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571章)
又名:孤被一群男人退婚以后 皇太女铁慈急于大婚,下诏选秀。 公侯子弟画像挂满一屋。风流病娇,高山白雪,春风十里,又野又甜 群美竞妍,皇太女绝不纠结 一夫一妻不觉少,三宫六院不嫌多。最起码排够一周,撑不住还有西地那非 奈何群美看不上大傀儡生的小傀儡。旨意未下,辞婚书已经雪片般飞来东宫 皇太女荣膺史上被退婚次数最高纪录保持者。 频频被退婚,老公还得有。 皇太女反手开盲盒,一镖扎中最丑的画像。 男人嘛,灯一关都一样。 就他了! 辽东王十八子,小十八美如花 自幼被奇货可居的母亲男扮女装,女装大佬技能点满。却遭了父王厌弃,兄弟排挤 大佬柔弱小可怜,大佬杀人不眨眼 好容易经营得地下事业,向至高王位霍霍磨刀关键时刻一纸圣旨,喜提太女夫。成为小傀儡的小傀儡。 辽东基业,未来王位,眼看都成泡影。 费尽心思摆脱婚约,却被一心攀龙附凤的母妃打包急送太女东宫。 缘,妙不可言。 公子,你那丑画像,万一皇太女瞎了眼依旧看中,怎么办? 万一我和皇太女真有如此佳缘...... 您就顺水推舟咩? ......我就杀了她呗。 双向真香 绣剑击穿万重门,颠倒乾坤作半生,谁逐江山谁举鼎,日月听我教浮沉。 我本世间桀骜人,袖拂殿前怨与恩,山河为卷刀作笔,半阙狂辞问仙神。
版权:潇湘书院

第1章 太女选秀

阳春三月,花好时节。

瑞祥殿前大片大片的白玉兰开得高贵又葳蕤,挤挤簇簇的雪白花叶探出深红镶乌金钉宫门,花瓣肥厚洁润,迎门幽香暗送。

日光下十八颗乌金钉光泽内敛又尊贵,如同它一贯以来的象征意义——在铁氏皇朝,只有皇帝和储君,宫门之上可饰十八乌金钉。

也因为这十八个高贵风骚的钉子,瑞祥殿的主人有个在皇族中悄悄流传的诨号,叫铁十八。

诨号这东西,再怎么藏着掩着,总免不了有人嘚瑟出了界,被那当事人听了一耳朵,当事人却是个心大的,听完咧嘴一笑,说声不错,好听,总好过铁王八。

再来句,既然得了虚名儿,总不能白担着。

大手一挥,从此瑞祥殿从人到物,事事处处,都讲究十八。

幸运数字嘛不是。

比如十八个美婢,十八个俏阉,十八个夜壶配十八个香炉,连宫门上十八个尊贵乌金钉,都挂上十八件装饰,十八个美婢一人挂一个,从香袋到月事带,处处规整,事事和谐。

此刻,铁十八铁慈,撩开月事带,挂正香汗巾,顺手将那平金蹙绣的水红肚兜抹抹平,靴子刚刚伸进宫门一个脚尖,里头便鞭炮似地炸了开来。

“殿下回来啦!”

“殿下逛园子辛苦!金桔香薷饮准备着!”

“殿下快来闻闻,奴今儿换了新香粉!”

唯有一声夹在一片莺声之中,分外粗豪,气壮山河。

“崽——”

铁慈正万花丛中过,处处闻啼莺,听见这一声,眉一挑,脚跟一转,还没转出个半圆,衣襟已经被人拉住。

“崽啊,爹下了朝就过来了,等了你一个时辰又一刻钟,可怜白发生!”

铁慈顺手拔下俩根黑发塞过去,“确实可怜,赔你双份损失。”

铁俨捧着那两根黑发,心疼得手都在抖索,“崽啊,拔头发痛不?要不要来碗鹿茸十全大补汤补补?来人——”

铁慈叹气。

“行了啊老爹,那群老头子又来什么新花样了您就直说呗。”

铁俨腰一直,谄笑一收,将头发一抛,拉了铁慈就往书房去。

铁慈一路穿花过,怀里先后被塞了好几样零嘴儿。她一一笑纳,顺手在那些滑嫩香腻的桃腮粉颊上一一捏过,换得一声声笑嗔。

一进门,一抬头,铁慈“哗”一声,险些以为误入小倌评选大赛。

桌上,床上,墙上,但凡能放东西的地方,现在都挂满了画像,画像里一个个男美人儿,剑眉星目,唇红齿白,芝兰玉树,侧帽风流,沈腰潘鬓,何郎敷粉。

铁慈退后一步,顺势在宽大的圈椅上坐下来,懒洋洋撑起下巴,上下细细打量,啧啧称奇。

“壮观!排面!这得是咱大乾王朝所有好儿郎的全系列了吧?”

“当然,不然怎么配得上咱们大乾王朝最最尊贵的皇太女呢?”

“但我怎么记得,大乾最尊贵的皇太女,自幼就有个指腹为亲的未婚夫?”铁慈诧然道,“怎么,我那出淤泥而不染亭亭净植香气幽远回味犹甘的男媳妇儿,终于香消玉殒了?”

“那倒没有。”铁俨咳嗽,搓手,讪笑,“就你说的,那个,齐家的那个小子,娘们唧唧的,身体还不好,怎么配得上咱们最尊贵的崽?”

“配不配都配了十六年了。”铁慈笑。

父女两人对望,最终铁俨还是在女儿那明净深邃看似包容一切的眼光下败下阵来,转眼便换了一张脸皮,淡淡道:“齐抒今儿上了本,自承幼子秉性柔脆,难为国父,不堪为皇太女配……太后准了。”

“被退婚了啊。”铁慈呵呵一声,“这桥段可真不新鲜。”

“你说甚?”

“我说感谢太后,从此以后孤终于不用面对茶言茶语莲里莲气了。”

铁慈笑得自在。齐家那个小男媳妇儿,当年能和自己定亲,不过是太后为了拉拢时为首辅的齐抒的手段之一。当时太后母族萧家势力虽盛,但还未至今日这般庞大荣华,免不了要来一些合纵连横之术。如今萧家几乎踩在了皇族头上,齐抒又在去年自请卸了首辅之位,退居不管事的大学士,这婚约岌岌可危,也是情理之中。

只是这退婚,到底是齐家看情势不对,不愿再掺和皇族事务,还是太后授意别有打算?

“自从你六岁开始每年去清净寺学禅,你禅语没学会几句,怪话倒是越来越多。”铁俨没追究那些听不懂的话,反正铁慈也不会给他解释,一转身,皇帝陛下振作起精神,变戏法一般变出一根小棍儿,对着满堂的小倌……哦不美男画像,亲自给女儿指点江山。

“齐慕晓自请求去也好,面目鄙陋哪堪为我儿佳婿?瞧瞧,这里哪个不比他强?来,来,开选!”

那语气,就和选大白菜似的。

铁慈目光在那些燕瘦环肥的画卷上飘来飘去,画画得不错,但作为上贡评选的画像来说,有些粗糙。

她忽然问:“为什么这么急?”

铁俨又是一顿。

面上却做唏嘘震惊状,道:“崽,你如今越发聪慧了,爹还有什么事能瞒过你?”

铁慈笑而不语。

您想瞒我的事多呢。

看破不说破,是她对老爹最后的善良。

铁俨脸也不红,道:“你今年十六了,最迟两年后就要成亲。这是咱们大乾朝的规矩,不然你就会失去皇太女资格。所以太后打算重新给你定一门亲。”

“人选?”

“她内侄孙,朱雀营提督萧常。”

铁慈咯嘣一声,咬碎了嘴里的糖。

“崽啊,小心牙齿!”

“要脸不!”铁慈惊叹,“萧常已经三十二岁了!我小时候都喊他叔!他还死了两个老婆,现在外头还有十来个副老婆!他还有一二三四五六……嫡的庶的……最起码一打小崽子!”

铁俨面无表情。

萧家势大,人称副皇帝,这般煊赫,自然是因为生了一个好女儿,他的好母后。

说是母后,他却是无名宫女之子,自幼被皇后养在膝下,前头本有好几个有能耐的叔叔哥哥,却先后因为暴毙叛乱等等莫名原因死去,最后皇位落到他头上,垂髫童子,十岁登基。

十岁登基,至今太后还在垂帘。

都说自古无四十岁儿皇帝,他就是。

不是没想过夺回属于自己的权柄,可惜自幼入茧的人,到哪挣扎出一片天地?

努力过,也失败过,最后还坏了根基,天长日久,也便失了心气,只望着熬死上头那人,轮到女儿时,能得一片长天明月。

他的前两个孩子,都是男孩,然后都幼年夭折。

铁慈是第三个,活了下来。

第四个第五个又是男孩,又没留住。

他从此悟了。

他在重明宫深思一夜,重明宫一夜灯花闪烁,却并没有喜事来令他振作。天边霾云层层如浪推来,眼一抬便是不见明的黑天,令人窒息。

天快亮的时候,殿内深处一声闷喊,压抑而恍惚,仿佛只是一场噩梦开端,又或者已被惊破。

那一夜之后他伤寒卧床一月,再之后,他的后宫,再无子息。

铁慈成了三千里地一根独苗。

六岁时,铁慈被立为皇太女。

在铁氏皇朝之前,大陆曾有的数国,因为同时出现了几位杰出的女性掌权人的缘故,现今女性地位有所提高,最起码铁氏皇朝就曾出过短期的女帝,虽然是皇室蒙难,公主暂代,那毕竟也是有了先例。

太女身份是一层坚固的屏障,他的最后一个子嗣,活在万众目光下,再有闪失,太后也承受不起。

他想过,只要铁慈成年,继承了铁氏皇族的能力,渐渐获得朝臣的支持,皇位总可以坐稳罢?

谁知道……

谁知道萧家运气那么好,人才辈出,文武兼备,逐渐把持军政朝政,太后的心被惯得越发野,如今终于要撕开一张铁青面,盯住了他的小慈。

萧常掌军权,萧家位极人臣,这样的世家野心膨胀,目光投送之处,便只能是那千级玉阶之上,巍巍宝座,天下之鼎。

揣着这般野心的萧常一旦成为王夫,那铁慈还能活几年?

铁俨看一眼铁慈,她正在果盘子里挑挑拣拣,好像已经忘记了萧常和他的十二个小崽子。

丫头虽然聪慧,但心也忒大。铁俨喉间咕噜一声,将那十二个小崽子用意念一一摁死,勉强摆出笑脸,小棍儿点上那堆画像。

“如果不想做十二个小崽子的后娘,那你就赶紧在这一堆画像中,选三四五六七八个吧!”

作者还写过
山河盛宴
山河盛宴
【一句话简介】:山河为宴兮锅在我手,出嫁三次兮老公你走!【潇湘版简介】:黑芝麻馅雪媚娘女主VS黑暗食材界泰斗男主。伪傻白甜萌乖女主VS真强迫症处女座男主。文臻遇见燕绥的第一次,被燕绥倒吊在一具上吊死尸的对面——必须对称!文臻遇见燕绥的第二次,黛安芬落入狼爪——借来坑人!燕绥遇见文臻的第三次,被文臻卖进了小倌馆——礼尚往来。燕绥遇见文臻的第四次,被文臻左右开弓捏了腰——考察肾气!厨艺比试,考官燕绥说:来个没刺也不许手动去刺的刀鱼面!皇子被刺,凶手文臻说:芫荽你竟然兄弟阋墙五殿下别怕我来救你!燕绥:坑人成对坑了解一下?文臻:带毒彩虹屁了解一下?……猜对了,这就是装乖黑心肠女主和神经病强迫症男主的互坑日常。至于糖熬后宫爆炒朝堂白切门阀鼎烹江山……那都是顺便咯。【文艺版简介】:我看见这世间微尘飏上青天,而九重宫阙之上,天命挥毫,作黎民嗷嗷之卷。且由我。浅斟风云梦一盏,乱烹朝堂如小鲜。但凭苍生笑任性,围炉打马伴花前。来来,四海来客。请赴我这,人间华筵,山河盛宴。
天下归元 ·穿越 ·完结 ·274万字
9.6分
凰权
凰权
《天盛长歌》小说讲述了在皇权更替、如浪淘沙的背景下,当朝风流皇子与高门被逐之女在朝堂上下发生的一系列斗智斗勇、相爱相杀的权谋故事。《凰权》小说改编电视剧《天盛长歌》(原《凰权·弈天下》),陈坤、倪妮领衔主演。【偶尔恶搞】他不爱她,她也不爱他。他势必要踹倒她,她一定会践踏他。他不想娶了她,她绝对不要他。…如果有一天洞房了,那一定要她在上,压着他。【其实这是正剧】:皇权更替,如浪淘沙。此处有倍受倾轧却雄心深潜的他。彼处有身世成谜却暗藏祸心的她。夺了谁的国,成了谁的家?谁在皇权之上设了黄泉,拖了彼此一同颠覆天下?谁在九重宫阙两两凝望,听兵戟暗哑,绽相思如花。谁含笑饮鸩,换了心口一点朱砂。这一场乱世倾灭的繁华,他不肯退场,她还没唱罢。呀呀……到底是她乱红尘,还是红尘乱她?【据说还要有小剧场】:“贱妾敬献此杯,祝贺王爷家族三百七十二人,今日同赴黄泉醉生梦死。”她十指纤纤,擎金樽一盏,笑得温软。“多谢。”他接鸩酒,斜挑眉,看她的神情脉脉含情,“不过,很抱歉现在才通知你,黄泉之路,你得和本王共赴……我的新王妃。”=======“那一年古寺听夜雨,残灯淡雾间有人一首箫音《江山梦》,梦中江山,江山如梦……这一番乱哄哄你争我杀,到头来换了什么?不过是半樽薄酒,一身落拓,数曲残琴,满鬓风霜,倒不如就此收手,我的位换了你的国,将这凰图霸业,两族恩怨,丢给别人操心去。”“我的余生,只想操心你。”=======“我要你走出困你的牢笼,我要你看见这世界不仅仅就是你眼前那一尺三寸地,我要你不要总做着套中人每碗肉必须得八块,我要你学会用目光正视我,我要你懂得哭懂得笑懂得计较和争吵,懂得,爱。”“……当我终有一日走出心的牢笼、看见一尺三寸地之外有人妩媚娉婷、脱去严实的套衣学会吃肉允许七块或九块、用全新的目光展望这阔大沉雄斑斓天地、第一次懂得哭懂得笑懂得计较和争吵,然而当我想告诉你这一切,云天苍茫,沧海空流,你却又在哪里?”“既然如此,我还要这破茧脱壳人生何用?不如三尺薄棺,一幅麻衣,葬。”【以上神马都是浮云,具体剧情在这里】:就是一个关于复国和夺位过程中处于敌对的男女们踩倒与反踩倒离间与反离间挑拨与反挑拨动情与抗拒动情说起来很简单看起来似乎有点纠结的故事。【以下是桂老太婆抖开裹脚布时间】:第一句:我肥来了!第二句:此文简介是无能的,书名是困惑的,内容是不告诉你的,结局是不悲的,态度是靠谱的。第三句:请不必因为桂圆是娇花而怜惜她,除鸡蛋外,该砸啥砸啥。五百人大群:桂氏春秋,110912133(已满)新群桂氏江湖,83250651(此为V会员群,加群请发V订阅截图认证,请勿重复加群浪费资源,违者必踢,谢谢)
天下归元 ·宫斗 ·完结 ·132万字
9.2分
扶摇皇后
扶摇皇后
【影视原著,剧情抢先看】在五洲大陆底层挣扎的混混扶摇,甩开另娶他人的爱人,选择以牙还牙的偿还!一路与七国权谋皇室悍然碰撞,同天下英才逸士际会风云,夺七国令,不为天下,只为回归。可当爱情与之相撞时,爱与别离,何从抉择?
天下归元 ·宫斗 ·完结 ·136万字
9.3分
同类热门书
楚后
楚后
故事从北曹镇驿站几个驿兵遇到一个求助的女孩儿开始
希行 ·架空 ·完结 ·107万字
9.6分
催妆
催妆
好兄弟为解除婚约而苦恼,端敬侯府小侯爷宴轻醉酒后为好兄弟两肋插刀,“不就是个女人吗?我娶!”酒醒后他看着找上他的凌画——悔的肠子都青了!凌画十三岁敲登闻鼓告御状,舍得一身剐,将当朝太子太傅一族拉下马,救活了整个凌氏,自此闻名京城。后来三年,她重整凌家,牢牢地将凌家攥在了手里,再无人能撼动。宴轻每每提到都唏嘘,这个女人,幸好他不娶。——最后,他娶了!------------------------宴轻:少年一捧清风艳,十里芝兰醉华庭凌画:栖云山染海棠色,堪折一株画催妆
西子情 ·架空 ·完结 ·243万字
9.4分
墨桑
墨桑
《吾家阿囡》的传奇开始啦!快来看看。心狠手辣的李桑柔,遇到骄横跋扈的顾晞,就像王八看绿豆……
闲听落花 ·架空 ·完结 ·146万字
9.7分
仙风药令
仙风药令
她是古医家族最神秘的存在,却丧命在最亲的人手中。一朝重生,她成了生活在食物链最底层的楚千棠。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身娇体弱的贵公子沐宸,怎么也没想到,他本只想逗逗那小子,却不想竟让自己一步步的深陷……当他已经决定冒天下之大不韪时,却发现他竟是她……文中片段: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他神色淡淡,步伐从容,白衣飘逸,墨发飞扬,身上自然而然的散发着一股仙风贵气,让她恍惚间有种错觉,他不是走在山坡下的杂草树木中,而是从九天乘风而下,漫步在云端之中。
凤炅 ·穿越 ·完结 ·74.1万字
9.4分
玉无香
玉无香
温二姑娘美貌无双,人们提起却要道一声叹息,只因她生来是个哑子。谁知有一日,从墙头掉下砸在靖王世子身上的温二姑娘突然开口说话了。
冬天的柳叶 ·架空 ·完结 ·69.8万字
9.7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