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82章)
盛南希重活一世,对姜北霖展开了淑女式追求,他一次又一次的拒绝了她。 终于,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他对她说:“你还不了解真正的我,等你了解了,你会逃跑的。” 盛南希目光坚定:“我不会。” 姜北霖垂下眸子,头上还渗着水:“盛南希,我只问一次,是不是不管我什么样子,你都不会抛弃我?” 盛南希依旧目光坚定:“对。” 姜北霖终于挣开思想的禁锢,不顾一切的抱着她,在她耳边轻声说:“希希,既然你选了我,就别扔下我。其实……” 他有病,很严重的心理疾病。他控制欲极强,占有欲极强,任何他认为属于他的东西,他都会不顾一切的控制占有,包括盛南希。 过去,他看似对一切都漠不关心,但其实,是他还没遇到真正想要去拥有的东西,直到遇到了她,他开始急躁,开始发狂。 她说:“阿霖,如果我说,我不喜欢这样,你还会这样对我吗?” 他说:“对不起,我以后尽量克制。” 让他心理发生变化的,是许多年前发生在他身上的一段难以言表的往事。 他的秘密被剥开后,他以为她退缩了:“你看,我就说,你了解我以后,会逃跑。” 她摇了摇头,摸了摸他微蹙的眉,说:“我不会逃跑,我只是好心疼你。”
版权:潇湘书院

第1章 游轮沉没,盛南希重生(求收藏)

七月十二日,天朗气清,云层很白,正是出游的好时节。

一艘船身上写着“爱侣号”的豪华游轮在海面缓缓行驶,海面有微风,有几对年轻的夫妻靠在栏杆上接吻。

一个女人神色焦急的在打着电话,从她上船起,就在不停的打着电话,已经打了两个小时了。

电话终于通了,女人声音焦急,“戎礼,你为什么没有上船?”

她没有听到电话那头韩戎礼的声音,而是听到另一个男人的声音:“韩总,刚刚安全员说,他在给游轮做例行巡检时,发现爱侣号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游轮很可能会沉没,但不知道是哪里出了纰漏,竟然让游轮出了海。”

“没有哪里出了纰漏,是我同意的。”韩戎礼的声音平静的可怕,借着风,一字一句穿进盛南希的耳朵里。

一阵巨大的恐慌向盛南希袭来,她瞪大眼睛大喊:“韩戎礼,你在做什么?”

“盛南希,后会无期。”一句说完,韩戎礼挂了电话。

“韩戎礼,韩戎礼!”她大喊,可电话那头只剩下忙音。

盛南希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送了她一张船票自己却迟迟不肯上船,原来,这是一艘他为她精心准备的死亡游轮。

韩戎礼要害死她盛南希一个人,却要这一整船的人陪葬,好狠的心。

她感觉到了游轮在慢慢沉没,船上的人抱头鼠窜,花容失色,求救声,叫喊声,将她包围,她却只是一个人蹲在甲板上,流着泪,抱着膝盖,一言不发,无力的看着游轮一点一点沉没……

**年七月十二日,泠城豪华游轮“爱侣号”沉没,船上三百一十八人,全都遇难,无一生还。

**

好吵,好震,心脏好难受。

薄弱的意识在脑中游离,盛南希从昏昏沉沉中醒来,却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五光十色的场子里。

五颜六色的频闪灯让她有些不适应,还没完全清醒过来的她靠坐在沙发上,凝视着周围的一切。

整个场子温度很高,盛南希周身染着一层热,大厅中央有个正在打碟的DJ,二十来岁,他戴着耳钉,斑驳的光束在他的黑T恤上穿梭。

光线很暗,却丝毫没有掩盖住他饶有英气的眉宇,他鼻梁很挺,眼神鹰挚,瞳色如墨,唇瓣饶有色泽。

半片阴影打在他的侧脸,盛南希眼里似有一汀春日里的江南烟雨,朦胧中,却觉得那个帅气的男孩有点眼熟。

他的额头渗着汗,熟练的操控着面前的混音台,在夜色里跟着震动的音乐晃动着身体。

有一股感性暧昧的气息在周围蔓延开来。

她拿起桌上的手机,按亮了屏幕,屏幕的日期显示:**年一月十二日。

**年一月十二日?怎么回事?难道?盛南希一脑子的问号。

“叮——”手机屏幕又亮了,她低头看了一眼,是韩戎礼的信息:离婚协议我明天让律师送过去,条款可以再谈,但是名字,你必须得签。

盛南希轻笑,果然,她重生了,回到了半年前,韩戎礼刚要跟她离婚的时候。

刚刚还有些微醺的眸子顷刻间变亮了,她伸手握着桌上的玻璃杯,灌进了一大口酒。

坐在旁边的秦予诺看见她脸色不大对,便扯了扯她的衣襟,指着旁边站着的几个年轻的少年,模样约摸二十出头,她一脸坏笑,半开玩笑的说,“一个人喝酒容易醉,怎么样,你要不要也挑一个?陪你喝几杯?”

见盛南希不说话,秦予诺正要把面前的几个少年打发走,对旁边站着的一个穿着黑色正装的女人说:“陆经理,算了,你让他们走吧,我们家这个老古董……”

“予诺,慢着——”秦予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盛南希打断。

陆晓婷和秦予诺一起扭头看向她,满脸惑色。

“陆经理,我想点他来陪我喝酒。”盛南希抬眸,伸手指着大厅中央那个戴着耳机,燥得热火朝天的男孩。

秦予诺惊讶得眼珠子都要爆出来了,她对盛南希刚刚说出的话充满惊诧,一向克己复礼、温婉贤淑的大家闺秀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难道是被她带坏了?

陆晓婷顺着她手指过去的方向看过去,皱了皱眉头,有点为难,“盛总,不好意思,他是DJ,不出台的。”

盛南希拿起酒瓶,往空杯中倒满,又自顾自的喝了一大口,没有说话。

秦予诺看了看她,又看向陆晓婷,凑到她耳边小声说:“陆经理,你先回去吧,这里,我来处理。”

“好的,秦总。”陆晓婷带着几个少年离开了。

秦予诺才抢过盛南希手里的酒杯,盯着她的脸,问:“希希,你怎么了?”

就在两个小时前,秦予诺签了个大单,估计能赚小几千万,开心的不行,便强行把盛南希给拽来了,陪她一道庆祝。

平时盛南希从来不会踏入娱乐会所,她总跟秦予诺说这些地方乌烟瘴气,她不喜欢。

可是刚刚,她这又是整的哪一出?看起来明明就喜欢的很。

盛南希抿嘴一笑,把手机解锁了放在秦予诺面前,说:“他要跟我离婚。”

秦予诺有点不可置信,在她这个局外人看来,盛南希和韩戎礼的世纪婚礼,盛家和韩家两个处在泠城金字塔顶峰的家族联姻,是一段多么羡煞旁人的佳话,他们俩,又是一对多少商界人士眼红的结合体。

结婚半年来,韩戎礼和盛南希,给大众营造的印象就是夫妻俩强强联合,相濡以沫,伉俪情深,好一对如胶似漆的壁人。

怎么会要离婚?

“希希,你们不是很恩爱吗?”秦予诺就像磕到了一个大瓜。

盛南希悠然一笑,抢过她手里的酒杯,说:“恩爱?逢场作戏而已。予诺,你不知道……”说到一半,她又语塞了。

你不知道,上一世,韩戎礼为了跟我离婚,为了让我给他的小情人腾位置,亲手把我送上了死路。

盛南希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大口大口的灌酒,让她觉得备受打击的,不是自己死得有多惨,而是,在自己死后,她才意识到自己的一片深情喂了狗,觉得自己蠢到了极致。

结婚半年来,他们一直相敬如宾,也从未有过夫妻之实。

这一夜,盛南希重生归来,喝得上吐下泻,差点又在欢腾路的顶流娱乐城没了半条命。

凌晨三点,秦予诺才把醉成一滩烂泥的盛南希送回了江山别墅。

同类热门书
他以温柔越界
他以温柔越界
(男二上位文,双洁,男主黑切黑,男二白切黑)北城皆知唐如锦恣情傲物,却在家中养了个娇气的病美人,一养就是八年。病美人辛甜五步一咳,十步一喘,十八岁进演艺圈,次年就成了当红花旦。后来同年颁奖典礼,他将美艳影后揽入怀中,辛甜当场掌掴后者,至此身败名裂。所有人都说辛甜恃宠而骄,无人知当天夜里她将一张卡扔在唐如锦面前,姿态疏离:“这是我这八年的抚养费。”后者捻着烟,隔着轻烟薄雾,眯眸冷笑:“很好。”*北城秦家家主秦时遇,曾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心胸外科教授。只是他常年与世隔绝,神秘至极。有传闻说:他冷淡寡言,性情暴戾,曾刺人上百刀血流不止,最终却判定轻伤。有传闻说:他温柔如明月,样貌倾倒众生,是世间难得的君子。辛甜身败名裂的19岁严冬,踏着冬日冷清月色,敲开了他的房门。春日如约到来之前,他要让他的蝴蝶,飞回他的身边…*很久以后,唐如锦在访谈现场拉住对自己熟视无睹的辛甜,眼眶猩红:“别闹了,你要玩死我吗?”后者笑容烂漫,是唐如锦从未听过的冷淡语气:“放手,我丈夫还在家等我。”而秦时遇走到她身侧,将外套披在她身上,笑意温隽:“甜甜,回家。”
傅五瑶 ·婚恋 ·完结 ·71.6万字
9.6分
叫我如何不心动
叫我如何不心动
宁家和井家是世交,宁苏意只比井迟大两个月。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其实称不上姐弟。但宁苏意日常逗井迟的时候,总是仗着自己比他早出生那么几十天,常常以姐姐自居,弟弟弟弟叫个不停。“弟弟,要吃蛋黄吗?我不吃。”“弟弟,还不找女朋友啊?”“弟弟,我发现你身上没有药味了……”(井迟小时候经常生病,身上有股很好闻的中草药味)井迟每每听到宁苏意的称呼都要气个半死,心道谁要当你弟弟啊,我想当的是你男朋友!……后来,两人在一起,井迟揽着宁苏意的小腰,在她耳畔低喃:“姐姐,你生气的样子好可爱。”宁苏意羞窘得不行,伸出手去死死捂住他的嘴,力气之大,仿佛要将他活活捂死:“闭嘴闭嘴闭嘴!不许再叫我姐姐!!听到没有?!”这人一叫她姐姐,她就该死的有种负罪感。井迟用无辜的眼神讨饶,却在她松开手之后,故态复萌:“不要。姐姐。”……井迟:我最幸福的事,就是能守护心上人慢慢长大。何其幸运,我见过她小时候哭鼻子的模样,也见过她长大后笑靥如花的样子。
三月棠墨 ·都市 ·完结 ·96.7万字
9.7分
顾先生的金丝雀
顾先生的金丝雀
【已签约出版】腹黑毒舌霸总vs可萌可御心机娇软毒美人【恶人自有天收,若天不收我来替你收】外界传闻c市富商顾江年计功谋利一把好手,所到之处只为利。可君华老总人人皆知,顾董不仅谋利,还谋人。谋到何种地步?要钱送钱、要人送人、你打架我看门,你撕逼我撑场。婚前,她是极不受宠的姜家大小姐,孤身一人与恶毒后妈出轨渣爹斗智斗勇,日常工作:撕逼!撕逼!再撕逼!婚后,她是顾公馆备受宠爱被男主人捧在掌心舍不得让人欺负的小祖宗,日常工作:抱大腿!抱大腿!再抱大腿!【婚后日常一】某日,顾太太生病胃口不佳,顾先生推掉事物归家,坐在这人跟前,冷冷瞅着她话语冰凉:“不是说老子秀色可餐吗?吃!”【婚后日常二】顾太太身陷囹圄,被世人攻击,有记者狂追不舍询问顾江年:“身为君华董事c市首富顾先生对于顾太太意图开车撞自己亲生父亲一事有何看法?”男人前行步伐猛地顿住,望着记者面色冷寒且一字一句道:“我惯的,你有何意见?”不待记者回答,这人再度狂妄开口:“有意见你也给我忍着,我顾江年的女人轮不到你来指指点点。”
李不言 ·豪门 ·完结 ·196万字
9.5分
徐医生的私藏黑月亮
徐医生的私藏黑月亮
《温柔诱捕》新书连载中,欢迎收藏听说摄影界的美人摄影师找了个医生男朋友,据说还是美人千方百计倒追的,对于美人虎视眈眈的几位大佬坐不住了。影视集团总裁:“一个医生而已,我们蔷蔷肯定只是玩玩罢了。”某多年追求未能抱得美人归者:“横刀夺爱者,杀无赦!”好友邻家弟弟:“怎么回事姐姐,不是说好了等我长大的吗?”……秦蔷懒洋洋的靠在自己的医生男朋友怀里,笑眯眯的握着男友修长的指尖,“挖墙脚的有点多,有没有危机感?”男友淡淡的看了眼那些想要挖墙脚的男人们,“这几个人里有长的比我好看的吗?”秦蔷摇头,“没有。”“你当初为什么看上我?”“当然因为你长得好看。““所以我为什么要有危机感。”……后来,男朋友的小马甲一个一个被扒下,秦蔷咋舌,都说烈女怕缠郎,她这是缠了个什么郎回来啊!秦蔷和徐屏安的感情史,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始于五官,忠于三观,她看上的男人,那是世间独一无二的。
炑狇 ·都市 ·完结 ·96万字
9.6分
蓄意攻陷
蓄意攻陷
大美人竟然也会被男人劈腿。棠意礼有钱有颜,怎能咽下这口气。棠意礼决定追求前任的好兄弟。……荀朗,世界短池游泳锦标赛,蝶泳冠军,典型的力量型选手,以及,典型的坚毅高冷人格。棠意礼频频出招,始终没有得手。直到一次偶然,她发现,高冷男神生活拮据。棠意礼窃喜,计划用金钱俘虏荀朗。众人哀嚎:别拿你的臭钱,侮辱我们的男神,男神不会看上你!棠意礼一意孤行,直到她老爸破产——棠意礼红着眼眶,来找荀朗:以后我不能继续追你了,因为……我要嫁给渣男才能挽救公司。沉默片刻。荀朗缓缓开口:你嫁给我,也可以救公司。#和前男友的兄弟好上了是种什么体验#我的寒门男友什么时候这么有钱的……小剧场:入了水,荀朗就像变了个人,无论是爆发力,还是耐力,都拉满人类极限。可,棠意礼是旱鸭子。她撑着男人肩膀,瑟瑟发抖:不游了吧,我害怕。荀朗捏住女人水珠滴答的下巴,眸色幽深:这就怕了?拿我当工具人报仇时的胆量呢。……大小姐.棠意礼×运动员.荀朗表面傲娇实际逗比白富美×冷酷坚毅的泳池王者
拉肚肚 ·豪门 ·连载 ·22.6万字
8.5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