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487章)
精神科医生朱影,值班时打了个盹,谁曾想竟直接魂穿到了安史之乱后的唐朝。 不过为啥别人穿越都是甜甜玛丽苏,有个男主宠上天,到了她这就成了悬疑剧? 穿越第一天就摔下悬崖,还滚到了大理寺少卿楚莫怀里,卷入一场诡异的人皮面具案。 更可怕的是,这楚少卿竟然有着双重人格! 一时是冷面少卿楚问离,一时是他早已失踪的哥哥楚如归。 老天爷,她虽然是精神科医生,但老师也没教过她怎么和神经病谈恋爱啊! 说好的穿越就有男主宠呢?好吧,这些都算了。 朱影决定搞事业! 纵观整个大唐,有谁比她更能洞察人心? 一场惊心动魄的查案之旅,在藩镇割据的大唐从此展开。 梦中逐花影,醒时辨是非。 此生莫问离,视死亦如归。 本文为:悬疑+言情(架空文,拒考据)
版权:起点女生网

第1章 人皮面具(据说要放在标题才有用,求收藏求推荐求求你)

天空暗黑,大雨倾盆。

蜿蜒的山道上泥水飞溅,险象环生。

天幕下面层层叠叠的墨绿色山脉,林子里古树参天,猿声凄然。

山道旁一个狭小的山洞中,坐着三个身着劲装的男子。

火堆中哔啵作响,石壁上投下最近处那一人修长俊秀的侧影来。

“大人,这女子可有性命之忧?”一个侍卫装扮的年轻男子一边给火堆添柴,一边指了指旁边一个小草堆。

草堆上躺着一个瘦小的女子,穿着藕色衣裙,浑身湿透。

“只是睡着了,”一个玄色劲装的冷面男子,背靠着石壁,蹙眉看了一眼草堆上的女子,“你们在哪里发现她的?”

男子的声音如浸湿了雨水般幽暗清冷。

“就在山道旁的林子里,看似······是从山上摔下来的。”另一个侍卫从行囊里取出一个水囊,准备递给那玄衣男子。

“这么高的九川山,她滚落下来居然没死,真是命大!”方才那个生火的侍卫挥着手中的柴火棍,指着外边儿的高山峭壁。几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玄衣男子长眉微蹙,幽潭般的眸子映着火光,深不见底。

“大人,喝口水吧。”另一名侍卫将水囊递到他手里。

几人刚才淋了雨,虽然火烤干了衣服,也口干舌燥的。

玄衣男子接过水囊,起身走到草堆旁,扶着那昏睡的女子坐起身来。

“醒醒,喝点水!”

没想到他一叫,那女子居然真的半睁开眼来。

朱影记得,自己正在医院值班,晚上有些打瞌睡,就趴在桌上小睡了一会儿。

头昏脑胀之间,全身忽然一阵剧痛,像是坠崖一般全身都要滚散架了。

“嘶,疼!”她刚睁眼就吃痛地喊了一声。

“自己拿着喝点水吧。”

眼前一个长发男子,正拿着一个像热水袋的东西递给自己。

这该不会······是在演古装戏吧?

朱影犹豫着接过“热水袋”,结果发现是冷的,这是个···水囊?

刚才他好像是叫自己喝一口。

她的确渴了,便喝了一口。

“姑娘,你为何会在此处?”那玄衣男子长得挺好看,脸却阴沉得可怕。

一口水下肚,渐渐有些断断续续的记忆涌到头脑里来。

好家伙!

这不是演戏,她是真的穿越成唐朝人了!头脑里还带着原主的记忆呢。

“喂,大人问你话呢!”见她愣着不答话,那个生火的侍卫便挥着柴火棍冲上来吼道。

“驹九,不得无礼!”玄衣男子斥了一声,又转向她问道,“姑娘,你可还记得自己叫什么?”

“朱影。”

“家住在哪里?”

朱影平复了一下心情,凭着头脑中仅存的一些记忆残片回忆道,“沧州。”

“沧州?”玄衣男子的脸又更加阴沉了,“沧州离九川山千里之遥,你为何会在此地?”

“我的未婚夫婿住在九岭镇,”她忽然顿了一下,脑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涌上来,又有什么东西记不起来,“他是陆家家主,名叫陆云舟。”

“陈州陆家?”玄衣男子眼睛微眯,扬了扬眉道,“我们正好也要去九岭镇,待这大雨停歇,送你去陆家如何?”

朱影沉默,有些犹豫。

眼前的三人穿着劲装,还带着武器,若不是军·爷,想必也是官差。

这年头藩镇割据,鱼龙混杂,见到了军·爷也不知道是哪家藩镇的,还是绕开走最安全。

“怎么?你以为我们是匪人?这位是长安来的大理寺少卿楚莫,楚大人,还能骗你不成?”驹九气鼓鼓地将她手里的水囊一把抢走,“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朱影听了,连忙又好奇地看了那玄衣男子一眼。

此人约莫二十多岁年纪,面容俊朗清冷,长眉斜飞入鬓,目光淡如烟海,若不是头发半湿,下巴上又有些胡茬,超然得根本不像凡人。

“楚大人,刚才······是小女无礼了,多谢大人相救之恩。”她抬眼看了看山洞外,大雨潇潇,完全没有要停的迹象,“就依大人所言,待雨停后一同赶路吧。”

话虽如此,朱影可不打算坐以待毙。

她曾经是个精神科医生,十分善于精神分析。

刚才那个楚莫,讲话说半句藏半句的,心机深沉得近乎变·态,跟他在一起实在太过危险。

何况自己······真的是摔下山崖吗?

这三人深夜上山,本就十分可疑,还这么巧地救了自己,说不定他们就是害自己的歹人!再落到他们手里岂不是糟糕?

不如趁着几人熟睡,溜走了再做打算。

火堆刚刚熄灭,外面天色将亮,大雨暂歇。

她一夜未眠。

朱影从草堆上悄悄爬起来,小心翼翼地摸出了山洞去。

刚想沿着那条山道跑路,忽然想起身上没有盘缠。

初到唐朝,人生地不熟的,没钱可不行。

不远处停着一辆马车,那匹马还在晨雾里打盹儿。

应该是刚才那三人的马车。

朱影想了想,不如到马车上看看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顺便查查这几人的真实身份。

她轻手轻脚地爬上了马车,晨光微熹,马车里隐约可以看见东西。

车后方和两侧是个挺宽敞的坐榻,前方有个小小的桌案。

桌案上除了一个茶盅,空空如也。

她想了想,又伸手摸了摸坐榻下面,果然摸出来一个长方形的黑色漆木盒子。

这盒子光滑锃亮,还挺沉的,感觉是个宝贝。

朱影本想先拿走,路上再打开来看,无奈实在太沉,再说她也按捺不住兴奋的心情,决定当场就打开来一看究竟。

“啪嗒!”

黑色漆木盒盖缓缓开启。

她乍一眼没看清,就伸手拨了一下盒中之物。

一阵冰凉的触感。

朱影一屁股跌坐到马车地板上,魂都差点吓没了。

这······是一盒子的人皮面具,层层叠在一起,还泡在类似福尔马林的溶液里,略带腐臭和消毒水的熟悉气味,让她迅速想起在医学院的日子,错不了!

这盒子里起码有四五张人皮面具,就是四五条人命啊。那个楚莫果然是个变·态!

她刚收拾了心情,打算跑路,就听见一阵脚步声向着马车而来。

完犊子!

“别······别过来!”朱影大喊一声,缩在角落里。

正在掀车帘的楚莫显然是被她震住了,手撩着车帘停在半空中,半天没有落下来。

“你······看了那盒中之物?”玄衣男子不悦地瞥了她一眼,“那还有用,别弄坏了。”

“有什么用?!你······你是魔鬼吗?!”

朱影的脑海里浮现出楚莫男不男女不女地对着镜子画皮的模样,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大人,别跟她啰嗦,看我的!”驹九本来打算驾车,回头看见她和楚莫陷入僵持,便冲进了车厢里,打算武力解决问题。

朱影也不是好欺负的,她以前为了能扛起发病的男病人,练就了一手组合拳,力气大得惊人。

可惜眼下她刚穿来,这副身子经过了昨日一天一夜的消耗,明显已经虚弱无比。

几招过后,朱影终于体力不支。

驹九一个擒拿手,又从身后抽出一根绳子来,将她给反绑了,往车后座上一丢。

马车摇晃,窗外树影缓缓后移。

楚莫冷冷看了她一眼,“要解开吗?”

她苦着着一张脸,含泪使劲点点头。

驹九这家伙,使的一手好麻绳,她感觉手腕都要断了。

“你刚刚看到的,是证物。”楚莫耐心给她解开了手上的绳索,“我去九岭镇就是为了此事。”

三个月前,长安。

公堂之上,刑部侍郎张安正在审案。

张安年过五旬,面上已显老态,再加上这几天偶感风寒,精神就不怎么好。

幸亏他在这刑部工作了一辈子,一切都驾轻就熟,一般的案子有个半分精神就足够了。

这一日,他要审的只是一桩简单的媳妇谋害婆母,外加盗取家财案,案情并不复杂,犯妇也已招认。

张安想着尽快了结此案,就回后堂去休息。

谁知一桩简单的案子竟然出了意外。

作者还写过
摄政王的娇宠王妃醒来了
摄政王的娇宠王妃醒来了
昏睡十七年的摄政王妃赵霜醒了!王府里的莺莺燕燕们顿时炸开了锅,作妖的作妖,跑路的跑路。丰神俊朗的摄政王看着刚刚苏醒的美娇妻,咽了口口水,却不明白这人为何每日磨刀?赵霜朝着杨暄挤眉弄眼:“王爷,妾身看这后宅十分奢华气派,不知里面住了几位美人?”摄政王面露尴尬:“本王也没有数过,应该有十几人。你觉得多了?”赵霜讪讪然笑道:“妾身是觉得……这么多人,该有个图册才好。”摄政王这条金大腿,她可得好好抱住,小心伺候着!她若是想报前世被三昧真火烧毁容貌,又受噬魂虫蚀骨钻心之痛的血仇,还得靠他。杨暄后倾身子,警惕问道:“你做这图册想干什么?”“自然是给王爷翻牌子用。王爷今后只要打开图册看看,有图有简介……”赵霜狗腿地说着,却感觉周围气氛突变,“怎么,妾身说的不……不对?”杨暄一把将人拎入怀中,居高临下道,“本王跟你的帐还没算完,你倒是这么着急……想将本王推给别人?!”(1V1,双洁甜宠文)
意堂主 ·架空 ·连载 ·52.5万字
9.4分
古琴重生记
古琴重生记
(古言悬疑新书《夫君今天又变脸了》已发,求支持,收藏求票票)六朝古琴云深前一世被人用来当做杀人凶器,千年道行变成相府千金。这一世她要弃琴艺,当泼妇,找主人,杀仇人。古琴云深发现自己穿越了,前一世的主人被人害死,却留下一个执念——要给狗男人生孩子!恩,它未必会报,仇,倒是可以考虑。尤其是那一对暴殄天物的狗男女,居然用六朝古琴的琴身去杀人!千年古琴一朝踏入轮回,才知做琴容易做人难。成天的相亲琴会都够她愁的了。云深灵机一动,有什么不满都发泄到狗男人身上不就行了!韩望真:谢云深····我没惹你!云深:姐就看你不顺眼!韩望真:我错了还不行吗?云深:说哪错了?韩望真:我是真不知道啊···
意堂主 ·小说 ·完结 ·24.3万字
9.9分
柳家表妹
免费
柳家表妹
(古言+悬疑新书《夫君今天又变脸了》已发,求收藏求票票)她本是太守府嫡女,一个庶妹到来,却将她家搅得鸡犬不宁,还看上了她的未婚夫婿。幸而母亲离世前将她送到长安王家教养,她从幼稚的女孩成长为武功高手,更遇见了生命中的那个人。她懵懂又搞怪,他腹黑又深情。没有穿越,没有系统。轻松易读言情文。
意堂主 ·宫斗 ·完结 ·9.6万字
同类热门书
我在大理寺捉妖那些年
我在大理寺捉妖那些年
都说京城,居大不易。前往长安的道一,路上遇风雨,临机起卦,观之,乐之,“出行遇贵人,大吉大利呀。”道一与师父在线双忽悠,想要去京城混日子,顺便为九宵观寻香客,遇见了行走的“百妖谱”的故事。当然,混日子是不可能混日子的。从去长安路上烧烤了一只八爪鱼开始,道一就在捉妖的路上越走越远——神棍女主:小郎君,你这心愿成本有点儿大呀!芝麻男主:妖怪都是你引来的,你当然得保护我不被吃呀!众人:无耻!万年光棍:大师,请帮忙算一卦,我能娶多少个小娘子?众人:呵呵———(本书涉及:山医命相卜)
荷樵 ·奇妙 ·连载 ·84.6万字
7.5分
老公,你在山海经第几页?
老公,你在山海经第几页?
无意中惹了昆仑山的黄大仙之后,我的人生一地鸡毛。父亲疯了,母亲死了,我撞邪了。认银杏为妈,嫁太岁为夫,这样的人生很扯淡。当我想要打破一切封建迷信,成为讲科学讲礼貌的好青年时,我开始控制不住的茹毛饮血。俗话说‘嫁前靠父母嫁后靠老公’,所以我只能抱紧那个装着老公的坛子。可当太岁老公的原形照进现实,我还是忍不住瑟瑟发抖。老公,你到底在山海经第几页?
初五时分 ·探险 ·连载 ·43.3万字
9.7分
锦衣玉令
锦衣玉令
【双强互宠+锦衣探案+热血悬疑】时雍上辈子为了男人肝脑涂地,最后得了个“女魔头”的恶名惨死诏狱,这才明白穿越必有爱情是个笑话。重生到阿拾身上,她决定做个平平无奇的女差役混吃等死。可从此以后,锦衣卫大都督靠她续命。东厂大太监叫她姑姑。太子爷是她看着长大的。一桩桩诡案奇案逼她出手。这该死的人设,到底是玛丽苏,还是修罗场?————【深藏不露女魔头VS高贵冷艳活阎王】【一个掌尽天下权,一个醉卧美人膝,边谈恋爱边解谜,边看江山边说案,强强对决、强强联手。】————【小剧场】时雍露胳膊露小脚丫,人说:不守妇道!时雍当街扒地痞衣服,人说:不知廉耻!时雍把床摇得嘎吱响,人说:不堪入耳!时雍能文能武能破案,人说:不伦不类!某人想:既然阻止不了她兴风作浪,不如留在身边为己所用。用过之后,某人开始头痛。“你怎么越发胡作非为?”“你惯的。”“唉,你就仗着本座喜欢你。”……(架空一对一,千万别考据)(群:36138976)
姒锦 ·推理 ·完结 ·279万字
9.5分
非正式探险笔记
非正式探险笔记
我死了很久,但我还活着,嗯……至少有一部分活着。老实说我不太喜欢那些盗墓者给我取的外号,不过我是个愿意接受新鲜事物的人。所以没错,我就是盗墓者们谈之色变的粽子,一个自认只是得了怪病,期待早康复的‘病人’。我患上了名为‘长生’的怪病,并伴有记忆力丧失等症状。PS.我被困在墓里出不去了,谁能带我出去?在线等,挺急的。
药到命无 ·探险 ·完结 ·284万字
9.6分
邪骨噬灵
邪骨噬灵
【架空+邪骨阴阳系列文】云缨禾,一个和别人不太一样的孩子。从生下来便不知父母的去向,被人称之为怪物,躲之不及。云老太见她有缘收养了她,这孩子有一身怨骨,教导好了是大善,教导不好便是灾难。她始终坚信前世因,今世果,每一个相识的机缘都蕴藏着一份渡你一程的缘分。云锁深山行人少,古洞修真彻夜寒。清泉缭绕伴仙客,香烟腾腾吐真言。-殿宇庙堂,云烟缭绕。伴随它升起的还有虔诚的祈祷。-——云缨禾
小鬼七 ·惊悚 ·完结 ·78万字
9.7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