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48章)
穿越到古代成为安阳县主,谢柠柠手握一张张好牌,还有一个从小定亲的未婚夫! 未婚夫甚至长得和前世心上人一模一样。 真好。 不料对方竟然把她当成了替身,心中另有所爱! 好在她也只把他当替身! 只是让安阳县主谢柠柠没想到的是,她这位表面上世人称赞的未婚夫傅廷钦私底是这样? 一脸阴狠抓了人就杀。 杀了不行还挖眼。 身边的人一个不听话直接鞭打丢出去喂狗。 怕了,怕了! 她还是一个三观正的人,想到了退婚,谁知道对方竟然不退婚,好不容易退了婚,对方却恨上了她。 转身嫁了人,才两年,傅家造反,阴狠偏执的傅廷钦一跃成了太子高高在上? 全家下了大狱,她也成了阶下囚。 怎么办? 太子要报复她了! ps:本文男主阴郁偏执狂,加暴躁易怒双面人格,双替身梗。
版权:潇湘书院

第1章 下 场

好冷!

若是知道前未婚夫永宁侯世子有朝一日会成为太子,她不会退婚得那样绝决。

但像他那样动不动阴狠偏执暴虐动杀人有心上人的男人,还是要退亲的。

穿越到古代,再怎么融入,这种男人也不能要!

只是没想到她要退亲时,平时不怎么看得上她的男人竟然不同意!

还说她死也是他的女人!

明明他有喜欢的人,她也有心上人,他把她当成替身,她也把他当成前世心上人的替身。

她只是一个普通人。

到了古代,找不到心上人不得不嫁的情况下,只想嫁个温柔体贴对她好的男人。

最后她想尽各种办法退了亲。

嫁了一个温厚老实的男人。

却不到两年她的夫家娘家都成了叛贼,前未婚夫一家造反成功,他更是一跃成了太子。

“死了没有?”

“好像...没有。”

“太子殿下那边没有发话?”

“没有,太子殿下哪里还会想着这位,你看送过去太子殿下问也不问,直接让送回来,恨死了这位吧?”

“也是。”

“想一想这位曾经可是太子殿下的未婚妻,却一定要退亲,还伤了太子殿下面子去嫁人!如今啧啧!成了阶下囚!”

“这可不是天大的福气被自己作没了?当初要是不退亲,不就是太子妃娘娘了吗?谁能想到?”

“你还是别说了——”

“把人丢进去吧,反正太子殿下不见!”

“......”

谢柠柠听到这越来越冷,她睁开眼,看了一下大牢,和昏过去前一样,天牢又冷又脏,只是如今不再是在之前的天牢里,在另一个天牢。

这里只有她一人。

她不知道娘家夫家呆的天牢离这多远,找不到人也看不到。

被押解到天牢后,她病了一场,再后来被人带出去审问,审问中太子来了,有人带她跪在外面等太子,等到她昏了过去。

太子也没有见她直接让她滚!

她又被带了回来。

太子怎么可能见她?

她咳了一声,现在这样倒是不用听身边人骂她,说是她的错了。

所有人都说是她的错,说她当初不该执意退亲,可她不想嫁为什么要嫁?像太子那样她退个婚就要杀她的人,嫁给他她不是疯了?

她退亲家里也是同意的。

手上身上都是推倒摔出来的伤,膝盖处是跪出来的伤,钻心的痛。

全身更是湿透了,发丝凌乱,天上在下雨,跪在雨里沾了地上的脏污,整个狼狈不堪!

再想到听到看到的目光,她让自己不要在意。

她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安阳县主只是一介罪妇!

所有人为了讨好太子,不会对她手下留情!

就在这时有声音传来。

“周姑娘,俩位姑娘,你们来这里干什么?有什么叫一声就是,不管要见谁,提出去见。”

是天牢狱卒讪媚的声音。

“我来看一位故人,听说在这里,之前太子殿下来了被带了出去。”

一个温柔得体的声音响起。

“是,是这样!只是太子殿下没理,太子殿下如今可不想见这位。”

狱卒马上说了。

“是这样啊。”温柔女声了然一声。

“周姐姐,这么客气干什么,你也听到了,谢柠柠不再是安阳县主,只是一个落到泥里的罪妇,被带去太子面前,太子都不理会,还不知道会有什么下场,想当初她可是看不上我们,落得这个下场也是自找的,被太子殿下抓到和别的男人一起还说就是喜欢别人要退亲,哪怕太子殿下心里人是周姐姐,也不该这样不要脸!”

另一个娇娇俏俏尖酸刻薄的女声马上道。

“妍妹妹不要这样说,当初大家也曾是姐妹。”

温柔婉约的声音打断了对方话。

“那也从来没有看上过我们,不然就不会嫉妒周姐姐你,闹得人尽皆知要退亲,她就是看不起太子殿下,看不起周姐姐,还让周姐姐被人议论,在我看来就是活该!”

“县主身份高,这样正常,不像我们。”

“周姐姐你心太好了,难怪太子殿下喜欢你不喜欢谢柠柠,不退亲也是不想有人说姐姐你,谢柠柠别想再像以前一样了,只能被我们踩在地上,周姐姐你很快就要成为太子妃!”

“妹妹,殿下心中有数。”

“......”

“不知县主在哪?”

温柔婉约声音阻止了后,问起来。

“哪里还有县主周姑娘,早就不是了,周姑娘俩位请,在这边。”

下一刻两位女子走近谢柠柠天牢。

站在外面,看着天牢里的谢柠柠。

“县主。”

温婉清丽的女人一袭青衣,温柔的叫了一声。

娇俏的红衣少女哼了下,满脸是不屑嫌弃以及厌恶:“安阳县主谢柠柠成这样了?居然脏成这样,跟乞丐差不多。”

谢柠柠望着俩人。

狱卒一见她不动,也不知道行礼,上前一步就要踢,嘴里更是骂骂咧咧的:“你给我站起来,还不行礼。”

谢柠柠不动。

温婉清丽,有才的威远侯府嫡长女周婉,见状马上拦下:“不用这样,你下去吧。”

让人下去。

“是!周姑娘你们请随便”狱卒赶紧退下,退下前:“有事周姑娘再叫在下?”

“好。”周婉笑着应了。

狱卒下去。

“周姐姐你还帮着说什么,你性子太好了。”少女拉了她,不满不高兴的道:“这里太脏太臭,谢柠柠你也是臭得不行。”

“没事。”

周婉又一声,望着:“谢姐姐,我来看你了,还有林妍妹妹。”

少女为此不满,哼着。

谢柠柠依然不语。

见此。

“妍妹妹,你出去下,我单独和柠姐姐说下话。”周婉侧头看着林妍,握她的手。

“好吧,不知周姐姐和她有什么好说的?”林妍出去了。

等人走后,周婉上前推开天牢的门,走了进去,居高临下看了眼,小心蹲下身子,捏着帕子:“柠姐姐还好吗?”

谢柠柠看她。

周婉温柔的:“才知道你的事,就过来看你。”

“你要嫁给太子了。”

谢柠柠开口,相比于周婉,她长相妍丽,更明媚,只是此时嘴角只有嘲讽,想到自己落得的下场。

她和周婉都曾拒绝了太子,只是自己为了退亲找了别的男人把太子当替身让太子恨上了。

周婉因为是太子心上人,再怎么不理会太子,有过别的男人,太子还是喜欢她,结果天差地别!

也对!

她把太子当替身,太子也把她当的替身,当初她和周婉关系也不错,太子在她们一起时,只看得到周婉。

“我要成太子妃了。”周婉继续温柔的道。

她一向如此温柔。

谢柠柠都没见过像她这样温柔的人,世人都说威远侯府嫡长女温婉得宜,有才有貌,是所有人想娶回家的女子。

安阳县主貌若桃李,明媚大气才气不输于人。

“恭喜你。”

“恭喜我?是该恭喜我,不知道柠姐姐后悔吗?当初你不退亲太子妃就是你的,我想嫁给太子殿下也不会这样容易,太子殿下再喜欢我也要先除掉你,只是你后悔也没用,知道吗,我一直很嫉妒你,出身好。”周婉神情忽然不复温柔多了别的。

谢柠柠怔了下,周婉?

“以前我看不上永宁侯世子,你要退亲也理解,如今他成了太子,我一直想嫁的是世上最伟岸的男子,正好!我很高兴你退了亲,县主。”周婉眼中带着野心。

“周婉你一直在装?”谢柠柠明白了过来。

刚才周婉帮她也是在施舍她!

这才是周婉,温婉只是面具。

周婉站了起来:“我曾以为你和我一样!才发现你不是,没有以前的美貌什么也不是,我也不会对你做什么,现在的你已落到最差地步,要不了多久就会被送到教坊司伺候天下男人,一张朱唇万人尝,你若不想被送去只能去死,你自己想吧,希望不要再见到你,听到你和我并列!”你没资格!

谢柠柠没有动。

周婉觉得无趣,谢柠柠真的变了。

她走了出去。

“周姐姐说完了?对着一滩烂泥的人说什么?”

“我们走吧。”

俩人走了。

谢柠柠看着,仍旧无声也无息,恐怕没人知道周婉真面目!

不知道过去多久,身上冷得她打颤,她颤抖着抱着自己,抱得很紧。

外面又响起脚步声,脚步越来越近。

“见不得人?”一道男声扬长,冰冷阴郁暴躁。

随后她的下颌被迫用力抬了起来。

“还是这个样子。”

男人阴郁苍白,面容俊美绝伦,一身太子常服,矜持而清贵,一只手紧紧抓着她,眼神暴躁阴戾,像是带着无尽的恶意和厌恶。

谢柠柠看清他的脸,还有眼中的恶意及厌恶。

高高在上的太子来做什么?

“怎么不说话了?”男人手一提。

谢柠柠脖了一痛,很痛,痛得不行,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能说什么。

“想一直不说话?”男人见状猛的收紧手,直接掐住她的脖子,越收越紧,恨不能把她掐死。

谢柠柠只觉得脖子好紧,好痛,快喘不过气,她挣扎了起来,要是可以她还是想活,没有人想死,她抓着男人的手。

“还以为你想死?不想死当初那样对孤!”男人手陡的一松。

谢柠柠整个人掉到地上。

砰一声响她浑身都在痛。

男人这时蹲下身,抓住她的肩,用力把她抓起来:“看你这个样子,哪里还有从前的模样?”

“太子殿下。”谢柠柠看着他。

“不想死就和孤好好说话。”男人再一扔。

“当初我不该那样退亲。”谢柠柠说起来,声音微弱,还要说。

“现在后悔晚了!”男人一下暴躁易怒吼了声:“是你自己要退亲的,想要退亲嫁给别的男人!”

“太子殿下,早知道你会成为太子殿下。”谢柠柠慢慢的,无声的。

“就不退亲了?”嗤一声!孤早就知道你这个女人是这样无耻可恨不要脸,只想攀附高门,男人咬了牙,神色轻鄙不屑到极点。

“你给孤说,后悔当初退婚没有?”他忽然盯着他。

谢柠柠看他。

“看孤干什么?孤问你后悔没有?”男人更加暴躁了,脸色像是要吃人。

“太子殿下恨我得很吧,想杀了我?”

“孤——”

“太子殿下已经不是几年前了,你竟还耿耿于怀!太子殿下要成亲了,要娶你心上的人,当初太子殿下把我当成替身,我知道的。”谢柠柠知道他的不甘,告诉他她知道他把她当替身,退亲时她没说。

男人表情竟有一瞬的不一样。

谢柠柠觉得自己可能看错了。

“你不是也把孤当成替身,喜欢的是和孤长得一样的,你不说孤还不知道!”男人忽然又阴狠的。

“我要是说。”谢柠柠慢慢沙哑出了声,口干让她不由呻吟。

男人站了起来。

“我要是说我不后悔,从来不后悔?”谢柠柠一个字一个字。

“你这个女人!”男人倏的上前,抓着她的头发,想要做什么没有,甩开她,把她甩到一边地上,滚了两圈走了出去。

谢柠柠等到人走后,一点点从地上爬起来,她此时一动就一阵阵痛,骨头不知道散架了没有。

这个男人太狠了!

她用了不知道多少时间爬起来后。

爬起来后她再次卷缩到角落里。

渐渐她饿得痛得睡过去,睡梦中身上又一阵冷,睁开眼,听到一声再泼,就是她!把她泼醒的声音。

她身上好不容易干了,她睁开眼。

见她醒来,有婆子上前直接拉着她就往天牢外面去。

她不知道要做什么,想问,知道对方不会回答她!

她想过自己逃走的可能性,没有可能。

就算她病好了,有了力气也逃不了。

不一会,她被带到一间单独的房间,有人取下她脚下的镣铐,压着她沐浴。

洗干净后又一番梳打扮,最后她被换了一身薄得能看到肉的薄纱衣裙拉了出去。

上了马车,马车往前,不知道去哪里,身边是黑着脸的婆子侍卫。

到了后有人在她头上盖下一样东西,推她下了马车。

她看不到周围,只听到四周的靡靡细语。

作者还写过
盛宠之嫡妻归来
盛宠之嫡妻归来
临死前,她才知道自己这一生活得多荒唐。身为郡主,京中明珠,被人哄骗,嫁人后,为了和爱的男人相守,害死了自己腹中的孩子。更是害死疼爱自己的父王,整个郡王府被抄家。最后才知道那个男人爱的是她的好友被誉为天下第一才女的秦王妃。对方的一句话。她被他亲手扼杀在病榻之上。只因她太碍了人眼。死去后,再睁眼,她离奇重生回到自己未嫁之时。萧菁菁眼中带着嗜血的恨。这一世,她不会再那么痴傻,相信那些贱人,被那些贱人哄骗,那些欠她的,她欠的,她都会一一还回去!她要血债血偿!誓要让所有害过她的人身败名裂。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逃出渣男的算计。撕开天下第一才女那一层美人皮。让天下人都知道所谓美好如仙子的天下第一才女伪善恶毒的真面目。不经易转身。才发现有一个人站在她的身后,护着风雨。“为什么娶我?”“傻丫头,我心悦你。”“让我宠你可好?你想对付谁,我帮你!”他眼带宠溺。“不觉得我恶毒?”她微昂头。“不。”他只心疼没有早点护着她。“好,你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美貌如花!”她高昂头,骄傲一笑。推荐新文《盛宠之嫡妃归来》请大大多多收藏评论,喧嚣感谢大家,这本新文会更精彩的......
失落的喧嚣 ·架空 ·完结 ·779万字
7.0分
农门福女有空间
农门福女有空间
一睁眼,李福儿不仅出生在了一户山野农家,书中原本满满的气运还统统被夺走。祖母乡野泼皮,嫌她晦气克亲,平日里非打即骂;叔娘嫌她碍眼,成天煽风点火,不仅将她当作全家的下人使,还时不时想扒了她的皮;堂妹嚣张,夺走她的气运不说,还栽赃陷害,让她差点枉死;中过乡试的父亲,全家唯一想护她的人,却懦弱无能,任由老大老三压榨埋汰。堂堂福运娇女,却过的猪狗不如。————————可如今的她,脱胎换骨,那就势必要夺回自己的一切!左手空间,右手医术,再加上通天的福运!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有人还想害她,害到自己身上。有人想算计她,算计到自己身上。有人想......而对她好的,则近我者富。【福运爆棚的穿书农家女VS深藏不露的皇朝贵胄男】
失落的喧嚣 ·穿越 ·连载 ·57.2万字
重生后太子妃黑化了
重生后太子妃黑化了
身为威远侯府嫡长女又被选为太子妃的顾清舒以为自己注定幸福!她骄傲得如同一团火焰!太子不喜无所谓,只要做好太子妃就好。所有人也都这样告诉她。直到回到娘家被娘家算计,落得名声尽失,成为弃妃送到山上,缠绵病榻死了一次苏醒了前两世记忆,才知道一切都是阴谋!有着前世记忆又在现代活了一世的她决定这太子妃不当了!要当就当太子他娘,全天下最尊贵的女人!要知道没有诱惑不了的男人!女人的身段,脸都是筹码。她扭着腰枝走向高高在上的九五至亲尊,妩媚一笑望着手握天下的人。所有人都说顾氏一介弃妇,要名声没名声,要什么没什么,就该好好去死,成全大家。可恨竟然敢诱惑皇上,不要脸,不知廉耻,这样的女人谁要?皇上那么英明神武,洁身自好,哪会要这样的女人!都等着看笑话。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他们英明神武的皇上最后居然要了这个狐媚子不说,后来更是带入宫。宠在怀里,疼在骨子里,可以说含着都怕化了。简直是一代妖妃!大家到此只能等她去死。据说这狐媚子弱柳扶风,就是一个药罐子。可惜等来等去,只等到这个狐媚子生子再生子,还活得好好的,气死个人!
失落的喧嚣 ·架空 ·完结 ·138万字
9.3分
同类热门书
重生后,我成了厂公的掌心娇宠
重生后,我成了厂公的掌心娇宠
【团宠+甜宠+双洁+1V1】上辈子,沈月璃被凤凰男哄骗私奔。被折磨至死时才知道,原来“心上人”只是拿她当做跳板,实际上早就跟她庶姐暗度陈仓,甚至一同谋划,将沈家弄得家破人亡。重生后,为了不再重蹈覆辙,沈月璃开始了抱大腿之旅。有大腿,不嫌多。但是抱着抱着,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瞧不起她的未婚夫非她不娶;凤凰男的顶头上司大反派想打下江山送给她;就连上辈子害死她的凤凰男也悔不当初求复合?被一众金大腿宠上天的沈月璃:你们谁?......沈月璃还是翻车了。她的最大的金大腿,大奸臣段爷发现了她的“鱼塘”。他捏着沈月璃的下巴,“原来我只是沈小姐养的一条鱼?”后来……沈月璃咬牙切齿地看着给自己揉腰的某奸臣。他不是太监么?!!
酥江挽风 ·宫斗 ·连载 ·26.2万字
9.2分
纨绔王妃:病娇王爷狂宠妻
纨绔王妃:病娇王爷狂宠妻
贵为丞相之女,爱慕当今王爷,白雪灵却在大婚之日,满门被陷害抄斩。再次归来,她成为了一个下堂妇,一路斗渣男贱女,逆袭成功。可是硕大的家产,总有人觊觎。她再次碰到心爱的王爷,而这次,则是他求着与自己成亲……
一只小小可爱 ·宫斗 ·连载 ·99.7万字
守寡后,太后娘娘被权臣盛宠了
守寡后,太后娘娘被权臣盛宠了
皇帝刚亡故,盛宝龄便频繁做梦。梦中,她因为皇帝临死前的一句遗言,事事请教那个看着弱不禁风,仿佛风一吹便会倒的忠臣裴辞,立志将刚登基的小皇帝扶持为一代明君。岂料,明君不明,忠臣不忠。前者要自己命,后者谋自己身。梦醒,看着一边乖巧孝顺的小皇帝,另一边温良敦厚,权势滔天的丞相。还想在后宫荣华一生的小太后吓出了一身冷汗。---裴辞有个秘密,有关当朝太后。他本该将这个秘密一辈子深藏于心,直到他发现……小太后一直揣着明白装糊涂。---面对裴辞的步步紧逼,盛宝龄连连后退,想要给他塞个美娇娘。当夜,她便被堵到墙角,“裴相心怀大爱,不愿成婚,哀家明白了……”裴辞却垂眸,微凉的指尖盖过她的眉眼,嗓音喑哑轻颤,“可若能得娘娘垂爱,臣便是百日不上朝,也要回报娘娘的一番知遇之恩。”盛宝龄:“……”---裴辞:“臣此一生,不求臣民敬仰,唯求娘娘娇玉在怀。”【撩而不自知的小太后vs步步为营的病弱权臣】
三一零白月光 ·宫斗 ·连载 ·26.1万字
9.7分
重生后,不做皇后的她成了首富
重生后,不做皇后的她成了首富
沈轻灵前世为了李彧呕心沥血,最后却落了个病体沉疴,亲近之人十不存一。侥幸重生,她不再是那个被爱与仇恨冲昏头脑的可怜笼中鸟。可当她决心放下过往的一切,选择平淡生活时,却总有麻烦找上门来。不光如此——今日她这门前乞讨的脏脸猫是荣安王府走丢的小世子,明日那过来蹭饭的抠门食客是大理寺少卿,连每日来给她送菜的婶婶,也都换成了宰相夫人!有的说要帮她一把,有的想带她回去做息妇,有的则是赖上了她。只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这个调的一手好香,坐拥扬州最大酒楼的妙龄娘子,根本不需要旁人照拂,她自己就是这扬州城里最不好惹的那一个。而那个原本只是看着沈轻灵可怜,想要帮她一把的大理寺少卿薛玉发现,他好像要把自己搭进去了。——李彧自接到爹爹的口谕后,就日日梦见一人。在梦里,那个倾国倾城的女子身披红霞,于万众瞩目中嫁给了他,陪伴着他走过泥泞,登上高位。于是李彧想着,这或许就上苍的启示。可李彧等啊等,等得从北疆归来,等得锒铛入狱,等得登临大宝,也没能等到那个梦里的人。直到有一天,他发现扬州那个富可敌国的小娘子,居然与他梦里的女子一模一样!只是这个时候,小娘子的身边,似乎已经有了旁人。
林下初九 ·架空 ·连载 ·45万字
穿书后她与反派大佬相互娇养
穿书后她与反派大佬相互娇养
一朝穿成男频火文中的女配,无才无德无背景的废柴设定,作为又美又飒的现代小仙女,陈瑾初必须暴走!谁说女配没人权?她要逆天改命,走自己的青云路!谁说炮灰没奇遇?她顺手捡的病弱少年,就是超强反派大佬!
兜兜不回家 ·架空 ·连载 ·22.6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