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56章)
楚九歌、江诗雨、王雯芊、沈璐垚是中学时就玩的很要好的闺蜜……在虚伪的闺蜜情下她们又该如何自处?

第1章 初遇

2008年,这是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BJ即将举办奥运会,人们载歌载舞,翘首以盼,期待着这场盛大的运动会成功举办。然而就在这一年的五月十二日,四川汶川发生了特大地震,数以万计的同胞葬身废墟,这是中国人无法遗忘的伤痛。同时这一年也是意义非凡的一年,周杰伦发行了他的最新专辑《摩羯座》以不凡的战绩傲世华语乐坛。其中《稻香》、《兰亭序》、《龙骑战士》等等传唱至今。不仅如此,网络歌手的兴起给我们的青春记忆增加了不可磨灭的一笔,六哲,王强,郑源……陪伴了我们学生时代。2008年你在哪里?那年的你又在做什么呢?

2008年九月,开学季。山明市秋禾中学,这所学校是本市排名第一的重点中学,来这边报道的学生都是全市各个小学期末考试成绩出类拔萃的尖子生。一大早学校里面挤满了接送孩子报道的家长和学生,骑车,电动三轮车,甚至是干农活用的拖拉机各种交通工具出现在学校。果然听到拖拉机刺耳的轰鸣声各别学生毫不掩饰的发出大声的嘲笑。贫富差距一下子被拉开。坐在拖拉机上的新生看到坐在汽车上的学生不免有些自卑的低下头不敢再看那些学生。

“九歌,你的学习用品和生活用品都带齐了吗?缺什么东西跟妈说妈一会儿开车回家给你送过来。”坐在驾驶座上的一位三十多岁的美丽女人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通过后视镜对坐在后面的女儿说道。

“妈,你就别管这么多了,该带的东西我都带了,再说了你给我那么多零花钱缺什么东西我会自己买。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坐在后面的是一位十五六岁的女孩子,她扎着两根双马尾,脖子上带着一条红绳,红绳下面挂着一个小小的翠绿色的玉佩。一只耳朵上带着一个耳机一只手不停的摆弄着刚买的最新款的MP4。

“瞧你这孩子说的,你才十五岁,妈妈问你不是挺正常的吗,都带了就好,分宿舍的时候一定要让你们老师给你分一个好一点的宿舍,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你就回家住,妈每天送你上学。”

“妈,你烦不烦啊,这些事你就别管了,你还害怕你女儿被别人欺负啊?从小到大有人敢欺负我吗,我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再说了这所学校是全封闭式管理,哪里会让你天天开车进进出出的。妈,你就放心吧我没事的。”

“好,好,你长大了,妈说不过你。不过在学校要好好和同学相处,千万别到处惹是生非。”女人一脸慈爱的看着女儿。

“妈,我知道了,只要别人不招惹我我是绝对不会惹别人的。你的女儿又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

咚咚咚咚咚咚……一阵阵刺耳嘈杂的机器声响彻整个校园,一位衣衫褴褛的中年男人嘴里叼着烟开着冒着浓烟的拖拉机行驶在学校的主路上。还没有多远就被学校保卫处的保安人员强行拦下。“你这种车不能在学校里面开,你要是送学生来报道的话把车开到学校大门口外面就行了。”

“你就通融通融呗,这女娃的东西实在太多我送过去后马上就走。”男人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皱巴巴的香烟递给那个拦他的保安人员。

“说不让过就不让过,你这样子开到学校里面多影响孩子们学习,再说了让校长看到了我可担待不起。你女娃东西多的话就一样样拿进去,实在不行我也可以帮忙拿一点。总之你这种车就是不能开进去。”保安用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中年男人还想说什么被车上的小女孩儿立马拦住:“爸人家都说不让进你偏要进去干嘛?这么多人看着你还不嫌丢人,你把车开到学校大门口外车上的东西一点一点拿进去就好了。”说话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她的头发用一根红绳扎着,身体柔弱,脸色蜡黄,一双明亮的眸子生气的看着和保安说话的父亲。

中年男人拗不过他女儿只得把车开到学校大门口外面一个比较宽敞的地方。他们父女俩一人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踉踉跄跄的走在学校的路上,期间经过的同学,家长都以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他们,议论着他们。那种感觉就像是看着两只表演杂耍的猴子一般。

他们父女将那些东西放到学校操场上的一个宽敞的角落父亲用早已泛黄的毛巾擦着额头上渗出的汗珠。父亲擦完后看着女儿满脸通红,汗水几乎爬满了她整个脸庞,他心疼的看着女儿拿起毛巾准备给女儿擦汗,女儿见状一把推开父亲的手冷冷的说道:“爸我先走了,你先在这里等着我,等会儿我再下来找你。”

“小雨,你先等一下。”父亲叫住了女儿,从破旧的手提包里拿出一个用红色的食品袋装的鼓鼓的东西递给女儿:“小雨,这是你妈今天早早起来煮的鸡蛋,你就拿着吧,在学校的这段时间别饿着自己。”

女儿愣了一会儿随即拿起那些鸡蛋慌慌张张的塞进口袋飞快的跑进教室。

初一一班,同学们都陆陆续续的差不多都到齐了,每个同学都坐在座位上东张西望,一方面是对新环境的产生的新鲜感,一方面是对新同学新面孔产生的好奇感。绝大数同学都坐在座位上窃窃私语,课堂上一片嘈杂。就在这时一位穿着朴素的女同学气喘吁吁的跑到教室,可能是跑的太快的缘故一个踉跄的跌倒在地,口袋里的红色的食品袋也掉落在地,袋子里装的鸡蛋也散落在教室各个角落。女孩儿的脸一下子变得红彤彤的,她赶紧站起来低着头弯着腰捡起散落在地上的鸡蛋。教室里的同学见此哄堂大笑,女孩儿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太丢人了,眼角的泪水不听话的滴落下来。她在此刻竟是如此讨厌自己的父亲,要不是因为他自己也不会在同学面前出这么大的丑。只有极个别的同学帮忙把掉落外自己的面前的鸡蛋捡起来递给女孩手中。

女孩儿正准备捡掉落在一个留着蘑菇头发型女孩儿脚底旁的一个鸡蛋时女孩儿轻声说道:“同学,麻烦你的脚抬一下,我捡一下东西。”也不知那留着蘑菇头发型的女孩儿没听到还是故意的,她的脚还是在那个位置一动不动。女孩儿羞愧难当再次说道:“同学,麻烦你的脚抬一下,我捡一下东西。”那女孩看着蹲在地上的女孩儿不怀好意的笑着说道:“你是再跟我说话吗?需不需要我帮你捡啊?”说完女孩儿的脚直接轻轻的踩在那个鸡蛋上:“求我啊,只要你求我的话我就帮你捡。”说完话女孩一脚把那个鸡蛋踢的老远。女孩儿看到这种情况无助的蹲在那边哭泣。

“同学,把那东西捡起来!”突然一个响亮的女孩声音在她们中间响起。那个叫做小雨的女孩儿抬起头看到一位扎着双马尾的漂亮女孩儿正站在刚才踢她鸡蛋的女生身旁用一种冷冰冰的眼神看着她。

“你以为你是谁啊?你让我捡我就捡啊,我今天就偏不捡!”“蘑菇头”还是坐在那里不停抖动着一支脚。

“同学,把那东西捡起来!这是我最后一遍给你说话!”双马尾女孩儿再次逼近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女生。坐在座位上的女孩儿被她的目光盯的有些发怵,可是还是有些不服气继续说道:“今天我就偏不捡,你能拿我怎么样?!”

“给脸不要脸!”双马尾女孩儿一把抓住那“蘑菇头”的衣领把她按在桌子上:“今天你要是不把那东西捡起来你就别想好好上课!”“蘑菇头”被她这气势吓的不轻,终于肯服软:“好,我捡,我捡。你先把我松开。”“蘑菇头”乖乖的起身把那个鸡蛋捡起来拍了拍上面的灰尘乖乖的递给小雨手中。

“同学,你今天就先和我坐在一起,我倒要看看哪位不怕死的同学敢欺负你。”双马尾女孩儿一把拉着小雨来到自己的座位旁边。

“你,再去找一个位置,我不想和男生坐一块儿。”双马尾女孩儿把同桌男孩儿的书包扔到他身上。男孩儿也被刚才女孩儿的气势镇住了拿起书包在后面随即找了一个空位置坐下。

“同学,位置给你腾出来了,你就暂且先坐这里吧。”女孩儿把小雨的书包放到旁边站出来小雨坐下。“同学,谢谢你!我叫江诗雨,很高兴认识你!”

“不用谢!我叫楚九歌,以后遇到什么麻烦尽管找我,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会帮你!”说完楚九歌从书包里拿出一个精美的手提袋:“你看你那个食品袋都烂了,拿着那些鸡蛋多不方便,装在这里就好了。”

“谢谢你!”江诗雨感激的看着楚九歌。

“同学们好!很高兴认识你们,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叫赵梦颖,是你们的语文老师同时也是你们的班主任。你们以后有学习,生活方面的问题都可以找我。希望再接下来的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们能度过一个愉快难忘的学习时光。”讲台上讲话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年轻女子,她戴着一副眼镜,穿着一身干练简洁的职业装,一头黑色的短发给人第一印象是迎面而来的清爽,宛如一阵清风。她站在讲台上落落大方的讲着讲台下的学生则聚精会神的听着,老师讲完话后开始给每位新生发放书本,她一边念着同学的名字一边用温柔如水的眼睛看着上来领书本的每个同学。记住每个同学的名字不是容易的事,尤其是班主任她要在最短的时间记住每一位同学,包括不同性格以便日后针对每个同学制定不同的学习计划。

书本发放完毕已是中午时分,同学们早早的走出教室跑向食堂开启不同以往的饮餐习惯。

“江诗雨,一会儿我们俩一起去吃饭好吗?这里的食堂我还是第一次来不知道饭菜怎么样?”楚九歌的手搭在江诗雨的肩膀上说道。

“楚九歌,谢谢了!不过我带的东西比较多,我爸还在操场那边等我呢,就不陪你去食堂了不好意思。”江诗雨低着头略带歉意的说道。

“没事,那我自己去了,不过你中午吃什么东西啊,要不要我帮你带点吃的?”

“不用了,谢谢!”江诗雨始终低着头轻声细语的说着每句话,原本这样的贫富差距就让她感觉自己低人一等,再加上眼前的这位一看很有钱的女孩对自己着般好实在让自己有点受宠若惊。一时间她还想不明白这个叫楚九歌的女生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

江诗雨和父亲两个人隔着很远的距离,他们吃着从家里带来的食物。她一边大口的嚼着食物,一边喝着水壶里的白开水生怕班里面的同学会认出自己。“闺女,吃慢一点,别噎着了。”父亲看到她这个样子担心的说道。

“爸你就别管我了,赶快吃,一会儿你就先回去吧,不然等会儿同学们看到了又该笑我了。”江诗雨冷冷的说道。眼前的父亲此刻竟成了她最不想看到的人,如果再让同学们看到她这个样子以后不被同学笑的抬不起头才怪。

草草吃过饭父亲实在拗不过女儿就一个人先行离去留下江诗雨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此刻另外两个女同学远远的看着她嘴里念念有词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不过从她们的神态可以推断出她们并没有说什么好话。

“沈璐垚,我跟你说就是那个乡巴佬,要不是因为她我就不会在全班同学面前出丑,你看她那个德行,刚来学校第一天居然带着一些鸡蛋,看她样子就知道是从农村来的土包子。看我以后怎么收拾她!”说话的正是不久前在班里欺负江诗雨的那个留着蘑菇头发型的女孩,此刻她和另外一个身材娇小扎着高马尾的女孩走了过来。看到江诗雨的一瞬间蘑菇头女孩忍不住投来鄙夷的目光。

“王雯芊你可要想好了她背后还有一个楚九歌给她撑腰呢,那个楚九歌你打算怎么对付她?看她那嚣张跋扈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个好欺负的主。”沈璐垚小心翼翼的看了后面一眼小声对王雯芊说道。

“别在我面前提她!她以为她是谁?不就家里面有几个臭钱,有什么了不起的,找个时间我连她一块儿收拾!”王雯芊眉飞色舞的说着和沈璐垚一块儿回到了教室。

教室里空无一人,王雯芊一个人鬼鬼祟祟的走到江诗雨的座位前看到放在里面的书包突然心生一计,她把沈璐垚叫过来轻声说道:“你先去教室门口看着有没有人进来我要给江诗雨一个教训。”

“你要做什么?”沈璐垚一脸疑惑的看着王雯芊。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先去教室门口看着,有人记的通知我。”王雯芊一脸得意。

“好吧,那你自己小心点,不过不要做的太过分啊,要不然我怕你不好收拾。”

“放心吧,我自由分寸。”王雯芊蹲在楚九歌的座位前从她的书包里拿出一瓶墨水然后一股脑的倒在江诗雨的书包上。霎时间江诗雨的书包从原本的红色变成了深深的褐色,书包里的新书也被墨水染的不成样子。

楚九歌吃过午饭后带着耳机悠闲的在校园路边走着百无聊赖的看着校园里的风景,途经操场的时候看到坐在不远处的江诗雨快步走上前去轻轻的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笑嘻嘻的说道:“诗雨坐在这里干嘛啊,怎么不回教室啊?”江诗雨被她这么一拍吓了一跳愣了一下指了指旁边的乱七八糟的东西说道:“这些东西我还不知道放在哪里呢,如果我现在到教室的话怕这些东西弄丢了。”楚九歌笑了笑说道:“这还不简单,你把这些东西放到保安室不就行了,你总不能一直坐在这里看着吧,等一会儿还要上课呢。”

“这样行吗?”江诗雨有些担心的说道。

“没事,我帮你拿着一些,走吧,一会儿别耽误上课了。”二话不说楚九歌拿着一些东西朝保安室方向走去。江诗雨看到她这个样子也只好跟着她一起去,来到保安室楚九歌笑盈盈的向保安打招呼:“大叔我这里有些东西暂时先放到你这里等晚上的话我们再过来拿好吗?”楚九歌俏皮的眨着她那双灵动的双眼。

“好吧,晚上要记得过来拿啊。”保安估计也不忍心拒绝这么可爱的小姑娘爽快的答应了。

“谢谢大叔,再见!”楚九歌向保安道谢后拉着江诗雨的手蹦蹦跳跳的回到了教室。

教室里同学们都早已坐好等待着老师上课楚九歌和江诗雨快步走到座位前路过王雯芊她们座位的时候她小声的嘀咕着:“狗仗人势的家伙!”楚九歌突然停下了脚步走到她们面前狠狠的盯着她们俩:“刚才说什么呢?有本事再说一遍!”

“你想干嘛啊?”王雯芊站起来盯着楚九歌丝毫没有任何惧怕。“别以为我会怕你,要不要约个时间好好练练?”

“好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别后悔!”楚九歌冷冷的说道眼睛里的光几乎要把眼前的这两个人吞噬。教室里的同学都齐刷刷的看着她们仿佛期待着一场战争的来临。

“都看什么看,你们都很吗?!”楚九歌突然回头冲着全班同学吼道,原本看热闹的同学赶紧回过头各自忙各自的事情。“我们回去吧,快上课了,等一会儿被老师看到了影响不好。”江诗雨拉着楚九歌的衣角弱弱的说道。楚九歌这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拿起书本对她说道:“不用怕,就她们两个还不能把我怎么样。”江诗雨点了点头准备拿起书本准备上课,可是她打开的书包的一刹那顿时愣住了:书包上染满了黑色的墨水,原本崭新的课本也被那墨水染的黑乎乎的一片许多课本上的文字根本看不清楚。她一下子涨红了脸委屈的泪水无声的落下。这书包还是她妈妈花了好几个夜晚缝制而成的,为了这个书包妈妈花费了多少心思,这下如果让让妈妈知道了肯定会挨打的。

江诗雨趴在桌子上委屈的掉着眼泪,她不敢哭出声音怕同学们知道了会笑话她。上课铃响了老师走进教室拿起课本对同学们讲道:“同学们请打开课本的第一页今天我们学习本学期的第一篇课文。”讲台下的同学们都拿起课本翻到了第一页书本的香味弥漫在整个教室。

楚九歌打开课本不经意间看到同桌的江诗雨趴在桌子上问道:“诗雨,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你怎么不拿课本啊?”江诗雨指了指课桌里染满了墨水的书包和课本楚九歌愣了一会儿随即明白了什么怒气冲冲的说道:“肯定是王雯芊她们搞的鬼我现在就告诉老师。”说完准备起身江诗雨看到立刻拉住了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说。楚九歌无奈只好继续坐在那里随即她把书本放到中间说道:“这节课你先看我的吧,等会儿再找她们算账。”

一节课的时间很快过去下课铃声响起的那一瞬间同学们如释重负兴高采烈的冲出教室。楚九歌打开书包发现里面原本满满一瓶墨水只剩下一点点小声的骂道:“操!这个傻逼竟然把我这么好的墨水倒了看我怎么收拾她们。”她拿着那半瓶墨水拧开盖子走到准备离开教室的王雯芊和沈璐垚后面叫住了她们。她们两个人愣了一下看着一脸怒气的楚九歌轻蔑的笑了笑:“叫我们干嘛啊,现在就要和我们练练?”她们俩个话音刚落只见楚九歌拿起墨水瓶朝她们俩身上泼去。瞬间她们俩的脸上,衣服上都染满了黑色的墨水。

“你给我等着!不给你点颜色瞧瞧我就不姓王!”王雯芊捂着脸怒气冲冲的跑出教室。剩下的沈璐垚站在那里半天没反应过来,她摸了摸满脸的墨水竟委屈的哭了起来委屈的说道:“你泼我干嘛啊,这全都是王雯芊一个人干的,我招谁惹谁了。”楚九歌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冲动走到沈璐垚的面前说道:“不好意思我实在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我还以为是你们俩……”沈璐垚没有理会她径直的跑出教室。

下午的最后一节课在最后一声下课铃停止后结束,赵老师拿着宿舍分配表带着同学们来到学生宿舍依次给每位同学安排宿舍。学生宿舍在距离班级差不多有十分钟的距离,男生和女生宿舍隔着一座凉亭,这座凉亭一到晚上会有很多同学来到这里,或是坐在这里休息,或是拿着书本到这里学习。赵老师首先给女生分配宿舍,她拿着宿舍分配表依次念着名字领着她们进入各自的宿舍。这里的宿舍看起来还不错,房间宽敞明亮,床位干净整洁,宿舍里面还装有空调。宿舍分为上下铺,总共有六个床位,宿舍里面是一个狭小的阳台,阳台左边是一个盥洗池,右边是一个不怎么大的房间,房间被一扇门隔着,分别是洗澡间和卫生间。

楚九歌,江诗雨,沈璐垚,王雯芊,和另外两名女生分在一个宿舍。当老师念到她们几个名字的时候每个人的脸上浮现出各种各样的表情,王雯芊和沈璐垚两个人走在一边在各自的耳边悄悄的议论着什么,楚九歌则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而江诗雨则一脸愁容,自从和王雯芊她们两个闹的不怎么愉快,加上楚九歌为了她把她们搞的那个样子……她不敢继续想下去,可是又不敢和老师说只能默默的跟在楚九歌后面。

看着楚九歌坐在自己的床位上听着音乐突然想起自己的东西还放在学校的保安室。她拉着楚九歌示意让她帮忙拿行李,楚九歌二话不说摘掉耳机放在自己的床边和江诗雨一起来到了保安室。

“真是不好意思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和她们闹成那样,现在这么晚了还要让你帮我拿这么多东西。”江诗雨一脸歉意的说道。

“不用这么客气,就她们两个我还真没放在眼里,再说了我们不是朋友嘛,帮朋友忙不是很正常的事嘛,以后可别这么见外了,下次再这样我可就生气了。”楚九歌无所谓的笑了笑。

回到宿舍,里面已经是漆黑一片,楚九歌和江诗雨一脸疑惑的看着对方。“这才几点啊,她们几个有这么困?”楚九歌也怕吵着另外几个同学休息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太大声响轻轻的敲着,几分钟后响起一声不耐烦的声音:“别敲了!门没关!”楚九歌嘴里小声的骂了一句轻轻的推开了门,可是推开门的一刹那她感觉头顶有什么东西掉下来来不及多想一把推开旁边的江诗雨,而自己不偏不倚被那东西砸在了身上……等她反应过来时浑身早已湿透,原来那东西不是别的,而是一个装满水的塑料袋。楚九歌怒不可遏,她把宿舍的灯打开站在中间大声吼道:“是谁干的?!”她瞄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那几个人,没人回答,每个人还是忙着各自的事情。“到底是谁干的?!没人说是不是?好,今天就算了改天让我查到是谁干的看我不撕烂她的嘴!”

江诗雨战战兢兢的把自己的东西一个一个的放到自己的床位上,整理完床铺后看到楚九歌还在里面洗澡,她一个人来到了阳台边看着窗外黑漆漆的夜景思绪飘到了远方,也许像她这样的人不该来到这里,也许她应该像村里的其他同学一样找一所普通的中学…………

“站在这里看风景啊,外面也没什么好看的吧,时间不早了还不赶快洗澡休息?”楚九歌拿着洗好的衣服走出浴室拍了拍在那里发呆的江诗雨,她这才反应过来拿着洗漱用品走到浴室……“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也许未来没那么糟糕。”她看着哗哗的流水心里默默的说道。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