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09章)
他,是杀伐果敢,功勋赫赫,却被传不近女色的锦衣卫指挥使、是迷倒京城万千少女的当朝世子风行烈。 她,是艺高人胆大、人美路子野,擅纸人之术的夏灵羽,也是背负血海深仇、一心为父平反的首辅嫡女。 阴沟翻船,他遭纸人算计。 为父报仇,她情愿出嫁。 不曾想,成婚后风世子频频真香,夏姑娘被宠上天。 世子爷不近女色?不存在的! * 某世子趴在床上哭唧唧:夫人多日不与我同房,可是我做错了什么? 夏灵羽:……夫君能不能正常点! * 世子爷怕老婆?那必须的! 下属:报告世子!书房里的重要卷宗被偷了! 风行烈:查到此人,严惩不贷! 下属:是夫人把重要卷宗剪成纸人了…… 风行烈:问问夫人,纸还够吗? 下属:……
版权:红袖添香

第1章 山雨欲来

楔子:

大明嘉靖三十七年,风雨飘摇。

腥风血雨,从朝堂一直刮到了江湖。

京城郊外,望湖楼上,水天一色。

有两男一女,三人立在最高处,凭栏远眺,瞧着眼前的江景,一言不发。

这三个人,气质超然,模样更是周正俊俏,似画中走出来的一般!

不知他们这样站了多久,终于,三人中年长些的那个,一身浅色道袍,神情肃穆,指着北方天际,对身后一对少男少女,道:

“就要变天了,此番免不得要淋一场大雨。你们可准备好了?”

“师父,灵羽什么也不怕,只求恶人速死!”少女开口,目光冷的吓人。

她分明长得惊为天人,可脸上却找不见一丝明媚,像是活在冰封之下。

“丫头,”男人闻言摇了摇头,叹息道:“不要让仇恨蒙住了眼睛,你毕竟与我们不同。”

“师父,徒儿这辈子,只为复仇而活!夏家上下七十二口,不能白死!”少女咬牙说道。

“你尚有一纸婚约,漫漫红尘,还有人在等你。”男人意有所指。

“夏家遭难的那一天,我和他就没可能了。早没可能了!”提及婚约,少女脸色微变,可很快,又恢复了往昔的冷漠。

她早已打定主意,此生不嫁!

从她家破人亡的那天起,往昔的美好,就都不复存在了。

“据我所知,他不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兴许,你们该给彼此一个机会。”

男人转头,瞧着少女。

江上的秋风拂过她的脸颊,带起她鬓边的长发,她垂下眸子,之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风行烈,这个曾经刻进她生命里的名字,在这一刻,再一次引动了她心底深处的那个伤口。

所谓宿命,她不再信了。

那些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的少女心事,早在十多年前,家破人亡的那一天,便也就跟着一齐死了……

嘉靖二十七年的菜市口,是血红色的。

夏家满门被推上斩头台的时候,她和阿弟就挤在喧闹的人群里。

两双小小的眼睛里写满惊恐,哆嗦着,透过竹篓的洞眼,透过大人们紧挨着的腿,眼睁睁瞧着阿娘的头,一直滚下来,滚到台子下,滚到他们眼跟前!!!

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有一瞬甚至与她对视,那鲜红的血,染红了她的脸颊,也刺穿了灵羽的心!

若不是危难时刻阿爹拼了性命,偷龙转凤换了他们一条生路,那么此刻,她和阿弟也难逃一死!

她是首辅嫡女夏茵茵啊!她也曾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不仅得太后青睐,入宫伴驾,陪公主读书,更获嘉靖帝赐婚,早早地许给了长公主之子风行烈为妻。

那是举国上下,无数世家贵女梦寐以求的天赐之喜。

如果不是因为那一场人祸,她现在早已是尊贵无比的世子妃,享受着别人连做梦也不敢想的幸福。

可现在,阿娘那双带着血的眼睛,却成了她永远醒不来的噩梦。

从府中逃出去的时候,她曾天真的想去长公主府求助,因为她相信,自己的婆婆,会出手相助。

可最终,她等来的,却是风行烈带着重兵,出现在刑场上监斩!!!

是的,他是去监斩的。

看到他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一切都结束了,自己,永远也回不到过去了……

****************************************************************************************

这个十月的街头,比任何时候都更显得凄冷。

天刚下过雨,夜市早早地就歇了。

沿街的商铺人家,全都闭了门户,连灯火也瞧不见一丝。

青石板路面上,污浊的雨水蓄在一个个石坑里,当草鞋在上头踏过,便拔起一长串的污珠……

“少主,前头亮灯的那一栋小楼,就是那铺子了。只是……快子时了,咱们真的要这个时辰去那儿吗?”

黑暗中,一队便服侍卫护着一顶轿子,往仁义巷去。

抬轿子的四个轿夫脚下发沉,每一步都打颤,似这轿子里抬着的,是千斤重的铁坨子。

“嗯。”轿子里,溢出一声闷哼,言语里透着不耐烦,“今日奔着求卦来的,都客气些。”

侍卫一听是这动静,立刻就不敢不言语了,连忙冲着轿夫们一摆手,加快了速度。

轿夫们呢,更是不敢迟疑,只好咬紧了牙关,硬扛着超前冲。

这样四人抬轿的大阵仗,偏偏却连一盏开道的灯笼都没有,一行人只乘着星月无华,摸黑前行。

他们的脚步极轻,就连轿夫,每一落脚都刻意放缓,就是为了控制动静声响。

他们就如同鬼魅,化身融入这暗夜,目标明确,又极尽遮掩,只铆足了劲往不远处那栋三层小楼赶。

整条街上,方圆数里,此刻只有这一栋楼还亮着灯,虽然也只是昏黄一点,却已经成了这片黑寂中唯一能引路的光。

“阿姐,你在剪什么?”

铺子里,灯火醺黄。

一个小娃子,抱着自己胖胖的脸,奶声奶气地问。

他亮晶晶的瞳仁里,倒映出少女清丽的侧颜。她长发半扎,几缕发丝从耳鬓滑落却未曾察觉,只专注于自己手上的事情。

“阿姐,你是要剪个小白兔给我作伴吗?”小娃子见她不答话,就又问了一句。

偌大的暖室里,灯影大得变形,在他们身后的墙上跳,小娃娃的声音奶得很,回荡在屋子里,才勉强减去几分诡谲。

“小包子想要小白兔啊?”少女没有抬头,只柔声问。

“嗯,小包子要小白兔!小包子要那种胖胖的……”小娃子闻言激动起来,两只小胖手不断在空中比划。

“嘘……”少女见状缓缓放下手中的玄铁剪子,转头瞧着那小娃子,道:“别吵,有人要来了。”

“谁?谁要来?”小娃子一听,眼睛登时瞪大了。

“嘘,小包子,听阿姐的话,你该休息了。”少女伸手摸了摸小娃子的脸,便看见那孩子整个人的边缘倏地发出光亮来!

那光亮由外而内,迅速的蔓延开,像是被火烧着了似的。

那孩子张大了嘴,压根儿来不及反驳,突然化作一捧极亮的火光,然后又从光亮中变小,迅速变成一张黄色的纸,慢悠悠地飘落到少女的掌心上。

“小包子,明天阿姐再放你出来玩,今天晚上,不合适。”

少女捧着那小小的纸人,就像捧着一个初生的婴孩。

“小包子,你再忍一忍……”她瞧着它,一脸心事。过了好一会儿,才将它收进袖笼里去。

“笃笃笃、笃笃笃——”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个档口,楼下果真响起了敲门声。

少女闻声,心头一紧,连忙收起了桌上的东西。准备起身,不料却看见师弟青玄从房外跑过。

“青玄!”她见状忙喊。

“师姐,师父叫我去开门!”青玄头也不回,抢先一步下了楼。

少女见状并不死心,还想去追,不料却被身后的人叫住了。

“灵羽!”那低沉的男声一响起,她周身不由一紧。

“师父……”她有些不甘,转头却看见自己的师父对自己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随即便一把拉住她,带着她往楼上去了。

修道之人,面容远比俗世之人看轻。她师父云中子,其实早已过了天命之年,可他看起来却也不过三十多岁的模样,长得丰神俊朗,自有一种仙风道骨的超然。

他这样的人,仿佛周身都有光。走在人群里,即使不作介绍,你也能一眼瞧出他的与众不同。

少女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看起来倒比先前乖巧了许多。

楼上,是三间神堂。

师徒俩一进门,他就关了门,正色嘱咐道:“丫头,今天来的这个人,你回避一下!”

“为什么?!”她仰头瞧他,登时一改先前的乖巧,眼神中多了丝倔强,“我等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今天!我绝不能就这样放过他!”

“今天不可以!灵羽,小不忍则乱大谋!此刻还不是时候!”师父捏了捏她的肩,沉声说道。

他们俩靠得很近,他能清楚地听见她的心跳,也能感觉到血,正在她体内奔腾咆哮!

“那我爹娘呢?夏家上下七十二口性命,就全都白死了吗?”少女闻言,反倒更加激动,一双灵动的眼睛里,恨意喷薄而出。

就在这一刻,那双眼睛,仿佛化身成了最尖利的兽,能将人撕碎。

“冷静点!如果你现在强出头,那非但报不了仇,反而会连累了……他们!”云中子的话意有所指。

“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那些畜生!”灵羽咬牙,恨得发抖。

“你要杀了他易如反掌!可名节呢?公义呢?不要平反了么?”无论什么时候,他深潭般的眼神,似乎总能叫她渐渐安定下来。

可这一回,情况千钧一发,灵羽的拳头却依旧紧得发颤——她感觉自己要失控了!

“师父,可是我恨!我真的做不到!!!”

“你可以的,我们筹谋了这么久,绝不能在这个时候功亏一篑!”云中子说着,不由长叹了一口气,心疼地将她拥进怀里。

“师父,我真的好恨……”

师父坚实温暖的怀抱,叫她越发崩溃,不由决堤,在他怀里哭成了泪人。

不共戴天的仇人就在眼前,她却只能隐忍!

这种感觉,比杀了她更让她痛苦!

“哭吧,丫头,哭出来,就什么都好了……”云中子不忍,只静静的拥着她,任她发|泄。

耳中,却仔细听着楼下的动静……

同类热门书
神弓战妃
神弓战妃
远赴花城惊鸿宴,一睹人间盛世颜,说的就是纳兰荣锦,容貌倾城绝世无人能及,美人一个。花落皇城锦家院,富贵窝里出色胆,说的也是纳兰荣锦,三岁就色个绝世夫君回来,绝世奇葩。十年富贵如云烟,人魂修为终如一,说的还是纳兰荣锦,觉醒人魂实力十年没变,废材本尊。天人之姿、绝世之容、倾世之才、妖孽天赋说的就是皇太孙独孤云倾,众人感慨,云端高阳的人硬生生的被纳兰荣锦给拉下神坛。只有他们彼此知道,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小精彩:“你不是想要回凤佩?”少女嘟嘴问道。“是他们想要。”少年淡定甩锅。“你不是不喜欢?”少女咄咄逼人。少年弯腰附耳说了一句,话落灿然一笑,世间再无真颜色。少女闻言满面桃红。
午日阳光 ·玄幻 ·连载 ·161万字
9.1分
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渣太子的白月光黑化了
“我终于能把所有人踩在脚下了,却失去了那个喜欢我的姑娘。”“这无人之巅,索然无味。”“江山我得到过了,玩腻了,送给你。”“放过你,除非我死。”“所以,我死。”-关于李云临:她是女友时,他手刃女友。她成弟妻时,他强占弟妻。这就是他,又渣又狗。关于李烬霄:她幸福,他默守。她受苦,他厮守。她需要,他就在。这就是他,李烬霄。
桥烟雨 ·玄幻 ·完结 ·67.6万字
我有五个大佬师兄
我有五个大佬师兄
顾轻轻一时心软救了个人,没想到因此拜到了无数人想要拜为师的灵狐圣主座下,成为其关门弟子,还因此多了五个大佬师兄,从此开始了团宠之路。大师兄天生剑体,一心只有剑,清冷如山巅雪,却对她展露笑颜,为她炼制各种法衣,将她护在身后。二师兄精通音律,看似温润,实则冷情,奏曲只为杀敌,却为她弹奏一整夜的曲子,只希望她能够睡个好觉。三师兄阵法大师,浪荡公子,风流却不下流,对女人从不过心,却愿意闯十天诛仙大阵,只为了救她。四师兄天才药修,开炉只练丹药,却愿意为了她,钻研糖丸,只为哄她开心。五师兄符修大佬,一身傲骨,宁死不折,却愿意为了她低下头,把自己的尊严踩在脚下,只为让她不受伤。男主:那我呢?师兄们:滚一边去,师妹是我们的!【本文双强双C,男女主互相宠爱】
冷漠的天蝎 ·玄幻 ·完结 ·147万字
9.1分
四界柳楚传
四界柳楚传
“妖女战神”楚灵犀绝境重生,与“废柴上仙”柳芽灵躯合体,以女二人设,上演女一大戏,可在魔界为后,能在妖界称帝,敢与仙界为敌,闲去人间闯祸,纵横四界,肆意畅快。
青木北恒 ·玄幻 ·完结 ·116万字
玄医枭后
玄医枭后
青南山玄术世家展家喜添千金,打破了千年无女儿诞生的魔咒。满月宴上言语金贵的太子殿下一句“喜欢,我要”,皇上欣然下旨敕封她为太子妃。展云歌,玄术世家展家的宝贝,玉为骨、雪为肤、水为姿,名副其实的绝世美人。出生以来只喜好两件事,看书、睡觉,无聊时就去巩固一下自己第一“枭”张纨绔的名头。南宫玄,华宇帝国太子,三魂七魄全部觉醒的天才。容貌冠盖京华、手段翻云覆雨、天赋登峰造极、性子喜怒不形于色,嗜好只有一个,就是宠爱他从小就看入眼的人儿,从三岁开始就励志要在她的喜好上再添上一个南宫玄。世人皆知她废材纨绔,只是命好投胎在了金玉富贵顶级世家里,唯独他慧眼识珠,强势霸道的占为己有。“枭”张是她前世带来的秉性。纨绔是她遮掩潋滟风华的手段。看书是在习医修玄术,睡觉是在修炼三魂七魄。当有一天,她的真面目在世人面前展开,惊艳了谁的眼?凌迟了谁的心?心有锦绣的世家贵女展云歌和腹黑奸诈的圣宇太子南宫玄,在情爱中你追我逐,顺便搅动了整片大陆风云。他以江山为赌,赌一个有他有她的繁华盛世。
午日阳光 ·玄幻 ·完结 ·242万字
9.5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