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707章)
慕惜辞一代国师,一生算无遗策,唯独算错了狗皇帝的狠。 好在她有幸重生—— 重生后的慕大国师想开了,她决定不留机会,从一开始便斩断那狗皇帝的通天路。 于是她把目光转向了前生那最有可能登基却早夭的七皇子墨君漓,预备一路求神问卜,策谋开疆,将他推上至尊之位。 可谁知,这位看着温和正直、人畜无害七皇子,居然是只千年的老狐狸! 多年之后,锣鼓喧天,红妆十里。 慕惜辞看着侍女捧上的大红嫁衣恨恨磨牙:可怜她慕大国师重生一世,竟又错算了这只狗狐狸! 可那罪魁祸首却笑得满面春风:“阿辞不如算一算,待你出嫁那日,几时是风,几时是雨?” 【1v1双洁】【双重生】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鸟尽弓藏

“国师大人,您看,这样可好?”梳着环髻的小宫女小心收好手中的玉篦,慕惜辞抬眼,铜镜中的女人面容娇美,眉眼间却是藏不住的疲惫。

“可以了。”她道,起身时眼前一花,险些重新跌回凳子,小宫女手忙脚乱地将之扶住,面上不由多了两分抱怨:“国师大人,小心。陛下也真是的,明知道您昨日才得胜而归,旅途劳累,今日便邀您去什么镜台赏雪。说要庆功,我看分明是想给您个下马威哩!”

“不可妄自揣测。”慕惜辞摇头,抬手安抚似的拍拍身侧的小丫头,继而推开她撑了伞,“若我戌时还未回来,你就离开这里。”

此一行,天心入坤宫,生死由命,回天乏术。

湖上生烟,雪色空濛,百尺镜台如素。慕惜辞撑着伞,一步步踏上石阶,几日来的大雪压弯了行道的松树,她走过,伞尖触碰到松针,落下簌簌的霜。

镜台之上,远远看到那袭素色身影的墨书远笑着斟出一杯酒,那酒早被他放在红泥炉子上焙了许久,倒出来还是滚烫的,待她到时,温度正好。

“阿辞,来,这一杯敬你——此次出征南域,辛苦了。”

慕惜辞收伞落座,却不曾伸手接那杯酒,她垂眉,清冷的目光扫过红泥小炉和那杯尚腾着些许热气的酒,纤细而苍白的手指一下下敲打起低矮案几,嗒嗒的响。

墨书远面上笑意愈深,他撑着敬酒的姿势,默不作声打量起他面前的这位,他乾平的国师。

“陛下这一招鸟尽弓藏,用得越发娴熟了。”慕惜辞看着远方的素雪低叹,那叹息极轻,轻到只一脱口,便散入风中,随雪作尘。

“谁让我们的国师大人这么出色,令京城庶民都只知国师不识天子……阿辞,这样的绝世好弓,你要朕,如何留呢?”墨书远道,空着的手漫不经心拂过头顶高绾的髻,着重咬了个“朕”字,慕惜辞顺着他的指尖瞥见那根女子样式的流苏玉簪,瞳孔微缩。

“看来陛下是打定了主意,要送惜辞上路。”慕惜辞轻哂,取过那杯凉透的酒,将之一饮而尽——

“好酒,可惜冷了。”冷酒入喉割得她喉管生痛,慕惜辞挑眉,将那空了的酒杯倒置在小案之上,嗓音是惯来的平静淡漠,“如此,可还满意?”

“满意,自然是极满意的。”墨书远大笑抚掌,笑声中有种说不出的畅快,“阿辞,朕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你放心,你们两姐妹很快就会见面的——”

“见面?墨书远,你什么意思!”慕惜辞的脸色陡然一变,她适才饮下的那一杯明明是剧毒鸩酒,她自知已无甚活头,那么他说的见面……又是什么?!

“意思就是……慕惜音早就死了,在你第一次领兵远征大漠的时候,她就已经死了。”墨书远说着起了身,自怀中摸出只小小的香囊,慕惜辞见到那东西,喉咙一甜,当即吐出口血来。

这是她送给慕惜音的东西,她日日携带从不离身,如今却……

“说来那可真是个绝世美人……只可惜身子骨太弱,朕那帮亲卫又猴急得很,她撑了不过两日,便香消玉殒了。”墨书远把玩着手中的香囊,眉目间尽是得色,“朕告诉她,若她不好好听话,便杀了你——你看,她果真是个听话的傻女人,临死前还求着朕放你一马。”

“怎么会……”慕惜辞按着肚子,腹内传来的剧痛令她几乎撑不住身形,大片绛色血液自她口中涌出,漫成淋漓的一片。

“你那之后算得的,不过是一具保存完好的、至今还没能落土的美人尸首。”墨书远敛了笑,一把将那香囊摔在地上,惊起一小片雪尘,“这得多亏了你姐姐常年体弱多病,不然纵使有人仿得了她的字迹,那卦中带着的病煞之气也要引得你起疑。国师大人,你输了。”

“哈、哈哈——”慕惜辞大笑,眼角迸出带着血的泪花,沾满赤色的指尖抓过几案,留下刺目的划痕,“墨书远,你当真以为区区一杯鸩酒,杀得了我吗?”

“国师天赋异禀,道行颇深,普通的鸩酒当然不行。”墨书远道,冷笑着后退一步,一直藏在袍袖里的琉璃佩瞬间摔成一地烟花,无数利箭应声破空,根根将她贯穿,慕惜辞指尖一抖,快成型的图文顿时散作云烟。

万箭穿心。

“忘了告诉你,慕国公和小将军的命,也是朕一手送出去的。”墨书远俯身,欣赏什么上好的珍奇似的看着面前奄奄一息的女子,眼中滑过一丝不可名状的快意,“传朕旨意,国师征战劳苦,带病累年,而今猝然崩逝,朕甚觉心痛,特封淑妃慕氏为后,入主中宫,以慰国师在天之灵!”

慕氏淑妃……慕诗嫣!

慕惜辞瞪大了眼,最后一口气自体内逸散,她终究是死不瞑目。

“陛下,国师的尸首要如何处理?”有人小心翼翼地扫了眼他们故去的神话,目含忌惮。

“拖下去,扔进乱葬岗。”墨书远甩袖,大步离去,亲卫们恭谨行礼,而后拖着那具还未冷透的尸身下了镜台,血色蜿蜒了百尺有余,凝成绮艳的冰。

那夜湖上忽然生了大风,漫天飞雪封锁了镜台,只余一柄沾了血的纸伞躺在案边,是天地之间唯一的火色。

“小姐小姐,醒醒,您该喝药啦!”小丫鬟在耳畔叽叽喳喳吵个不停,慕惜辞下意识蹙眉,挣扎着想要拒绝,她惯来不爱喝那苦兮兮的东西,何况她这身子是频繁动用奇门卦术算废的,寻常汤药根本不能让她缓和半点。

“小姐,灵琴知道小孩子不喜欢吃药,特意拿了碟蜜饯,咱们三日后就要启程回国公府了,您可不能再病着呀!”灵琴见到自家小姐的模样失了笑,于是放下药碗餐碟,耐心的安抚起慕惜辞来,声音也越发温柔,“小姐,那药真的不苦,您快起身吃了吧——”

小孩子?她今年二十有八,早不是什么小孩子了。

而灵琴……灵琴她早在十八年前便死在劫匪刀下了呀。

慕惜辞眉头蹙得更紧,拼全力挣开了眼睛,鸩酒入腹和万箭穿心的疼痛犹在,她浑身软麻,生不出半分力气。

“您总算醒了,我扶您起来。”灵琴道,仔细万分地将慕惜辞扶起,倚在榻前,继而送上那碗热汤。

药液入口苦涩不堪,喝得慕惜辞整张小脸都皱成了一团。

“今天是什么日子?”

“今天……今天是长乐二十二年十一月初一,怎么了小姐?”灵琴关切道,慕惜辞微微晃头,眼底波澜浅浅。

长乐二十二年,十八年前。

她重生了。

同类热门书
病娇相爷以权谋妻
病娇相爷以权谋妻
摄政长公主权势滔天,野心,手段毒辣,所以活该被至亲谋杀,尸骨无存?重生到闲散王爷府上,凤执表示很满意,白捡了几年青岁,郡主身份悠闲自在,还有个未婚夫婿俊美出尘。本想悠闲过一生,然而山河动荡、皇权争斗,终究是躲不过权力倾轧。鲜衣铠甲,华裳锦绣,她千方百计谋夺权势,终于大权在握,登临帝位。凤执磨牙,她可算是知道某人的用心险恶了。---------江山为棋,翻手云雨,覆手乾坤,落子无悔!邪魅冷酷权欲女主VS腹黑闷骚病娇男主。男强女强,势均力敌,一对一,强势爽文宠文。
妖殊 ·架空 ·完结 ·78.4万字
9.5分
仙风药令
仙风药令
她是古医家族最神秘的存在,却丧命在最亲的人手中。一朝重生,她成了生活在食物链最底层的楚千棠。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身娇体弱的贵公子沐宸,怎么也没想到,他本只想逗逗那小子,却不想竟让自己一步步的深陷……当他已经决定冒天下之大不韪时,却发现他竟是她……文中片段: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他神色淡淡,步伐从容,白衣飘逸,墨发飞扬,身上自然而然的散发着一股仙风贵气,让她恍惚间有种错觉,他不是走在山坡下的杂草树木中,而是从九天乘风而下,漫步在云端之中。
凤炅 ·穿越 ·完结 ·74.1万字
9.4分
重生后我成了敌国少年暴君
重生后我成了敌国少年暴君
[1v1+团宠+甜宠+马甲+爽文+女强+女扮男装]曾为大晋最受宠有权的长公主,却被亲弟当成了登基的垫脚石。一朝重生,她穿成了敌国暴君。本想肆意妄为延续暴君路,结果这路越走越偏。原来讨厌她的两个堂哥:“我们容家的人不许别人欺负!”在朝堂上咸鱼的诸位大臣:“都别拦着我们!我们要为陛下肝胆涂地!”甚至被她踹出门的荣安异姓王楼星散,半跪在她身前:“臣赤胆忠心,天地可鉴!”这话情真意切,慷锵有力。容兮信了。就是没想到说好的赤胆忠心——暗地里变了质。*后来楼星散堵在她跟前,阴测测开口:“陛下在看谁?他有臣忠心?有臣好看?”容兮被他紧紧抱住动弹不得,还没开口,他就蹭到她脸边来,野狼乖顺的像绵羊。“陛下莫理会他们,您最喜欢靠着臣了,臣抱着您,您靠个够。”容兮:……*
筠倾 ·架空 ·完结 ·91.4万字
9.8分
穿书后我和摄政王结拜了
穿书后我和摄政王结拜了
穿书后,顾澜成了宗学里作天作地的小侯爷!暴揍皇子,怒怼太子,调戏公主,内涵太后,将顽劣世子捏成白面团子,还和那位掖庭长大的王爷不清不楚,实乃京城第一纨绔,大燕第一米虫。可后来,小侯爷文能治国安邦,武能领兵打仗,竟成了国之栋梁!……为了摆脱炮灰命运,顾澜女扮男装,努力学习,争做京城最俊少年郎。可是为什么,那位只搞事业不谈感情的冷酷摄政王,非要抓着她结拜啊?等等,还是夫妻对拜?某日——小侯爷欲哭无泪的问:摄政王不是不近女色吗?摄政王步步紧逼:孤近的,是男色。小侯爷道:太好了,我是女的!摄政王扔掉香炉换喜服:那就不结拜了,拜堂。【女扮男装,穿书1V1,双强权谋】——接档文《重生后我被敌国质子缠上了》求收,感谢!
新茶 ·穿越 ·完结 ·107万字
9.7分
辞天骄
辞天骄
又名:孤被一群男人退婚以后皇太女铁慈急于大婚,下诏选秀。公侯子弟画像挂满一屋。风流病娇,高山白雪,春风十里,又野又甜群美竞妍,皇太女绝不纠结一夫一妻不觉少,三宫六院不嫌多。最起码排够一周,撑不住还有西地那非奈何群美看不上大傀儡生的小傀儡。旨意未下,辞婚书已经雪片般飞来东宫皇太女荣膺史上被退婚次数最高纪录保持者。频频被退婚,老公还得有。皇太女反手开盲盒,一镖扎中最丑的画像。男人嘛,灯一关都一样。就他了!辽东王十八子,小十八美如花自幼被奇货可居的母亲男扮女装,女装大佬技能点满。却遭了父王厌弃,兄弟排挤大佬柔弱小可怜,大佬杀人不眨眼好容易经营得地下事业,向至高王位霍霍磨刀关键时刻一纸圣旨,喜提太女夫。成为小傀儡的小傀儡。辽东基业,未来王位,眼看都成泡影。费尽心思摆脱婚约,却被一心攀龙附凤的母妃打包急送太女东宫。缘,妙不可言。公子,你那丑画像,万一皇太女瞎了眼依旧看中,怎么办?万一我和皇太女真有如此佳缘......您就顺水推舟咩?......我就杀了她呗。双向真香绣剑击穿万重门,颠倒乾坤作半生,谁逐江山谁举鼎,日月听我教浮沉。我本世间桀骜人,袖拂殿前怨与恩,山河为卷刀作笔,半阙狂辞问仙神。
天下归元 ·架空 ·连载 ·224万字
9.8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