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31章)
彼时,西边秦惠王初露锋芒,东边齐威王垂垂老矣,北边赵武灵王横刀跃马,南边楚怀王合纵天下。 彼时,天下之言非杨即墨...... “等等,这是哪个文盲说的?” “亚圣。” “哦,就是那个遍投简历却终不得志的孟子舆,可真是颇有孔仲尼之风范啊。” “你是何人?胆敢如此嘴炮我家二圣?” “不才,张仪是也。难道你就没有听说过,一怒而诸侯惧 安居则天下息!这分明就是我纵横家的时代。小鬼,你又是谁?” “我只是一名国际关系学的应届毕业生,今日凑巧应聘上周朝世子一职,请问先生,这附近可有槐树?” “你找槐树作甚?” “自挂东南枝。” 读者群号:334767198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债台高筑

洛邑,成周。

王宫。

在那长长的台阶上置于一口大鼎,此便是那赫赫有名的九鼎,乃是最高权力的象征,谁若能得到此鼎,那便是天下之主,故也引得无数英雄尽折腰。

但是,若单从物理意义上来说,在历史上此鼎只让一位英雄折腰而亡,那便是秦武王---嬴荡!

唉...只能说他是死得其名啊!

这好好的大王不做,非要来这里荡,非要举鼎,结果就活活将自己给荡死了。

此时,一位十三四岁的少年正坐于九鼎前的台阶上,披头散发,白色的睡衣敞开着,里面只穿着一条有别于当今衣冠的红色大短裤。

他缓缓回头看向身后的九鼎,掉在脸颊旁的长发往后滑落,露出那稚嫩的小脸,只听他感慨道:“此景若是能够再流传两千多年,那妥妥是网红打卡点,只可惜...只可惜我的相机没有跟着我一块穿越,唉......!”

此子名叫姬定,乃是周显王姬扁得独子,其实在他前面还有两个哥哥,但可惜一个夭折,一个意外身亡,他还算是周显王老来得子,其母在他出生不久就去世了,但是其体内的灵魂,却是来自两千多年之后,是一名国际关系学的应届毕业生。

穿越到世子的身上,这本应该是有悲亦有喜,虽然失去了不少,但在那个就业残酷的年代,试问又有哪个毕业生能够直接应聘上世子,可惜偏偏是在这东周末年,亡国之君都已经提升议程,他就是来背锅的呀!

而且这速度要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快。

“世子,世子,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但见一个矮矮胖胖的中年人迈着小短腿跑了过来,喘着粗气道:“世子,大事不好了,那吴将军带着不少人在宫外,请求大王发放拖欠的军饷......。”

此人名叫坤才,乃是世子府的大管家。

姬定只是偏头看向坤才,神色淡定地问道:“父王那边有消息吗?”

坤才稍稍一愣,旋即讪讪道:“小人已经托人将世子的建议传进去,但是...但是并未有消息传出来,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大王近日还命人加筑了南宫的簃台。”

“果然是债台高筑,我就说这看着很眼熟,唉...看来我得赶紧忘记史书的存在。”姬定小声嘀咕道。

他作为一个外交学院的毕业生,对于自己祖国的历史,那自然是了如指掌,毕竟他将来要是能够就业,且专业对口的话,那他就必须要对外国人讲述自己国家的故事。

根据史书记载,他将来会成为周慎靓王,而债台高筑那是讲述周赧王的故事,也就是他的儿子,周王朝最后一位国君,但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事却出现在周显王身上。

不过他对此也不是感到非常的意外,他来到这里之后,就从未想过将史书当成能够预知未来的天书,他甚至认为谁若这么干,那可能会死得很难看,毕竟那史书是人写得,而且还反复转手,只要是人为之事,那必有会有主观因素,以及各种添油加醋,也许史官就是喜欢将更多的罪名堆积到亡国之君身上。

但是在大事件上,倒也没有什么太多的不同,那商鞅依旧是被车裂,而在秦国刚刚即位的嬴驷兀自是心怀霸业,且去年还发生了历史上著名的齐、魏“徐州相王”。

可也正是因为这“徐州相王”,极大地刺激了周显王,因为之前天下只有一个王,那就是周王,也是诸侯公认的,可如今诸侯又私下称王,那周王又算什么?

周显王认为自己要做些事情了。

而在这几十年间秦魏一直都在交战,之前秦国一直被魏国摁着打,但由于商鞅变法,导致秦国国力大增。

而这期间那魏惠王却是四处浪,得罪了几乎所有的诸侯国,尤其是齐国,在输掉与齐国的马陵之战后,魏国国力大损,这才有魏齐“徐州相王”,这其实是魏国示好齐国,战略收缩。

可真是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然而,亡羊补牢,为时已晚,因为秦国赢来一代雄主嬴驷,也就是以后的秦惠王。

此消彼长,在与秦国的交战中,魏国已经渐渐处于下风,魏王就打算与其它诸侯国联合,共同抗秦,但是魏王又没有这个地位,而且之前得罪了不少诸侯,于是魏王就跑来成周忽悠周显王,让他出来号令诸侯国。

周显王本就郁闷着,而这郁闷的源头还就是这魏王,他不相王,屁事没有。按理来说,周王不应该去帮助魏王,但外交可不是好勇斗狠,意气用事,完全是要从自身利益出发,如果魏国被秦攻占,洛邑可就岌岌可危。再加上如果能够成功的话,可扬天子之威,故此不管是出于自身安危,还是出于其中利益,周显王就答应了魏王的请求。

当然,魏王也给予周显王许多许多承诺,毕竟魏国乃是战国开始第一个霸主,如今还未彻底衰败,他的承诺还是非常吸引人的。

于是周显王就抱着尝试的态度,派人去游说各诸侯,共同出兵伐秦,而在六雄中,除韩国没有答应之外,其余诸侯国都答应出兵抗秦。

周显王心中顿时燃起了希望,于是他又以诸侯的信件为筹码,又向洛邑的大富户借钱,终于让他筹集到六千兵马,然后就浩浩荡荡杀向秦国。

可真到要出兵时,在那五国中,除魏国本就在与秦国交战外,剩下的就只有赵、楚略有表示,派了一些兵马去,而齐、燕是各种理由延缓出兵。

其实赵、楚出兵也仅限于自身利益,周王在他们眼里就是一个媒介,他们都不想秦国太强大,若能够一起攻秦,那么一旦打赢了,秦地就是他们的,毕竟他们是与秦搭界。

但是在诸侯国中,可没有谁是傻子,别人也都在算,齐、燕与秦国不搭界,而且都是在最东边,他们知道打赢了,也只会便宜赵、楚、魏,这是为他人做嫁衣,而他们之所以答应周王,纯粹就是想拱火,希望他们自相残杀,然后自己好坐收渔翁之利。

故此当楚国见到齐、燕都未出兵,也知道他们在打什么小算盘,肯定是没戏了,马上命军队后撤,根本就不管周显王。

所谓的六千王军那可真是未触即溃,连秦人都没有见着,就狼狈地逃回王城。

然而,此次出兵的军饷十有八九都是借来的,如果这仗打赢了,那当然是有钱还,因为是有战利品的,但是偏偏打败了,周显王立刻就变得负债累累,将士们要军饷,洛邑的大富户也都纷纷上门讨债。

更为可怕的是,周显王此举还激怒了秦国,嬴驷已经扬言要出兵攻打王城。

然而,在这关键时候,魏王还背刺周显王一刀,将所有责任全部推给周显王,然后自己跑去跟秦国修复关系。

在这内忧外患之下,周显王直接就崩溃了,溃的是非常干脆,回到王城之后,他就躲在南宫的簃台中,成天与自己的妾侍饮酒作乐,可以说他已经是处于一个等死的状态。

这情况几乎是无解!

可此时的姬定觉得自己很冤,什么都没干,别说作威作福,身体上都还是个处,这就已经是命悬一线。

他是真不想死啊!

上辈子他是一个毕业生,经济都还没有自由,而这辈子他还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这人生都才刚刚开始。

鬼使神差地来到这里,令他很无奈,这都已经超出他的认知范畴,他也只能接受,但是这回他是绝不会再束手就擒。

天意难违,那没办法,但是人祸的话,那还是可以努力去尝试一下。

他也曾去求见过姬扁,但可惜未能见到,于是他又让坤才托人传话进去,但依旧是石沉大海。

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呀,这军队若是再闹起来,那可就不好收拾。

姬定沉默良久之后,轻轻叹了口气,向坤才道:“你去请吴将军来这里。”

“小人遵命!”

过得半响,一个面容刚毅,身着铠甲的中年汉子来到这里,此人正是王城的大将军吴亨,而在他身后还跟着一队士兵。

虽然人数不多,但这九鼎后面可就是王殿,一般来说这将军哪能直接带着士兵进来,也可见这情况是多么危险。

“臣.....!”

吴亨来到台阶之下,便停住脚步,抱拳正欲行礼时,姬定突然喊道:“将军请上来说话。”

吴亨抬头看去,只见一个不修边幅的少年坐在九鼎前,也不知是不是九鼎给予这位世子增添了几分威严,令他对这个少年莫名的生出一丝怯意来。

姬定望着吴亨,笑道:“将军都敢带兵来此,还怕这几步台阶吗?”

是呀!吾为何要惧怕一个小娃!吴亨毕竟是一个武将,被姬定这么一激,便鼓起勇气上得台阶,但不知为什么,他每上去一阶,这心里就咯噔一下,额头上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当他来到离姬定只有三步台阶时,便收住了脚步,不敢再往上,抱拳一礼道:“臣吴亨见过世子。”

姬定直视吴亨片刻,突然站起身来,行以揖礼:“姬定多谢将军。”

谢我?

吴亨是一脸错愕地看着姬定。

姬定感激道:“若非有将军在,只怕那些士兵不会乖乖地站在下面。”

也不知是不是姬定适才给予吴亨足够的压力,以至于吴亨听到姬定这话,这内心是极为感动,扪心自问,他也没有什么造反之心,就现实而言,如今的王室可能比他家还穷一些,关键还欠了一大堆债,谁若造反,那周王可能还会拍手称快,终于有个傻缺来接盘了。

虽然造反没有意义,但是他现在也是骑虎难下,周显王还拖欠着将士们的军饷,因为周显王这回是募兵前往,之前就已经说好,要给多少军饷,虽然这仗打输了,但之前在出兵时,可也没有说输了就不给钱啊。

而对于那些士兵而言,这就是生计,是工作,你不给钱,那我们怎么生活?

其实是忠心让吴亨站出来,带头索要军饷,如果他也撂摊子,那这局面就难以控制。

姬定的这一声“谢谢”,倒也无可厚非啊!

吴亨神色动容,“世子,臣.....!”

“将军无须多言,我知道将军的难处。”

姬定伸手打断了吴亨的话,又道:“其实我一直都是建议父王变卖王宫的财物,然后作为军饷发放给将士们,如果不够的话,可先写上欠条,今后再慢慢还,虽然这仗是打输了,但这非尔等之过啊。”

吴亨感动的眼眶都红了。

只能说理解万岁啊!

姬定瞄了眼吴亨,又是轻轻一叹:“可惜父王不听我的劝,父王宁可拿着这钱去修建宫殿,也不愿意发军饷给将士们。”

咕噜!

坤才喉咙里面突然发出一声闷响。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不是直接将矛头直接对准周王,要是这传出去,那可就坏事了,将士们铁定会反啊。

吴亨似乎也听出这话中有话,是又惊又惧看着姬定。

姬定微微一笑道:“你们别怕,我不是想要篡位,我只是想去找父王谈谈心,让父王接受我的建议,但是这可能需要将军的帮忙。”

PS:更新时间,还是下午五点一章,凌晨一章,萌新求推荐、求收藏。

作者还写过
北宋小厨师
北宋小厨师
身为一家超五星级酒店首席大厨的李奇,因为喝了点小酒,竟然奇迹般的穿越到了北宋末年。来到这个无亲无故的陌生世界,无奈之下,李奇只好抄起了老本行,在汴京一家即将贱卖的酒楼做起了厨师。李奇原本只想做一名低调的小厨师,可是是金子到哪都会发光,男人太出色,有时候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高太尉想吃牛排?-没空!”“蔡太师想吃火锅?-让他提前一个月预约。”“李师师想吃水果沙拉?-呃...白天没空,晚上再去。”“李清照想吃芝士蛋糕?-问她和赵明诚离婚了没有?”“皇上想吃金汉全席?-还在筹备当中,十年后再说。”
南希北庆 ·两宋元明 ·完结 ·744万字
8.0分
唐朝小闲人
唐朝小闲人
一个千门高手,因为一道闪电,莫名其妙的来到了大唐永徽四年。自此,一个个弥天大谎,让整个世界都为他起舞。不管是刚刚即位不久的唐高宗,还是当下权倾一时的长孙无忌,又或者是未来将会成为千古第一女皇的武则天。“真相是痛苦的,现实是残酷的,诚实是伤人的,于是我试着让他们永远都活在我那美丽的谎言下。”----韩艺。----------------已有完本精品作品《北宋小厨师》,高订破万,七百万字从未断更,节操保留至今,书荒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南希北庆 ·两晋隋唐 ·完结 ·802万字
7.6分
承包大明
承包大明
一名交易分析员因为一场事故,穿越到大明朝万历年间,成为一位大牙商的上门女婿。他原以为自己也能像穿越小说中那些主角,在古代混得风生水起,富可敌国,妻妾成群。直到他遇见了万历皇帝,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一本万历.....。“陛下,关于草民的佣金.....?”“你放心,少不了你的,朕这就命户部发给你。”“陛下,你先前让我帮你掏空国库,充盈内府,如今国库就只剩下老鼠屎!”“既然如此,那朕就再将国库承包于你。”“.......陛下,草民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你但说无妨。”“MMP!”(PS:粉丝群号:334767198)
南希北庆 ·两宋元明 ·完结 ·396万字
8.2分
同类热门书
大晋捡到一只战神
大晋捡到一只战神
推荐一本新书《破产大明星》,都市娱乐文。王与马,共天下,谁说王家不能得天下?公元383年夏,淝水之战前夕,历史系摸鱼研究生穿越到了琅琊王谧身上,捡到了一只战神……刘裕:算命的说我天生皇帝命!王谧:不,你没有,那都是幻觉!书友群:191714222。
洗澡的兔子 ·两晋隋唐 ·连载 ·206万字
汉道天下
汉道天下
独尊儒术,禅让闹剧一再上演。养士百年,党锢之祸接踵而至。国恒以弱灭,独汉以强亡?年轻的汉文化在十字路口彷徨。——匡扶大汉,少年意气如龙。道行天下,气吞万里如虎!我是汉献帝,我不是亡国之君!
庄不周 ·秦汉三国 ·连载 ·218万字
大汉第一太子
大汉第一太子
公元前197年,即汉十年秋七月,太上皇驾崩。看着熟悉的灵堂,看着跪作一地的父亲刘邦、母亲吕雉,弟弟刘如意,还有满朝功侯贵勋,刘盈只觉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居然!”“又回到了这里!”不等刘盈从游戏重开的喜悦中缓过神来,穿越之后的第一个难题,再次摆在了刘盈的面前。老爹刘邦,想让弟弟刘如意为储君······
中丞佐吏 ·秦汉三国 ·连载 ·134万字
皇兄何故造反?
皇兄何故造反?
景泰八年,奉天殿。朱祁钰立于御阶之上。身后是十岁的小娃娃,台阶下是面无表情的文武百官。叹息一声,抬头看着自己惊慌失措的哥哥。他终于问出了那句埋藏心底的话。“陛下,何故造反?”ps:前方预警,主角阴谋家,不攀科技树~~~
月麒麟 ·两宋元明 ·连载 ·240万字
7.1分
启明1158
启明1158
1158年,即南宋绍兴二十八年。这个时代,四大发明已经改良完毕,运用在了社会生产之中,有纸,有火药,有科举,有科技,有发达的商业,有充足的人口,社会生产力远超汉唐。同样在这个时代,金国称雄中原,西夏盘踞西北,大理割据西南,南宋偏安一隅。大西北和中亚地区,西辽尚未失去恢复故国的理想。大草原上,蒙兀部缓慢发育,正在积蓄着足以颠覆世界格局的恐怖力量。如何在这个四分五裂的大争之世中找寻到一条能走向光明而非沉沦的道路呢?首先,当然不能对南宋报以任何形式的期待。——————注:前中期不涉及火器,不喜者勿入。
御炎 ·两宋元明 ·连载 ·383万字
8.1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