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90章)
逆天俊颜的二少爷带回一个丑得不忍直视老气横秋的女朋友…… 管家轻叹:“二少爷这是想奶奶了!” … 呼风唤雨的封家二少,求取渔村里声名狼藉嫁不出去的村姑…… “吩咐厨房,给二少爷补补眼睛!” … 娶妻:丑——可以、穷——可以、没文化——也可以,但是封家不能娶一个——傻子…… 封朗辰轻抬眼帘,语气悠悠:“她说长尾巴、长毛、灰色的是青蛙,那就不是老鼠!” … 【阴谋与甜宠】【轻松爽】 以为苦逼倒追,却是无极千年宠 以为村姑配上穷丑哑巴,却是真千金大佬VS禁欲霸总
版权:潇湘书院

第1章 躺在棺材里

一阵痛苦凄婉的哭泣声把百凝语吵醒。

头昏沉得要命,眼帘都抬不起来,空气稀薄,闷得厉害。

微弱喘息半晌,有了点意识。

依稀听到哀嚎声,很是嘈杂,有男有女。

有人喊女儿、有人喊老婆、还有叫什么小米。

声声凄厉哀婉,像是死了人在哭丧。

百凝语本以为是做梦,可声音越来越清晰真实。

忽的,感觉毛骨悚然,心跳加快。

她使劲攥了一下手,咬牙用力,终于睁开了眼睛。

……黑……

……一片漆黑……

周遭什么也看不到,比没睁开眼睛更让人胆颤。

加上传进来越来越渗的撕心裂肺,悲惨凄凉的哭嚎声,让百凝语原本的虚弱变成惊恐。

揉一下自己的太阳穴。

“我是谁?”

“我躺在什么地方……”

她努力的想,却什么也记不起来,头上隐隐的痛。

又把手怯生生的伸出去,侧面挨着身体便是硬棒棒的东西。

壮着胆子大片的摸了一下,坚硬的,并不是墙,没有冰凉的感觉,想到混杂悲恸的哭声,黑暗中的眼睛忽的睁得老大。

“棺材!!!……”

“死人了?”

空茫了几秒。

“我躺在棺材里!”

……

“死的是我?”

……

瞬间浑身仅有的一点水分都变成冷汗,从竖起的毛孔中渗出来,刚冒出皮肤就凝结成寒冰,让她直打冷颤。

“原来人死了可以听到活人的声音?”

抖着手用力掐自己一下,清晰的痛感,倒吸一口凉气。

“我明明还活着……”

“外面那些人难道是误认为我死了?”

“活埋?”

想到这里,慌乱的抬手便去敲棺材厚重的板木。

棺材外面一个老实忠厚近五十岁,却一脸沧桑,皱纹明显,皮肤略黑,青丝白发混杂凌乱的男人,低头垂泪。

旁边一位相仿年龄的妇女,蓬乱挽着头发,眼睛红肿,嘴里不住念叨着“小米啊……我可怜的小米……”

一个没有表情呆若木鸡的十四五岁男孩定定的站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红红的长形棺材,都不眨一下,手里死死攥着孔明锁。

他被一个稍小几岁的另一个小男孩扶着。

小男孩眼睛黑白分明,稚嫩的脸上两行泪,半天小声念叨一次“古小米……”许久又哽咽着冒出“姐……姐……”两个字。

还有一个穿着唐装喜袍,金黄绸缎宽衣边,红色马褂,还绣着洪福双龙图案的二十多岁男人双手用力的啪啪拍着棺材。

旁边人都是白色的丧服,素色衣,只有他像一个新郎官一样,一身通红,咋眼得很。

涕泪连连,哀哀婉婉,鼻涕和泪都流到了下颌,不住抽涕。

“小米怎么死了?”

“我还要娶她,她不是我的媳妇吗?……”

男人痛不欲生的表情,很是真切绝望,大手不住的拍打棺材,完全掩盖了里面百凝语无力的求救声。

“铭阳啊!小米已经死了,你别伤心了,快跟妈妈回去吧!”

一个一身黑旗袍,年龄五十左右,保养极好,面容光泽红润的女人,不住的劝着拍打棺材的年轻人。

“是啊铭阳,小米死了,爸爸再给你找一个更好的媳妇。”

旗袍女人旁边的略微发福,挺着肚腩的男人,也是好声劝着。

两人似乎没一点在意儿子死了媳妇。

“不、不、不,我就要小米!我就要小米!”

拍打棺材的年轻人忽然激动不已,五官因为生气而抽搐。

与年龄不符的幼稚语调让身后的两个人无奈心疼拧着眉头。

“好,好!就要小米!就要小米!”

女人连忙哄着,用手轻抚年轻人因为愤怒起伏的前胸,像是在哄几岁的孩子。

百凝语拍了半天棺材也没反应,微不足道的力气,都被厚厚的棺材板给吸纳了,只听到外面啪啪拍棺材的声音。

她急切张嘴想要呼喊,可嘴唇都粘到一起,连舌头都用力,好容易才分开,却沙哑得发不出声,连自己都听不见。

更被被乱哄哄嘈杂人声淹没。

外面忽然刮起狂风,高大树木猛烈摇动,要被连根拔起;鸟叫声哀鸣惊惧,直接被风卷走……

乌压的黑云突然密布,直接重重的压到人的脑袋上。

“不好了,是台风……”

一位白发苍苍,脸上只剩褶皱皮肤包裹骨头的老人,拄着拐棍,颤抖沙哑的喊了一句。

人群意识到危险降临,一秒钟,像有炸弹要投下来一样四散奔逃。

“铭阳,快走!台风来了。”

旗袍女人和发福男人各架着杜铭阳的胳膊就往外拉。

“不,我要和小米在一起……”

语调幼稚的年轻男人尽管用力趴到棺材上,两手死死的扣住棺木,还是被生生的拖拽起来。

还有同样穿着黑色西装的一个年轻男人匆匆跑过来。

“少爷,我们得马上离开,这很快就会被水淹没……”

三个人挣了命的把人拽出院子,按到车里,车子一溜烟的消失了。

棺材旁的几个家人,最后看一眼棺材,也全都慌乱的逃走。

本还是上午,顷刻变成漆黑暗夜。

狂风夹杂大雨倾泻而下,似妖魔出巢,魔鬼一样狰狞。

人都无影无踪。

红色棺材还稳稳停当,活人逃命尚且顾不上,没人再管这个已经死了的女人。

而且,本就不被旁人待见。

百凝语沙哑的声音刚费劲的喊出来,就听到噼噼啪啪的雨水敲打棺木的声音。

小锤子一样的敲打,片刻变成万马狂奔的踩踏,接着就是倾盆的泼洒、冲刷……

漆黑中恐怖的声音让她越来越害怕,进了魑魅魍魉的鬼怪世界,听到冤魂肆虐哀嚎。

她冰冷身体不住的颤抖,双手猛力的拍打棺板。

“救命啊!”

“有人吗?”

“救命……救命啊……”

微弱声音淹没在雨水对棺板疯狂的敲击声中。

本还平稳的棺材慢慢的像船一样剧烈晃动。

她躺在里面不能坐直身体,却躺不稳,好像漂浮在水上,还是波涛汹涌,骇浪起伏的水面。

本已昏沉无力的身体,被疯狂的摇动,在棺材里撞来撞去,空瘪的肚子要把心肝肺一并都甩出来。

终于在一个巨大的撞击中,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飞了起来,头顶撞到棺材厚厚的盖板上。

“啊……”直接晕过去。

狂风暴雨直到第三天上午才停歇。

同类热门书
新婚夜,轮椅霸总站起来了
新婚夜,轮椅霸总站起来了
她本是韩家傻子,被后妈算计,嫁给了双腿尽废,终身只能做轮椅的大魔头。然而,新婚夜,某大魔头突然从轮椅上站起来,气势摄人,步步紧逼。“女人,我等这一天等了五年!”糟糕,五年前的事暴露了!接着,她的马甲资料摆在桌上,黑客盟主,势力大佬,首席科学家……男人捏着她的下巴:“拐了我的儿子逃了五年,这笔账怎么算?”
空玉雪 ·豪门 ·连载 ·146万字
9.3分
离婚后,封爷每天求复合缠得要命
离婚后,封爷每天求复合缠得要命
(傻女+替身+马甲+追妻+甜宠+男强女强+扮猪吃老虎)外人眼中名声狼藉的傻子时陌染嫁给了京城权势滔天的封燚尘,空有名而无实。一场意外,她走错了门认错了人。隔天,留下一笔钱,便逃之夭夭。刚一回家,却发现对方竟是她结婚一年的老公。一见面,就要和她离婚。离婚后,时陌染摇身一变,耀眼至极,各界大佬前扑后续。随着马甲一个个被扒光,一向清冷矜贵的封爷失态的红了眼,将她堵在墙角,“你得对我负责!”“负,负什么责。”时陌染心一慌,他都知道了?见小女人神色紧张,封爷邪魅一笑,直接将她圈在怀中,“记不得不要紧,我帮你重新回忆!”追妻一时爽,一直追妻一直爽。从此,封爷走上了追妻不归路。
小杂皮吖 ·豪门 ·连载 ·46万字
9.7分
带崽离婚后,冷冰冰前夫哭求复婚
带崽离婚后,冷冰冰前夫哭求复婚
【双洁,1V1,追妻火葬场,打脸爽文,别后重逢,萌宝】结婚三年,她一无所有,每天尽职尽责当着他的陆太太,人前人后。换来的却是小三逼宫,还附加一张离婚协议。“一个亿,不是想离婚吗?拿出一个亿,我就签字。”她如是说,却在转身走得干脆利落。……再次重逢,她什么都有了,除了,对他的爱。当年的真相血淋淋的揭开。他光速坠入追妻火葬场系列,夜夜哭求复婚“老婆,我错了,跟我回家好不好?”“老婆,晚上出去危险,我陪你好不好。”“老婆,跟你表白的那个男人是个花心大萝卜,女友一大框!!!”……可是,后面跳出来的两个小团子又是怎么回事?“他是谁?为什么要亲妈咪?”“不知道,可能是想跟我们抢妈咪吧。”“妈咪快跑,我们断后。”两个小团子揪住陆先生就是一顿暴揍。【外面冷冰冰霸总vs清醒沉沦大美人】
臣妾很忙 ·婚恋 ·连载 ·28.8万字
高医生今天复婚了吗
高医生今天复婚了吗
【新坑《姜队她不解风情》已发,求踩~】结婚一年,终于接受高医生并不爱自己的事实,江安毅然决然地提出了离婚,远走他国,不曾想离婚后人前清冷禁欲的高医生每日堵在她门外哭着喊着求复婚。**某日,喝醉了酒的高医生强吻了她,说着一口醉话“要不是怕别人把你抢走,我能那么快跟你结婚?”“江安,我没爱过什么人,但我知道,我想拥有你的一切“每日一问:高医生今天复婚了吗闪婚/先婚后爱/追妻火葬场/复婚大作战**1.肿瘤外科狼系闷骚男主×软妹温柔萌系女主2.本文1V1,HE,双C3.死鸭子嘴硬式直男男主,女主先软后刚,双向治愈成长,男主每天一个离婚小技巧。4.女主原型取材于<百年孤独>雷梅黛丝。5.偏文艺文笔,耐心入坑,不喜勿喷,欢迎温柔指点【扮猪吃老虎??追妻火葬场??死鸭子式男主】爱,让每一个被爱的人无可豁免地也要去爱。——《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曦城泪 ·婚恋 ·完结 ·66.6万字
9.4分
有婚可乘
有婚可乘
【新书《夫人是个小撩精》正式开始连载了,有兴趣的小可爱可以戳戳头像查看哦!】【甜宠文+影视圈偏执大佬X随性团宠小千金】众所周知,洛城傅家三少清隽矜贵,傲慢且偏执,却不知,他处心积虑,步步为营,只为得到那个被他侄子退过婚的南家小女儿南烟。南烟也没想到,自己一条腿都已经迈进婚姻的坟墓里了,又被人生生的拽了出来,而那个人正是她前未婚夫的——小叔叔傅璟珩她正庆幸自己从火坑中跳出来时,却突遭他强势表白:“要不要嫁给我!”她避之不及:“小叔叔,强扭的瓜它不甜。”“甜不甜扭下来吃了就知道了。”“要是苦的,扭下来多可惜,你再让它在藤上挂着长长?”后来,某人直接把那根藤一块给扯回家了,还振振有词:“换个地方有助于生长。”*再后来,她前未婚夫迷途知返,前来求和,南烟一边鄙夷一边想着如何拒绝时,那道薄凉中透着凌厉口吻的声线从身后飘来:“你堂婶不吃回头草。”
槿郗 ·都市 ·完结 ·91.9万字
9.4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