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45章)
庆阳郡主大婚那日, 国师大人的满头白发一夜之间变成了青丝。 他终于知道, 原来命中注定要渡的劫,居然是情劫! 冰山国师vs霸道郡主 如果没有你,长生也如同嚼蜡。
版权:起点女生网

第1章 刺客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这里是华阳池,庆国皇帝陛下的御用汤池。

传言此地连着龙脉,非真龙天子不得入内。若有凡夫俗子进入,会令国运蒙尘,给百姓带来厄难。

华阳池如此神圣,便是庆帝也不敢随意汤沐。

除了初一十五斋戒日,以及大大小小的祭祀外,此处向来空置,只在外围遥遥设了一圈守卫。

擅闯庆宫禁地,是要抄家灭门诛杀九族的。

再加上,观星台就在边上。

有国师大人的镇守,便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恶灵都皆退散了,何况是人?

是以,守护华阳池的守卫难免便有些……懈怠了。

譬如此刻,一名身材微胖的宫女十分吃力地将地上的大麻袋拖进了华阳池的宫门,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了她。

宫女春袅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麻袋拖到了华清池边。

她打开束绳,借着观星台廊檐下宫灯微弱昏黄的光亮,依稀看清了里面是什么。

“郡……郡主!”

春袅的瞳孔蓦得收缩起来,她双手颤抖,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将束绳彻底解开,还是索性拉上。

“怎么会这样?”

有人让她今夜将麻袋里的东西丢进华清池。

给的条件足够高,她便铤而走险了。

反正在这吃人的后宫里,像她这样的粗使宫婢本来就像蝼蚁,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莫名其妙地被大人物一脚给踩死了。

怎么死,都是死。

只不过是去华阳池丢个东西罢了,有什么难的?

她又不是庆国的皇亲国戚,在乎什么龙脉?国运也好,百姓也罢,又和她有半个子儿的关系?

但春袅没想到,被装在麻袋里的……居然是庆阳郡主……

以国名作封号的郡主,全天下只有一位,可见这位郡主的权势和地位。

“有人要害郡主,想让我背这个黑锅。”

春袅的脸色顿时变了三变,此刻她已经知道自己被人暗算了。

好在干惯了肮脏事,她也不至于这么没用,一受惊就丢了全服心神。深呼了一口气之后,宫女肉乎乎的手慢慢地伸到了郡主的鼻前。

“还活着!”

春袅的眼珠子滴溜溜得转。

“只要人没死,就还有转圜的余地。我现在得立刻离开此处,后面的事,便与我无关了!”

她接货的时候,人就已经在麻袋里了。

等郡主醒过来的时候,她也早就已经走远。

这事无论如何,都与她扯不上干系。

那笔巨大的好处虽然诱人,可她首先得活着才有命享受不是?是对方先不地道的,她也就没什么必要继续守信了。

春袅刚想撤。

忽然走廊下的阴影里响起一声阴冷的叹息:“早料到你靠不住,我才不得不亲自来。春袅,你可太让我失望了。”

春袅似乎对这声音十分耳熟,而躲在阴影里的也一定是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人。

她脸上一副见了鬼般的表情,比刚才发现麻袋里的人是郡主时还要吓人。

“是……是您!”

青石板上摇曳着长长的影子,时不时支离破碎的模样,让人望而生畏。

那影子冷冷开口:“把她推下去。”

春袅十分挣扎:“听说郡主擅水,若她醒来发现了我们,该怎么办?”

影子一声嗤笑,语气里带着嘲讽和不屑:“她喝了五步醉,天打五雷轰都吵不醒她。推下去,也就是那么一小会儿的事,她活不了。”

“可是,下水总会有动静,若是引来了守卫可怎生是好?还有,观星台就在那里,若是叫国师发现了我们,那可就糟糕了!”

影子逐渐不耐烦起来:“国师命中有一劫难,近日恐要应验。自上月起,观星台便就封了,国师闭关修行,不再夜观星象。自顾不暇的人,怎可能多管闲事?你放心,国师大人不会发现的,便是发现了,他也只会当作没看见。”

“可是……”

“别再可是了!”影子打断了春袅的话。

她的语气越来越冷,冷到可以冻着人的程度:“要么她死,要么你死。”

春袅知道阴影里的人是谁,她也知道对方说的话有多大的分量。

再也拖延不得了……

人都是自私的,也最懂得权衡利弊,趋利避害是本能。

比起一个毫不相关的郡主的性命,那当然还是自己能活着更重要。

春袅在被威逼之下,几乎没有作任何思考,只是顺从自己的本心就下了决定。

她手脚麻利地将庆阳郡主从麻袋里解开,干脆利落地一推:“噗通”一声,那具尊贵的身体便就落入了华阳池中,没过一会儿,便彻底消息不见了。

池水很快趋于平和,水面上安静地连个水泡泡都没有。

春袅呆呆地望着平静无垠的池水,倒也没有很恐惧,只是觉得心中有一块地方被生生地挖掉了,空得很。

这是她第一次杀人。

在后宫这样的地方,杀人这种事,有了第一次,就很难没有第二次。

她已经识破了阴影里的人是谁。

对方那样位高权重,却与自己共享着如此重要的秘密。

这也就意味着,假若她不与对方同流合污,彻底沦为那人的走狗,那也就只剩下死路一条了吧?

而她不想死。

“春袅愿从此以后为您效力,只求您肯给一条生路!”

春袅跪在地上投诚,但好半天都得不到答复。她抬起头,廊檐下黑乎乎的一片,但哪里来的什么黑影?就连杂物都没得一件。

那个人,早就已经走了。

春袅心中五味杂陈。

对于上位者而言,她的性命真如草芥,一时能迎风摇摆,但谁知道下一刻会不会被连根拔起呢?

罢了。

以后的事可以从长计议,但此地却绝不可久留。

她麻利地除去了来过这里的痕迹,将麻袋小心地收好,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也幸好她没有回头。

……

华阳池无波的水面忽然起了轻微的褶皱,随着池水的涌动,一具姣美的身躯从水波底下一跃而起,像是一头身姿优美的人鱼,浴水而生,曼妙不可方物。

时景睁开眼,看到了陌生而诡异的景象。

“什么鬼?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里?”

她还来不及思考更多,就听到外面响起了阵阵喧嚣,尖利的嚎呼彻底地划破了夜的宁静。

“华阳池内有刺客!来人啊,抓刺客!”

同类热门书
夺荆钗
夺荆钗
十年前,晋王失意,宋绘月父亲代晋王受过,宋家随晋王到潭州小心度日。十年后,宋绘月年满十六,议下婚事,预备出嫁,以为可以平静过一生。不料卧龙抬头,贵人按捺不住,涌入潭州,将潭州搅成一滩浑水,将宋绘月的婚事搅黄,将宋家搅的支离破碎。一无所有的宋绘月,只能杀出一条血路,一战成名。*致力夺位的晋王:“这个狠心的坏月亮。”杀心难改的护院:“愿与大娘子执鞭坠镫。”不知谁能巧夺荆钗,揽月入怀。
坠欢可拾 ·架空 ·连载 ·29.9万字
春光锦
春光锦
沈初夏指天发誓,她真不是个坏人,什么坑蒙拐骗,真的只是为了救爹。大哥、大爷,求放过!放过?当面夸人日月星辰举世无双,人后,吐槽老男人真烦人。他该放过?老天爷,是谁,谁告的密?她逃还不行嘛!摄政王的天下,逃到哪?季翀生性凉薄,却在二十八岁高龄时,于人声鼎沸中望向了某人,从此一眼生情。
冰河时代 ·种田 ·连载 ·30.2万字
9.8分
凤啼长安
凤啼长安
前世难于一句话说清,特补写了一单章说明。目录可查:前世番外。状元郎郑颢准备回乡,迎娶青梅竹马,谁知半路一纸圣旨,将其诏回京城,原来,是皇上要将其招为驸马……强扭的瓜,一个被害早死,一个看尽乱世悲凉。大长公主重生在十五岁指婚那一天。李萱儿:我回来打皇兄的,不招驸马。郑颢:我力气大,可以帮你打。皇兄:人家那么老实……有些人重生,那是为了好好开始,有些人重生,却是为了好好忘却。驸马爷的漫漫追妻路,只为带你看落日余晖。(架空晚唐,非实勿诽。)
楚潆 ·架空 ·完结 ·82.9万字
9.7分
掌术
掌术
日出汤谷,落于虞渊。生属郢都,魂归太山。贺令姜睁开眼,她想做回自己,还要先做个人才行。
卫拂衣 ·架空 ·连载 ·30.6万字
9.9分
玉金记
玉金记
苏好意被闺蜜拉到楼上看美男。“快帮我看看这个如何?”闺蜜指着楼下的白衣男子问。“值得一睡,”苏好意尽职尽责做她的狗头军师:“可惜有些冷。”被品评的美男举目一望,就看见凭栏坏笑的苏好意,不禁微微皱起了眉。他有预感,这人就是自己命中注定的讨债鬼。“讨债?”苏好意笑得意味深长:“这事儿我最擅长。”
只今 ·架空 ·完结 ·118万字
9.4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