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560章)
我,五岁饱览五千年医典;六岁得家族秘术真传;十八岁出山让国医泰斗甘拜下风。不治之症?找我,药到病除!山野精怪渡劫?找我,助你飞升成仙!
品牌:掌声科技
上架时间:2021-05-25 14:49:26
本书数字版权由掌声科技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第1章 秦家人的宿命

我出生在西北一个小山村里,打我记事起,家里永远都是散不尽的中药味。没错,我家是开中药铺的。

村里的同龄小伙伴都不爱跟我玩,因为他们只要有个头疼脑热,都得去找我爹瞧。

只要不是大病,肯定少不得要喝那些苦药汤子。药到病除是真,从心而外的厌恶也是真。

父亲的手艺是爷爷传下来的,爷爷死的早。娘说爷爷死,就死在他那起死回生的杏林妙手上。所以爹每次给人瞧病,但凡达官显贵,富甲一方,或江湖世家,娘是不允的。

这是怕爹重蹈覆辙。

爷爷到底“厉害”到啥程度我从未见识过,但爹只继承了他老人家不足三成的老手艺,就已成了十里八乡远近闻名的神医。

把我们祖孙三代悬壶济世的妙术称之为“老手艺”,这绝非是对传统中医的辱没。

实则,爷爷和爹也从未以中医自居。

但他们,非中医却胜中医。

祝由科,全名祝由十三科,华夏传承五千年之久的老手艺。民间喜欢叫我们“巫医”!

如果要我细说,那可是要追溯到上古时代,炎黄二帝大战蚩尤了。

爹是个老实人,家中凡事都是娘做主。

我记忆中,娘经常会操着一口浓重的大渣子味儿冲爹喊:

“秦老拐你嘎哈去?我跟你说了不许你医谁谁谁嘛,你咋不听呢,你想死就早点死,明儿我就带着小朗改嫁。”

这个威胁其实挺不“人道”的,但偏偏对爹管用。

村里人瞧头疼脑热能给几个钱,一年下来,吃完年夜饺子,三口人可能就得为明年的生计发愁了。

日子虽然过的清贫,但一家三口相依为命,现在想来却是我儿时记忆中回味的一抹“蜜糖”。

我六岁那年家里发生了一件大事。

那天晚上九点多,我刚去邻村给尕娃他爹送药回来,就见院里站着个老道。

老道满面银须,头顶戴着莲花冠,手中托着七色拂尘。虽然他脸上的老褶堆在一起连蚊子都能挤死,但双眼中却毫无浑浊之气。

与他对视,那夺人心魂的双瞳犹如万箭穿心般,让我魂不守舍。登时就不自觉地瘫倒在地。

“丫儿,出来吧,贫道知道你在。”

娘的乳名叫马丫。

屋里没亮灯,静悄悄的。哪怕是我,也一度觉得娘是跟爹出去瞧病了。

见屋里没人应,老道微微一笑,轻挥拂尘。

顿时一道炫目的七彩光芒打在门板上。

我家的门悄声无息地开了。

“孩子,贫道渴了,不知可否讨碗水酒呀?”

当时六岁的我,大脑中一片空白,完全是处于懵逼状态。

这可不就是电视里那些降妖除魔道士的仙法吗?

这时,屋里的灯亮了起来。

寂静的夜中,可惜清晰地听到娘小声嘱咐爹说:“想活命就别出去。”

娘手里端着一碗酒,走到门口,双膝一软,噗通声跪了下来。跪的很虔诚,丝毫不带半分拖拉。

她双手把酒高高举过头顶,恭敬道:“丫儿见过祖师爷,请您千万别为难小朗。”

老道伸出大手,摸了摸我的脑袋,一脸慈祥道:“秦朗?倒是个好名字。秦朗,把酒给贫道拿来。”

在我印象里,娘是家里的顶梁柱,向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连山沟子里的牛鬼蛇神,精精怪怪见了她都要退避三舍。

但娘跪了,那是不是说明眼前这个老道……

见我正一脸懵逼,娘冲我打了个眼色,示意我接过她手上的碗。

我接过这碗酒,学着娘的模样也跪在了老道面前。

娘都跪了,我跪一下肯定不亏的吧?

老道捧着碗,没有一饮而尽,只是低头用嘴唇轻轻抿了口。

娘脸上立刻浮现出如释重负的笑容,当即道:“喏,您可是喝了小朗敬的酒,您不能反悔了。”

“哈哈……哈哈哈……”

老道仰天大笑,随后,把碗里剩下的酒一股脑地洒在了地上。

我本以为这位“不速之客”是要就此离去了吧。

却不曾想,他突然高声喝道:“马丫,你违背祖训,躲到这穷山沟子里与秦家人结婚生子,对得起你爷爷吗?”

“我……”娘想解释,可话到了嘴边,欲言又止。

“你以为自己广积善缘就能化解秦家三代的劫难吗?”

“什么但行善事莫问前程,他秦家有前程吗?”

老道口中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如当头棒喝,让跪在地上的娘瑟瑟发抖。

娘被他训的连对视的勇气也没有,头抵在地上,不住地给他磕头。

“姓秦的,给贫道滚出来,让自家娘们为你出头算什么爷们?”

我爹很多年前为了救我娘跌下山谷把腿摔断了,是个瘸子。

不过,他年轻时跟在爷爷身边也是习了一身惊世骇俗的功夫,十个八个壮汉都近不了他的身。

但今天,他是真的怂。

爹拖着一条瘸腿,也没拄拐,就这么慢慢挪蹭了出来。

他没敢还嘴,也没敢动武,但却没跪。

“祖师爷,秦家的债都由我一人承担,与丫儿和小朗无关。”

老道嘴角上翘,微微一笑:“哟,有点担当啊。丫儿没看错人。”

一边说,他一边把目光再度落在我身上,指着我又道:“老马家人是该善始善终的,可惜了,你姓秦不姓马。”

老道的言下之意便是我随娘的姓可保命。

我用眼角余光撇了下娘,娘没看我,也没说话。态度很坚决。

我是秦家的三代单传,这名字都是爷爷生前给起的。对寻常人家而言,孩子随娘姓还是爹姓在这个年代真没所谓。

可这对于一个传承了五千年老手艺的秦家而言,这就是天大的罪过。

六岁的我,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慢慢抬起头,瞪着那老道。

“敢问道爷,秦家人到底有何劫数?”

老道的回答简单粗暴。

“断子绝孙!”

“好!”我微微点头,站起身来直朝屋里跑了进去。

待几个呼吸后,我从屋里出来,手里多出一把菜刀。

爹和娘都怕这老道,我自然不会傻到与人家搏命,更何况自他进来,也从未张口要取我秦家人性命。

知子莫若父,爹吓坏了,怕我做傻事,想冲上来夺刀。

可当我下一个动作做出时,爹娘,连带着那老道彻底傻眼了。

菜刀被我架了起来,不是脖子上,而是裤裆底下。

老道:……

爹娘:……

“是不是我秦家断子绝孙就能逃过劫数?”六岁的我厉声问那老道。

别觉得我早熟。

对于一个四岁就能倒背六千味草药,五岁熟读《黄帝内经》所有药理的我而言,青春期X教育就是鸡肋。

我当时想的很简单,娘张口称他为祖师爷,那人家肯定是个狠厉的角色,只要秦家断子绝孙,他,定能有法子化解劫数。

老道也没料到我会如此做,侧头先是诧异地看了看我娘,又看了看我爹。

二人均是一脸无辜相。

“这崽子跟他爷爷一个揍性?好吧,好吧,莫要说贫道不念旧情了,你刚敬了我酒,那就说明与我有缘。贫道就看在这碗酒的份儿上,给秦家留一线生机。”

我大喜,扔下菜刀就想跪。

老道左手掌微微上浮,顿时一股无形力量就撑住了我的双膝,怎么跪也跪不下来。

“小子,你先别急着跪,秦家能不能逃过此劫还未曾可知,这要看你们的造化。”

他跟爹说,明日若有人来请你出诊,纵然是允了你金山银山你也不能出手相救。

“人死你活,人活你死!”

这很简单,只要我们家药铺明儿不开门,爹妈把门反锁,天塌了也不出去,就能避过此劫。

“你先别急着谢贫道,贫道要走了,临走前,也是想给那不孝的徒子徒孙留一份香火情,你等好自为之。”

说罢,他那仙风道骨之躯上蒙上了一层银色淡芒,身体也随之变得虚无缥缈起来。

人家此行等同于是救了秦家,娘赶紧又给他磕了三个响头,道:“恭送祖师爷升天!”

看他那张老脸,少说也是期颐之龄了吧,我以为升天就是嗝屁咯。

后来娘才告诉我,人家升天,那是真的升天,是得道成仙了。

第二天一早,我生怕爹再像以前那样心生善念,满口的“医者父母心”上了头。

特意把门窗从外边都上了锁。然后盘腿往院门前一坐,跟个门神似的,板着脸就这么守着。

那时,简单的病症我是可以瞧的。

但一来,我心比爹狠。

再者,哪怕我真是医仙转世的神童,人家也不可能信任六岁的娃子给家人瞧病。

所以我守在这儿,绝对保万无一失。

一整天,不敢说来求医问药的人络绎不绝,但要不是我拦着,也够我家死上七八回了。

好在有惊无险,乡亲们都被我以爹娘不在家的理由搪塞过去了。

日头已经偏西,该就医的不是去了山外的镇里,就是去了一百多里地外的县城医院。

乡亲们有个大病小情的早已习惯来找我爹,但其实我爹真的没什么行医执照。也许让他们去外边的医院,路途是有些远,且还要花不少的钱。

可这不就是患者与医者本该有的“生意经”吗?

说自私点,我想活着。

再说无私点,只有秦家人活着,才能医更多的病,救更多的人。

“小朗,到点了,别忘了去给尕娃家送药。”爹在屋里喊道。

我说:“爹,你忘了今天不许替人瞧病开药的吗?”

“尕娃他爹不算的,前天爹就去瞧过病了,快去吧,迟了毒入骨髓就来不及了。”

尕娃他爹去山里砍竹子,被毒蛇咬伤,抬回来时人就不行了。

他家里一贫如洗,别说去医院花钱注射抗毒血清,就算有那个钱,单是送医的这段路,就是他的亡命之路。

祝由科更多的是以鬼神之术救人,祛蛇毒还是要用草药的。

草药药性比西药要温润不少,但就是药效慢,且爹的方子是要对症下药的。

每天我去送药回来时都会告诉他尕娃爹当下的情况,爹再根据我的口述改变药剂成分和剂量。

临走前,我又千叮咛万嘱咐一通才放心。

村东头有条小河,河畔小路直通邻村,能节省不少脚程。

天黑下来了,头顶上是点点星光,脚下草丛间一只只萤火虫“提着小灯笼”为我引路。

娘说过,这条河虽然不深,但却是从北边山上不老峰流下来的。那座山的势头在风水学中又叫“九星拱月”,是上佳的风水宝地。不老峰下必有大墓。

几十年前“破旧”,山腰上一座千年老庙被铲了。

她说那座老庙底下其实就是九星拱月的风水眼位。被铲了,等于断了人家的龙脉,这风水局也就破了,吉穴秒变凶。

所以,其山中流出的泉水阴气颇重,故而这条小河易生祸事。

我也是怕再有人半夜敲我家屋门,爹待不住。这次只能逆了娘的叮嘱。

“小朗啊,这么晚还去送药?吃了没?”

一旁田间,陈老二正在插秧,见我过来,很热情地招呼。

“还没,尕娃他爹等着药呢,回来再吃。”我应了声。

“额说你的爹真是狠心,这么小的娃子咋放心嘞?”

陈老二结婚早,可一直到三十出头,他婆娘也没给他生,按现在话说就是“不孕不育”。

后来他找了我爹,是我爹用祝由第三科中的妙术让他陈家有了香火。

所以他一直对我家不错,哪怕是家里老母鸡下了蛋都要给我家送来一个。

但我娘坚决不受,说他损了阴德,他家的东西不能沾。

上午时候下了场小雨,河边小道泥泞不堪,加上着急赶路又与陈老二搭了几句话。河边小道本就不宽,再加上分神,脚底下一个不注意,呲溜声整个人就滑了下去。

我是会水的,这小河爷不深,放在平时,扑腾两下也就游上来了。

可这河水冰冷刺骨的很,刚入水我就腿肚子抽筋儿了。

我很清醒,想尝试打直了腿踩住河底,拽住河边的草木爬上来。

突然,一股强烈的痛感自我脚腕上袭来。

那感觉就像是,就像是被一只小手死死掐住一般。

那只手的从触感判断虽然不大,可却如铁钳一般紧紧掐着我的脚腕,使劲儿往下拉扯。

同类热门书
虚境调查员
虚境调查员
自古以来,虚境之中无数不可名状之物觊觎着现实世界。人类接纳它们的一部分,支付它们索求的代价,它们便化为正神,护佑人类,与人类共存共荣;人类排斥它们的另一部分,拒绝它们索求的代价,它们便化为邪神,猎捕人类,令人类恐惧疯狂。时光变迁,星辰易位,人类迈入了工业时代:这是最美好的时代,美好属于泰西列强;这是最悲惨的时代,悲惨属于被泰西列强奴役和压迫的民族。享乐者不再需要正神,受苦者已对正神绝望,本来躲在正神阴影之下的邪神逐渐浮现。处理浮现在人类文明世界边缘的小小异常的人,称之为“虚境调查员”。
棒香 ·奇妙 ·连载 ·190万字
444号医院
444号医院
戴临成为了一家诡异的医院的外科医生。在这里,治疗的不是疾病,而是各种恐怖的诡秘诅咒!“你说你可能撞邪了?先去做一个灵魂超声,或者CT也可以”“还没有被诅咒的话,开个处方,早晚各使用一次诅咒之物,就可以将缠上你的邪祟击退”“如果是中了诅咒,或者被邪灵附体,就得做手术了,医生会将你身上的诅咒切除”“不过,外科医生是最危险的,每年都会有一些外科医生死在手术台上,被诅咒杀死”而戴临获得了一种神奇的咒物,一对恶魔之眼,左眼可以侦测感应以及攻击,右眼能囚禁封印乃至吞噬吸收,吸收的诅咒越强他的医术也就越厉害。而没有人知道,这家医院最神秘的院长,究竟是何方神圣……
黑色火种 ·悬疑 ·连载 ·22.7万字
我比队友跑得快
我比队友跑得快
危机来临时,刘雨生表示很镇定,单纯的逃跑是没有用的,只有胆大心细勇敢面对,才能跑的比队友更快些。这本书构思完整存稿极多,保底五百万字,咱就是说不看也先收藏起来。我,老作者,有数百万字完本作品。顺便提一句,书友群里萌妹子成群结队,管理员一个赛一个的漂亮。群号:(以下内容收藏可看)
全雨 ·悬疑 ·连载 ·56.7万字
猎魔我是专业的
猎魔我是专业的
穿越到异世界的秦问,孑然一身,穷的冒泡。唯一能拿得出手的驱魔事务所,还是濒临破产的状态!就在秦问犹豫着要不要改行做足疗按摩店的时候,突然亮起的笔记本电脑,却是改变了这一切。各种各样的离奇事件,形形色色的奇怪人物,扑朔迷离的诡异阴谋开始频繁出现.....而只要秦问完成这些不同难度的任务,他和他的事务所就可以不断获得提升。随着事务所越来越出名,秦问也渐渐发现了自己身上的惊天之谜!传闻中。有那么一间事务所,去过的人都说那里超专业!但不知为何,他们从来没有回头客.....
七勾八勒 ·悬疑 ·完结 ·121万字
虫屋
虫屋
微胖的男人,拿着扫帚走到院子里,他扫了扫落叶,转过头,看门上的牌匾——虫屋。“再不现形,就把你们做成花肥。”
金柜角 ·奇妙 ·完结 ·117万字
8.2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