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94章)
“热血起来,少年,你还年轻……” “不,我还小!不急……” “来来来,试试这个心法,这个法宝,这个战袍!这可是你祖师爷爷留下来的!” “师父,这心法龙街上五文一本!这个法宝,昨日隔壁村那个小时候爱光腚的王二小,也给了我一个!至于这破破烂烂的’战袍‘,恐怕穿了漏点!” “别顶嘴,就你这样散漫的性子,何时能将我门派重新发扬光大!想当年啊,你祖师爷爷……” “天赋极高,受万人崇拜,乃修仙界第一人!长得还极为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仪表堂堂……” “可惜啊……” “可惜不知为何祖师爷爷突然避世,三百年了不知踪迹,不知生死!到了您这,门派衰落,徒留一破观!” “去去去,这可是你祖师爷爷未起势之前修炼的宝观!你小子,就知道吃喝拉撒晒太阳,懂什么?” “师父,我去化斋了,您老慢慢收拾这些宝贝儿?” “滚滚滚……” 论有个痴迷成仙成神师父的磨难! 传说中修仙界第一人的他,居然虎落平阳被个曾曾曾徒孙欺! 热血他有,可是一切在他度天劫失败清零后。 他想换个修炼的路子!在这破道观上懒洋洋晒太阳,成仙成神…… 打打杀杀的日子,过够了…… 等他直接成仙成神,动动嘴皮子,让他们去打着玩吧!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破观

神界主神莫名殒灭,主神魂珠,却没有像诸神魂珠一样,随着本体神形俱灭一同粉碎!

神界诸神于是猜想,主神或许尚在世间,始终寻觅主神下落!

而此时,

修仙界沉浮万万载,却罕有人渡天劫成神……

唯一有希望成神的天道仙帝,也在渡劫时突发状况消失了!

一晃三百年!

修仙界也随着天道仙帝的无故失踪,早已没有了当初欣欣向荣的景象!

各处潜伏着未知的危险,阴谋,还有那丧失人性的罪恶!

天色渐白,万里无云。

寒鸦落满秋后光秃秃的树枝!

嘎嘎嘎!

寒鸦鸟雀乱叫!

一个中年道士步履匆匆的朝着破观里狂奔而来!

“臭小子,快来快来,看看师父得了什么好东西!”

中年道士嚷嚷着,见席地而躺的瘦弱短发少年,睡的香甜,一脚踹了过去!

“还不快起来,没出息,没个像样的床都能睡成猪!快来看看,师父今日寻的这些宝贝,保准能助你修炼!”

“师父,我还在长身体,需要注意睡眠!”

少年带着刚刚清醒过来的鼻腔,好脾气的散漫应道。

“热血起来,少年,你还年轻……”

“不,我还小!不急……”

“来来来,试试这个心法,这个法宝,还有这个战袍,这可是你祖师爷爷留下来的!”

中年老道越说越兴奋,揪着少年就放到了破观唯一的供香火的天地桌上。

少年脾气也是顺从,任由中年老道拎着,慢慢抽出手来揉着眼睛,稍后才缓缓出声……

“师父,这心法,龙街上五文一本!你又被人骗了!”

少年习以为常的笃定道。

“这个法宝,昨日隔壁村那个小时候爱光着腚的王二小,也给了我一个!至于这破破烂烂的‘战袍’穿了怕是要漏点!”

少年懒散的指了指自己胸前!

虽然他身上穿的也是破衣烂衫,但好歹也能遮点。

“别顶嘴,就你这样散漫的性子,何时能将我门派重新发扬光大!想当年啊,你祖师爷爷……”

“天赋极高,受万人崇拜,乃修仙界第一人!长得还极为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仪表堂堂……”

叶小道百无聊赖的接话道,这些话,他从小到大听了不止上千次。

“可惜啊……”

“可惜不知为何祖师爷爷突然避世,三百年了不知踪迹,不知生死!到了您这,门派衰落,徒留一破观!”

“去去去,这可是你祖师爷爷未起势之前修炼的宝观!你小子,就知道吃喝拉撒晒太阳,懂什么?”

“师父,我去化斋了,您老慢慢收拾这些宝贝儿?”

“滚滚滚……”

论有个痴迷成仙成神师父的磨难!

传说中修仙界第一人的他,渡天劫失败,化作婴孩,重回人间界!修为被封后,居然虎落平阳被个曾曾曾徒孙收留,成了个落魄小乞丐。

热血他有,可是一切在他度天劫失败后,他想换个修炼的路子!在这破道观上懒洋洋晒太阳,成仙成神……

前世为求修为精进,打打杀杀的日子,过够了……

等他悠闲够了,就好生修行。

只要达到大乘,或渡劫后应该就能打开,他那因天劫失败,被封印了的一身修为了吧!

在原本半神的基础上,越过仙修,直接成神。

他就动动嘴皮子,让其他修仙者去打着玩吧!

“叶小道,又去化斋?”     王二小一如既往的,一大早就等在在道观外,目光灼灼的盯着走出道观的叶小道。

“王二小?家里有吃的没?”叶小道见着王小二,懒散的问。

“有啊,做什么?”

王二小是破观不远处南湾村里的,只比叶小道大两岁,个子不如叶小道,身子却看起来比叶小道粗壮的多!

家里虽然也没多少钱,但是在南湾村算得上最富有的,长得肉乎,十分富态。

“回头给我送些早膳,我教你术法。”

“真的?我可是瞧见你使用术法捞鱼的,你可别糊弄我。”

王小二每日往这山破观跑,可不就是奔着叶小道来的。

那日他逃学躲到了这山上,在树后睡得迷糊,恰好瞧见了叶小道在这手指往河里一指,那些活蹦乱跳的鱼自己就跳上了岸上。

“你既能让鱼自己跳上来,怎么还要去化斋啊?叶小道。”

“叫叶爷爷,吃够了。”

叶小道也不多解释,瞅着上下一群人,又慢慢悠悠的溜达回了破观。

“那我早些给你给你送来哈。哈哈哈……“王小二激动万分,他可是磨了叶小道好久。

十五年前,叶小道被那个中年道士叶天,不知道从哪个山沟沟捡了来!刚刚抱回来的时候,听说饿的都快死掉了。还是叶天厚着脸皮挨家挨户去要奶喝,将他好不容易养大的。

叶天是整日里痴迷修炼,但是啥也不会,就是一三十多岁的邋遢大叔。王小二若不是亲眼看见叶小道那一手,怎么也不敢相信真有修仙这玩意。

“吆喝,王小二,又逃课抓鸟?你这纨绔劲和你爷爷我小时候,可有一拼。”

“赵三,你又来做什么?还要来拆叶小道的观子?”

王小二一看来人,瞬间叉着腰,护犊子似的挡在来人面前。气鼓鼓的脸帮子看起来大了一圈!

“滚开吧,你这是死胖子,还敢拦你爷爷!这拆道观是早晚的事,就你们谁能拦得住?金五爷决定的事,谁能拦着。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行。”

赵三长得人高马大的,脸上还有据说年轻气盛时候打仗留下的一道伤疤,从眉头一直划到了嘴角。整个人看起来凶神恶煞的。

一把就把王小二扔到了一边的山道上,王小二滚了好几圈,摔了个鼻青脸肿。

赵三和他身后的几个打手,见王小二狼狈的样子,嚣张的嗤笑起来。

“你们等着……”王小二见人多势众,爬起来就跑。

“等着,让你那窝囊爹来给我跪下磕头,呸!孬种的儿子,孬种蛋子!”

破观里,叶小道随意坐在一旁,嘴里叼着一根杂草,歪头看着全副武装的叶天。

“师父,您这样怕是不行!”

“怎么不行,他们来几个,我就打几个!”

叶天挥舞着手中漏了一个大洞的烂锅,身上挂着不知道从哪里扒拉出来的破铜烂铁,穿着那位祖师爷爷的战衣,露着俩点。

“师父,不如我们就这样离开这破观,去城里找个好点的地方……”

“你这臭小子,说的什么鬼话,这是你祖师爷爷起势的地方,你祖师爷爷没成为修仙界第一人的时候,就是在这!和你这臭小子一样,是个小乞丐。这破观可是我们天道一门的珍贵之地,怎么能轻易放弃?”

“天道!”叶小道觉得自己当时起的这名字,真是脑抽了。现在听起来就感觉中二,傻的一笔。

“您怎么就认定这破观是祖师爷爷的起势的地方,可能压根人家就对这小破观没有印象呢?”

叶小道真不记得自己成为修仙界备受瞩目的第一人之前,还在这小破庙待过!

“你懂个屁,臭小子!一会你躲远一点!我怕我发起威来伤着你。再说,咱走了上哪去,租房子不得花钱?钱啊,你小子有吗?”

叶小道撇了撇嘴,他们是真穷!

“我来挣!”

“你算个屁,快走……”

“走,这是要去哪啊,叶大道人,可是修出什么法术来了?让哥几个开开眼吧。”

赵三讥讽的声音狂傲十足。

“哈哈哈,他就是一疯道士,什么狗屁修炼!就他们这样的乞丐,怕是连修仙界的门槛都进不去。你说是吧,赵三哥。”

“舔狗年年有,一代更比一代强啊……”

叶小道吐了杂草,轻描淡写的说道。

“叶小道,你小子还不快给老子滚。”

叶天挡在叶小道前面,愤怒的骂道!

这懒散小子今日抽了?

还不赶紧跑。

“叶天你这老小子人不行,倒是捡了个不怕死的。兄弟们给我把他的嘴呼烂喽,越烂越好。照死里呼!打死了有金五爷担着,就这俩乞丐,死了都没地埋去。”

“你们敢,臭小子,你快跑。”

叶天一把扯开本就破烂的“战袍”,手中火折子吹燃,身上赫然绑着不知道从哪里挖来的炸药。

“师父,这破观你还打算护到什么时候?”

叶小道看着一向胆小怕事,遇事就会胡咧咧两句的师父,没想到他真的打算与这破观同生共死。

“等你祖师爷爷回来,他……我想亲手将这破庙交给他。你师父的师父,我师父盼了一辈子,临老也没等到你祖师爷爷。我不能不守着,要不然没脸去见我师父。还有小道啊,你一定要相信,你祖师爷爷一定会回来的。”

“师父,祖师爷爷不是三百年前避世的,我师父的师父,怎么会见过祖师爷爷?”

“我师父是这样给我说的,反正我们是这样传下来的,到时候,你也这样传给你徒弟。臭小子一天天的,净挑你师父毛病。你说你把心放在修炼上,我天道一派不早就……”

“师父,火折子~灭了~”

“哎呦,你小子不早提醒我!”叶天被赵三踢了一脚,狼狈的趴在地上。

“提醒你大爷,弟兄们把这两个一大一小绑了,扔深山里喂狼。”

“喂狼?”

叶小道就在那靠着破烂的门框,也不逃,声音平淡,就如同 问对方吃饭了没。

“你们确定要选择这个死法?”

“跑啊,装逼给谁看,又没小妹妹在这。你小子犯抽了?”

叶天在乎这破观,但是更在乎叶小道,毕竟是自己厚着脸皮,一口奶 一口奶要着喂大的。

“呵呵,你小子,天生犯贱不成,金五爷几个月前就给你们打了招呼,让你们卷铺盖滚蛋,死活赖着不走。现在,告诉你们,金五爷说了,今天就是要把你们这俩不识好歹的乞丐喂狼。”

“兄弟们上!”

“绑了他们,扔后山,绑紧点……”

赵三杀过的人不少,早就不在乎多杀这一两个,下手也不犹豫。跟来的兄弟们也都是手上沾了好几条人命的。

叶小道无奈的看着几人眼神瞬间露出的杀气,暗叹了一口气。

说真的,他极其喜欢这破观屋顶上的日光。

“走,你小子,快走……若是再不走,以后再也别叫我师父。”

叶天眼看着几人要动真格的了,一推叶小道,打算关上破观的破门,好阻拦住赵三几人,让叶小道逃跑。

这货今日真是犯病了,傻了不成。非要找死,他赶了几次也不知道跑。

“碰!”

“练气?”叶天惊叫……

破门随着一声巨响,倒落在叶天左右两侧,恰好将叶天身后几人压在了下面。

“你没事吧?”叶小道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傻了眼的师父,不知道从哪里扯来一根杂草叼在嘴里,斜靠在没了门框的门栏上。

“你小子没大没小,连师父也不叫的。你这臭小子何时练了气,哈哈哈哈……”

“师父,小心身后……”

“你给我打他们啊,愣在那装逼好吗?”

“师父,杀生不好……”

“咱不杀生,你打晕了他们,我将他们扔了喂饿狼,救天地生灵,不算杀生。”

“好!”

“这……叶道长,饶命!小的们有眼无珠,没能……”

赵三几个也是跟着金五爷见过真正的修仙者的,叶小道一出手,他们就知道自己拿不下叶小道和叶天了!

普通人和修仙者,哪怕是个入门级别的,也是有着天差地别的!这臭乞丐居然真的练成了?

赵三几人想的透彻,眼下咽下这口气,吃了这亏,回头再让金五爷请修仙者拿了这俩乞丐!

“我可是疯道士,狗屁不是的乞丐。”他们的心思,叶天岂能不知。

“真下手啊,师父下了手这破观也保不了了。会永无宁日的……”

那金五爷可是个难缠的,叶小道还没过够逍遥日子。

“真下手……不过~别绑太紧,做人留一线。”

“不要破观了?”叶小道诧异叶天的突然转变,倒是觉得自己师父可能真是个疯癫的。

“保什么,有你就够了。早知道你能练气,我还在这守着做什么。你出息了,到哪里不是将我派发扬光大。到时候弄个大道观,若是你祖师爷爷现世了,就将你祖师爷爷风风光光的迎回来。”

叶小道觉得此刻自己的便宜师父,见了他就像是饿了三天三夜的狗子见了骨头,两眼放光,甚是骇人。

叶小道按照师父指示,打晕了赵三几人,真的见师父一个一个将人扔进了后山。

他平日里倒是没看出来叶天如此嫉恶如仇。

许久不杀人,叶小道原本不想动手的,见叶天搬弄的欢快,自己将那个叫嚷着最厉害的马屁精绑的结结实实的,也拖着扔进了后山。

王小二这小子是真的惦记叶小道,他爹 不想惹事。但是耐不住王小二闹腾,找了村里七八个人,打算去观里做个和事佬。

王小二一到观里,见四下无人,心里咯噔一声。嚎啕大哭……

“叶小道,你个狗娘养的,说话不算话,说是教我术法的。啊啊啊……”

“小二,别嚎了,人怕是没了。”

“金五爷怕是动真格的了,咱快走吧,村长……哎!这叶疯子早晚有这么一天。命啊!”

“就是,咱们老百姓哪里有那条件修炼那狗屁玩意,饿不死就算好的了……”

后来啊!王小二嚎了好几天,最后被他爹关了起来,后来才好。毕竟叶小道与他也算是一起长大的……

有感情!

而这边,王小二的好朋友叶小道,和他便宜师父一人背着一个破烂口袋,行进在进城的官道上。

“搞了半天,师父您守的不是这破观,而是本门派的些微希望!”

“你懂什么,臭小子,以后好好修炼,对了你说你要挣钱不是,我们是去打劫吗?”

“师父,你还是个救世的好道士吗?”

“救世也得先吃饱不是,人没了,救个屁啊!傻小子……”

“也是……师父说的对。”

叶小道见叶天嘴上瓢的厉害,也不打断。他借叶天十个胆,叶天也不敢真的去抢去夺。叶天这人是一个极为有道德底线的人,也极为心善。要不然他幼时不能自理的时候,,早就饿死了。

“对了,到底怎么挣钱,臭小子!咱可不能……”

“龙城试炼大赛,赢得第一,可有一千两白银。”

“就你,试炼大赛?咱还是打劫吧,臭小子!那试炼大赛下手没轻没重的,别到时候让我这个白发人送黑发人。”

叶小道撇了一眼叶天的满头黑发,叼着根干草道,

“师父,城里二十几两就可以买个像样的好宅子。五十两就可以买个三进三出的豪宅!有钱还可以收些贫苦信徒,教他们识字也好,总之是开化的善事……最重要的是,能将我们祖师爷爷的天道发扬光大!”

“这几日你要辛苦些了,我听说龙城试炼大赛还有半个月。”

叶天瞬间变了嘴脸,一本正经的样子,让叶小道忍俊不禁。

他原本不想修炼的,可是再不修炼,他们这便宜的师徒二人怕是要流落街头饿死!

三百年前,修仙界第一人,竟最后因为五斗米折了腰。

同类热门书
软,化,物
软,化,物
各种各样的脑洞,短篇小说。《轻,短,散》、《软,化,物》、《转,舍,离》三部曲。半科幻,脑洞向。软科幻,化学,物理。事事人心,寥寥必异。得过且过,皆由心生。
得了吧 ·小说 ·完结 ·124万字
8.3分
维度之间
维度之间
三年来都是同一个梦,一千次选择中我都做了同样的决定那就是救人。而今天我还是选择救人,但梦不一样了……“都一千次了,这家伙为什么还这样?那这一次要不我们换个玩法?”(喜欢的各位不要吝啬手里的推荐票和月票。)
得了吧 ·小说 ·完结 ·149万字
9.5分
我的绝世谪仙
我的绝世谪仙
【仙侠文】师尊对墨珩说过:“人心复杂且脆弱。”可究竟何为人心?在浮沉乱世中,他不求名利得失,只求一片清明。人生有八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人人都说成仙好,当仙好,但他什么都不要,只想与最爱的人常留人世……他想要的不过是一个温暖的家。初见墨珩之时,只觉得他是个冷漠的神仙,后来下凡亲眼所见他救治受伤的乞丐,才知他是个外冷内热的神仙。人总是容易陷于第一眼的惊艳,白书书被墨珩吹笛的样子迷倒了,他不经意间露出的笑明明那么温柔,为什么要装的那么冰冷?直到白书书知晓了墨珩在凡间所历一切,她才懂为何墨珩会变成如今的模样。他被冠以天界第一仙尊的名号,却成了他的桎梏,不准有任何行差踏错。三界太大,他背负的东西太多,所热爱的东西却无法宣之于口。与三界苍生相比,他觉得爱似乎也没有那么重要了……可这真的是他的本心吗?这个世界人心易乱,他想凭一己之力拯救,却发现自己错了,原来这个世界最难的就是拯救人心。明明经历了一遍又一遍的绝望,他却还是没有放弃。他说:“星可转,斗可移,海可填,山可平,为何人心不可变!”
一粒糟糠 ·小说 ·完结 ·39.2万字
9.4分
绍宋之后
绍宋之后
实在太喜欢《绍宋》这篇文了,停在建炎十年虽然很好,但总感觉意犹未尽,所以续写了这一本书。破旧立新非一日,黄河涛涛待治理。东南西北那么多事,赵玖表示不要神化我。QQ群号:621913323
广寒宫宫人 ·小说 ·连载 ·37.1万字
传闻中的揽月山庄
传闻中的揽月山庄
少女乔星愿参加了真人秀《超级赢家》节目,成功晋级决赛,没想到游戏最后一关有点棘手,去凶宅盗一样东西,才能拿到一百万奖金。从此惊心动魄的探险之旅开始——揽月山庄我来了!
海韵hy ·小说 ·连载 ·31.9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