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06章)
大秦晋王段宇澈此生最后悔的事,就是生不逢时。为了拥有她算计一场,某女为破逼婚死局破釜沉舟,逼迫晋王的纨绔表弟成了亲。从此佳人错失,悔恨终生。 傲娇南楚纨绔诚王世子舜月遇到某女就没有怼赢过,反而挨骂挨打成了常事。直到一天,某女居高临下揪着他脖领子,啪啪打他俩巴掌张狂的说:“闭嘴,我们已经生米做成熟饭,赶紧收拾干净自己,明天带着嫁妆入赘商家和我成亲。老娘一个黄花大闺女,便宜你一个纨绔,你还觉得委屈了?” 世子赶紧夹着尾巴爬起来,小心翼翼的当了新郎官。 大秦将军澄明沉痛的看着眼前一身红衣的女子问:“流火,为何如此?” 女子轻蔑张狂的语气,一如从前: “姐姐我喜新厌旧,不收旧货。这个理由够吗?” 澄明一下子如坠冰窟,苍白了脸冷汗夹背,心如被剜了一般的痛。此生挚爱因为他一时的犹豫心软,就被她惨烈踢出局了。为了避开他的纠缠,从此隐匿五年。 五年后,燕南城民宿胜地——春风渡杏花坞,又遇上澄明。
版权:昆仑中文网

第1章 楔 子

公元413年,大昭平徽帝在位四十八年壬庚年正月春。都城平京城被前朝大秦九王,晟亲王之第五子段梁睿的大军,围困五个月之久,破城已经如弦上之箭一触即发。

城内粮草断绝已经七日,除了死伤和外逃的百姓,剩下守城的兵将只有八万人,城内剩下饥饿的百姓和士兵,甚至靠食死人肉勉强活着,带兵抵抗的是大昭素来有战神之称的神武将军东野魁。

可惜从开战到现在兵临城下,仅仅十个月的时间大昭兵败如山,即是战神也挽救不了城破国亡的命运。城外四十万大军,已经分别把四个平京的城门,围的水泄不通插翅难飞。

围城期间人人传言,大昭灭国之祸都是因为一个女人而起,这个女人就是东野魁新婚俩月的妻子木兰云。东野魁往日的战功,都是有赖原配妻子南粤熙在背后为其出谋划策得来。

不想这个男人功成名就抛弃糟糠,恋上新欢木兰云。因为东野魁之母沈氏,自来一直不喜媳妇南粤熙,而喜欢自己的外甥女木兰云。

沈氏正直南粤熙身怀有孕时,联合木兰云趁机给自己儿子下药,故意让南粤熙捉奸在床,离间东野魁夫妻十载的感情。

南粤熙与东野魁自此离心,最后东野魁竟然听任母亲和木兰云作妖,发展到二人合谋,杀亲子休妻欲娶新欢时,正赶上段梁睿在南地越州揭竿而起。

继三十万南越军大败,大昭二十万白家军全军覆灭后,东野魁临危受命带二十万东北军出征,昔日战神没有妻子的智谋支持,东野魁和东北军无法维持不败之军的光环,首战一败涂地后就一发不可收拾。

平京的民众获悉战祸起始原因一片哗然,坐落在朝阳道上的将军府,每日都会有激愤的民众,拿着烂菜叶和臭鸡蛋打上门。

对东野魁出战抱有一丝侥幸心里的平徽帝,听到东野魁首战告败这个消息后,再也没有了往日对东野魁的信心。后来日日战败的战报,彻底打破了他对东野魁最后的那一点期待。

如今城破在即,平徽帝绝望中毒死了自己的王子公主,在昭明殿一把大火把自己和太后连同几个嫔妃烧死了。因为南粤熙被休后行踪不知去向,如今兵临城下,即便找到南夫人大昭也没有不灭的可能了。

五天苦战平京城破大昭亡了,东北军除了主将东野魁和四个个副将被俘,其他兵将几乎全部覆没。城破后昔日的神武将军,东野魁从战神的神坛上跌下。

愤怒的阵亡将士遗孀和百姓日日去将军府门口声讨谩骂,将军府门口日日被泼粪扔臭鸡蛋,吓得一家子老小都不敢出门。

一代战将为了一个什么也不是女人身败名裂,还赔上身家性命真是不值。那木兰云若是有才有貌也算值得,可惜她不是,还将带累将军府一干人,臭名流传青史昭示后人。

好女人旺家旺夫持家有道如南夫人,坏女人祸国殃民家破人亡如木兰云之流。目光短浅识人不清教坏儿子的如沈母。寡恩薄幸忘恩负义男如东野魁,京都市井间传唱的将军府一家子的童谣,日日被人唾骂不绝。

牢里的狱卒每次给东野魁送吃食时,都会愤愤不平的骂上他几句,不中听的市井流言。每当这个时候,东野魁就会默默无语,眼神复杂幽深的看着窗户发呆。悔吗?可惜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后世看过《大秦史》的京都世族权贵不禁唏嘘,时时告诫自家子弟后辈,家宅不宁轻则家破人亡,重则祸国殃民,特别是身处高位的权臣,更要注重自修身正对妻妾地位的尊卑管束尤为严格,所以大秦后世对妾室的权利要求很严厉。

两个月后段梁睿称帝,国号还是大秦,史称秦睿帝。而东野魁全家被以清理前朝罪臣也在这一日下狱,三个月后睿帝率文武百官出城二十里,亲自迎大秦国师天下第一美男子隋风一家入城。

雪白的驷马车奢华尊贵,淡紫色的菱纱围在马车的四周。车中一对璧人并排而坐,虽然看不清面容,只看身形也知道夫妻二人都是风姿卓绝的佳人。

传说国师是当世智谋奇才,乃天下大儒衡学馆馆长司徒博文唯一的入室弟子。

国师夫人是当年执意退婚的国师恩师的女儿,堂堂国师为情所困苦等师妹十年,十年不离不弃终于换得美人一顾,最终抱得美人归。

夫妻二人当年才学斐然,都是当世难得的人才名传天下,并称衡学馆双桂。当时有人曾预言得其一者可得天下,因此夫妻二人和馆长司徒博文本人,都是天下四国权贵追逐拉拢的目标。

十年前这二人突然销声匿迹,据说师妹为嫁给别人和娘家决裂,国师伤心之余隐世不出。谁知十年后二人的关系峰回路转,如今二人缔结连理又突然横空出世,仅仅用十个月就联手助段梁睿灭了大昭国。夫妻二人的才学一显露,一下子就惊掉了四国权贵的眼球。

马车上国师夫妻的盛世美颜,看傻了夹道围观的所有大秦臣民,直到驷马车走远众人才回过神了。夫妻二人一路招摇进了王宫,庆功宴上大昭旧臣的夫人们赫然发现,姿容卓绝的国师夫人肖似神武将军东野魁的夫人南粤熙。唯一的区别就是,南夫人是个默默无闻平常的后宅妇人。而司徒沫玺惊才绝艳名动天下,还是当世有名的美人。

宴上盛世美颜的国师隋风对夫人百依千顺呵护有加,满眼的宠爱和深情。对别家权贵巴巴腆着脸上来献殷勤的美人不屑一顾,看都不正眼看一下。

“尔等姿容尚不如我一介男子,这等姿色是想寒碜我夫妻二人,不嫌自己难堪碍眼吗?”

隋风国宴上凉薄的一句话,惹得好几个满心倾慕的贵女红着眼,眼泪汪汪看着美男毒嘴相怼狼狈离开。国师夫人自在一边冷眼旁观,不致一言。

睿帝当即就在宴上御赐一座早就敕造好的国师府大宅,给二人安居。更是赏金银珠宝无数,并赐十名美貌宫女和五百名护卫回府伺候和保护二人。明眼人都知道睿帝此番赏赐的用意,只有隋风夫妻二人装糊涂欣然接受,并高高兴兴的带回家去了。

大伙都等着看他们夫妻,盛极必衰家宅不稳的热闹时,国师府却一直风平浪静。国师一家人入京半月后,司徒沫玺披着一件黑斗篷趁夜悄悄去了天牢死囚室。

“国师夫人到。”

随着狱卒开锁前的一声通传,东野魁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一脸惊愕的看着眼前姿容绝艳,一身华服锦衣的女子,恍惚又见到了那年杏花林的初见。嘴唇哆嗦了半天,最后一句话也没有说。因为时值今日所有的话都不重要了,他终是负了当初对她的承诺。

女子淡漠的看了他一眼,语调没有任何起伏,只是从随身的食盒里拿出三坛杏花酒摆在他面前。然后从容冷静地说:“我来履行当年杏花树下对你许下的最后承诺,若你我之间没有恩义,分别时送你杏花酒。全我十年错爱有始有终,从此我们两清了。”

一身狼狈的东野魁呆呆的看着她,他从来没有想到他们的最后一面,会在他身败名裂后的死牢里上演。

女子的语调依然温婉低柔,就如那十年相伴的每一天一样平常。然而他的心,却被女子扑面而来的陌生揪的生疼。

十年光阴是他早习惯了她在自己身边的存在,最后也是自己扯断了这个纽带的牵绊,到此时他才觉得她的冷淡更让他心如刀绞。

女子给他倒上三杯酒,抬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接着慢悠悠地说道:“那年杏花林下定情,我退掉天下第一美男子隋风的婚约,不惜和爹爹决裂,隐姓埋名用母姓嫁你为妻,为你一家人的身价地位筹谋。师兄痴心不改甘心做一辈子的护花使者,帮我成就你的家国抱负,化名易容成辛远成为你的幕僚。

我和师兄一明一暗助你一步步成就大昭战神的名号,身份地位的提高,你的忘性也越来越大。我知道你母亲一直不喜我,想让你表妹木兰云,借着我十年无子的由头嫁给你做妾。若是我一直未孕,也就默许了,你们三人一直在等一个合适的机会出手,于是趁我有孕暗度陈仓算计我。

现在我来告诉你,我就是曾经名满天下的衡学馆大儒,司徒博文之女司徒沫玺。十年相瞒只是为了验证我和师兄的赌约,若是你非良人,我将嫁他为妻,补偿他不离不弃一直陪在我左右。因为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我答应了,可惜最后还是我输了。

自次后我可以问心无愧,坦然的去回报师兄十年始终如一的爱护。你我十年相处,除了我自己,我不曾亏欠任何人。东野,祝你一路走好,愿我们再不相识。”

男人一脸震惊慌乱的看着眼前和自己生活了十年的女子,他从来都没想过和眼前这个女子断绝联系,可是那句话在心底辗转半天,如今再无力说出口了,最后脸色苍白干巴巴嘶哑的说了一句。

“南熙,对不起,我不想这样的。”

“不必说对不起,因为你不配。大昭会亡就是因为你,你忠君为国的抱负,你母亲殷切期望和家族兴旺的梦想都断了。

这一切都是从十年恩爱的谎言,被撕开那天开始。在你给我的最后一个生辰礼那日,我终于清醒。那日你和你的表妹纱帐交颈互诉衷肠时,我就在一边看着听着,因此我动了胎气早产。

知道你我成婚十年为何一直无子吗?那是因为你彤霞关一战受伤所至,我哭求师兄千方百计找来他的至交好友,鬼医魏长生给你医治,我日日亲自熬药不坠,整整坚持六年,才迟迟求来了你唯一的儿子。

你母子二人却觉得我命里不祥,生下一个先天没有双臂的怪物,极力劝你舍弃我们母子,你做到了。也断了我对你十年的情痴,却害死了自己的亲生儿子。

你母子却不知你身体伤残,鬼医曾言此生能有子已经幸运。没有也不必强求,这本就是我意料之中的事。但是因为彼时我倾心于你,为了你的尊严,我替你扛着你母亲的磋磨和刁难,背负不孕的骂名,忍受你琵琶别抱。可是你却在我早产时,默然看着亲娘和表妹设计,先杀子后休妻。

东野,你和你母亲不会想到,你沾沾自喜抛弃旧爱再娶新人时,木兰云也在庆幸找了一个冤大头为自己遮丑。用你的愚蠢,遮掩她和自己堂哥的奸情没有败露。

十年恩爱一朝成了泡影,我和师兄用十个月报你十年错爱。你输得清楚我说的明白,我们俩彻底两清了。

我南粤熙能为你谋一世荣华,也能让你遗臭万年。大昭的亡国骂名,你母子二人和木兰云会永载史册。这就是当时你抛妻杀子时,应付有的代价。

对了临走时我还要告诉你,我和师兄三个月前成亲了,我的后半生将有那个始终如一默默为我奉献十年,惊才绝艳的男子照付。十年前我为你退掉了他的婚约,十年后又因为你,我们再续前缘,八个月后还会多俩个人,以后我们一家四口会相亲相爱一生。

没有你的凉薄相负,如何能有我十年后的幡然醒悟。东野魁,感谢你的凉薄成全了如今的我,一路走好!”

女子平静地说完,端起一杯酒对他一福身倒在地上,而后转身就再也没有回头,走出了牢门。

然而东野魁却听的双眼赤红汗如浆出,他紧紧盯着泼在地上的酒,这祭奠的除了他这个人,还有他和南熙十年的恩爱不在。

浑身滚烫心里却寒凉如冰,他和南熙之间彻底完了,这诛心的真相真是让人心痛的生不如死。眼神如火再也看不清,视线里越来越模糊的身影。他心如刀绞悔恨交加,可惜一切已经晚了,再也没有机会回头了。

举目四顾回想他这短暂的一生,木兰云只是一个泡影,风过泡沫碎了再无痕迹。最美好的回忆里,都是那个女子的影子,是那年二十一岁少年相遇十八岁的少女。如今伊人陌路他心痛如割却已无力回天,他从来没有想过,他和南熙最后是这样的结局。

一次灵与肉的放纵,就赌上了他此生最该珍惜的东西,从此万劫不复。他以为南熙还会原谅他,始终如一待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

没想到她淡然接受及早抽身,然后决然潇洒转身离去。情敌在自己身边默默奉献一呆十年,旁观女子十年成长中的悲与喜,在她伤心欲绝时,在身后为她撑起万丈光芒。而他醉在木兰云的温柔乡中不自知,这样的心机和心胸,哪里还有让他回旋的余地?他早已经输了所有。

怪不得南熙后来对他不怨不恨,对那个女子来说,那一夜过后他就已经是个无关紧要的人了。当世大儒之女名满天下的妻子,被他当做鱼目弃如敝履。

为了一个木兰云搭上自己和一家老小的命,汲汲营营一生到头来一无所有,这个教训来的多么刻骨铭心,看看他此生活得多么可笑。

“哈哈哈……”大牢深处传出状如歇斯里地狂笑,苍凉绝望的大笑持续半个时辰后,心哀莫过大于心死。东野魁一口鲜血喷出口来,身体直直的倒了下去。

南熙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来生我一定好好对你和孩子。不再忽略你十年为我所做的付出,没有刻骨铭心的悔恨就没有刻骨铭心的痛。只愿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只守着你和孩子平淡安宁的度日就可。

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不会忘记那年杏花树下的承诺,你不会和我相见陌路,忘记我们之间的一切,奔向另一个人的怀抱。

南熙我错了,我后悔了。因为到头来这世上,只有你一个人是全心全意的对我,我却到此时才知道。如果有来生请你原谅我,只求你记得我就好。

在生命的最后时光,东野魁用自己的血写了一封给木兰云的休书,一封留给自己亲娘沈夫人的信,交代了自己的身后事和对将军府所有人的安排。

信的最后他告诉沈夫人,南粤熙就是衡学馆大儒司徒博文之女,木兰云肚里的孩子不是他的,他只是成全那个女人名声的棋子。

十年无子是儿子身体伤残的错,娘,你亲手杀死了,南熙千辛万苦求鬼医求来的亲孙,也就亲手掐断了我们一家人的后路。娘,我们都错了,为一个木兰云我输了所有。此生我已经没有机会回头,可是我好悔。

东野魁在意识的最后,恍惚看到了姿容绝艳的少女,站在杏花树下对着自己巧笑倩兮,大滴滚烫的眼泪随着一声“南熙”,绝望的从眼里流出来落入尘土。

第二日狱卒来押解囚犯临刑时,才发现东野魁的身体,早就凉了。狱卒吓得差点瘫在地上,赶紧上报上峰。刑部请来了仵作验尸,清查半月排除他杀,最后结案东野魁是被他红杏出墙的新夫人气死的。

拖了半月东野魁一府老少,还是没有逃脱窃国之罪的株连。沈老夫人看到儿子最后的绝笔信,知道真相的那一刻连吐三口大血,当场气绝身亡。昔日熙熙攘攘的将军府被睿帝收回,只剩下身败名裂如过街老鼠的木兰云,只身一人流落街头。

大秦睿帝元年壬庚年腊月初九,二十八岁的国师夫人司徒沫玺,在平京国师府生下一对龙凤胎,长女取名隋媛乃遂愿的谐音,次子隋毅乃遂意的谐音。

新年夜在平京南城门口的破庙了,木兰云走完人生最后一步,她沦为乞丐被人玷污一尸两命。

国师府满月宴所有的朝臣世族都来庆贺,就连睿帝都赏赐了豪礼。晚膳后临睡前女主人司徒沫玺,带着陪嫁丫鬟胡杨端着放着鸩酒白绫和哑药的盘子,出现在二门议事大厅。

厅里站的都是国师府的所有下人,姿容潋滟的女主子端坐在主座上,面色红润清透如常,开口吐出的话却夹着冰霜让听到的人寒冷彻骨。

“你们进府已经十个月自己表现如何,无需我多说。大家都是明白人,我不细说我们彼此心照不宣。

此前忍耐只为我腹中娇儿,如今没有了顾忌咱们就把话说到明处。这盘子里准备了鸩酒白绫和哑药,若尔等就此收心罢手,不再吃里扒外我既往不咎。

宫女还是宫女,管事还是管事,侍卫也还是侍卫。不管时间多久都不会改变,不然这三样你自选一样,我和大家送你一程。

若是你觉得自己比我们夫妻还聪明,不管你背后靠着谁,他给你的能比这三样东西的代价大。那么以后咱们就拭目以待,你能保证活过三天,我和国师就放过你。

没有我们夫妻俩的指令,怎么应对你们背后的人那是你该做的事。既然敢上贼船就该自己心里有数,我不拆穿你们是看你们是否有识时务者的觉悟,所以你自己一定要记得这一点,现在来说说你们自己的选择吧。”

两个时辰之后宫女里有俩名被灌了哑药,一名马夫和厨房的厨子因口角大打出手一死一伤。五名侍卫因调戏府里丫头或者手脚不干净,莫名的消失了。

两天后和原来五名侍卫,马夫和厨子身形相似的人进府,还是叫原来的名字,看容貌还是原来的人连口音都没有变,还做着原来的差事。

那两名稍有姿色的宫女每十天就得服一次解药,不然就会头痛的夜夜哀嚎生不如死。

国师夫人这一手确实震慑了众人,果然女主子没有说瞎话,府里的人确实没有多也没有少,外人看来国师府里的一切好像没有变过。

不过经此一个回合,司徒沫玺就震慑住了国师府了的所有人。无论谁再也不敢以身犯险,挑战国师两口子的耐心,安安分分的做着自己分内的事,不再节外生枝没事找事。

如此逍遥过了一年,别的府邸里隐私龌龊的事丛出不穷,每一家不大不小都会传出一些八卦传闻,除了正常应酬。国师府依然风平浪静安静如鸡,国师夫人除了在家带娃,做个养尊处优的贵妇,其他时候都是无所事事。

第三年睿帝朝局安稳,四海百姓渐渐走出战火的阴影。国师于腊月二十六连续三个月请辞国师之职,他带着已怀第二胎的夫人辞归故里,从此踪迹飘忽无人知道。

有人说他们回去开学立府教书育人了,也有人说他们夫妻二人带着孩子一边游历天下,一边妇唱夫随一边享受天伦之乐。

最大的谜团是司徒沫玺与前夫所生的无臂男婴,到底是死是活众说纷纭,还有那个残疾孩童的下落也成了大秦的未解之谜。

后来倒是出了个名满天下的无臂少年叫商重五,据其母说是壬庚年那年战事中,他在襁褓中被乱兵砍伤所致。

其母商流火的身世也是大秦的未解之谜,在大秦关于她的传说很多。正史中却不多见,只在大秦国士《臧元璧传》中,有这样一段记载:商女性聪敏,好学,执经肄业,终日不倦,博通大义,兼善属文、数、乐、画、谋、庖六艺,谓大秦睿帝当世第一奇人也。还有就是她风流的选夫艳名,名垂秦史被人诟病。她和四个当世英才的夫君,共同抚育商重五兄妹七人成人。她此生最大的成就,就是人人乐道的把一个残疾孩童——商重五,培养成名满天下的名士。

不过后世大秦正史里没有明确的记载,这也成了秦史的几宗悬案之一的未解之谜。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