儿离远点,可别沾到。”

“我说秦医生,你别抱着它呀,当心破坏了证据。”

一个大妈的嗓门可以说很呱噪,一群大妈围着,那简直比超市大甩卖的喇叭还要可怕。

高吉鹤掏了掏耳朵,走上前问道:”这只猫,是家猫吗?”

法医看了他一眼,点点头说:”镇上的名猫,大伙儿都认识。”

“喵!”好似回应法医的话,三花猫又得意地朝高吉鹤叫了一声。

名猫?高吉鹤仔细瞅了瞅,不过是只普通的三花猫么,讲不好听点,就是只土猫,怎么就成了普镇上的名猫了?

这个疑问先放一边。他对法医说:”确定死因了吗?”

法医没有马上回答,看了眼大妈们,说:”先送到停尸间吧。”

“停尸间?”高吉鹤感到诧异。

“是这样的,高警官,”韩举上前解释道,”我们镇子小,没有司法鉴定部门,这位秦医生是镇医院的医师,法医学高材生,请他负责我们的司法鉴定,尸体一般也是放在医院停尸间的。”

“解剖鉴定也在那里?”

“医院停尸间很大,专门有个房间做尸体解剖,停放涉案尸体。”法医解释说。

高吉鹤点点头,此刻正好救护车赶到。

“冯姐,你们赶紧回去吧。”韩举再次催大妈们离开。

见没什么消息可以听,大妈们悻悻然地陆续走了。

尸体被抬上救护车,现场勘查完,法医仍抱着猫站在原地。

“秦医生,你这是?”韩举问。

法医说:”韩叔,不去找蒙老师吗?”

“这只猫名字叫‘老总’,”韩举给高吉鹤解释说,”蒙老师是老总的主人,她是我们中学的语文老师,两年前刚退休。”

高吉鹤点点头,问法医:”你为何认为我们要先去找蒙老师?”

法医指指猫,又指指救护车,说道:”死者的死因虽然有待解剖后确定,但他身上多处爪痕,很像是被野兽袭击过。”

“秦医生,你不会在说老总杀了这个人吧?”小刘开玩笑道。

却没想到,法医却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说:”也不是没可能。”

“我说法医……”高吉鹤开始怀疑这名法医的专业性。

“我叫秦月,你可以叫我老秦,或者秦医生。”秦月打断他,自我介绍道。

“好,秦医生,猫杀人,这种事情闻所未闻,不,应该说是天方夜谭。”高吉鹤先行否定秦月的理论。

“无论什么野兽,都有狂躁袭击人的可能。更何况猫和老虎同属一科。”

听到秦月几乎不合逻辑的解释,高吉鹤扶额,对这个案子是否能顺利侦破感到前景堪忧。

“我很认同你先去找猫的主人问口供的意见。但是,这猫,充其量是证人,不,证物,怎么也不可能是嫌犯吧?”

“是不是嫌犯,得等确定了死因才知道。”秦月摸着猫的头,说道。

这家伙是不是读书读傻了?

高吉鹤仔细打量了秦月一番,这个青年约莫三十岁左右,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皮肤白皙,脸上没什么血色,眼下更是有很浓的一圈乌青,虽然样貌不错,但不修边幅,白大褂上污渍比比皆是。

书呆子,高吉鹤如此判断。

但是他的能力如何,还要看他解剖之后,所以高吉鹤沉了沉气,问道:”蒙老师家怎么走?”

“不远,就在学校后面。”韩举指了指被拆了一半的教学楼,”从学校后门出去就是。”

于是,韩举、高吉鹤与秦月三人,一同走向学校后门。

这里是退休教师的屋子?

高吉鹤站在花团锦簇的矮门前发愣,这幢屋子再一次颠覆了他的认知。

他以为看见的应该是一幢楼房,蒙老师应该住在某一层某套房内,然后他会看见一个白发苍苍但和蔼可亲的老人家。但是他错了。

这是一幢红瓦白墙、自带花园的小别墅,彩蝶纷飞,花香四溢,即使是爬满常青藤的白墙,都让人觉着是画里的世界。

这个地方被拾掇得很仔细。高吉鹤想,这位蒙老师估计退休前即使不是高级教师,也肯定在学校里担任某些要职。

“蒙老师,蒙老师。”韩举轻唤。

白门应声而开,一个女子走了出来。

怎么说呢,肯定和高吉鹤想象的不一样。

她的一头银发,代表着她的年纪,但是泛着红光、几乎没有什么皱纹的脸,却在倔强着说她还很年轻。

高吉鹤被蒙老师起初的表情吓了一跳。嘴角紧抿着,双目谨慎地检视着自己屋前的三个男人,额头甚至微微冒着青筋,这俨然是个让学生不寒而栗的教学主任。

但是当认出了韩举后,一抹灿烂的微笑好似阵雨后的阳光,破云而出,洒下温暖的光芒,蒙老师的背后仿佛架起了一道彩虹。

“韩所长啊,”蒙逸一边打招呼一边打开矮门,”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蒙老师,您看看,”韩举指了指秦月怀中的猫,”这是你家老总吗?”

还未待蒙逸回答,三花猫先叫了起来,一改方才对着高吉鹤时的高冷,这会儿两眼泪汪汪,叫得甚是可怜,好像在向主人哭诉自己被欺负了。

“喵~”

“哎呦,老总啊,你跑去哪儿了,姥姥找了你一整晚。”蒙逸心疼地伸手就想抱回,却被秦月阻止了。

“不好意思,蒙老师,老总暂时不能还给你。”

那个严肃又可怕的表情,在被拒绝的瞬间,再次出现在蒙逸的脸上,但只停留了两秒就消失了。

“秦医生,这是为什么啊?”蒙逸直觉事情不简单,否则派出所的负责人和兼职法医不会出现在自家门前。

“学校里发现了一具男尸,老总就是在他旁边发现的。”韩举解释道。

“而且老总的爪子上沾了血。”秦月进而说道。

二人的话已经不甚明了了。

笑容僵在了蒙逸的脸上,她的记忆忽然间像倒带一样,浮现了一段很久以前的画面。

砰!她重重地将一叠卷子摔在讲台上,卷子掉在桌上震了震,随之震动的还有面前坐着的三十多个学生。

“我从未带过像你们这么差的班!”蒙逸大骂道,”一个个,上课不认真听,下课作业不好好做,现在好了,你们班的期中考试成绩,拉低了整个年级的平均分!这样下去,别说考市高中,你们连中考都过不了!”

她站在台上一顿骂,台下没人敢吱声,但并不表示学生们在由衷地悔过。

这一点,蒙逸很清楚。

她锐利的目光扫过教室里每个角落,然后伸手指着一个学生道:”沈碧珠,你给我站起来!”

被叫到的学生颤了颤,哆哆嗦嗦地站起身。

“背一下《出师表》!”蒙逸说。

“啊,”沈碧珠皱眉,抬头问,”都背啊,老师?”

“废话,你还想就背一句啊?”

“哦。”沈碧珠嘟囔了一句后,放在桌子下的手动了动,自然被眼尖的蒙逸看见了。

“干什么呢?”她快速走到沈碧珠身边,一把揪出她的双手,手里是一张褶皱的纸条。

展开纸条,赫然写着:”白发魔女,昨天肯定又相亲失败了,所以才拿我们撒气。”

蒙逸面无表情地拽着纸条,看向沈碧珠,她很清楚纸条上写的是谁。

自己的头发在二十多岁时便开始花白,到现在除了被染黑的表层头发,其他都是雪白的,再加上自己严苛的教学模式,故而被学生们取绰号”白发魔女”。

“真不错啊,”她讽刺道,”就考了52分,还有心思在这里传纸条!你们是傻了还是失忆了,不知道我认得你们所有人的笔迹吗?”

话刚说完,教室角落的一个女生抖了抖,把头低了下去。

“丁宁!”偏偏却被蒙逸叫到了名字,”纸条是你写的吧。”

丁宁站起身,点点头,眼睛盯着地面,不敢抬头。

“有说闲话的功夫,怎么不多看会儿书?”蒙逸骂道,”你看看你们两个,跟李鱼一个寝室,成绩怎么就跟她天差地别呢?”

沈碧珠和丁宁不语,打算继续站着让蒙逸骂,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但是蒙逸没有继续下去,她将纸条撕碎后丢进纸篓,走回讲台。

“全班除了李鱼,每人抄《出师表》一百遍!明天交!”

这个任务立刻引来所有人的哗然。

“啊,一百遍啊!”

“明天就要交!”

“老师,会写死人的。”

“闭嘴!”蒙逸大吼道,”早干嘛去了?现在才来叫苦。”

“是~~”学生的哀怨声中,一个女生阴阳怪气地说,”我们是差生,不用功。哪像老师的乖学生,李鱼班长,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在学习。”

“你又想干嘛,贾贝贝?”蒙逸皱了皱眉头,这个学生最难弄。

“不想干嘛,”贾贝贝指了指旁边空着的位置,”只是想提醒老师,您的乖学生今天没来上课。”

蒙逸这才发现李鱼没有在教室里,她看向沈碧珠和丁宁,二人摇了摇头,她们也不知道。

“老师,”此时一个微弱的声音从教室门口传来,”对不起,我迟到了。”

瘦弱的女孩,低头站在门口,怀中小心翼翼地捧着什么,穿得发白的球鞋此刻已占满泥土。

“李鱼,”蒙逸走过去,放轻了声音,问道,”你干什么去了?你从不迟到的。”

李鱼抬头看了她一眼,又低下头望了望自己双臂间的小生命。

“喵~”声音很轻,气息很微弱,但即使如此,这个生命也在拼命活着。

“猫!”

“是小猫唉!”

“好可爱!”

听到这声猫叫,学生们立刻围拢过来,当然被蒙逸赶了回去。

“干什么?都回座位上去的。”

“老师,”李鱼战战兢兢地问,”我能把它养在寝室里吗?”

“李鱼啊,”蒙逸又瞅了眼那只比自己巴掌还小的猫,说道,”你养过猫吗?”

“没有。”

“那就别养。你现在的任务是读书,弄这些个会分心的。”

“可是它很可怜,独自缩在墙角,被小孩子欺负,没有爸爸妈妈的保护。”李鱼越说越轻,最后低下头,望着小猫。

蒙逸知道李鱼不是在可怜这只猫,而是与猫产生了共情。

她叹了口气,说道:”去寝室把脏衣服和鞋子换掉,回来上课。”

她没有再拒绝李鱼养猫的请求,那就是同意了。

李鱼眉开眼笑,大声回答说:”谢谢老师!”便欢快地跑回了寝室。

“蒙老师?蒙老师?”看着李鱼远去的背影,忽然听到远处传来呼唤声。

蒙逸眼睛眨了眨,思绪回到现在。

“韩所长,你们不会把老总当成杀人犯了吧?”她问。

韩举尴尬地笑了笑,这可是秦月说的,不是他。

“老总在案发现场出现,按例要做个检查。您放心,不会伤着它的。”韩举安抚道。

“这样啊,”蒙逸走上前,问道,”秦医生,我能摸一下吗?就一下。”

秦月点点头。

蒙逸伸手摸了摸老总的头,柔声哄道:”老总不怕,秦叔叔喜欢你,想带你去他家做客,你要乖,好不好?”

“喵~~”老总亲昵地享受着主人的抚摸。

“秦医生,大概要多久?”

“两三天的样子。”

“哦,那,那我把它的窝、猫粮和猫砂盆拿过去,可以吗?它年纪大了,吃食上不能随便。”

秦月又点点头。

任谁都看得出来,蒙逸很是疼爱这只猫,几乎把它当成了自己的亲孙子。

“蒙老师,”高吉鹤趁机问道,”您刚刚说找了它一晚上,那您昨晚有去过学校吗?”

蒙逸的目光始终停留在老总身上,连看都不看高吉鹤一眼。

“没去,”她回答说,嘴角的笑容正在淡去,”学校后门晚上是关着的,进不去。”

高吉鹤看向韩举,对方默默地点了点头,证实了这个情况。

“那您昨晚去哪儿找老总了?”高吉鹤又问道。

这次蒙逸看向他了。

嘴角带着笑,但眼里却冰冷一片,蒙逸问:”这位是认为我是杀人犯吗?”

“没有没有,”韩举连忙打圆场,”蒙老师您怎么会杀人呢?这位是市局的高警官,他就循例问问。”

“没关系的,韩所长,”蒙逸继续冷冰冰地笑着,”学校是公共场合,谁都能进去。出了事,应该怀疑所有人。你们想问什么,我都配合。”

“没了,都问完了。”韩举说道,拉着高吉鹤和秦月从小花园退了出来,”蒙老师您忙,我待会儿让小刘来拿老总的东西,您忙。”

蒙逸朝远去的三人挥手送别,笑容终于坚持不住了。她冷冷地转过身,猛地折下离自己最近的一朵月季,扔在地上,狠狠踩了一脚,才返回屋内。

作者还写过
异界变革录:腹黑魔女妖王宠
异界变革录:腹黑魔女妖王宠
十年蛰伏,此番“出征”必要马到功成。可是……她是来完成大计的,不是来陪人谈恋爱,更不是看自家宠物争风吃醋的。耍横的:“走开,臭麒麟,本大爷才是主上大人的宠物。”直接动手的:“哎呦喂,熊仔,跟你小爷我大呼小叫,长能耐了!”、“小爷我不介意味道差,今天非剥了你这只熊猫的皮,吃你的肉。”撒娇的:“主上~~~胖胖一天到晚欺负虎家,虎家很委屈。你要替虎家做主啊。”为了博得自己关注的,啥招数都用。就连自家心上人也掺和进来:“宝贝,我以后不会再欺负胖胖了。我发誓。”心好累,她要发泄,任何一个她看不顺眼,阻她大计的,她都要好好算计一番。
暖生红夜 ·异世 ·完结 ·119万字
无法抓捕的犯人
免费
无法抓捕的犯人
一桩网红失踪案,把高吉鹤的目光引向本省最大的房地产集团,天玺集团,也揭开了天玺集团的疮疤,恶臭的脓水在那个女人的脚边流淌而出。失踪,还是谋杀?看不见尸体,却动机充足。受害者无数,还是子虚乌有。这一次,高吉鹤连立案的机会都没有,何况是追捕犯人呢?那个女人站在高楼上冷笑,说:“我不是凶手,永远也不会是。”
暖生红夜 ·推理 ·完结 ·11.1万字
待到风清月白时
免费
待到风清月白时
不知从何时起,江湖上出现了一名老妪,全身被厚厚的黑袍包裹,只有一双锐利如鹰眼的眼睛紧盯着她的猎物。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也没人见过她的来历,只知她所到之处,必然血流成河,尸横片野。孟老,孟老,人们如此称呼她,因为她可怖如地狱传来的沙哑嗓音,更因为她惨不忍睹的手段。无人知晓,她本就是从炼狱劫后余生而归。那折磨她的恶鬼,至今仍躲在阴暗里,等着给她致命一击。
暖生红夜 ·架空 ·完结 ·26.1万字
同类热门书
我的姥姥有点神
我的姥姥有点神
我叫王丹阳,是一个八字很阴的女生。我的姥姥是个半仙,求请问事,样样明白。因为算出我十六岁之前会有劫难,所以,我就留在了姥姥的身边长大。从此,我经历着一般孩子一辈子也许都经历不了的事情.....
三楼均均 ·奇妙 ·完结 ·139万字
9.8分
寻尸人
寻尸人
有许多的人会因为这种或那种的境遇而“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即使至亲之人伤心欲绝,可是大千世界,茫茫人海,又能去哪里找寻呢?平庸少年张进宝,他凭借着自身的天赋异禀,帮助了许多客死异乡的人们回到故里……而张进宝也在之后的寻尸之旅中,遇到了神秘大师黎叔和他的首席大弟子丁一,他们一路上和张进宝并肩前行,一同走上了一条惊心动魄的冒险之旅。
洛琳琅 ·探险 ·完结 ·401万字
8.5分
青诡纪事
青诡纪事
新书已发布,点击作者名字可得,求支持!简介:何青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唯一不普通的,是她总能看到点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本文无男主,无感情戏。如有缺章,估计是屏蔽了。
荆棘之歌 ·探险 ·完结 ·185万字
9.4分
慕川向晚
慕川向晚
千年难得一遇的写作废柴向晚,因为书扑成了狗,被逼相亲。“妈,不是身高一米九腹肌十六块住八十八层别墅从八百米大床上醒来的国家级高富帅,一律不要。”“……你是准备嫁蜈蚣?”后来向晚终于如愿以偿。他被国家级高富帅找上门来了,扑街的书也突然爆火——有人按她书中情节,一比一复制了一桩命案。而她与国家级高富帅第一次碰撞,就把人家给夹伤了…………爱情、亲情、伦理、悬疑、你要的这里都有,色香味俱全。【本文狂撒狗血,太过较真的勿来。】☆★☆★☆★☆★☆★☆★☆强烈推荐姒锦完结文。现代:《史上第一宠婚》、《步步惊婚》、《唯愿此生不负你》、《溺爱成瘾》古代:《且把年华赠天下》、《孤王寡女》
姒锦 ·推理 ·完结 ·213万字
9.4分
大讼师
大讼师
杜九言穿越占了大便宜,不但白得了个儿子,还多了个夫君。夫君太渣,和她抢儿子。她大讼师的名头不是白得的。“王爷!”杜九言一脸冷漠,“想要儿子,咱们公堂见!”大周第一奇案:名满天下的大讼师要和位高权重的王爷对簿公堂,争夺儿子抚养权。三司会审,从无败绩的大讼师不出意料,赢的漂亮。不但得了重夺儿子的抚养权,还附赠王爷的使用权。“出去!”看着某个赖在家中不走的人,杜九言怒,“我不养吃闲饭的。”于是,精兵护岗金山填屋民宅变王府!儿子小剧场:“这位王爷,按照大周律法,麻烦你先在这份文书上签字。”某位王爷黑脸,咬牙道:“遗嘱?”“我娘说了,你女人太多,谁知道还有几个儿子。空口无凭不作数,白字黑字才可靠。”小剧场:“抬头三尺有神明,杜九言你颠倒黑白污蔑我,一定会受天打雷劈。”被告严智怒不可遏。“天打雷劈前,我也要弄死你。”杜九言摔下惊堂木,喝道:“按大周律例,两罪并罚,即判斩立决!”被告严智气绝而亡。坐堂刘县令:“……”
莫风流 ·推理 ·完结 ·272万字
9.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