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689章)
  正统十四年,朱祁钰在皇位上大梦初醒,睁开了眼睛。   土木堡之变已经发生,三代精锐京营,已经全军覆没。   自己的哥哥、皇帝中的垃圾朱祁镇,正在大同府叩门。   朱祁钰发现自己,不但要保卫京师!保卫大明!还要保护妻儿老小!   亲自监刑是暴戾些,就是亡国之君了吗?   信任宦官任用内相,就是亡国之君了吗?   穷兵黩武信任武夫,就是亡国之君了吗?   好吧,朕就是亡国之君!   本书又名:《大明迎来了它的慈父》、《朕的一生》、《朕绝不投降》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乱糟糟的朝堂

正统十四年,八月十八日,北京城,奉天殿内。

“殿下,是不是该上朝了?”一个略显有些浑浊的声音,在朱祁钰的耳边响起。

朱祁钰用力的挤了挤眼睛,缓缓的睁开。

入目则是无数的大红色的木柱,黄色的帷幔在春风之中,猎猎作响,两盏鹤形宫灯就在眼前,香气袅袅。

似乎是一股松香的味道?

这是哪里?我是谁?我在这里干什么?

恶作剧吗?

他用力的眨了眨眼,眼前的世界慢慢的清晰了起来,他用力的吸了几口秋日的凉气,意识逐渐的清醒了起来。

他看着面前的太监,有些疑惑,搁这儿拍戏吗?

那我的台词应该是什么?

他用力的坐直了身子,正要说话,忽然身体一僵,那种朦朦胧胧的感觉,如同气泡被戳破了一般,无数的幻影在自己面前不断的闪过。

穿越了,穿越到了朱祁钰的身上,这朱祁钰在大明并不是很有名,甚至连个正经的庙号都没有,明代宗,人称景泰帝。

景泰年间,最出名的大约是景泰蓝?

朱祁钰一头乱麻。

他的好哥哥知名的叫门天子朱祁镇,在七月份带着京师三大营,亲征瓦刺部,行至土木堡,被瓦剌部的也先俘虏,京师三大营二十万精锐,一战打了个全军覆没。

作为闲散王爷的郕王朱祁钰,在完全不知道状况的情况下,被皇太后从郕王府里提了出来,扔在了监国位置之上。

群臣在殿外候着正等待着上朝、皇太后在帘子后面垂帘听政、内官监太监和司礼监太监等待着朱祁钰的指令、大黄色的龙椅之上空空如也。

他现在只是一个监国,而不是皇帝。

朱祁钰深吸了一口气,自己这算是被赶鸭子上架了吗?他看了一眼珠帘之后的皇太后。

现在的他,真的没得选,就算是再头皮发麻,哪也得捏着鼻子干下去!

“上朝!”朱祁钰深吸了口气,强作镇定,虽然手心已经攥出了汗。

前世的他只是一个普通教师,朝五晚九,这没想到熬了一夜,再醒来,居然做了监国。

监国该怎么当啊?挺急的。

“上朝!上朝!”内官监太监成敬转过身来,喊了一嗓子,随后小黄门高声呼和。

停摆了数日的朝议,终于再次开始,胸前绣着各种禽兽的朝臣们,在大汉将军的查验之后,走进了奉天殿内。

前线战事吃紧、天子被俘、群臣惶恐,进了殿之后,诸臣依次站好之后,都在小声的交头接耳,一时间奉天殿内,居然有几分嘈杂。

朱祁钰坐在一个四方凳上,这个四方凳很小,甚至有点硌得慌,和那宽阔的龙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还是监国,还不是皇帝。

右都御史拿着手中的黄册大声喊道:“禀太后、殿下,应到二百零五人,实到一百三十二人,七人病休。”

朱祁钰眉头紧皱,这缺勤实在是太多了吧,七人病休可以理解,可是剩下的六十六人去哪了?

他打量了一圈,认真的想了想,便回过味儿来,剩下那六十六位本该上朝的大臣、勋戚、军将,都死在了土木堡之下。

大明朝的在廷文武,仅一战损失了超过三成!

“有事启禀,无事退朝。”内官监太监成敬,大声的喊道。

“吾皇万岁。”诸臣俯首,山呼海啸,声浪很大,只不过他们要行礼的对象并不在奉天殿内,而是在瓦剌部的大帐内。

这画面颇为的讽刺。

“殿下,臣有事启奏。”右都御史出列俯首说道:“殿下,国不可一日无君,天下不可一日无主,如今天子北狩,还请殿下早日定夺社稷之主,以安天下。”

北狩…皇帝被俘虏的专用名词。

朱祁钰认真打量着面前的右都御史,这人名叫赵谦,原来郕王也只知道此人叫赵谦而已,别的就真的不知道了。

这是在劝进吗?

朱祁钰准备推辞,按照他记忆里的规矩,至少要三推而就,否则就是大不敬,毕竟朱祁镇这个皇帝,还活着。

赵谦想要再说话,可是站在另外一侧的司礼监太监,一甩斗牛服的袖子,拿出了一卷圣旨。

他高声呼喝到:“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自古帝王继天立极、抚御寰区,必建立元储、懋隆国本,以绵宗社无疆之休。”

“皇长子朱见深,天资粹美,恪遵皇太后慈命,载稽典礼。”

“授朱见深以册宝。立为皇太子。正位东宫、以重万年之统、以系四海之心。”

“传播天下,咸使闻之,钦此。”

朱祁钰看着这个司礼监太监,此人名叫金英,司礼监提督太监,那是内官之首。

这段圣旨简单翻译就是皇长子朱见深,在皇太后的慈命下,被册立为了太子。

朱见深,两岁,自己那个便宜哥哥朱祁镇的庶长子。

朱祁钰额头瞬间起了一层冷汗,他对明史本就是一知半解,这一道圣旨下来,内容很简单,也瞬间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无论他做什么,这个江山,还是,也只能是他那个哥哥朱祁镇的江山。

朱祁镇人在瓦剌人的大帐里,从哪里来的诏曰!诏个屁!

赵谦伸出右手来,探出一步,似乎是想说什么,但是最后还是忍住了,摇了摇头退回了自己的位置。

殿内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沉默不语。

这诏书谁下的?

自然是坐在珠帘之后的皇太后。

为何要立北狩天子朱祁镇的长子为皇太子?

因为朱祁镇是那皇太后的亲儿子,而他朱祁钰是庶出。

朱祁钰只觉得好笑,皇帝被人俘虏了、大明二十万精锐被全歼、朝堂三成朝臣殉国、瓦剌部磨刀霍霍正欲南下,大明国势危如累卵。

朝堂停摆数日,上朝的第一件事,居然是确立皇太子之位,而不是退敌之策,保住大明的江山社稷!

真应了那句,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

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胸前绣着云雁的朝臣,站出来俯首说道:“殿下,臣佥都御史徐有贞有本启奏。”

朱祁钰看别人没反应,点头说道:“讲。”

“眼下当务之急,乃是迎回皇上,瓦剌部太师也先派来了使者,要求金帛相赠,以早迎皇上还朝,还请殿下定夺。”

赎回人质?

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的大明朝!就这样被叫门天子朱祁镇给坏了规矩!

朱祁镇这是要把大明朝的脊梁抽断吗?!

“启禀殿下,这事已经令户部办下了。”司礼监太监、皇太后的传话筒、朱祁镇的狗腿子金英,立刻回禀了一句。

事事启奏的时候让他这个殿下定夺,却事事都由太后定夺吗?

朱祁钰却是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问道:“有多少?”

金英显然没想到一向温和不通政事的郕王突然询问,想了想说道:“九龙蟒龙缎百匹、珍珠六托、两百两黄金、两万两千六百两白银,八车珍宝。”

朝堂一片哗然,朝臣们立刻吵吵闹闹,奉天殿的顶差点被掀了。

一直老神在在一句话不说的吏部尚书王直猛地睁开了眼厉声呵斥道:“好你个阉贼!金英,某问你,你可知这九龙蟒龙缎乃是天子御用之物,岂可轻赠?!”

朱祁钰闭目用力的吸了口气,王直说完了话,朝堂总算是安静了下来,他心头的烦躁却越来越盛。

他猛地睁开了眼,大声的问道:“衮衮诸公,天子北狩、大兵压境!尔等皆为社稷之臣,喋喋不休些狗屁倒灶之事,如今当务之急为何?”

“不应该是退敌之策吗?”

“还是你们以为瓦剌人入不了关!”

同类热门书
皇兄何故造反?
皇兄何故造反?
景泰八年,奉天殿。朱祁钰立于御阶之上。身后是十岁的小娃娃,台阶下是面无表情的文武百官。叹息一声,抬头看着自己惊慌失措的哥哥。他终于问出了那句埋藏心底的话。“陛下,何故造反?”ps:前方预警,主角阴谋家,不攀科技树~~~
月麒麟 ·两宋元明 ·连载 ·222万字
7.1分
大明第一臣
大明第一臣
元末濠州城外,朱元璋捡到了一个少年,从此洪武皇帝多了一条臂膀。抗元兵,渡长江,灭陈友谅,伐张士诚。创建大明,光复燕云。我无处不在。从此洪武立国,再无遗憾。大明根基,固若金汤。针对小明王的事情,我们需要采取四阶段战术。首先,我们宣称什么事都没有。其次,我们说或许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我们什么都不用做。再次,我们说或许应该做点什么,可惜什么都做不了。最后,我们很遗憾小明王以身殉国,当初要是做点什么就好了。……有人问:身为太祖第一心腹重臣,如何轻松避过风风雨雨,安享天年?张希孟谦虚地说:“仆只是大明朝卑微的社会公器,用来盛放太祖皇帝深思熟虑的果实!”
青史尽成灰 ·两宋元明 ·连载 ·214万字
8.0分
埋葬大清
埋葬大清
1783年,美国忙着独立,孟格菲兄弟忙着载人飞行实验,乾隆正忙着去找第二个夏雨荷,时代的齿轮抛弃了大清,朱劲松来到了大清。朱劲松来大清只办三件事:造反!造反!还是特娘的造反!这是一本穿越者造反手册,手把手教你造反。
天煌贵胄 ·清民 ·连载 ·125万字
7.0分
大明世祖
大明世祖
崇祯十六年,朝廷十几年都没发宗禄,作为低贱的末等宗室,朱谊汐登上了孙传庭的总督府……
飞天缆车 ·两宋元明 ·连载 ·121万字
7.5分
大明疯皇
大明疯皇
两颗红丸下去,泰昌竟然没死。不过,他好像疯了!他竟然不管不顾弄死了先帝最宠爱的郑贵妃,抄了福王的家。他还教太子玩什么火炮火枪。他还教信王做生意,开设钱庄赚钱。他还动不动就御驾亲征,微服私访。他甚至还想去玩什么海上争霸。......整个大明都被他带偏了,不但偏到太平洋去了,还偏到大西洋去。
星辰玖 ·两宋元明 ·连载 ·196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