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427章)
及笄前的她以为自己这辈子,大约便是等到及笄以后,如愿以偿的嫁与心上人为妻。 之后为他开枝散叶,生儿育女。 然,她所以为的一切,却在她及笄之前的某日,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故。 奸人离间,竹马离心,身受重伤的她,险些命丧心上人之手。 此后,尚书府那个才貌双绝的大小姐,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整日只知道惹是生非,寻衅滋事的纨绔。 后来的某一日,有人拦住她问道:“你这一辈子有没有为别人拼过命?” 她先是一愣,随即轻蔑一笑:“那个让我为他拼过命的人,现在坟头的草已经三丈高了。” 躲在角落偷听的某人,听完这话后,提起的刀又默默的放了回去。
版权:红袖添香

第1章 好戏快开场了

天元十五年秋,烁朝首都。

一个和煦又安稳的日子,盛京城里一片繁荣祥和,

朱雀街上的小摊小贩的吆喝声此起彼伏,来来往往的车马与人亦络绎不绝。

这时,从街角的那家食全坊内,传出噼里哗啦的响声。

这让原本热闹繁华的朱雀街,寂静了那么几息。

之后摆摊的小贩纷纷开始熟练的收摊,逛街的人们亦是纷纷驻足不前,就连那原本准备驾着马向街角去的马车,也停了下来并往后退了几步。

不多时,以食全坊中心,方圆一里之内,人影儿全无,鸟兽尽散。

而一里之外,方才摆摊的小贩们熟练的搭起了桌椅,摆上了吃食。

整瑕以待,好似在等着什么精彩的戏码上演一般。

不明真相的外地人,也跟在人群中看起了热闹。

可是他左等右等,除了街角那家店里不是传出来的哀嚎。

根本就没瞧见,还有什么其他热闹要上演。

心中越发的迷惑了。

于是那外地来的男人,用手肘碰了碰自己左边的一位老大哥,好奇的问道:“大哥,你们都围在这,是在看什么呢?”

那位大哥听后回道:“自然是在准备着看好戏了。”

只是目光,却一直盯着人群中间的空地,似乎生怕错过什么好事儿一般。

这话一出,外乡人更加疑惑了。

他左看右看,横看竖看,这中间就一块空地,其他什么都没有啊。

这时外乡人右边的一位大姐见状,热络的问道:“外地来的吧?”

外乡人点了点头。

大姐了然:“外地来的,不知道也是正常,等着吧,好戏就快开场了。”

外乡人听后越发的好奇了。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好戏,还望大姐告知一二。”

大姐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瞧着他一脸求告知的模样,这才伸手指了指食全坊。

“食全坊瞧见了吗?”

外乡人顺着大姐指的方向看过去。

“瞧见了。”

大姐又道:“那食全坊里面,有个人影在动,你瞧见了吗?”

外乡人听罢,透过门缝确实能瞧见,里面有一个红色的身影在动。

“我好似瞧见了一个红色的人影。”好像还是个女子。

“这就对了,那个红色的人影,是礼部尚书府的大小姐,眼下正在里面教训人呢。”

大姐说的十分笃定,想来应是见的多了。

外地人听后直接愣住了:嗯?礼部尚书府的大小姐在教训人?

他没听错吧?

按道理来说,这礼部尚书府的大小姐,不是应该是温婉动人,知书达理吗?

怎的会这般凶悍?

突然‘哗啦’的一声,打断了这外地来的男人的思绪。

只见方才还完好的食全坊的大门,顷刻间便被四分五裂了。

紧接着从里面飞出好几个黑影儿砸在了地上。

外地来的那个男人,被这接二连三动静,吓得打了个哆嗦。

还下意识的用手肘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结果等动静消停之后,他却发现无论是自己左手边的大姐,还是右手边的大哥都淡定极了。

那大姐甚至,不知从哪儿还拿出了一块瓜来吃。

这显得的方才抱头的自己格外的蠢。

与此同时,礼部尚书府内

苏府管家得了信,浑身一个激灵,连忙跑进府内。

“老爷,老爷,不好了,大小姐又跟人打起来。”

“老爷,不好了,大小姐又跟人打起来。”

“老爷,不好了,大小姐又偷跑出去跟人打架了。”

苏府堂厅,苏易刚下朝回到府中,身上的官服还未脱下。

他坐在太师椅上,刚接过丫头端上来的茶,放到嘴边还未喝上一口

听到管家这几句话,手一抖杯中的热茶,撒了一手,烫的他直接将手中的杯盏扔了出去。

“啪”的一声,一个崭新的青瓷茶盏应声而碎。

苏易来不及心疼刚摔碎的茶盏,也顾不得自己手上的烫伤,而是不可置信的看着管家。

“你方才说什么?”

老管家来不及顺气,断断续续的说道:“大小姐....又跟人打起来了。”

苏易一听后槽牙都快咬碎了。

“那小孽障,不是好好的跪在佛堂,抄女戒么?”

趁苏易说话的功夫,管家顺了两口气

“老爷,这事儿千真万确,是我家那口子出门买菜的时候亲眼撞见的。”

说完之后老管家观摩了一下苏易的表情,小心提醒道。

“只怕....现在在佛堂抄书的人....已经换成了二小姐了...”

苏易一听,气的将袖子重重一甩。

“这个小兔崽子,皮又痒了。”

结果用力过猛,手撞在了桌角,痛的他头皮发麻。

但是碍于他老爷的威严又不能发作。

只得偷偷将手藏进了袖子里,紧紧的握住。

老管家看着苏易额头暴起的青筋,心想:老爷现在就气的这般狠。

若是知道大小姐打了谁,怕不是会气晕过去。

于是他先转移了一下苏易的注意力。

“老爷,要去请二小姐吗?”

苏易瞪了管家一眼,给了他一个明知故问的眼神。

“去啊!还愣着干嘛?”

“是。”

老管家说完走到厅前,对着守在门口的小厮道:“去佛堂将二小姐给叫过来。”

小厮领了命,便匆匆去请佛堂请人。

苏易趁着这个功夫,悄悄揉了揉自己方才撞疼了的地方。

眼角瞥见管家走进来了,干咳一声,佯装在整理自己的衣衫。

随后重新坐回到太师椅上,府里的丫鬟再一次为他奉上了茶。

他端着新的茶盏,打开茶盏的盖子。

“那个小孽障,这次又打了谁?”

说完便准备喝上一口新泡的云雾。

管家看这自家老爷的动作,合计了一下语言。

“老爷,要不您先喝口茶。”

苏易准备喝茶的动作一顿,看向管家的表情中有些许不满。

“让你说便说,怎得这般支支吾吾的?”

管家有口难言。

“那老爷您,要不先把茶盏放下?”

这一套青瓷茶盏,一共就六只。

眼下已经摔碎了五只,苏易手里的这是最后一只了,还是让它多留存些时日吧。

毕竟是花二十多两买的,这才过了半个月,就全没了也说不过去呀。

听了管家的话,苏易心中不满更胜,他将茶盏重重的往旁边的桌上一掷。

沉声道:“说。”

结果管家还没开口。

‘咔’的一声,苏易放在桌上的茶盏底座碎成了两半。

管家面色一僵:得,这最后一个还是没保住。

苏易也有些尴尬,一柱香的功夫他就碎了两个茶盏,委实有些败家了。

于是他声音拔高了几分:“老爷我问你话呢!”

管家看了苏易一眼,面露难色,最终心一横,还是支支吾吾的开口了。

“听旁人说...说是...是....太子太师...家的大公子。”

———题外话———

我的文基本都是主女主,然后文里的男主出场都比较晚哈。

然后男主不是好人,不是完美恋爱,有毒点,介意的慎入

作者还写过
同类热门书
退亲后,未婚夫被我攻略了
退亲后,未婚夫被我攻略了
(青梅竹马新文已开)【敢爱敢恨·真美艳无双vs骄矜清高·假不动如山】尚不入流的新晋士族扶家小女郎,与那世家大族的谢公子有了婚约。外传扶家女郎粗俗昧金,娇气放荡;而谢家公子风光霁月,风华无双。都说,二人结合,是芝兰落尘泥。-起初:清风吹柳,漫天飞花,骄矜高贵的世家公子褒袖轻扬,高高在上。他敲着手中折扇,漫不经心地道:“不若,这婚事便作废了罢?”她:“好。”然,经过无数次你来我往后:见她娇俏俏地立在英俊少年身侧,目若悬珠,巧笑嫣然。凄怆摧心来的触不及防,他咬牙:“这婚事,还没作废罢?”她:“?”再后:他求娶不成,眼中如鬼魅厉火燃烧:“若不嫁我,便看看,这建康城还敢有谁,来同我争上一争。”她:“??”郎君,你怎还有几副面孔呢?——小剧场一:“我还要很多钱。”“你拿何物置换?”月光与灯光辉映之间,她眸如秋水潋滟,眉目若花开绚丽,肤如捧雪冰玉,赤着的婀娜身影艳丽至极。“我啊。”在谢湛审视般的眼神中,她看着他火光跃跃的眼底,“谢长珩,我只给你三息机会。”
榎榎 ·架空 ·完结 ·99.5万字
9.4分
独占金枝
独占金枝
安国公府二公子季崇欢与杨家大小姐杨唯娴可谓天造地设的一对才子佳人,长安第一胖的姜四小姐却无自知之明,偏想要横插一脚。在颜值巅峰呆了一辈子的姜韶颜一睁眼便变成了这位身形能够以一敌三的姜四小姐。……上辈子为族人百般筹谋,到头来却落得个“祸国妖女”的下场为世人所唾弃,重生一世,姜韶颜只想当条咸鱼,从此桃花美酒、金齑玉鲙、华服罗裳,肆意一生。安国公府世子季崇言简在帝心、城府极深,素有长安第一公子的美誉,走了一趟宝陵城,一向自视身高的他目光却落在了那个斜风细雨撑伞的女子身上。季崇言看的目不转睛,感慨不已:“真是冰肌玉骨、步步生莲。”随从大惊:此女身形壮如小山,世子是不是眼睛出毛病了?
漫漫步归 ·架空 ·连载 ·162万字
9.6分
病娇相爷以权谋妻
病娇相爷以权谋妻
摄政长公主权势滔天,野心,手段毒辣,所以活该被至亲谋杀,尸骨无存?重生到闲散王爷府上,凤执表示很满意,白捡了几年青岁,郡主身份悠闲自在,还有个未婚夫婿俊美出尘。本想悠闲过一生,然而山河动荡、皇权争斗,终究是躲不过权力倾轧。鲜衣铠甲,华裳锦绣,她千方百计谋夺权势,终于大权在握,登临帝位。凤执磨牙,她可算是知道某人的用心险恶了。---------江山为棋,翻手云雨,覆手乾坤,落子无悔!邪魅冷酷权欲女主VS腹黑闷骚病娇男主。男强女强,势均力敌,一对一,强势爽文宠文。
妖殊 ·架空 ·完结 ·78.4万字
9.6分
郡主万福金安
郡主万福金安
见义勇为的社畜楚瑛穿了,穿成了淮王的嫡长女荣华郡主。父疼兄宠,楚瑛只想做个吃喝玩乐混吃等死的纨绔。不想好日子没过多久父兄被污造反,全家流放……多年以后,站在山巅之上的楚瑛回首往事,感叹道怎么想做一个纨绔那么难呢!
六月浩雪 ·架空 ·完结 ·80.1万字
9.0分
姜女贵不可言
姜女贵不可言
众所周知,萧元度是棘原城中一霸。整日价打围追兔斗鸡走狗、眠花宿柳游船吃酒,更兼烧杀抢掠,总之是无恶不有。十足十的强梁莽霸王,偏偏有个好老子,没人能奈他何。听说这莽霸王就要成亲了。城中百姓日日烧香夜夜拜佛,都盼着能给娶个母夜叉好降降他。可惜天不从人愿——新妇是打南边儿过来的,袅袅娜娜,孱孱弱弱,说话高声一些都恐惊着她。观者无不扼腕:这样一朵娇花,怕是要折在那霸王手里喽!~~~~~~~~~~~~~~~~~【食用须知】1、朝代背景有参照,但总体架空,私设很多,考据党慎入。2、无意外不断更,撒泼打滚求宠幸。3、另有完结文《福运娘子山里汉》。4、等我想到再补充^_^。
枝上槑 ·架空 ·连载 ·84.8万字
9.9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