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81章)
宁家和井家是世交,宁苏意只比井迟大两个月。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其实称不上姐弟。 但宁苏意日常逗井迟的时候,总是仗着自己比他早出生那么几十天,常常以姐姐自居,弟弟弟弟叫个不停。 “弟弟,要吃蛋黄吗?我不吃。” “弟弟,还不找女朋友啊?” “弟弟,我发现你身上没有药味了……”(井迟小时候经常生病,身上有股很好闻的中草药味) 井迟每每听到宁苏意的称呼都要气个半死,心道谁要当你弟弟啊,我想当的是你男朋友! …… 后来,两人在一起,井迟揽着宁苏意的小腰,在她耳畔低喃:“姐姐,你生气的样子好可爱。” 宁苏意羞窘得不行,伸出手去死死捂住他的嘴,力气之大,仿佛要将他活活捂死:“闭嘴闭嘴闭嘴!不许再叫我姐姐!!听到没有?!” 这人一叫她姐姐,她就该死的有种负罪感。 井迟用无辜的眼神讨饶,却在她松开手之后,故态复萌:“不要。姐姐。” …… 井迟:我最幸福的事,就是能守护心上人慢慢长大。 何其幸运,我见过她小时候哭鼻子的模样,也见过她长大后笑靥如花的样子。
版权:潇湘书院

第1章 深夜惊喜

夜色浓稠如墨,窗外雨声淅淅沥沥的,绵绵雨丝被风吹斜,拍打在窗玻璃上,卷着翠绿的叶子,黏在上面。

房间里亮起一盏昏黄壁灯,照着有些凌乱的地板。宁苏意蹲在行李箱前收拾东西,大件的物品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寄回国内,剩下的都是些方便携带的日常小物件。

留声机里播放着意大利语的情歌,宁苏意把银灰色的折叠电脑支架塞进行李箱盖子那一侧的格网里。

手机铃声乍然响起,她收拾东西的动作稍顿,撑着膝盖起身,先去把留声机关掉,拿起手机接起来,用纯正的伦敦腔说着英语:“你好,哪位?”

来电显示没有备注,她略微疑惑,谁会在深夜给自己打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陌生的男声,有些低沉,用同样流利的英语告诉她,她有个快递到了楼下,麻烦她下来签收。

宁苏意愣住,心存疑窦,再次看了眼手机屏幕,眉心微微蹙起。她即将离开英国,只有寄回国内的快递,没有寄到这里的快递。

难道,她填错了地址?

这种愚蠢的事情她应该干不出来。宁苏意提高警惕:“你确定?”

对方非常确定,说出了她的名字和具体门牌号,并且告知她,这个包裹是从中国宁城寄来的。

宁苏意就是宁城人。

因此,她打消了疑虑,挂断电话后,换上外出的鞋子,出门乘电梯下楼。

一楼的声控灯可能坏了,她用力跺了两下脚都没有任何光线亮起来。四周黑黢黢的,有穿堂风从走廊尽头的窗口吹进来,雨声比屋子里更清晰,平添了些阴森恐怖的气氛。

宁苏意吞咽一口唾沫,身体的反应很真实,神经一瞬紧绷,额头出了细密的汗珠,紧抿着唇瓣,哆哆嗦嗦打开手机电筒照明,伸手去拉面前厚重的大门。

吱呀一声,门被拉开了,视线所及,空无一人。

“酥酥,Surprise!”

蓦地,大门左侧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宁苏意吓了一跳,猝然转头,在深深夜色里看到男人颀长的身形,穿着黑色长裤、黑色衬衫,撑着一把大黑伞,整个人几乎隐匿在这茫茫雨幕中。

宁苏意心跳剧烈,还没回过神,仍怔忡在原地。

直到那柄黑伞的伞沿缓缓向上抬起,露出男人冷白如玉的脖颈,喉结尖尖的,锋利得有些性感。再往上,是弧度漂亮的下颌、高挺的鼻骨。等到眉目完全闯入视线,便觉惊艳。

在宁苏意认识的所有人当中,井迟的眼睛是最好看的。他是很明显的单眼皮,窄窄的,眼尾狭长,眼眸却圆润清澈,有点像小鹿的眼睛。

井迟是笑着的,笑里带着点委屈巴巴的懊恼:“看来不是惊喜,是惊吓。”他看出宁苏意被自己吓到了。

“确实,被你吓得不轻。”宁苏意嗔了句,想揍他,奈何手里没拿东西,便不客气地朝他翻了个白眼,“你怎么过来了?”

“你说呢?”井迟一只手始终背在身后,这时候才拿到前面来,是一束香槟玫瑰,白里透微黄的花瓣,沾了雨水,娇软得像女孩子的肌肤,花瓣的间隙里夹着点点淡蓝色的满天星,漂亮极了,“如果没记错,明天是你的毕业典礼吧。别的毕业生都有家长来庆贺,我怎么忍心你受冷落呢。酥酥。”

贫嘴。

宁苏意把花抱在怀里,拿脚踢他,也没真的踢,就是用脚尖挑起地上的雨水溅到他的裤脚上,像小时候的恶作剧:“又不是第一次毕业了,没必要庆贺。”

这倒是实话。宁苏意是博士毕业,而且是生物学和金融学双博士学位,前面研究生毕业和本科毕业她都经历过,毕业这种事对她来讲,家常便饭一样。

“对我来说,很有必要。”井迟说。

宁苏意把他带回自己的公寓,井迟看到客厅地板上散乱的各种物件,以及大敞着门的卧室里,同样的凌乱,连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不知道的还以为家里遭了贼,或者是逃荒人经过此地,怎一个乱字了得。

井迟摇摇头,无声地叹息。

他的酥酥,从小收拾东西就很没条理,想到哪里就收拾哪里,常常收拾到最后还是一团糟。

宁苏意把手里的花放好,转身就看到井迟利索地解开袖扣,挽起袖子,蹲下来替她收拾行李箱。

宁苏意挑了下眉,乐得享受他的照顾。她拨了拨留声机的唱针,放到黑胶唱片上,继续听之前那首没放完的意大利情歌,还很惬意地拿了瓶棕红色的指甲油,坐在小圆桌边的白色长绒毯子上,一边跟着曲调轻哼,一边涂脚趾甲。

空调徐徐输送着冷风,室内温度适宜。

“还有哪些东西要带走,先跟我说好,我帮你都收拾了。”井迟将宁苏意刚才收拾进行李箱里的东西全都倒出来,重新整理,“我是真看不上你整理的这些,也不知道你一个人平时在英国怎么生存的。”

宁苏意涂完一个趾甲,抬起手,用两根手指拈起一张纸递过去,上面列着清单:“喏,这些都是要带走的。”

等井迟接过清单,宁苏意垂下头接着涂脚趾甲,遗憾地叹了口气:“这张小圆桌我很喜欢,想带走,这块长绒毯子我也想带走,只是不好运送。”

她指的是放指甲油的小圆桌和垫在地上当坐垫的毯子。

“说起来,这还是你送给我的,不远万里从国内寄过来的,我都用出感情了。”宁苏意两只脚交叉着放,下巴抵着膝盖,为了方便涂脚趾甲,姿势凹得十分别扭,整个人几乎蜷成一团儿。

当初她浏览装修房子的网页,意外发现那张小圆桌的图片,保存下来发了条ins,问朋友们那张小圆桌好不好看,井迟二话不说给她买了,还是她自己动手组装的。后来又说得给圆桌配条毯子,他就一起送给她了。

她平时就爱坐在毯子上,把电脑放在小圆桌上写作业、办公。

“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你要是喜欢,等你回国我再送你一套一模一样的。”

井迟拿出她放在格网里的金属制的折叠电脑支架,放在行李箱最底下。照她这么放,行李箱上飞机托运时,遇到暴力的,支架的尖端准会划破格网。

宁苏意轻啧了声,心说果然是井家小公子能说出来的话。

这个小圆桌是深褐色的,打磨得光滑油亮,一看就颇有质感价值不菲。还有身下这块其貌不扬的毯子,六万多。

她的好闺蜜邹茜恩半年前来英国度假,顺便过来参观她的公寓,特意强调一句:宁苏意啊宁苏意,你这是享受了井迟未来女朋友的待遇,以后千万别让他女朋友知道,不然她得妒忌死了。

宁苏意深以为然。

井迟看出她心中所想,嗤笑一声:“从小到大,给你买的东西还少了?”

“说的也是。”宁苏意瞬间就心安理得。

宁苏意边跟他聊着天边慢腾腾地涂完了右脚,保持一个姿势太久,半边身子都麻了,停下来缓了缓。

井迟抬眸看她,以为她是涂左脚不太趁手才停下来,说:“我帮你涂?”

宁苏意有些意外,还未开口,井迟就拿走她手里的刷头,往指甲油里蘸取少许,拿出来时刷头在瓶口处舔了舔,去除多余的甲油。

“不是,你还来真的……”

宁苏意话说一半,井迟就半蹲下来,左边膝盖抵着地板,手执起她的左脚,放在自己腿上。黑色的裤子,白皙的女人脚,贴在一起竟有股别样的诱惑意味。

尤其是在这样烟雨蒙蒙的深夜里,宁苏意自己都觉得眼前这幅画面有些许色|气。

从她的角度去看井迟,他低眉敛目,神情认真,半点旖旎的情绪也无,她那些突如其来的小别扭一扫而空,放松姿势背靠着沙发边缘,让他给自己涂。

小时候,他也给她涂过指甲油,不过是手指甲。

她上小学就很爱臭美,偷偷拿妈妈的指甲油涂,又不太会操作,常常把甲油涂到指甲盖边缘,染得手指头都是红红绿绿的。

井迟看不过去,嘴上嫌弃她,却毅然拿过指甲油帮她涂。

别看他从小身体不好,常年泡在药罐子里,跟个病西施一样,风一吹就倒,真真的弱柳扶风,做事却一直很稳妥,像个大人。

想起小时候的事,宁苏意心情很好,支颐,弯唇笑笑:“小迟弟弟,你对姐姐真好。”

一刹那,井迟就绷起俊脸,执拗地看着她,半晌,语气硬邦邦地说:“别叫我弟弟,我们同岁。”

“我比你大两个月好不好?”宁苏意用手指勾勾他下颌,像给小狗挠痒痒,“你从小就不肯叫我姐姐,搞得我都没有当姐姐的乐趣。”

井迟不理她了。

他埋着头,小心翼翼地给这个女人涂脚趾甲,甲油是很纯正很浓郁的复古红,涂抹在脚趾上,衬得那片脚背晃眼的白,珍珠一样莹润好看。

这个女人最擅长气他。他一直都知道,也拿她没办法。

井迟很快给她涂好了脚趾甲,等着晾干,视线不由得落回她的脚,一颗颗脚趾挨在一起,小巧圆润,点缀着红。她太瘦,脚很单薄,能清晰看到脚背凸起的血管。视线向上转移,是她白皙纤细的小腿,她穿了条真丝的裙子,下着雨的缘故,随意套了件针织开衫。裙摆丝滑如水,稍微动一动,便蹭上去,露出更多的白嫩肌肤。

她半边身子斜斜地靠着沙发,姿态太散漫,像娇贵的女王。而他,是匍匐在她裙下的臣子。

看的时间久了,井迟的眼眸便深了些许,心底生出一股病态的冲动,想把吻烙在她脚背上……

井迟沉沉地出了口气,闭了闭眼,压下那些翻涌而出的莫名情绪,拧上指甲油盖子,起身走到另一边,沉默地帮她收拾东西。

宁苏意并未觉察他的异样,两只脚并拢,高高翘起,独自欣赏。

手机突兀地响了几声,宁苏意放下脚,扭过身子伸长手臂从沙发上勾到手机,拿在手里。

“富婆俱乐部”微信群里,好闺蜜正在召唤她。

邹茜恩:“大博士,打算什么时候回国?准备好给你接风洗尘了。@宁苏意”

叶繁霜:“我们酥酥是大忙人啊,回国就得继承家业当女总裁,有时间跟你这米虫吃喝玩乐?”

邹茜恩:“劝你撤回,不然我们友情立马要没。”

叶繁霜:“OK,我收回。”

宁苏意看得好笑,手指随意地揉了揉卷发,解答她们的疑问:“过几天就回,到时候给你们带礼物。”

邹茜恩立马来精神了:“我想要这条项链!图片发给你!”

随后,她就毫不客气地甩过来一张项链的图片,大概是惦记已久。

宁苏意保存了图片,又问叶繁霜:“霜霜想要什么礼物,不如也学‘邹米虫’直接说了,省得我挑选。”

邹茜恩:“喂!你人身攻击!”

叶繁霜:“我随便,有礼物收就行。”

跟两个闺蜜聊了几句,外面的雨声渐渐停息,只剩下一些风吹落树枝上雨滴的啪嗒声。宁苏意关掉留声机,再看井迟的杰作,不免要给他竖个大拇指。

不过一个小时,堆在地板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都消失了,不需要搬走的都归置好了,需要带走的都塞进几个行李箱里。整个家看起来焕然一新,只是因为少了很多东西,显得有些空荡荡。

井迟直起身喘了口气,正好宁苏意递给他一杯水。

他举着两只手,示意自己的手太脏,不适合碰杯子。宁苏意会意,把杯口凑到他嘴边,倾斜杯身,喂他喝水。

井迟一口气喝完整杯水,胸口轻微起伏,一看时间不早了,催促她赶紧去洗澡睡觉。

“客房的柜子里有干净的床品,你自己换。”宁苏意打了个哈欠,抻着懒腰往浴室的方向走。

宁苏意洗完澡,坐在梳妆台前护肤,瓶瓶罐罐里的东西倒出来,在手心搓了搓,拍在脸上,正要涂润唇膏,外面就响起拍门声,显得很不耐烦。

“来了。”

宁苏意应了声,拍门声仍未停止,她趿拉着拖鞋快步走过去,一把拉开房门:“这么大声音,也不怕邻居投诉。”

“宁苏意,你这里怎么会有男士内裤?”井迟沉着脸,手里拎着一条纯黑色的四角内裤,男士的。

宁苏意愕然,根据以往的经验,他每次叫自己的全名,事情都不会太妙。

作者还写过
都怪我入戏太深
安初虞的颜值被称为娱乐圈天花板,每次走红毯必艳压各方,跟她同框的女星压力很大。颜值top就算了,演技也被各大导演拎出来夸,电影资源好得不行,让无数圈内人士眼红,是行走的热搜话题。曾有人戏言,营销号随便报道一个关于安初虞的料都能顶上半年业绩。安初虞畅想自己会在演艺事业上更上一层楼,捧到更多的奖杯,谁知世事难料,她一个转身就踏入婚姻殿堂。家族联姻,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甚至不了解对方,只见过一面就领了证。仅有的一次见面还是在双方律师的陪同下,进行财产公证以及签订婚前协议,以防将来离婚出现纠纷,可谓做好了随时一拍两散的准备。安初虞有一个要求:隐婚。席筝:真行,刚结婚就被打入冷宫:)*本以为这场婚姻有名无实,各玩各的,没成想二人在浪漫之都巴黎偶遇,天雷勾动地火,一发不可收拾。回国后,安初虞川剧变脸似的,翻脸不认人,继续征战娱乐圈。席筝却念念不忘,隔三差五撩她。……后来,安初虞被拍到在化妆间与一男子姿态亲昵。经证实,此人正是悦庭的掌权人席筝。#安初虞金主曝光#火速窜上热搜第一。粉丝惊了,黑粉活跃了,死对头纷纷发通稿碾压。席筝没忍住,偷偷登上公司官博亲自辟谣:我与安初虞已婚,且育有一子,感谢关心。
三月棠墨 ·成长 ·完结 ·21万字
9.9分
亲爱的绵羊先生
【著名畅销书作家兼编剧路棉和当红实力派男神姜时晏的暖爱故事!】【世上有千万种爱情,这一种爱叫做,我写剧本你来演。】姜时晏是当红偶像、大众男神,微博评论底下每天有成千上万的女粉丝喊他老公:“老公,我爱你!”“老公,你看我一眼呀!”某一天,她们的老公发了一条微博。@姜时晏V:什么时候,听你叫我一声老公?@长安路V随后,著名作家长安路转发了该条微博,并回复:@长安路V:老公,从今天起,请多多指教。@姜时晏V众粉丝:“卧槽卧槽卧槽!不要拦我!我要炸了!有没有组团跳楼的亲!约起来!”【男神公开恋情前,微博只发广告,男神曝光恋情后,微博只发狗粮】众粉丝:汪汪汪!*姜时晏表示,有个当作家的老婆有时候也不一定是好事。比如——作家老婆最近连载的小说断更了。读者找不到她人,便在他的微博底下留言。“帮我们催催你老婆,赶紧更文吧,卡在这里真的很难受啊啊啊!”姜时晏扭头看着埋头在电脑前码字的老婆:“棉棉,你读者催更都催到我这里来了。”路棉一脸崩溃:“别催我,马上马上!”*路棉表示,有个当明星的老公有时候也不一定是好事。比如——自从两人的恋情曝光,他的女友粉总在她的微博底下留言。“长安大大,求哥哥的私照!嘤嘤嘤,哥哥都好久没发微博了。”路棉被缠得没办法,随手拍了张老公睡着的照片发微博。粉丝们大呼:“哥哥私下好萌啊!好想抚摸。【星星眼】”路棉侧头看向身边呼呼大睡的男人,摸摸他的脸,哪儿萌了?腹黑着呢!男人睁开黑眸:“小坏蛋,又背着我做什么坏事了?”*【三月的新文,暖暖的故事哦,闭着眼睛跳坑吧!】
三月棠墨 ·疼痛 ·完结 ·118万字
9.6分
鱼小姐的初恋日记
【22岁的大四在读生喻橙被催相亲了!】妈妈说:“高中不谈恋爱,大学不谈恋爱,都快毕业了还不谈恋爱,你想干什么?”爸爸说:“小鱼鱼啊,优质的男人要提前挑选,剩下的没好货。”相亲前——爸爸问喻橙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喻橙站在床上,大手一挥,颇有指点江山的气势,她手指划过墙壁上一排当红男星的海报:“譬如这些类型,我都挺喜欢……”喻橙是个追星狗,最爱男神偶像。爸爸冷冷一笑,打击女儿:“呵,等你有天仙般的美貌再说吧!”相亲后——周暮昀问喻橙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喻橙羞涩一笑,摇摇头:“嗯~,就、就喜欢你这样的。”爸爸:“……”*【关于表白】喻橙被妈妈骗去相亲,被周暮昀知晓,他一把将她拉走:“你不许相亲。”喻橙愕然睁大眼:“该不会,你其实……喜欢我?”“是,我喜欢你,我在追你。”她倒抽一口气,眼里满是不可置信。周暮昀清了清嗓子,小心翼翼道:“喻橙,我看出来了,最近你看我的眼神不太对劲。你是不是喜欢我?是不是想追我?”她不语。他眼神温柔得似能滴出水:“喻橙,我很好追的。只要你说,你喜欢我,我就做你男朋友。好不好?”*三月的小甜文,从头甜到尾。啊,快张嘴,喂你吃糖!
三月棠墨 ·都市 ·完结 ·125万字
9.7分
同类热门书
有婚可乘
【新书《夫人是个小撩精》正式开始连载了,有兴趣的小可爱可以戳戳头像查看哦!】【甜宠文+影视圈偏执大佬X随性团宠小千金】众所周知,洛城傅家三少清隽矜贵,傲慢且偏执,却不知,他处心积虑,步步为营,只为得到那个被他侄子退过婚的南家小女儿南烟。南烟也没想到,自己一条腿都已经迈进婚姻的坟墓里了,又被人生生的拽了出来,而那个人正是她前未婚夫的——小叔叔傅璟珩她正庆幸自己从火坑中跳出来时,却突遭他强势表白:“要不要嫁给我!”她避之不及:“小叔叔,强扭的瓜它不甜。”“甜不甜扭下来吃了就知道了。”“要是苦的,扭下来多可惜,你再让它在藤上挂着长长?”后来,某人直接把那根藤一块给扯回家了,还振振有词:“换个地方有助于生长。”*再后来,她前未婚夫迷途知返,前来求和,南烟一边鄙夷一边想着如何拒绝时,那道薄凉中透着凌厉口吻的声线从身后飘来:“你堂婶不吃回头草。”
槿郗 ·都市 ·完结 ·91.9万字
9.3分
戏精夫妇今天离婚了吗
【人前超A人后沙雕女明星x傲娇毒舌总裁】沙雕+甜宠,男女主双毒舌,双戏精,无虐。-南颂和沈渡是商业联姻,二人互不待见,结婚后的半个月沈渡就去了加拿大,一走就是一年。一开始——“离开不吭一声回来也不吭一声,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把家当什么了?窑子啊?”沈渡一脸平静:“你这么说自己,会不会不太好?”南颂:“......”“我饿了,你给我做香煎小牛排。”沈渡:“你想吃我就要给你做?你把家当什么了?餐厅?把我当什么了?厨子?”“那倒不是。”“那就是把我当爸爸了。”“爸爸。”沈渡:“......?”后来——撤黑热搜、搞营销号、虐情敌、宠老婆,沈渡做起这些事来简直不要太得心应手。南颂:“这么嚣张,你以为你是谁?霸道总裁吗?”沈渡将人一把搂过:“那不然呢宝贝儿?你以为老子是什么?”南颂很久之后才知道,原来霸道总裁,也喜欢玩年少暗恋那一套。
薄荷灯盏 ·婚恋 ·完结 ·140万字
9.8分
傅爷的法医娇妻
【女法医vs顶流影帝】苏知孝喜欢傅稽衍十年,偶然得知自己不过是个替身。呵,这狗男人,她不要了!傅稽衍,京北市傅家太子爷,娱乐圈顶流影帝,万千少女的偶像。被老婆甩了一脸的离婚协议,懵了。……某天,傅影帝被当红小花告白:“衍哥,我喜欢你好久了,真的!”傅:“喜欢我?先说说看,就这张脸,填了多少玻尿酸?”女明星当场崩溃,大哭着离开。傅狗:“老婆,我真的不认识她!”就差举手发誓了。正在出警现场,并将刚才一切尽收眼底的苏知孝:“傅先生,麻烦让让!”狗子:我太难了~(追妻火葬场,前期真狗)
是朕啊 ·明星 ·完结 ·96万字
9.4分
不止沦陷
林姣和顾权恋爱两年,为了他的喜好扮演起乖巧顺从的小白花,甘愿卑微如尘。她以为,顾权同她一样爱着彼此。却在一次聚会上,听见他与旁人说:“林姣很好,但始终不是她。”那时,林姣才知道她的角色有多可笑。她撇下所有的怨意及执念,在他与心上人缠绵时,黯然退场。*后来,心生悔意的顾权找到林姣。他紧紧抓住她的手,沙哑的嗓音下藏满祈求:“姣姣,原谅我好不好?”他妄想她跟以前一样,轻易原谅他。却在某道身影闯入眼帘时,彻底惊慌。“老婆。”他揽着林姣步步后退,似玩味似挑衅地瞥了顾权一眼。又俯身浅触她的侧颜:“我们继续?”【顾权火葬场】【男二上位】【双C、小甜饼】
难赴星河 ·豪门 ·连载 ·35.2万字
9.9分
分手后,前任总是想方设法堵我
【消防队大队长vs外科女医生】全世界都知道江家太子爷喜欢的人是陆小姐,可陆小姐不这么认为。陆京觉得,江也这人哪哪儿都是臭毛病,不想惯着他。某天。太子爷跑到陆家。“陆京,你到底什么时候才给我名分?”“陆京,不准收他们的东西,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陆京,你是我的,这辈子都只能是我的!”陆京:“滚~别打扰我睡觉!”(1v1,别后重逢,追妻火葬场。)
是朕啊 ·豪门 ·连载 ·52.6万字
9.7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