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441章)
沈南柒穿书了,穿成了某烂尾小说里的恶毒女配,想做个安安分分的咸鱼,不惹世俗,满城烟火惊鸿一瞥,她觅得良人。 于千万人中,于俗世纷繁中,他们不羡鸳鸯不羡仙。 共赴佳期的第二年,暮夜城里的海棠花开了一整个春天,游人如织,络绎不绝。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我乃惊鸿郡主,沈南柒

南安国。

暮夜城里,电闪雷鸣,狂风大作。已是暮春时节,可街道上却满是绿叶,山雨欲来风满楼。

乌压压的人群围堵在城门口,就为了一睹那沈家的惊鸿郡主。

这惊鸿郡主可是个大人物,长得那是美若天仙,容色绝佳。虽然这惊鸿郡主在暮夜城的名声不好,根骨不佳,修为很差,不学无术。

但这些都不妨碍人们凑热闹,一睹这惊鸿盛世颜。

毕竟看热闹这种事情,向来都不缺人。

“这惊鸿郡主啊,不学无术的人,哪里配得上恒王?”

“这不是还没定下来吗?不是说恒王殿下对第一才女林苑苑情根深种吗?”

“这皇家的事谁说的准呢?沈家功高震主,惊鸿郡主备受皇家恩宠,这赐婚迟早的事。”

“惊鸿郡主不是被青山学院给逐下山了吗?”

“那不是委屈了恒王殿下吗?”

“癞蛤蟆配不上白天鹅的。”

……

大街上闹哄哄的,都在准备一睹惊鸿郡主的芳容。

七碗斋。

“师兄,你一个堂堂魔君,也要跑这儿来看那惊鸿郡主,你可真是情根深种啊。”白行离看着师兄那副鬼迷心窍的样子,真是无可救药了。

“小丫头,向来都不会从城门进来的。”云圻想起小丫头那副表面上很是乖巧的样子,嘴角微微上扬。

他从前不相信一见钟情,可是现在他深信不疑。

四年前的惊鸿一面,或许他真的情根深种。

也或许是早就命中注定。

“那你还不快点下手,我可听说这南安皇要把嫂子许给恒王那小子,万一木已成舟,某人后悔去吧。”白行离早就知道这个消息,暮夜城传得沸沸扬扬。

暮夜城里什么消息都传得非常快。

再加上一些人的恶意编排,自然就闹得沸沸扬扬。

“我自有定夺。”云圻端起一杯茶,举手投足之间满是骄矜。

“我突然觉得这惊鸿郡主回暮夜城,里面有你的一笔功劳。”白行离看着某人,恍然大悟。

原来某人早就盘算好了。

某人作为国师,自然玩弄朝堂政权。

怪不得,看来这门亲事也废了。

二人正在畅谈,准确地说,是白行离在那里说,云圻在喝茶。

窗外传来了很大的动静,很是热闹的样子。

白行离还听到了各种尖叫声。

混在一起,就好像发生了什么杀人纵火的事情。

白行离趴在靠窗的软榻上,看着大街上的人来人往。他虽然喜欢看热闹,但是今日的热闹有点不一般。

嫂子有这么大的震慑力吗?看来还是他小看嫂子了。

大街上似乎突然开始狂躁起来,人声鼎沸,很是热闹。

可白行离的耳力时而极好,能听到一阵一阵的声音,就好像顷刻之间万马千军席卷而来,就好像猛虎下山。

不对,更像是那种敌军进城的样子。

于是白行离够着脑袋往下看。

差点摔了下去,白行离稳住身子,暗道一声好险。

渐渐看到散开的人群,很是整齐。

原来是一位将军的铁骑进城,可埋汰了他自己没见过世面,白行离绕有兴致地向下观望。

最前面的,是一匹玄战马,上面正襟危坐着一个蓝衣男子,玉面潇洒,狂妄不羁的模样。

侧着脑袋,看着两侧打扮得极为艳丽的女子。

这人倒是有点架子啊。

不过看起来倒没有将军气质,像极了一个玉面书生。

而跟在他身后的则是大批大批的军队,原来这便是这股子躁动的由来了。

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想来大抵如此。

看起来倒是气势非凡,威武之师。

但是谁也不能把这样的一群士兵和带头的将军联系在一起。

一个玉面潇洒,龙章凤姿的人,怎么带得出这样一支铁骑之师?

更确切地说,是嫉妒少年英才,仅一个少年将军便有如此气势,着实令人艳羡。

“师兄,这位将军倒是有点意思,好像在哪里见过。”

白行离正在看着这人,没想起来这是谁。然后又看到了锦旗上的字,一切明了。

锦旗上是张扬舞爪的“慕容”二字,苍劲有力,洋洋洒洒,红色的大字尽显气势。就好像是一朵开得正艳,正在花枝招展的大红花。

原来,这是那位慕容小将的军队。

在九圻大陆上还是十分出名的,毕竟其统帅玉面潇洒,布局有序,可是一个战无不胜的常胜将军。

因此得到了其他国家的赏识。

周围百姓们纷纷夸赞。

“慕容将军真是年少有为,英雄气概。”

“我们南安国复兴有望了啊。”

“我要找父亲提亲,嫁给他。”

“我也要,我做大房,你做二房。”

……

“师兄,这位慕容将军好像是嫂子的表兄弟呢。”白行离想了一下之前整理过的暮夜城人物关系图。怪不得觉得熟悉,原是自己见过画像。

“慕容瑾,这是小丫头的表哥。”

云圻低敛着明眸,只是打量了一眼,没有他家小丫头生得好看。

“那个小女孩还站在道路中央呢。”白行离兀自感叹了一句,但这也只是不相关的人。

世上人人有难,倒也不必人人都救。

街道上,有一个四五岁左右的小女孩站在那里,背对着这些战马,她正在吃糖葫芦。

甜甜的糖葫芦,可好吃了。

小女孩沉溺于其中,咬了一口,酸酸甜甜的。

可转身的时候,却看到离她越来越近的马蹄,乌压压的,好像自己之前看过的一群蝙蝠。

再次向前看去,原来是一群人啊。

好多的人啊,好整齐。

小女孩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还舔了一口自己手上的糖葫芦。忽然,她手上的糖葫芦也掉在了地上,她伸手去捡。

不远处,她的母亲原本正四处问询着周围的人,是否见过一个怎样怎样的小女孩,但始终无果。

于是透过人群四处张望。

乌压压的人群,阻挡了她向前望去。

最后却看到自己的女儿站在长街上,以及身后快要靠近的一队铁骑。

那妇人顿时大惊失色,满是担忧地朝孩子跑去,可是,她只是个普通人,不会半点修仙术法。

哪里能够救得了自己的女儿,她的速度简直就是自取其辱,明摆着就是不自量力。

可是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儿死于将军铁骑之下。两难之下,为了她的女儿,她只能卖力地奔跑着,祈求上天保佑孩子平安。

如果她的小女儿平安的话,她一定会去还愿,烧香拜佛的。

还会给寺庙里奉上很多很多的香火钱。

端坐于马上的慕容瑾,本来是身姿肆意地看着周围。周围的女子投过来的香囊,被他小心翼翼地避开。

好一阵子没有回暮夜城了,似乎热闹了许多。怎么暮夜城的姑娘家似乎胆子大了很多,自己的名声竟然这么大的吗?

慕容瑾暗自笑了笑。

收了收那稍显得意的眼神,这才从周围看向前方,顿时收住笑容,双眸骤然变冷。

怎么回事?道路中央怎么会有个小女孩?这个小女孩是从哪里跑出来的,慕容瑾颇为错愕。

这是谁放过来的?

这是谁想要借机害他?

但他还是下意识地反应过来,试图紧紧地勒住缰绳,想要控制马的方向。

可是身经百战的战马嘶鸣,而且是在这种长街上,往往很难控制。他勒不住缰绳,只能看着自己的马一直向前,然后马蹄扬起。

众人闭紧双眼,不忍心看这样一个小女孩死于铁骑之下。委实是过于可怜了些。

他们也无能为力。

骤然间。

就在马蹄即将踏下去。

那一刻——

一个通身白色的雪貂跑了过来,布下了小的结界,硬生生地让马转移了方向。

慕容瑾紧紧地勒住缰绳,向一旁拽着,这个小女孩没事就好。

堪堪稳住了方向,不至于摔在地上。

结界一破。

满脸焦灼之态的妇人赶了过来,双腿瘫软着,跪在地上。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孩子,脸上全是大颗大颗的泪水,应了那句“泪如雨下”,这是劫后余生的喜悦。

“这不是破云貂吗?这可是四级灵兽啊。”人群有认识的人一看到这雪貂,顿时吃惊。

“它是我的了。”

一个老头冲了出来,想要抱住这只雪貂。

“谁敢动我的东西?”一道声音不大也不小,从天上来,好似天外之物。

声音里透着一股英气,以及一丝莫名的不悦。

“谁?”老头手一顿,雪貂从它的手中跑了出去,静静地看着天上。

转瞬,见这老头又想捉它,雪貂向上一跃,四处游荡,最终跳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这个怀里真舒服,和前主人的怀抱好像。雪貂紧闭着双眼,开始撒泼打滚。

“我乃惊鸿郡主,沈南柒。”

一阵带有傲气的声音从上空传来。

沈南柒站在屋顶上,并没有往下看。

显得有一丝高傲的样子。

其实沈南柒倒也不是高傲,就是有点恐高,怕她站不稳,然后摔下去这可就出名了。

所有人的目光如同万箭齐发般射向天空,只看到一袭白衣腾空而来,稳稳落在了屋檐。

“师兄,快看,是嫂子啊。”白行离激动得差点翻了下去,还好他稳住了身子。

白行离拍拍胸脯,好险好险。

吓死他了。

云圻的眼睛亮了亮。

众人只见,一道惊鸿白影落在黛瓦屋顶上。

白衣翩翩,眸若秋水,看起来温和可亲,可又有一股清冷之气。

好似出水芙蓉雪中莲,风华绝代倾世颜。

众人看着这个女子。

“这真的是惊鸿郡主,好美啊。”

人群里的人纷纷附和,这惊鸿郡主虽然不学无术,可这容貌真是天上地下少有。

“多谢郡主救命之恩,多谢郡主救命之恩。”那位妇人拉着孩子,准备跪下来。

沈南柒见这情况,她早已不能置身事外了。

沈南柒不好意思使用灵力制止住妇人的行为,只好从屋顶上飞身而下。

扶住妇人,不让她跪下来。

“不必多礼。”看着小女孩脸上还带着惶恐不安。

沈南柒弯下了腰,看着小女孩,从空间里拿出了她自制的糖果。

“别哭了,姐姐给你糖吃。”

看着小女孩收住了泪水,接过了糖果,沈南柒用衣袖抹了抹她脸上的泪水,以及一点鼻涕。

好可爱的小女孩。

就是这眼泪有些多余了。

“这使不得啊,惊鸿郡主。”妇人从小女孩手里把糖果扯了过来,推搡着还给郡主。

她何德何能,能让郡主如此帮忙?保住了一条贱命,便已是万幸。

“不打紧的,您让她拿着吧。”沈南柒不自觉地放轻了声音,实在不能吓着这样可爱的小女孩。

妇人又弓着腰,再三感谢,紧紧地抱着小女孩走了。

“四年不见,慕容将军好大的威风啊,当街纵马,险些伤人。”

沈南柒提高了语气,不怒自威。

同类热门书
女配觉醒后,无情道仙君火葬场了
女配觉醒后,无情道仙君火葬场了
近香移是天界的小小花仙,经数百年修炼才成为天界芳菲殿殿主,掌管三界草木精怪。一次偶然的意外,她意识觉醒,发现自己是他人口中神仙爱情故事里的配角,活不到三章的那种。而那个传说中神仙爱情故事的男主角,就是她苦苦追求了一百年的俊美无俦的仙君。仙君修无情道,却甘愿为了自己的宝贝徒弟入魔,还要抽了近香移的树根,碾碎近香移的花瓣,再将满枝的树叶捣碎做成药丸,送给宝贝徒弟提高修为。觉醒后的近香移看到仙君就瑟瑟发抖,掉了一地花瓣。她怕死,决定再也不要喜欢无情仙君。为了活得更长久,近香移决定远离两位主角,甚至不惜潜入魔窟除魔卫道。她以为只要离仙君足够远,仙君就看不到她,不会追着要她的命了。但在魔窟一夜,仙君抓着她的手腕,双目赤红地问:你为什么不看我了?近香移:?近香移:因为我不配?
晓钟未半 ·仙缘 ·连载 ·28.7万字
穿书后,男主成了我腿部挂件
穿书后,男主成了我腿部挂件
云璃穿成了书中男主的反派未婚妻。原主身份高贵、天资非凡,将与废物男主的婚约视为耻辱,退婚当日连番羞辱男主,之后更是处处针对打压男主,无限作死,最终落了个不得好死的凄惨下场。穿过来时,原主正一脚将带着婚约上门求助的男主踢了个半死,还出言羞辱嘲讽,“就你这样的废物?也好意思继续活在世上?!”躺在地上咳血的少年脸色惨白,眼中戾气恒生,恨意汹涌。云璃打了个哆嗦,求生欲爆炸,演技直线飙升,双眼通红,愤怒狂吼,“你若早点来找我!哪会落得这般下场?!”男主:?云璃上辈子没活够,这辈子惜命得很,为了男主饶她狗命,时时刻刻保持着又疯又偏执的深情人设。为他上刀山下火海,为他灭仇敌夺机缘,敢只身闯魔域,敢执剑斩天门。再回首,竟已登临绝巅,俯瞰众生。
炸火花 ·修仙 ·连载 ·39.2万字
8.0分
一路渡仙
一路渡仙
一朝穿越,纵是迷雾重重,云梨乐观地想,至少她是人这件事是确定的,不想某天发现,这件事好像也确定不了......且看她如何拨云散雾,重回九重星阙!……南觅:仙鬼殊途,你生于九重星阙,他归于九幽冥府,你们之间不会有结果,何必强求。云梨:无妨,我渡他成仙。
离离白草 ·仙缘 ·连载 ·159万字
9.9分
被迫成为尊上白月光后
被迫成为尊上白月光后
容欢穿书了,穿到了她最近正在看的一本不走心的仙侠言情文中。成了书里面因爱生恨把前期没发育起来的男主虐的死去活来的黑化反派夜阑天雪的身上……她还没来得及抖,又接到了三个任务。容欢突然有了种古怪的感觉。穿过来后她顺利按照剧情在一场选举里把男主留下,然后明里暗里使劲儿砸钱培养,时不时在男主面前刷刷好感,想着日后求罩着。她一心想搞事业,搞完事业拿着奖励平安回去,却不曾想,她一路扶持起来的男主最后只想要她……容欢:……额,任务偏离轨道了怎么破,在线等,好捉急。
璃知夏 ·仙缘 ·完结 ·74.5万字
9.7分
暴君的小皇后她超甜的
暴君的小皇后她超甜的
新书“长公主的驸马爷他又偏执了”求收藏团宠+穿书+宠文穿越到自己刚看完的暴君文里,成了可爱又软萌的炮灰小皇后。云卿卿的要求也不高,活下去就好。于是她开始了讨好年幼暴君的求生生活。却不想,这一活就活到了长成婷婷少女的时候。看着那些盯着他皇后的人,南苍黎气结。看着把自己堵在床脚的大型版本暴君,云卿卿轻咬小手绢。“相公,你要杀了我吗?”“不,我是想送你一条生命。”云卿卿兴奋的抬起头!几个月后,“恭喜娘娘,贺喜娘娘,您这是喜脉!”云卿卿愤怒的甩掉手绢。
箐珏 ·仙缘 ·完结 ·87.5万字
8.8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