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494章)
本文又名《我在江湖做美食家》 在家备受宠爱的娇娇女出门历练了。 家人们不舍:糖糖,江湖险恶,别去了吧。 家人们不放心,送上各式各样居家旅行必备护身法宝、江湖经验。 出门后,发现江湖也没那么难。 路遇大哥哥宠着, 更有小妹妹惯着, 还有少侠公子女侠美女们罩着, 历练是假,吃才是真的! 明明是武功高强小魔女,偏偏被宠成了小娇娇。 称霸武林没意思,做个吃不胖的美食家更有成就感~ 小剧场: 某男:淫贼,休跑! 某女:小贼,哪里逃? 偷来偷去的,其实是偷心了吧?! 注:作者颜控,本文延续舒爽甜宠风。
版权:潇湘书院

第1章 炉焙鸡

对吃货而言,这世间唯有美食不可辜负。可身为跳水运动员,为了保持形体,黎洛棠只能看着那些美食流口水,不敢放纵的多吃一口。

明天和意外不知道哪个会先来,黎洛棠没想到一觉睡醒,就变换了时空、变换了地方、变换了身份;黎洛棠懵了三天,就坦然接受了,当然她不接受也改变不了她成婴儿这个事实。

可以放肆的吃东西了!对美食报以最纯真热情的黎洛棠,在这世父母的溺爱下,无忧无虑的长到十四岁后,决定出门去觅食,啊不,是江湖历练。

三月的阳光,晒在身上暖洋洋的,官道旁的小店十分的简陋,几间泥坯房前搭着宽敞的茅草凉棚,时近晌午,草棚里坐着不少客人。

黎洛棠翻身下马,把马系在草棚外的大树上,大步走了进去。

走进入凉棚,黎洛棠发现,这个简陋的草棚里居然坐着不少衣着华丽的公子哥儿。

不过现在是饭点,经过此处的路人,在这小店用餐很正常,毕竟此地离城还有二十多里路,不填饱肚子,要怎么赶路?

黎洛棠随便找了张空桌坐下,屈指敲敲桌面,唤道:“伙计,上茶。”

“来了。”一个穿着灰色短褐的十七八岁少年提着茶壶跑了过来,一边麻利的倒茶,一边问道:“公子用不用餐?”为了行走江湖方便,黎洛棠是男装打扮。

“用餐,要两个馒头、一碟小菜、一碗蛋汤,行了,就这样吧。”黎洛棠觉得这种路边小店不会有什么美味,打算随便吃点,填饱肚子,等进了城再去酒楼大快朵颐,享用一下《易牙遗意》里的炉焙鸡。

伙计还没把馒头和菜、汤送上来,黎洛棠突然闻到了一阵诱人的香味,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端着一个大木盘,盘里放着一个大碗,香味就是从碗里散发出来的。

不知道是什么好吃的?

没想到这路边的小店,也能煮出这种诱人食欲的菜,黎洛棠咽咽口水,眼巴巴看着妇人将碗放在了前面那张桌上。

接着就听一个公子对另一个公子说道:“我跟你说,本地人都知道想吃最正宗的炉焙鸡,就得来这家店。城里那几家店的味道,还是差一点。”

黎洛棠听得两眼放光,敢情这小店的炉焙鸡更正宗啊!

既然已经在店里了,那必须得尝一尝,错过美食,是一种罪过。

“伙计,伙计。”黎洛棠喊道。

“来了,来了。”伙计又是一路小跑过来,“公子还有什么吩咐?”

“馒头、小菜和汤不要了,要炉焙鸡和米饭。”黎洛棠笑盈盈地道。

“行,公子请稍等,马上送来。”伙计好脾气地道。

炉焙鸡是小店的招牌菜,来这里吃饭的客人十之八九都会点。厨房里准备充足,黎洛棠要换菜,一点问题都没有。

一刻钟后,黎洛棠吃到了她心心念念的炉焙鸡。

灰白色的粗瓷大碗里装着散发着浓郁香味的母鸡,炉焙鸡是用米酒和醋炒出来的,整个烹饪过程都是无水的。米酒让鸡肉有了香甜的滋味,醋的加入则是画龙点睛,微微的酸激发出鸡肉本身的鲜味。

黎洛棠夹了一块鸡肉放进嘴,这口感……

软嫩细滑,没有了一丝油腻,酸酸甜甜的味道妙不可言,真可谓齿颊留香,极致的美味!

就在黎洛棠享用美食时,从外面走进来了四个江湖中人。

之所以知道他们是江湖中人,是因为他们都身着劲装,目露精光,和平民百姓最大的区别就是他们随身携带着兵器。

黎洛棠虽出身武林世家,亦自诩为江湖侠女,但她比较爱装逼,啊呸,为人比较低调,不想引人注目,穿得是直缀淡绿色绣银叶的绸缎袍,惯用的兵器软鞭也伪装成马鞭的样子。

伙计提壶来斟茶,“四位大侠,要吃点什么?”

态度瞧着要比面对其他客人要殷勤和热情的多,毕竟是刀口舔血的江湖中人,还是挺让人畏惧的。

“来三斤猪脸子肉、半斤炸小鱼干、两碟兰花豆、一盘豆干,酒来,哎呀,一会还有事要办,我们少喝点,来五斤烧刀子。”江湖人士都是大口吃肉、大碗喝酒。

黎洛棠嘴角微抽,五斤还叫少喝点?那多喝点的话是几斤?

四人坐在黎洛棠的邻桌,高谈阔论,说得都是江湖事,铸器山庄新铸出一柄削铁如泥的宝剑,铸器山庄要开鉴宝大会。

宝剑啊!

黎洛棠最擅长的兵器有两种,鞭和剑,听到有宝剑面世,啃着鸡腿的黎洛棠不由心动,正考虑是不是拐去铸器山庄参加一下鉴宝大会。

就听江湖客之一道:“这里离铸器山庄不远,不如我们去看看那柄绝世宝剑,长长见识。”

“你以为想看就能看得到?得有铸器山庄发的请柬才行,要不然,连门都进不去。”另一个江湖客哂笑道。

不能近距离欣赏宝剑,黎洛棠并不觉得遗憾,她对宝剑的喜好远不及对美食。

江湖客们的话题已换,“六扇门发下海捕文书,要捉拿一个叫桑才的采花贼。”

“这个桑才色胆包天,他潜入梁王府,奸杀了两个婢女。”

“我听说,奸杀的不是婢女,是小郡主。”一个江湖客压低声音不想让其他人听到,可黎洛棠是习武之人,五感灵敏,她听得很清楚。

“犯下这等大案,六扇门的高手,这一次肯定全部出动抓他。”

“像这种败类,人人得而诛之。”

黎洛棠微微颔首,江湖中最让人憎恶的不是江洋大盗,而是采花贼,若是让她遇上,她定阉了他。

就在黎洛棠津津有味的吃着炉焙鸡,听着江湖客们讲江湖事时,外面突然传来马叫声,一听这声音就不对劲,有人偷马!

“偷马贼休走。”黎洛棠飞掠而出。

“飞燕穿云。”有一个江湖客认出了黎洛棠所使的轻功。

“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黎家的人,走,我们也出去看看。”江湖客之一的说道。

黎洛棠站在草棚外,吹了一个响哨,跑出去了一段路的马儿驮着偷马贼转而往回跑,那偷马贼使劲勒马绳,想要控制住马儿,然而黎洛棠没有给他机会。

黎洛棠一抬手,绑在手臂里的袖箭射出三根短箭,朝着偷马贼的面门射去。

马上空间有限,若想不中箭,偷马贼必须弃马。就在箭射出的同时,黎洛棠也飞身跃起,挥出手中长鞭,鞭影重重,似银蛇飞舞,又似花儿朵朵开,令人眼光撩乱。

“万家的落英鞭法,嗬,这小子好生厉害,居然身兼两家绝技,那小贼眼盲,这回遇上硬点子了。”先前认出黎洛棠所使轻功的江湖客道。

偷马贼现在也是后悔不已,他一直在草棚旁边盯着,见黎洛棠只有一个人,长得细皮嫩肉的,以为是一个面瓜儿;又见那匹马威武雄壮,能买个好价格,才会出手偷马。却不想黎洛棠是习武之人,而且一出手就是狠招,他这回栽了。

偷马贼翻身下马,躲过了袖箭,可是却被黎洛棠的长鞭缠住了脖颈;黎洛棠用力一拉,偷马贼被她拖倒在地。

偷马贼还挺识时务,立刻求饶,“少侠饶命,小的眼盲,冒犯了少侠,小的该死,可小的家上有八旬老母,下有……”

“闭嘴,那些谎话不要说了。”黎洛棠拉了一下鞭子,鞭子勒紧,偷马贼顿时呼吸困难,脸胀得通红,他双手拉着鞭子,想要扯松一点,然而扯了一会,一点用也没有。

黎洛棠看他两眼翻白,一副要断气的模样,这才松开一点鞭子,让他缓过来,“你胆子不小,敢偷我的马,你自己说,我该怎么罚你?”

“少侠,小的知错,少侠,这俗话说得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小的以后定痛改前非……”偷马贼鼓着三寸不烂之舌,努力说服黎洛棠放过自己。

“你还挺能说善道的。”黎洛棠讥笑,“可是犯了错,就必须得惩戒。否则,又如何震慑宵小之辈?我断你一手一足,你服是不服?”

“少侠,你的马,小的又……又没偷走。”偷马贼满脸委屈地辩称道。

“要是偷走了,被我抓到,那就是打断你双手双足。”黎洛棠微眯着眼,冷冷地道。

黎洛棠虽是初入江湖,可是出门之前,被家里人灌了满脑子的江湖经。再者黎洛棠本就是那种嫉恶如仇的性子,对这种为非作歹之人,打定主意不轻饶,一定要给足他教训。

偷马贼打了个哆嗦,这个长得比女人还美的少侠,咋就这么凶残呢?“少侠饶命,少侠饶……啊!”偷马贼惨叫,黎洛棠出手点了他左手臂上的穴位,接着是右腿。

“断筋错骨手。”江湖客又喊出黎洛棠所使武功的名字,看向黎洛棠的眼神里充满了忌惮。

黎洛棠扫了眼那个江湖客,这什么人啊?居然掀她的底,算了,路人而已,不必理会,翻身上了马,掏出一块碎银子,抛给伙计,“饭钱。”

“公子,您给得太多了。”伙计掂量了一下,喊道。

“多的就算打赏,炉焙鸡的味道不错,我还会再来的。”黎洛棠骑马扬长而去。

“谢谢公子打赏。”伙计笑得合不拢嘴。

作者还写过
贵嫁:继妃今日又在求和离
免费
贵嫁:继妃今日又在求和离
京里流传一句话,嫁人当嫁晋王爷。一道懿旨,她嫁了。王府里,上有势利眼太妃,中有居心叵测的大嫂,下有争风吃醋的妾室。这福窝,谁爱呆,谁呆。王爷,能和离不?和离不成,小女子撸起衣袖,怼大嫂,贬妾室,搅浑王府这潭水。朝堂之上,晋王爷据理力争,劝君王,斥弄臣,肃清朝纲全为民。忽有一天,传来消息,王爷造反成功了!“王府地方太小,不够你搅合的,硕大的后宫,足够你施展。”本文穿越架空,与真实历史无关。作者偏喜甜宠,偏好虐文的朋友请慎入。
夜纤雪 ·架空 ·连载 ·11.7万字
9.9分
吾家娇女
吾家娇女
穿越了,穿到名门望族、清贵之家。祖父祖母慈祥可亲,爹疼娘爱哥哥宠,一家子把她视若珍宝,捧在手心怕摔,含在嘴里怕化,生活优厚,无忧无虑,日子顺心。可是早产、体弱、恐子嗣艰难。晏家千宠万娇的姑娘,嫁不出去,这可怎么办?祖母说:“嫁回我娘家去,我有七个侄孙。”母亲说:“嫁回我娘家去,我有七个侄子。”太子妃说:“我家老三愿娶。”对储君位虎视眈眈的楚王说:“世子愿娶。”怀恩公夫人说:“我家小五与令媛十分匹配。”保清侯夫人说:“小儿愿娶令媛为妻。”大长公主一挥手,“都一边去,这是我的孙媳妇,”这么多人求娶,嫁给谁?某人一声轻咳。某女立刻怂了,“就嫁给你吧!”“嫁给我,难道还辱没了你?”“不辱没,是我高攀了。”握住她的小手,某男笑得天光失色,“没有高攀,我们是天生一对。”
夜纤雪 ·架空 ·完结 ·130万字
9.4分
同类热门书
东篱把酒黄昏后
东篱把酒黄昏后
赵东篱:“娘子,大哥那又有个棘手案子,他们束手无策,想请你去看看…”姜久盈捏起个葡萄,兴趣缺缺:“我乏了。”赵东篱狗腿地接过葡萄剥皮:“大哥说,新运来的东海黄鱼,阳澄湖大闸蟹,已经送到咱们小厨房了。通州的温泉庄子,也收拾出来了。”姜久盈:“哦,那咱们到庄子上泡泡温泉,住几天。顺路去大哥那看看。”赵东篱屁颠屁颠为爱妻准备出行车马,想想刚送到自己屋里的汝窑天青釉葵花笔洗,心里默默给大哥点了根蜡……
星星的泡沫 ·架空 ·连载 ·37.2万字
盛嫁之田园贵夫
盛嫁之田园贵夫
西康郡王府唯一的小娇花庄喜乐是全府上下的心头宝。那是尽情的夸,任性的宠,天上地下无所不依。要练兵要养虎,要酿酒要种田,只要庄喜乐想的便任由她折腾。谁让西康郡王府权势通天,万事兜得住!在西南折腾的腻味了,庄喜乐小手一挥浩浩荡荡挥师北上。一朝入京却搅乱风云,闹的接她上京的太后悔不当初。权势的交迭她依然受宠依旧。这时,京都大名鼎鼎的废柴农夫世子扬起脸:不知道县主觉得君某如何?庄喜乐瞧他风华绝代眉眼如画,满意的点头:准了!【团宠全能娇女】VS【美貌奸商世子】---且看他们如何搅弄风云。
冬月间 ·宅斗 ·完结 ·222万字
9.4分
锦冠天下
锦冠天下
沈家少爷生得俊美,乔云然觉得他太过花枝招展。乔沈两家联姻,乔云然欣喜旁观姐妹们的表演,她从来不曾想过,那姻缘会落在她的头上。
玲珑秀 ·架空 ·完结 ·195万字
9.1分
吾家娇女
吾家娇女
穿越了,穿到名门望族、清贵之家。祖父祖母慈祥可亲,爹疼娘爱哥哥宠,一家子把她视若珍宝,捧在手心怕摔,含在嘴里怕化,生活优厚,无忧无虑,日子顺心。可是早产、体弱、恐子嗣艰难。晏家千宠万娇的姑娘,嫁不出去,这可怎么办?祖母说:“嫁回我娘家去,我有七个侄孙。”母亲说:“嫁回我娘家去,我有七个侄子。”太子妃说:“我家老三愿娶。”对储君位虎视眈眈的楚王说:“世子愿娶。”怀恩公夫人说:“我家小五与令媛十分匹配。”保清侯夫人说:“小儿愿娶令媛为妻。”大长公主一挥手,“都一边去,这是我的孙媳妇,”这么多人求娶,嫁给谁?某人一声轻咳。某女立刻怂了,“就嫁给你吧!”“嫁给我,难道还辱没了你?”“不辱没,是我高攀了。”握住她的小手,某男笑得天光失色,“没有高攀,我们是天生一对。”
夜纤雪 ·架空 ·完结 ·130万字
9.4分
丞相女儿要出嫁
丞相女儿要出嫁
淳于丞相君子如玉,温文尔雅,上受皇上器重,下受百官爱戴,日子过的也算舒心,可是,自家女儿眼看着已经到了嫁人的年纪了,却死活也嫁不出去,唉……愁啊……新书《重生之傅嘉归来》已上线~请多多支持哦!
梧桐半丁香 ·宅斗 ·完结 ·117万字
9.8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