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89章)
大争之世,诸国为霸位与利益频起战争。 秦:“中原诸国,纵有霸魏、富齐,亦不堪一击,待我大秦兴起,天下诸国,皆要覆亡!” 少梁:“咳!” 秦:“……除了少梁。少梁与我,同宗同源,兄弟之邦……请借道让我打魏国。” 少梁:“不借!” 秦:“……” 那一年,魏赵相争,秦趁机吞河西,时河西有小国,于强秦兵锋下瑟瑟发抖。 那一年,一名年轻人从魏国来到了此国,挽狂澜于即倒,西制强秦,东制霸魏、富齐,国虽小却渐有倾吞天下之力,诸国惧恨。 这小国名为少梁,又做二秦!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猛士

『PS:修改了首章。新书出行,请书友多多支持,多多投票,感谢!』

戌时三刻前后,秦国的都城栎阳在夜色的笼罩下一片寂静。

此时在栎阳宫的大殿内,年轻的秦王坐在王位上,在灯火下仔细观阅一份摆在案上的战报。

从旁,一名中年侍官上前一步,躬身劝道:“大王,时辰不早了,大王还是早些歇息吧。”

年轻的秦王抬了挥了两下,示意中年侍官退下。

那名中年侍官见此躬身后退一步,随即走向殿中,对伺立于殿内的另两名侍官小声道:“再添些炭。”

“是。”

那两名侍官小声应道,随即便提起炭桶,往摆放于殿中的炉鼎一块一块地添加炭火。

此时,忽听那位年轻的秦王在王座上长吐一口气,抬手揉了揉额头,看似有些困扰。

见此,那名中年侍官赶紧快步走至君主身旁,轻声询问道:“大王是在为少梁的战事而困扰么?”

“啊。”

秦王微微点头,随口应道。

只见他改变坐姿,右手倚着面前的案几看向身后的屏风。

他身后的屏风,其实就是一幅地图,左侧标注着“秦”字的是秦国的疆域,而右侧标注着“魏”字则是魏国的疆域,两个大国的疆土几乎难分上下。

而侍官方才的提到的少梁,就处于两个大国的夹缝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弹丸小国。

可正是这个微不足道的弹丸小国,一个仅仅只有五座城、国民人口仅仅只有十几万的小国,在没有其他大国的帮助下,却硬是顽抗了他二十几万秦军长达三月之久,对他秦国军队造成了数万的伤亡。

甚至于直到今时今日,那个只有五座城池的小国,还在坚守那最后一座城池。

“少梁拒绝投降。”

秦王闷声道:“他们驱逐了我大秦派去的使者,他们说,除非我大秦退兵,将侵占的城池与土地全数归还,否则,少梁将继续抗击我大秦,杀死所能见到的每一个秦人……”

说到最后,秦王带着几分愠怒重重一拍身旁的案几。

那侍官微微一惊,连忙愤慨地说道:“这些少梁人简直愚昧愚蠢!……他们以为还能顽抗到几时?”

秦王面色稍霁,旋即惆怅地说道:“话虽如此,这场仗我秦军的损失……”

据前线送来的战报所述,少梁一役,他秦军算上伤病,预估伤亡或将达到十万。

若非反复询问证实,年轻的秦国君主简直难以相信。

他秦国此番进攻的只是一个名为少梁的小国啊,不是魏国!十万的预估伤亡?开什么玩笑?!

从旁的侍官劝道:“大王放心,少梁只剩下一座城,他们撑不过这个寒冬,即使他们顽抗到底,等到明年开春,恐怕也剩不下多少少梁人了,大多都会冻死、饿毙……”

秦王凝视着眼前的屏风,久久不语。

半晌后,他才微微点了点头。

而此时在栎阳宫外,一队巡逻的秦军正缓缓而宫门而来,引起了值守宫门的秦卒的怀疑。

一名宫卫将领上前喝道:“站住!……你等是哪里的士卒?”

然而那些巡逻的秦军却置若罔闻,依旧低着头继续朝宫门走。

见此,那名宫卫将领双眉一凝,厉声喝斥道:“我命你们停下!”

说话间,他身旁的宫卫们亦纷纷举起手中的长戈,对准了迎面这支可疑的秦军。

在这些宫卫的威胁下,那支秦军巡逻队终于停下了脚步,为首一名年轻的将领抬起头来。

见此,宫卫将领质问道:“你们是哪里的士卒,安敢擅闯王宫?!”

那名年轻的秦将微微张口,看似要做出回答,然而下一刻,他面色突变,瞬间抽出了腰间的佩剑,快步冲向宫卫将领,迎头劈下。

他身后的秦卒们,亦纷纷抽剑杀了上前。

那名宫卫将领见此大骇,下意识拔剑抵抗,没想到却被将秦将一剑弹飞了兵器,还未等他反应过来,一只手就犹如铁箍般掐住了他的脖子,锋利的剑刃亦搁在了他的脖颈旁。

“开门。”那秦将平静地吩咐道。

说话间,宫外的卫士们要么是被这群来历不明的秦卒杀死,要么是被其制服,皆失去了反抗之力,而这支秦军,竟无一人死伤。

看到这一幕,那宫卫将领脸上露出骇然之色,艰难说道:“……少梁鬼卒?”

“嚯?你也听说过我们?”

那年轻的秦将嗤笑一声,随即眼中神色一冷,平静说道:“开门,饶你一命。”

“妄想!”

宫卫将领已猜到了这群人的目的,断然拒绝。

“既然如此,留你无用。”

那名秦将的目光愈发冷淡,一剑割断了宫卫将领的喉咙。

见此,其他秦卒亦纷纷动手,将制服的宫卫全部杀死。

宫外的厮杀,惊动了宫内,清楚可以听到宫门内有人在大喊:“有人袭王宫!有人袭王宫!”

见此,一名秦卒走到那名秦将身旁,问道:“现在怎么办?”

那秦将看了一眼宫墙,做了一个手势:“翻墙!”

一声令下,这队秦卒迅速在宫墙外搭建人梯,旋即,其他四五名秦卒踩着同伴的身体翻过了宫墙。

一时间,宫门内大乱,叫喊声、厮杀声不绝于耳。

而那名秦将则是静静地站在宫门外。

半晌,宫门内忽然停止了厮杀,随即,方才翻墙而去的那几名秦卒,缓缓打开了宫门。

秦将大步走入宫内,吩咐身旁的士卒们:“杀掉所有看到的卫士!”

“是!”

而与此同时,年轻的秦王仍坐在大殿内,忽听宫内响起了喊杀声,他猛地抬头,脸上露出惊愕之色。

宫内为何会有厮杀之声?

莫非有人犯上作乱?

他当即吩咐身旁的侍官道:“去看看。”

“是。”侍官匆匆奔出大殿,很快就带着一队卫士回来了,只见他神色急切地对秦王说道:“大王,不好了,是少梁鬼卒!少梁鬼卒潜到了城内……”

“什么?”

秦王面露惊骇。

一直以来关注前线战事的他,当然知道少梁鬼卒是什么,那是少梁一支极其精锐的军队,号称少梁奇兵,虽人数仅有数百人,但迄今为止却已给他秦军带来了成千上万的伤亡,少梁军队每一次的反击,都有这支精锐的身影。

而现如今,这支少梁国的精锐居然潜入了他秦国的都城?潜入了他的王宫?!

秦王又惊又怒。

“大王,请即刻随我等移至他处!”

忠心的卫士们上前劝说秦王,这愈发让年轻的秦王动怒,他咬牙道:“这是栎阳宫,既是寡人的王宫,亦是寡人与诸卿商议国家大事的地方,难道寡人要为了一群卑劣的刺客,仓皇而逃?不!寡人就在这里!”

众卫士面面相觑,不敢再劝。

见此,秦王怒声斥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召集卫士?杀了那群卑劣的行刺者?!”

“……是!”

众卫士面面相觑,其中二人连忙奔出大殿,其余卫士则守在宫殿内。

而期间,秦王则回到了他的位子,面沉似水地盯着殿门。

此时,宫内的喊杀声、惨叫声愈来愈响,这些声音传入这位秦王的耳中,他亦不禁有些忐忑——或许他真的应该避一避?毕竟那可是被他众多秦军将士惊恐称为鬼卒的少梁奇兵。

就在他犹豫之际,几个身影出现在殿门外,为首一人,正是杀进宫门的那名年轻的秦将。

此人迈步走入殿门,手中低垂的利剑沿路滴着血水,在寂静无声地殿内,仿佛重锤敲击了每一人的心口。

“少梁奇兵……”

秦王目视着这秦将,沉声叫破了对方的身份。

“正是!”

那秦将带着几分自豪淡淡说道。

他的自豪被秦王认为是倨傲,闻言怒极反笑道:“足下的胆魄与勇气,寡人佩服!区区数百人,就敢潜入我栎阳行刺寡人,你等可曾想过有来无回?!”

“无回便无回。”

那秦将,不,是少梁的将领,缓缓举剑指向秦王。

无论是他,还是他身后假扮成秦卒的几名少梁奇兵们,面色皆平静如水,仿佛早已置生死于度外,即便是秦王素来性格强势,亦不禁有些心惊肉跳。

“杀了他们!保护大王!”

一名宫卫忽然大喊起来,打破了殿内的死寂。

他们勇敢地杀向那群闯入宫内的行刺着,然而却在短短几个呼吸之间,就被那梁将与几名少梁奇兵杀死,横尸于殿,鲜血流得遍地。

“秦王宫殿的卫士,还不如前线的秦卒厉害嘛。”

那名梁将甩了甩剑上的鲜血,大步走向秦王。

“休想伤害大王!”

忠心的侍官大喊着冲向那梁将,一拳朝对方挥去,却被对方一把抓住了拳头,随即一剑斩倒在地。

秦王看得眦目欲裂,却没有任何办法,眼睁睁看着踩着沾满血迹的靴子踏上王阶,伸手攥住他王袍的襟口,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

“跟我去一趟少梁吧。”

那梁将毫无面对秦国君主的尊重,带着几分莫名的笑容说道:“几时与我少梁达成协议,从我少梁的国土上退兵,我就几时放你回国,否则……”

说话间,一名秦国官员带着一大群卫士冲入了殿内,看到那梁将竟那般无礼对待他秦国的君主,纷纷大怒。

这群人的到来,仿佛是让秦王有了些底气。

他神色诡谲地笑道:“否则如何?杀了寡人?你敢么?”

他挥手想要甩开那梁将抓住他衣襟的手,却被想到对方纹丝不动,反而是他的手臂被撞得生疼。

看着那梁将仿佛在嘲笑他的笑容,他沉着脸大声说道:“别以为寡人不知你等心中所想!你等潜入栎阳行凶,想要掳走寡人,无非就是要逼寡人撤兵,放过你少梁,但寡人告诉你,你这是痴心妄想!……寡人就不信你真敢杀我!”

他冷笑一声,厉声说道:“若你敢伤寡人毫发,我大秦必起举国之兵,屠尽少梁!!”

“……”

那梁将面无表情地看着秦王,忽然松开其衣襟,将其往屏风轻轻一推。

会错了意的秦王脸上露出得意之色,正要开口,却忽听那梁将举剑猛地朝他的脖子砍来。

“大王!!”

在无数惊呼声中,秦王下意识地一缩身体,险之又险地避开了这一剑。

一声裂帛之响,那梁将手中的利剑,将那扇屏风一斩为二,若非秦王躲闪及时,怕是已被这一剑斩落首级。

跌坐在地的秦王,一脸惊怒地看向眼前那名年纪比他还小的梁将。

他无法想象在他做出那般威胁后,对方居然还敢行凶!

而此时那梁将却用戏谑、嘲讽的表情看着他:“你躲什么?”

秦王顿时语塞,又羞又怒,却见那梁将又暴喝道:“站好!”

话音刚落,就有两名少梁奇兵走上前来,一左一右架住秦王,令他不能躲闪。

见此,那名梁将再次举起利剑,当着那位秦国官员与殿内众多卫士的面,再次朝着秦王的脖子砍去。

“住手!”

那位秦国官员骇然大叫:“我大秦答应退兵!”

听到这话,那梁将猛地收力,此时他手中利剑,距离秦王的脖颈仅半寸不到,锐器的丝丝凉意,让秦王一身寒颤。

“他的话,作数么?”

将利剑搁在秦王的脖子上,那梁将平静问道。

秦王被方才的一幕唬地面色发白,死死盯着梁将,一言不发。

见此那名秦国官员连忙说道:“我乃大秦的左庶长卫鞅,只要你莫要伤害我国大王,我大秦可以答应少梁的要求。”

“哦?你就是那个卫鞅啊。”

那梁将饶有兴致地转头看了一眼那位秦国官员,随即将目光再次投向面前的秦王,问道:“秦王,你怎么说?”

秦王恨恨地盯着面前的梁将,几次张口想要放些狠话,可一回想起此人方才的举动,他的气势便又缩了回去,半晌才咬牙切齿地说道:“寡人……可以考虑退兵。”

“不是考虑,而是必须。立刻马上!”那梁将把架着秦王脖子的剑稍稍挪了挪。

秦王又气又怒,却不敢发作,忍着屈辱点了点头:“……好。”

见此,那梁将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很好,那就请秦王与我一同前往少梁,当面签订停战协议。”

说话间,他垂下手中的剑,抓住了秦王的右臂,好似搀着多年的挚友,拽着秦王一步步走下王阶。

看到这一幕,殿内的卫士眦目欲裂,几次想要冲上前解救自家君主,但终究是没敢造次,眼睁睁看着自家君主被他国的将领挟持着,一步一步走向殿外。

此时宫内的骚动,已惊动了栎阳城内的秦军,不计其数的秦国军队手持火把涌入王宫,将整个大殿围地水泄不通。

看着殿外无数的秦军,被挟持的秦王平复了一下心情,冷笑道:“即便此次被你等得逞,叫少梁侥幸逃过一劫,得罪了寡人,你以为你少梁又能幸存多久?”

那梁将转头看向秦王,平静说道:“若真到那一日,纵使杀不到秦王你,我也会杀得秦人鸡犬不宁!有我在一日,秦国休想安生!”

“……”秦王怒视梁将,后者毫不退缩。

良久,秦王徐徐吐了口气,沉声问道:“自寡人登位以来,从未有人胆敢如此威胁寡人……告诉我你的名字,梁将。”

“李郃!”

同类热门书
汉道天下
汉道天下
独尊儒术,禅让闹剧一再上演。养士百年,党锢之祸接踵而至。国恒以弱灭,独汉以强亡?年轻的汉文化在十字路口彷徨。——匡扶大汉,少年意气如龙。道行天下,气吞万里如虎!我是汉献帝,我不是亡国之君!
庄不周 ·秦汉三国 ·连载 ·180万字
大魏春
大魏春
最乱不过南北朝:人不如狗,命如草芥。道德沦丧,伦理崩碎……二十四朝无出其右!李承志仰天长叹:老天爷,能不能换个朝代穿一下?
眀志 ·两晋隋唐 ·连载 ·224万字
8.2分
庶子无敌
庶子无敌
大梁开平三年,一个来自地球的灵魂降临在定国公府,附身于饱受凌虐的庶子裴越身上,从此开启他在这个陌生世界的无敌之路。
上汤豆苗 ·架空 ·连载 ·114万字
大晋捡到一只战神
大晋捡到一只战神
王与马,共天下,谁说王家不能得天下?公元383年夏,淝水之战前夕,历史系摸鱼研究生穿越到了琅琊王谧身上,捡到了一只战神……刘裕:算命的说我天生皇帝命!王谧:不,你没有,那都是幻觉!书友群:191714222。
洗澡的兔子 ·两晋隋唐 ·连载 ·172万字
晋末多少事
晋末多少事
已有完本老书《倾宋》《权倾南北》,信誉保证,稳定更新,绝不太监简略版:“师兄助我!”“夫人助我!”“小舅子助我!”严肃版:末晋时节,烽火漫天。杜陵杜氏庶子杜英学成下山,正逢桓温北伐,天下局势风起云涌、动荡不休。试问晋末多少事,安能都付笑谈中?剧透版:那年淝水,杜英拍了拍谢玄的肩膀:“看到对面你家叔父了么,上吧!”
然籇 ·两晋隋唐 ·连载 ·302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