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20章)
你和死人做过邻居吗? 你读过悬起来的故事吗? 你被吓到了吗? 点开它,读下去,悬之又悬! 书友群:598117553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照片里的人

春城今年遭遇了罕见的极低气温,零下三十五度。这对于相对耐寒的北方人来说,也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鹅毛雪飘了一个多月,过膝的大雪给居民出行带来了很大困扰。许多学校停课,公司放假,街道上除了不时而过的清雪车外,人流稀少。

但即便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陈晨依然每天都要上夜班,他在丰尧镇的一家雪糕厂工作,车间二十四小时生产,他需要看着自动化的机器,防止宕机,偶尔按按电钮。

公司其实是提供员工宿舍的,但那里阴冷潮湿,供热不好,很多人都选择通勤。陈晨住在菜市南街,是通勤大军中家住最远的一个,要坐夜里十点的末班车。

今天,他裹着厚重的羽绒服已经在站牌下等了半个多小时,双脚都冻的发麻,仍然不见公交车来。

陈晨焦躁的往手心里哈了口气,已经十点十五了,通常这班车总会丝毫不差,今晚的情况十分少见,料想也许跟大雪天气有关。

又过十五分钟,末班车才终于出现,但和以往不同,车子没有开灯,整个黑糊糊的,在这条幽暗的老街上晃晃悠悠,像个迟暮的老人一样。

这个时间坐末班车的人本就不多,又逢大雪,此时车上只有他一个乘客。

“师傅,咋没开灯?”跳上车子,陈晨见车厢里黑着,一边投币一边问了句。

司机师傅端坐在驾驶室,穿着一件灰色的工作服,低着头躲在阴影里,没有应声,只是怔怔的把车门关了。

平时车里开着空调还挺暖和,不知道是不是出了故障,今天车厢里连暖气也没有开。

陈晨再次裹紧了衣服,找个后排的位置坐下来。

没行多远便是甄家桥站,上来两个穿着军绿大衣的人,这俩人一高一矮,都带着棉帽子,扎着围脖,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连眼睛都看不到。

二人行动迟缓木讷,彼此也没有交流,上车后在中排位置各自坐下。

这几站是老街区,这个时间经常坐这班车的就那么几个人,陈晨一般都认识,这两个人倒是头一次见到,陈晨好奇的歪着脖子瞅了瞅。见他们坐在那里就跟个木头桩子一样一动不动。

陈晨收回目光,往车玻璃上哈了一口气,想擦掉上面结的雪霜往外头看看,没想到这霜竟然如此结实,无论他怎样擦刮都无法弄掉半点。

鼓弄了半天,冷不丁的从他身后冒出来一句话,“别擦了,天气这么冷,霜结的太厚了。”

这一嗓子可把陈晨吓了一跳,抖个哆嗦回头去看,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个穿着黑色皮夹克的大叔。

虽然车里暗淡无光,但依旧能看出这人脸盘轮廓大气,五官周正。

陈晨疑惑的往车前瞟了一眼,刚才停车,只看见那两个穿着军大衣的上来,完全不记得还有他这么个人。

“不好意思,是不是吓到你了?”那人说话的时候脸上堆着笑,像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

“没事,车里太暗了,没注意到你什么时候坐过来的。”

大叔裹了裹衣服,“兄弟你到哪啊?”

“雪糕厂!”

一听雪糕厂,大叔眼瞳中闪过一丝激动。

“哎呦,我以前在那干过!”说着伸出手来,要跟陈晨握手。

可能是天气的缘故,这人的手又硬又冷,像是一块刚从雪地里捡起来的铁疙瘩。

“挺巧的,我工作不久,是去年19年才来的,你呢?”

大叔“哦”了一声,“我是零几年那批的老员工了,当时在车间,你干啥的?”

“我是设备运维部的!”

“设备运维?”大叔疑惑的重复一遍。

“就是修机器的,没故障的时候,就按个电钮!”

“哎呦,那你这工作轻松啊,不像我那个时候,在车间流水线天天还得穿个靴子泡在水里,又凉又危险....”

说着,大叔好像回忆起了什么,声音越来越小。沉吟半晌才继续说:

“我还记得那个时候,车间里有个姓周的同事呢,他媳妇儿天天跟他闹离婚,流水线工作的时候心不在焉,把整只右手都绞尽传送带里去了....”

陈晨听了这话,脑海里顿时有了画面,不禁皱起眉头。

“年纪应该不大吧,以后可怎么生活呀!”

大叔看了陈晨一眼,无奈的摇头苦笑:

“还生活什么呀,当时那看机器的人也不在,小周胳膊伸进去之后机器没能及时停下来,最后整个人都卷闸道里去喽!”

他娓娓道来,虽然是在讲别人的故事,但陈晨听上去,能明显的感觉到这个大叔复杂的情绪变化。

陈晨觉得有些压抑,也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长长的呼了口气。

“当时我就在旁边呢,人进去了,拽也拽不出来,亲眼看见小周的血浸透了一池子,奶油是白色的,他的血全浮在上面....连骨头都做成雪糕了...”

听到这里,陈晨已经明显感觉到不舒服了,而且现在还是深夜,也不太适合谈论逝者。

他直了直腰,有意转移话题问:

“叔,你怎么这么晚了还出门啊?”

大叔也迅速从悲伤的情绪中摆脱出来,恢复了刚才的笑脸:

“因为我就在雪糕厂前边的村子住啊!”

接着,他又开始谈论起了村里的奇闻趣事,陈晨听的有些犯困,抱起胳膊,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礼貌应和着。

就这样聊了一路,终于到达了雪糕厂,前面那两个军大衣的乘客依旧岿然不动的坐着,估计也是去终点站的,陈晨瞥了他们一眼,挥手跟大叔道别之后,便下了车子。

虽然已经夜里十一点多了,但厂里依旧灯火通明,人流攒动。

陈晨去牛骏宿舍换了工作服出来,正巧碰见了同事孙强,这小子没什么文化,却是个拍马屁的好手,平时不显山漏水,但凡领导在场,总能抓住一切表现机会,领导只要一张嘴,他在下面也保准开始捧臭脚,“那对那对,那是那是!”

时间久了,大家都叫他孙那对。

孙那对也是运维部的,跟陈晨一起倒班通勤,彼此住的也不远,陈晨见他推着摩托,冻得眉毛都上了白霜,好奇问:

“这大冷的天,你咋还骑摩托来啊!”

厂房的灯光下,孙那对脸蛋冻的通红,“刺溜”一下往回吸了把鼻涕。

“不骑摩托咋办,还能跑来吗?”

陈晨往上卷了卷袖子,等他把摩托停好,一起往设备间走。

“你咋来的?来这么早呢?”

“坐车啊,这不正常点嘛!”

“坐车?坐啥车?你买车了?”孙那对个子不高,喘着粗气仰头盯着陈晨。

“买什么车,坐8路啊!”

闻言,孙那对朝着肩膀推了他一把,“胡扯,昨晚上大雪封路了,这趟线公交停运了,你坐个屁车!”

“没停,就是多等了一会儿。”

“没停?新闻咋还不准呢,早知道我也坐车来了!”

说着,二人走进设备间,设备间紧挨着流水车间,中间隔着一扇透明的大玻璃,方便随时观察两边情况。

孙那对进了屋子就开始换衣服,陈晨站在窗口,盯着车间里不停运作的传送带,忽然想起了刚才车上跟他攀谈一路的大叔,想起了多年前车间里发生的那件事故,一时愣神了。

“啪”的一声,牛骏手里捧着一个箱子踹开了房门,见陈晨和孙那对都在,从里面掏出两个雪糕来递过去:

“来尝尝,新出的!”

在雪糕厂里工作,见的最多的就是雪糕,内部员工早就吃的反胃。

孙那对把脸一抽,说什么也不接,陈晨和牛骏交好,他是营销部的,每次出新品都会来找陈晨提点意见。

陈晨勉强接过雪糕,咬了一口感觉还不错,应付着:

“挺好吃的!”

“你再尝尝里面,巧克力夹心的!”牛骏浓眉大眼,说话嗓门也高。

陈晨“嗯”了一声又咬了一大口。还没等仔细品味,感觉嘴里有个什么东西硌着,嚼也嚼不烂。

取出来一看,竟然是一张蓝底的小一寸照片!

雪糕厂位置偏僻,规模不大,卫生条件也不太严格,内部员工都是心知肚明的,但吃出照片这档子事儿还是头一次!

陈晨觉得恶心,不禁骂了句娘。厂里人他都熟悉,想看看是哪个缺德的能把自己照片掉进流水线里。

孙那对和牛骏也好信儿凑了过来,待陈晨把照片抻开一看,三人竟然都不认识。

“这他妈谁呀?”孙那对骂了一句,把照片抢了过来。

仔细打量一会儿,牛骏也摇起头。

“厂里应该没这号人,是谁的家属吧?”

陈晨把手里的雪糕扔掉,总觉得不对劲,照片里的人穿着深蓝色的工作服,梳着中分头,棱角分明,看上去有个五六十岁的样子。

这人,好像有点面熟!

他又把照片夺回来,放在灯下照亮去看,越看,越觉得像是今晚和他一起坐车的那个大叔呢?

同类热门书
恶魔公寓
恶魔公寓
一旦被恶魔公寓选中成为住户后,就必须强制完成十次生死任务,任务中必定出现难以理解的诡异现象,一旦无法完成任务就注定堕入幽冥!续写地狱公寓的剧情,但没有看过前作的人看本书也不会有任何影响。
黑色火种 ·悬疑 ·完结 ·219万字
7.9分
噩梦惊袭
噩梦惊袭
睡梦中惊醒,家中出现一扇陌生的门......噩梦世界中,江城把从壮汉那里得来的消息添油加醋得给胖子说了一遍,听得后者差点哭出来,“在这里死掉就会全家倒立流血暴毙?”“是这样的。”“那我看你怎么不太害怕?”胖子瞪大眼睛。江城转过头,用十分正式的口吻说道:“因为我是一个孤儿。”企鹅群:309592377(所有人可申请,有好的建议或者催更,欢迎加群)
温柔劝睡师 ·悬疑 ·连载 ·233万字
8.4分
名侦探修炼手册
名侦探修炼手册
新书《我的魂系末日》,快去看!——————————————请谨记,永远不要去挖掘那些未被解开的谜题。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当时的人们为了将其掩盖,付出了多大的代价。虚假平静的表面之下,大多数的真相都是残酷的......好吧,我说的再明白点。如果有一天,你在下班的路上看到一本书掉在地上,拴住你的好奇心,千万不要去碰它。......很遗憾,最初的周言并没有认识到这一点。所以他将那本书捡了起来。那书有个很别扭的名字———《名侦探修炼手册》至于作者......叫肥瓜。
肥瓜 ·推理 ·完结 ·121万字
8.4分
尖叫回响
尖叫回响
你此时正喝着可乐,百无聊赖地滑动手机,点开了读书app。你终于找到了一本小说,看着屏幕上的文字,感到很有趣。你头上的电风扇呼呼地转,仿佛很快就要掉下来。你或许不会发现身后的柜子,真的动了一下。你放下了手机,不安地回头看了一眼。你终于感到不对劲了。
可投 ·悬疑 ·连载 ·42.8万字
基本演绎法则
基本演绎法则
新书《在星际成为传说》已发。………………这是一个破碎的时代。灰雾笼罩,异端降临。畸形的血肉怪物拼命挣脱机械躯壳,在粘黏的钢铁内嘶吼,在迷乱的霓虹下爬行。……江城在十二月的严寒中醒来,眼前模糊朦胧。滴答水声作响,他被绑在浴缸里,花洒缓慢放水,水面已经淹到了下巴。“距离被淹死还有大概二十分钟。”这片区域每天都会死很多人。江城算了算剩下的时间,安然躺在浴缸里,开始按照流程回忆自己的前半生。……裙:603322391
南朝近卫 ·推理 ·完结 ·165万字
8.7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