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43章)
没有搞不到的情报,没有干不掉的敌人。离职警察穿越电视剧上海滩,结交许文强,收丁力当小弟,进入法租界巡捕房,建立自己的情报帝国。我搞商业,也卖情报,还搞谍战,有人说我是商业大亨,有人说我是情报贩子,还有人说我是特务头子,其实,我只是个爱国人士。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火车上认识的朋友

“如今这世道,没有一个可以过安生日子的地儿啊,”

“唉,何尝不是,去年年底国虽一统,但这社会依旧不太平啊,”

“刚统一不久,中山先生入土为安还不到半年,近些日子中央军和西北军又闹起来,剑拔弩张的,指不定哪天就又要开战了。”

火车车厢内,类似的言论不绝于耳,陈乐道闭眼坐在软包长椅上,靠着靠背,似在养神,实则凝神听着众人交谈,从中获取他需要的信息。

火车从天津出发,一路向南而下,终点是南京浦口,也就是著名的津浦线,津浦铁路。

津浦铁路作为清政府借款建成的最长的一条铁路,历时四年,一气呵成,可以说是旧中国铁路最为华美的篇章。

陈乐道所在的车厢是二等车厢,坐在这里的人,不是商人官员,就是学者律师医生这类社会精英人士。

这些人所谈,多为时下国家时局、社会民生,对陈乐道了解这个时代很有帮助。

“中央军和西北军要开战?”他脑中闪过刚刚听到的话,却是没能从记忆中搜索到后世与之有关的信息。

“要么是虚张声势没打成,要么就是后世教科书没怎么提。”脑中刚闪过这样的想法,旁边又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

“先生,请你出示一下车票。”睁眼瞧去,是穿着黑色制服的查票员。

查票员声音放地很轻很轻,态度让人挑不出丝毫毛病,这让陈乐道感到有些诧异。这跟他想象的民国多少有些不太一样。

他不知道的是,查票员这种态度,仅限于头等车厢与二等车厢。能乘坐这两个车厢的人都不是普通人。

三等车厢的人,是享受不到这种清风拂面似的服务的。

拿出车票递过去,那人检查后微笑点头,还给了他,又去看其他人的车票。面对每个人,态度都很好。

“小兄弟,你这是到南京么?”收起车票,陈乐道正要闭眼,对面却是传来一个浑厚中带着些许儒雅的声音。

男人身穿西装,约莫三四十岁,带着一副金色细杆圆框眼镜,见陈乐道看过来,脸上露出笑容。

虽不认识,但对方的气质让人一眼就能确定他不是坏人。

“不是,我去上海。”仔细看了看对方,陈乐道选择相信自己的判断,摇头直言。

火车虽然是去南京,但并不代表车上的人就是去南京。1929年的交通不比后世,如今出远门是很麻烦的。

时间上是麻烦,经济上是麻烦,安全上也是麻烦。

“那真是巧了,我也是去上海,”对面之人笑了笑。

火车出行,速度相对已经很快,但从天津到南京,仍旧需要不短的时间,车上很多人都在互相聊天,干坐着实在无聊。

中年人和陈乐道聊了起来,其实更多是中年人在说,陈乐道在旁边应和。

他才来这个世界不到一个月,很多东西都不够了解,无从说起。中年人却不然,他对这个时代有很深的见解。

事实上陈乐道能坐在这里,都是一个意外。

现在的火车站是不提前售票的,顶多也就提前一两个小时售票。

火车票很贵,大多数人都坐不起,没有提前售票的必要。

普通百姓一个月也就能挣到几个大洋,而坐一次火车,最少也得两三个大洋。坐火车对底层人民来说,是奢侈的。

他买票之时,见其中一个售票窗口人头儿太多,人挤人堪比春运,便跑去一个人不多的窗口。结果一张票,愣是花了他几十个大洋。

事后他才知道,火车分头等车厢、二等车厢、三等车厢,他买的,正是二等车厢的票。

而现在的车票分一二三或者一二四制,二等车厢车票是三等车厢车票的两倍,头等车厢是三等车厢的三倍甚至四倍。

票价恐怖!

从这儿看,似乎能窥见欧美列强巧取豪夺中国铁路权的原因之一二。

“你刚从法国回来?”听陈乐道说他刚回国,中年人露出恍然表情,“难怪你对国内很多事情都一知半解。”

陈乐道脸上却是露出苦笑,他岂止是刚从法国回来这么简单。

“茶房,来两杯茶水。”中年人挥手喊道,只见一个身穿藏青色短褂的人提着个茶壶,手中拿着茶杯快步走了过来。神色中泛起笑容。

说了这么一阵,两人都有些口干舌燥。

倒上茶,中年人掏出几文钱递了过去,这是给茶房的“小费”。

火车上想喝水,也是需要给钱的,陈乐道看得新奇,这还是他第一次坐这个时代的火车。至于茶房,他也只在《背影》中见到过这个名词。

“一会儿到了德州,还劳烦你去帮我们买一只扒鸡,到时候钱另算。”茶房正要离开,中年人叫住他又道。

“记住不要在那些小贩那里买,去车站外买。”中年人着重嘱咐。

茶房主要是负责火车上的茶水服务,但平时也会负责一些跑腿的活,常年在火车上,他们远比乘客更加熟悉一些事。

如此可以挣些外快,乘客也能省去不少麻烦,两全其美。

“你刚从法国回来,算是归乡人,今天我这个老乡就请你吃一吃家乡菜。”中年人笑着道。

“哦,对了,还没自我介绍,我叫周明先,是一名医生。这次去上海就是准备开一家自己的诊所。”

“周先生,很高兴认识你,我叫陈乐道,安贫乐道的乐道。”陈乐道自我介绍,两人互道姓名,关系算是从陌生人更进一步,以后逢人说起,也可以说是曾与某某有过一面之缘,浅聊过几句。

交情,就是这样一步一步来的。

两人继续聊着,从民生小事到国家大事,从法国到欧洲,什么都聊得起来。聊着聊着,就连附近之人都时不时看向两人。

这年头在国外待过的人,对大多数国人而言天然便带有光环。属于留过洋的高级知识分子,谓之海归。

周明先曾在国外留学过,不过他是在日本,没去过欧洲。

这一聊,两人就遗忘了时间,直到茶房拿着一只扒鸡找到两人。

“好久没遇到过如此对胃口的年轻人了,这一聊着连时间都给忘了。”周明先笑道,声音爽朗,两人虽然年龄相差不小,但性格却很是投机。

陈乐道也笑了,半个月前一觉醒来,他就出现在这具身体中,从二十一世纪到了一九二九年。

当时这具身体的主人正从法国回来,在一艘法国到中国的客轮上。他在海上飘了半个多月,轮船到了天津。

半个月时间,他接受了自己回到一九二九的事实。这是个热血男儿渴望回来的时代。

周明先,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遇到的第一个可以好好聊天的人。

“周先生,你之前为什么要特意叮嘱茶房去车站外面买这扒鸡。”

打开裹着扒鸡的油纸,香味不再受限制,溢散开去,引来不少人目光。

“呵呵,这德州扒鸡啊,一定要去外面买才正宗。虽然车站也有小贩叫卖,但那容易买到假货。”

“当初我第一次买扒鸡就是在小贩手里买的,结果打开后才知道其实是一只鹌鹑。甚至我听说还有人买到过兔肉的,哈,你说这把人给气得。”

周明先一边拾掇着鸡肉,一边笑着说起自己曾经的糗事。

“来,别客气,动手吃啊。”周明先安坐时有一种读书人特有的儒雅气息,但此时,却又展现出不拘一格的气质。

“火车上虽然也有餐车,但里面的‘大餐’太贵,不实惠,而且你刚从欧洲回来,当然要吃点咱们自己的东西。”

“大餐?”陈乐道疑惑。

“就是西餐。”周明先解释。

这个时代火车上有餐车,但里面的东西几乎全都是西餐,根本没有中餐的影子。

中餐出现在餐车里面,还得等几年。

“我们国家的火车有很多特别的地方,以后你坐多了就了解了。”

火车哐当哐当一路向南,两人聊了很多,从周明先口中,陈乐道终于对这个时代有了初步印象。

军阀混战,派系林立,这两年随着北伐结束,东北易帜,全国实现名义上的统一,情况稍稍好转。但私底下依旧是暗流汹涌。

之前众人口中所言中央军和西北军之事,就是一个例子。

对执掌权柄的人来说,这是大争之世;对热血男儿来说,这是报国之世;但对普通民众来说,这就是个吃人的时代。

“鲁迅先生所言不差啊!”陈乐道感慨。

“哦,你也认识鲁迅先生?”周明先诧异看着陈乐道。

“听闻过他说的一些话,也读过一些文章,十分向往。”

“的确,那是个有思想的人。”周明先一边点头,一边感慨鲁迅作品传播之远。

......

“北伐结束了,不知道我党现在情况怎么样。”夜晚,周明先靠在座位靠背上睡了个过去。

两人都没去找床睡,想睡床,是要加钱的,至少两个大洋一晚起步。其实不止。

没钱,寸步难行。

陈乐道看着车窗外温柔的夜色,繁星点点,银河高悬,这在后世属实难见,看着神秘浩瀚的星空神思散发。

来到这个世界大半个月,关于自己的未来,他这半个月里思考了很多。

最后发现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直接去寻找党组织,加入进去,跟着革命前辈们轰轰烈烈干大事。

二就是先不去寻党组织,前身家里在法国有些产业,这次卖了回国身上有些钱,他可以拿着这些钱做生意,搞点自己的事业,然后慢慢和组织接触,为革命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思来想去,他选择了后者。

个人的力量是薄弱的,他即使现在就去寻找组织,也改变不了什么。真和那些革命前辈比起来,他说不定还差了不止一筹。

与其如此,不如借助自己对未来的一些了解,去搞点事做,多弄点钱。既能让自己过得舒坦,又能对革命贡献一份力量。

据前世了解,组织在经济上一直都是很拮据的。

此去上海,他就是为了从那里开始自己的生意之路。

上海如今是全国的经济中心,被称为冒险者的天堂,在那里,他或许能闯出一片浩荡天地来。

同类热门书
谍战之巅
谍战之巅
请支持本人新书《猎谍者》。讲述周云成为了军统的猎谍队的猎谍者,专门针对明面上或暗地的日本特工。将他们或杀或抓的故事。我能通过你的电波,看到你的影子!我能从你的眼睛中,看到你的喜怒哀愁!我能探测你的脑波,翻阅你的人生经历。不要对我说谎!在我的面前,谎言会层层剥掉,就象那洋葱。我是一个反间专家!我也是一个超级间谍!
谍哥 ·激战 ·完结 ·144万字
7.1分
蝉动
蝉动
私家侦探左重回到过去,战斗在敌人的心脏,外号笑面虎,擅长背后一刀,精通玉座金佛原理,斯蒂庞克定式。
江苏棹子 ·激战 ·连载 ·229万字
9.4分
我的谍战岁月
我的谍战岁月
代号‘火苗’——你的功勋永垂不朽!企鹅群号:78697817
猪头七 ·激战 ·连载 ·199万字
7.9分
蛰雷
蛰雷
打入进去,渗透回来,潜伏出去。你只看到了第二层,以为我是第一层,实际上我是第五层。书友群:578700671
只爱煞英雄 ·激战 ·连载 ·280万字
迷踪谍影
迷踪谍影
不要和我说谎,我能够闻到你身上间谍的味道——孟绍原。一个微表情专家,他确定,自己能够改变很多东西。
西方蜘蛛 ·激战 ·连载 ·582万字
8.3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