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449章)
大顺朝,一个莫名其妙的朝代,穿越其中的岑国璋,做不得文抄公,也没法做商人,他只好去做官了。 泱泱天朝,煌煌五千年的伟大文明,却是走到了历史的十字路口。 何去何从?岑国璋担负起了他的使命。 新书《大宋世祖》已上传,请大家继续支持!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突如其来的土地庙女尸案

大顺正弘三年,三月初九深夜,豫章省江州府富口县城西。

更丁夹着一盏灯,独自一人在前面打着更。梆梆梆三声响,在寂静的夜色中传得极远。

后面跟着四个巡卒,提着两盏气死灯。

一个瘦长男子,十八九岁,双手拢在袖子里,腋下夹着一盏气死灯,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地走在最后面。

“岑书办又跟我们来巡夜?齐头真是不拿他当回事…”

“听说他跟城里的秀才老爷们关系很好...”

“嘻嘻,什么好,当他是冤大...”

“不是说他要当典史四老爷的吗?怎么还是书办?”

“这里面大有玄机了...”

巡卒们时不时回过头来,看他几眼,低声议论着。在嗤嗤的猥琐笑声中,话语声飘浮不定。

不知不觉中,一行人来到土地庙前。

这里白天香火旺盛,可是到了夜里,空旷无人,显得格外幽静。

尤其是庙门口那一棵参天大树,七八丈高,方圆数十丈。在黑夜里树影幢幢,如同一个巨形怪兽。无数的树枝伸在空中,张牙舞爪,更显得阴森可怖。

走到这里,几个人都忍不住缩了缩脖子。一阵阴风吹来,气死灯摇摇晃晃,灯光忽明忽暗,更添一份诡异。

“啊!”更丁觉得那里不对,下意识地抬头。看到一个黑影在空中荡来荡去,吓得坐倒在地上,叫出声来。

其余的人闻声抬头。这时半边月亮也从乌云中出来,惨白冷光投下,正好照在黑影上。映入眼中的是一个妇人吊在树上,面目狰狞,身子随风晃荡着,说不出地可怖。

岑书办嗷一声惨叫,传遍了半个县城,然后一翻白眼,昏死过去。

岑国璋晃悠悠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长凳上。抬眼望去,不是自己家里,也不是医院。

屋顶很高,能看到屋梁和横条,居然还有瓦,古色古香,多少年没看见过这古老的玩意了。

这时,不远处传来人声。

“县尊大人,属下查过了,死者是东记绣庄的绣娘,人叫东姑。听说...”一个沙哑的声音说道。

“听说什么?”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

“听说她娘家舅舅是省里臬台衙门的王经历,来我们县办绣庄,就是拿着王经历的书帖来的。”沙哑的声音老实回答道。

“可恼!”

“东家,这事不好办啊。”一个飘浮的声音响起,“消息传出,王经历肯定要来询问。吊得这么高,没法定自杀。老爷,你得给王经历个交待啊。”

“给王经历交待,谁给我个交待?韩尚书府上千金遇害案还没破,又出这么一件人命啊。真是可恼啊!”威严的声音满是烦恼。

一个小县城,连出两起大案,可把这位县尊大老爷给愁坏了。

“东家,还是先紧着查韩尚书府的案子吧。王经历远在省城,听到消息也要些时日。韩尚书府就在城东,这几日,府上一直来人在催问案情。”飘浮的声音出着主意。

“都过去六天,除了抓到一个可疑的俞皮匠,其余线索全无。可是那厮又死活不招,如何结案?”威严的声音不耐烦地说道。

“东家,侦缉破案,按律应该是典史的事,老爷只管审案定罪的。”飘浮的声音又响起。

“可是本县典史,已经空缺两年...”威严的声音说到这里,猛地停下来,转言道:“临山,去看看岑书办醒了吗?抬回来都两个时辰了,怎么还没醒,该不是吓死过去了?”

听到一阵脚步声走近,岑国璋连忙闭上眼睛。只要我看不见,那我就是晕的。

岑国璋感觉到有人在跟前停住,还伸手在自己鼻子前试探了一下。

然后那个沙哑声音响起,逐渐远去,“回大人,还是没醒。不过气息平稳,应该无事了。”

“废物!”威严的声音不屑地说了一句。

飘浮的声音恰时响起,“大人,岑国璋在县上做书办已经两年。按律一年前他就该被荫授典史一职。只是老爷你一直没报上去。”

大堂陷入沉寂。

过了好一会,那个威严的声音终于响起:“田师爷,你马上拟定文书,向省里和吏部申报,荫授岑国璋本县典史一职。”

“遵命!”

“大人,高啊。岑国璋成了本县典史,职掌缉捕、稽查、狱囚、治安等事宜。韩尚书府上千金遇害案,还有昨晚的吊尸案,侦缉职责,自然而然就落到他头上了。”沙哑声音恭维道。只是话说得太直白,毫无拍马屁的艺术感。

所以威严的声音只是嗯了一声,随即交待:“天也大亮。把岑书,嗯,岑典史送回家去,叫郎中好好诊治调养。告诉他家娘子,说县衙事务繁忙,半刻离不开岑典史,今天给他半天假,明早务必来衙门,上堂应卯。”

“遵命。”

沙哑声音叫来几个人,岑国璋感觉自己被抬到一块门板上,然后腾空而起,被这些人七手八脚地抬着走。

此时,岑国璋觉得脑海里的另一份记忆就跟开了闸的洪水,一下子全涌了出来。

同名同姓的岑国璋,字益之,大顺朝荆楚省潭州府宜山县人士,十九岁生日还差两个月。现为豫章省江州府富口县刑房书办,嗯,很快就会升迁为典史。

自幼丧母,父亲是个举人,熬了十几年熬到主事职位。三年多前作为安息出使团随员,在路上遇到盗匪,不幸殉职。

唉,早知道是这样的,这都是穿越者的标配啊。

按照朝廷律例,作为独子,岑国璋年满十六岁后可荫授县典史一职,命官中最低一级,比吏要强,却是未入流,连从九品都不是。

满十六岁后,他兴冲冲去京城朝阙谢恩,再拿着吏部的文书,到豫章省富口县来做官,这才知道,凡事还有一个但是...

但是,朝廷又规定,荫授之前,需考核一年,再由该县知县行文申报,才可正式授予典史一职。

这里面的猫腻大了去,十六岁懵懵懂懂的岑国璋那里懂这些,以为时间一到,自己就是典史。

于是在刑房书办位置上一坐就是两年多。

这两年多,自己成了县衙有名的窝囊废,口口相传的软面团。被刑房掌案韩大能拿捏得死死的。甚至连负责巡夜的壮班副领班齐豪,经常借口不舒服,硬逼着自己替他带队巡夜。

结果昨晚在土地庙遇到吊尸,当场就吓晕死过去,命悬一线时,自己就穿过来,及时补位。

大致情况就是这样。真是想不到,在办公室里打个盹就能穿越,这门槛真的是越来越低了。

根据刚才听到的信息,现在知县老爷松口,愿意为自己申报典史一职,听上去是好事,一举解决两年多的困境。

可是这里面没好事,自己这个典史,就是专门用来背锅的!

韩尚书,礼部尚书致仕,豫章省一等一的官宦人家,门生故吏遍布朝廷地方。打个喷嚏,整个江州府都要地动山摇。

他府上的千金遇害,这是多大的案子?难怪知县老爷这些日子都愁死了!

还有昨晚吊死在土地庙前树上的东姑,娘家舅舅是省里臬台衙门的经历,到时候也要把帐算在自己头上。

这倒霉催的!

抱着一丝期望,岑国璋在心里叫唤着。系统、系统爸爸、系统爷爷、系统狗蛋、系统狗儿子...喊了千百遍,就是没反应。

我就知道,穿越门槛这么低,怎么可能还给你配系统!

悲催啊!根据记忆中的本朝律法知识,办案不力,可问失职罪。轻者免职,发配邻省效用;重则流配海岛,开荒垦殖。

从轻发落是不可能的。报到省里,王经历轻笔一挥,罪加一等。再到刑部,看到苦主是韩老尚书,顶格处罚!

流配海岛!

南边那几个海岛,满地毒蛇虫蚊,瘟疫疟疾横行,去那里开荒垦殖,十不存一。

岑国璋心里郁闷不已,没事我穿越个啥啊。

此前的自己,大学毕业后,做过公仆,仕途沉浮后又下海经商,机缘巧合,加上自身努力,挣下过不菲的家业。

算是人生赢家,当然不能跟龙傲天比。业余爱好也不庸俗地去玩高尔夫球,只是爬爬山、练练箭、看看书,骑骑马,高尚文雅。再有空就去泡泡吧,搞个艳遇啥的,快乐无边。

也不知道老天爷哪根筋不对,让自己穿越了。难道今年的穿越指标凑不足?

穿就穿呗,可是一来就这局面,什么意思?我又不是柯南转世,人命案我怎么破?!

这是不知哪朝哪代的古代,没有天眼,没有指纹、DNA等刑侦技术,破案等于撞大运。这典史就等于是背锅侠。

岑国璋转念一想,破案?破案只是手段之一,世上一切问题的根源,都在人身上。搞定相应的人,就搞定一切。搞定人,这个自己擅长。

进而又想到,自己原本就是现代版的龙傲天,现在又成了穿越者。听说每一位穿越者都是天选之子,该位面的命运之子。

这么大的牌面,加上自己现代人的巨大优势,到了这大顺朝,肯定能翻江倒海!创出一番事业来!

想到这里,他心里满满地都是自信。

摇摇晃晃中,岑国璋听到有人问,“岑官人这是怎么了?”

声音充满了大惊小怪的夸张语气,很熟悉,哦,是街坊陈二婶。

“晕过去了,老爷叫我们抬回来!”

得了信,陈二婶扯着嗓子,边跑边喊道,“玉娘,玉娘唉!你家相公出事了!”

好嘛,这一嗓子,另半个县城也知道我出事了。

啊,相公,娘子,我有娘子啊!

想起来了,父亲在儿时就给自己定了一门亲事。他的同窗好友,潭州府萍水县董府董举人的二女。比自己大半岁。

然后赶在出使前把亲事办了,看来老爷子是有预感的。

这时,一个柔弱的女声传了过来:“相公,相公,你怎么了?!”

伴着跌跌撞撞的脚步声,说不尽的惶恐。

同类热门书
庶子无敌
庶子无敌
大梁开平三年,一个来自地球的灵魂降临在定国公府,附身于饱受凌虐的庶子裴越身上,从此开启他在这个陌生世界的无敌之路。
上汤豆苗 ·架空 ·连载 ·129万字
大魏春
大魏春
最乱不过南北朝:人不如狗,命如草芥。道德沦丧,伦理崩碎……二十四朝无出其右!李承志仰天长叹:老天爷,能不能换个朝代穿一下?
眀志 ·两晋隋唐 ·连载 ·235万字
8.0分
鹰视狼顾
鹰视狼顾
这个世界,有门阀世家,有藩镇割据,有虎视眈眈的异族!穿越成大周禁军武官的叶明盛,还没来得及享受权力带来的好处,就要为被逼参与到党争阴谋中,畏罪自杀的原主擦屁股……尽管最初只是想要一生荣华富贵,但是奈何在时代的滚滚洪流之下,在苟官,奸贼,狼子野心的谩骂声中,他只能是与人委以虚蛇,在生死之间,死中求活!(已有两百万字完结老书巫师伯爵,人品保证,欢迎品鉴!)(通明书友群933230319欢迎大家加入!)
张通明 ·架空 ·连载 ·199万字
8.0分
昭周
昭周
林昭带着上辈子的记忆,在东湖镇再世为人,然而他面对的处境却并不是十分乐观。一个苛刻的大母,把母子二人压的喘不过气来。少年人甚至只能在东湖镇放牛为生。终于有一天,林昭舍了他放了三年的大青牛,走进了并不是很远的越州府城。从此……这大周的世道似乎有些不一样了。已有两本两百万字以上的完本书,《无双庶子》《将白》,人品保证,书荒的朋友可以去看一看!书友群:640355806
漫客1 ·架空 ·完结 ·227万字
7.1分
锦衣
锦衣
如果一个人不幸回到了天启六年。此时大厦将倾,阉党横行,百官倾轧,民不聊生。党争依旧还在持续。烟雨江南中,才子依旧作乐,佳人们轻歌曼舞。流民们衣不蔽体,饥饿已至极限。辽东的后金铁骑已然磨刀霍霍,虎视天下。而恰在此时,张静一鱼服加身,绣春刀在腰。他成为了这个时代,以凶残和暴力而闻名天下的锦衣卫校尉。在这个不讲理的时代,恰恰成为了最不需讲道理的人。
上山打老虎额 ·两宋元明 ·完结 ·246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