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03章)
一世命即万世命,一世人即万世人 荒古世界,锤炼体魄,修持神力,肉身横渡天地,举手投足间移山填海,崩碎山河万万里! 武道世界,修真炁,炼神意,十二楼,八重天,五境洞真妙,天人一击可横压百里长江! 星空万族,人道伐天;千年暗室,一灯即明;烛火一盏,可为人道万世开永乐太平盛华年! 一世圣灵镇九天! 二世少皇压万道! 三世帝身踏仙门! 老翁不服老,自当拔剑提酒上青天!一世、二世、三世、万世,这诸天定无人能压他一头!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001李希烛的一生,八百里大荒

人,立于天地之间,遍布四野之处,似如蝼蚁万千,无所不在。

然,天高地广,万兽横行,以人为食者多也。

茹毛饮血,恐怖至深!

天地之东,有大荒,纵横八百里。

大荒赤地无毛水,灼日横空六千载,无花无叶,好似人间炼狱。

……

“守正气,以浩然自居,窥四季,见天道轮回……”

白发老人提笔书成,以点滴浓墨勾勒出一句句恢宏大气之言。

“李希烛,知天命窥天理,你心里的神,越发的恢宏了……”

而在白发老人的对面,一个黑衣独臂的老头平静的说道。

只有站在那里近距离的感受,才能深切的看到白发老人身体里的神,究竟是多么的浩瀚和深远。

那是非人所能及的程度,就如同天地自然一般,无边无际……

他们是一个时代的人,曾与天下群雄争锋,立身不毛之地,遥望西庭雪峰,垂三尺青锋斩尽恶敌。

可人终究是会老的……

岁月袭来,犹如黄沙漫天,迷蒙了双眼,带走了光阴。

只给他们这些人留下了一具千疮百孔的身躯,带着伤痛在最终的岁月里等待死亡的到来。

然而,凡事总有例外……

就如同他眼前的这个白发老头李希烛。

他虽然也老了,却养出了一道不可思议的神。

神居于体,拿捏住了生命的流逝,修补了体之缺漏。

竟然以古稀之年,活的依旧如年轻小伙子一般精壮、勇猛。

“谈什么恢宏二字,不过是凝神静气罢了……”

静室内,李希烛放下了笔,抬起了眸子,平静的说道。

此刻的他,虽一头白发,却仍是少年面目,让人看了只觉诡异。

可能别人无法理解他,当然,也可以说是别人看不到他的视界。

他在养神的路上走的越远,就越发的知道自身的渺小。

身、神,纵然无漏无缺、浩如烟云,却也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

“也就只有你自己这样理解你自己……”

黑子老人摇了摇头,反正他无法理解李希烛的想法。

养神之道,与纵情杀场不同。

或者说,二者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如天差地远一般。

年轻的时候,凭借一时热血勇闯天涯,练得一身本领。

其中强者,更有持一把小木剑杀穿了三千甲兵,世人尊为剑圣。

不仅仅是力大,更是在剑道的修行上达到了至微之境,使其粗糙的木剑都能够轻易斩开厚重的甲。

而后,当年岁上来的时候,力气也就渐渐的衰弱下去了。

即便是曾经的绝顶高手一直不曾落下身体的修行,也依旧会无法保持肌体的全盛和生命的流逝。

最终,即便剑道技艺再高,也终究难以通神。

可是,若踏入了养神之路,便可大不相同矣。

神而明之,如奇幻之事附身,一举一动皆有不可思议之能。

如提笔点墨,书之一字竟可重千斤,好似神铁钉下,难以动摇。

又有能人,以目为剑,一瞬间可杀人于无形。

那是神在出手,一剑杀生,无人能挡、无人能拦。

神之道,似如堂皇天道一般,让人感到敬畏和向往。

同时,这也是一条永无止境的道路。

神,不会如身一般衰弱,养神凝视自我,超脱于身。

无论身体如何衰弱、苍老,都不会影响神的状态。

当然,神和身之间的关系,也是非常紧密的联系。

二者犹如相互依存的阴阳,缺一不可。

没有了身,神就失去了避风港,会怕日晒、风吹,以及电闪雷鸣,随时都会有飞灰湮灭的危险。

而没有了神,身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身神一体,身养神,神主身。

虽然,衰老下来的身不会影响神的状态。

但是,一旦神损耗过大,那么衰弱的身也就难以再供养神。

这样一来,其实同样也会影响到神。

就如此刻的李希烛一般,纵然是七十的年岁,却依旧是这个江湖的天下第一人,他,无人能敌。

但是,他却从不轻易出手了……

因为,他的神太过于大,一旦出手,自身的损耗就会供应不上。

以及,他的身体不够强大,却承载了过于强大的神,即便是平日里过的正常生活,都会很有负担。

静室里,李希烛泯然一笑,没有再说什么。

他和黑子老人终究是站在了两个层面上的人,看到的风景不一样,即便再怎么诉说,也无法让对方理解自己的看法和想法。

同样是走养神之路的人,达到的高度也不尽相同。

更何况,他们的神走的方向,也不一样。

黑子老人追求的是极致的锋芒,将神养成了一把剑。

而他,则是放弃了一切的攻击和防御的手段,直接将自己的神养成了浩瀚的云烟,追求无尽的大。

随后,黑子老人逗留了片刻就离开了……

他有事,且时间不多矣,恐死后无人记住他,便想找一个传人。

“赵露寒,你把我们这些人看的太重要了……”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何须如此急躁的留下自己的传承,总会有人超越我们的……”

“也许,就在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个角落里,就诞生了一个天赋异凛的婴儿,他远超我们这代人……”

……

我,李希烛,北国津门人氏,江湖李家第二十三代嫡长子。

我的一生,顺的有些不真实……

三岁时,第一次握剑,便神而明之一般的一剑击败了家中剑师。

自此,家主与众长老视我为至宝,悉心培养。

四岁时,剑法入微,有所小成。

六岁时,熟读家中二十四本剑谱,且,皆以练至炉火纯青之境。

至十岁时,剑法已大成,凭借一手至微的剑法,能一人一剑横渡三千甲兵的围攻,无一人能挡我。

十五岁时,人剑合一,家中再无敌手。

同年,我走出了家门,来到了外面的世界……

年少轻狂,总以为外面的世界就像是书本上的那般美好。

我怀揣着向往去看这个世界,临行前只带了一把剑,一匹马。

十八岁时,我挑起了整个江湖的血雨腥风……

三年游历,我看到了这个世界的真面目,或者说人心的真面目。

这个江湖,并非书本上的那般美好。

我揭开了无数人的假面具,不管是魔教恶徒也好,还是正道世家也罢,都并非秉承着侠客的纯粹。

正相反,尔虞我诈与阴谋诡计简直多如牛毛。

以及,我弄明白了一个道理,江湖人,从来不拿普通人的性命当回事,一言不合就要杀。

于是,仅仅是一年间,我就找到了自己走出来的意义。

我,李希烛,非正道子弟,亦非魔教恶徒,规律束缚不了我,我想要做的事,谁也挡不住。

那一年,我决心为天下的百姓做事,肃清一切江湖败类。

于是,我被天下人敌视了,有无数人、无数势力想要我死。

可是,他们打不过我,来多少人都一样。

因为,我是踏入了人剑合一的绝顶高手。

纵然是万军从中,我也能取敌将首级,因为我本就天下无敌。

我似乎是一个完美的人,剑法、身法,皆达到了江湖之巅。

仅仅两年光景,我便杀穿了魔教的总坛,同时也歼灭了十几个道貌岸然的正道世家、门派。

那一年,我十八岁,却成了整个江湖的恐惧。

李家不能容我,我便退出了李家,独自集结一群志同道合的兄弟来为这个天下做一些事。

我们不管正道和邪道的人怎么看我们。

我们只做认为对的事……

三十岁时,我们改变了整个江湖……

十几年的努力,我们手中沾染了不知多少人的血。

可是,我们成功了,那么一切的牺牲和杀戮都是值得的。

同年,旧皇病死床榻,新皇,竟是身边很不起眼的一个小兄弟。

于是我们联合朝堂和江湖,共同组建了监察天下的机构——夜部。

夜部的成立,代表了上一个混乱时代的结束。

江湖、百姓和朝堂,也总算达成了一种平衡的状态。

而我们这些志同道合的人,也就隐退于江湖。

四十岁时,我得到了一本秘籍,一本和正统武林秘籍完全不同的秘籍,书名——养神经。

养神经的出现,彻底颠覆了我的认知。

原来,人剑合一之上,还另有一番天地。

根据养神经中的记载,我了解了身与神的关系。

也知道了所谓的入微、至微和人剑合一这三个境界代表了什么。

那是身体力量和精神力量的过渡。

入微尚且算是身体对剑法的使用,达到了精湛的地步。

而至微,就已经涉及到神而明之的使用,那是接近了神的领域。

最后的人剑合一,便已然是真正踏入了神的领域。

就像十五岁时候的我,随手一剑就能够斩断厚重的铁壁、石碑。

那是因为人剑合一的我,可以凭借神的掌控,将身体发挥出来的力量凝聚成不可思议的一线。

手中的剑,更像是手足的延伸,力量的传递没有丝毫的晦涩和阻碍,那是非人一般的程度。

整个江湖,也没有几人能够做到这种程度。

而在人剑合一之上,则是真正的开始修炼神的存在。

以冥想代替武学,观自我、事物与天地,想神之形。

这个境界,叫做养神,非常的玄奥难懂。

即便是我,花了十年的时间也才堪堪找到了自己的神之形态。

并非是一开始想到的剑,也并非是其他的十几种兵法、身法,而是渺小至极的我和浩瀚无垠的大。

我的神,端坐于浩渺的云海之间,那每一缕云烟都是神的延伸。

原来,我的神就是我,同时也是一片无边际的云海。

就像是真正的神明一般,在虚幻的世界里腾云驾雾、无所不能。

后来,我在随后的岁月里,一直致力于养神境的修行。

逐渐的,我的神超越了身体的承载极限。

而这种事,似乎也是一件不太正常的事。

因为,其他修炼养神境的人,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或者说,不管他们怎么修炼,都无法将神修炼到超越身体极限。

后来,即便是坐在那里,神的压迫也会让我的身体呼吸都困难。

我,太强了……

所以,我也太累了……

而且,似乎像我这样的人,实在是仅仅只有一个而已。

因为,纵观天下高手中,更是少有几人能入养神境。

以及,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追上我的高度。

甚至,我的修炼上,完全没有他们修炼上出现的那些问题。

似乎,自己太过于顺风顺水了……

除我之外,其他的养神境修行者,大多观想的也并非是如我这般奇特的神。

就像赵露寒,他是一个天生适合修炼养神经的奇才。

他以三十多岁的年纪修炼养神境,便三年入人剑合一。

而后,又过十年,将自己的神养成了剑,追求极致的剑道。

只可惜,这样的道,太过于锋芒毕露,不利于养生。

于是,赵露寒今年仅仅五十岁,却已经没有多少时日可活了。

以及,我若要杀赵露寒,只需一眼即可……

……

时过境迁

一转眼,岁月便再度流转了三十年。

李希烛一百岁了。

他的身体也达到了极限。

并非是他的身体状态不行了,而是实在无法承受神的压迫。

又是三十年的养神修行,让李希烛的神越发的巨大、沉重。

甚至,偶然间的一个梦,若放松了精神的话,神的力量会影响到周围的环境,产生梦境延伸现象。

很多人都会被被迫拉入他的梦境之中。

于是,李希烛告别了所有人,独自走进了深山老林之中。

他在一处瀑布下隐居,很平静的等待着自己的死期到来。

终于,在某天夜里,李希烛自然而然的死去了。

嗡!

也就在同一时刻,他的神脱离了他的身体。

只见,那是一道灿烂的身影,脚踏无尽的云烟而出。

李希烛腾空而起,立身于大月的银辉之下。

他看了看自己的肉身,又看了看自己的神,不由得喃喃道:

“神出窍而不死,似乎,月光能够蕴养我的神,增强我的力量……”

李希烛飘到了天上,感受到了大风袭来。

然而,他周身的云烟却将所有的大风阻挡在外。

“原来,我的神不怕风吹……”

李希烛恍然,喃喃道。

轰隆!

骤然,不远处的云海之中有惊雷一闪,雷鸣声阵阵席卷而来。

然而,在浩渺的云烟守护下,李希烛的神根本一点事也没事。

“呃,原来我也不怕雷鸣……”

他有些惊讶,甚至感到有些怪异。

似乎,自己真的和其他人不一样。

只见,李希烛踏云海而行,周身的云烟弥漫到了十里的范围。

这就是他养了六十年的神。

难怪天下无敌,因为其他的养神境,似乎和他不在一个层面。

“咦,那是什么?”

突然,李希烛看到了远方的山谷中有一抹亮光。

于是,他便飘然而至,将一颗似乎是夜明珠的淡青色玉珠从绝壁上的一条裂缝中扣了出来。

嗡!

下一秒,李希烛惊愕的发现玉珠突然疯狂的吞噬他的神。

不消片刻,十里云烟以及李希烛就全消失在了玉珠之中。

以及,方圆不知多远范围的月光,被以一种扭曲的形态席卷了过来,好似万流归海一般涌入玉珠之中,使得那一枚玉珠越来越亮。

嗡!

下一秒,玉珠骤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巨大的红色铜山出现在半空中,向大山砸了下来。

轰隆!

一声巨响过后,大山被砸碎,赤铜山砸在了山谷里,一股股浓烈的乳白色洪流从赤铜山中散溢而出,消失在无形之中,不知去向。

不消片刻,所有的乳白色洪流彻底消失干净。

而那原本发红的赤铜山,也变成了暗红色,失去了所有的神异。

……

八百里大荒无花无叶,多为赤地。

然而,这里却非常的吸引各种强大的凶兽。

因为,大荒蕴含着一种远超其他地方的天地精炁。

所以,大荒多凶兽、异兽,且全部都是从四野之地而来。

于是,生活在大荒之地的部落才有了食物的来源。

只是,凶兽多强大,很难捕捉、猎杀。

以及,人族的体质孱弱,难以像凶兽那般吸收天地精炁修行。

不过,也并非所有的凶兽都不可战胜。

若善用于技巧和陷阱,也能抓捕一些弱小的凶兽。

并且,一些实力强大的部落里,多有供奉着一些强大的存在为祭灵,祭灵守护部落,同时赐予部落中强大的战士力量和祭器。

凭借祭灵之力和祭灵之器,强大的部落可以猎杀到足够的凶兽。

一日,大荒之北,有一座赤铜山,山下有一个百人的小部落。

小部落名为赤铜部落,部落中多以开采赤铜山铜块为主,通过打磨之法可以制造出一些赤铜武器。

然而,在某一天夜里,赤铜山却突然消失了。

轰!

伴随着一声巨响,高耸入云的赤铜山骤然消失在原地。

同时,巨响惊动了整个赤铜部落的人。

他们跑出来查看情况,却看到了空荡荡的北方。

赤铜山不见了?!

那么大的一座山,说不见就不见了!

“族长,山,神山没了!!”

部落中披着兽皮的汉子惊恐的大喊道。

嗡!

不过下一秒,一抹淡青色的光芒出现在半空中。

那是一枚玉珠,仅仅只有龙眼大小,悬浮在半空中散发光辉。

噗通!!

随后,赤铜部落中的所有人全都跪了下来,疯狂的大喊道:

“祭灵!!一定是祭灵!”

“天佑我赤铜部落,祭灵天降!”

同时,一个头上戴着虎兽头骨的壮汉高声大喊道:

“我,赤铜部落之主,赤沙陷,恭请祭灵降临赤铜部落,愿以一族之力供奉您,请您庇佑赤铜部落!”

同类热门书
无上神途
无上神途
这是一个以神途为主的世界,所有人都有希望成神。走雷神神途,可成为雷神。走山神神途,可成为山神。这里有风神、水神、河神、生育之神、大地之神、阴谋之神等等等等。无数的神灵争霸世界。不同的神途,走法不同。成为神灵之后,可开辟神国。黎苍来到这个世界,发现没钱没资源,无法走神途,于是自己结合前世的太极八卦等阵图,用精气神为材料,在体内开辟出了一个低维世界神国。于是他成为了有史以来第一个还没成神就开辟了神国的神途者!
男人不潇洒 ·高武 ·完结 ·110万字
武夫凶猛
武夫凶猛
新书《我的诡异人生模拟器》已经发布,请大家多多支持!从前的世界:道士们:摘星拿月、搬山填海、一人可以灭一国。僧人们:外家金丹、法天象地、一人可以降群魔。武夫们:躲在角落瑟瑟发抖。如今的世界:道士们:同上。僧人们:同上。成为武夫的王安:头顶苍天,脚扎黄泉,教苍生低眉,令群魔俯首。一人灭所有。肉身破飞剑,拳掌灭神通!
白刃斩春风 ·东方玄幻 ·完结 ·147万字
超维武仙
超维武仙
“大旻无道,神器更易,此乃天命!”“帝君以一人之力镇压一国,已达武道极致,但……武夫终有极限,帝君何苦以武逆天,违抗天命呢?”九天之上宛若谪仙的少年缓缓低头,俯瞰脚下诸国联军,感受脑海里两个共鸣激荡的【神】属性印记,悲愤叹息。“【高维视界】、【命运褫夺】、【心胜于物】……”“哪一个不是直指本源的【神】系天赋?”“武夫!武夫!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你们如此不尊重我?”“你们甚至不愿意叫我一声法爷!!!!”-----------------------------------------另有270万字,高订34000+的完本老书《无限神装在都市》,感兴趣的书友可以先解解馋
万事皆虚 ·异世 ·连载 ·61.2万字
9.4分
浩瀚仙秦
浩瀚仙秦
泰山崩于前,天降流火于后,李春秋像是一点星火燃起了先秦时代的离离之草。当秦风掀起了神话大世,六合之内苍生迎来了新的命运起伏。“祖龙死而地分,若是祖龙不死,大秦何去何从。”李春秋看着眼前尚且稚嫩的祖龙喃喃自语道。先秦,仙秦,于大世之中涵盖诸天的盛世风韵。《浩瀚仙秦》书友群:689094047
未名北 ·东方玄幻 ·完结 ·101万字
7.6分
修道种田平天下
修道种田平天下
姜玄眼睛一睁一闭,穿越到了大明民国时代。这个时代,武者割据一方,手握精兵战鬼神。这个时代,道者坐忘长生,持剑下山斩妖邪。这个时代,有狐夜来添香,谱一段才子佳话。也有书生愤而投河,又乘龙而起,高呵帝星飘摇荧惑高。看着苍茫乱世,姜玄居于竹山,种田养道,落子天元:“既然我来了,那这乱世,也该平了。”
建安.风骨 ·东方玄幻 ·连载 ·31.4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