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497章)
商领领在成年礼上送了自己一件生日礼物——一个金笼子。 然后她把心爱的男孩子放进了笼子里。 朋友说:我们女孩子要温柔。 于是她把笼子刷成了粉粉的颜色,又镶上了闪闪的钻石。 他问:“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 因为爱他,所以要折断他每一根不听话的硬骨。 她商领领是个怎样的人?所有人都会答:她是爱笑的小太阳,把温暖普照大地。 景召说:她是鬼节的月亮,会索命。 本书又名:看白切黑的小魔女如何扮乖 (ps:男主不弱,甜文,治愈系)
版权:潇湘书院

第1章 001:仙女归来

七月半,人间鬼节。

没有阴风凛凛,只有一轮玉盘似的月,被白日的雨气笼着,模糊了轮廓,还是很美,影影绰绰的美,如梦似幻的美。

鬼门开,百鬼未临,他来了。

哒、哒、哒、哒……

脚步声不疾不徐,笼子里的女人惊地坐起,瑟瑟发抖地往后缩。

屋里没有开灯,窗帘敞着一条缝,银白的月色漏进来,把薄薄一缕光洒下,落在冰凉的地板上,落在金色的锁链上。

咔哒。

门被推开,风一股脑灌进来,带着微热的潮气,还有他身上的、男士香水的味道。

走廊的强光照进了常年不见日头的房间里,地上的女人抬起手,挡住眼睛,手腕的锁链被扯动,发出刺耳的声响,她在指缝的微光里看他——她的丈夫。

他有一副很漂亮的皮囊,西装革履,风度翩翩。人皮下,是七月半的鬼。

“阿壤。”

阿壤是她母亲为她取的乳名。

他开了灯,紫色的琉璃灯下,金色的笼子折射出扎眼的光。她穿着黑色的礼裙,缩在笼子的角落里,目光惊惧,看他关上门,看他越走越近。

“想我了吗?”

他打开笼子,蹲下,抬起她惊慌失色的脸。

他说,我好爱你。

她让他滚。

别墅外面,有一棵年岁很大的梧桐树,树上乌鸦在叫,月亮在看,树下虫在鸣,蚁在爬。来来往往的人目不斜视,争奇斗艳的花开得肆意张狂。

不多久,屋里传来女人的哭声。

屋外走廊里,女孩穿着公主裙,六七岁大,头发披着,耳边别了闪闪发亮的钻石发卡,月色、走廊的灯、还有楼梯里的光交汇在一起,因为明亮各不相同,把地面分割成明明暗暗的光斑,女孩提着蕾丝的裙摆,在光斑上跳房子,裙摆坠满了各色宝石,红的、绿的、蓝的,把光晃了个透,一闪一闪。

过了好久,女孩跳累了,靠到墙边,用脚踢地上的地毯。

咔哒。

门又开了。

“领领。”

女孩抬起脸,一双瞳子透亮,她清脆地喊:“爸爸。”

男人走过来,把她抱起。

七月半,是她的生日,老一辈的人常说,鬼节出生的孩子会被百鬼诅咒。

她才不信,她会诅咒百鬼。

这时,月亮躲进了柔软的云朵里。

爸爸问小领领:“宝贝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要一个金笼子。”她挥舞着白嫩的胳膊,比划着笼子的大小,表情很是认真,跟爸爸说,“上面的钻石要超级大颗。”

爸爸问她要笼子做什么。

“要把小哥哥关起来,只和我一个人玩。”

看吧,百鬼诅咒不了她。

她叫商领领,是商家大魔头生的小魔女。

后来,魔女长大了。

*****十八年后*****

晚上十点,华兴殡仪馆。接尸车开进馆内,路过百米绿荫,把一盏盏老旧的路灯抛到车尾。停尸间在殡仪馆的最左边,接尸车驶过专用车道,停在停尸间门口,经过消毒水喷洒之后,车上下来两个人,都身穿西装,手臂上绑了黑纱。其中一人拉起后盖厢,另外一人走进停尸间,把不锈钢的运尸车推出来。两人对了一个眼色,一起上前,把包着黄色尸袋的尸体抬出来,放到运尸车上,推进停尸间的消毒区。

很快,值夜班的工作人员赶过来,四十多岁,是位女士,戴了口罩,头发盘得一丝不苟,身上穿着殡仪馆的工作制服,她和接尸的人低声交谈了两句,然后拉开裹尸袋的拉链。袋子里是肝病晚期的死者,脸色蜡黄,女人看了看裹尸袋上的牌子,核对完身份,然后推入防腐区。

防腐区的右边是冷冻区,再往右是遗体修复、化妆的整容区,都是独立的楼栋,由过道连通。

这个点,整容区还有人,大概半个小时之前,一位车祸死者被送来殡仪馆,家属要求做遗体修复。

小李是新来的实习生,这是他进馆以来第一次碰到需要修复整容的遗体,师父老裴特意让他来观摩,顺便学习技术。他巴巴地来了,老裴自己却没来,他感觉他被老裴坑了。

换好防护服后,他拖着千斤重的脚步进了遗体修复间,里面人不少,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

眼睛最漂亮那个他就不认识,有人叫她小商,也有人叫她领领。

“你就是新来的小李?”

她个子挺高,戴着口罩,只露出了饱满的额头和一双透亮的眼睛,眼尾有弧度小小的内双,是很灵秀有神的一双眼。

她声音甜甜的,有点软,好听得让小李都忘了发抖。

小李腼腆地点头。

她说:“你好呀。”

她一笑,眼睛弯了半弯,带着很要命的无辜感。

小李很紧张,结巴了一下:“你、你好。”

今天下午他还后悔学了殡仪这个专业,突然就释怀了。

只见商领领戴着乳胶手套,把尸体腹腔内的体液抽出来,然后拿起连接着装了福尔马林管子的大长针,往往生者的心脏注射防腐液,一整套动作下来一气呵成,她垂着眼皮,睫毛都没动一下。

注射到一半,她回头:“可以帮我拿一下工具箱吗?”

小李看见了她抽出来的体液,还有掀开棉布后的尸体。

他一下没忍住:“呕……”

他来之前,听师父老裴说,这位死者是交通事故的罹难者,面部被车轮严重破坏。

他才因为漂亮姑娘得到了短暂的释怀,现实就狠狠打了他一个巴掌。

“呕……”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接触到遗体整容这个行业。

他隔着口罩捂住嘴,把酸水咽回去。

商领领面不改色,没有停下手上的事,问他:“看不了吗?”

只是还没适应,小李摇头:“没、没有。”

她好像脾气很好,温声细语地说:“你可以先出去,等吐完了再进来。”

小李也不想留下来添麻烦,说了声抱歉,跑了出去。

外面没有椅子,他随便找了个推尸体的车子靠一下,这时,一瓶水递过来。

“给。”

是老冯,馆里的人都这么叫他,但老冯不老,就业不到两年。

小李接过水:“谢谢。”他拧开,喝了一口。

老冯拍了拍他的肩,拿出职场前辈的风范:“以后看多了就习惯了。”老冯已经见过世面了,很淡定,“这种程度的还算轻的,至少没有很重的味道。”

小李心不在焉,眼睛飘到了修复间:“她是这次修复的主负责人吗?”

“你说领领?”老冯嗯了声,语气不无佩服,“一般难度比较大的遗体整容都是她来做。”

他们都是馆里的遗体整容师,也有人称他们为入殓师,或者葬仪师,平时的工作都有分工,之前有家属闹过,不仅分工,还分男女,有的负责防腐,有的负责清洗,有的负责穿衣,还有负责化妆和修复的。

商领领主要做遗体修复,偶尔也化妆。

小李想到了老裴,五十多岁的老师傅了:“她看上去好年轻。”

老冯挑了个眉:“不止年轻,还漂亮呢。”

看得出来,即便她戴了口罩。

小李心想,她大概就是老裴招聘时跟他提过的“馆花”,他绝对不是因为馆花才来的,是因为对职业的热爱。

“呕……”

小李又想吐了。

整容区往右走,是守灵厅,现在不少家属会把灵堂设在殡仪馆,这样既能用冰棺保存,也能缅怀逝者。

今天是农历月中,圆月高挂。正逢十月金秋,晚上天凉,门口有个年轻的男孩子,卫衣帽子兜头戴着,他手里拿着手机,在和人通话。

“哥,你到了没?”

男孩顶多二十出头,脸很小,三庭五眼的,样貌比女孩子还标致,不过他烫了个羊毛卷的渣男头,稍稍把皮相里带的幼齿感压下去。

电话那头的声音有点哑,带着明显的倦意:“在找停车的地方。”

“停车场在业务大厅的前面,你停右边,左边是接尸车专用。”

接尸车……

刚从守灵厅探出头来的一大汉打了个抖,又缩回去了。

“在一楼,二号灵堂。”

男孩挂了电话,进去了。

约摸十来分钟,有人沐着夜色走进来,风尘仆仆,懒倦的模样。他手里拿着一把伞,黑色,长柄直杆的。

深咖色风衣里是白色帽衫,他环顾了一圈之后,走向咨询台。

“你好。”

声线低,音色沉,是一副好嗓子。

值夜班的工作人员在玩手机,闻声抬起头来。

“请问二号灵堂怎么走?”

工作人员这才看清对方的脸,那一瞬,被光晃了一下眼,她愣了一下神:“左、左边通道进去,右手边倒数第二间。”

她没很多词汇量,她只知道这个男人很迷人,五官明艳,浓烈又精致。

他说:“谢谢。”

话音明明有些随意散漫,却不乏礼貌和绅士。

来不及多看两眼,人已经走远了,值夜班的工作人员也精神了,拿起手机,给闺蜜发去午夜凶铃:“姐妹儿,刚刚有一个巨帅的帅哥来找我问路。”

闺蜜专业泼冷水:“姐妹儿醒醒,那是艳鬼。”

“……”

左边通道进去,右手边倒数第二间。

景召把伞放在门口,走进去:“爸,妈。”

原本昏昏欲睡的陆常安女士一个打挺,从椅子上站起来:“不是让你别来吗,大晚上的开车多危险。”

陆常安女士是位“小公举”,景召鲜少见她穿得这么素净。

往生者是位八十四岁的老人,是景召父亲景河东的远房表叔,老人家没有成家,景河东是个老好人,把丧事揽了下来,大半夜的携妻小来守灵。这会儿,景河东正在打盹,脑袋一摇一晃。

景召走上前,上了一柱香。

陆常安女士亲热地挽住大儿子,脸圆圆的,有点肉,一点都不显年龄:“晚饭吃了吗?”

“吃过了。”

陆常安一脚踢向旁边刷手机的二儿子:“杵着干嘛,还不去给你哥买宵夜。”

景见:“……”

明明景召才是捡来的。

景见抓了把头发,去买宵夜了。

陪父母坐了个把小时,景召就出去了,在走廊找了个位子坐下。他一个小时前刚下飞机,放下相机和行李就赶过来了,这会儿困意上来。

他合上眼,没一会儿,声控灯暗了。

殡仪馆为了尸体防腐和保存,冷气都开得很低,凉嗖嗖的。有人从远处走来,脚步声很轻,声控灯都没有亮,地上的影子修长纤细。

是女孩,穿着白色防护罩衣,走近后,脚步停下,她侧首,睫毛扇了扇,一双漆黑的瞳子望向坐在椅子上的景召。

她静静地站了一会儿,弯下腰,抬起一只手,手里有个打火机,蹭的一下,火光升起。蓝光幽幽,照着她一双极美的眼睛,还有他的脸——这一副她想剥下来珍藏的皮囊。

她伸出另一只手,绕过蓝光,朝向他的脸。

殡仪馆,守灵厅,秋日的凉风,蓝色火光,女人,还有远处似有若无的啼哭声……刚从一号灵堂出来的中年女人被吓了一个哆嗦,嘴皮发白、发抖:“鬼、鬼……”

打火机的火灭掉了。

商领领收回目光,转过头去,用指腹压着唇:“嘘。”她上前,摘了防护服的帽子,取下口罩,露出一张人畜无害的仙女脸,笑得很甜,“不是鬼哦,是仙女。”

魔女长大了,学了乖,变成了仙女。

她走后,椅子上的景召睁开了眼,眸中堆着墨色,难辨,难测。

****

景召,读音同照。

别怕哈,画风是很甜的,第二章就进入小甜文模式。殡仪馆的剧情很少,入殓师的内容只在剧情需要的时候写,也很少。这不是职场文,是谈情说爱的文,另外,虽然是女强文,但男主不是弱唧唧风格。

我回来了连载了,你们还在不?

作者还写过
他从地狱里来
他从地狱里来
出版书名:既见君子有严重的共情障碍、轻微的述情障碍,趋近于0度负面p型人格,与罪犯只差了一条道德线。这是心理医生对戎黎的诊断。有人见过他满手是血的样子,有人见过他在枪林弹雨里抽烟的样子,也有人见过他漠然冰冷地踩着残肢断臂从火光里走来的样子。这些人都说,戎黎是个恶魔。但只有徐檀兮见过他因为夜盲而跌跌撞撞的样子,见过他发起床气的样子,见过他落地成盒后踢桌子的样子,见过他趴在她肩上要她亲他的样子。他说:“杳杳,如果你喜欢,我可以把枕头下的刀扔了,窝在祥云镇收一辈子的快递。”他说:“杳杳,别逃,你不管管我,我会下地狱的。”他抓着她的手,按在胸口:“我这里面是黑的,已经烂透了,你还要不要?”徐檀兮是个大家闺秀,不会说情话,就写了一封信,塞在亲手绣的荷包里送给他:“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就这样,谁也治不了的戎六爷收了人姑娘绣的荷包,还让那从来没有碰过纹身器材的姑娘在他心口纹了字。避雷:不是多重人格文,是前世今生文
顾南西 ·豪门 ·完结 ·143万字
9.8分
暗黑系暖婚
暗黑系暖婚
出版书名:笙笙予你笙笙,笙笙……他总是这样唤她,温柔而缱绻。别人是怎么形容他的,一身明华,公子如玉,矜贵优雅。他有个温柔的名字,叫时瑾。他说:医不自医,我是病人。他说:笙笙,救救我。她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愿意陪他堕入地狱。他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愿意为她放下屠刀。备注:1v1双处,摇滚巨星和天才医生互宠。
顾南西 ·明星 ·完结 ·204万字
9.8分
爷是病娇得宠着
爷是病娇得宠着
父亲总是说,徐纺,你怎么不去死呢。因为她6号染色体排列异常,不会饿不会痛,还不会说话。萧轶博士却常说:徐纺,你是基因医学的传奇。因为她的视力与听力是正常人类的二十一倍,奔跑、弹跳、臂力是三十三倍,再生与自愈能力高达八十四倍。周边的人总是说:徐纺啊,她就是个怪物。她是双栖生物,能上天,能下水,咬合力不亚于老虎,体温只有二十度,生气时瞳孔会变红。只有江织说:阿纺,原来你吃了鸡蛋会醉啊,那我喂你吃鸡蛋好不好?你醉了就答应嫁给我行不行?江织是谁?他是帝都的第一病美人,三步一喘,五步一咳。都说,见过江织,世上再无美人。周徐纺只说:他是我的江美人。后来他们在一起了,周徐纺总是担心一件事:“我们以后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会健康吗?”江织缠着她:“什么样的都无所谓。”“我会不会生一颗蛋?”毕竟,她和鱼一样,能在水里呼吸,跟猴一样,能一蹿十米高,生个蛋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了。江织就会耐心地哄她:“我江织的种,就算是颗蛋,也是世上最金贵的蛋,阿纺,你尽管生,我给我们的蛋造个金窝,绫罗绸缎地孵着,让它做世上最幸福的富二蛋。”PS:互宠甜文,双洁。
顾南西 ·异能 ·完结 ·157万字
9.7分
同类热门书
他从地狱里来
他从地狱里来
出版书名:既见君子有严重的共情障碍、轻微的述情障碍,趋近于0度负面p型人格,与罪犯只差了一条道德线。这是心理医生对戎黎的诊断。有人见过他满手是血的样子,有人见过他在枪林弹雨里抽烟的样子,也有人见过他漠然冰冷地踩着残肢断臂从火光里走来的样子。这些人都说,戎黎是个恶魔。但只有徐檀兮见过他因为夜盲而跌跌撞撞的样子,见过他发起床气的样子,见过他落地成盒后踢桌子的样子,见过他趴在她肩上要她亲他的样子。他说:“杳杳,如果你喜欢,我可以把枕头下的刀扔了,窝在祥云镇收一辈子的快递。”他说:“杳杳,别逃,你不管管我,我会下地狱的。”他抓着她的手,按在胸口:“我这里面是黑的,已经烂透了,你还要不要?”徐檀兮是个大家闺秀,不会说情话,就写了一封信,塞在亲手绣的荷包里送给他:“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就这样,谁也治不了的戎六爷收了人姑娘绣的荷包,还让那从来没有碰过纹身器材的姑娘在他心口纹了字。避雷:不是多重人格文,是前世今生文
顾南西 ·豪门 ·完结 ·143万字
9.8分
野性攻陷
野性攻陷
「京圈太子暴徒小疯狗vs温柔腹黑大魔王」艺术界新秀画家沈周懿,突然线上表白了。她@了一个没有任何个人简介的微博用户,高调示爱:「可以跟我接吻吗?」身为近期获得美术界世界级金奖的黑马画家。惊才艳艳之余,过人的美貌更是圈粉无数。可她却以惊人的言论登顶热搜第一。无数粉丝梦碎深夜。*而身为话题主人公裴谨行,在沈周懿眼里,不老实、不好泡、不服软、让人着迷又抓狂。别人的弟弟要么小奶狗,要么小狼狗。而他——小疯狗。总是用最懒淡颓痞的语气说着最欠最让人心火焚烧的话。——姐姐,你好会占便宜。——姐姐,你这么馋我?——姐姐,接吻可以给我算时薪么?沈周懿耐心耗尽,这个磨人的小疯狗爱嚯嚯谁嚯嚯谁去。她不泡了。再后来。她身陷囹圄时,曾经那懒淡颓狂的男人,却在法庭上大杀四方,为她清理一切障碍。傲慢的来到被告席,隔着桌子宛若情人的捏捏她的后颈,笑的颓唐又放肆:“姐姐,你怎么落魄的样子都……好正啊。”一众庭审傻眼:?沈周懿:……说他疯,真不亏他。这是该调情的时候?事实证明他就是这么个目无法纪的暴徒,无人能及左右,唯独她,他甘愿撕裂世间规则,成为她的信徒。「双大佬、非善男信女、前期男主伪装系」
匪弋 ·豪门 ·连载 ·86万字
9.7分
叫我如何不心动
叫我如何不心动
宁家和井家是世交,宁苏意只比井迟大两个月。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其实称不上姐弟。但宁苏意日常逗井迟的时候,总是仗着自己比他早出生那么几十天,常常以姐姐自居,弟弟弟弟叫个不停。“弟弟,要吃蛋黄吗?我不吃。”“弟弟,还不找女朋友啊?”“弟弟,我发现你身上没有药味了……”(井迟小时候经常生病,身上有股很好闻的中草药味)井迟每每听到宁苏意的称呼都要气个半死,心道谁要当你弟弟啊,我想当的是你男朋友!……后来,两人在一起,井迟揽着宁苏意的小腰,在她耳畔低喃:“姐姐,你生气的样子好可爱。”宁苏意羞窘得不行,伸出手去死死捂住他的嘴,力气之大,仿佛要将他活活捂死:“闭嘴闭嘴闭嘴!不许再叫我姐姐!!听到没有?!”这人一叫她姐姐,她就该死的有种负罪感。井迟用无辜的眼神讨饶,却在她松开手之后,故态复萌:“不要。姐姐。”……井迟:我最幸福的事,就是能守护心上人慢慢长大。何其幸运,我见过她小时候哭鼻子的模样,也见过她长大后笑靥如花的样子。
三月棠墨 ·都市 ·完结 ·96.7万字
9.7分
夫人,傲娇傅爷今天不装病了
夫人,傲娇傅爷今天不装病了
【可咸可甜痴情的假白兔VS面冷心热有病的傲娇大佬】传闻Z国的高冷小仙女梁以橙嫁人了,对方居然是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大叔,还是个即将离开人世的病秧子。一夜之间,Z国所有的高富帅都不服了,哭着喊着要求梁以橙离婚,投入自己的怀抱。然而梁以橙不但不离婚,婚后还对那个病秧子百般呵护。病秧子傅瑾习告诉她:“我有病。”梁以橙回答:“我知道,我就是你的药。”傅瑾习继续道:“我不能给你未来。”梁以橙:“我就是你的未来。”傅瑾习急了:“你这个丫头怎么回事呢,赶也赶不走,骂也骂不走,你赖在我这里干嘛?”梁以橙笑着说:“因为我爱你。”*前世,他是那个杀伐决断,冷血无情的傅瑾习,却为了一个瞎子着了魔,殉了情。他为了这个瞎子寻遍世界名医,又为了她重修全世界的盲道。他说:不管她走到哪里,她脚下的路都是他为她而铺的。她眼瞎,看不清他的绝世容貌,却听见了他说‘我爱你’这一世,她是来还债的。*再后来,病秧子不装病了,他将某个娇弱的小女人按在吧台之上,托起她的下颚,眼神灼灼,声音低沉暗哑低低道:“既然招惹我了,就不许你再招惹别人。”
那一缕幸福 ·婚恋 ·完结 ·93.2万字
9.7分
他以温柔越界
他以温柔越界
(男二上位文,双洁,男主黑切黑,男二白切黑)北城皆知唐如锦恣情傲物,却在家中养了个娇气的病美人,一养就是八年。病美人辛甜五步一咳,十步一喘,十八岁进演艺圈,次年就成了当红花旦。后来同年颁奖典礼,他将美艳影后揽入怀中,辛甜当场掌掴后者,至此身败名裂。所有人都说辛甜恃宠而骄,无人知当天夜里她将一张卡扔在唐如锦面前,姿态疏离:“这是我这八年的抚养费。”后者捻着烟,隔着轻烟薄雾,眯眸冷笑:“很好。”*北城秦家家主秦时遇,曾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心胸外科教授。只是他常年与世隔绝,神秘至极。有传闻说:他冷淡寡言,性情暴戾,曾刺人上百刀血流不止,最终却判定轻伤。有传闻说:他温柔如明月,样貌倾倒众生,是世间难得的君子。辛甜身败名裂的19岁严冬,踏着冬日冷清月色,敲开了他的房门。春日如约到来之前,他要让他的蝴蝶,飞回他的身边…*很久以后,唐如锦在访谈现场拉住对自己熟视无睹的辛甜,眼眶猩红:“别闹了,你要玩死我吗?”后者笑容烂漫,是唐如锦从未听过的冷淡语气:“放手,我丈夫还在家等我。”而秦时遇走到她身侧,将外套披在她身上,笑意温隽:“甜甜,回家。”
傅五瑶 ·婚恋 ·完结 ·71.6万字
9.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