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10章)
她是将门孤女,亦是倾城佳人。 上一世,她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傻傻的替那人谋划大业,可到头来却是一杯毒酒入喉,家族亲信惨遭屠戮。 再次睁眼,她必定血债血偿。 后来,她遇见了他,她以为他温柔如月、不染世尘,却不想他与她一样,身上背负着不能开口的秘密。 顾卿华:“温檀年,你到底还瞒着我什么?” 温檀年面容清瘦苍白,他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拉住她的衣角,却是不语。
版权:潇湘书院

第1章 归去

忘川河中皆是血,奈何桥头往事尽。

彼岸花开一路,鲜艳的红在这无边的夜色之中显得格外的禁忌。

有一位女子在这桥边站了许久,她穿了一身红嫁衣,手持一把红伞,容貌比那盛开的彼岸花还要艳上三分。

奈何桥上的孟婆一勺一勺舀着孟婆汤,嘴里念念有词:“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前尘往事就随风,安心投胎去吧。”

桥上的孤魂或坚决或犹豫,最后都还是会喝下那一碗孟婆汤。

站在桥边的那个女子生的实在扎眼的很,路过的小鬼都会不自觉的多看她两眼,但却不敢靠近她,因为此女子身上的怨气极重。

今日奈何桥上的鬼魂走了许多了,可这位红衣女子却依旧站在这里,不曾动过半分。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渐渐安静了下来,静下来的地府到处都透露着阴森。

孟婆看向那红衣女子,终究还是开了口:“姑娘,前世的事情你就忘了吧,喝下这碗孟婆汤,下一世好好活。”

只见这位女子没有焦距的眼睛终于动了动,不知道是对孟婆说还是对自己说:“忘?我怎么能忘。”

声音是刺骨的寒冷和不甘。

孟婆在地府万年,看过无数的恩怨情仇,到头来只能感叹一句:人间最是薄情处。

孟婆走到这位红衣女子的跟前,把一碗孟婆汤放在了她的脚边,什么都没说,最后转身缓缓离去。

红衣女子低头看向那一碗孟婆汤,神情恍惚。

顾卿华本是镇国大将军顾廷的独女,父亲倾心于母亲一人,所以家中并没有妾室。

顾卿华一生下来便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父亲教她骑射,母亲教她诗文女红,将军府的儿女自是不会比别人差。

世人皆知大将军的女儿能文能武,而且还有一副绝佳的好相貌,这引来了很多世家公子的爱慕。

她本是世间的妙人,之后再寻得一好郎君,便可安然的度过一生。

可谁知变故来的太快。

在顾卿华十三岁的时候,父亲战死沙场,母亲因为太过悲痛随父亲而去了。

皇上因念及将军府的戎功,下了荫庇的诏书,护了将军府百年荣耀。

就在这之后,将军府的外戚赶来投奔她。

她的二叔顾烨虽是父亲的兄弟,但却不是祖母所生,只是一个没有名分的外室子。

但将军府没有赶人的道理,顾卿华二叔一家便堂而皇之地住在了将军府。

二叔带来了自己的正室庞氏和一个妾室,同时还有庞氏生的两个孩子。

顾卿华因为是将军府独女,没有兄弟姐妹,所以对两个表弟表妹倒是极好的。

可谁知她对这两个人这样好,最后这两个人还是害死自己的帮凶。

顾卿华自诩高明,可终究是看错了人。

当年秋池宴上的惊鸿一瞥,便误了她的一生。

当朝圣上昏庸无能,六位皇子为了皇位都蠢蠢欲动。

顾卿华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一步一步落入慕容萧的情网,甘愿为他谋划一切,努力助他坐上太子的位置,可到头来只是为了别人做嫁衣。

三年的谋划助他成就大业,可就在她满心欢喜嫁给他的那一天,她感受到了世间最大的恶。

那一日她穿着火红的嫁衣,在新房中等待着慕容萧。

然而……

等到的却是一杯毒酒入喉,全身是彻骨的疼痛。

以她的武功,明明可以逃走,可却被人暗中下了软筋散。

不知道过了多久,太子搂着自己的表妹顾燕喃走了进来,而顾燕喃身上赫然穿着大红色的嫁衣。

慕容萧蹲下去,挑起顾卿华的下巴:“可惜了,你这张脸倒长的挺美。对了,忘了告诉你,今日将军府便会易主,你父亲昔日的亲信今日在林中已全部被射杀,无人生还。”

顾卿华指甲陷进肉里,眼里充满了不可置信:“为何要如此对我?”

“从始至终,我对你只有利用,要不是为了将军府这百年的荣耀和可以帮我登上太子之位的权力,我也不会跟你演这三年的戏。”

顿了顿,慕容萧继续说:“你的老祖母好歹也是一品诰命夫人,我会让她好好先活着,以后嘛……你说街上行乞的活儿怎么样。”

祖母天生贵女,怎么能让人如此贱蹋:“慕容萧,你有什么冲我来,不要动我的祖母。”顾卿华目眦欲裂。

慕容萧不屑的嗤笑一声。

“姐姐,你还不知道吧,你的贴身丫鬟落莲的死根本就不是意外,恰巧那日她听到了我们的计划,我们又怎么会让她活着呢。”顾燕喃看着顾卿华高高在上道。

“畜牲,顾燕喃,我要杀了你。”顾卿华大喊道。

“萧哥哥,姐姐好可怕。”顾燕喃拍着胸口依在慕容萧的怀里“害怕”的说。

不过顾燕喃看着顾卿华失去了反抗之力,就在她面前蹲了下来:“你知道被饿狼撕咬的痛苦吗,落莲那丫头最后说的一句话居然不是求饶而是,”顾燕喃慢慢靠近顾卿华,在她耳边说“求你们放了我家小姐。”

可就在下一刻,顾卿华咬上了顾燕喃的耳朵,有着滔天的恨意。

“啊,啊……”顾燕喃发出一阵阵惨叫。

慕容萧重重的踹了顾卿华一脚:“毒妇。”

趁着最后一口气,顾卿华看着慕容萧突然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慕容萧,你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是踩着裙带关系上位,德不配位,哈哈哈。”

她的嘴角开始流出了血:“慕容萧,顾燕喃,如有来世,我一定会千倍百倍的还给你们。”

*

“你确定不喝孟婆汤不入轮回吗?”身后传来一个空灵的声音,打断了顾倾华的回忆。

顾卿华转过身,对面是一个穿着黑色官服的人,看来不是普通的小鬼。

“我不喝孟婆汤和不入轮回,与你有何干系?”顾卿华面无表情的说道。

“世人皆执着于过去,也罢,我倒是有一个法子送你回到过去。”对面的黑色官服缓缓开口。

顾卿华抬头看着他,眼里有着不可置信:“你为何要帮我?”

“还一份百年的恩情。”

“我要如何相信你?”

“其实你已经相信我了,不是吗,此逆天之法可送你回到过去,但重来一世你只有十年的时间,死后亦不可再入轮回,且生生世世为孤鬼游荡世间,你可愿意?”

顾卿华顿了顿,原来只有十年的时间,但……足够了,她突然笑了:“有何不愿意?”

“那好吧。”判官似是叹了一口气。

只见对面黑色官服拿出纸笔在纸上改判,之后金光跃然而出。

顾卿华觉得有些刺眼。

“以我之念,渡她归去,恶灵勿存,誓不轮回,起。”

顾卿华只觉得身子轻飘飘的,恍恍惚惚间,她好像看到了一抹身影,她看不清他的样貌,可是他说的话自己却听得很清晰:“你有着惊世之才,可却识人不清,最终害了自己,下一世,希望你有一双倾世明眸。”

他是谁?为什么会这样说?可来不及细想顾卿华已经没有了意识。

判官虚弱的倒在地上,艰难的站起身。

旁边传来孟婆的声音:“是何等的恩情让你使出了禁术。”

判官无谓地笑了笑:“不过是一些旧事。”

不一会儿判官又喃喃自语:“只是不知这是帮了她,还是害了她。”

孟婆缓缓开口:“世间的事自有其规律,你这样做可能要大祸临头。”

“孟婆,这世间之事我没有你看的透彻。”判官拾起地上的残纸放入怀中。

“也罢,你好自为之。”孟婆幽幽开口说着。

判官慢慢的走远了,直至化作一缕黑烟,消失不见。

同类热门书
纨绔王妃:病娇王爷狂宠妻
纨绔王妃:病娇王爷狂宠妻
贵为丞相之女,爱慕当今王爷,白雪灵却在大婚之日,满门被陷害抄斩。再次归来,她成为了一个下堂妇,一路斗渣男贱女,逆袭成功。可是硕大的家产,总有人觊觎。她再次碰到心爱的王爷,而这次,则是他求着与自己成亲……
一只小小可爱 ·宫斗 ·连载 ·99.3万字
重生之公子谋妻
重生之公子谋妻
时家有女,玉骨冰肌,端庄淑雅,是帝都第一名媛。时家有女,自出生便是太子妃,只待及笄礼成,择太子以完婚。于是坊间有言,得时家女,得天下。这天下间,唯有公子顾辞,三分妖气,七分雅致,担得起一句,公子如玉,世人皆以“公子”尊之。他说,本公子无意这天下,但她……受了我四年心头血,就凭他们,娶得起?
暖笑无殇 ·架空 ·连载 ·122万字
9.9分
重生后,我成了厂公的掌心娇宠
重生后,我成了厂公的掌心娇宠
【团宠+甜宠+双洁+1V1】上辈子,沈月璃被凤凰男哄骗私奔。被折磨至死时才知道,原来“心上人”只是拿她当做跳板,实际上早就跟她庶姐暗度陈仓,甚至一同谋划,将沈家弄得家破人亡。重生后,为了不再重蹈覆辙,沈月璃开始了抱大腿之旅。有大腿,不嫌多。但是抱着抱着,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瞧不起她的未婚夫非她不娶;凤凰男的顶头上司大反派想打下江山送给她;就连上辈子害死她的凤凰男也悔不当初求复合?被一众金大腿宠上天的沈月璃:你们谁?......沈月璃还是翻车了。她的最大的金大腿,大奸臣段爷发现了她的“鱼塘”。他捏着沈月璃的下巴,“原来我只是沈小姐养的一条鱼?”后来……沈月璃咬牙切齿地看着给自己揉腰的某奸臣。他不是太监么?!!
酥江挽风 ·宫斗 ·连载 ·25.8万字
9.2分
姑娘今生不行善
姑娘今生不行善
盛京人人都说沛国公府的姜莞被三殿下退婚之后变了个人,从前冠绝京华的闺秀典范突然成了人人谈之变色的小恶女,偏在二殿下面前扭捏作态,娇羞紧张。盛京百姓:懂了,故意气三殿下的。
春梦关情 ·宅斗 ·连载 ·60.1万字
重生后她被世子爷盯上了
重生后她被世子爷盯上了
前世,宁蔚中了继母圈套,让自己名声尽毁。嫁进威远侯府,与世子石景扬成亲七年,他们相处的日子不超过十日。面对夫君的冷落,她默默忍受,尽心歇力的将侯府打理好,却还是落得个溺死的下场!重生后,宁蔚无心再入侯门。她只想恩仇相报后,平平淡淡过一辈子。只是曾经高高在上,唯恐避她不及的世子爷转了性子,一次次与她不期而遇。***长廊上,宁蔚看着双手抱在胸前,倚靠着柱子看着她的世子爷,无声的叹了口气。男人见到宁蔚,眼前一亮,站直身来道:“阿蔚,好巧,咱们又见面了!”宁蔚环顾四周,巧?天下还有蹿到别人院里来与人说“巧”的?“世子爷,石、宁两家的婚约已经取消。”“那怎么行?婚约是长辈定的,做晚辈的,理当遵从,这是孝道。”宁蔚扯了下嘴角,说道:“也行,宁府有的是人想嫁给郞艳独绝的世子爷。”男人一把拉住宁蔚的胳膊,手上稍稍用力,将她压到柱子上,温声道:“阿蔚,你得认命,不管前世还是今生,也不管你有多少选择,最终,你只有我,也只能是我。”
禾木火每 ·架空 ·连载 ·64.9万字
9.9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