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429章)
云城顶级财阀陆氏,千娇万宠着长大的小公主。 十七岁时看上一个人,为了跟他在一起,众叛亲离。 ——最后,死在他手里。 重生后。 陆听酒一手覆了娱乐圈,昔日当红一线男星,从神坛坠落,身败名裂。 流言四起时。 霍氏集团掌权者出言警告: 伤她者,百倍偿还。 消息一出,炸了全网。 传闻他背景神秘,清冷矜贵,不近人情,行踪更是不定。 却无人知。 神秘北洲大陆,第一世家太子爷。 为一人,守在一座城。 只为等她回头,看他一眼。 时时刻刻都病态般的,想把人禁锢在怀里的偏执大佬,“酒酒,再敢丢下我……我拉你一起入地狱!” 你的所有,都融在了我的骨血里。 三位宠妹狂魔怒斥,“敢带她走,你试试!” 大佬兄弟团,“来?” 陆听酒,“?”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他要他的女孩,永远耀眼,光芒万丈

“酒酒,喝下它。”

沈洲熟悉而温和的音在耳旁落下。

陆听酒看着冷战了好几天的男人,终于愿意跟她说话了。

心下微微一松,“阿洲,你不生我气了吗?”

陆听酒长相极美。

漂亮娇小的脸蛋肤白如雪,第一眼看过去便令人惊艳。

尤其是一双精致的眼睛干干净净,像是漫画里被人捧在心尖不染尘世的小公主。

沈洲漆黑的眼底掠过一丝难辨的暗光,温和的语调不变:

“酒酒,你不是说你喜欢我,可以为我做任何事吗?”

“那就喝下它。”

陆听酒微微低头。

将视线从他脸上移到他手中的杯子上,轻声的问,“阿洲……这是什么?”

“酒酒……”

“沈洲!”

“你跟她废话什么,直接给她灌下去!”

另一道熟悉的女声蓦然在房间内响起。

陆听酒看着突然出现在房间内的女人,清澈的眼眸瞬间睁大,眸底布满了不可置信。

“阿洲!”

陆听酒蓦然转过头,看向脸上表情没有丝毫意外的男人。

瞬间冷怒道,“你答应过我大哥不再见她的!不见她的!”

“阿洲,你答应过的!”

“不可以言而无信的……不可以的不能说话不算数的,你要给我一个解释……”

沈洲看着第一次对他满眼怒意的陆听酒,一时微微怔住。

反倒是虞明烟开口了,得意的语调里掩不住的嘲弄,“啧啧~”

“还真是被所有人捧在心尖的小公主啊……”

“单纯天真得可怜!”

虞明烟慢慢的走了过去。

她弯下腰,伸手擒住陆听酒白皙的下颌。

下一秒,蓦然用力,“直到现在,你还不清楚吗?”

虞明烟眼底一闪而过的恨意,语调生冷,“若不是陆家的权势,你以为他会看你一眼?”

陆听酒根本不信她的话。

她视线偏移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沈洲,“权势吗?”

“可是,阿……沈、沈洲,”陆听酒被死死的扼制住了下颌,擒在虞明烟手腕的双手渐渐失了力道。她艰难的出声,“陆氏的大部分股份我已经转到你名下了。”

“……还……还不够吗?”

不知道陆听酒的哪个词蓦然激怒了沈洲。

他大步朝她走去。

推开虞明烟。

沈洲宽大的手掌突然覆上陆听酒细白的脖颈,泛白的骨节用力收紧。

鹰隼般的目光像是淬了毒,裹着彻骨的寒毫不犹豫的刺向几近窒息的女孩。

沈洲语调生冷,“酒酒,你该不会以为我要的就只是这些吧?”

陆听酒的喉咙被他的手掌掐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放……放开……放开我……”

陆听酒双手用力的捶打他,也不能让沈洲手上松一分力。

虞明烟见状,也同时按住了她。

把桌上一直放着的杯子递到她的嘴边,诱哄的语调却透着森冷,“酒酒啊,很痛苦是吗?”

“喝下它就不痛苦了……”

沈洲眼神一冷,眼底是再也不用掩藏的狠意。

掐住陆听酒喉咙的一只手,改为强行的擒住陆听酒的下颌,强迫她张嘴,“给她灌下去!”

虞明烟蓦然发狠,把杯子里的液体全部强硬的给陆听酒灌了下去。

“十一年前你就该喝下的!”虞明烟眼神狠厉阴鸷,“过了这么多年也不晚!”

不过几秒,虞明烟突然松手。

“咳咳……咳咳……”

陆听酒整个人失了力气,顺着椅子滑落到地上,弯着身体止不住的低咳。

喉间一股腥甜突然涌上来,压制不住,陆听酒一张口就喷了出来。

陆听酒像是终于察觉到什么。

缓缓低头,视线落在地毯那一摊鲜红上……

整个人身体蓦然一僵。

同时。

沈洲看到后,脸色瞬间大变。

他猛然偏头看向一旁神情无异的虞明烟,生冷的语调落下,“你把药换掉了!”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虞明烟整个人立在原地,眉眼间神色不变,唇畔牵起袅袅的笑意,“……那又怎样?”

“我们不是说好,只要她精神错乱变成一个傻子,就拿她威胁霍庭墨转让霍氏集团股份!”

“你是不是不想活了!要了陆听酒的命,我们拿什么要挟霍庭墨?!”

沈洲满脸烦躁,朝虞明烟低吼道。

“放心,查不出来的。加了一点东西,查出来最多是酒精中毒。”

“现在已经给她灌下去了,她必死无疑。到了这步,你觉得霍庭墨会放过我们?”

“而且,沈洲,”虞明烟语气讥讽,“别告诉我,从一开始就想要毁掉她的人不是你?”

沈洲神情一怔,看着口中还在不断涌出鲜血的陆听酒。

转念之间,低咒了一声。

想到那个男人的狠厉,沈洲心底蓦然生惧。

上前几步,沈洲想把还在不断低咳的陆听酒抱起来。

先逼她写下一封,转赠她名下所有财产给他的遗书再说——

砰——

别墅的门从外面突然被闯开。

一身寒冽气息的男人大步走了进来。

尤其是在看到陆听酒倒在地上的那一瞬间。

霍庭墨黑不透光的眼底,瞬间掀起寒涌。

周身气息在刹那间降至最低点。

男人狠厉的一脚踹开了沈洲。

沈洲整个人被踹飞在墙上,后又狠狠的被反弹在地。

当场受不住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跟在霍庭墨身后的一大片黑衣保镖没等沈洲反应过来,就直接把他按在了原地。

动弹不得。

同时,虞明烟也被人扼制住。

面容冷峻的霍庭墨大步走到陆听酒身边。

缓缓蹲下,小心翼翼而隐着颤意的把她抱进怀里。

男人低沉沙哑的音,叫出那个不被她允许的称呼,“酒酒……”

“我来接你回家了。”

霍庭墨的手掌轻轻覆上怀里女孩白皙的脸蛋,手指一点点的抚去她唇角的血迹。

低哑的嗓音里忍不住的颤意,“说好的三年之约,你不能不守信。”

他这么多年才等来的一次机会,她怎么能够失信……

面容始终冷峻的霍庭墨,森寒冷冽的气息袭布全身。

他小心翼翼的抱起愈发虚弱的陆听酒,就要带她离开。

然而——

怀中的女孩却轻扯了一下他的衣角。

霍庭墨整个身体微僵,停下脚步,低头看去。

男人整个下颌线条无声的绷紧,艰涩的两个字从他口中溢出,“……酒酒?”

陆听酒无力的抬了抬眼,眼前模糊一片。

她有点看不清晰男人的面容。

陆听酒泛红的眼角,不断的渗出了大滴大滴的泪。

她用仅剩的力气抓住了男人的衣角。

虚弱的气音从陆听酒被鲜血染红了的唇瓣中,断断续续的溢出,“沈…沈洲…他说过…他爱我的……”

“他骗我……骗我……”

霍庭墨在那瞬间窒息了几秒。

心脏处像是猛然被带有倒刺的刀狠狠的插进去,在拔出之时,又突然被无数根针死死的封住。

细细密密的疼得透不过气。

可霍庭墨还是低下头,漆黑的瞳孔里掩不住的疼惜,“酒酒,那你亲自来惩罚他,好不好?”

霍庭墨低哑得不成样子的嗓音里,渗着一股深深的惧意和祈求。

同时他抱着她的手,前所未有的紧。

他怕她就这样离开。

……

霍庭墨还是没能等到女孩的回应。

一如从前的许多年。

陆听酒下葬的那天。

原本是她最不喜欢的天气。

大雪。

霍庭墨为她遮了云雾,天空晴朗万里。

就好像是陆听酒耀眼的人生中,从未有过阴霾。

霍庭墨用最盛大的婚礼,将还没来得及爱他的女孩带回了家。

全城红妆,烟火满天。

他要他的女孩,永远耀眼,光芒万丈。

婚礼的最后。

一身黑色西装的霍庭墨看着碑石上印入骨髓深处的遗容,深暗的瞳孔里布满灰寂,透不进一丝光,“酒酒……我动了他,你会不会生气?”

说完之后,霍庭墨沉寂的瞳孔掠过一抹自嘲,“应该会的。”

“你……你那样爱他。”

“不过,酒酒,”霍庭墨从喉骨深处溢出低哑而宠溺的声音,“这次我们就不原谅他了,好不好?”

身后的夜空烟火满天。

碑石上女孩的笑容,异常明艳。

霍庭墨的目光落在照片上,恨不得将上面的女孩融入骨髓。

“酒酒,我们结婚了。”

“今天是我们的婚礼。”

安静而盛大,万人祝贺。

霍庭墨小心翼翼的从怀里取出一本结婚证。

削瘦用力到泛白的指骨,裹着颤意不舍却轻轻的将结婚证放在她的墓前。

霍庭墨猩红着眼,跪在女孩的墓碑前,低沉喑哑的嗓音模糊得不成样子:

“霍太太,新婚快乐。”

那是霍庭墨生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同类热门书
秦爷怀里的真千金又美又撩
秦爷怀里的真千金又美又撩
【团宠+双马甲+双洁+男女主互撩】初次见面,她闯进他的房间,撞上刚出浴的他,淡定的顶着他危险的目光,放肆的调戏:“帅哥,身材不错啊~”第二次见面,在盛大的宴会上,她明艳张扬,前脚虐完人,后脚就凑到他身边,又乖又软的问:“听说我是你挡箭牌女友,那哥哥能帮我这个工具人一个忙呗~”从此,秦爷家里多了一个作天作地的小妖精,每天在他心尖上撩火。众人都说,安家的真千金处处比不上假千金,是从乡下长大的土老帽,连假千金的头发丝都比不上。结果,连同假千金,全被强势打脸,被虐的心肝脾肺,哪哪都疼。众人又说,真千金就算比假千金强,那也是一个没权没势,爹不疼娘不爱的弃女,根本配不上秦爷。殊不知幡然醒悟的爹妈,还有四个哥哥每天都在低声下气的求真千金回家。直到某一天,真千金宣布,她要退隐江湖,回家相夫教子了。顿时,无数站在世界顶端的大佬哭嚎着,求她留下来……【又野又狂美又飒小妖精VS禁欲护短超能撩大总裁】
君安安 ·豪门 ·连载 ·104万字
9.5分
全网都在等傅爷谈恋爱
全网都在等傅爷谈恋爱
惊天大料:顾家的废柴千金顾清宁不哑了,智商还上线了。听说顾清宁跳级考试成绩满分,大家冷笑,“肯定是作弊了。”宁姐不气,拒绝了其他顶尖大学抛来的橄榄枝,拿着A大的保送名额稳坐学神宝座。听说顾清宁要建势力,大家又笑,“废柴能建势力,男人都能生孩子了。”宁姐不恼,闷声搞事业,默默发大财,身披马甲虐渣渣。听说顾清宁谈恋爱了,大家再笑,“哪个男人瞎了眼会喜欢上她那个女魔头。”当天,京圈最神秘的太子爷发微博官宣了。——傅太太,晚上想吃什么?@顾清宁全城沸腾,原来眼瞎心盲的是他们。从此,傅爷和宁姐强强联合,在屠狗的道路上一去不回头。……“爷,夫人把罗尔斯家族的继承人给揍了。”傅君承,“多派几个人帮着揍,别累着她。”“爷,夫人又和我们抢生意了。”傅君承,“谁让你们和她抢了,把计划案给她送过去。”“爷,您母亲说夫人好像是怀孕了。”“砰——”摔门声响起,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早已不见踪影。
薄荷凉夏 ·豪门 ·完结 ·154万字
9.6分
他以温柔越界
他以温柔越界
(男二上位文,双洁,男主黑切黑,男二白切黑)北城皆知唐如锦恣情傲物,却在家中养了个娇气的病美人,一养就是八年。病美人辛甜五步一咳,十步一喘,十八岁进演艺圈,次年就成了当红花旦。后来同年颁奖典礼,他将美艳影后揽入怀中,辛甜当场掌掴后者,至此身败名裂。所有人都说辛甜恃宠而骄,无人知当天夜里她将一张卡扔在唐如锦面前,姿态疏离:“这是我这八年的抚养费。”后者捻着烟,隔着轻烟薄雾,眯眸冷笑:“很好。”*北城秦家家主秦时遇,曾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心胸外科教授。只是他常年与世隔绝,神秘至极。有传闻说:他冷淡寡言,性情暴戾,曾刺人上百刀血流不止,最终却判定轻伤。有传闻说:他温柔如明月,样貌倾倒众生,是世间难得的君子。辛甜身败名裂的19岁严冬,踏着冬日冷清月色,敲开了他的房门。春日如约到来之前,他要让他的蝴蝶,飞回他的身边…*很久以后,唐如锦在访谈现场拉住对自己熟视无睹的辛甜,眼眶猩红:“别闹了,你要玩死我吗?”后者笑容烂漫,是唐如锦从未听过的冷淡语气:“放手,我丈夫还在家等我。”而秦时遇走到她身侧,将外套披在她身上,笑意温隽:“甜甜,回家。”
傅五瑶 ·婚恋 ·完结 ·71.6万字
9.6分
宠婚入骨
宠婚入骨
许家多年前送去乡下养病的女儿许呦呦回来了,回来履行与林家的婚约。婚礼当天,新郎却逃婚去找白月光。众人:哇哦……【吃瓜表情】许呦呦:哦豁。下一秒,白皙细软的小手攥住男人的衣袖,甜糯糯的语调:“墨先生,您可以娶我吗?”……墨深白商业巨擘清心寡欲,神秘低调,在波云诡谲的商场叱咤十年,无一家报刊杂志敢刊登他的一张照片,也没有一个异性能让他多看一眼。所有人都说墨深白娶许呦呦一定是协议婚姻,一年后绝对离婚。许呦呦津津有味的吃着自己的瓜,只是吃着吃着就发现好像不对劲啊。逛街购物不需要买单,吃饭不用点餐,不管走到哪里大家热情跟她打招呼:墨太太好。后来墨深白的白月光回来了,前未婚夫深情表白:“呦呦,只有我是真的爱你,回我身边,我不嫌弃你。”许呦呦还没来得及回答被男人霸道的揽入怀中,低音性感撩人:“宝贝,你没告诉他,这里有了我们爱的结晶。”温热的大掌贴在她平坦的小腹上。许呦呦红了脸,渣男红了眼……【无脑玛丽苏先婚后爱文|专注虐男二】
妖妖逃之 ·婚恋 ·连载 ·107万字
9.4分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豪门大小姐她撕了白月光剧本
【新书《全能大佬拒绝做冤种反派》跪求支持~~】颜汐是北桥市四大家族之首颜家的大小姐。惊才绝艳,却体弱多病、注定早夭,是很多人心中不可触碰的白月光。有一天她做了一个梦,梦见她所在的世界是一本小说。小说中,为了抚平丧妻又即将丧女的伤痛,父亲领养了一个长得跟她很像的女孩陈香香。女孩柔软如同小鹿,却又格外治愈,比之于她更加让人怜惜。在让女孩当了她一阵子的替身、经历了各种虐心桥段之后,大家纷纷醒悟,父亲、哥哥、未婚夫和朋友,纷纷把女孩宠上了天。而颜汐这个该死的白月光却一直要死不死,各种跟女孩作对,生生活成了恶毒女配。最后被所有人厌恶唾弃,被设计泼硫酸毁容后跳楼身亡,死后还留下了大笔遗产,被女孩继承。因未能救活母亲而心怀愧疚、对生死看淡的颜汐:……她忽然不想死了!她撕了白月光剧本,决定远离这群神经病,好好做科研玩音乐搞投资,掉马虐渣两不误,力求活得比谁都久,让任何人都不能打她财产的主意!虐渣的过程中,顺便出手保护了一下某清贵冷肃的美少年,结果美少年居然也是马甲很多的大佬?
以介景福 ·豪门 ·完结 ·117万字
8.5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