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63章)
父亲失踪了,女儿及受疑的“富逾三代”培训讲师,踏上险象环生的寻人之旅,坠入了一场精心布局的盗墓阴谋。双头尸、九骸一名、穴中婴儿的啼哭……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呢?面对堆积如山的金银财宝,却不为所动,究竟在搜寻什么呢? 掘起古墓尘封的泥土,掀开历史上最隐秘最残暴的一页……

第1章 楔子 双头尸之墓

云层遮住了暗淡的星光,金陵城外的这处山麓漆黑如墨。在铁锹入土的“嚓嚓”响声中,一个青年男子喘着粗气,掘出坑里的泥土,阔逾水桶的圆坑深至半米。这是一孔垂直下挖的盗洞。

在周围撒完泥土的中年男子回来,把手里的竹筐放在盗洞旁。掘出的泥土堆在盗洞旁会引起注意,必须均匀地撤到附近。他是青年人的父亲。儿子负责挖掘,父亲负责散土。父子联手正是盗墓行业里最常见的组合。这回是儿子第一次盗墓。看着儿子将盗洞里泥土铲入竹筐,他觉得,见缝插针做些鼓动可以加快盗洞的挖掘进度。说道:“这次拿出明器,尽快出手。优先在城里买房,你就可以风风光光地娶小花过门啦!”?

儿子倒落了一铲土,说:“还是先治娘的病吧。娘的病没有个三五十万,医院门都不给咱进。”见父亲不语,儿子又说:“城里的房子太贵,我们又没资格申请贷款,没个三五百万,卖房的人都不愿答理我们!”

父亲摇头叹口气。盗洞越挖越深,很快就没过了儿子的头顶。突然,儿子惊呼了一声。

“小心!小心!!”提着竹筐返回的父亲喊着,跑近盗洞口,从腰间摸出手电筒,按亮,照入盗洞里。只见第一次下地的儿子呆立在深达3米的盗洞底,身旁竟然有一条半人高的地道。原来,他们下挖的盗洞恰巧在前人横挖的盗洞之上,泥土挖薄了就发生塌落,新旧盗洞连通了。

父亲嘟嚷了一句,说:“滤坑了。”

滤坑就是挖掘别人曾经盗过的墓,墓里有价值的东西多半所剩无几。从惊恐中回过神来的儿子也打开了手电,察看身边的那个旧盗洞。发现不远处已经是青色的墓砖,跟地道里泥土的颜色不一样,看来这一段旧盗洞并不算长。他听得明白,父亲恐别人盗过的墓里,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担心一番辛苦忙活收获甚少。事已至此,总不能半途而废。医治娘的病需要钱,自己讨老婆需要钱。他见那段盗洞的痕迹陈旧,安慰父亲说:“看样子,这个盗洞已经很久了,不是新的,应该是很久很久以前挖的。也可能他们失手了呢?”

“看看再说吧。”父亲说,“有人进去过,墓里的机关就废了。你第一次进墓,就安全得多了。不过,别大意,你说得对,挖掘这条盗洞的人,也可能失手了。”

儿子听得出,父亲因自己第一次下地而绷紧的神经终于松了些。为了让父亲对自己更放心,他对父亲说:“把枪给我。”

父亲满意地点点头,从装备包里翻两支砂枪。这两支砂枪是专为此次盗墓特意找人非法制作的。他把砂枪别在自己腰间,拿起一捆绳索,靠近盗洞口,垂下一段绳索给儿子,说:“你上来吧。我先进去。”

儿子明白,父亲是要执行事先商量好的方案,进墓时由经验富的父亲打头阵,确保安全。既然这座墓已经被人盗过,墓里的防盗机关已经被破坏,危险性大打折扣。他就觉得,这次进墓可不必由父亲先行了,说道:“我已经看见墓砖了,最多不过七八米。两支都给我。”

父亲犹豫片刻,递出了枪,嘱咐道:“虽说这个墓有人进过,还是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能大意,发现不对就先退出来。咱们父子俩从长计议。”

“放心。”儿子点头答应,接过砂枪,一支枪别在腰间,一支握在手里,举起手电,猫着腰钻入那一截旧盗洞。

几分钟后,儿子贴近了青色的墓砖,发现墓砖后有一条甬道。侧耳倾听,甬道里死一般的沉寂。手电一照,见甬道一端有扇半掩的石门。想来是先前来盗掘的人打开的。那里面应该就是墓室了。

儿子进了甬道,走向石门。虽然有人来过,他记着父亲的嘱咐,小心慢行。到了石门前,他先用手电照明,观察门里的状况,不急于推开石门。借着手电的光芒,见墓室中间摆放了一只巨大的无盖石棺。棺材已经打开,棺盖不见踪影,就担心粽子之类秽物了。心里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

毕竟是第一次进墓,恐惧在所难免。见半掩的石门可供自己通过,儿子打开了砂枪枪机,枪口平指向前,握着手电,侧身跨过石门,一步一步地走近石棺。他谨记住父亲的教诲,进墓后必须首先确认安全了,再寻找明器。

新挖的盗洞外,有些疲惫的父亲已经点了一支烟暂歇。为防止远处的人看见烟头的亮光,他把燃烧的烟头藏在五指聚拢的手心。抽了几口烟,逐渐缓过神来,他忽然担心起第一盗墓的儿子来了。实在放心不下,父亲跳入盗洞,按亮了手电,照向旧盗洞。

墓室里,手电的光束随着人的走动而晃动。突然,儿子似乎瞥见棺材里有东西伸出,似人非人,有两颗头。是双头的粽子?无盖的棺材里怎么还会有粽子呢?难道真的是之前进来盗墓的人失手啦?被惊吓的儿子,想稳住手电光,以便看清楚那东西,忽然听得身后有响动。这是前后夹击,腹背受敌,危险!?说时迟,那时快。“嘭”地一声巨响,儿子立即扣动了砂枪的板机,不敢有丝毫犹豫。手电一扔,另一只手也腾来扶握枪管。他知道,火药燃爆时会造成枪身剧烈的振动,必须双手齐握才能确保准头。顿时,火焰从枪口爆起,铁砂如暴雨一般喷射而出。

儿子猛地向后倒去,似乎胸口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又感觉有沉重的东西朝自己迫来。他毫不思索,凭着本能,伸手摸着了腰间的那一支砂枪,开枪机,对着那东西扣动了板机。又是巨响,似乎没有刚才那一枪响亮,又似乎没有刚才清晰……莫非是因为在狭小的墓穴里枪声引起回响,还是因为两支砂枪的制作手艺有差别呢?……手电落地时,明亮的光束晃着那双头粽子,一张脸满是皱纹,像个老人,另一张脸唇红齿白,露着笑容,似是少年……几乎是在非常短暂的一瞬间,儿子就失去了知觉。

同类热门书
我的姥姥有点神
我的姥姥有点神
我叫王丹阳,是一个八字很阴的女生。我的姥姥是个半仙,求请问事,样样明白。因为算出我十六岁之前会有劫难,所以,我就留在了姥姥的身边长大。从此,我经历着一般孩子一辈子也许都经历不了的事情.....
三楼均均 ·奇妙 ·完结 ·139万字
9.8分
寻尸人
寻尸人
有许多的人会因为这种或那种的境遇而“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即使至亲之人伤心欲绝,可是大千世界,茫茫人海,又能去哪里找寻呢?平庸少年张进宝,他凭借着自身的天赋异禀,帮助了许多客死异乡的人们回到故里……而张进宝也在之后的寻尸之旅中,遇到了神秘大师黎叔和他的首席大弟子丁一,他们一路上和张进宝并肩前行,一同走上了一条惊心动魄的冒险之旅。
洛琳琅 ·探险 ·完结 ·401万字
8.5分
青诡纪事
青诡纪事
新书已发布,点击作者名字可得,求支持!简介:何青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唯一不普通的,是她总能看到点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本文无男主,无感情戏。如有缺章,估计是屏蔽了。
荆棘之歌 ·探险 ·完结 ·185万字
9.4分
慕川向晚
慕川向晚
千年难得一遇的写作废柴向晚,因为书扑成了狗,被逼相亲。“妈,不是身高一米九腹肌十六块住八十八层别墅从八百米大床上醒来的国家级高富帅,一律不要。”“……你是准备嫁蜈蚣?”后来向晚终于如愿以偿。他被国家级高富帅找上门来了,扑街的书也突然爆火——有人按她书中情节,一比一复制了一桩命案。而她与国家级高富帅第一次碰撞,就把人家给夹伤了…………爱情、亲情、伦理、悬疑、你要的这里都有,色香味俱全。【本文狂撒狗血,太过较真的勿来。】☆★☆★☆★☆★☆★☆★☆强烈推荐姒锦完结文。现代:《史上第一宠婚》、《步步惊婚》、《唯愿此生不负你》、《溺爱成瘾》古代:《且把年华赠天下》、《孤王寡女》
姒锦 ·推理 ·完结 ·213万字
9.4分
大讼师
大讼师
杜九言穿越占了大便宜,不但白得了个儿子,还多了个夫君。夫君太渣,和她抢儿子。她大讼师的名头不是白得的。“王爷!”杜九言一脸冷漠,“想要儿子,咱们公堂见!”大周第一奇案:名满天下的大讼师要和位高权重的王爷对簿公堂,争夺儿子抚养权。三司会审,从无败绩的大讼师不出意料,赢的漂亮。不但得了重夺儿子的抚养权,还附赠王爷的使用权。“出去!”看着某个赖在家中不走的人,杜九言怒,“我不养吃闲饭的。”于是,精兵护岗金山填屋民宅变王府!儿子小剧场:“这位王爷,按照大周律法,麻烦你先在这份文书上签字。”某位王爷黑脸,咬牙道:“遗嘱?”“我娘说了,你女人太多,谁知道还有几个儿子。空口无凭不作数,白字黑字才可靠。”小剧场:“抬头三尺有神明,杜九言你颠倒黑白污蔑我,一定会受天打雷劈。”被告严智怒不可遏。“天打雷劈前,我也要弄死你。”杜九言摔下惊堂木,喝道:“按大周律例,两罪并罚,即判斩立决!”被告严智气绝而亡。坐堂刘县令:“……”
莫风流 ·推理 ·完结 ·272万字
9.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