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64章)
闲暇时可以打发时间放松心情的享受
版权:创世中文网

第1章 林嗔篇(上)

冬天夜晚的风总是特别的冷,尤其伴随着疫情的来临,不仅吹的人瑟瑟发抖,连心也跟着发抖。

大街上早已空无一人,连那些挂着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也已早早地关门。林嗔一人走在空旷的大街上,摸了摸裤子口袋里仅剩的两个肉包子,不禁自嘲道:“这种气氛,这种场景,倒是真和我很配呢。”

林嗔似乎完全不惧这次疫情,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死寂的气息,仿佛活着这件事对他来说都是多余。但一个31岁的男人本不该如此颓废的。

林嗔无疑是个普通人,他穿得很随意,看起来就像那种哪件衣服离自己近就拿过来穿的样子。

他长得也很普通。眼睛,鼻子,嘴巴,五官分布都正常至极,身高体重亦是如此。可物极必反,正常到了极点,反倒让他看上去有点非比寻常了。当然,现在人的审美都喜欢那种清秀到极点,甚至美型路线的男生,自是没什么人懂得欣赏这平常的帅气。

说来也是不巧,林嗔这天工作后正好轮到值班,结果好死不死,正好赶上疫情通知,本来他买了两个肉包,准备边啃边赶公交车,却不料这次疫情如此严重,连公交都提前改了末班车的时间,而且不知要多久才会再次工作。这便造成了他目前有家不能回的局面。

林嗔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告知父母不用担心自己,随后查了查自己支付宝里的钱,看着仅有的1314元,心道:看这势头,疫情几个月内不会停的,这些钱得用半年吗?倒也不是不行,不过住的地方应该是没有了。

这次疫情来势之猛,许多工作和单位都临时停工了。而林嗔的工作不过是一个做中医推拿的师傅,不是什么带薪休假的白领,工作一停,很长一段时间也拿不到钱了,偏偏他还把每个月大半的工资给了父母贴补家用,因此他现在手机里的钱便是他所有的钱了。

林嗔身上有种怪病,每到晚上6点之后全身就冷得不行,只有在空调房间或火炉旁才能稍微好一点。

大街上自然没有空调,更不会有什么火炉,有的只有不断呼啸的冷风和一片冷清。本来林嗔都已经准备在大街上随意找个地方睡了,可惜世事总是不能尽如人意,林嗔在空旷的街道上看到了一个小孩,一个七八岁左右很普通的小孩。小孩不停地哭,脸色极其苍白,哭声并不嘹亮,显然连哭的力气都快没了。林嗔没有丝毫犹豫,走向了那个小孩,道了一声:“喂”。

小孩瞬间停止了哭声,一脸警惕地看着林嗔。林嗔不以为意,拿出自己没舍得吃的两个肉包,问道:“要吃吗?”

小孩动作极快,一把抢过肉包,快速地吃了起来。林嗔忙道:“没人跟你抢,而且我身上没水,你小心噎着。”

小孩吃完后打了个隔,不停打量着林嗔。林嗔问道:“你父母呢?”小孩似被两个肉包收买了,老实道:“今天去商场的时候,突然大家像发了疯一样拼命地往外冲,那时我和父母走散了。”

林嗔好意提点道:“这种情况你应该呆在原地等父母来找你,或者找警察叔叔帮忙,你这样到处乱跑,他们找你不是更困难吗?”

小孩道:“可我饿了。”林嗔道:“这倒是可以理解。那你知道你家在哪里吗?”小孩摇了摇头。林嗔道:“那我们去找警察叔叔。”小孩点了点头。

林嗔心想天色已晚,自己可以睡大街,可小孩不行,于是找了家宾馆,定了个最便宜的双人房间将就一晚。次日,林嗔开了手机导航,找到警察局,将情况说明后等待小孩的父母到来。网络的力量的确发达,不久小孩的父母便来了。看到这对父母眼中的焦急和见到孩子后的欣喜,林嗔心中一阵感叹。他本想向这对父母讨要这两天照顾小孩的费用,但见到这对夫妇身上破旧的衣服,便再也开不了口。

他们对林嗔自是千恩万谢,林嗔一边让他们不要这么客气,一边摸了摸小孩的头,道:“记住哦,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哪怕再苦再累再痛,也不要失去热忱之心,千万别活成像叔叔这样。”

小孩这两天早跟林嗔混熟,两只眼睛闪着光芒:“为什么不能像叔叔这样,叔叔是个大好人鸭。”林嗔看着孩子纯真的目光,没再说什么,和孩子一家三口道了个别,便在孩子依依不舍的目光下离开了。

林嗔又看着手机里的900块钱发呆。心道:这里还算主街,我还是找个人烟稀少的地方歇息,免得惹人嫌。于是林嗔专挑偏僻的,没有人的地方走,终于被他找到一处恐怕死了也没人会发现的地方坐了下来。

过了不久,林嗔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手机快没电了。但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淡定,看来我要在这里慢慢等死了。

随后从怀里掏出一个护身符,口里喃喃道:“这回不是我自己寻死,而是天要我死,不算违背答应你的事了吧。”

每个人对死亡都有天生的恐惧,那些自杀的人也大多是一时想不开而已,但林嗔却像是巴不得自己快死,这种人,世间恐怕很难找出第二个了。

不知过了多久,已有些困意的林嗔听到了一些声音。那是歌声,而且是极美的歌声,在这天籁般的声音下,仿佛置人于一片白云山穿河流之中,令人沉醉。林嗔听到歌声后,那颗似乎早已死去的心颤抖了起来。脑海中浮现出一个魂牵梦萦的身影。林嗔循歌声寻找着它的主人,最后看到了月柔依。

月柔依是谁?世上几乎不会有人没听说过这个差不多相当于传奇一般的人物。她如彗星般崛起,从女团出道到如今的超级明星不过用了3年而已。世人只要见到她,便再也不可能移开双眼。世间最美的词汇亦形容不出她美貌的万一,世间最优秀的画家,亦描绘不出她绝世出尘的气质。那些历史上倾国倾城的美女,那些星空中的女神仙子,和她一比,便如同土鸡瓦狗,不值一提。

但若仅仅如此,她还不足以成为传说。她是完美的象征,你在她身上决找不到任何瑕疵。她开的丝织品店和服装店也是享誉世界。才学更是罕有人及。因此世人皆称她为月神。

据说,她身后还有一个恐怖至极的背景,这一点,大家就知道的没这么清楚了。至于感情方面,月神一向认为谈恋爱这种事情绝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她时常不懂为什么一对男女会爱得死去活来,在她看来,这十分愚蠢。有这点时间,为什么不多钻研一下专业,多看些书,甚至追求享乐也可以,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在无聊的事情上呢?

月柔依这天正好有感而发,在一条小巷中唱着自己作词作曲的一支歌。然后唱到一半,她便看见了林嗔。林嗔和月柔依,这两个无论家世背景成就,差别都有如天地一般巨大的两个人,本不该有任何交集。可缘份就是如此奇妙,他们相遇了。

林嗔心中浮现的身影渐渐和月神融为一体,心中一痛,一直死寂的眼神突然化为无限的温柔和爱恋,这一眼之下,林嗔的心似又活了。只是,此时歌声的主人已停止了歌唱,林嗔心中那道影子也渐渐消散,看清这人的样子后,眼中难掩失望之色。终究还是,不可能吗?

林嗔的眼神瞬间黯淡了下去。至于眼前这人是谁,已经不重要了。在林嗔看着月柔依的时候,月柔依也看到了林嗔。今天晚上虽冷,天上的星星却很多,可是月神只是很随意地站在那里,周围的一切便已失去了颜色。哪怕璀璨如群星,亦不敢与月神争辉。

眼前这个男人只是个素不相识的路人,以月神清冷的性格,向来都是直接无视的,可是这次没有,月神就这么静静地站在原地,然后深深地看了林嗔一眼。

世上决没人能形容月神这一眼的惊艳与光辉,仿佛亘古之时便已在注视,世间一切的阻隔都无法遮挡这一眼的凝视。它横穿万古,落在了林嗔身上。

就因为这一眼,月神的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世间怎会有如此温柔的眼神,这个男人明明是第一次看到我,眼中为何会有这么深的柔情,第一眼就爱上我了吗?月神心头第一次狂跳不止,而被林嗔一直盯着,心又充满了安定,这本是两种截然相反的感觉,偏偏又同时充斥着月神整个心间。

林嗔知道一直盯着一个女孩看是一种极不礼貌的行为,便远远地说了一声“不好意思”,转身便要离去。

“等等。”月神突然以非常快的速度接近林嗔,林嗔自觉理亏,便回头面对月柔依,等候其发落。

月神轻轻地说道:“我是月柔依,请问你是谁?”月柔依,林嗔虽不追星,但推拿时顾客们闲聊经常会提到这个名字,没想到我随便走走还能遇到大明星。

林嗔忙道:“我叫林嗔。”林嗔,好特别的名字。林嗔见月神迟迟不说话,以为她生气了,忙夸道:“你唱歌真好听。”月神只淡淡地回了一句:“是吗?”

林嗔似想到一事,道:“不知月神可否为我歌一曲?”这个要求极为无理。月神只回了一句:“我若答应了,你准备如何报答我?”若有熟悉月神的人在,一定会极为震惊,只因按月神的脾气,听到这句话,多半便直接走人了,哪会再问什么报答。而且看林嗔这副穷酸样,又能报答什么。

林嗔似发誓般说道:“你若愿为我歌一曲,我便护你一生。”林嗔语气极为认真。月神一向淡定的脸上多了两片红云。问了一声:“真的吗?”

“恩。”林嗔回答得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犹豫。月神仔细地看着林嗔,好像要把这个人一块一块地看清楚。林嗔被看得心里发毛,但此时也不敢出声。月神忽然问道:“你现在有工作吗?有的话辞了。”“哈?”虽说疫情期间肯定开不了工,但辞掉工作未免有点太过。月神接着道:“你来当我的保镖,保护我的人身安全。”林嗔愣住了,这是什么逻辑顺序?

“我一个月给你十万,如何?”“十万!”林嗔一时又惊到了。月柔依见林嗔半天不说话,以为他嫌少,便道:“价格你觉得少的话可以再商量。”林嗔道:“不是少了,我以前一个月工资才三千。”他转念想道:这位大小姐不会极不好伺候吧,所以才开这么高的工资。

月神是无数人心中的女神,若被这些人知道林嗔此时的想法,多半会气的吐血。月神像是看穿了林嗔的想法,笑道:“我很好伺候的,你到时候就知道了。”月神这一笑让天地都失色,林嗔问道:“为什么选我?”月神诧异道:“你不是要护我一生吗?”林嗔本想吐槽你还没唱歌呢,但想到自己现在的确需要钱便答应了。

月神带着林嗔到了自己的丝织品公司,所有员工都像见了鬼一样看着林嗔。月神并非那种像冰山一般的美人,只不过她一向不大与人亲近,别说男生了,连女生都不怎么说话,见到公司里的下属,多半也是吩咐工作。而今天,她竟然带了个男人回来,货真价实的男人。这是要变天了吗?林嗔被一群人像看珍稀动物一样看着,觉得浑身不自在,尤其看到月神公司里的员工全是女性后,就更加不舒服。

月神道:“这是我请的私人保镖林嗔,以后我会一直带着他,今天大家见个面,熟悉一下。”众人倒是很热情,纷纷拉着林嗔谈天说地。月神咳了一声,道:“你们不用上班吗?”众人闻言,忙回到自己岗位上。月神和林嗔离开了公司。林嗔奇道:“你不用呆在公司吗?”月神道:“没什么重大事件我一般不去公司,今天去只是带你认识一下。”“原来如此,对了,我晚上住哪?”月神道:“住我家啊。”“不可能”林嗔连连摆手。“哦,那你住员工宿舍”林嗔想到月神公司全是女员工,忙道:“这也不行,没其他选择了吗?”“有,好像有一群自称是我粉丝的人买了一栋楼,你愿意的话可以住那儿。”林嗔点点头:“这个不错。”

林嗔觉得有些无聊,问道:“我除了要保护你安全,还需要做什么?”月神想了想,道:“逗我开心。”林嗔暗骂自己多嘴,没事问这个干嘛?天晓得怎么逗你开心。

“我讲故事,你要不要听?”月神道:“要啊。”林嗔和月柔依随便找了处亭子,悠闲地坐着。林大说书人脸色一正,开始说道:“很久以前,有黑龙一族,强横无匹,威震星空,有一世,这一族出了个绝世强者,它横推万古,扫荡群邪,建立不世功绩,世人称颂。他一生对家人爱护,对朋友仁义,对爱人忠贞,死时以身化气,震慑宵小。”“好一个黑龙王。”月柔依赞道。

“有一对朋友,世人皆知他们是最好的朋友。可是其中一人名气远在另一人之上,其实两人各方面实力都差不多,只因其中一人处处都维护另一人,两个人一起做的大事,名声却记在一人头上,有什么好东西,这人也总是让给他的朋友。一日,那名声不显的朋友被人暗害,他的朋友大怒,为好友报仇后对众人说,他死去的朋友才是真正的英雄……”月神默然。

林嗔继续述说着一个个英雄传说,月神听得津津有味。不知不觉夜幕已降临。月神道:“天色已晚,我们去吃晚饭,你想吃什么?”林嗔想了想,道:“有饺子吗?”月神嫣然一笑:“你想吃就有。”月神打了个电话,片刻间就有人送来几盘热腾腾的猪肉白菜馅饺子。

月神问道:“你用醋还是辣椒?”“醋,我吃不了辣”月神“哦”了一声,直接把辣椒倒在垃圾桶里。林嗔奇道:“我用醋就行,你是四川人,怎么不用辣椒?”月神笑了笑,道:“偶尔也换换口味。”

林嗔于是不管月神,肚子早就饿了,拿起筷子就开始战斗。月神随便吃了几个便不吃了,看着林嗔狼吞虎咽,心中也觉得非常开心。吃饱后,林嗔见月神一直看着自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讪讪道:“饺子太好吃了,不好意思啊。”

月神笑道:“我送你去你住的地方看看。”林嗔谢了一声,跟着月神一路西行,看到了月神那辆蓝色的敞篷车。问道:“这车不少钱吧?”月神看了看林嗔,道:“喜欢吗?喜欢的话送你了。”林嗔忙道:“不用,我又不会开车。”

月神没有接着这个话题,上了车后见林嗔坐在后排,问道:“你怎么不坐副驾驶席?”林嗔道:“前面要系安全带,不舒服,还是坐后排。”月神“哦”了一声不再说话,快到的时候道:“加一下微信吧,明早我来接你。”林嗔于是加了月神微信,心道: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啊。

车终于开到了,林嗔下了车后,看到的是好几幢极高的大楼,看它门外面的构造和装修,能住在这里的多半是有钱人。没过多久,楼里的人疯狂地冲了出来,林嗔也见识到了粉丝的狂热,林嗔扫了一眼,发现男粉丝和女粉丝数量竟然差不多。而大多数粉丝看林嗔的眼光都充满了敌意。其实男粉丝林嗔可以理解,但女粉丝也这样,林嗔心中就不禁腹诽了:这位月神厉害啊,男女通吃。不过这群粉丝虽然疯狂,大多数也不过照相和聊天,无人敢靠近月神。

林嗔见众人似把自己也拍了进去,心头不喜,皱了皱眉头。月神瞬间就察觉到了,便对众人道:“别拍了。”众人竟然很听话,停止了手里相机的工作。月神问了一声:“李姐在吗?”人群中立刻走出一个中年妇女,道:“月神有什么吩咐吗?”月神道:“这几幢楼还有空余的房间吗?这位是我的好朋友林嗔,麻烦李姐帮他安排一个好点的房间,费用我会出。”此话一出,顿时激起千层浪,月神竟然会有男性朋友,她向来对任何男性甚至女性都不假以辞色,这个林嗔怎么看都普通至极,怎么有资格成为月神的朋友?

李姐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本本子,查了一下,道:“有的,您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您把他交给我吧。”“好,李姐做事我当然放心。”转头看了看林嗔,道:“我先走了,明天见。”“明天见。”月神未跟粉丝多说一句话,开车回去了。

而一众粉丝将林嗔团团围住,纷纷打量着这个男人。林嗔强行“哈哈”,道:“相逢即是有缘,请各位多多关照。”大多数人“切”了一声,纷纷回自己屋了。

李姐道:“林先生是吧,你不要怪他们,他们都真心地希望月神好,不希望月神被人骗了。”言下之意,就是担心月神被林嗔骗了。林嗔没有争辩,道:“他们想多了,堂堂月神,谁能骗得了她?”李姐似是没想到这个回答,带着林嗔边走边说:“你知不知道,月神的粉丝中还有众多派系的?”

“哦。”“有些派系无所谓月神做任何事,只会支持,但有些派系却十分激进,凡是靠近月神的,通通会给这些人制造些麻烦。你是男人,应该懂的。”

林嗔道:“嫉妒而已,不过我这么普通,也引不起别人反感吧。”李姐摇摇头:“你还真是天真,恰恰相反,你若是英俊潇洒,背景惊人,他们还不会对你如何,但你太过普通,反而会为你带来麻烦。”

林嗔假装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那李姐是哪一派的?”“我若是激进派的,你觉得我还会带你去房间,这么客气和你说话吗?”林嗔笑笑,不再说话。到了304房前,李姐特地嘱咐道:“小心一点,你这位室友很不好惹,这是钥匙。”林嗔笑道:“谢谢李姐,我会处理好的。”李姐走后,林嗔推开房门,映入眼帘的便是随处乱放的衣服裤子和吃剩下的食物。林嗔叹了口气,找到清扫工具,开始收拾,可这房子实在是大,林嗔忙得满头大汗,大约2,3个小时,终于清扫完毕,靠在沙发上小憩了一会儿。

突然,屋里进来一人,冲着林嗔问道:“你是谁?”林嗔看了看眼前这人,顿时愣住了:这是什么奇葩造型,这头发,也太杀马特了,一个大男人还涂口红,穿的这么花里胡哨,长得倒是挺帅的。“问你话呢,你是哑巴吗?”林嗔缓缓说到:“我是林嗔,大概是你的室友。”那人闻言,仔细研究了一下林嗔,道:“哦,你就是那个林嗔,我是肖狂,月神的粉丝团团长。”

林嗔平静地回应道:“哦,你好。”肖狂走到林嗔面前,劝道:“哥们,听我一句劝,月神不是你能追的,放弃吧。”林嗔极是无语:“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要追她了?”肖狂一愣:“难道你不喜欢月神?”林嗔翻了个白眼,反问道:“我为什么要喜欢月神?”肖狂彻底呆住。我为什么要喜欢月神,这本是一句再平常不过的话,但从林嗔嘴里说出来却相当让人不爽。

月神是什么人,真正的女神,世间谁不爱慕?林嗔是什么人,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凡人。一向只有月神不喜欢别人的份,你小子算什么东西,还不喜欢月神。

但肖狂也无法反驳,他明白林嗔的意思,就算你是仙子女神又如何?就算被整个星空爱慕又如何?我就是不喜欢,不可以吗?

肖狂呆了半响:“这样也好,不过既然如此,你和月神别走得太近,不然一些狂热份子怕是不会放过你,不只是粉丝,只因月神还是……”肖狂停顿了很久。

“武道中人嘛,这有什么不能说的?”肖狂又是一愣:“你知道修行界?”林嗔很自然地回答道:“普通人虽然大多数不知道修行界,但这本身又不是什么秘密,我知道又有什么稀奇的?”

肖狂想想也是,于是道:“你知道就好,所以……”林嗔直接打断道:“谢谢提醒,我会注意的。”林嗔去自己房间睡觉的时候,肖狂还在自己房间里思忖:这个叫林嗔的有些意思,战天啊战天,你这回恐怕是遇到对手了。

次日,月神的车已早早等在大楼门口。不同的是,这次开车的不是月神,而是一位叫张萍的女性。而月神,正坐在后排等着林嗔。林嗔上车后问道:“你怎么做后排了?”月神笑道:“当司机要系安全带,不舒服。”林嗔想起昨日自己说的话不禁与月神相视一笑。

张萍在镜子里看到这副场景后被惊到了,在她映象中,月神一向宛如神祇,圣洁威严,自己似乎从未见她笑得这么开心过。然后张萍看到车外又多了一群人聚在车周围。

这点张萍倒似早已想到,毕竟爱慕月神的人多如尘埃。月神极为不喜自己与林嗔被人打扰,便对司机道:“先去世纪广场,停哪里到时候再说。”张萍立刻按照指令,开车出发。于是林嗔又在一片羡慕嫉妒的眼光中消失了。

路上月神问道:“今天还听故事吗?”林嗔道:“今天不讲故事,你要去世纪广场是吧,等等带你吃点好东西。”张萍一边开车,一边心中吐槽:月神什么珍馐没吃过,你小子等会儿等着被打脸吧。当然,这句话张萍绝不会当面说出来的。月神倒是露出了小女生的表情,一脸期待,还说:“好呀好呀。”

随后又想起一事:“疫情期间,大多饭店都关门了,我们能吃到吗?”林嗔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就是因为疫情,你才能吃到,毕竟这一位可是很久没下厨了。”林嗔这句话一说,不仅月神,连张萍都有些期待了。三人下车后,林嗔带两人走过两条小路,到了一家面摊。这面摊看上去非常老旧,一看便知经历了不少岁月。地上很随意地摆着两三张桌子,一根竹杖上挂着“面”的布条,算是招牌。这面摊极为冷清,一个客人也没有。张萍一看,幻想顿时破灭,心道:这种地方能做出什么美食?

面摊老板是个30多岁的男子,见到有客人来,过来打招呼道:“三位,现在疫情期间,本店不做面。”接着看到了月柔依,心头瞬间狂跳,连呼吸都差点停止:“月……月……月神。”林嗔不理会老板的失神,直接问道:“安大叔在吗?我们今天来就想吃一碗他做的肉丝面。”老板刚平复了情绪,闻言又惊道:“你认识我爸?等等,我问问。”然后就一溜烟闪进一个地方。林嗔笑道:“看来月神以后出门要把脸遮起来了。”月神白了林嗔一眼:“你不希望我给别人看啊?放心好了。”这什么跟什么啊,而且放心?放什么心?

林嗔一脸懵逼:我不过开个玩笑,这月神喜怒无常,果然不好伺候。说话间,一个身着厨师服的大叔已给三人端来三碗肉丝面。大叔看了看三人,最后将目光落在林嗔身上,道:“果然是你小子,吃吧。”“谢谢安大叔。”安大叔在三人旁边找了个椅子坐,看着三人吃。月神和张萍一吃,脸上顿时露出惊喜之色,这面竟如此有劲道,弹的牙齿嗤嗤作响,而且和肉丝搭配地如此完美,这汤头还这么鲜。张萍差点咬到自己舌头。林嗔叹息了一声,道:“安大叔的肉丝面虽是世间一绝,但终究还是比不上她作的。”

安大叔骂道:“就没见过你这种不挑食舌头还这么刁的人,十几年过去了一点没变,我看就是那位把你舌头养的这么刁,你自己当初……”安大叔本待再说,但看到林嗔一脸黯然的表情,不由拍了拍林嗔的肩膀:“乖孩子,这些年苦了你了。”林嗔笑道:“安大叔说的哪里话,谢谢安大叔的面。”月神付了钱后,三人又准备去下一个目的地。

夜晚,月神要送林嗔回去,林嗔道:“不用”,一个人找了条大街上的躺椅坐了下来。心道:还是这夜晚的死寂冷清和我更配。林嗔本是一个人静静地看着马路,默默发呆。这时,一道绝美的身影出现在他身旁,一只远超世间描述的神仙小手拿着一杯奶茶递到林嗔面前。

“喝吧,这是我最喜欢的奶茶。”随后在林嗔身旁坐了下来,拿着另一杯奶茶喝了起来。“你还没回家啊?”月神柔声道:“是啊,你呢,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林嗔道:“没有,就想在这坐坐。”月神笑了笑,也不出声,就这么默默地陪在林嗔身旁。

林嗔道:“你赶快回去吧,我没事。”月神看着林嗔,道:“我想,我也帮不上你什么忙,但两个人想事情,总比一个人要好一点吧。”林嗔看了看眼前这个女孩子,道:“你真好。”月神道:“既然我这么好,你一定要天天逗我开心哟。”“这个自然没问题。”

就在林嗔和月神出去的这一天,月神的一些粉丝聚在一起开了个会。老王问道:“我们提醒一下这小子,给他个教训如何?”老李摇摇头,道:“这样不好,如果他真的只是月神朋友,我们这么做,不是在削月神面子吗?”老赵笑了笑,犹如智珠在握,道:“有的时候,想整人的方法有很多种。”一旁的人一看到老赵的笑容,心里都打了个寒颤,觉得林嗔要倒霉了。老王突然问道:“这件事肖老大什么态度啊?”老田道:“我今天问他,他说随便我们怎么弄,别主动伤人就行。”老赵一拍大腿:“那就没问题了,这事交给我了。”

夜里,林嗔与月神告别后,一人回到了住宅区。老赵看见后,忙一阵小跑到了林嗔身前:“林嗔先生,能请你帮个忙吗?”林嗔问道:“什么忙?”“哦,是这样,我有一个朋友前两天在工地干活的时候摔伤了腿,现在工地缺人,能请你临时帮个忙吗?”“好啊”林嗔想都没想,很爽快地答应了。

什么,老赵本来打算林嗔不答应的话后面还有几个套让他钻,没想到他竟然同意了。林嗔和老赵来到工地后,老赵指着一堆砖头,道:“这些全都要运到那边去,麻烦林先生了。”林嗔笑笑:“大家出门在外,帮帮忙有什么问题。不过若是长期的话,得付我工钱。”

老赵一呆,这可是十个人的工作量啊。林嗔又道:“天色晚了,你先回去吧,免得家人担心。”老赵心头一震,他本来想找个理由先走,让林嗔一个人干活,没想到林嗔自己先提了出来,而且看林嗔一脸真诚,丝毫不像作伪。老赵说了一声“辛苦”便偷偷地躲在一个角落偷看。只见林嗔拿起铲子和运砖车,热火朝天地干了起来。他的速度不快,但却从未停止动作,额头上满是汗水也不以为意。老赵动容:一个人真的可以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做到这种地步吗?他,竟然是个好人吗?这个世界上还有好人?就算老赵再怎么不信,但事实摆在眼前。

快五点的时候,老赵到了工地,发现林嗔正搬完最后一块砖。他,竟然忙了一个通宵吗!林嗔快累瘫了,直接躺在地上喘气。老赵忙过去扶他,道:“你也没必要全部搬完吧”林嗔笑笑道:“那个人不是受伤了吗?我知道现在赚钱有多不容易,只要他不是坏人,能帮就尽量多帮一点。”老赵心中有些羞愧。林嗔看了看手机,道:“诶呀,已经五点了,我要回去补个觉,等会儿还得陪月神,拜拜。”

林嗔抛下神情有些呆滞的老赵,一人回去睡了。七点的时候,肖狂把林嗔弄醒,道:“月神来了,你该走了。”林嗔睡眼惺忪,“哦”了一声就出门了。而当老赵在粉丝微信群里发了事情的经过后,一向热闹的月粉群竟然好久没人说话。好久后,才有一个网名叫九浅一深的网友说道:“再看看吧,我们的月神需要好好守护。”群里一阵同意的表情包刷屏。

车里,月神见到林嗔满是困意,忍不住问道:“昨晚没睡好啊?是不是床不舒服?”林嗔强撑精神,道:“还好啦,我先睡会儿,到了喊我。”“嗯。”

他们今天的目的地是商场,不过看林嗔这样子,多半是逛不了了。不一会儿林嗔已睡着,月神脱下自己的羊毛大衣,盖在林嗔身上,动作极是轻柔,仿佛生怕把林嗔吵醒一般。张萍从后视镜看到这一幕,只感觉自己在做梦。这林嗔到底是什么人,月神对他也太好了吧。到了商场停车场后,林嗔还没醒,张萍刚想喊醒他,被月神直接制止,轻声道:“小萍,你先去逛吧,我陪他就行。”

于是张萍下了车先去忙了。月神看着林嗔,眼中满是柔情,声音很轻地道:“都累成这样了,还要陪我,你对我实在是太好了。”

良久,林嗔才悠悠转醒,见到月神看着自己,忙道:“不好意思,本来是陪你逛商场,我却睡着了。”月神笑道:“没事。”林嗔又发现了披在自己身上的外套,看了看月神,忙帮月神穿上,道:“走吧。”月神盈盈一笑,跟着林嗔进了商场。此时月神早把自己脸遮了起来,虽仍是掩不住她绝世出尘的气质和身姿,但至少不会被人认出来。到了一家服装店时,两人一边看着一边聊着,月神问道:“你最喜欢什么颜色啊,我猜一定是蓝色吧。”林嗔道:“不,我最喜欢红色,深红。”月神道:“是吗?好巧,我也最喜欢红色。”林嗔笑道:“有眼光。”逛完买完后,月神把张萍打发走,和林嗔在街边散步。闲聊间,月神问道:“你有什么梦想吗?或是什么想做的事?”林嗔一怔,已经好久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了,想做的事吗?以前有很多,现在只想等死而已。

林嗔笑道:“先说你吧,你有什么心愿吗?”月神平静地道:“我啊,只想找到我心爱的人,和他一起慢慢老去,厮守一生。”恐怕所有人都未想到,这位高高在上的神女,愿望竟是这般的简单和普通。林嗔却叹息了一声:“许多相爱的人往往由于种种原因最后没能在一起。不过你比他们幸运的多,至少不会有生活方面的困扰,反而可以慢慢找到心爱的人,和他相爱。”

月神点点头,道:“我刚生下来就会走路了,那时大家都说我天赋异禀。可是我从小就不大爱亲近人,因为我很讨厌别人碰我,就算是我父母也不例外。”林嗔道:“可以理解,但父母都不让碰,有点过份了。”月神悠悠道:“是吗?我以前也一直觉得我这样不好,但我就是不愿让任何人碰我哪怕一根手指头,不过现在我明白为什么了,因为我一直没有遇到那个我想遇见的人。”

林嗔问道:“那你现在遇到了吗?”月神深深地看着林嗔,道:“遇到了。”林嗔见月神看着自己,向四周望了望,疑惑道:“你看我干嘛?”月神嗔了一声,喃喃道:“傻哥哥。”林嗔见气氛有些不对,道:“天色已晚,我们该回去了。”“嗯”两人告别后,林嗔很干脆地走了。快到家的路上,林嗔见到一个男子走到马路中央,而一辆车迎面向那男子开去,完全没有减速的征兆,林嗔见那男子好像已经呆住,便全速冲向那男子,将他向前一推,自己的右手却被车碰了一下。那车怕负责任,直接逃逸了。

林嗔看着惊魂未定的男子,道:“以后过马路小心一点。”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月神粉丝中的一人,当然,林嗔肯定不认识他。而这一幕,恰巧被肖狂看到了。肖狂一向眼高于顶,此时也不禁动容:世上还真有这种傻子吗?

那男子却认识林嗔,对林嗔千恩万谢,把这事也发到了群里,群里顿时沸腾了。林嗔进房间的时候,发现肖狂还没睡,打了声招呼便准备去睡了。肖狂实在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要救那个人,你又不会武功,万一自己伤了或死了怎么办?”林嗔一脸诧异:“哦,你说那个人啊,什么为什么,救人还需要什么理由?”救人不需要理由?的确,但谁能做到这一点,这个人虽不会武功,也不是什么大人物,但光凭这一点,他已算个人物。

往后的一个月中,林嗔到处带着月神瞎胡闹,什么翻墙进公园啊,到学校冒充学生上课啊等等,月神觉得快乐无比。与此同时,林嗔时常会帮左邻右舍解决一些困难,渐渐地,林嗔在一些月神粉丝心中的地位,甚至超过了月神,有些女粉丝,甚至变成了林嗔的粉丝。世间之事变化之奇,当真令人意想不到。

这天晚上,林嗔的微信响了起来。月神:“在干嘛呀?”林嗔:“睡呢。”“emmmm,明天公司有事,小萍开车送你过来,好不好?”“好啊,早点休息。”“晚安。”“晚安。”月柔依躺在床上,看着手机一脸幸福。恋爱原来这么快乐,难怪这么多人热衷于此。

林嗔其实没有睡觉,而是坐在沙发上和肖狂面对面互相看着。肖狂见林嗔终于发完微信,便道:“嗔哥,你就没想过练武吗?”

“我去”林嗔骂了一声:“你大半夜不睡觉,也不让我睡觉,就为了说这个?”肖狂见林嗔一脸无所谓的态度,急道:“嗔哥,这可不是小事,你既然知道武林中事,便该知武者寿命逾200,你想和月神在一起,起码练练功,我肖家弄几本好点的功法还是没问题的,你看……”

林嗔直接打断了肖狂的话:“你先等等,谁说我要和小依在一起?”肖狂道:“你小依都叫上了,还不承认。”林嗔差点绝倒:“你这意思,我就不能有比较要好的女性朋友了?”肖狂满脸不信,道:“你就嘴硬吧,我说说正事,我有一个朋友来了。”林嗔看了看肖狂,道:“然后呢?阿狂啊,我一直觉得你这个人虽然有些不靠谱,但逻辑清晰,思维缜密,怎么今天说话没头没脑的。”

肖狂叹了一口气:“我这位朋友对月神一往情深,月神虽然追求者众多,但他,是最有希望的一个。若是知道你的出现……”“他还能杀了我不成?”“那倒不至于,他很明事理的,只不过他若见你是个普通人,一定觉得你配不上月神,然后让你吃点苦头的。”林嗔伸了个懒腰,道:“所以你让我练武,好让你那位朋友觉得我有资格追求月神,不至于让我吃苦头,我真是谢谢你,武功是三两天就能练成的吗?况且我和小依真的只是伟大高贵的友情,没有丝毫的男女之情。我睡觉去了,别打扰我。”肖狂见林嗔真的就去睡觉了,顿时抓狂。算了,老子不管了,到时候你别来求我。

林嗔到了月神公司后,没有进公司,反而在大门口逛了逛。然后远远地看到月神和一个男子走在一起。那男子丰神隽然,温润如玉,脸上面容仿佛是用最精美的玉雕刻而成,尤其他身上绝无半点书生的酸腐之气,反似有凌天之志,令人心折。此时男子正看着月神,不停地说着什么,眼中的爱意根本藏不住。反观月神则是一脸冷然,只是礼貌性地回了几句话,就没有其它的了。

林嗔心道:这多半便是阿狂那个朋友,此人神光内敛,果是不同凡响,小依干嘛这么冷淡,难怪找不到男朋友。我还是先撤,留给他们二人独处空间。于是快速奔回车上,对张萍道:“你和月神说一声,我今天请假一天。”张萍好奇:“你人都来了,还请什么假?”林嗔笑道:“我可不做电灯泡,先走了,拜拜。”说完头也不会地走了。

张萍还没反应过来,什么电灯泡,要说电灯泡,也是别人是你俩的电灯泡好嘛。月神和那男子到了,张萍恍然。

月神问道:“小萍,林嗔哥哥呢?”“哦,他请假一天。”月神奇道:“请什么假?他电话里也没说啊。”男子凑过来问:“你们说的是什么人啊,如果他有急事,让他先去忙呗。”

月神又问:“你今天接他了吗?”“接啦,他刚刚人已经到了,好像看到你们了,还说什么不做电灯泡。”男子心里忖道:这位还挺上道的嘛。月神闻言脸色剧变,问道:“他朝哪个方向回去的?”张萍指了一个方向,月神速度有如狂风,朝那方向疾奔。男子紧随其后,丝毫不慢。月神对男子吼了一声“滚”继续奔走。月神一向处变不惊,几曾如此急切,更别说发怒了,可林嗔在她心里委实太重要,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月神速度越来越快,终于看到了林嗔的身影。林嗔正在一个扭蛋机前扔硬币。月神不管有旁人在场,冲上去紧紧抱住林嗔。此时她哪里还有月神的样子,那模样像极了一只被主人遗弃的小猫,可怜兮兮地看着林嗔,仿佛生怕林嗔不要她了。男子见状,心头妒火大起,却又不敢发作。

林嗔被月神抱住,一时也懵了。想要推开,却不料月神抱得极紧,怎么使劲都挣脱不开。

“你放手”“不放”月神盯着林嗔的脸问道:“林嗔哥哥,你是不是吃醋了啊?”林嗔今天脑子好像不大够用:“什么吃醋?”月神道:“你就是吃醋了,我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他虽然追求我很多年了,但我一点也不喜欢他。”

男子心里似在滴血。林嗔道:“行,我知道了,你现在能不能放手了。”“恩。”月神这才松开了双手。林嗔见月神急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柔声道:“这些你不用跟我解释的。”月神眼里除了林嗔似乎没有别人了,又问道:“那你不生气了?”林嗔从头到尾就没生气,但此时也只能配合月神道:“不生气了。”

男子走了过来,道:“在下萧战天,拳道萧家的人,未知阁下是……”林嗔拱了拱手道:“原来是七大世家的人,在下林嗔,普通人。”月神挽着林嗔的手,对萧战天道:“介绍完了,你可以走了。”

萧战天见两人如此亲密,早已妒火中烧,但又不想惹得月神不快,便满怀怨气地离开了。月神道:“林嗔哥哥,你还是搬过来和我住吧,我片刻都不想和你分开了。”林嗔本想拒绝,但看到月神一脸希冀的神情还是答应了。

见到月神别墅的时候,林嗔心中还是忍不住吐槽了一番,这哪是别墅,快和宫殿差不多了,富丽堂皇不说,里面更是了不得,各种设施应有尽有,装修也非常考究。林嗔思考之余,月神又说了一句差点让林嗔吐血的话:“以后林嗔哥哥就和我睡一起了。”

林嗔道:“这里房间这么多,不用挤一间吧。”“林嗔哥哥,你是我保镖诶,本来就要贴身保护我安全的,而且我相信你,你肯定不会对我做什么的。”这话毫无漏洞,但我为什么觉得哪里不对。这要是换了别人,估计已兴奋地吐血了。

林嗔问道:“你晚上踢被子吗?”这世间恐怕只有林嗔这么不识好歹的人才能问出如此混账的问题。可月柔依丝毫不以为意,扯着林嗔的袖子娇嗔道:“不踢不踢,我睡觉很乖的。”“哦,那就好。”令林嗔无语的是,睡一起就算了,月神还非得抱着林嗔睡,说不抱着林嗔就睡不着。林嗔很想吐槽那你没认识我之前是怎么睡着的,但想到月神毕竟也算他的老板只好勉强忍住不问。

三日后,月神很认真地问了林嗔:“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啊?”林嗔想了想说道:“温柔的。”月神点了点头,道:“这里附近新开辟了一个空间节点,林嗔哥哥,我们去看看吧。”“好啊。”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