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22章)
我所追求的是自由大道,不受时空的束缚,上游九天,下探九幽!这个无纷繁无尽的宇宙,究竟有多少神秘和未知,我要到处去看看。 陆离为了获得更大的自由,不断提升自己…… 立足天界,征战魔界,称霸冥界,训服妖族,奴役虫族……慕然回首,为什么我到哪都无敌?你们就没有一个有上进心的! 不知不觉间,已来到九天之上……

第1章 学艺青山

隋仁寿元年五月十六日。

落日镇,这个距大兴京城约二百里的名不见经传的小镇,今日却异常热闹。因为来了个马戏班,正在这里表演马戏。

几乎全镇的人都来围看马戏了。表演马戏的人个个精神抖擞大显神通,有的在翻跟头,有的在喷火,有的在走刀山,围观人群不时爆出热烈的喝彩声。尤其是正在走刀山的,竟是一位看上去只有五六岁的小男孩儿,惊险到了极处,一双白晰晰的小脚丫,走在刃口朝天的锋利的铡刀刃上,那一排铡刀高度在逐渐上升,那小男孩儿步履艰难,一步一步向“山顶”走去,随着他的脚步移动,围观人们的心也不由得跟着紧张起来。生怕他哪一脚踩下去,白白的小脚丫被切成两段。还好,他最终顺利地走到“山顶”,人群中爆出一连串的喝彩声。

接下来,所有表演者都退了回去,空出一大片场地来,有人牵出来三匹高大的战马,异常神骏。那马看来平日训练有素,自动站成前中后一列,最前面那匹马的马背上赫然坐着刚才走刀山的那个小男孩儿。由于人太小而马太大,显得很不协调。围观人们立时给予一片掌声。马戏,顾名思义,自然要有马术的表演在里面。

那三匹马整齐的沿着场子的边缘跑了起来,一开始是慢跑,然后逐渐加快,所到之处尘土扬起,人们不自觉地向后退了几步,三圈下来,场子已比原来大了不少,马的速度也提升上来。

表演正式开始了,只听那小男孩大喝一声:“嗨”,发声助力,一个空心跟斗向后翻起,落下时恰好坐在第二匹马的马背上,那马俱是无鞍无蹬,这样一位年幼孩童,能够纵马飞奔就已经让人叹为观止了,更何况还要在马背上翻空心跟斗,由前一匹马背翻跃到后一匹马背。人们惊得禁不住鼓掌喝彩。

但此时人们便鼓掌喝彩未免早了点,只见小男孩双膝略曲,双脚一蹬马背,“嗨”的一声再次发声助力,欲再次空心跟头从第二匹马的马背翻向第三匹马的马背,但脚下一滑,蹬了个空,身形不稳向下坠去,马仍在奔跑,他的身体若要落在地上,那第三匹马的马蹄就会踏在他的身上,一场悲剧正要上演……

人群中一位灰袍老者,须发皆白,从马术表演开始,便面色凝重,目光炯炯注视着场中,仿佛预先知道有不好的事要发生似的。

但围观的群众并没有人注意到灰袍老者,见惨剧即将发生,喝彩声立时转变为惊呼声。惊呼声刚起,只见一道灰影一闪,就要跌落马蹄之下的男孩身影已消失不见。

人们东张西望,马戏班的人也四处巡望,找寻遇难男孩的下落,除了遇难,应该没有其它结果——这是普通人的想法。

场地正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位灰袍老人,怀里还抱着什么,仔细一看,抱的不正是刚才在马背上表演的男孩儿吗?那男孩不应该被马蹄踏中,非死即伤吗?怎么会在他的怀里,太匪夷所思了。难道他身具绝世轻功,千钧一发之际救了男孩?

正是!

他怀中的男孩一双漆黑的大眼睛,茫然地望着依然奔跑中的马,像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的确是毫发无损的样子。

马戏班的负责人“班主”已步入场中,脸上还带着惊疑,向老者一抱拳说道:“多谢高人相救。”

老者左手抱定男孩,右手单掌立于胸前还礼:“贫道齐云,这厢有礼了。”

原来是位道士,身着灰色道袍,须发灰白,但双目炯炯有神。款款说道:“这孩童年幼,功夫尚还浅薄,做这等表演太过凶险。”他顿了一顿继续说道:“贫道还尚未觅得传人,不如将这孩童让与贫道做徒儿如何?”

那班主也是个老江湖,立即答到,“承蒙道长看得起,只是……这孩童我们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拉扯大,也颇不容易,您看……”

道长齐云立时会意,从怀中摸出一锭银子,足有二十两,抛给班主说,“辛苦你们了,这些够了吧。”

班主接过银子立刻眉开眼笑,“够了,够了”,一面忙着把银子揣入怀中,生怕道长齐云反悔似的。

围观的群众立刻议论开了,有的说这个老道出手太大方,有的说老道身上没带散碎银子,所以才便宜了班主。

齐云却充耳不闻,放下孩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路边儿”,孩童回答。

班主在旁边插言道:“我们是在路边儿捡到的他,所以管他叫‘路边儿’。”

“噢,那你愿意拜我为师吗?”

“愿意”孩童不加思索地回答,随即双膝跪倒“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齐云哈哈一笑,心中暗道:我齐云也有传人了。衣袖一伸,又将孩童揽在怀里,灰影一闪,就在众人面前消失不见。

班主怔在当场,心里却在暗自庆幸:这样的高人,若要强行带走“路边儿”,谁又能拦得住?可他偏偏愿意花上二十两银子。这银子,就像白捡来的一样。

……

师徒二人一路南行,不一日,来到汉中境内的一座山上,当地人称之为小青山。山上树木郁郁葱葱,风景如画。在南麓半山腰,有一座道观,名做齐云观,是齐云多年前修建的。他虽修建了此观,但却大多时候云游八方,很少住在观里。所以观内一片蛛网灰尘。师徒二人好一阵打扫,从此,师徒二人在此度过了长达八年的学文习武生活。

小青山可以说是人迹罕至,最近的村庄也有大约二十里的山路,只是偶尔会见到狩猎的人出现在山上。

如此清幽之地,正适合修炼。齐云道长每天上午教路边儿读书写字,下午拳脚兵刃,晚上打坐练气,日子过得甚是充实。

路边儿当日被问是否愿意拜师这时,以为拜师就是学习马戏班里的杂耍,学好了杂耍就能为马戏班赚更多的钱,所以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没想到事情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自己一答应就立即被带离了马戏班。他年纪虽小,但在马戏班里也曾见过有人拜师,知道徒弟要绝对听从师傅的话,所以也就没多问。

等到了小青山,师傅所说的家,所学内容却与马戏班大不相同。上午的读书写字就非常有趣,下午的拳脚兵刃倒是与马戏班的相似,而晚上的练气就又不一样了。

以前在马戏团时的练气,是气走皮肉,而现在却是气在身体的更深处运行,如丝线般细,但路线分明。据师父所说,这练气也是习武的内容,习武讲究有收有放,这白天的拳脚兵刃的练习就是放,而晚上的练气就是收,习武不能光放不收,也不能光收不放。光放不收,那第二天就会臂腿酸痛,使不出劲儿来,影响习武进度。而光收不放,虽然也会丹田气足,但对体质却没什么改善。拳脚兵刃也被称为动功,打坐练气也被称为静功,简单地说,习武就是要动静结合。

路边儿谨遵师父教诲,把这早午晚三门功课都做得像模像样。当然,他的生活内容却不仅仅是这三件事,还要砍材,采草药,偶尔也要打猎。这三件事是每天必做的,其他的事情则是随机而定。

开始的前三年,师父与他一起出去,手把手的教他砍材的方法,打猎的方法,能及如何识别草药。三年后,路边儿自己一人已经能够胜任了,就完全由他一人做这些事情。砍来的材以及采来的草药都要晒干,晒干后除了自己用的部分外,就背到最近的镇上去卖,或直接换成米、油、盐之类的生活用品。蔬菜则是师徒俩在观前开辟了一块菜地,自己种菜,自给自足的。

路边儿有了独自一人的生活能力后,师父齐云经常下山,一去就是两、三个月,用齐云自己的话说是“云游天下”。路边儿也不介意,师父不在的日子也是一样,每天按时练功,有条不紊地做好应做之事。

齐云一点儿都不担心自己的徒弟会偷懒,相反还感觉路边儿有点儿太实在、傻气。做人,稍微圆滑一点儿才好,才不至于到了外面就受欺侮。但做为师父,总不能教自己的徒弟偷奸耍滑吧!于是,他把卖材卖药,买米油盐之事,全盘交给路边儿;希望他通过与那些买卖商人接触,能学会变通吧!

齐云虽然是一名出家的道士,爱好却极为广泛。不仅习武,还酷爱文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他不仅自己有着广泛的爱好,而且还想把这些爱好传递给自己的徒儿。路边儿八岁那年,就开始教他吟诗做画,他发现路边儿很喜欢吟诗作画,弹琴则只是一般,对下棋却并不太感兴趣,琴棋书画四样不能像自己一样做到样样精通了。齐云心中多少有些失望,但他也不勉强,毕竟兴趣爱好是天性使然。于是便将写诗作画尽心传授,弹琴,下棋则即兴而为。他也知道吟诗作画等只是杂学,只能自娱自乐,将来也没什么用处,学好了一身武功才是硬道理。所以他把主要精力还是放在了调教路边儿武功上。

在路边儿九岁那年,一次师父下山回来,问路边儿:“想不想学铁砂掌?”

“铁砂掌是什么?”

“就是把手掌练得像钢铁一样坚硬,与人对敌时,可以直接用来格挡敌人的刀剑兵刃。”

“听起来好厉害,想学!”

“好,但是你要知道,这有一定的风险。”师父表情凝重地说,“为师虽知道练法,但为师自己也未曾练过,能不能练成并无把握。为师这般年纪,估计是不行的;要想练成绝世武功,就要从年少时开始练起;你,或许有可能练成。”

“师父,您不会这种武功,您是怎么知道练法的呢?”

于是师父齐云就给他讲了“铁砂掌”这门武功的由来。

原来“铁砂掌”这门功夫是由一位疯和尚所创。疯和尚其实并不疯,江湖人之所以称他为“疯和尚”,是因为他嗜武如命,如痴如疯,习武到了一种近乎疯狂的状态,所以大家称他为“疯和尚”,这称呼叫得久了,大家都不知道他原来的法名叫什么了。疯和尚做为一名出家人,还是很讲究出家人的本份的,他武功高强,却从不伤人性命,也从不携带兵器。但他却非常喜欢与人比武,遇到习武之人,就必要缠着人家交手过招。他觉得只有不断地与人切磋比试才能不断地提升自己。他自己只用拳掌,但对手却各种各样的人都有,比如练刀的练剑的就不一定会拳掌上的功夫,他硬要与人家比武,人家只能提着刀剑跟他过招。他赤手空拳与人家锋利的兵刃对决,他又不想伤人,所以他自己倒是经常被对方的兵刃所伤。关于这一点,他自己也苦恼了很多年,一直寻求解决方法。一开始他曾请一位高明的铁匠帮他打制了一副铁手套,但是戴上之后感觉很不方便,而且与人交手之时,多少有点做弊之嫌。后来他便天真地想:如果自己的一双肉掌能变得和钢铁一样硬就好了。疯和尚不愧为疯和尚,他真的疯得可以,他马上就把自己的想法付诸于实践,经过了大约十年的研练,终于奇迹般地被他练成了一双铁掌。

齐云早年游历江湖,曾数次与疯和尚相遇,当然也数次与疯和尚交手过招。别人都对疯和尚敬而远之,而齐云却成了疯和尚的至交好友。齐云很惊讶于他的一双铁掌,并问及是如何练成的,疯和尚竟毫不隐瞒,将自己失败的教训及成功的经验据实相告。

齐云知道练法之后,自己并未修练,因为根据疯和尚的经验,到了他这把年纪,已经不太可能练成了。

他对路边儿说:“为师已经不做妄想,唯希望你能练成。这次下山,就是为了找到疯和尚,并问问他可不可以将他创造的铁砂掌让你试练,没想到他爽快地答应了。但他也同时告诉我,这些年曾先后有两人拜他为师,要学他的铁砂掌,他也尽心传授,严格按照他最后成功的方法指导他们练习,然而……”

“然而什么?”

“然而这两个徒弟均未练成,不但没练成,反而还废了一双手。”齐云顿了顿说,“所以,他建议我让你先练一只手,万一这只手练废了,毕竟还有另一只手,不至于生活上有太大的不便。”

“两只手一只一只的练,得需要多长时间?”

“嗯……练一只手大约需要五年,练成一只后再练另一只就再加五年,共大约十年。”

“十年?”路边儿想了想说:“十年太长了,五年的时间都已经够长了,即使我五年后真的练成了一只手,那时也未必有兴趣再练第二只手,趁着现在有兴趣练,还是两手同时练的比较好。而且只练一只手也没有两手同时练顺畅。”

“为师刚才已经说了,两手同时练是有风险的。疯和尚的两个徒弟都未练成,疯和尚还没搞清楚其中原因。”

“我练的时候多加留意就行了,如果发现有什么不对,立即停住不练,咱们采的这么多草药,其中有疗伤生肌的,有消炎消肿的,及时医治就好。想他那两个徒弟定是急功心切,手掌受了伤也没能及时医治,以为师父能练得成,自己也能练得成,才落得手残的下场。”

齐云沉吟了一会儿说道:“也许是这个原因。既然你执意要两手同练,自己谨慎行事吧。疯和尚将开始失败到最后成功的整个过程细细跟我讲过,我也对他的练功方法做过分析总结。这练功的器具不难找,难找的是药材,一定要采集齐全了方能开始,开始后每天练功后都要用药液洗手。药材的清单他也写给了我。咱们先做准备吧!”

于是师徒两人开始着手准备,四处采集草药。

两个月后,药材采备齐全。路边儿正式开始练习铁砂掌。

师父齐云先将半袋小米倒入铁锅之中,让路边儿用五指穿插小米。五根手指是手掌中最弱的部分,要从最弱的部分开始练起,练了手指再练掌心掌背。练的时候要扎下马步,并配合呼吸行气。扎马步路边儿很熟,他原本就每天都练习的,但呼吸行气就比较难,以前呼吸行气都是晚上打坐练气时做的,讲究身心两静,物我两忘。但在扎马步运动中行气还从未试过。每天大约在申时开始练习一个时辰,不能贪多,也不能偷懒。偷懒,广云并不担心,因为路边儿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从来没有偷过懒。他反而担心的是路边儿急功贪多,不可不注意。一个月之后,取来河滩的细砂还代替了最初的小米。从穿插细砂开始,每天练完功后都要用药水泡手,防止出现伤病等状况。三个月后,在铁锅下面架起柴火,将砂子烧得滚热练习,再半年后,改用齐云事先请铁匠做好的铁砂练习。

光阴如梭,一晃三年过去了。路过儿的铁砂掌大有长进,普通的刀剑已不能伤他手掌。也许是他的练功方法得当,也许是他的运气好,他的手掌一直没有出现过什么不适或异状,齐云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齐云告诉他,这种铁砂掌不是普通的外家硬气功,而是内外结合,体气双修的一种练功方法,并结合了在江湖中被称为神奇武功的热力气功。热力气功确实神奇,但路边儿从小在马戏班就见过,素手到滚烫的油锅中捞铁球,舌舔烧红的铁块,口吞燃烧的木炭。其实马戏班中会热力气功的人很少,据路边儿所知,只有三个人会表演,班主和另外两个厉害的人。而且也不是人人都可以学,他就见过有人想学而班主不肯教的情况,理由是这种功夫练起来太危险,又极难练成,一不小心就会伤残。而一旦发生伤残,班里就会少一位表演的人,而多一位吃闲饭的人。但奇怪的是班主却把运气的法门传给了当时只有五岁的他,让他偷偷练习,并再三叮嘱他:不要跟其他人讲,免得给他人带来祸事。若不是后来拜了齐云为师来到了这里,自己肯定会练这危险之极的功夫然后表演给别人看。至于班主为什么肯教自己,似乎只有两种可能:一,自己是捡来的孤儿,练残了也没人在意。二,班主有预知能力,看出自己能练成。不管怎样都无所谓了,儿时的记忆已经淡薄了,已经说不清楚是怎样的运气法门了。但这淡薄的记忆多少还是影响了路边儿,使他在练功时自觉不自觉地应合了热力气功的运气意境,弥补了齐云传授功法中的一点不足,也许这是他成功的原因之一,他自己也不清楚。

说到成功,其实还早着呢,只是告一段落而已。师父齐云告诉他,不必每天截铁砂了,隔三叉五地截一次就行,取而代之的是每天大力拍石板。要做到不仅锋刃不能伤,还要强力不能毁。

路边儿的童年生活,就是在每天的忙忙碌碌地度过的。练功、种菜、砍柴、采药,也学文识字、吟诗做画,偶尔弹琴下棋。相对于他这般年龄的孩童来说,不可谓不辛苦,不可谓不劳累,但没人跟他说这样是辛苦,他就不知道辛劳,没人跟他说这样是劳累,他就不觉得劳累。

山中的日子是枯燥的,但路边儿不知道枯燥为何物,反而很享受这样的生活。他希望与师父一起,把这样的日子永远继续下去……

但世间事,往往不能尽遂人意。

同类热门书
大奉打更人
大奉打更人
《大奉打更人》(第一卷)实体书已在天猫、当当、京东等全平台,以及各个实体书店发售。这个世界,有儒;有道;有佛;有妖;有术士。警校毕业的许七安幽幽醒来,发现自己身处牢狱之中,三日后流放边陲.....他起初的目的只是自保,顺便在这个没有人权的社会里当个富家翁悠闲度日。......多年后,许七安回首前尘,身后是早已逝去的敌人,以及累累白骨。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卖报小郎君 ·幻修 ·完结 ·381万字
9.0分
飞剑问道
飞剑问道
番茄继《吞噬星空》《莽荒纪》《雪鹰领主》后的第九本小说。————在这个世界,有狐仙、河神、水怪、大妖,也有求长生的修行者。修行者们,开法眼,可看妖魔鬼怪。炼一口飞剑,可千里杀敌。千里眼、顺风耳,更可探查四方。……秦府二公子‘秦云’,便是一位修行者……
我吃西红柿 ·古典 ·完结 ·200万字
7.6分
莽荒纪
莽荒纪
纪宁死后来到阴曹地府,经判官审前生判来世,投胎到了部族纪氏。这里,有夸父逐日……有后羿射金乌……更有为了逍遥长生,历三灾九劫,纵死无悔的无数修仙者…………纪宁也成为了一名修仙者,开始了他的修仙之路……
我吃西红柿 ·修真 ·完结 ·422万字
8.8分
诛仙
诛仙
这世间本是没有什么神仙的,但自太古以来,人类眼见周遭世界,诸般奇异之事,电闪雷鸣,狂风暴雨,又有天灾人祸,伤亡无数,哀鸿遍野,决非人力所能为,所能抵挡。遂以为九天之上,有诸般神灵,九幽之下,亦是阴魂归处,阎罗殿堂。于是神仙之说,流传于世。无数人类子民,诚心叩拜,向着自己臆想创造出的各种神明顶礼膜拜,祈福诉苦,香火鼎盛……方今之世,正道大昌,邪魔退避。中原大地山灵水秀,人气鼎盛,物产丰富,为正派诸家牢牢占据。其中尤以“青云门”、“天音寺”、和“焚香谷”为三大支柱,是为领袖。这个故事,便是从“青云门”开始的。
萧鼎 ·修真 ·完结 ·151万字
9.3分
最强神话帝皇
最强神话帝皇
本书又名《大秦天庭》。穿越成为被贬皇子,所幸老天没有让秦君绝望,激活神话系统!神话中一切角色都可以被召唤!齐天大圣孙悟空,一棍震山河!千里眼顺风耳,洞察世界!如来佛祖掌中佛国,无人能逃!在这神魔世界,誓要做最强的神皇!任我木鱼画梦阁:130956024;颜王殿(二群):620537157;任我笑神将盟(三群):737526498;(已满)大秦天庭(四群):744212089(已满)……天帝石殿(VIP群):468695854(需得五千粉丝值以上才能进)
任我笑 ·神话 ·完结 ·390万字
8.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