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58章)
我们都身处深渊,却又是彼此拼命抓住的那道光。
版权:红袖添香

第1章 她的金丝雀又想跑

五月的热风,从落地窗吹进阴暗的厅堂内,掀起一丝微光。

室内的气氛是压抑的,充斥着血腥味。

微光洒进来,将坐在不远处那道身影,亮起了一丝轮廓。

她身着素雅色的旗袍,温雅极美,长发随意的用一根木簪挽起。

静落针可闻的厅堂,有呼吸发颤的声音。

H地界的霸主,熔城容家掌权人,容胭。

“很脏。”

她此时正微低头,拿着手帕擦着手指,反复一直重复在擦拭的动作。

容胭一直知道自己有病,严重到无可救药。

她养了只很暴躁的金丝雀,她情绪不稳定的时候,就喜欢看一眼她的金丝雀,心情很快平复。

手上沾了血,令她感到厌恶。

身后有保镖重新将沾了消毒液白色干净的手帕递过来,以此同时,另一个保镖,将平板内监控着别墅内一间房间的画面,也递了过来。

“求容小姐放了我,我再也不敢了……”

颤巍巍的声音传过来,脚底下几步远的距离,跪了几个叛徒。

旁边倒下了一个,死不瞑目,赤目的红,令人心惊胆寒。

男人已经吓的不轻,说话都是哆嗦的。

容胭擦干净手指上沾到的血迹,眼神并未施舍过去一眼,眼中染上的戾色,也在看到视频中的身影后,淡了下去。

门外走进来一道修长冷戾的身影,男人长相俊美,他淡漠扫了眼地上的那几个叛徒:“都解决了,留着碍眼。”

有手下应声,立马将人带走了。

求饶声渐行渐远,直至四周寂静无声。

这处沾满了血腥味,容胭很不喜欢,她接过保镖递过来的平板,边走出了这间阴暗的大厅。

“阿胭。”

容胭走到门口的身影停住,眼带轻柔转过去。

“没事吧?”容见眼里一闪而过的担忧,轻抚了下她的发顶:“不要勉强自己,不喜欢做的事,让哥哥来。”

他说的是解决在H地界叛徒的事,几乎不留活口,他的阿胭厌恶肮脏的鲜血,一沾到,情绪会失控。

“我没事啊。”

容胭轻轻的笑,很柔和温雅:“哥哥别担心我。”

随后,目光回到了平板上。

容见余光瞥了过去,眸色幽暗。

“何苦……”

“什么?”

很小声的低喃,容胭听到低语声,目光询问看过来。

“没什么,注意身体,要静养,不宜情绪过怒。”他认真的叮嘱,容胭听了,一一应下。

见她没什么耐心的听,又很认真听的样子,容见忍不住一笑:“嫌哥哥啰嗦?”

容胭递了个眼神过去,显而易见。

“哥哥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那道身影远去,容见瞥了眼大厅内充斥着血腥味,他让人打扫干净。

容胭又去洗手了,她没再看平板监控上面的视频。

她待了几天,回了熔城,才知道自己的金丝雀又准备跑了。

武术馆内,容胭收了木剑,身后站了其他地界的霸主。

忌惮又畏惧眼前看起来温柔又温雅的女人,明明长了一张极美的脸,看上去无害,笑时都带着温和的气息。

可这样一张极美的脸下,他们看到的却是她极其残忍的一面,能笑着取了对方的命。

前一秒气息依然如此,可在下一刻她的保镖将平板递了过去,周周气息和温度都跟着下降了。

她看了一眼,扔下木剑,温雅纤细的身影,消失在几人视线内。

“容小姐,这……”

几位地界的世家掌权人,一头雾水看着人便走了,脸色难看,变化也很快。

容见在旁边,和手下过了几招,转头便看到容胭离去的身影。

他目光凉淡,吩咐旁边的手下:“去跟紧阿胭。”

手下应声,很快身影消失。

几个世家掌权人是因为家族生意,需要跟H地界合作,但没有容小姐允许,他们的合作是谈不了的,被甩下,纵使心里有怒火,只敢怒不敢言。

眼前的容二少,是西城的霸主,也是不可小觑的,何况还是容小姐的亲哥哥,他们只能将火气咽回了肚子里。

容见将木剑扔下,走到旁边的椅子落座,手下将杯水递了过来。

他慢条斯理轻呷了口:“各位有什么事,和我说也是一样,我家阿胭身体娇弱,不能劳累。”

敢把瞎话说成挑不出毛病的也是没谁的了,几位家主都是老圆滑,听的出这话中的敷衍之意来。

脸上旋即堆上虚假的笑意:“容二爷说笑了,容小姐身体向来好。”

虚与委蛇,容见懒的应付,也就是姿态矜贵优雅地品尝着手下刚泡好递过来的茶。

“这茶……”容见不太满意这茶的口味,一口后没有再接着的欲望:“比那云雾茶庄出来的茶还要差劲。”

茶杯递给了手下,他姿态傲慢地转眼过来,看向几位家主:“各位远道而来,招呼不周,还请不要介意。”

说的歉意话,姿态傲慢冷漠到极致,几人脸色微变,却也是敢怒不敢言往脸上推着笑意。

“容二爷这话说的就有些见外了……”

……

四周弥漫着绝望的气息,男人被锁在金丝笼里,四周是馥郁芳香红艳滴血的玫瑰花,笼子外的女人,目光温柔,又病态。

“阿阔乖乖的,不准逃哦~”

他愤红了眼,抓着笼子,双眸轻颤:“容胭,你到底要怎样才放了我?”

女人食指放在唇上:“嘘,不能放,你永远属于我的,哪里都不能去。”

他用力的捶打着笼子边缘,歇斯底里:“你放了我!你这个疯子!”

她看着他在笼子里挣扎,失控的模样,很轻很柔的笑了:“你想走,除非我死了。”

黑暗,无尽无止的黑暗,挣扎,血腥味,痛苦,他在往前跑,黑暗吞噬了他,将他淹没。

眼前一片光明,她一身的血,手轻颤地抬起,抚向他的脸:“我放过你了,阿阔,你自由了……”

他抱紧了她,无措,眼前一片猩红的血,染了红视线,他听到了自己颤抖的声音:“不要……”

“不要——”

房间四处一片狼藉,满地尖锐反光的玻璃碎片,很刺眼。

他从噩梦中醒了过来,门外保镖听到声音,冲了进来。

看到坐在床上,阴霾着神色的男人,有阴影遮住了一半的脸,叫人看不清情绪,保镖一怔,立马退出了房间。

盛阔轻扶着额头,捏了下眉心。

随后,手茫然地拭去眼角的一滴泪,有些怔然。

他竟然做了个梦,梦到她死了,他还哭了,可笑,他怎么会因为一个梦,而落泪。

神色染上阴郁,低嗤了声,起身,走到落地窗下。

看着窗外刺眼的阳光,觉得碍眼。

他一拳头暴力地砸在了玻璃窗上,瞬间裂开了像雪花的纹路,满地残渣的玻璃碎片。

手掌被割伤了,鲜血顺着蜿蜒流下,一滴一滴掉落在地。

修长挺拔的身影,背对着门口,周身气息阴郁又暴虐。

进门的佣人,倏然瞥见满地的血迹,吓的心脏一颤。

几乎是下一秒就惊恐垂下头,不敢发出一点动静。

“滚出去!”

被突如其来的怒吼声,吓的手拿不稳,食物掉在了地上,撒了一地。

佣人瑟瑟发抖,眼睛都不敢抬,声音轻颤:“盛少爷,您已经一天一夜没有进食了,手还划伤……”

“我让你滚出去没有听到吗?”那道身影,阴郁躁郁地将冰冷的视线转了过来。

气氛瞬间凝固,压抑,佣人垂着头,腿脚发软:“盛少爷,您受伤了,若是让大小姐知道,她会生气……”

她还没说完,暴躁凉薄的怒吼声再次响起:“滚!”

那句“大小姐”似让他厌恶提起,或听到,就满身尖刺的怒火。

“我……”佣人不敢抬眼看向前面,低声支吾,脚下突然扔过来一件重物,“嘭”碎裂成四分五裂。

吓的惊叫一声,来不及收拾地板上的残渣,她已经惊恐颤巍巍退出房间。

盛阔阴郁淡漠瞥了眼鲜血直流的右手,只低嗤一声,毫无在意。

他从落地窗走到床上坐下,血顺着他走路的步伐滴落。

森白的衬衣,沾了不少血,触目惊心。

他低眸,看着冰凉的地板,感觉不到手掌伤口的刺痛,只剩无边的麻木。

浑身躁郁的情绪不稳定,遂抬首,看到房间内摆满了各式各样天价古董花瓶。

他眼不见心不烦,全拿起来砸烂了。

守在门口的保镖,面无表情,毫无反应。

房间内很快安静了下来。

他单手烦躁地抓着头发,抬起阴郁的桃花眼,扫向了门口。

血迹从发梢滑落,瓷白脆弱感的肌肤,瞬间添加了几分诡异的妖冶。

视线透过指缝,阴沉沉又暴躁地看向了门口。

门是开着的,但他踏不出这个门一步。

“你……”

门外有动静,两个保镖突然倒地,便没了动静。

盛阔冷嗤,面无表情地看着。

片刻一道身影出现在视线内,女人满眼担忧,眼里的恐惧袭了上来。

她没有进门,而是语气急促道:“盛阔哥哥,快走!”

盛阔没动,只冷眼阴郁地看着她,薄唇轻抿,不发一语。

门口外的容襄心忐忑不已,目光四下扫去,她感觉自己此时的心跳,都快的异常。

等了片刻,没听到房间内的人有动静,她转头看向房间内,人不动如山坐在原地。

她急声催促:“盛阔哥哥,快走啊,等她回来,你想走都走不掉了!”

不止是盛阔走不了,她可能还会遭殃,她不想死,可是为了盛阔,她只能冒险来救走盛阔。

谁不知道占据熔城黑白两道,令人闻风丧胆的容胭,是个极致的疯子。

容胭是她堂姐,容家的掌权人,没有谁敢得罪她,甚至在她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

她更不敢直视那个疯子。

盛阔将手放下来,病态白的脸色,赤红的血迹在脸一侧,诡异妖冶成了唯一的色彩。

白色衬衫,松松垮垮解开了几颗扣子,黑色长裤,包裹着他修长的腿,配上俊美绝伦如谪仙的脸,那双好看到极致纯粹又干净的桃花眼,更令人着迷。

肤色略显病态白,常年不见阳光导致的,他光是坐在那里,用着凉薄陌生的视线看向自己,都是分外的令人窒息。

容襄看的呼吸一滞。

他太好看了,仿佛多看他一眼,心中便会有一股亵渎神灵的罪恶感。

而盛阔全身上下都透着股淡尘不染凡尘的气息,他和这个世界,以及周遭的环境,格格不入。

这样的金丝笼,不该囚禁他,他该身在光明,而不是黑暗。

可他却也是被容胭囚禁了整整三年,不见天日,每日都关在这间房间里。

三年前的一次见面,容襄对盛阔一见钟情。

那三年里,她无数次梦到他。

她也计划了三年,终于等到这天,将盛阔救走。

回神,骤然和盛阔的目光对上,容襄脸色变的绯红,她羞涩的垂下头。

盛阔眼里划过阴郁的气息,打量了半天门口的女人,他稍眯了下眼,说出来的话,让容襄当场难堪白了脸。

他说:“你是谁?”

这三个字,问的平淡,又冷漠,直直冷到了容襄的骨髓里。

她颤抖了下,瞳孔微缩地抬起头:“盛阔哥哥,你不记得我是谁?”

她一脸的错愕和难过,丝毫不掩。

盛阔对女人不感兴趣,尤其是这种娇娇滴滴又很装的女人,眼里满是冷嘲之意:“我应该记得你?”

容襄牵强的扯了下僵硬的嘴角,勉强若无其事的一笑:“盛阔哥哥,保镖已经被我打晕了,一时半会醒不来。”

“趁着时间来得及,你快跟我走。”

盛阔冷冷看着她,没有要动身的意思,倒不是他不想走,而是不敢轻易相信任何人。

他当然怕是容胭那个疯女人找来的人,故意演这么一出。

他要是能离开得了,就不会被囚禁在这座别墅整整三年了。

那个女人的势力遍布熔城,他插翅难逃。

除非离开这个星球了,不然就算逃到其他地方,不过是时间问题,他迟早会被抓回来。

方法不是没有试过,但结果都是失败的。

是以,他冷郁着神色坐在床上,不动分毫。

手掌的血迹,似在凝固,他动了一下手,伤口再次裂开。

容襄有片刻的难堪,又怕又慌的情绪攫住了她的心神,此刻也容不得她有多余的情绪,眼下的情景,就是让盛阔尽快离开。

别墅里遍布了容胭的视野,只要她想,很快就会发现别墅出了问题,盛阔逃跑,到时,她和盛阔,是真的插翅难飞了。

冷汗冒着,容襄朝着盛阔急道:“快走啊,盛阔哥哥!”

见他始终没动,容襄是真的急了,在门口踌躇了几秒,她一咬牙进了房间,绕开满地的古董和玻璃碎片,上前就拉住了盛阔。

“来不及耽误了,我们得赶快走……”

上前拉他的手,落了空,盛阔避开了。

他自个站了起来,挺拔修长的身躯,投下大半的阴影。

容襄看呆了几秒。

盛阔薄唇轻挑着抹笑意,是阴郁嘲讽的,他避开了容襄:“我自己走。”

他停顿了一秒,语调冷漠:“哦对了,我和你不熟,你比我老,那个恶心的称呼,不要让我再次听到。”

容襄脸色骤然变的苍白,瞳孔一颤,一抹难堪之色浮过。

指尖下意识掐紧了身侧的裙摆。

盛阔已经迈开步伐,走出了房间门,至于身后人是什么情绪,他根本没去关注。

关在这座郊区别墅三年,他一步都踏不出这个房间门超过十分钟,就能被发现。

所以这次,他步伐散漫又敷衍,兴许是失败多次了,根本就没奢望能逃得了。

容襄攥紧了指尖片刻后松开,紧跟在身后,抬眼看着眼前令她痴迷的身影。

不认识她不要紧,很快盛阔就能认识她了,到时候,他也是她的了。

脸色微微苍白的盛阔,瞥见倒在房间门口外的两个保镖,神色冷漠,轻哂。

脚步突然踉跄,他眉头紧蹙,受伤的右手下意识的捂住了腹部,脸色比先前的更加白。

眼前虚影一晃,他强忍着胃部不适,迈着步伐,往门外走去。

楼梯,客厅,偌大的别墅,冷清的毫无人气。

走的步伐略显艰难,还有一些距离,就能走出别墅了,阳光,是暖的。

接触到刺眼的阳光时,盛阔有片刻的不适,冷白带血的手遮挡住了刺眼的光。

作者还写过
全网都在等我和影帝离婚
全网都在等我和影帝离婚
[事业心脸盲症冷美飒女总裁+半个奶爸国民影帝]见到谢乘舟第一眼,向绾只觉得这个男人太秀气,长了跟小白脸似的,不符合她择偶标准。她只需要一颗优秀的种子,传宗接代就行。在三思索,觉得这小白脸符合她继承人基因的优点,长的好看,就答应了这门亲事。闪婚生子,完事,回归事业。隐婚的谢影帝就被冷落了,抱着儿子苦巴巴的奶娃,一边跑剧组,一边工作。冷美飒女总裁参加综艺节目,和隐婚的谢影帝碰上。向绾:“你很眼熟,我们见过吗?”谢影帝:“……我是你丈夫。”向绾:“有点像,太久没见了,一时没认出来,抱歉。”“……”这婚,跟没结一样,他独守空房,比他还事业心强的妻子,沉迷于工作无法自拔。两人频频能在综艺节目碰上,被全网CP粉强烈磕成一对。粉丝:爱了爱了,太配了!霸道女总裁,男版娇夫的国民影帝!女总裁被爆四年前隐婚,还有个三岁大的娃,粉丝哭了。粉丝:求女总裁离婚,跟影帝在一起!谢影帝吃味地把妻子揽怀里:“都要求我们离婚,你说该怎么办?”向绾:“离呗,我无所谓,工作最重要,你们两个都是拖油瓶,妨碍我赚钱。”谢影帝:“?”缩小版谢影帝:(。?ˇ?ˇ?。)?
桑厘 ·明星 ·完结 ·56.3万字
9.5分
黑化男主又在求负责
免费
黑化男主又在求负责
修仙界为了安宁,将她献给了黑化后的男主。就离谱,到底谁才是反派?男主抢人活干,还抢饭碗,实属不厚道!那就……做他夫人,压他一头!
桑厘 ·异世 ·完结 ·16.9万字
9.2分
影后今天还没官宣恋情
免费
影后今天还没官宣恋情
某日,新晋影后闻声声被爆出和厉氏太子爷的绯闻恋情。颁奖典礼上,记者采访问她和厉尽寒的关系。闻声声笑容得体:“我们没有关系,代言合作而已,我认识厉太太,和她关系很好,我们是朋友。”当晚,营销号爆出闻影后和太子爷当街暧昧的照片,一夜之间,闻影后人设崩塌,被黑粉骂上了热搜。黑粉:不要脸的三,滚出娱乐圈!被某人拥入怀的厉太太本人,看着网上的热搜,沉默了:我被我自己三了?某人一脸醋味:“厉太太,听说我们没有关系?你和我太太还是很好的朋友,我想知道,我的厉太太怎么解释,嗯?”“……”第二天,脸黑成锅,腰酸成菜的闻声声,在某人的注视下,拿自己的认证大号,发文官宣:我就是厉太太,别骂了。黑粉:我骂了个寂寞?粉丝:???我磕的CP磕不成了?太子爷:磕现成的。
桑厘 ·明星 ·连载 ·7.6万字
同类热门书
病态沉迷
病态沉迷
傅景行,身家千亿,高岭之花,被媒体戏称为壕圈颜值杠把子,行走的荷尔蒙。前半生顺风顺水,直到在26岁那年对年仅20岁的黎荆曼一见钟情。少女白裙黑发,眉目清冷,仰头远远地与他对视,礼貌微笑,他目光深深地看着她,回以一笑。那是她眼中的初遇,却是他欣喜若狂的重逢。他从未尝试过如此喜欢一个人,昼思夜想,只想把她据为己有。追求失败后,干脆用强硬而卑劣的手段,逼她嫁给了自己。婚礼前夜,她难得主动给他打一次电话。“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傅景行,你父母给你取这个名字,是希望你能成为一个品德高尚的人。”他听出她的讽刺,却仍旧好心情地勾起了唇角。“你尽管安心嫁给我,我会成为一个品德高尚的丈夫。”可他最终食言了,她用那双冷如海水般的眼睛,浇灭了他所有的耐心和期冀。“这婚不能白结,老婆,你得给我生个孩子。”“傅景行!你知不知道你有病!”“黎荆曼,假如爱你是我的心疾,那我早已无药可医。”又名《求偶失败后霸总他黑化了》~钓不到的钓系雅痞腹黑男vs清冷系貌美小仙女
又浪又慢 ·豪门 ·连载 ·25.9万字
9.3分
致命捕诱
致命捕诱
【1v1,双洁,双向救赎,全员恶人】【苏·优雅妩媚·油画师·暮烟vs商·疯批忠犬·鉴宝师·无恙】苏暮烟跟了四年的顾安叙出gui了。但他出于某种目的,无视她提出的分手,还对她威迫利诱。可花花世界迷人眼,谁又比谁更天真。顾安叙另寻新欢,自然也有人贪恋她的吻。某日,自以为苏暮烟还归自己所有的顾安叙,为了他的豪门利益,把她锁在墙角:“苏暮烟,既然你不想跟我了,那我重新给你谋个出路怎么样?”苏暮烟嫌弃的将他推开,摩挲着无名指上的钻戒,冷声道:“那你得问问我老公,答不答应。”渣男懵逼:“你什么时候……”“很早了,就在你出gui的三天后。”自尊受到打击的顾安叙,发疯的调查苏暮烟的新婚丈夫。第二日,金城那位俊如神邸、杀伐决断,人人闻之胆寒的神秘富豪商无恙,坐在一众大佬中最尊的位置,冷眼看他:“听说,你在找我?”
野狸七岁sin ·婚恋 ·连载 ·33.9万字
9.6分
诱他上瘾
诱他上瘾
【先婚后爱】傲娇爱装乖大小姐VS性感桀骜退役赛车手宋旎一眼看中了家里安排的相亲对象。她不喜欢烟味,可她喜欢谈峥抽完烟后身上的味道。她并不是手控,可她喜欢谈峥手背性感凸出的青筋。她爱惨了谈峥抽烟喝酒时那一副慵懒随意却性感到爆炸的样子。谈峥对她来说,总是有着一种莫名的吸引力。宋旎对闺蜜说:“他抽烟的样子真他妈的帅。”“有机会我一定要好好摸摸他的手。”谈峥手背凸起的青筋里流的是对她下了蛊的血。于是她用着那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时而在谈峥面前扮着乖巧,时而高傲得像带刺的野玫瑰。她擅长用那双稍微润点水就楚楚可怜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男人,表明自己的兴趣,却不明说。步步为营,请君入瓮。谈峥觉得这小姑娘是吃不得半点亏的高傲性子,可不娇弱,疼了也不吭声。他总是能识别出她在装乖,他也总是表现出直男性子,装作看不懂。可宋旎那一双眼着实勾人,偶尔便如她愿走进她步的圈套。到最后真真被她套牢,无法抽身。后来,谈峥说:“你他妈只要看着我,我就想把你摁在怀里。”宋旎想,能够把谈峥这样的男人给引诱到手,也不妄她装乖撒娇了。
肆媚 ·豪门 ·连载 ·37.3万字
9.7分
野性攻陷
野性攻陷
「京圈太子暴徒小疯狗vs温柔腹黑大魔王」艺术界新秀画家沈周懿,突然线上表白了。她@了一个没有任何个人简介的微博用户,高调示爱:「可以跟我接吻吗?」身为近期获得美术界世界级金奖的黑马画家。惊才艳艳之余,过人的美貌更是圈粉无数。可她却以惊人的言论登顶热搜第一。无数粉丝梦碎深夜。*而身为话题主人公裴谨行,在沈周懿眼里,不老实、不好泡、不服软、让人着迷又抓狂。别人的弟弟要么小奶狗,要么小狼狗。而他——小疯狗。总是用最懒淡颓痞的语气说着最欠最让人心火焚烧的话。——姐姐,你好会占便宜。——姐姐,你这么馋我?——姐姐,接吻可以给我算时薪么?沈周懿耐心耗尽,这个磨人的小疯狗爱嚯嚯谁嚯嚯谁去。她不泡了。再后来。她身陷囹圄时,曾经那懒淡颓狂的男人,却在法庭上大杀四方,为她清理一切障碍。傲慢的来到被告席,隔着桌子宛若情人的捏捏她的后颈,笑的颓唐又放肆:“姐姐,你怎么落魄的样子都……好正啊。”一众庭审傻眼:?沈周懿:……说他疯,真不亏他。这是该调情的时候?事实证明他就是这么个目无法纪的暴徒,无人能及左右,唯独她,他甘愿撕裂世间规则,成为她的信徒。「双大佬、非善男信女、前期男主伪装系」
匪弋 ·豪门 ·连载 ·85万字
9.7分
是他过分偏爱
是他过分偏爱
沈清妤谈了三年恋爱,可蒋南洲从未对外承认过他们的关系。她乖巧听话,不作不闹,任由蒋爷游戏人间。可到头来却换来一句:“和她,玩玩可以。结婚,不合适。”她心灰意冷,果断斩断情丝。失恋那晚,她深夜买醉,哭得一塌糊涂。傅辰拭去她的眼泪:“我对你那么好,就是让你为别的男人哭的吗?”后来,蒋南洲手持鲜花站在她家里门口求她回心转意。傅辰走了出来,一脸阴沉,将鲜花扔在地上:“这花和你的人一样,配不上我家清清。”**傅辰,气质儒雅,清隽矜贵,是温柔的化身,是所有女孩公认的男神。可偏偏把沈清妤放在心尖宠。只有沈清妤见过他的偏执与疯狂。直到某天,有人看见他紧紧牵着女孩的手,轻声哄着她:“清清,听话,跟我回家好不好?”从年少到白首,他将一生的偏爱给予她。
言小含 ·都市 ·连载 ·23.7万字
9.8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