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0章)
【随缘更新】 『正文内容以第一人称来写,不喜欢第一人称写的文的话,可以选择看完简介就放弃。再次强调,全文除楔子,及番外篇,均为第一人称视角。如果不喜欢第一人称,那看完简介就可以放弃。是妖魔鬼怪,飞禽走兽,六界的题材,不喜欢的,相信我,从这一刻就放弃。好啦,没什么好说的啦,尽量按时按点更新。』 他好像在我心中种下了一颗种子,生根发芽。我想将它连根拔起,却发现它本就生在此处,拔不掉;我又对它置之不理,可它顽强的很,不停地生长。 ……长了一树的花,我看清了,那是一树桃花。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楔子

自天神开天辟地以来,天地间逐渐演化成天、魔、人三界。

天,乃至高无上的天仙,斯仙人皆为仙胎,意为天神后裔,部分此类神仙,无七情六欲;魔,魑魅魍魉,诸妖魔鬼怪皆为魔,天、魔本为天神之子,后因分歧,兄弟二人就此别过,一方为天仙,另一方则沦为妖魔。魔之子,意义之上,为天神后裔,但,天魔终归殊途,仅有魔之子之谓。人,乃人间凡人,拥有七情六欲,天仙逾矩,便会被打下凡,沦落此类凡人。

最初,天地间仅有三界,居于九重天之上的天君,为天地之主。

十几万年后,天神魔子因个人恩怨,不惜与天仙开战,千算万算,没能算到狐帝如倾竟以元神祭净水,以此升起一道结界,万年不散。与此同时,狐帝之女洛庭下落不明,苏魔君喜得幺女苏枝。

后来,魔界内部纠纷不断,逐渐分裂成妖、魔、鬼三界,妖界因多数为逍遥散漫的小妖,故无主,盘踞于天地任何一处。鬼界因与魔界纠纷,不愿使其进入轮回,之后除魔界外的生灵,亡故后阳气消散,会被阴气吸引至鬼界,进入轮回。轮回无法掌控,转世后,为人或是飞禽走兽皆有可能。魔界尽数为与天神之魔子为伍的魔之子,其余叛变为他界子民。

三界后第三百年,不断有凡人修成仙,飞升九天,天君为与天神后裔区分开来,将天界划分为神、仙两界。神界为天神后裔,生来便为仙胎者;而非生来仙胎者,皆为修道成仙者,为仙界。神界居于九天之上,仙界与人界共处同一时空,凡人历经修炼,突出灵气,便可成为仙身。

再后来,神族仙者称其天仙,仙族仙者称其地仙。也就分的不那么明白了。

此时,狐帝之女已失踪六万年。洛赛神君从未停止寻找小女的脚步,寻六万年,无任何结果。而六万年前在大战中诞下的苏枝,六界中,除魔界外,无任何人见过所谓的苏枝。甚至有人怀疑,苏枝是否真的存在。

三月初九,穷奇直闯九重天天门,打伤了守门的天兵。青与听到动静赶到天门,却被穷奇从后背偷袭,此次穷奇的出其不意,让他本就未痊愈的伤雪上加霜。今日不过才与它交战几回,却被它打得不堪。他还丢失了八成法力,被穷奇从天门推下。

当天兵天将再次赶来时,穷奇和青与,皆不见踪迹。无仙者看到青与被穷奇推到了何处,也不知从何寻。

魔族大殿内,魔尊正在与苏魔君的几个孩儿说笑。

“小枝啊,你说说你长得如此清秀,将来也不知道是哪个毛小子享了你的福。”魔尊喝了杯酒,又看了看苏魔君的两个儿子,“不像苏魔君的这两个儿子,容貌生得却不及小枝。”

苏枝笑了笑,看向了大哥:“近日可是有不少小魔女去大哥殿里表明心意呢,我那可还有不少女子写给大哥的书信呢。”

魔尊倒是很好奇,怎么有如此多的魔女倾慕他呢,他问苏晔:“你可答应了?”

苏晔很老成持重地说:“苏晔不曾对女子心动过。”就仿佛天下女子在他眼里如同男人一般。

苏晔与苏枝并非同一个娘亲所生,魔尊开玩笑地道:“若是你遇见一个如同你妹妹一般的绝色女子,可会心动?”

“会。”他亦倾慕苏枝,因并非同父同母,自己的妹妹又是那样的美人,既然魔尊都这般说出来了,那他也不可说假话。

魔尊拍手叫好。兴许,是魔尊酒喝得过头了:“好!本尊就将你妹妹许配给你!”

“魔尊!”苏枝和苏晔一起跪在魔尊面前,希望魔尊三思而后行,“魔尊,成婚乃人生大事,岂可如此草草了事。”

“无妨,既然苏魔君的儿子心悦于你,本尊也不能棒打鸳鸯吧。”看样子,魔尊真的喝得烂醉。

苏枝抬首,欲让魔尊看清她的样子:“魔尊,你可看清了我的样子?我是苏魔君的小女儿,并非他人。”她亦将苏晔拉了起来,“魔尊,此人乃是苏枝的兄长,苏晔。”

“所以,苏枝小公主,你想对本尊表达什么?”魔尊再次饮下一杯烈酒,可态度却已是不耐烦。

“苏枝想说,我与哥哥乃是亲兄妹,万万不可成婚。若是成婚,定会遭到八荒六合的非议,这是一个方面。”苏枝并未继续说下去。

反倒魔尊问了起来:“这另一个方面呢?”

“另一方面,是苏枝并不倾慕苏晔。”她朝苏晔瞟了瞟,不知道这么说会不会丢了大哥的面子。今日在大殿上让大哥难堪,也不知道往后大哥会如何看她。

也不知怎的,魔尊今日就要撮合他们:“无妨,你们兄妹二人并非同一个娘亲所生,无妨无妨。”因苏晔是魔尊大将,自然他说什么,他都会尽量满足。若苏枝执意,他就得看苏晔是什么态度了。

“魔尊,方才你问的是,如果有一个似妹妹般的绝色女子,苏晔是否会心动,苏晔虽说会,但是魔尊说的是似妹妹般的,并非苏枝妹妹。苏晔喜欢的是绝色女子,虽天下绝色女子不多,但也未必是苏枝妹妹。”其实,苏晔说的,并非他心里所想,他希望能娶苏枝为妻,“既然舍妹与苏晔都不愿意,那苏晔便希望魔尊收回之前那番话。”

看到了苏晔也是这般决绝的态度,他就死心了:“也罢,苏晔,此事往后休要再与本尊提起,本尊往后定不会管他人的姻缘了。”

“谢魔尊。”苏枝与苏晔叩谢魔尊。

他们出了大殿,苏晋跟了出来。

“小枝,你今日在大殿上让魔尊如此难堪,当真不怕魔尊日后找你麻烦吗?”苏晋怕哪天,魔尊真的会对苏枝做些不好的事情,甚至威胁她。

苏枝轻描淡写一句:“无妨,二哥多虑了。”无非是拒绝了魔尊之意,在她眼中,此等小事,不足挂齿。

此时,她殿上的小婢女跑了过来,似乎很着急:“公主,方才院里天降不明物体,奴婢修为浅,不敢上前去看。便来唤公主回去。”

“带我去瞧瞧看。”

……殿中,苏枝和相宜勾着脖子盯着这只喜鹊。

“这只喜鹊从何而降?”苏枝看了半刻,相宜说不知道,她双手环在胸前,嘴角微微上扬,“相宜,你确定这真的是只喜鹊吗?”

此刻,相宜怀疑起了自己:“奴婢虽然修为尚浅,但还是识得百兽的。不知殿下说这番话为何意呀?”

“会不会,这不是喜鹊?”苏枝看了出来,这真身乃是一条龙,这不是天族太子就是天族殿下,天君是绝对不可能的。只是,为何他身上的仙气如此薄弱?令人一点感觉不到这是一条龙,就如同真的喜鹊般。

相宜再次仔细端详一番,笃定地道:“殿下,奴婢敢确定,这是一只喜鹊。”

“也罢。”苏枝浅笑,相宜修为浅,识不出他这变化之术也不奇怪,只是他为何要化作一只喜鹊呢?

“相宜,你去魔界药府拿些擦伤的药膏。”苏枝恐魔医问拿此药做什么,便补充道,“要是魔医问拿此药做甚,你就说有只喜鹊从赤幺殿院子里的树上掉了下来,有些皮外伤。”

“是,殿下。”言毕,相宜一路跑出赤幺殿。

直至相宜离开赤幺殿,她趴在喜鹊前,摸了摸他的羽毛,查看他的伤势:“啧啧啧,看样子也不像是跌伤的,这亦不似外伤,莫不是内伤?”他身上的伤势像极被穷奇所伤,他究竟是谁?

苏枝使用术法,先疗好了他的皮外伤,只是这内伤怕是要渡修为才行。她挠了挠头,半天也没想出个法子,她倒在桌子上:“你要我如何渡修为给你啊。”况且,他的真身也不是喜鹊,他们二人气泽相抗,强渡修为是万万不可的,也罢,你是天族的,我是魔族的,你的生死与我何干。

半晌,相宜回到殿里:“公主殿下,我回来了!”她将药膏递给苏枝,“殿下……它身上的伤呢?”相宜呆呆的看着苏枝。

“我已用法术将它医好,只是他迟迟不肯醒来,我也不知他怎么了。”苏枝话音刚落,相宜指向桌上的那只喜鹊,她震惊地道:“殿……殿下,它、它动了。”苏枝回眸,当真看到它动了。

青与望向她,他明显觉得自己身上的伤,都好了。是她医治的。他注视着她,眼睛一刻都不愿挪开。他想开口说谢谢,在她耳朵里听到的是叽叽喳喳的鸟鸣。

“没想到你竟醒得如此快,我以为要等个数月。”苏枝心情大好,她将喜鹊捧在手里,轻轻抚摸他额间的羽毛,“我很快就将你送出去,莫担心。”

魔界生于混沌,戾气极重,青与在此处养伤怕是只会适得其反,可是,他像是脑袋发热了一般,一时竟忘记了要回九重天。他的双目,被她所占据。眼里装不下别的,只有她。

相宜提议:“殿下,不如我们还将他放到院子里,让它飞回它原来的地方吧。”

“暂且放在赤幺殿。”苏枝也很想知道,这究竟是天上的哪位神仙,竟放弃龙身,做一只喜鹊,“待我摸索清楚,便将他送到山上。”

青与只是看着她,默不作声,心中无任何色彩。

“殿下,那相宜就先退下了。”

待相宜离开,她再次审问他:“现在相宜走了,殿里除了你就是我,我现在用法术让你说话,待会儿我问什么,你都要如实回答。”也不知道,这只假喜鹊是否能够如实回答她的问题。

“你是被穷奇所伤的吗?”苏枝摸了摸之前被猬毛刺伤的地方,他躲了躲,看得出来,他有些疼。

青与没有说话,他点了点头。

她惊叹的“哦”了一声,万分天真的说道:“那我要如何医好你的内伤呢?”苏枝又将他捧了起来,捧得高高的,来回端详。大抵是想借着烛光,看清他的伤。

青与左看看右看看,低下头来又看看她。此话讲得奇怪,他有内伤,他自己都不知道。要说怎么医,仅他自己知晓该如何医治,她又不了解他,又怎能对症下药?

她“喂”了一声,似引起他的注意:“我正以公主的身份在与你讲话,你怎的一句话也不同本公主说呢?”苏枝又将他放下,开始怀疑自己,“嗯?难道是我法术没有施出来?不对啊,我再怎么不勤于修炼,也不至于这法术施不出来吧。”

青与看看她,觉得她似乎在炫耀自己会施言语之术,却还在谦虚自己不勤于修炼,虽说这法术他也习得,但这过程有些许困难他也是知道的。

“你的确施了法术不错。”青与回应她的话,觉得要给她些面子,毕竟,如此谦虚之人。

苏枝双手叉腰,气到跺脚,她凶狠狠地盯着他:“那我刚刚问你的时候你只点头,为何不说话?”

“不知该如何回答。”平日里青与都没有如此“惜字如金”的同人讲过话。兴许,他也不知道和她多说什么好,毕竟才认识不久,不能表现的太熟。不然,第一印象会很糟,他也不知道这么讲话会不会让她觉得尴尬……

“……若不知该如何回答,那你便不回答。”她便收回法术,随后露出了笑意,抚摸了他的羽翼,“我不为难你了,也不问你问题了。小喜鹊不说话的时候,还是万分讨人喜的。”苏枝向来很喜欢这类毛茸茸软绵绵小动物。

须臾,她将殿内收拾好,再次坐到书案前:“待会儿我便睡了,你要同我一起吗?”

青与不解,堂堂魔界公主,怎不知道男女有别?后知后觉,他才觉得自己才是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因为他想起,自己现在是只喜鹊,估计她也不能辨雌雄。

他摇摇头。

可他又觉悟了,方才他都说出话来了,听声音也能够辨别是男是女的。这很明显,这位公主在“调戏”他。

“那好,我便睡了,明早带你去魔界的大时山,那儿可是魔界的一处圣地呢。那儿汲取天地间的精华,是个调养身体的好地方。早些歇息吧,小喜鹊。”她手一挥,将殿里的烛火都灭了。

大时山,那个地方青与去过,还是在两万年前去的,就是在那时,妖族向天族递了降书。这些场景,恍如昨日。

次日上午,苏枝兑现了她的诺言,带他去大时山,由于景过于秀美,那温度恰好使得她春困,她便找了块石头,先是嘱咐小喜鹊不要乱飞,随后便小憩了一会儿。

醒来后,便是黄昏之时,喜鹊不在她身边,她便四处寻他,但也未曾寻到他的一根羽毛。她急了,无奈之下只好动用法术。蹊跷的是,施法也无法将他寻到:“奇怪,此法术我修得甚好,要是硬说我施法有误,那也不合理啊……”她又施了数遍,仍无法寻到他的位置。

她又猜想了另一种可能:“莫不是!他趁我睡着的时候溜回九重天了?”

霎时,她感觉天都塌下来了:“不是吧!好不容易见到一条愿意化作喜鹊傻傻的小黑龙,怎么让他说逃就逃了。”她正在为自己的愚笨而感到后悔,“倘若我没有睡着,把他抓回赤幺殿也是好的啊……怎么就让他飞走了呢?”

越想越不明白,她懊恼地将头发揉乱:“烦透了,这真的是太没有智慧了。”既然地寻术都无法将他找回,那再去寻他估计也是没戏,所以,她就回了赤幺殿。

相宜见她一回来就丧着一张脸,以为出什么大事,小心且谨慎地问:“殿下,出什么事啦?奴婢见你一回来就丧着脸,奴婢担心您。”

“没什么大事,就是把那只喜鹊弄丢了。”苏枝坐到书案前,用双手托着腮,撇着嘴,“我没事带他去什么大时山啊……”不然也不至于将他弄丢。

“殿下……”相宜浅浅地问,“大时山那么大,你不会将那山翻了个底朝天吧……”

苏枝瞧了瞧她,眉毛微微上扬,却又立即下来:“我还没有蠢到那般田地,自然是用地寻术寻他,没将他寻到才回来的。”

殿外传来阵阵鸟啼。

“哪来的小鸟?”苏枝走出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小喜鹊!”

她快速跑到他面前蹲了下来,将他捧在手心里,摸了摸他额间的羽翼:“没想到你竟然能自己找到赤幺殿来,我真的是小瞧了你。”

她又想起方才在大时山,用地寻术怎么也无法寻到他,现在他又能出现在她的眼前,那他刚刚去哪了。她越想越不对,突然蹙起眉头:“那你方才去了何处,为何我怎么施地寻术都无法将你寻到?”

青与也发觉奇怪,那寻地术用来寻与土地有接触的人和物,自然是没有问题的,可他是只喜鹊,难道喜鹊是得一直走的?鸟儿飞,此乃常理。只不过,当他再去他睡觉的那个地方时,她却不见了人影,在大时山待了不久,法力也恢复不少,亦可现出人身。奈他怎么动法寻她,也寻不到她的半丝踪影,便猜测她已经回魔界了。

“也罢,同你这只鸟讲话,什么都问不出来,我还是带你回殿吧。”苏枝千叮咛万嘱咐地道,“往后每日我都会带你去那山,好好调养你的伤,我同你讲,你可别再到处乱跑了。寻你可累了。”

“只要你不离我而去,我会一直陪着你。”这句话,会是一辈子的诺言吗?

青与在魔界待了数月,苏枝日日带他去大时山,因大时山那地确实了得,他的法力亦恢复了八九成。他也得知,自己的救命恩人名曰苏枝,是魔界苏魔君的第七个孩子,亦是七个孩子里唯一一个女儿。她也是魔族里唯一一只带有仙界气泽的绝色九尾白狐,喜素色,却时常着一身玄色衣裙,她的脸生得巧,将狐狸的娇媚动人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在大时山时,她常现出九尾白狐真身,同他玩耍。

渐渐的,他发现他对她动了情。

是因他从小到大都没有同伴能够与他如此自然的人,习惯了孤单,生命中忽然出现了她,他的世界被点亮。

他舍不去她,他离不开她了。他的一整颗心都是她的,他想……一辈子都是那只喜鹊。

近几日,魔尊那处也有了动静。

“禀魔尊,近日苏枝公主的赤幺殿四周仙泽涌动,臣觉得奇怪,便立即禀告魔尊。”

“带我去。”

青与在殿中愈发觉得不安,后觉这股强大的浊气……

“是魔尊!”苏枝赶快用法术将喜鹊护着,立即出殿迎接魔尊,并叮咛相宜,“看好喜鹊。”

如今他仙力遽增,又为龙族,怕是魔尊早就有所察觉,这化形术即使可以瞒过殿中的所有人,也未必能瞒过魔尊。

“苏枝不知魔尊今日大驾光临所为何事?”虽表面平静,其实内心早就波澜起伏。她怕魔尊能够看出喜鹊的幻形术,将他看作眼中钉,借此机会针对他。

魔尊道:“听本尊的手下说,近日你的赤幺殿四周仙泽涌动,可是你在修炼如何飞升上仙吗?”

“魔尊多虑了,苏枝乃是魔界的臣民,怎会妄想成为仙家的人呢。”苏枝晓得,是喜鹊近日恢复不少,又因是龙身,这仙气属实磅礴。

“哦?可否让本尊进去一瞧究竟。”

苏枝怕在殿中的喜鹊被魔尊识出真相,可为了让魔尊消除疑虑,迫不得已:“魔尊,请。”

正当魔尊踏入门槛,相宜就冲了出来,差点撞上魔尊:“魔尊,殿下。”相宜冷静下来,先后给魔尊和苏枝请安。

“发生了何事?”

只见相宜眉头紧蹙:“殿下,不好了,那只喜鹊刚刚从殿内的窗户飞走了。”

苏枝越是表现的临危不惧,魔尊便更好奇:“本尊不知,公主何时饶有情趣地养起了喜鹊?”

“就在前几日,苏枝在殿内院子里寻到的,放他走,他却又回来,无奈苏枝只好将他收养。”事实并非如此,为了保住那只无辜的小黑龙,只好冒着被砍头的危险同魔尊撒谎了。

“那为何,你的婢女看上去如此慌张?”

“兴许是相宜养出了感情来。”千算万算没有算到他竟然会逃走,相宜还正好撞到魔尊。苏枝此时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魔尊眼看就要回去了:“苏枝,本尊令你去九重天,做九重天太子的侍女。”魔尊怎会善罢甘休,方才走近赤夭殿,就感受到了龙族的血脉,身为同族,又怎会不自知。他在筹谋一场大战。

苏枝受宠若惊,能去九重天一探究竟是哪位仙家愿化作喜鹊,只是她担心:“魔尊,那我身上的浊息和法力……”

“这你不必担心,本尊自有法子。”魔尊回首,看向她,“这次派你去,并非让你修仙,而是让你做魔族的奸细。”

“啊……?”

同类热门书
医后倾天
医后倾天
(原名《爆萌狐宝:神医娘亲要逆天》)她是华夏古武世家传人,刚穿越就身中暗算,随意强惹了个男人,却不料珠胎暗结。怀胎十月生下的是只小狐狸?这小狐狸还扯着她的衣服喊娘亲?好在小狐宝乖巧软萌,贴心护母,在这龙蛇混杂的大陆,母子联手大杀四方,让那些狗眼看人低的极品亲戚悔之不失。可某日,狐宝他爹找上门来,不但要抢她的孩子,连她也打算一起抢了?哪有这么好的事情?要当狐宝他爹,问过狐宝他意见了没有?某狐宝双手叉腰:“想当我爹,先交银子再去后面排队,娘亲,我觉得隔壁王叔叔挺有钱的,你给王叔叔当媳妇吧。”
萧七爷 ·玄幻 ·完结 ·264万字
9.4分
凤帝九倾
凤帝九倾
《被迫饲养反派狼崽后长公主真香了》新书已发,欢迎收藏因一场梦境而来,因一张皇榜结缘。九皇子要成亲,娶的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大夫,瞬间引起众怒,皇城哗然。皇上,太后,皇后……警告威胁,明枪暗箭齐上阵,只为阻止这桩婚事。风华绝代九殿下冷笑,“娶她,我活;不娶她,我死。”九个字,所有反对的声音一夜消失。药房中侍弄金蛇的女子云淡风轻般轻笑,带着一种俯瞰世间蝼蚁的漠然无情,“娶我?问过我的意见了?”“如果我现在问你呢?”深情的双眼锁在她面上,一把匕首抵在自己心口,“是你从地狱里救我出来,我以身相许。你若不愿,我将性命还你,再入阿鼻地狱。”“这天下,还无一人有资格娶我,更从未有人敢威胁我。”“那我嫁你,行吗?”
一季流殇 ·玄幻 ·完结 ·295万字
9.3分
校园女特工
校园女特工
【已完结】她,是顶级黑客高手,意外重生竟成为普通初三学生。赌鬼父亲,借了高利贷被追着要债?还有家里跟着的一群极品亲戚。重生而来的云笺扶额冷笑:想知道死字怎么写吗!她风华归来,高调回击,人若欺我,绝杀!『女主云笺,男主斯绎』PS:爽文、虐渣、打脸、女强男强,1V1绝对身心干净,不信你拿肥皂擦刷子刮刮看!顺便按按右下角收藏一下哈!【严禁转载、改写!必究!!!】
末烟 ·异术 ·完结 ·327万字
9.6分
随身空间农女奋斗史
随身空间农女奋斗史
推荐连载新文【重生团宠:锦鲤福宝她又甜又飒】完结文【神医娇妻有空间】骂了句苍天,结果被雷劈死,好不容易带着前世的记忆投胎,却又有个狗血的身世。盼天盼地,终于有个护主的丫鬟带自己逃走,结果不幸被追,不得不把自己放在山洞。不过还好被人捡了,做个小农女其实也不错!爹宠娘充哥哥宠,还有国师做老公,花落觉得,自己瞬间达到了人生巅峰!
花未老 ·玄幻 ·完结 ·65.7万字
9.4分
王的惊世医妃
王的惊世医妃
墨雪薇,神医传人,被坑人师父强行送到中洲大陆成了墨家草包七小姐。当草包变成天才,她惊才绝艳,智慧无双。
杨十九 ·异世 ·完结 ·173万字
9.3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