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87章)
大家好,我是实习旁白257,下面发布一则通告: 【秦阳秦某人踏遍轮回却私自离开,导致轮回各大镇守家族意见不一,已经吵了上百万年,最后维护派对顽固派怒不可遏,直接动手打了起来… 【对此,天道震怒,无奈之下只好通过了议案,而正被捡回家的秦某人,浑然不知他的命数也随之有了改变。】 下面是自夸,当不得真: 文风略诙谐幽默,情节颇有起伏,套路峰回路转,故事沁人心扉。 女主不单一,女配不好说,男主就一个,主角有很多,旁白只有我。 ——稿子到此结束,能说的就这些,正主正在来的路上,稍微透露一下,第一位女主第一章就出现了。 …大家别听他乱说,没有这事(回头就扣他鸡腿),为了维持本简介有那么一点严肃性,这里认真说一下,收藏就是加入书架。

第1章 人间烟火气

冬日将之,夜雪纷飞。

山林间有一处通体采用岭杨木的别致院落,房屋的主人是一个青袍老道。

这一夜他从风雪中抱回了一个男婴,为此地的清幽增添了不少生气。

而与此同时,极为遥远的一处,有一群人在山林间,大桥下,草丛里疯狂地寻找着,他们装扮不一,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孩子,孩子呢!”

“你这婆娘,没看到我们正在找吗?”

“你吼我!”

“我错了!”

……

……

时光悠悠,十四年一晃而过。

——又是一年冬日,鹅毛细雪飘然落下,微风拂起,轻荡过花白门梁,往下滑落,顺着白云小路朝里悠悠飘去。

道路两旁的雪雾随同飞起,席卷排列整齐、对仗工整的翠绿小树。

那笔挺的腰杆、张扬的枝桠,宛若寒冬中巍然矗立、沉默无声的守护者,这便是岭杨树,曾经最常见的存在。

树的侧方各有一座白雪轧青瓦,朱红覆檐柱的亭台,飞檐没雪,雪落竹桥,桥下冰湖。

绒絮飞雪带着雪雾顺着风悠然一拐,各自顺着云路的指引绕过一颗巨大的岭杨树,又在云路的交汇处聚合。

风雪一同迈过那深藏雪地的门槛,穿行在院中那座硕大的圆形广场,广场直立有三行缠着蓬松粗绳的青黑木桩。

其上斑斑点点、坑坑洼洼、细痕密布。

白朦雪雾斜向下一节节滑落,顺着起伏的雪地腾空跃起,满庭雪花飞舞,惊醒了那埋头扫雪的少年。

他抬起头来,似是一愣,旋即缩进了那厚厚绒衣之中,他双手抓着扫帚,杵在原地,那双悄然打量起四周的眼睛澄澈干净、不惹尘埃,好似天真无邪。

梦醒了,雪来了,地白扫了。

秦阳左右打量着那重新铺上雪白地毯的门庭,下意识抿着嘴,自己就走神这么一小会儿,忘了关门,第三次了。

他轻呼一口气,探掌拿起腰间悬挂的玲珑玉牌,其上纹路精巧、温润光滑,沾染上的淡淡雪粒随手一抹就恢复了原状,倏然浮现出一个苍劲有力的‘秦’字。

哪怕自己已经琢磨过很多遍,他的心神仍不由为之一震——这块玉牌除了手感好点,其他一无是处,也就证明他姓啥。

“单名一个阳,也就是秦阳,名还是我自己取的,就在师父抱我回来的那天晚上,那晚外面好似很喧嚣。”

他打了个哈欠,最近都没怎么睡好,老是做梦,可醒来又不记得有什么,如果那两个影子不算东西的话。

秦阳看了看天色,现在还是凌晨,天灰蒙蒙的,院子里零散摆放着漆黑的大水缸,里面的积雪也已被自己一点一点弄了出来。

用的是那个孤零零站着的老木桶。

为什么要说他老呢,这个待会说,自己等下还要拿他到井里打水,不能得罪、不能冒犯、不能嚣张。

秦阳淡淡地扫了一眼四周,又用脚犁了下地,发现雪只是浅浅一层,任务圆满完成,接下来就是打水了,可他转念一想,总觉得自己该说些什么。

他想了又想,眼睛忽然一亮,略作沉吟,忽而高声道:

“师父,起床了~”

“知道了~啦。”

沧桑随和的声音是从左侧厨房旁的屋内传出,声音一出,屋檐上厚厚堆积的雪花都往下滑落了不少,砰砰地接连砸进厨房前的一个水缸里。

‘完了、完了,又要去把雪弄出来。’

秦阳有些不忍直视地闭了下眼睛,表情有些痛苦,他抬手抹了一把脸,然后面带微笑,将扫帚放到院子的角落里。

那里不受风吹日晒,四季温凉,这也是个大爷。

他回身朝老木桶走去,轻拿轻放地来到了水井旁,水井是由青砖砌成的,井口上方一尺是一个转轮,那里缠着绳子,连接到井身的大转轮上,轮上有一个粗壮的把手。

老滑了。

“师父,今天你准备好了么?”

秦阳说着拿起绳子给老木桶打了一个还算结实的绳扣,然后投放到井里,那木轮呼呼地转,然后咚地一声,到底了。

他揉搓了下双手,抓住那粗壮的光滑把手,身体向下又向前,向上再向后,以此循环,一圈又一圈。

不一会,那老木桶满载而归,神气地晃了晃,秦阳一手固定大转轮,一手将老木桶拉回、搭在井沿上,缓缓解开那有冰块凝结的绳扣,接连响起的落水声中,大小不一的冰块坠入冒着微弱白气的水面,泛起朵朵涟漪。

自己都在这里生活了快15年,都没怎么去见过外面的世界,不过算下时间也快了,成年后的第四个年头。

——也就是当初约定的时间,其实他并不想离开这里,以前嚷嚷着要出去玩,也只是想要让师父陪自己玩而已。

可他又不得不离开。

秦阳单手提着老木桶,脚步沉稳轻快,走到离水井最远的一处大水缸,手往上一抬,另一手端住老木桶的底端,水哗哗的飞流而出,然后回身继续。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天色渐亮,雪地上有一行又一行的脚印显露、交叉、混叠。

厨房旁的屋内,床上有一老道人坐起身,侧过脑袋,望向窗外,看着那忙碌的身影走来走去,他的嘴角不由翘起,嘿,这几天的水有了。

他的眉头忽又皱起、抿着嘴,陷入沉思,这小子估摸着还想和自己比一遭,次次回来都是如此,次次都输,真是倔强。

可自己已经在让着他了,平时在家里不让他使用元力,也是为了让他不要产生过于依赖的心理,绝对不是因为自己想看他跑来跑去,冻得瑟瑟发抖,然后跑到暖炉旁和他一起喝茶。

毕竟自己也是身体力行,以身作则,这为人师表要注意的事还是很多的。

外面又吹起了寒风,雪雾飞扬,白雪飘飘,秦阳脖子旁边那环绕一周的白色绒毛都被打上了寒霜,冷厉的风冲破重重阻挡溜进了衣领内,好似万千寒针一点一点往下扎去,不禁汗毛竖起,直打哆嗦。

他抬起自然下垂的左手裹紧衣领,忍下发颤,嘴里喊道:

“师父,你快起来,外面不冷!”

“我信你个鬼!”

老道人蜷缩着身体,把自己套进淡绿色厚棉被,紧紧裹紧,嘟哝出声。

“我真没骗你,瞧,我都——不怕!”

秦阳单手拎起老木桶,想抵在大水缸边上,往下倾倒,结果那老木桶徒然一沉,重重地落到地面上,水却没有溅起一丝。

‘老木桶,给我师父个面子。’

秦阳一次又一次试着单手用力拎起他,可老木桶好似粘在了地上,丝毫不为所动,到了最后,他的眉头几乎皱到一起,面容扭曲而狰狞,青筋跳动,真的没力气了。

无奈之下,他只好顶着寒风,双手握紧把手,缓缓拎起,抵着水缸边沿朝里倾倒,这大爷又有了脾气,只肯慢慢倾斜。

过了一会,秦阳单手拎着老木桶回身朝水井那走去,左右手不时交替甩着、在衣服上摩擦着,方才水花轻贱到了他手上,又冷又麻还疼。

“你还好么,怎么刚才没了声?”

老道人趴在窗沿,身上裹着淡绿厚棉被,正透过窗户的缝隙往外瞧,那苍老的脸上有着狡黠的笑意,差点笑出了声。

好么?当然不好。

秦阳提着老木桶走到井边,那疯狂甩动摩擦的手和那痛苦的表情无一不体现着他的不好,就在他想放下老木桶的时候,手中忽然一沉,身体趔趄、脚下一滑,整个人后仰摔倒在地。

秦阳痛呼一声,有些咬牙切齿地喊道:

“丹宣,我跟你没完!”

丹宣,没错,这就是他师父,一个变着法子训练他的家伙,可那是以前,不是现在,他要跟他拼了!

秦阳手搭在井沿上,往上撑起自己,刚起身便听到院子里响起嘎吱的声响,他急忙侧头朝那看去。

只见,那缓缓打开的门后,师父正裹着淡绿厚棉被,仅从中探出那略显苍老的面庞,他脸上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迈开双腿,步履轻快地下了台阶。

然后,他脚刚触地,身体就往前一滑,脚下交替滑行,优哉游哉地往这边靠,而表情却逐渐严肃起来,教训道:

“你看,我就没事,平时让你打好根基,你不信,现在知错了吧?”

“师父,徒儿知错了。”秦阳呐呐点头,然后笑嘻嘻地望着他。

“知错就好,徒不教,师之过。”丹宣微微点头,可看到秦阳笑嘻嘻地看着自己,不由疑惑地问道:“你看着为师作甚,还不把功课做了,我好——”

扑通!

丹宣撞到大水缸,一头扎了进去,里面全是水。

“哈哈哈,师父,哈哈哈哈哈!”

秦阳忍不住开怀大笑,赶紧起身走了过去,把他拉出水面,放倒在地。

可看到他眉目紧闭,脸色有些发青发紫,他又有些笑不出来,他忘了师父也没使用元力,这大冬天的,水这么冷,难道师父要舍弃他驾鹤西去?

他的眼睛有些发红,嘴角咧起,却又抿着嘴,眼里闪着泪花,然后就被丹宣喷了一脸水,又被一个滑腻的东西撞到脸上,弹到一旁在那扑腾。

“师父。”秦阳想哭,太冷了,衣服都湿了。

“咳咳,秦阳啊,今早吃鱼。”

丹宣坐起身,元力自身体涌出,将身上和身后被子的水分蒸干,他的面容苍老,皱纹浅浅浮现,眸子清亮却有一些浑浊,难掩的迟暮之气。

“丹宣,你用元力了。”

秦阳赶紧用元力把衣服和身体表面的水分蒸干,然后又悄然维持着元力的运转,这才一脸严肃地瞪着他。

“怎么跟师父说话的?元力不就是拿来用的嘛。”

丹宣皱起脸,伸手拎起偶尔跳动的鱼,在秦阳面前晃了晃,无奈地开解道:

“好了,刚才不用元力,我两都不好受,毕竟这里的冬天冷死了都。”

秦阳抱着胳膊,别过头去,一副不接受的表情,他不动声色地瞥了瞥他,不容反驳道:

“你要是跟我比一场,我就原谅你。”

“怎么比,这次你来出题。”

丹宣起身拍了拍身上的雪,又跳着抖了抖雪,然后从厨房唤出一个钩子,将没有动静的鱼穿腮勾住,往厨房一送,那鱼化作光影瞬息就挂到了厨房的案板上,

他转过身去,弯下腰背,拾起那淡绿厚棉被,双臂一转,简单一抖,然后折叠成方块,抬手一推也送进了屋里。

“想好了没?”

丹宣半侧过身体,望向那蹲坐在地上、满脸愁容的秦阳,脸上忽然浮现淡淡的笑意,自己这招还不错,只要把问题转移,就不是他苦恼了。

到时自己再多放点水,也就差不多了。

“嘶,可我会的都是你教的,这么一想我好像没什么能让你认输。”秦阳下巴抵在手臂上,呆呆地望着远处那棵大岭杨树,陷入了沉思,忽然开口问道:“有没有什么不是你教的?”

“这个得你自己想。”

丹宣笑着微微摇头,抬手从井里唤出水柱将大水缸一一注满,然后起身将木桶放到井后,又将门庭的雪扫了一遍。

天空布满厚厚的云层,鹅毛细雪依旧在争先恐后地穿过云层飘落而下,他抬起头来,往上看了一眼,心道:

‘这雪下了有些天了,也该放放晴,让这小子出去走走。’

忽然,天边吹起一阵风,云层飞快移动,露出那被遮掩的太阳,金黄的霞光穿透云层,散落大地,草木伸展,花儿绽放,飞鸟出巢,万象更新。

林间屋舍好似蒙上了晖芒,雪亮晶晶的,秦阳的眼睛不由一亮,他扭头看向身旁坐着的丹宣,激动道:

“师父,我知道比什么了!”

“哦?说说看。”丹宣眉头一挑,嘴角带笑。

“比厨艺。”秦阳有些跃跃欲试地搓了搓手,这个是他自己学的,肯定能让师父惊恐、咳,惊喜万分。

丹宣脸上笑容更甚,嘀咕道:

“你在家里可没怎么做过饭,这点,我持怀疑态度。”

“那比不比?”秦阳不甘心,他早些年那厨艺要是能上台,他会躲着不做?烤只鸡烤成了炭,烧条鱼又腥又咸,煮个汤跟黑暗料理一样,自己都不敢吃。

丹宣面无表情地瞥着他,故意放慢速度摇着头,看差不多了,就勉为其难点了下头,淡淡道:

“这不用比,你要是能煮出像样的饭,我就点头认输,然后给你找张去外面的地图。”

“师父万岁!”

秦阳激动地喊道,急切地起身冲向厨房,开始折腾起今天的早饭。

不止咯……丹宣打了个哈欠,缓缓起身,迈着小碎步朝厨房走去,真好,早饭也不用自己做了。

不一会儿,白雪皑皑的山林间飘起缕缕轻烟,轻烟尽头有一道屏障若隐若现,那飞来的奇异鸟儿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在了另一端,不见异样。

哒!哒!哒!

屋檐上的积雪开始不甘寂寞地接连落下,丹宣端坐在桌旁的靠背椅上,定定地看着圆木桌上那冒着白气,香味扑鼻的三菜一汤,心里不由有些感慨,这孩子在外面估计受了不少苦呢,不然就他那厨艺——

“师父,饭来咯!”

秦阳端着两碗饭走了过来,一碗轻放到了丹宣跟前,一碗放到自己跟前,这才伸手拉开椅子坐了下去,他瞧着都没有筷子,就抬手想去拿桌上那立在木筒里的筷子。

这时,一双筷子伸到了他手边。

“干的不错。”丹宣笑着点头。

“嘿嘿,小事一桩。”秦阳接过了筷子,得意地摆了摆手。

他夹起一块肥瘦相间的猪腿腊肉,放到丹宣的碗里,说道:

“师父,这烈刺豪猪我可是逮了好久才逮着的,您尝尝。”

“嗯~不错,干而不柴,香而不腻,有烟熏味。”丹宣细细咀嚼着,不时点评一句。

他想了一下,忽然开口问道:

“跟你那个黑熊伙伴一起弄的?”

“您都知道了啊。”

秦阳低着眼,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他其实在外面更多的是玩,因为有大黑熊罩着,这里地处北斗山脉边缘,相邻的星月森林中部又在书上被记载为——蛮荒地带。

高阶妖兽蛮多的,自己能打过的并不多。

当然自己也不全是玩,他修练还是很用功的,只不过后来打小的觉得没意思,找大的又打不过,更别说那些老的了,个个贼精。

“那头牛又不可能和你干这事,除了它也没谁了。”丹宣微微摇头,似是想起了一事,继续道:

“你出去玩的时候小心点,我采药回来的时候,看见那群赤青狼,它们正马不停蹄地往领地赶去,可能也会出现在这里。”

秦阳认真地点点头,赤青狼他还是知道的,他们的狼王赤青可是跟大黑熊齐名的存在,凶名远扬,这也是师父告诉他的。

不过黑熊比那狼实力低了不少,至于能齐名的原因嘛,他猜到了,只不过不想说。

秦阳想了一下,表情似是有点为难和犹豫,不过想了想,他还是决定说出来:

“师父,那个淬体九滞我快突破到最后一重了,只不过我最近的心境浮躁得平静不下来,好像有什么在推着自己一样,您有什么法子么?”

——淬体九滞,顾名思义,就是达到淬体十境圆满后,再强行压制突破九次,借此加大开启武者第十三条主经脉的可能(天机殿书)

丹宣摇了摇头,扭头看向秦阳沉默了几息,似笑非笑道:

“你还在为自己的身世苦恼?”

秦阳愣了一下,下意识点头,然后似是反应过来,又摇了摇头,也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地吃饭。

“来,吃点菜。”丹宣夹了一块鱼肉到他碗里,里面的饭都快空了,笑着问道:“还记得为师当年遇到你说的第一句话么?”

秦阳点了点头,咽下口中的饭,回忆道:

“真是个有趣的孩子,生而不凡却无法超脱因果,命运多舛又无法卜算,既然有缘那就跟我回去吧。“

说到这,他顿了顿,突然笑着说道:

“那晚师父说的话好像书里主角的开场。”

丹宣瞥着他,极其肯定地道:

“你肯定忘了我下面说的那些话。”

“有吗?”

秦阳疑惑地想了想,他的有些记忆其实记得并不全,有的只是一种感觉,就好似那个喧嚣的夜晚,而那晚是一个大雪之夜,四周其实挺静谧的。

没想着,他干脆地摇了摇头,转而看向师父,他会给自己答案的。

丹宣想了一下,酝酿着情绪,有些嫌弃又有些无奈道:

“刚好我那里缺个人端茶、打水、做饭,嗯,就你了,你也别这么看着我,这里可没什么人会来。”

什么!

秦阳惊呆了,感情自家师父是在找理由让他接受自己,还忽悠他,他的心里简直碎了七八块,心痛欲裂,他细细地回想了一下:

‘秦阳啊,师父渴了。’

‘师父,您的加冰果汁来咯!’

‘秦阳啊,师父走不动了,最近腰酸背痛的,你看,都直不起来了。’

‘哪里,哪里?我给师父捏一捏,捶一捶。’

丹宣干咳两声,将秦阳从思绪中拉了回来,没好气地对着他道:

“加冰果汁到我手里就只剩一半了,美其名曰,替我尝一尝口感。

“给我捏完肩膀,你就说自己也走不动了,最后还是我背着你去那钓鱼的。

“还有还有,你别笑,三岁跑我床上睡觉把我被子卷走,那还是个大冬天,四岁上房揭瓦,偷跑进书阁里去通宵看恋爱书籍,五岁趁我外出,偷偷做饭把厨房烧了……”

听着丹宣在那一一数落,秦阳没敢接话,只是空扒着碗在那偷笑,瞧着这位精气神倍足的老人,他心里又有些伤感,师父比之那时老了很多,真的很多。

说着说着,丹宣喘了一口气,抬手把饭钵唤了过来,有些疲惫道:

“先把饭吃了,再说下去,我怕气得饭都吃不下。”

“好。”

秦阳乖巧地点了下头,伸手捧起师父跟前的空碗去盛饭,然后给自己盛了一碗,两人就这么安安静静地结束了早饭时光,刚吃完饭,秦阳就争着去洗碗,结果丹宣直接用元力把碗筷刷的干干净净,还送回了橱柜。

丹宣看着有些不知该干什么的秦阳,忽然道:

“最近弄了一本书,你拿去看看。”

他说着取出一本书,推了过去。

“这给我不太好吧。”秦阳嘴角抽搐了下,有些不敢去接这本书,怎么说呢,他有一本跟这本差不多的书——《男孩在外要保护好自己》,也是师父给的。

可这本《女孩在外要保护好自己》他有些又惊怕又激动,万一里面有什么不正经的内容怎么办,他可是很正经的。

不过,他想了想还是收起来吧,毕竟这也是师父的一番心血,于是,他忸怩又不情愿地收入腰间朴实无华的储物袋中。

然后就在丹宣那你怎么还在这里的眼神下走出了厨房,起身朝一处往常经常去的清静场所赶去,他要去修练!

丹宣收回目光,抬手打了一个哈欠,起身往居中的书阁走去,嘴里小声嘀咕道:

“我赌今晚的晚饭自己做。”

另一边,秦阳收起套着的厚绒衣,里面白色的长衣显露而出,长发飘扬,白衣胜雪,他跃过台阶跑过练武场,欢快地拍了拍那些陈旧木桩,木桩微微摇晃,白雾洒落飞扬。

他此时就跟解放了的孩子一样,在雪地上飞驰滑行,绕着那个圆坛拐了一个大大的弧度,期间对着大岭杨树挥挥手,枝桠微微晃动,回之一礼。

秦阳身形一拐,脚下生风,化作道道残影穿行在那白云小路,身周雪花飞溅,落到两侧的岭杨树前,身后有一条青黑的石板路显现。

晚上,他还要去找大黑熊吃饭,好久没见到他了。

想着,秦阳身体下伏,往上一跳,越过那高高的门檐,化作一道绕转的流光,穿梭在山林之间。

他心里打起了盘算,先去亭子山把那本书看一下,免得到时大黑熊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他还那么纯洁,不对,我也纯洁,所以这罪恶就让我独自承受吧!

想着,秦阳便加快了步伐,踩在雪白的树梢上往前掠去,树梢微微摇晃,雪雾抖落而下,落到灌木丛中,发出沙沙声响。

正巧下方的灌木丛也在微微抖动,里面有两个趴在地上、缓缓挪行的人,两人一高一矮,一瘦一壮,他们衣衫还算完整,浑身血污。

闻声,两人直接趴在地上不动,那壮实矮些的偷偷抬眼往上瞟,他隐约看到有一个人影闪过,就当他想看得更真切的时候,被身旁瘦削男子一把按到地上,疼!

他睁大眼睛,泪汪汪地看着瘦削男子,委屈地传音道:

“老马,你干嘛,都疼死我了。”

——神识传音,先天境武者的手段之一,略带一提的是,淬体境上面是开脉境。

老马脸颊紧贴地面,皱起眉头,没好气地传声道:

“你还好意思说,万一他是那群人派来的怎么办?我们昨夜是趁着大雪才死命逃出来的,现在要是被抓回去,你觉得我们还有机会吗?”

“没有。”壮实男子弱弱地应了声。

老马看到他疼得快哭了的样子,不知是心软还是怎的,突然感慨道:

“老牛啊,一转眼你也跟了我上百年了,时间过的真快啊。”

“所以?”老牛有些不明白地问道。

“说了也你也不懂。”老马突然这么说了一句,然后动身缓缓往前挪去,方向却是秦阳所去的地方。

老牛虽有疑惑,不过还是跟了上去,只是看着那方向,眼底有着淡淡的担忧,那个人境界好像才淬体境,他两用一根手指都能把他摁得死死的。

而那人是否也是跟自己一样是被半路抓来的呢?

秦阳七绕八拐地来到亭子山前,转眼就看到了下方成群活动的烈刺豪猪,它们体型肥硕高大,性情暴烈,大嘴长有两颗巨獠牙,极其喜欢用獠牙贯穿猎物——容易撞树,有点呆。

他不由得有些感慨,腊猪肉真好吃,不过让他自己去打,他还真打不过,入品阶的妖兽就有开脉境的实力。

而这烈刺豪猪,背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尖硬倒刺,倒刺呈暗红色,那是它储存致命火毒的地方。

所以,得绕开它们。

秦阳催动金色元力,运转身法移形换影,带起道道残影朝前疾冲,踩在林海的尽头飞跃而出,准确地落在它们前方不远处的一块凸起大石上,随即起身往上走去。

这山腰下巨树林立,枝桠舒展密集,轻风拂过、树梢摇晃,抖落道道白色雪雾,就像四周有万千沙漏在流动着细砂,给人一种如处沙海的感觉。

过了好一会,秦阳穿过林海,抬手拍了拍头上和衣服上的雪,前方的视野也逐渐开阔,树木逐渐减少,山体也更狭窄陡峭,大黑熊没事就会来这里。

所以这里的妖兽十分稀少,也就是很安全。

可他找了一圈都没看到他的身影,难道他回熊洞去了?可那离这里蛮远的,而且自从发生那些事情后他就很少回去了。

“那他是在上面?”

秦阳自语一声,他心里隐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迫切地想要印证自己的话,可绕到平坦开阔的一处山崖,这里除了一个亭子之外,并无其他。

秦阳走到断崖前,望着那苍莽的白色林海,这里视野无比开阔,万里晴空,远处群峦叠嶂,山峰巍然矗立,万物寂静,阳光正好。

“好景好地却没有好心情。”秦阳故作深沉地微微摇头,随即回身朝那亭子走去。

不过想到大黑熊一般不会离这里太远,他的心境又平复了些许,而且大黑熊要是遇到什么事可以喊,反正自己是会去帮他的。

秦阳抬脚迈入亭子,中央是一张无比熟悉的圆形石桌,围着它的是三张石头长椅,这里是师父带他第一次来这玩,抬手间做成的。

那天是他对武道萌芽的开始,也是师父衰老的前兆。

不过他没有证据。

秦阳坐在右侧的石椅上,斜靠着椅背,找了个颇为舒坦的姿势,拿出那本《女孩在外要保护好自己》开始细细研究学习,可里外翻了个透,什么想看、咳,学习的都没有。

而且里面的内容跟那本《男孩在外要保护好自己》差不多,这不就是换皮书嘛。

咦,也不对,起码说明两者共通,都要保护好自己。

可他需要保护好自己么?

秦阳取出镜子对着自己左右照照,自己俊朗清秀,长发及腰,配上白衣简直就跟谪仙一般(没有自夸),这该死的魅力!

——不对,自己的相貌还被师父用药草给封印了好多,说是让我不要心气高,怎么会心气高呢,化个妆我就是个美男子,再来个女装——师父此言甚对!

秦阳“嘶”了一声,急忙打消了自己这个念头,他好像明白师父为什么会给自己这个了,可他没事穿女装去干嘛?

他细细想了一下,想不通就将其抛之脑后,然后又取出《中土》开始看,这算是他的世界启蒙老师——他还没有去过有人的地方,很多事也不知道。

总之,脑子里装的都是很纯洁的东西。

他绝对不知道以前还有兔女郎、猫女、狐女这种可人的存在,特别是狐女,那水灵的大眼睛,可爱的小耳朵,以及毛绒绒的大尾巴。

不过看书多年他发现这些书大多都来自一个地方——天机殿。

“顾名思义是个卜算天机的地方,可我觉得他副业干的比正业还好,特别是那些标注狐族写的书,渍、渍,全是精品。”

秦阳脸上挂着笑意,收起那本《中土》,转而盘坐在石椅上,开始吸收天地间游离的能量,他打算突破最后一滞。

PS:第一卷重制版重磅来袭!

同类热门书
妖刀纪
妖刀纪
一身鬼神莫测的刀术,一生杀戮如海如渊。从他降临在这片土地开始,历史便为他而改变。他活着是一种精神,书写了不屈。他死去是一个传说,传唱着不朽。他就是阳光,一个用生命书写历史,用热血演绎未来的不朽传奇。(休息了快半年了,2013年开年,小夜为大家奉上新书《妖刀纪》。其实本来想叫妖刀的,不过名字被占用了,只能如此了,这本书算是《妖弓》的兄弟篇吧,不过也是一个独立的故事。新书渴望各位支持,小夜先在这里拜谢各位。)
明月夜色 ·东方玄幻 ·完结 ·118万字
9.2分
临渊行
临渊行
苏云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天门镇,只有自己是人。他更没有想到天门镇外,方圆百里,是鼎鼎有名的无人区。少年睁开眼睛时,想象中的世界崩塌了,妖魔鬼怪横行的现实呈现在他的面前。临渊行。黑夜中临深渊而行,须得打起精神,如履薄冰!书友群群号,978862507(已满)书友二群,713432268;订阅群,1037358191(有验证)
宅猪 ·东方玄幻 ·完结 ·342万字
9.3分
神魔书
神魔书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我要做什么?我想做什么?我所见、所闻、所经历的一切,又都是为了什么?眼前的世界,是真实还是虚幻?左边的道路,密布荆棘;右边的道路,鲜花着锦。我要选择哪一条?我为什么要选择这一条?愿绝对的秩序指引我们。愿至高的真理与我同在。
血红 ·异世 ·完结 ·231万字
8.7分
易术天师
易术天师
天师一道,通晓阴阳变化,洞查天地玄机,造化万物枯荣。仁常生窃天地玄奥,转命运巨轮,盗因果轮回,成天师大道!
庸觉 ·异世 ·完结 ·111万字
不灭剑体
不灭剑体
剑者,首主东方华夏九州,是为东方玄幻。剑者,再号百兵之君,凌驾诸般利器。这里是剑神大陆,千宗林立,这是一个宗门割据的世界。在这片大陆上,剑者聚剑元,化剑气,凝剑罡,合剑芒,定剑域,乃至劈山断岳,剑分江河!这里不仅有宝贵的剑池,神圣的剑冢,上古诡秘的剑墓,还有诸多神奇灵兽,奇异剑道。新书《紫极天帝》,已经发布,欢迎大家前往!
十步行 ·东方玄幻 ·完结 ·308万字
7.2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