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17章)
『狂傲不可一世小郡主V阴晴不定首辅大人』 尉迟鹭重生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从刽子手下救下了前世鼎盛时期无人敢违拗的首辅大人盛稷,并提拔他做了内阁一把手,为自己所用。 他在所有人面前,亲自对她俯首称臣,趴伏在她的脚下,低垂着声:“奴多谢郡主的救命之恩,奴从今往后任郡主差遣。” 她笑靥如花,眉宇间的美人痣似乎绽放着绝代的风华,染着豆蔻的手轻抬起他的下巴道:“记得本郡主就好,明日去内阁当差,以后没有盛怀这个罪奴,只有内阁的盛稷!” 她收回了手,高傲的转身离开,明媚的火红色宫服拖在地下摇曳,能从廷狱监的手里抢人,这宫里再没有第二个人比她娇艳狂妄了。 盛稷低俯下头,直到鼻翼间的清香彻底消散才敢抬起来,唇角轻轻勾起,眉宇间闪现浓浓的戾气疯狂。 后来尉迟鹭引狼入室,让一个罪奴翻身做主,不得安生,恨得她刺红着双眸,踩着他的肩头发疯,“烟州十八郡,台北三十六城是父王替本郡主打下来的,你敢割地给他国,本郡主要杀了你!” 盛稷握着她的细足稍一用力,她便动弹不得,低笑出声道:“从今以后,便没有建平郡主尉迟鹭,只有首辅夫人尉迟鹭!”(旧文《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一胎二宝:首席大人忙不停》群号:374934356)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前世归来 重新开始

凤鸢国

首都梧州城

漫天遍野的雪花肆意蹁跹的落下,青砖碧瓦,画廊雕柱,一片的银装素裹,冰天雪地。

宫廷内院,殿门大开,寒风呼啸,冰碴一瞬而过。

松软名贵的玉枕被人从精致玲珑的榉木美人榻上给扔了下来。

那冷清戾气的嘶吼声随之而来,“为什么要降和?就因为新帝根基未稳就要和吗?!”

“凤鸢国可是以武闻名的天下,以我父王的威名扫荡出来的大国!”

“本郡主不同意,本郡主死了也不会同意的!就让那个罪奴给我死了这条心吧,混账东西!”

白芍苦着脸上前,手持汤药劝声道:“郡主,您可不能说这些话啊,若是被陛下和首辅大人听见了,定会治你罪的。”

女子一身火红素衣宫袍,明艳大气的穿在身上,发髻高垂,鲜红的玛瑙碧玉珠钗插于侧鬓边,额间一抹花瓣绽开的红钿。

高贵冷艳的面容,精致立体,肌肤凝华,似上等的璞玉一般,毫无瑕疵,棕眉细微缩紧,染了鲜艳口脂的红唇,比那石榴还娇艳欲滴,怒嗤:“那就让他们治好了!”

“他们就想着让本郡主死了,好抢本郡主手中的城池!”

“本郡主不会如他们意的,本郡主要去见父王的旧部,他们定会帮衬本郡主!”

她忽然下了软榻,提着衣裙赤脚便往殿外跑去,一双潋滟的桃花眼此刻仿佛碎着雪地的冰霜。

“郡主?!”白芍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破了胆,忙放下手中的药碗,提着塌下的绣花鞋追了上去,“外面下雪,您不能赤足啊!”

外殿

白术刚端着午膳过来,就见他们尊贵的建平郡主赤着雪白的玉足跑了出去,她急忙的放下了手中的玉盘,进了内殿翻出一个墨蓝色的披风,跟着白芍一起追了出去。

好歹是在出了殿外的近道上追上了,赶忙的低下身子,让她穿好鞋,系好披风御寒。

还未待整理好仪容,尉迟鹭便推开了她们,大步往轩辕殿内跑去,雪花飘飞,披风舞动,似宫墙高垂的腊梅,只有高贵的份,没有低头的时。

一路所有的宫侍太监跪下身子,埋在雪地里深深的低俯,不敢抬高一寸。

轩辕殿的殿门被她放肆的推开,她面容冷漠,步伐沉稳,一步一步的踏了进来。

所有宫人行礼,“见过建平郡主——”

殿内议事的人因她贸然的闯入而停了下来,起身行礼,“建平郡主——”

主位之上

新帝微皱眉目,看着她低声呵斥道:“建平,你这是做什么?连最基本的礼仪都忘了吗?”

尉迟鹭冷笑一声,毫无惧意的对上他道:“三皇兄都快要将建平的城池让出去了,建平还要怎么记住礼仪?”

“大胆!”下首位之上,一位将军站起身来怒斥,“陛下是凤鸢国的尊主,怎可对陛下无礼?”

尉迟鹭视线冷冷的扫了过去,狂傲冷艳的面容森冷道:“什么狗东西,本郡主说话也是你能插嘴的?”

“无礼!你……”

“本郡主可是凤鸢国的尊主,你敢对本郡主说教?”

“微臣……”

“滚下去!”新帝冷漠横扫那位说话的将军。

那位将军忙低下头去,畏惧着身子,不敢说话。

尉迟鹭直视圣颜,逼迫道:“建平要出宫!”

“你想做什么?”

“建平要见骠骑大将军!”

“建平!”新帝的声音重了下来,怒声道:“此事非等儿戏,岂是你一个未出阁的郡主就能决定的?”

她嘲讽,“那就是三皇兄你和那个罪奴随意商定,就要定了建平吗?”

“你放肆!那是首辅!”新帝拍桌大起,震怒。

“不是吗?”她怒吼,眸光似有璀璨的泪光闪烁,“你们要和!不是要本郡主让地,就要让本郡主和亲,你们还不如直接杀了本郡主!”

新帝吼道:“不是还有一条路让你选吗?”

“那你还不如逼死我!”尉迟鹭红着双眼对了上去。

“郡主这么看不上微臣?”一道酥沉的声音从殿外清晰的传了过来,听不清喜怒。

众人闻声看了过去,赶忙的站起身,低下头行礼,“首辅大人——”

盛稷身着一袭青黑色的束腰宫袍,墨发低垂,玉冠加持,面如瓷玉,眉宇清秀,燕眸却泛着无穷无尽的冷意。

尉迟鹭回过身,恨不得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怒嗤:“你休想娶本郡主,你给本郡主歇了你那肮脏的执拗!”

他勾起冷白的朱唇,轻笑:“那郡主是想和亲鞑喇?”

“白日做梦!”

“那郡主是打算割爱哪一座城池了?”

“痴心妄想!”

“那郡主还想如何?”

“本郡主想杀了你!”

尉迟鹭痛恨的想抽出长刀来,将他一劈两段,鲜血横流。

“建平,好好说话!”新帝转眸低呵着她,随即一挥手,让他们都退了下去,看他们两人道:“朕不管你们如何商议,总之,朕今晚就要结果!”

话音还未待落下,新帝便大步离开,殿门随之被宫卫阖上,阻挡了外面所有想探听的声响。

尉迟鹭恼恨的冲上前来,挥起手便要打他,却被他横折于肩前,气的双眸红润低吼:“你的命是本郡主救的,你这个叛主的罪奴!”

“臣知。”他蜷握着她的手臂,并不用劲,道:“但臣也是为您好。”

“为本郡主好?”她嘲讽出声,言语钻心剜肉,“你做的桩桩件件,哪一个是为本郡主好?收了城池,让本郡主成为丧家之犬是为了本郡主好?议和鞑喇,让本郡主下嫁那蛮夷之地是为了本郡主好?还是嫁予你,仰人鼻息是为了本郡主好?!”

“郡主何以认为,臣会让您仰人鼻息呢?”

“本郡主便是知道!”

她冷漠的推开他,坐在了一旁新帝坐过的尊位之上,这世间,也唯余她敢这么有胆子了。

盛稷缓步走了过来,没有坐,蹲下身子与她齐平道:“郡主想好该怎么选了吗?”

让一个罪奴翻身做主,骑在她的头上,不得安生。

尉迟鹭恨得刺红着双眸,倏忽的踩着他的肩头发疯,“烟州十八郡,台北三十六城是父王替本郡主打下来的,你敢割地给鞑喇,本郡主定要杀了你!”

“那郡主是要选和亲?”

“你把本郡主杀了,当成祭品端过去和亲吧!”

面前直视她的盛稷微微抬手,握着她的细足稍一用力,她便动弹不得,低笑出声道:“那从今以后,便没有建平郡主尉迟鹭,只有首辅夫人尉迟鹭!”

……

“啪——”前世的回忆及此,手中那开的娇艳的花枝便被纤指狠狠折了下来。

尉迟鹭勾起凉凉的红唇,嘲讽一笑:“叛主的罪奴也妄想染指明月?该死!”

想起那不见天日的地宫,极具压迫感的气息,她就越发的冷下了脸,宛若冰霜。

若不是因为此,她又何故选了和亲的路?以至最后,城池尽数落入他人之手,国不国,家不家?

“郡主,药膳好了。”白芍端着手中的棕木盘,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

“放下,出去!”

“可是您刚生了大病,这药……”

“本郡主说,出——去!”尉迟鹭抬起那高贵冷艳的面容,桃花眸逼迫的扫视着她,自带威严。

“是。”白芍颤抖的放下盘子,屈身行了一礼,便急急忙忙的退了出去,临出门时,还差点撞向门框。

郡主本就喜怒无常,阴晴不定,如今因为大病了一场后,更加的威严压迫,冷漠非常。

尉迟鹭的视线随之透过窗外,看着那无限散发光芒的骄阳怔怔出神,距离她再次醒过来,已经五日过去了。

所有的一切,都要重新开始了。

这辈子,她要把所有的主力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让那叛主的罪奴,给她当牛做马,鞍前马后。

休想,染指她分毫。

作者还写过
一胎二宝:首席大人忙不停
免费
一胎二宝:首席大人忙不停
『娇贵明艳秦家小姐V狂傲不羁首席大人』五年前,她因父亲被害身亡而酒吧买醉,一夜荒唐,负罪出国;五年后,她携子强势而归,势必要重振秦家。可那跟在身后的混世小魔王,竟搅得京都天翻地覆,不得安宁。(小剧场)~小家伙睁着那纯净可爱的棕色双眸,湿漉漉般的视线看向她,可怜道:“妈咪,是他们先欺负我的,不是喏喏先动手的……”她气的脸色铁青,“所以你就把他们打的头破血流,直接进了医院?我是这样教导你的?”“喏喏错了,喏喏不是故意的,他们也把喏喏打伤了……”“伤在哪儿了?严不严重?让妈咪看看。”她瞬间着急的蹲下了自己的身子,哪儿还有一丝的生气。小家伙撸起了自己白色的小袖子,带着浓浓的鼻音道:“妈咪快看,喏喏这儿都红了!”秦然:“……”身后有人激动的大喊:“不好了大小姐,贺家的人找上门来了——”“谁来了?”管家低声:“是贺家二爷,首席大人——贺衍!”她转身看去,只见男人那高大桀骜的身躯,牵着个可爱漂亮的小女孩走来,那小女孩竟与自家儿子七分相像,她当场石化。(旧文古言《在暴君的怀里撒个娇》,现言民国《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群号:374934356)
宫可可 ·豪门 ·完结 ·81.7万字
8.3分
溺爱豪门千金
溺爱豪门千金
『清冷霸气的大小姐V冷漠果决的皇蒲大少』(高甜小剧场)餐馆内服务员不小心的将咖啡弄洒了,故作惊讶道:“皇…皇蒲……先生?你是皇蒲大少?”“对不起皇蒲大少,是我不小心……”“滚——”男人抬脚,狠狠的踹了过去,随即抬手,缓缓的解开了自己的西服外套。隔了几桌的小姑娘立马冲了过来,凶很道:“你干什么?脱衣服做什么?”男人好笑道:“夫人,我的衣服脏了!不想穿了!”“不要,现在不可以脱!回去再脱!”小姑娘死死的压着他解扣子的手,小模样霸道极了。他同样也爱慕极了,勾唇轻轻的笑道:“好,回去再脱!”皇蒲深情找了他的小姑娘16年,从那以后,那纯净如水的蓝色眸子,就是他一生所追求的光,是他捧在心尖的美好,是他活下去的……命!(新文《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在暴君的怀里撒个娇》,群号:374934356)
宫可可 ·豪门 ·完结 ·104万字
9.8分
在暴君的怀里撒个娇
免费
在暴君的怀里撒个娇
『高贵绝色倾城公主V谪仙绝尘摄政王』古之双子国濒临灭亡,其因是军防部署图外泄,灭国当日,锦城城门大开,直抵皇城,竟无一人来救驾。看着那登临皇位的慕容艺泽,重生归来的沐双晨予嗜血发誓,定要手刃了他,以慰父皇母后的在天之灵。那权倾天下的摄政王大人,日日夜袭千羽阁,次次造访,道:“微臣这是替公主拿回属于您的尊荣!”她唇角轻勾,露出一抹嘲讽意味道:“摄政王也不过是为了本宫为你所用,共同推翻这双子罢了!”后来,管家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道:“王爷,不好了,群臣们血谏皇上,让您不要娶前朝的公主,说要把夫人腰斩!”男人眯起危险的眸子,低呵道:“是吗?那换个皇帝当当吧!”管家小心翼翼道:“那……群臣们呢?”男人噙着笑,“那就——腰斩吧!”于是沐双晨予混的风生水起,大仇得报!原想报了仇就是最大的心愿了,却没想到最后捞个皇后当当?(自荐《夫人是权爷的心尖宠》《一胎二宝:首席大人忙不停》书友群号:374934356)
宫可可 ·架空 ·完结 ·17.1万字
同类热门书
守寡后,太后娘娘被权臣盛宠了
守寡后,太后娘娘被权臣盛宠了
皇帝刚亡故,盛宝龄便频繁做梦。梦中,她因为皇帝临死前的一句遗言,事事请教那个看着弱不禁风,仿佛风一吹便会倒的忠臣裴辞,立志将刚登基的小皇帝扶持为一代明君。岂料,明君不明,忠臣不忠。前者要自己命,后者谋自己身。梦醒,看着一边乖巧孝顺的小皇帝,另一边温良敦厚,权势滔天的丞相。还想在后宫荣华一生的小太后吓出了一身冷汗。---裴辞有个秘密,有关当朝太后。他本该将这个秘密一辈子深藏于心,直到他发现……小太后一直揣着明白装糊涂。---面对裴辞的步步紧逼,盛宝龄连连后退,想要给他塞个美娇娘。当夜,她便被堵到墙角,“裴相心怀大爱,不愿成婚,哀家明白了……”裴辞却垂眸,微凉的指尖盖过她的眉眼,嗓音喑哑轻颤,“可若能得娘娘垂爱,臣便是百日不上朝,也要回报娘娘的一番知遇之恩。”盛宝龄:“……”---裴辞:“臣此一生,不求臣民敬仰,唯求娘娘娇玉在怀。”【撩而不自知的小太后vs步步为营的病弱权臣】
三一零白月光 ·宫斗 ·连载 ·26.5万字
9.7分
重生之公子谋妻
重生之公子谋妻
时家有女,玉骨冰肌,端庄淑雅,是帝都第一名媛。时家有女,自出生便是太子妃,只待及笄礼成,择太子以完婚。于是坊间有言,得时家女,得天下。这天下间,唯有公子顾辞,三分妖气,七分雅致,担得起一句,公子如玉,世人皆以“公子”尊之。他说,本公子无意这天下,但她……受了我四年心头血,就凭他们,娶得起?
暖笑无殇 ·架空 ·连载 ·122万字
9.3分
纨绔王妃:病娇王爷狂宠妻
纨绔王妃:病娇王爷狂宠妻
贵为丞相之女,爱慕当今王爷,白雪灵却在大婚之日,满门被陷害抄斩。再次归来,她成为了一个下堂妇,一路斗渣男贱女,逆袭成功。可是硕大的家产,总有人觊觎。她再次碰到心爱的王爷,而这次,则是他求着与自己成亲……
一只小小可爱 ·宫斗 ·连载 ·100万字
权臣的掌心娇重生了
权臣的掌心娇重生了
【团宠郡主VS心狠手辣疯批权臣+双重生】白卿音,东沅国最尊贵的西梁郡主。一次落水,顽疾缠身,久治不愈。皇子谋反逼宫,她在喜服上浸了毒,与敌人同归于尽。再睁眼,十三岁春寒落水那日。这一世,她护东沅,救忠臣,诛奸佞,默默地盘算着嫁给那个宠了她一生的人。可她不知哪个与她共赴黄泉,宠她一生的男人与她一起重生了。——世人只道:东沅第一将军盛京墨,性情冷厉,杀人如麻,心狠手辣。京都贵女避之不及。却不知在她面前,他谦逊有礼,温文儒雅,甘愿折碎一身傲骨,俯首称臣。人人都以为天命煞星盛京墨会孤独终老。他却在她及笄那日,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替她绾发戴簪,一改往日冷厉,柔声诱哄:“音音,嫁我可好?”众人皆惊……那娇弱的小郡主,凝看着他的眼眸,脆生生的回道:“好!”众臣猝……那个煞星是何时诱拐了他们的小郡主?------小剧场:某日,她揪着他的衣襟,红了眼眶,软声质问:“你方才看中了那个歌女,连酒水撒了都不知。”他箍着她的细腰,将她揽在怀中,哑声告白:“没有别人,只有你。”————我毁掉自己一生名誉,斩断所有桃花,孑然一身,只为等你长大。
迷途的土豆 ·架空 ·连载 ·33.9万字
9.9分
和离后!我被迫娇养了反派摄政王
和离后!我被迫娇养了反派摄政王
【甜宠+双洁】大婚当日,美艳跋扈的长公主重生归来。她手起刀落斩杀驸马,还转头缠上前世死对头摄政王。“若非心悦本宫,你缘何耳红?”“公主府的面首算什么?为了你,便是遣散众人,只饮一瓢又何妨?”“只要哥哥说声好,身娇体软易推倒~”**摄政王慕寒渊自幼倾慕长公主姜南微。只可惜,她如天宫皎月不可攀,又好美男面首府中藏。慕寒渊自诩才色第一流,可她为何不抢他回公主府?眼瞅她要嫁给那伪君子真小人,谁曾想,她却大婚杀夫,还缠上了他。从此日日被撩!冷冰冰的摄政王表面不为所动,内里却时时心慌鹿跳:“谁信她的浑话?她定是又戏弄本王!”“说好为本王遣散面首,却又带了两个男人回府?”“为夺本王权柄,小骗子竟哄本王做驸马?除非本王死了,否则……”后来,众人却见这传闻中清心寡欲的摄政王,时时黏在长公主身侧,真是恨不得将人捧在手心,含在嘴里————“公主殿下……臣迟早要死在你怀里……”
叶辞雪 ·架空 ·连载 ·66.2万字
9.8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