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4章)
为什么后宫中嫔妃们一定要争宠?2019年横空出世,知乎33万高赞,喜马拉雅300万播放量,爆红B站、小红书的虐心古言!无数读者流泪推荐,后劲十足的反套路宫斗小说!用最轻松的笔调,写尽所有人的意难平。十四岁那年五月,槐花正香的时节,我撑着脑袋坐在永安宫里打瞌睡,那个男人笑声里带着说不出温柔,他说:“就这么困吗?”那一年我也才十四岁,青春少好的年纪,第一次遇见这样一个人,替我挽发描眉,为我吟诗唱曲,一口一句娇娇儿。我真的一点点心动都没有吗?皇上日日与我写“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可与他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又不是我,他那首诗怎么可能是写给我的呢?
上架时间:2021-03-11 14:58:16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已经获得合法授权,并进行制作发行

第1章 意外

我进宫这件事,原是个意外。

我叫江映柳,今年十四岁,出身书香门第,祖父是当朝太傅,祖母是圣上的姑祖母华阳大长公主。父亲叔父在朝为官,哥哥们年少有为,实在是一个蒸蒸日上,处于上升期的大家族。

这样的家族必然是要把一个女儿送进宫里去的,只不过我从来不在候选名单里。倒不是我品貌不如人,而是我——

太蠢了!

祖母常说我像她,幺女儿,没心机,听不懂弦外之音。姐妹们借着作诗的由头争风吃醋都快打起来了,我还在认认真真斟酌我的诗里有个字用得不好。

“罢了,等小柳儿满十六,给她找个门第低肯上进的夫君吧!”老祖宗这么说,我也觉得挺满意,于是根本没有点亮争宠这项技能。

万万没想到,选秀前夕,我两个姐姐一个脸上长了疹子一个掉进湖里,我被赶鸭子上架,莫名其妙迷迷糊糊地到了选秀现场,理所当然被选上了。

皇上看上的不是我,是我的父兄。这句大实话听起来老是觉得有哪里不太对。

我家世好,位份也高,封了美人,住进怡华宫的兰芬阁。怡华宫的主位是皇上的潜邸旧人,育有三公主的淑妃娘娘。淑妃现年二十五岁,对外不争不抢,堪称三宫六院第一号隐形人。对内么……对内是个厨子。

淑妃爱做饭,手艺特别好,对不能成为尚食局的尚食女官这件事十分遗憾,最喜欢好好吃饭的人。

而我,凭借着对她手艺的衷心赞美,和入宫半个月脸圆了一圈的切实行动,获得了她的欢心。

四月初一,入宫一个月,我去给淑妃请安,淑妃在中气十足地大骂我的好朋友三公主:“李嘉乐!你给我好好吃饭!”

三公主年仅五岁,却已经很有自己的审美标准了,发誓不想再胖得跟球一样,躲在我身后喊:“美人姐姐救命!我母妃疯了!”

淑妃冷笑地搓着手:“李嘉乐!一!二!”果然每个孩子都怕父母叫自己的全名数一二三,三公主老老实实低着头,含着眼泪恶狠狠地嚼着红枣薏米粥里的红枣,用力过猛不小心咬到了自己的舌头,抬头见淑妃娘娘铁石心肠面无表情,只好包着一包泪继续吃。

我有点心疼地坐在她旁边拍她的背,淑妃说:“小柳儿你别理她!赶紧吃点东西,皇后娘娘今日大好了,咱们去未央宫请安。”

皇后娘娘一直在生病,连选秀都缺席,这是我第一次去见她。

皇帝登基四年,宫里原有的妃嫔已经不少。陈贵妃跋扈嚣张,贤妃温和大方,纯妃不爱说话,温昭仪更不爱说话,郑淑仪最得宠,几位宝林御女之流最可怜,明明年纪比我大,进宫比我久,还要给我行礼叫姐姐。还有跟我一样选秀上来的十位新人,有已经承宠升了位份的,也有跟我一样至今不知道皇上是圆是扁的。

皇后娘娘真好看啊,跟天上的仙女儿似的,说话温温柔柔的,就是时不时咳嗽,真真儿是我见犹怜。对比之下,全场找茬的陈贵妃就十分不和谐。

淑妃娘娘跟我说,陈贵妃是个傻子,脑子不好使,居然喜欢皇上,喜欢到猪油蒙了心,对皇上的女人都不友好,在宫里树敌无数。

“小柳儿千万不要学她,喜欢谁不好,喜欢皇上,这不是有病么?”

窃以为淑妃娘娘真是有大智慧之人。

陈贵妃骂完郑淑仪狐媚,敲打完侍寝过的六位新人,就轮到我们五个未承宠的了:“你们进宫来,原是要伺候皇上的!进宫一个月了连皇上的面也没见着,要你们何用?丢不丢人!”

我寻思着也没什么好丢人的,世上没见过皇上的人多了去了,也没见谁寻死觅活的啊!

然而我身边的赵宝林何良人文御女周御女都面有愧色,几欲落泪,我就很着急啊!我哭不出来啊!只好低着头不敢动,可陈贵妃不肯放过我。

“江美人,你是新进宫里位份最高的,要做好表率!怎么也如此不中用。可别在怡华宫里,学得跟某些人一样成了锯了嘴的葫芦!”

这两个人都叫我不要学对方,真是冤家孽缘,要是生成一男一女该多好,那绝对就是佳偶天成啊!

我和淑妃娘娘都默契地保持沉默,皇后娘娘开口道:“好了,江美人年纪还小呢,来日方长。各位新来的妹妹只要安分守己,必都有机会侍奉皇上的。”

陈贵妃狠狠地瞪了皇后一眼,随随便便行了礼就先走了。

回到怡华宫,淑妃娘娘瘫在躺椅上骂道:“陈彩容那个蠢货想让皇上睡她就去找皇上啊!找咱们茬做什么!我还能替皇上睡她吗?”

说完见我一脸懵逼,赶紧重新组织语言:“小柳儿,你是好孩子,千万别犯傻。喜欢皇上是不会有好下场的,皇上又不会喜欢我们。你瞧瞧皇后娘娘,当年在东宫时跟皇上多恩爱啊,三个孩子一个也没留下,皇上不也照样选秀吗?还有我,当初也算得了一阵子宠呢,不然哪来的嘉乐,你来一个月了,你看皇上来看过我吗?你心地良善,年纪又小,不怕你笑,我把你当半个女儿半个妹妹看才跟你说这些话。来日你承了宠,争宠也罢不争宠也罢,千万不能喜欢皇上!”

我把头搁在淑妃娘娘腿上,就像在家跟祖母撒娇一样的,我说我不想得宠,我想跟娘娘好好地待在怡华宫,陪小公主长大。

四月初二,跟嘉乐做了一天秋千都不成功,捏泥人玩成了花脸猫,双双被淑妃娘娘罚抄书,她还板着脸不肯给我做红烧狮子头,昨日的温情仿佛一场梦,悲哉!

四月十一,从今天开始,我是宫里唯一没侍寝过的妃嫔了,淑妃娘娘怕我伤心,特意给我做了一桌子好菜,拼命夸我说我是她见过最讨人喜欢的女孩子,不要因为没被一个渣男看上就失去自信心。我吃得心满意足,脸上却努力装出不开心的样子,希望娘娘明天还给我做这么多好吃的。

四月十二,请安后,皇后娘娘把我和淑妃娘娘留在未央宫。

皇后娘娘是真的美,芙蓉面柳叶眉,袅娜柔弱,笑起来的时候还有两个梨涡,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啊!我看得入了神。

淑妃娘娘在未央宫就跟在怡华宫一样自在,翘着二郎腿靠在椅背上:“大家都是自己人说话随意点。”

皇后娘娘弹了一下她的脑壳,回来安慰我说,我年纪小,又长得好看,早晚会承宠的,千万别胡思乱想,更别为这个受人挑唆,做出傻事来。

我只顾看美人,半天才回过神来,拼命点头:“娘娘你真好看!娘娘你放心,我不会的!我会乖乖哒!”

皇后娘娘笑弯了眼睛,摸摸我的脸颊说:“怪不得阿柔喜欢你,真是招人喜欢。”

淑妃娘娘搂过我说:“这个小乖乖是我的,你不许抢,不过瑶瑶,你倒是说说,皇上明明封了我家小柳儿做美人,为什么不召她?”

皇后娘娘压低了声音问我:“小柳儿,你家两个姐姐才名在外,为什么到头来换了你入宫?”

我把原因说了,皇后娘娘叹道:“缘故就在这里,皇上早就有意纳你家一位女儿为妃,偏偏你家两位声名远播的女儿不送来,送了你这个十四岁的小丫头来,皇上怕是觉得你们家推托,看不上皇家呢!所以才晾着你。”

淑妃一听就嗤笑道:“呸,小心眼的玩意儿!”

我有点怕皇上要为这个罚祖父他们,皇后娘娘安慰我说:“没事的,江太傅一向兢兢业业,皇上不会为这种事为难他的,就是敲打敲打,过几天估计就传召你了。”

我:“……有什么办法能不被传召吗?”

皇后娘娘笑得前仰后合,指着淑妃骂道:“你都胡乱教了人家小姑娘什么了!”

淑妃说:“我可不是乱教,我是觉得她跟你当年有点像,我不想她跟你一样。”

皇后娘娘听了倒不笑了,沉吟着看了我许久,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她才说:“不是模样像……不过这性子,倒真的……”一语未了一阵咳嗽,我突然很难过,她当年也跟我一样吗?可她现在跟我一点也不像。她这么柔弱,眉眼有散不去的阴郁,明明总是微微地笑着,我瞧了心里却总觉得不快活,好想做点什么让娘娘开心起来啊!

四月十五,皇后娘娘身子好些了,让我和淑妃带上三公主去她那里吃午饭。我们到的时候发现还有特别不爱说话的温昭仪。

温昭仪正在绣花,见我们进来动都不动,略抬了抬眼皮对淑妃娘娘说:“我想吃荷叶饼,再给瑶瑶做一个鲟鱼羹,快去厨房做饭吧。”

淑妃……淑妃说:“做饭可以,给我做个炕屏,皇帝老儿过两个月就生日了,我不知道送什么。”

温昭仪一脸厌恶:“呸,我做的东西他也配得上!不过我这里有两幅绣坏了的,回头叫人改一改送给他吧!”

淑妃娘娘耸耸肩一脸无所谓:“随便改一下就行,我送的东西皇帝老儿一眼都不会看的。”

皇后娘娘不放心:“坏得厉害吗?别被人看出来。”

温昭仪十分骄傲:“我绣坏了的东西比别人绣好的还要好十倍!给皇帝老儿真是便宜他了。”

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皇后娘娘没让人在屋里伺候,这种对话叫人听见了容易出事。

淑妃娘娘去做饭,皇后娘娘搂着三公主哄她说话,温昭仪没跟我打招呼就开始给我量尺寸:“阿柔肯做饭给你吃,我也就给你做条新裙子,吃了阿柔做的饭,穿了我做的裙子,以后咱们就是自己人了。”

我就这样打入高层,成了高层小圈子中的一员,真是可喜可贺。

淑妃见皇后娘娘身体好了一些,心里高兴,做的菜就分外好吃,除了荷叶饼和鲟鱼羹,还做了鹅掌鸭信火腿炖肘子鸡髓笋拔丝山药虾丸鸡皮汤……我跟三公主吃得连头都顾不上抬,温昭仪也一边吃一边含糊地夸道:“阿柔你别的不行,做菜还是顶好吃的。”

皇后娘娘每道菜都吃了一些,专门点的鲟鱼羹只吃了一小碗就不吃了,坐在边上看着我们笑,淑妃好说歹说才劝她多吃了小半碗粳米粥。

吃罢饭,皇后娘娘牵着三公主走了两圈消食,看上去就有些精神不济恹恹的,淑妃和温昭仪扶着皇后娘娘回寝殿,亲自伺候她休息,又很仔细地问了伺候的宫人皇后娘娘每天几时睡?几时醒?夜里醒几次?每天吃多少?两个人越问脸色越难看。

怕吵到皇后娘娘休息,温昭仪跟我们一起回了怡华宫,一坐下淑妃就叹道:“说是比之前好些了,可是吃得少睡得少,瑶瑶这病要怎么着才能好起来!”

温昭仪也叹道:“瑶瑶姐是心里的病。”

话头刚开始,温昭仪明华宫的掌事姑姑就来了,愁眉苦脸道:“娘娘,皇上传了口谕让您晚上侍寝。”

温昭仪瞬间变脸:“老娘给瑶瑶姐绣的抹额还差两条鹤腿就绣好了!我本想今晚绣好明天拿去未央宫的!皇帝老儿做甚要这么招人讨厌!”

明华宫的掌事姑姑都快哭出来:“娘娘,您心里想想就罢了可别说出来啊!淑妃娘娘这里没外人也罢,您今晚忍一忍,可千万别忤逆皇上啊祖宗!”

淑妃十分同情地哄了半天,温昭仪才脚步沉重地走了,淑妃对我说温昭仪有点可怜,明天给她做个糖蒸酥酪吧。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