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425章)
(状元郎新文已开)【敢爱敢恨·真美艳无双vs骄矜清高·假不动如山】 尚不入流的新晋士族扶家小女郎,与那世家大族的谢公子有了婚约。 外传扶家女郎粗俗昧金,娇气放荡;而谢家公子风光霁月,风华无双。都说,二人结合,是芝兰落尘泥。 - 起初: 清风吹柳,漫天飞花,骄矜高贵的世家公子褒袖轻扬,高高在上。 他敲着手中折扇,漫不经心地道:“不若,这婚事便作废了罢?” 她:“好。” 然,经过无数次你来我往后: 见她娇俏俏地立在英俊少年身侧,目若悬珠,巧笑嫣然。 凄怆摧心来的触不及防,他咬牙:“这婚事,还没作废罢?” 她:“?” 再后: 他求娶不成,眼中如鬼魅厉火燃烧:“若不嫁我,便看看,这建康城还敢有谁,来同我争上一争。” 她:“??” 郎君,你怎还有几副面孔呢? —— 小剧场一: “我还要很多钱。” “你拿何物置换?” 月光与灯光辉映之间,她眸如秋水潋滟,眉目若花开绚丽,肤如捧雪冰玉,赤着的婀娜身影艳丽至极。 “我啊。” 在谢湛审视般的眼神中,她看着他火光跃跃的眼底,“谢长珩,我只给你三息机会。”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良辰初见

太和三年,三月初三,上巳节。

春日迟迟,仓庚喈喈。

梨花纷飞处,良辰正当好。

谢府门外,见一辆挂了“扶”字牌的朴素马车遥遥驶来,门房们互相意味深长地对视一眼——

原是攀上了这谢府门楣的扶家啊!

扶家迁入这大梁京都建康城,将将一个月,仅仅是个尚不入流的新晋士族。

若非扶家小女郎扶萱,与这谢家公子谢湛,半月前被当今圣上穆安帝赐了婚,哪会有资格,参与到谢家这般显赫世家的家宴中来?

因个赐婚,别说参宴,往后,扶家女恐怕还能当上这谢家主母呢!

鸿运当头,不过如此。

扶萱提裙下了马车,看了一眼大开的朱门,快步走至将将下马的扶昀身边,扯了扯他的青袍广袖,“哥哥,我们快进去罢!”

扶昀点头,温和一笑,“瞧你急的。”

兄长的打趣,扶萱付之一笑,“都将那人传成了‘只应天上有’,我只是想看看,他当真是人间难得几回闻么。”

扶昀道:“你不都问了阿父,又问了伯父,他俩总归不会骗你。”

扶萱笑回:“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扶昀伸手,帮她将几丝挂到耳铛处的乌发拨开,蹙眉担忧道:“今日莫再与人剑拔弩张,好么?毕竟你与谢六郎初次见面,不比在别家,上回与余家女的‘战绩’,我可是在同僚处都听到了。”

“我不过是合理还击。在秘书郎哥哥心里,我可是无理取闹之人?”扶萱佯装生气问。

扶昀稍顿,“怎会?”

“那不就是了!”

二人朗声笑,提步向前,行至院门处,被人突然拦住。

“女郎,郎君,请先受水。”

扶萱脚步一滞,不解问:“这是做什么?”

侍婢们一人执着柳枝,一人端着花瓣水,见是面生的女郎,其中一人礼貌回道:“这是建康的习俗,上巳节用此水点上人的头和身,便等同于祓除了不祥。”

“哦,不是应该兰汤沐浴么?这么点上几滴水,当真有用?”扶萱偏头,又问。

话甫一落地,她旋即反应过来,自个这是在谢府,与他们的人较什么劲,便立刻收了心思,笑着催促道:“那便快些点一点罢!”

侍婢应是,扶萱欣然受了水,脚步轻快地跟着引路之人往里进。

谢家庭院里,曲水流觞。

香炉中,有青烟淡淡飘出,男郎们已先落座于曲水一侧,另一侧空闲的席榻,正等待着前来参宴的几家女郎。侍从们低眉敛目,规规矩矩,安安静静候着。

飞花零落,杏香拂面。

女郎一袭透薄白罗衫,下着石榴色红裙,裙摆上绣了精细白撒花,裙裾垂委至地,纤腰窄袖,笑靥艳艳,款款而来时,谢湛眯了眯眼。

这便是那从天而降的未婚妻?

“谢公子。”

扶萱上前,做出礼貌之状,娇娇俏俏地笑着,与谢湛打了个招呼。

女郎的声音明媚悦耳,不失娇媚,众人闻声,不失好奇地看来,面上顿时皆露惊艳之色。

扶萱容貌出众,暖阳倾下,肤泛莹光,眸中流光四溢,眼神闪亮,喜色溢于言表。与建康多数贵女秀丽温婉的气质不同,她整个人灿然生光,亮丽又张扬。

“扶女郎。”

谢湛缓缓起身,握紧手中折扇,礼貌地颔首应答。

扶萱面上和暖的笑容不变,目光肆无忌惮,上下扫视了谢湛一番。

他一身墨绿绣竹纹长袍,身形高大挺拔,顶戴玉冠,腰系玉带,环珮垂饰。面容清冷,瞳眸深邃,线条冷硬的下颚微抬。

表情清冷,神色淡淡。

整个人仿若来自青云之端,傲得跟一只孔雀似的。

她没料到,一向最疼爱她的伯父扶以问,在伯母嘉阳长公主的帮助下,给她搞来一个如此高贵门楣的谢氏郎君。

她自小便喜欢好看的男郎,入京后又听得许多关于未婚夫君的传言——都说他俊美无俦,风华无双,且是位居四品的大理寺少卿,英勇又智慧,是这大梁数一数二的佼佼儿郎,连世家贵女们都倾慕不已。

如此品行,真是无一处不在自己的喜好上。

还记得看人最是精准的二堂哥说过:“你得先看过争奇斗艳的春天,才不会被一枝俗品迷了眼。”

如今一见,谢湛不仅不俗,还是一枝独秀。

扶萱灿烂一笑,傲便傲罢,无妨,这般难搞的郎君,还要做自己的夫君,岂不更有意思?

对上扶萱毫不掩饰的得意神色,谢湛目光微晃。

身为大理寺少卿,成日平决狱讼,他对人的面部表情极为敏感,尤其擅长揣测人心。自他成年起,女郎们或是曲意逢迎、或是故作娇羞实则暗藏倾慕的神色他早习以为常。

这般大胆不羁的注视,倒是颇为新鲜。

这扶家女,与平常见到的那些人,有些不大一样。

二人默默对视半晌,扶萱终是打破了沉默:“你作的画,前日我收到了,当真栩栩如生。画里的茂林修竹、亭台楼阁,也是在这个院里的么?”

谢湛心中“咯噔”一声,亭台楼阁?说的可是上回与王六郎对堵,描的那幅?那画怎送到她手里了?

春风乍起,风从扶萱身后拂来,使她身上甜融融的馨香四散飘出,使她裙摆和腰间纱带高高飞扬起。

红灿灿的腰带,羽毛一般,轻轻扫了扫谢湛的手背。

谢湛心下一惊,挪了挪手,握扇置于身后,如实回了扶萱的问题:“不是。画的是‘丹亭’,在建康城西北处。”

“没去过,不过瞧画中那般,真美。”扶萱回,又期待问:“谢公子空暇时,一并去一趟如何?”

当朝民风开放,男女不设大防,携伴郊游乃是常事,且二人还是交换了庚贴的有婚约之人,这般问题实属稀疏平常。

“好。”谢湛应道。

**

谢湛口中的“丹亭”风雅至极。

恰巧今日,他的父亲、谢家家主并大梁太傅谢渊也在此设了私宴,广邀友人,对饮清谈。

众人饮酒赋诗,几番酣畅后,一前襟浸满酒渍之人挪了挪臀,凑近谢渊,说起家事来。

“如安,圣人赐婚六郎与扶家女郎,你为何同意了?”

开口的,乃是与扶昀一同掌管图书经籍的秘书郎王成逸。

如安是谢渊的表字。听得王成逸发问,谢渊反问:“有何不可?”

王成逸摇头笑道:“你啊,何必明知故问?我王家与谢家这结亲之事,不是两家心照不宣的么?我那侄女与六郎从小熟识,早已是君子淑女之谈啊。”

此话不假,为了维护自身利益,大梁世家门阀大族之间有一未成文的规定——仅在内部联姻。非是利益驱使,世家既不会与皇族通婚,亦不与寒门庶族结亲。

王、谢两家并列大梁世家之首,是最顶级门阀,亦是互相结亲的最佳人选。

谢渊心知,这位好友借门荫入仕,却始终无心仕途,便只道:“嘉阳长公主一番好意,谢家无推拒之理。”

王成逸讪笑一声,露出了然的神色,“原是青梅竹马做媒啊。”

嘉阳长公主乃是穆安帝最宠爱的幼妹,当年与谢渊差点共结连理。

谢六郎风姿如玉,乃大梁出了名的风华第一人,也是谢氏最有名望的下一辈,谢家定好的下一任谢家家主。做他的嫡妻,需得才情和贤淑并重,将将兴起的扶家的小女郎,岂能匹配?

想及此,王成逸几分好奇地问:“六郎可是应了这门亲?”

谢渊点头道:“他识得大体。”

作者还写过
世子的小青梅作且娇
世子的小青梅作且娇
(全文完结)【人间真实撩天撩地小青梅vs嫌她又爱她护她的腹黑竹马】长安城里沈、萧两家比邻而居,沈家娘子与萧家郎君自幼熟识,有青梅竹马之情。那年情窦初开,沈蓁蓁不期然收到安国公世子萧衍的一纸情书,大为震惊。萧衍此人甚为出众,外传郎月清风,长安小娘子们尤为爱慕之。沈蓁蓁起初对此不以为然,然一番衡量后,最终接受了萧衍示好。只可惜,外祖母病逝,沈蓁蓁不得已修书一封,随母离了长安回乡守孝。三年后,回长安,上门提亲的媒人络绎不绝,却迟迟没有萧家的媒人。沈蓁蓁将萧衍堵在路上,“你到底何时娶我啊?”萧衍:“?”隔日听得萧衍议亲别家娘子,沈蓁蓁黯然落泪:“你是改主意了么?你为何不提前告知?要耽误我三年之久!”萧衍:“?”-后来,沈蓁蓁终于重整旗鼓,欲攀附新高枝,萧衍亲自登门,“我并未改主意,可以娶你。”沈蓁蓁冷漠地笑,“可我改主意了。”-再后来,见到萧衍一手笔走龙蛇。沈蓁蓁:“你的字,怎与三年前的大不相同?”萧衍:“约莫是,所谓的……成长?”#因一封错位的情书,友情的小船说翻就翻#
榎榎 ·宅斗 ·完结 ·61.5万字
9.6分
退婚后,捡来的状元郎成日装柔弱
免费
退婚后,捡来的状元郎成日装柔弱
【假刀枪不入·真又美又怂vs假文弱清秀·真扮猪吃虎】沈烟寒被人退亲那天大雨瓢泼,寒风瑟瑟,她失魂落魄时,救了位寒酸落魄的书生。书生文弱又清秀,白净又害羞,人一推就倒,脸一撩就红。没将自己嫁出去的沈烟寒,见他这么弱,动了召他为婿的心思。总归这样的人,不会欺负了自己吧?书生体质弱,无妨,她可花钱来养;书生有腿疾,无妨,她可自得其乐;书生学问差,无妨,她能给他当师傅……她对这书生没别的要求,只要这书生“贤良淑德”,对她百依百顺即可。不料,这书生考了个状元来吓她。沈烟寒抬袖而哭:“这下你发达,是不是要抛弃我这个糟糠之妻了?”秦月淮颤声解释:“为夫、为夫随便、随便写的,真没想会得状元啊,要不……我去给退了?”*秦月淮落难时被人所救。还没将他的病给治好,对方就对他的美色垂涎三尺,要召他为婿,锁在金屋。为了让她不能得逞奸计,他装瘸装笨又装弱,时时刻刻展现着再折腾他他就要闭气了,然对方却对他愈发体贴入微,还总趁机对他霸王硬上弓……行吧。既然逃不了,干脆就不逃了。
榎榎 ·架空 ·连载 ·2.2万字
王爷的救命悍妻
王爷的救命悍妻
【奶凶绝美小娇妻vs疯批狂豪美强惨】都城第一美人沈忻月,国色天香,妩媚动人,有钱有颜有脑,一生本该顺遂享受,却偏偏刚及笄便被一道旨意改运,嫁给了病秧子翊王上官宇。众人都在嘲笑沈忻月嫁了重疾缠身、残暴狠绝之人,白白被人折磨,等着看翊王何时撒手人寰,将这摧残成残花败柳的美人留成一个凄惨的寡妇。可等到最后,翊王不仅活龙鲜健,还将小娇妻专宠到旁人无法想象的高位。翊王面色红润地搂着沈忻月的腰身,站在高台上,以睥睨天下之势,得意地告诉众人:“本王惧内。爱妃指东,本王绝不往西。”沈忻月斜睇着那心口不一的伪君子,悄声道:“今夜,记住你说的话。”众人:怎么与传闻大不一样?
榎榎 ·架空 ·完结 ·62.7万字
9.3分
同类热门书
退婚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
退婚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
裴家道珠,高贵美貌,热爱权财。面对登门求娶的萧衡,裴道珠挑剔地打量他廉价的衣袍,微笑:“我家名门望族世代簪缨,郎君恐怕高攀不上。”一年后裴家败落,裴道珠惨遭贵族子弟退婚,却意外发现曾经求娶她的萧衡,竟是名动江左的萧家九郎,名门之后,才冠今古,风神秀彻,富可敌国,还是前未婚夫敬仰的亲叔叔!春日宴上,裴道珠厚着脸皮深情款款:“早知阿叔不是池中物,我与别人只是逢场作戏,我只想嫁阿叔。”萧衡嘲讽她虚伪,却终究忘不了前世送她北上和亲时,那一路跋山涉水肝肠寸断的滋味儿。-世人等着看裴道珠被退婚的笑话,她却转身嫁给了未婚夫的亲叔叔——那个为了她两世痴狂的男人,还被他从落魄士族少女,宠成顶级门阀贵妇。
风吹小白菜 ·宫斗 ·完结 ·67万字
8.4分
我怀疑首辅老公想搞死我
我怀疑首辅老公想搞死我
温黄穿越到古代后,嫁了个特别厉害的夫君。京都第一美,第一强,皇帝亲外孙,还是本届探花郎!温黄心头那个美滋滋儿,摩拳擦掌,干劲满满,准备奋斗个一品诰命,儿孙满堂!结果……他不近女色。温黄旁敲侧击,内涵暗示,他只无动于衷,还要求分床!温黄怒了。她是百亿CEO,角逐世界五百强!种种手段向他施压,温黄霸气表示,谁也别想扼杀本姑娘的理想!夫君魅惑人心淡淡一笑,除非枯木能逢春,咸鱼能翻身,否则,你休想。温黄冷哼。想搞我?你等着,我可以的!……后来,生了好几个,温黄才知道,他踏马装的。从她十五岁开始,他就挖空心思编织情网,等着她往上撞……
夏虫语 ·架空 ·完结 ·123万字
9.3分
退婚后这太子妃我不当了
退婚后这太子妃我不当了
《拒嫁世子后我冠宠六宫了》新书已发,欢迎收藏沈月华喜欢了太子萧玉宸十年,为了衬上他的身份,她收敛了自己张扬明媚的性子,就差把贤良端方刻在了骨子里。然而,却换得矜贵雍容的萧玉宸冷漠指责:“你胡闹又难缠,哪一点儿有准太子妃的气度?”沈家有难,换不来他一瞬的心软。沈月华看开了,也彻底放下了。然后,萧玉宸看着这个从小追逐在他身后的小姑娘好像变了一个人。抛弃了之前的喜好,他全然不认识了。最初,萧玉宸:我心里只有无尽权势无边江山,我对女人毫无兴趣。后来,那个世人口中运筹帷幄心里只装着天下苍生的太子殿下,卸去了一身傲骨红着眼睛求她:“卿卿再看我一眼。”再后来,萧玉宸:我的天下给你作天作地肆意妄为,只要你别不要我。【退婚一时爽,追妻火葬场,1V1、双洁、爆宠】
花小昔 ·架空 ·完结 ·125万字
9.3分
病娇相爷以权谋妻
病娇相爷以权谋妻
摄政长公主权势滔天,野心,手段毒辣,所以活该被至亲谋杀,尸骨无存?重生到闲散王爷府上,凤执表示很满意,白捡了几年青岁,郡主身份悠闲自在,还有个未婚夫婿俊美出尘。本想悠闲过一生,然而山河动荡、皇权争斗,终究是躲不过权力倾轧。鲜衣铠甲,华裳锦绣,她千方百计谋夺权势,终于大权在握,登临帝位。凤执磨牙,她可算是知道某人的用心险恶了。---------江山为棋,翻手云雨,覆手乾坤,落子无悔!邪魅冷酷权欲女主VS腹黑闷骚病娇男主。男强女强,势均力敌,一对一,强势爽文宠文。
妖殊 ·架空 ·完结 ·78.4万字
9.5分
簪头凤
簪头凤
新书《又逢君》开坑啦,欢迎书友们移步O(∩_∩)O~陆皇后生前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顺利晋级做太后。睁开眼,重回韶华之龄。当然是有仇报仇。万万没想到,报仇的路上,有一双暗沉的眼眸盯上了她……
寻找失落的爱情 ·架空 ·完结 ·146万字
9.5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