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1章)
一张突然出现的巨大野猪皮挑起了整个事端。顺子叔带人进山打围,一去不回,失踪在了山里。彪子为救他爹,打算只身闯山。因为兄弟情义,我这个对山里充满向往,但却从未进过山。“普通人”第一次进了山,但接连发生的事情告诉我,大山里可不是如想象中那么有趣!传说中的异兽惊现毒牙口,凶猛异常的它背后所隐藏的那段历史却比它的出现更让人震惊!在两个神秘青年的帮助下我们艰难脱离了险境,原以为一切会在我离开毒牙口的那一刻结束,但没想到,事情竟远不止于此,此时此刻,身边之人也已不能相信!身为一个普通人,我遇到的是别人几辈子都见不到的事;身为家族中人,我的使命更是难以言说。一环与一环相扣,一事与一事相连,拨开重重迷雾,经历种种险途,原来,最终的结局竟是如此……山君天吼,深岭禁地,这不是结局,只是开始!
品牌:爱阅美文
上架时间:2021-06-10 10:30:56
出版社:北京爱阅美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本书数字版权由爱阅美文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第1章 天府之国

我双眼死死地盯着手机屏幕,看着石豪给我发来的那张照片。

照片拍摄的是一个石碑,石碑已然风化,上面有明显的刻字痕迹,但年代太久,已经看不清,石碑下面还沾着淤泥,应该是刚从地下翻出不久。

让我最为吃惊的还是石碑表面,准确的说是石碑下半部分,其上竟刻着一个栩栩如生的猛虎图案。鼓胀的肌肉,张狂的纹理,怒瞪的眼珠,那虎身的造型竟与蓝虎一般模样!

诧异之后,我心头一震,回想着一个个诡异却又似曾相识的画面,天哪,这石碑我竟然见过!只不过……

事情要从三天前开始说。

彪子最近失恋了,他喜欢上了省城大户人家的一个小姐,和我们店原来那个伙计一样的遭遇,大户人家还是那个大户人家,小姐也还是收费的小姐。彪子抑郁了几天,便找我去喝酒。虽然我并不能喝,偶尔和何大爷喝点家酿的酒还行,在外喝酒一喝就醉,醉了还会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自初中第一次喝酒就如此,但我昨晚还是陪彪子喝了一宿,最后喝吐在了饭店,不省人事。

彪子虽然没喝多,但走起路来也晃晃悠悠的,背着我往何大爷那走,想给我要碗醒酒汤药喝。

我就趴在彪子的后背上,似醒非醒、似睡非睡,恍恍惚惚地好像去了一个熟悉的地方……

睁开眼睛,山林之内,我一个人站在树丛中。

周围的树木看着很熟悉,似乎在毒牙口中见过,但树都长一样,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联想到了毒牙口。

我正走着,突然,一道黑影在不远处闪过,我看不清那是什么,但却又感觉熟悉,我急忙跟了上去。

待我看清那黑影样貌时,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竟然是蓝虎!

一身黑蓝色的皮毛下包裹的是极其夸张的肌肉,变异后的蓝虎此时不仅威武,更是恐怖。

我内心极为恐惧,却也甚为不解,蓝虎……它怎么又出现了?

蓝虎慢步向前,我也不知是着了什么魔,竟然还跟了过去。见前方好像还有什么东西,蓝虎慢慢近过去,我躲在一棵大树后,不敢再往前。

只见蓝虎走向一处山洞,洞口处站着一个人,那人一身装束很特别,蓝虎走到他旁边,就像是猎狗来到主人身前一样,趴在地上。

我瞪大眼睛看那蓝虎的“主人”,心想,难道这就是何大爷的先祖,那个神秘的萨满,拿图?!

无须怀疑,蓝虎在他面前的样子是那般乖巧,想必这一定就是拿图,但是,拿图不是几百年前就消失了吗?

不知拿图和蓝虎是否发现了我,但拿图似乎并没有观察周围,他此时正面对着一块石碑,手中拿着东西在石碑表面来来回回,那动作应该是在往石碑上刻东西。

这场景越来越奇怪了,突然出现的蓝虎和拿图,在这山中对着一块石碑刻画着什么,这行为让人一时难搞清楚。

我终究还是忽略了一个最主要的问题。

我目不转睛地观察着,待拿图刻完后,扔掉手中工具,他自己欣赏着自己在石碑上刻下的东西,似乎很满意。我心里很好奇他究竟在石碑上刻了什么?

目的已完成,这时,拿图突然骑上蓝虎,消失在了眼前,周围安静异常,这一来一回的,仿佛都没发生过一样。

我小心翼翼地走出来,也不知道我今天怎么胆子这么大,也没吓跑,也没吓尿,竟然还能腿不抖地走过来看。

我走到那个石碑前,见石碑上面书写着四个字,字形很大,笔画也很清晰,但并不是现代的文字,说不出是什么字体,反正我看不出那是什么字。

我的注意力并不在那四个字上,而是集中到了字下面的部分,因为石碑下面刻有数个醒目的图案,为首的那个竟是一只栩栩如生的猛虎!

我很是震惊,这就是拿图刚才在刻的东西吗?这很明显就是蓝虎,他为什么要把蓝虎的图像刻在这个石碑上?

我想不出原因,正准备看看下面那几个图案是什么,忽听身后一阵声响,我急忙转过头去看,只见一张巨大的虎爪正狠命抓向我的脑袋……

“啊!”

随着一声喊,我口中的一口药一下子全吐在了彪子脸上。

那药很苦,气味更是重,彪子还吞进嘴里一点,一阵嫌弃,抹着脸不停地叫:“哎呀我操,哎呀我操……”

我见眼前不止有彪子,还有何大爷,大爷见我突然醒过来,问道:“大猎,做噩梦了?头还疼吗?”

经何大爷这么一问,我还真感觉到有些头疼,摸着脑袋,回想着我是怎么来的何大爷家。

彪子像个怨妇似的和我说,他将我抬到何大爷这来要了一碗醒酒的药,刚给我喂下第一口,我就像是诈尸一样怪叫,还吐了他一脸。

这些事我都已经想起来了,此刻我脑中不断回想的是刚刚昏睡时经历的那一幕,蓝虎、拿图、石碑,这又是一个奇怪的梦,但怎会这么巧就梦到了蓝虎,并且,我从未见过拿图,怎么还会梦到他?这简直不可思议。

我现在一闭上眼睛还能看到蓝虎的样子,还有我转身时,那突然袭来的虎爪,真实的让我不寒而栗。

何大爷见我似乎是有心事,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就是头还有些疼。

我问何大爷说:“大爷,拿图有没有刻过一块石碑留下来?很特别的那种,上面有蓝虎图案?”

何大爷一听“拿图”二字,表情顿时有些变化,因为旁边还有彪子,他并不知道拿图的存在。

但一想彪子也不是外人,何大爷回答道:“没听说,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我摇摇头,说没事,但心中却乱作一团。

酒醒的差不多了,我们离开何大爷家,彪子要送我,但我没让。我和彪子分别回家,我在回家的路上还在想,那石碑是怎么回事?上面的大字写的是什么?那蓝虎刻像又是怎么回事?而且,在蓝虎刻像下面好像还有其他刻像,但我没有看清是什么。

虽然纠结,但生活一旦回到正轨,很多事也就随之淡忘了。

其实,从山里出来后我就想问我姥爷关于杨家的事,很想知道少爷和老五背后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今晚总算和我姥爷聊了起来。

“刀山火海万千子,再无四姓家族人”,我姥爷说完这句话后,又抽了一口烟。

两句话,像诗,又像对联,我怎么想也没想明白这话什么意思,便问道:“姥爷,我问你关于杨家的事,你这两句又是什么意思?”

我姥爷吐了一口烟,说道:“这两句里就包括了杨家。”

我还是不明白,催促道:“那你说清楚点吧。”

我姥爷把烟头扔掉,坐直了身体,对我说道:“以前你小,从没给你讲过关于猎行的事,后来因为你爸妈的原因,长大了也没跟你讲过,但现在你竟然问起了,自己也经历了那么多,那我就给你说说。”

我聚精会神地听着,表情虽没显露什么,但内心已是兴奋不已。

“猎行中的各派都是有家门可寻的,跑山的众多,一个村子一个屯子的人倚山而居,进山打猎这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但长久下来,便形成了猎帮,出了一个有能力的主事人后,就又聚合成了家族。所谓四姓家族就是,东北的杨家、西北的陈家、西南的徐家,还有,中原的谢家。”

我一听“东北的杨家”,忙问道:“就是我问您的这个杨家?”

“别打岔,听我说完。”我姥爷继续说:“杨家从前是胡子,头领姓杨,人称杨五爷,混迹东北,民国末年才干上的偷猎,土匪的本家儿没丢,跑山全当兼职。进山打虎杀熊,寨子里的弟兄要吃,吃不完的拿山下去买,渐渐发现这行当还挺有油水,便大规模的干了起来。自家势力扩大后又收了很多小猎帮,势力越来越大,最后竟成了东北偷猎的第一家族。”

听完我姥爷这一番话,我才知道原来杨家是土匪出身,但这也正常,东北大地在旧时候土匪遍地,什么谢文东、张乐山,都是著名的土匪头子,很多土匪都是被乱世逼出来的,都想活着罢了。

我姥爷感叹道:“老杨家当年确实做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

我正好奇是哪些事时,我姥爷就讲起了关于杨家“屠村”的事。

杨家做事儿的风格很鲜明,一个字,狠!他们收编小猎帮时,执行的理念就是“顺者昌,逆者亡”,心甘情愿的跟着他,好吃好喝的待你,要论仗义,那没的说。但如果不归顺他,没办法,你们猎帮中有一个算一个,连带着家眷,一个也别想活。

想当年,一个靠近长白山的小村子生活很祥和,村里男人大多靠打猎为生,杨家人看上了这块地,也看上了村里的人,要收他们入伙。村里人自然不乐意,把进村的杨家人都给打了回去。杨家领头知道后,带领着百十号手下弟兄,拿着猎枪冲进了村子,男女老少一概不放过,男的砍头,女的奸杀,小孩老人统统不留,将村子里居民全部屠杀,据说当时只人头就填了一坑,没留一个活口。

乱世纷争,土匪杀人也是正常,但这一出手就是屠村的确也罕见,我愤恨道:“杀人屠村,这和日本鬼子有啥区别!”

我姥爷摇摇头,说道:“杨家虽然在扩张时很残暴,但在民族大义上还是说得过去的,当年东北沦陷后,杨家人一直在暗地里打日本鬼子,还捐过不少钱和物资帮着抗日,这些光明的事咱也不能不记得。”

“这还像是人干的事。”我心想,在民族大义上不偏移,那就说得过去。

东北沦陷后,做了汉奸的土匪不在少数,日本人将他们收入自己的军队,算是伪军的一部分,俗称“二鬼子”“狗腿子”。杨家人势力那么大,日本人不可能不知道他们,但他们却没做汉奸,能做到这点绝非易事。

“那其他三家呢?”我急切地问道。

我姥爷继续讲:“陈家是西北偷猎行当的宗主,开始陈家并不是一个家族,只是一门由十六个西北刀客组成的小帮派,领头姓陈,直到后来做起了偷猎,才改为陈家族。西北狼、黄羊满天跑,大西北这块宝地让陈家拿下也是老天爷眷顾的。家族势力不断壮大,皮货肉货大量的出,手上有人还有钱,最终成了西北地区猎行第一家族。”

“陈家干过什么大事吗?”

我姥爷重重点了一下头,说:“干过!”

新疆在历史上一直是中华西北地区的一块宝地,但新疆并不是陈家的势力范围,很多当地人排斥汉族,过去当地闹过暴乱,见汉人就杀,两方关系很差,更别说准许你进去打猎了。

曾有一支陈家人偷偷赶进天山偷猎,不巧被当地人发现。当地人也是野蛮,竟一个活口没留,全杀了。陈家头领暴怒,领着手下众人冲了过去,让当地领头交出杀人者,当地领头自然不肯,双方话不投机便打了起来。这一仗打的不小,陈家杀了很多当地人,无论男女老少,见当地人就杀,从此以后,陈家人再进新疆打猎,再没人敢拦着。

我姥爷对我说,陈家人至今也没有吞并新疆地区的猎行,十六位家族创立者接连离世后,家族中强硬的人少了很多,后期的头领与新疆当地的猎帮立下条约,井水不犯河水,但两边人都可以相互来到对方的领地打猎,只要你有本事猎到东西,随便来,彼此不打扰,以礼相待。

接着,我姥爷又和我说了西南的徐家。

西南的徐家据说最早领头人是个少数民族,记不得是什么族了,反正是南边的人。家主本不姓徐,他有自己民族的本名,手下的人也是各民族都有,后来家族势力越来越大,为了融入中原文化,就都起了汉姓,徐这个姓氏也是找人算得的。

徐家人最杂,汇聚了很多民族的人,起初连相互的话都听不懂,内部总有争斗,自己人都不认自己人,所以实力一直弱小。随着后来汉化的严重就都会说汉话,虽然口音浓,但起码能听得懂,少部分保留着本民族传统的都困在了山里很少出来,但听说至今徐家中还是有很多当地的少数民族中人。

西南多山,一个山头一个帮,就和语言一样,不要说各民族之间了,就是各村之间都不同,是徐家结束了这种混乱的状态,定下了规矩,壮大了家族。

徐家人最出名的一件事是“打虎”。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西南地区出现过“虎灾”,形式很严峻,甚至惊动了中央政府,当地政府组建了一只打虎队平虎灾,徐家领头意识到这是个好机会,便让家族中人装扮成普通的猎人前去应征。

上面规定,打虎队打下的老虎有一半上交,剩下一半可以自己留着改善伙食。徐家人手法高超,打下的虎自然不在少数,就这样,徐家在这两年的“打虎”行动中不知攒下了多少老虎身上的宝贝,直到野生华南虎灭绝,黑市上仍有不少华南虎的虎皮虎骨贩卖,出处可想而知。

除西南地区,徐家人的势力也已经进入了东南亚,门生中不乏长着异样面孔的外国人。

我姥爷讲的很精彩,就像是说书一样,我听的也是入迷,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他给我讲故事那会儿。

说完杨、陈、徐三个家族后,外面已是深夜,我姥爷让我快睡觉去,我想了想,感觉不对,问道:“姥爷,好像还有一个家族吧,我记得是四姓啊,你得讲完啊?”

我姥爷点了一根烟,说道:“你刨根问底干嘛,我已经把杨家的事和你说了,你小子该老实了。”

我有些不乐意,说道:“不行,都说了四姓家族,你这说了三个就不说了,就跟看小说太监了一样,不地道。”

“哪那么多废话,快睡觉去。”

我姥爷看来是真急了,他不想说,我再怎么问也没用。但奇了怪了,怎么突然说到最后一个就不说了?

临睡觉前,我问我姥爷开始说的那句“刀山火海万千子,再无四姓家族人”是什么意思?

我姥爷说,四姓家族虽然还处在这门行当里,但家族本姓之人早已不再跑山,他们在幕后操控,花钱养了一大批门生为他们办事,所以出生入死的早已经不是自家本姓人。

我内心感概,本以为只有电影里才有的情节在现实生活中竟然也存在着,四姓家族,有门有派,这其中到底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

回屋躺下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在家待了这么多天,俨然成了一个闲人。最近我老舅店里有些忙,要我回去帮忙,明天就要回县城了。

我本想让我姥爷和我一起过去,但他说什么都不愿意,这倔老头脾气倔了一辈子。再一想到他自己一个人住会很孤单,我心里着实有些心酸。

第二天一早,彪子开车送我回县城,临走前我还是想拉着我姥爷一起过去,我姥爷不耐烦道:“快走吧,别那么多废话。”

我和姥爷说:“那你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我姥爷冲我摆摆手,催促我快走。

回县城的路上,坐在车里,我和彪子闲聊,问他:“你听说过猎行里的四家族吗?”

彪子回道:“我还想和你说呢,之前咱在山里遇到五哥和那个少爷,不对,是那个小姐,我记得他们好像说什么杨家,我就问我爸,沈阳是不有个杨家挺出名,结果我爸还真知道,跟我说,猎行里出名的一共有四个大姓,是什么杨、陈、徐和谢,我只记得杨家是沈阳的,其他三个我都没记住。对了,我爸说,这都是你姥爷当年和他讲的。”

我点点头,说:“我知道,我昨晚也问我姥爷了,但他只和我说了前面三个家族,最后一个谢家,怎么都不说了,很奇怪,我也不知道为啥。”

彪子一听,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说:“我爸说,你姥爷和你爷年轻时好像在谢家待过。”

“什么?”我吃惊地看着彪子,心想,这事我姥爷可没和我说。

彪子被我吓了一跳,骂道:“你他妈尾巴被门夹了啊,吓死我了。”

“别废话,我问你,顺子叔和你说我姥爷和我爷在谢家待过?”

彪子点头,说道:“你家人是从山东来的东北这你知道吧,谢家就在山东济南,两位老爷子应该是年轻时在谢家待过,后来才来的东北。”

“那你爸和你说我姥爷他们为什么来东北吗?”

彪子摇着头说:“没说。真是奇了怪了,你家的事竟然问我,是不颠倒了。”

我也感觉很尴尬,明明是我姥爷和我爷,但我竟然去问外人关于自己家的事。

“好歹顺子叔还给你讲点什么,我姥爷和我爷从来都不给我说以前的事,我家是从山东过来的,这我都是听我老舅说的。”我抱怨道。

将我送到县城后,彪子开车回村子。

我老舅见我回来了,异常开心,兴奋道:“你可算回来了,最近事太多,可急死我了。”我老舅让我看店,拿着车钥匙就往外走,我问他:“什么事这么急啊?”

“三缺一。”

我:……

百无聊赖的日子开始,我又回到了和贵山货铺看店小伙计的生活。

两天没生意,第三天中午,我在店里悠闲地玩着手机,突然电话响了,我看号码归属地,显示的是四川成都,但我想了又想,我没有朋友在成都啊,应该是打错了吧。

第一遍没接,我心想,如果不是打错了还会打第二遍的。

果然,不到一分钟,手机又响了,号码还是刚才那个。

我按下接听键,“你好,哪位?”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大猎,是我,石豪。”

竟然是石豪打来的电话!

我既惊讶又兴奋,忙问道:“阿豪,你怎么有我的电话号?”

石豪好像很着急,说道:“这个我们以后再说,大猎,我给你打电话是想给你看样东西。”

我听的出石豪语气中的焦急,我也觉得他不会无缘无故给我打电话,毕竟之前他走时,我让他留个联系方式他都没留。

“什么东西啊?很重要吗?”

石豪挂断电话,用彩信给我发过来一张照片,当我看到那照片中的东西时,手颤抖了一下,手机忽然掉在桌子上,双眼瞪大,甚是吃惊。

照片中有一座石碑,那石碑的外形竟……

我慌忙拿起手机,仔细端详照片,见照片中的石碑表面有些风化,其上刻满了“到此一游”等字样。石碑的底部之前好像是插在地下的,上面满是淤泥,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石碑的底部刻有一个画像,那图案很逼真,很醒目,我想不认识都难。

那是一个猛虎的图案,没错,正是蓝虎!

我震惊不已,这是什么情况?

这时,石豪的电话再次打过来,他问我:“大猎,你看出那是什么了吗?”

我手里握着电话,但脑中却在想着事情,都没有听到石豪的问题。

难道之前那不是梦,都是真的?竟然真的有这块石碑!?

石豪又问了我一次,我才缓过神来,说:“是蓝虎。”

石豪听出我的语气有些怪,问我怎么了,我便将那个梦告诉了石豪,他听完,也是久久没有说话。

此时此刻,我俩都在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问石豪:“你们是在哪发现的这个石碑?”

石豪回道:“最近成都这边发水患,这石碑就埋在岷江边,应该洪水把它冲倒了,我和阿苍偶然发现的。”

“你们怎么辗转到了成都那边?”

“这个……一言两语说不清。”

确实,眼前有太多事都不是一言两语就能说清的。

“第一眼看到这个石碑上的图案时,我甚至都不确定那是不是蓝虎,但外形真的很像,现在听了你说的梦境,我确信这是蓝虎了。”

我将与何大爷聊过的内容又给石豪简单讲了一遍,石豪还在山里时就曾想过蓝虎是有主人的,但没想到其中还牵扯着努尔哈赤这些人,他有些惊讶,此时他对拿图这个人充满了兴趣。

“大猎,我这边遇到了很多事情,一言两语解释不清,不能回去找你,你要不要来找我?”石豪突然问我。

石豪正好说出了我想说的,我立马答应下来,何大爷所讲的关于拿图的事还有很多,我想详细地告诉石豪,这正好是个机会。

石豪给我发了一个地址,原来他们并没有在成都市里,而是在成都市下辖的都江堰市内。

挂断石豪的电话后我立马打电话给彪子,把这事告诉他,当然不是问他要不要和我一起去,而是让他必须空出时间和我一起去。

彪子骂我道:“我他妈是你保镖啊,还让我跟着你,你给我多少钱?”

“咱俩之间的感情是用钱能衡量的吗?别说不给你钱,我就是让你把咱俩的路费都出了,你还能不来咋的。”

“……你的不要脸真他妈让我无言以对呀。行啊,你等着我吧,明天我去找你。”

店里虽没什么事,但也不能说走就走,还是得和老舅交待一下,毕竟会影响他打麻将这种大事,得先让他有个心理准备,所以我就订了后天去成都的票。

晚上,我老舅一听我要去成都,随手甩给我一份报纸,说:“你看看,那边都淹成什么样了,逃还来不及呢,你还想去凑热闹。”

我看了一下报纸,果然,成都发水患,天降暴雨,岷江涨水,很多地方都淹了,都江堰一带淹的尤其严重。

我把石豪给我打电话的事和我老舅说了一遍,但没说的多么详细,就说朋友遇到了难事,我不能不去。

软磨硬泡了半天,我老舅先是感叹自己又不能自由自在的打麻将了,对我说道:“你去可以,但钱我可不会资助你太多,过去看看,待两天就回来。”

我心想,只要你放我出去,待几天那还不是我自己说了算的。

“不资助多你也起码把这个月工资给我吧。”

“给你个屁,你才回来看一天店,就想要一个月工资!”

“你是我亲舅吗,对我这么抠!”

我老舅给我拿了几千块钱现金,说那是他这几天准备收货的钱,心疼死了。

我看他包里还有几张,毫不客气地都抢了过来,说:“拉倒吧,不给我没准过几天你就打麻将输没了。”

我老舅有些反悔,假装抢我手上的钱,我俩正闹着,手中数张百元大钞掉在地上,我赶紧蹲下身捡钱,却发现其中一张钱下面压着一张纸,上面写着一个号码,我问老舅这是什么?

老舅一看那纸,有些兴奋地说:“我说怎么找不着呢,原来夹钱里了。”

老舅说今天打牌时,前街的黑六和他说最近有人打听我家山货铺地址。黑六也是行中人,平时专做些倒买倒卖的生意,消息尤其灵通,知南懂北,是我老舅很要好的牌友。

黑六给了我老舅一个电话号码,说就是这个号打来的电话,而且还是个女人的声音,不知是做生意还是怎地,让我老舅有空打回去问问。

在黑市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哪怕得罪男的,也不要得罪女的。因为敢进黑市做买卖的女人都不是一般的女人,既然是主动来找,那有必要问清楚。

第二天中午,彪子来到店里,我把这事又详细地和他说了一遍,还把照片给他看了一下,他也是很吃惊,想不出相隔数千里的四川怎么会有一块刻着蓝虎图案的石碑,任谁也想不出这其中是什么原因。

彪子问道:“你要说蓝虎跑到那边我能信,但这一块石碑是咋回事?谁会这么干?”

“其实还有一个事”,我打算给他讲一下我那个梦,“就是之前咱俩喝完酒时,我做了一个梦……”

我和彪子正说着话,但才说了两句,忽然听到店门被推开的声音。

来客人了,我招呼道:“您好,有什么需……”

话还没说完,我和彪子同时望向门口,当看到来人时,惊的下巴都快掉了。

我揉了揉眼睛,彪子掐了掐大腿,再一看,没错,真的是她?

来者竟然是少爷,不,是小姐!

“你……你怎么来了?”我太吃惊了,有些磕巴地问道。

小姐观察着我家店内的摆设,走过来说:“当然是有事找你。”

语气中没什么客气成分,完全就是摆开了谈生意的感觉。她又看了一眼彪子,说:“没想到你也在。”

彪子问她道:“怎么就你一个人,五哥呢?”

小姐沉默了一下,进而回道:“这次就我一个人来的。”

“少爷,啊不,小姐,我该怎么称呼你?”我问她道。

“我叫杨莞。”

杨莞,多好听的名字,我总算知道她的名字了。

“杨晚?是夜晚的晚?”我追问道。

杨莞没说话,彪子却白了我一眼,说道:“你傻逼啊,有人叫这个晚吗,那肯定是大海碗的碗……”

杨莞瞪了彪子一眼,对我俩说道:“废话别说了,说正事。”

说完,她掏出手机,点开相册里的一张照片,递给我。我接过手机,彪子也凑过来看,见照片中竟然是石豪和阿苍。

我忙问道:“你这是在哪拍的?”

杨莞回答:“机场,他们正准备坐去往成都的航班。”

“你给我看这个干嘛?”我有些不解。

杨莞说道:“我觉得你应该很关心他们在哪,也很想去找他们。”

之前我确实很想知道石豪的消息,但无处得知,现在不仅他给我打了电话,杨莞也突然出现带来了这么一个消息,我心想这世上确实有巧合,这么巧的事居然被我碰上了。

我将手机还给她,并对她说道:“你如果提前两天来,我可能还会感兴趣,但现在不需要了,我已经知道他们在哪了。”

杨莞惊讶地看着我,说道:“不可能,我回到沈阳后动用一切资源去查他们的底细,但一点也没查到,你怎么会知道。”

我摇摇头,说道:“这个我不能说,还是我来问问你吧,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杨莞回道:“这很难吗?我打听到了你舅舅,然后就找到了这里。”

我恍然大悟,原来那个通过黑六找我老舅的女人就是她。

但很奇怪,她一个大小姐,为什么不通过手下人去办这些事,要自己亲自打电话?难道是她遇到了什么困难?

“你来找我的目的是?”

“反正不可能是看上你了。”彪子插话道。

“滚,就你废话多。”

杨莞收起手机,说:“如果你真知道了他们的信息,那你一定会去找他们,所以,我想要和你们一起。”

“为啥?”我和彪子异口同声地问道。

杨莞那冷傲的性格又上来了,说道:“这就是我自己的事了。”

我一听这话,立马调高了调门,也说道:“既然是你自己的事,我们又为什么一定要带着你一起呢?也不能因为你长的好看就从了你吧。”

杨莞从兜里掏出一张卡,放在桌子上:“一切费用,都由我出。”

“成交。”

我答应的速度太快,以至于彪子都没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后,鄙视我道:“卧槽,你这么没原则!”

我压根不搭理他,笑嘻嘻的和杨莞说道:“我也不全是因为钱,主要是看你骨骼惊奇、波涛汹涌,完全符合我的标准。”

杨莞懒得和我瞎扯,她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只是知道他们要去成都,但具体位置我们还要到当地再打听。”

我摆摆手,说道:“不用打听了,昨天石豪已经给我打电话了,告诉了我具体位置,你跟着我们走就行了。”

杨莞有些诧异,问道:“他竟然会主动联系你?为什么?”

我表情严肃地回道:“因为他看到了一件非常特别的东西。”

与此同时,沈阳,郊区别墅。

一个青年站在客厅之内,面容娇好,眉宇之间英气逼人,身形挺拔有样,全身上下由内而外地散发着贵族气质。

此人便是杨莞的弟弟,杨家少主,杨荒。

杨荒接听一个电话,只听电话那头一个人语气焦躁地说道:“少爷,刚刚首尔那边打来电话,说小姐……又跑了。”

杨荒皱了一下眉头,挂断电话,转身上楼,走进二楼尽头一个房间。

房间内的大床上趴着重伤的老五,老五后背布满了被皮鞭抽裂的伤口,血肉模糊,鲜红一片,触目惊心。

老五见杨荒进屋,虽身上疼痛难忍,但还是强作笑脸,说道:“少爷,我没事,不用总上来看我。”

杨荒站在床边,苦笑的对老五说道:“五哥,韩国那边打来电话说,我姐又跑了。”

老五听到这个消息,情绪立马有些激动,后背的伤口再次泛疼,叹道:“都怪我啊,要不是这次我陪着小姐进山,也不会有这么多事。”

“五哥你就别自责了,你已经被我五叔惩罚成这样,没什么错了。”

老五苦笑道:“一个死去的弟兄一鞭子,要不是你替我说话,我身上可不止这些伤。”

杨荒问道:“五哥,你说我姐会去哪?”

老五想了想,说道:“她应该会去找他们。”

“那个叫林猎的人?”杨荒疑问。

老五点头,说:“那小子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但他旁边的人却都不普通,他身上一定藏着很多事儿。”

杨荒没说话,脑中正思索着什么。

老五又说道:“少爷,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

“别把这事告诉老爷,他因为小姐已经动怒了一次,这次千万不能再让他知道小姐私自跑出去。”老五这一身伤都是拜杨莞所赐,但心里却依然在担心她。

杨荒还没说话,老五又补充道:“也一定不能让二老爷、四老爷和我师傅知道,他们知道了也会派人去抓小姐回来,所以少爷你一定要答应我守住这个消息。”

杨荒点头,说道:“放心吧五哥,我会处理好的,你安心养伤,别管了。”

说完,杨荒走出房间,一边下楼,一边在心里叹道:姐,你倔强的心迟早会害了你。

我、彪子、杨莞,三人先到哈尔滨,坐中午的航班飞成都,因为杨莞出手阔绰,原本的经济舱全改成头等舱。

当地的雨并不是非常严重,但一路上却还是在传都江堰洪水的新闻,说岷江水翻腾,都已经冲上了河岸。我心想,只是几场雨,会有这么大的威力?

四个多小时后,我们在成都双流机场降落,此时,并没有下雨。下了飞机,坐大巴来到都江堰市,刚到都江堰,就又下起了大雨。

都江堰市是四川成都下辖的县级市,都江堰市因举世闻名的都江堰水利工程而得名。

都江堰位于都江堰市城西,坐落于天府之国——成都平原西部的岷江上,始建于秦昭王末年,是蜀郡太守李冰父子主持修建的大型水利工程,由分水鱼嘴、飞沙堰、宝瓶口等部分组成,两千多年来,都江堰一直在使用,留存之久,举世罕见。

就算是现在已经站在了这里,我心里还是疑惑,石豪和阿苍怎会困在这个地方?

按照石豪给我的地址,我们找到了龙潭湾一带的某个旅店。

上三楼,304房间。

我敲门,听到里面有人问道:“谁啊?”

四川口音?我和彪子对看了一眼,心想,这明显不是石豪的声音,更不可能是阿苍的声音。

“是石豪吗?”我试探性地问道。

“不是,找错了。”

彪子问我道:“你什么脑子啊,记得地址对不对啊?”

我再看一眼手上写的地址,没错啊,确实是这里。

这时,我们身后那间房的房门忽然打开,只听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大猎,彪子。”

我和彪子转身去看,是石豪!

我兴奋地走过去,问石豪道:“你不是说304吗,怎么是303啊?”

石豪招呼我们进来,当他看到杨莞时,明显有些惊讶,但并没问什么。

我们走进房间,见阿苍站在窗户边,他看到我们进屋,明明认识,但却没有说话。这很正常,要是主动说话,那就不是阿苍了。

房间内不仅有阿苍,竟然还有一个我们都不认识的女孩,女孩见我们进来,只是看着我们,也没有说话。

石豪首先向我们介绍那个女孩,说:“这是尔玛娜诺。”

尔玛娜诺这时主动对我们说道:“叫我娜诺就行。”

石豪将我们介绍给娜诺,但要介绍杨莞时,却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

杨莞对女生比对男生客气的多,主动对娜诺说道:“我叫杨莞。”

娜诺看起来二十岁左右,与我们是同龄人,一听名字就知道不是汉族人,后来才知道是个羌族女孩。

娜诺面容娇好,身材虽没杨莞好,却也不差,很容易害羞,看我们说话她也不插嘴,就在旁边听着,给人一种柔柔弱弱的感觉。

但,石豪和阿苍身边怎么会带着一个羌族女孩?

作者还写过
洪的江湖(二)
洪的江湖(二)
洪尔,一个年龄未知,身份成谜的人,身配一把长刀,刀是由骨头打磨而成,着装不与常人相似,性格更另类。洪尔的人生就像是一场逃亡,他一生从不去同一个地方两次,但莫名县却让他破了例。他回到莫名县仅仅是为了回忆。数年过后,在洪尔准备离开莫名时,县内富豪方万金突然被人谋杀,洪尔受人之托留下办案,但他没想到,这么看似毫无关联的一件事却把他延续了数百年的逃亡之路给破坏了……
于景阁 ·幻侠 ·12.3万字
洪的江湖(一)
洪的江湖(一)
洪尔,一个年龄未知,身份成谜的人,身配一把长刀,刀是由骨头打磨而成,着装不与常人相似,性格更另类。洪尔的人生就像是一场逃亡,他一生从不去同一个地方两次,但莫名县却让他破了例。他回到莫名县仅仅是为了回忆。数年过后,在洪尔准备离开莫名时,县内富豪方万金突然被人谋杀,洪尔受人之托留下办案,但他没想到,这么看似毫无关联的一件事却把他延续了数百年的逃亡之路给破坏了……
于景阁 ·幻侠 ·12万字
复活的异兽(一)之山君天吼
复活的异兽(一)之山君天吼
一张突然出现的巨大野猪皮挑起了整个事端。顺子叔带人进山打围,一去不回,失踪在了山里。彪子为救他爹,打算只身闯山。因为兄弟情义,我这个对山里充满向往,但却从未进过山。“普通人”第一次进了山,但接连发生的事情告诉我,大山里可不是如想象中那么有趣!传说中的异兽惊现毒牙口,凶猛异常的它背后所隐藏的那段历史却比它的出现更让人震惊!在两个神秘青年的帮助下我们艰难脱离了险境,原以为一切会在我离开毒牙口的那一刻结束,但没想到,事情竟远不止于此,此时此刻,身边之人也已不能相信!身为一个普通人,我遇到的是别人几辈子都见不到的事;身为家族中人,我的使命更是难以言说。一环与一环相扣,一事与一事相连,拨开重重迷雾,经历种种险途,原来,最终的结局竟是如此……山君天吼,深岭禁地,这不是结局,只是开始!
于景阁 ·悬疑 ·12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