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05章)
全京城都知道傅家大少爷傅星禾,胸无点墨,不学无术,整日与一群狐朋狗友厮混,夜夜不归家。 谁能想到白天的“他”是一名普通高中生,夜晚的“他”竟然是神秘法医,一把解剖刀玩儿的是出神入化。 温衍之,A大赫赫有名的校草,京都世家的太子爷,暗地里,他是心思敏锐,断案如神的警局顾问。 当傅星禾脱下男装,变成“她”之后,众人惊掉了下巴,傅家大少爷竟然是女生? “喂,老大,职校的人在围我们……” 傅星禾眸色一冷,拉过外套,很是嚣张:“地址发我,盘他!” 温衍之从卧室出来,眼睛微眯:“盘谁?”男人黑色的眸底深邃如漆,白色的衬衫纽扣扣到最上面一颗,愈发的高冷禁欲。 傅星禾身形一顿,气势不减,眼角的带笑,邪肆又嚣张:“职校的人挑衅我们的威严。” “狗咬你,你会咬回去?” 傅星禾思考了一秒:“不会,我会让它进锅!” 温衍之哼笑了声,眸色冰冷至极:“看来你是欠教训。” ……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双鹤大桥命案

晚六点十分,南城总局接到报案。

双鹤大桥发生命案。

一具尸体在江边被路人发现,死者未知。

警局立刻派人马前往,双鹤大桥一定范围内被迅速封锁。

警察正在勘察案发现场。

尸体被打捞上岸了,隔着衣服都能看到尸体的浮肿,散发着一阵阵臭味。

法医还未到现场,无法确定死亡时间。

不过可以明显看出不是今天死亡的。

但死者身上没有任何能够证明身份的证件。

尸体前,围着几位警员。

警员一边给现场拍照,一边等法医来验尸,最大限度的保留尸体原状。

“法医到了,快让让。”

徐洲扒开人群,紧随其后的是一团“黑”。

准确来说是一个穿着纯黑外套和黑色运动裤的人。

头上戴着白色太阳帽和蓝色的普通口罩,手上戴着白色橡胶薄手套。

对方微低着头,沉默的跟在徐洲后面。

神秘又怪异的装扮,连是男是女都看不出。

这打扮确定是法医而不是蒙面杀手?

在众警员略带审视与警惕的眼神下,徐洲忙解释道:“苏法医临时出差了,这位是上面派来的傅法医。”

至于为啥穿成这样,他也不知道,他接到命令去接人时,找了半天才发现对方就是站着电线杆下的黑“团”。

直道对方一声不响的掏出临时法医证,他才相信,这神秘装扮确实是他要找的人。

徐洲话音刚落,“黑团”已经递出临时法医证。

“你好,同志,麻烦把帽子口罩摘下。”警员例行公事。

黑团身形微顿。

徐洲忙道:“同志,刚才上面的人通知了,这位法医情况特殊,暂时不方便露面,实在是不好意思啊。”

警员闻言,也不纠结了,快速扫了眼法医证,回了个敬礼的手势,便侧身让路。

严格来说,法医是不戴口罩的,一是对死者的尊重,二是能够更准确的辨别气味。

对方在口罩在鼻子处弄了两个孔。

所以带口罩的意义是什么呢?

虽然不合时宜,但齐阳还是有些忍不住想笑。

“傅法医,走这边。”

徐洲带着法医直奔尸体。

“温顾问,法医到了。”

“嗯。”

蹲在尸体前的人,站起后,深邃的目光淡淡的在“黑团”身上停了半秒,随后修长的身姿缓缓退到一侧。

“黑团”微低着头上前,在众人复杂的目光下,“黑团”无声的把红十字堪查箱放在地上,里边的物件不多,但摆放得十分整齐。

手上的刀具在镁光灯的照射下,闪着丝丝寒光。

手起刀落,很缓很温柔的动作,却让跟过来的齐阳不由咽了咽口水。

十分钟后,“黑团”终于开口说出了第一句话,对方的声音低沉略带些磁性,即使是在描述让人不寒而栗的事情,却不可否认的很好听:

“死者手脚皮肤处无刮伤挣扎的痕迹,指甲无泥,嘴里无白色泡沫,初步判断死者为无意识状态下,死后抛尸可能性比较大。”

吐字清晰,直奔主题。

“黑团”隔着手套抬起死者腐烂的手臂:“根据死者有轻微的腐烂症状,死于两天前,这里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具体信息解剖后另定。”

“你怎么知道?”听着对方语气冷淡却又毫不迟疑,齐阳眼底带着些许不可思议。

他们也怀疑这里不是第一案发现场,但还没找到证据,不敢百分百确定。

“黑团”无声。

在齐阳见对方沉默,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刚要离开。

略微低沉好听的声音从白冒底下传出:“这里是多条一级公路的交叉口,二十四小时人流量不少,尸体被抛尸两天左右。”

话音停,黑团已经开始收拾东西,紧贴的手套愈加可以看出对方修长的手指。

末了,“黑团”补充了句:“最好查查附近的酒吧。”

“啊?”不仅齐阳懵了,连其他人也疑惑。

一侧把玩着钥匙的男生动作微不可见的一顿,骨节分明的手指停住旋转的海绵宝宝钥匙扣,一秒后,他再次漫不经心的转起了钥匙。

看到法医要离开,徐洲急忙问:“法医……能不能说清楚一点?”

“临时工。”

“……啥?”

齐阳一时转不过来,但徐洲是听明白了,表情瞬间复杂。

临时工就能这么嚣张的了?

徐洲:“咋比温顾问这个长期……临时工还嚣张?”

话音刚落,徐洲呼吸一窒。

咋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他……应该没听到吧?

“我很嚣张么?”

清冷又漫不经心的声音。

徐洲心如死灰:“不是……我……”对上男生似笑非笑的眼神,他不敢狡辩了。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同类热门书
犯罪现场禁止撒糖
犯罪现场禁止撒糖
推荐连载新文:《每天被迫和死对头炒cp》本文已完结,简介如下:清冷仙气沈初墨x腹黑傲娇顾沉眠【日常撒糖】+【破案甜文】+【女扮男装】沈初墨失忆后,被顾沉眠捡回了家。从此以后,大名鼎鼎的临城神探每次出门探案,身后必定跟着一个白衫少年。办案时,他们是配合默契的生死搭档。一个擅长传统刑侦,枪法身手俱佳。一个精通犯罪心理,侧写分析出色。闲暇时,他们是互相套路的灵魂伴侣。一个俊美腹黑却又傲娇居家男友力MAX。一个淡漠疏离却又挑剔宅家占有欲极强。两人联手办案渐渐走近对方。1v1、双洁、甜宠、he。
四月邪瞳 ·推理 ·完结 ·66.3万字
9.8分
嘘顾队来了
嘘顾队来了
问:有一个刑警男朋友是什么样的体验?答:因为自己也是个刑警,反而没有那么多狗血的聚少离多,没事撒撒狗粮,秀秀恩爱,遇到可怕的案件还可以随时躲到男票胸口嘤嘤嘤,小日子过的赛神仙问:有个爱秀恩爱的同事是个什么体验?匿名回答1:说好一起单身狗,你却偷偷屠起狗匿名回答2: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被师父打,因为我会喊“师娘,救命!”匿名回答3:我拿你当好兄弟,你却只想泡我小青梅?!皮到飞起女刑警x荷尔蒙爆棚男队长食用须知:本文现代架空,架的很空,很空所有人名、地名、案件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意外这只是一篇甜到齁人的推理言情文
栾小妖 ·推理 ·完结 ·74.8万字
9.4分
徐队,求抱抱
徐队,求抱抱
传闻中的徐公子是警队精英,洁身自好不近女色,但司楠晴看来,徐应之只是性格孤僻脾气又臭而已。初次见面,她成了嫌疑人?拜托,我是受害者好不好?寒风中穿着礼服的她被带去警局问话,徐应之拿着司楠晴的身份证看了半天却未发一语高冷离去。司楠晴在心里诅咒一辈子别再见到这只单身狗。……偶见一天,徐应之协助调查去酒吧临检,看着打扮怪异的她,挑眉问道:“你是这里的工作人员?”司楠晴配合检查,拿起自己的身份证递给他:“我是作家,积累素材不行?”“不用给我看,我记得你的身份证号……司家大小姐嘛。”……又见一天,司楠晴奉命去相亲,看着西装革履的徐应之惊掉下巴,他却在众目睽睽之下搂住她的腰:“我未来老婆今天真美。”呵呵,司楠晴冷笑中,谁是你未来老婆,你的脸皮落在警局没带来吗?……为了新书的素材和灵感,司楠晴提着行李箱来到徐应之面前,露出了一抹司式笑容:“徐队,求抱抱……”【不虐,很甜很甜,无前任不滥情,女主不弱男主不渣,偶尔逗趣深情,偶尔针锋相对。女追男,男追女,原来是你心中有我,我心中有你……】
南宫小主 ·推理 ·连载 ·83.2万字
魏爷的未婚妻是玄学顶流
魏爷的未婚妻是玄学顶流
封家嫡女,居然沦落到住凶宅。原本众人以为她会一哭二闹三上吊,然她每天安安静静,不吵不闹,摆摊算命赚生活费。几个月后,封家众人请她回去。她笑眯眯地摇了摇头。回去封家没女鬼做家务。背后,叱咤尊城的魏爷霸气地将未婚妻揽在怀中,“我家夫人胆小,别吓她。”被抓的众鬼,“你莫说的是鬼话?”就在众人都等着魏爷取消与挂名未婚妻的婚事时,竟等来两人订婚的消息。号外号外,魏爷与封家小姐成婚。不可能,魏爷清心寡欲,神秘低调,从不让女人靠近他一米的范围内。魏爷笑意满满“念念,今晚想去哪抓鬼?”
颜宛言 ·推理 ·连载 ·41.7万字
锦衣玉令
锦衣玉令
【双强互宠+锦衣探案+热血悬疑】时雍上辈子为了男人肝脑涂地,最后得了个“女魔头”的恶名惨死诏狱,这才明白穿越必有爱情是个笑话。重生到阿拾身上,她决定做个平平无奇的女差役混吃等死。可从此以后,锦衣卫大都督靠她续命。东厂大太监叫她姑姑。太子爷是她看着长大的。一桩桩诡案奇案逼她出手。这该死的人设,到底是玛丽苏,还是修罗场?————【深藏不露女魔头VS高贵冷艳活阎王】【一个掌尽天下权,一个醉卧美人膝,边谈恋爱边解谜,边看江山边说案,强强对决、强强联手。】————【小剧场】时雍露胳膊露小脚丫,人说:不守妇道!时雍当街扒地痞衣服,人说:不知廉耻!时雍把床摇得嘎吱响,人说:不堪入耳!时雍能文能武能破案,人说:不伦不类!某人想:既然阻止不了她兴风作浪,不如留在身边为己所用。用过之后,某人开始头痛。“你怎么越发胡作非为?”“你惯的。”“唉,你就仗着本座喜欢你。”……(架空一对一,千万别考据)(群:36138976)
姒锦 ·推理 ·完结 ·279万字
9.5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