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7章)
咱们一直聊着古代的那些是是非非、真真假假,不知道您发现没有,历史上那些史学家们披肝沥胆、奋笔疾书、不吃饭不睡觉,熬着夜写下来的青史图册,有时候就是打不过街坊王奶奶、李大爷喝多了酒,跟孩子们聊天儿的那些口口相传。您比如说杨家将、兰陵王、鳌拜、耶律洪基,历史上多少功臣名将都给颠覆了!史学家的笔,它比不了说书人的嘴啊!
品牌:博集天卷
上架时间:2021-06-02 15:17:12
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
本书数字版权由博集天卷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第1章 杨家将

我老说,说相声的就是手艺人。说书、说相声、剃头、洗脚、街边儿卖报纸、种菜,没有什么区别。人呐,怎么也是一辈子,你待着也得吃饭,不得干点儿什么吗?所以我们就是浪迹江湖,卖艺为生。

去年我们德云社欧美巡演,欧洲有三站:巴黎、巴塞罗那、米兰。出来跟朋友一聊天儿,我说上欧洲巡演去,朋友说留神啊,欧洲有几个地方比较乱,不多,就仁地儿:法国的巴黎,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意大利的米兰,这三个城市你只要躲开,就没事儿!我说我给你道喜了,主要就这仁城市!大伙儿都乐了。

巴黎,其实站在它街道上感觉还是挺好的,几百年的老建筑、街边的树、街上的人,感觉挺好。但确实,去之前就听人说,街上净是偷东西、抢东西的,如何如何。这一回来呢,我们有几个小徒弟上街遛弯去,对过儿来几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拿一纸条递给你看,无非就是寻求帮助、慈善募捐、求五元坐车回家这类东西。你只要一接那条儿,她那手就奔你身上掏东西。这几个徒弟就碰见了。也挺尊重他们,连条儿都没递,连打马虎眼儿都没有,直接就上怀里伸手偷东西去。徒弟们一喊,偷东西这几个姑娘,脸上的表情很诧异:你怎么这么不配合呢?怎么这么不懂事儿呢?然后很失望地骂骂咧咧就走了。

巴黎很热闹,据说他们当地就是这样,小偷就算被抓到警察局去,他们那儿的法律也很“柔软”,关不了几个小时就放出来了,没辙没辙的。说是巴黎警察每年因为这个别扭得自杀好几十位,哪儿说理去?

后来又到了巴塞罗那。我那个助理学过武术,在海边那儿站着,过来俩男的,很友好地要跟他掰腕子,一掰腕子就要把表摘下来。一扑棱开,这俩人跑了。后来听说,得亏我这助理没打那俩劫匪,要是打了,警察得把你逮起来。咱也不知道那法律谁设计的。

他们说当地有个好玩儿的旧货市场,逛逛去吧!什么都有,不少都是拧开谁家的门,把东西搬出来搁在车上,就可以当街卖了!当地法律是这样的:你只要打开一所房子,在屋里待满四十八小时,这房子就是你的了!我说这太好了,咱们赶紧去市政府,霸占它去!

哎呀,十里不同风,隔河不下雨,咱也不知人家怎么设计的,挺好!弄得没事儿干,他们也不让我出去,坐在屋里看看电视吧。扫了一遍台,没一个听得懂的,西班牙语那太难懂了。

现在电影、电视剧啊其实也不好干,观众口味越来越高了,我呢也就听戏还行,这些年没少看。刚看了一出地方戏,《杨门女将》,挺好。尤其说到“百岁挂帅”,西夏来犯,杨宗保中箭身亡,余老太君以百岁高龄,带着十二寡妇挂帅征西。最让人唏嘘的就是“灵堂请缨”,一家子寡妇,让人感慨,这老杨家实在是太忠烈了!

话说回来,都说老杨家十二寡妇,究竟有这么些寡妇吗?要说寡妇,我们先来看看她们的丈夫都是什么人。

余老太君的丈夫,老令公杨继业,这个大伙儿都知道。但他本名叫杨业,戏曲上给人家添了一笔,改成了杨继业。关于他的事迹呢,我们先从他的“黑历史”说起。

杨业的老爹叫杨信,原先是一个土豪,趁着五代十国混乱的时候跟着起哄,混到了刺史,说起来,杨业也算是个官二代。到了公元979年,北汉打不过挂帅亲征的宋太宗,打不过,怎么办呢?那就认怂呗,还能怎么办?这杨业一看:老大都投降了,我能怎么着?得了,杨业跟着北汉一起归顺了宋太宗。

宋太宗坐在龙椅上看着这帮降将,很高兴啊:“来的都是人才啊,就上次给我吃瘪的那位,是谁啊?”大伙儿赶紧都往后退一步,生怕被拖出去宰了。这杨业呢,本来心里就犯嘀咕,想着怎么才能低调点儿,一出神,好了,他被留下了。

这留下来后,宋太宗一指:对,就是你。杨业心说:玩儿完!哪知道,宋太宗把他留下来之后非但没有杀了他,还把他任命为右领军卫大将军,让他在边关驻防,抵御辽国入侵。

他当时有个搭档,在相声里叫捧哏的,跟二人转里叫衣服架。杨业的衣服架叫潘仁美。

一说潘仁美,爱听评书的各位都跟有真事儿似的咬牙切齿,其实这也不对。怎么呢?人家本名不叫潘仁美,叫潘美。这个潘美也是一员勇将,他跟杨业俩人在边关是同事关系,两个人不仅没有仇,而且合作的时候还特别有默契,你左我右,你前我后,弄得辽国的契丹人提起这俩人直嘬牙花子。

宋太宗心说,这两个人都这么厉害了?高兴啊,大手一挥:我要收复燕云十六州!公元986年,宋朝出兵北伐。皇帝的豪情壮志是非常美好的,我有无敌悍将!但他没想到的是,无敌悍将也架不住有人扯后腿。

当时大军分作三路,其中有两路必须要提一下。一个是西路大军,由潘美挂帅,杨业为副主帅,另有一个叫王侁的监军;一个是东路大军,由大将曹彬挂帅。西路大军很嗨,有杨业、潘美在,从三月到四月,捷报连传,先后攻下了燕云后九州的四州。

可勇将就怕有人扯后腿。怎么说呢?先说东路大军,曹彬这边被辽国南院大王耶律休哥在涿州断了粮草,没吃的,只能后退。关键是这货跑就跑吧,跑得还倍儿快,四月初,已经从河北涿州退回到了河南。您瞅这速度,几天的工夫,就跟辽国后面放了条狗在撵着他一样。

他跑了,西路军就惨了,孤立无援啊。按说这也没关系,他跑了,咱也收到了撤退命令,大家伙儿一块回去这不得了吗?这时候,这个西路的监军王侁,用现在的话讲,“上头”了:开玩笑,连下四州,咱们有优势啊!打!

这时候,杨业和潘美拉着王侁就劝,可王侁舍不得:太露脸了,这机会难得,怎么能跑呢?这时候他出了一损招,怎么损呢?他知道杨业是个降将,之所以皇上不让他挂帅就是因为这个。他就拿话激杨业,原话说的什么呢?“领数万精兵而畏懦如此!”意思就是,你们北汉就是因为这个才亡国的!

杀人不用刀啊,杨业被他这一句话给逼上了绝路:要么你就是不想打,还想投靠辽人;要么,你就上啊!无奈,杨业率部出征,本意呢,是跟潘美商量好的,他前去诱敌,潘美在后边设伏接应。但是辽人收复了东路,士气正盛,杨业这一去,不仅重伤被擒,连带儿子杨延玉也死了。

本来辽人是想招降杨业,但杨业不肯,想想自己这一生已经无奈做过一次降将了,一降再降,还有何面目活在世上,于是绝食死了。因为这一仗打得实在惨烈,后来人们就拿这一段来改编了一出戏。

杨老令公为国捐躯,确有其事,那十二寡妇征西,是不是后面编出来的?杨家到底有几个寡妇呢?咱们数一数。

头一个,余赛花,丈夫都死了,可不就是寡妇吗?可杨业什么时候死的呢?具体的岁数是推算不到了,但根据他一生的事迹来估计的话,杨业死的时候应该是六十岁上下。据《关中金石记》以及《续资治通鉴》等联合考察,余赛花原不姓“余”,而是骨折的折,读如余。余家也是北宋时期著名的武将世家,世代抗击契丹和西夏,一家子名将辈出,赫赫战功甚至不在杨家之下。

这位老太君出身将门,打小就喜欢骑马射箭,而且文武双全。史书上是怎么写的呢?《晋乘搜略》记载,余太君“善骑,婢仆技勇,过于所部,用兵克敌,如蕲王夫人之亲援椁鼓然”。就这么厉害!自己会打仗不算,家里的用人、丫鬟们,比当兵的还能打,用兵有如神助,比梁红玉还厉害。

她为什么被称作余太君呢?根据宋朝的官职设定,功臣的妻子、母亲可以进行诰封,也就是诰命夫人。其中,刺史的母亲被封为县太君、妻子为县君,这就要说到余太君的儿子了。

在剧里面杨继业有七个儿子,《宋史·杨业传》记载杨业也有七个儿子,但到了南宋的《东都事略》里,又只提到了杨延昭这一个儿子。反正不管怎么算,这个杨延昭,是真实存在的。

杨延昭本名不叫杨延昭,叫杨延朗。他爸爸死了之后,他给自己改了名字叫杨延昭,就是为父亲的死昭雪的意思。

这杨延昭也是个武将,从小就跟着杨业征战。小时候,杨延昭沉默寡言,却有一个爱好:玩行军游戏。杨业也曾说“此儿类我”。果不其然,在杨业死后,杨延昭就接过父亲的重任,驻守边关,抵御辽军。

因为从小跟着父亲征战沙场,杨延昭也是个用兵的好手。皇帝为什么放心把他放在边关上面?不光是因为他会打仗,最重要的是因为杨业的关系,杨延昭恨辽军入骨。但凡辽军上他这儿来,不管来多少人,逮住了就往死了揍,不会让辽军在自己这儿占到一点便宜。

辽国的萧太后为此甚至亲自督战。杨延昭为防辽军强行攻城,趁着寒冬腊月,往城墙上泼水成冰,打得辽军大败而归,逼得辽国和谈。经此一战,杨延昭如同杨业一样,威震边关。皇帝知道了也夸他,说他有“乃父之风”。

他怎么死的呢?是在公元1014年,五十七岁时病死的,而他的官职更在刺史之上,所以,余太君的诰封是因为她丈夫和儿子的功勋。说到这儿,可能有朋友要问了,说余太君那么厉害,文武双全,又会打仗,怎么自个儿没被封什么官啊?这个啊,跟宋朝的制度有关系。在宋朝以前,女人还相对有点地位,但是宋朝很不一样,女人的地位很卑下,但凡你是个女人,不管多厉害,社会上也不敬畏你。也是从宋朝开始,女人的地位开始往下走。

丈夫、儿子争气,余赛花当上了太君。这里我要说明一下了,这个杨延昭,并不是杨家的长子。他是六子,但却是兄弟中最出色的那个。真正的杨大郎,是杨延玉。

历史上对这个杨大郎的笔墨并不多。按说,他也是个官三代,有的是本钱去招猫逗狗、遛街调戏良家妇女,可他没有:我爹是将军,我也要做将军。于是这个杨大郎从小跟随父亲打仗,每战皆勇,为父亲冲锋陷阵,也就是在和杨业一起诱敌的时候,在陈家谷口一战殉国。死的时候身中数箭,宁死不屈,辽国的萧太后知道以后,命人厚葬。

所以,跟随杨老令公一起战死的只有杨大郎杨延玉。次子杨延浦,老六杨延昭,其他四个是杨延训、杨延瑰、杨延贵、杨延彬,共六个人。除了杨延昭以外,其他五个人的事迹并没有明确的史料记载,都是一笔带过。写的什么呢?“蒙父荫,荫补为武官下阶殿直。”什么叫殿直?不是在金銮殿上值班,是一种官职。北宋时期武官有五十三阶,殿直是第四十九阶。说白了,就是因为父亲杨业的关系,给他们封了最末等的武官,没有职权,就是个虚衔。

当然啦,故事终归就是故事,杨业父子也的确死得惨烈,才能换取剩下几兄弟的一世太平,全都得以寿终正寝。

说到这儿咱们总结一下,杨家剩下的六个儿子都寿终正寝,那杨门女将这一说自然也就是一场戏说。那么穆桂英大破天门阵呢?自然也是戏说。不过呢,杨家的族谱中确实有这么一位女将,厉害!但不是杨宗保的媳妇,而是杨延昭的儿子杨文广的堂兄杨琪的媳妇,姓慕容。慕容世家在当时是鲜卑大族,也是世代簪缨,家传武艺。所以,“穆桂英”也应该是从这儿演化来的。

至于百岁挂帅和十二寡妇征西,就更是戏说了。您想啊,在宋朝,女人的诰封都要靠丈夫、儿子,还能允许女将挂帅吗?根本就不可能,更别说让一家子寡妇去打仗了。

那杨家将的故事,到底是怎么来的呢?

首先,这个事情发生在北宋初。到了北宋中期,杨家的事迹就家喻户晓了。欧阳修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说杨业父子“父子皆为名将,其智勇号称无敌”。

到了南宋,老百姓对于南宋政府屈辱求和的做派痛恨啊,就更加敬仰和怀念杨家将当年的勇猛忠烈。民间艺人呢,就以杨家将的忠烈事迹为基础,加以淬炼,然后加入更多的想象,创造出了杨家将的故事。虽说有戏说的成分,但是杨家一门为国为民、鞠躬尽瘁,值得敬仰。

作者还写过
郭论:第二季(共3册)
郭论:第二季(共3册)
《郭论》系列第二季,共3册。《你要高雅》过去您要是听先生说书,一定注意,别起太早。过去说书先生没有一大早就去的,除非是天桥的“地下买卖”。一般都是下午或者晚上,下午那场是正式演出。当然也有比这早的,叫“说板凳头儿”,行话叫“早儿”。也有晚上演的,那个叫“灯碗儿”。顾名思义,过去电灯不普及,太晚了就点油灯碗儿。过去还有观众坐在台上听的!您比如说,有时候来了有身份的观众,台下坐着不合适,就在台上坐着!跟演员隔开三五步,搬把椅子就在那儿看。所以说,那时候台上除了穿戏装的演员之外,再有二三十个穿便装的观众,很正常!
郭德纲 ·随笔 ·21.1万字
郭论:第一季(共3册)
郭论:第一季(共3册)
百万畅销书《郭论》系列,共3册。《郭论》拾遗明清历史、解读市井文化、大话经典名著……郭德纲以更独特的视角、更有温度的故事,解读中国人骨子里的“忠”与“义”。洞察人生,烛映世变,史学、文学、哲学一次到位。慢火烹茶,进退有度,体会中国式人性、人情、人心。老郭的智慧、热血和真性情在此展现得淋漓尽致。《郭论》,带你领略更大的江湖。《捡史》“说起来谁都不信,我其实是一个好静不好动的人。”郭德纲在“郭论”系列的《捡史》中说,“最近下雨,我每天在家里坐着,读读书,看看戏,就觉得很快乐。”他喜欢读史,“读史可以使人明智,古人说‘鉴以往可以知未来’,就是这个意思。”《捡史》是百万畅销经典“郭论”系列的第二篇。郭德纲通过剖析历史人物,复盘一场场暗流汹涌的权力游戏,剖析君臣博弈法则,发掘出人性的精妙幽深之处。学说话、学办事、学为人处世,不可不读《捡史》。从庙堂到江湖,从帝王将相到贩夫走卒,阴谋阳谋、君臣博弈法则、韬晦心术、中国式社会人情世故,尽在郭论《捡史》篇。《江湖》“走江湖的人,讲究三硬:官面儿的靠山硬;道儿上的关系硬;本身能耐硬。”——郭德纲《江湖》行走江湖,你需要怎么样的城府、心机和格局?看郭德纲煮酒论史,江湖大佬论江湖,从官方正史、逸闻野史和民间故事中提炼出中国式人情社会的底层逻辑,点破江湖、官场、商场玄机,一本书教你做人、防人、驭人。“心有波涛面含春色,此为江湖。”
郭德纲 ·文集 ·53.6万字
你要高雅
你要高雅
过去您要是听先生说书,一定注意,别起太早。过去说书先生没有一大早就去的,除非是天桥的“地下买卖”。一般都是下午或者晚上,下午那场是正式演出。当然也有比这早的,叫“说板凳头儿”,行话叫“早儿”。也有晚上演的,那个叫“灯碗儿”。顾名思义,过去电灯不普及,太晚了就点油灯碗儿。过去还有观众坐在台上听的!您比如说,有时候来了有身份的观众,台下坐着不合适,就在台上坐着!跟演员隔开三五步,搬把椅子就在那儿看。所以说,那时候台上除了穿戏装的演员之外,再有二三十个穿便装的观众,很正常!对了,咱跟这儿说的这些东西,大伙呢一听一乐。相声说的东西,“理不歪,笑不来”嘛,您不能当纪录片看,那就违背了快乐的原则!
郭德纲 ·随笔 ·7.2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