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2章)
又名《我有个弟控姐姐》
版权:创世中文网

第1章 可视的记忆

我,凯桑,现在十分的悠闲,由于是周末,所以不用上班。

我选择坐在一棵大树下的长椅上看起了书,翻开书,拿走落叶样式的书签,实际上那就是一片落叶,是我记忆中的样子。

时间造就了它枯黄的样子,我将它丢进落叶堆了,那是它最终的归属地。

想到这,我呆了一会,看书的事被我落在脑后了,又看了看周围,我处在一片森林之中,大自然惬意的氛围让人很放松,阳光轻轻点亮周围的一切,又有部分隐匿于树叶之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但我很喜欢这样。

这比好像看书有意思多了,我干脆合上书本,把身子完全靠在椅背上,想着:

“如果这一切,是真的该多好。”

手机响了,因为是静音,只有一种沉闷的振动声。

真扫兴,我手摸到太阳穴,再往前按了一下按钮,记忆场景结束了,眼前只留下一个只有简简单单几个字的操作界面。

我取下VR眼镜,天色早已变暗,天空还是能看到一抹粉的。

我拿起茶几上发着亮光的电话,看到了一串熟悉的号码,接了起来。

“晚上好,吃饭了吗?”

“怎么,请吃饭啊?太客气了。”客套话我听得多了,我觉得还是直接一点吧。

“啊哈哈……这,办完事再说好吗。”这家伙每次打电话过来准没好事。

“好不容易周末,又让我加班啊?”

“不好意思咯,事发突然,反正回来一趟也不花多少功夫吧。”

“好好好,你说是,那就是,别忘了还欠我一顿饭。”

这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就挂了。

这小子,叫安若封,大学是同学,现在的朋友,是个警察,负责刑侦的,经常找我帮忙。

谁让我也是做这方面工作的呢。

今天玩得太晚了,肚子还空着呢,唉,先去加个班吧。

拆下了身上的游玩设备,比刚刚更舒服了,其实这套设备本身也没多重,不然没什么游玩体验的。

叹了口气,换好衣服出门了。

到了玄关处想了一下,我还是决定把门反锁了,谁让我有点疑心病呢。

我呼出管家艾拉酱。

“艾拉,我出门了,反锁一下。”

“好的,一路顺风哦!”

听见一阵清脆的金属撞击声了,我踏入了电梯,我住在工作地隔壁的宿舍里,能省钱,而且离上班的地方步行五分钟就到了。

我进电梯下了没多久,电梯就停住了,进来了一位中年妇女。

她还拎着一袋垃圾进来了,刚过饭点,现在确实是收拾碗筷倒垃圾的时候,袋子没束紧,散发出几丝恶臭。

电梯又停住了,又进来了几个人,原来是同事和他的老婆孩子,我笑着跟他们打招呼。

这位同事明明只比我年长两岁,却早已成家立业,想到这,酸味上来了。

人多了电梯也闷了起来,又伴随着垃圾的恶臭,属实难熬。

我跟同事聊了起来分散注意力,他们是吃完饭出去散步,我要去所里办事,他知道后也拜托了一件事给我,我不好拒绝,只好接下,谁让他是比我早入行的前辈呢。

这位中年妇女倒是全程没有出过一次声,说是中年妇女,其实很有气质,只是不知道她是哪个部门的领导。

电梯门一开,便灌入一阵寒风,此时秋天已过大半,凌冬将至。

跟同事道别后我加快脚步前往记忆管理所,由于没吃饭,没两步我就慢下来了,风刮了过来,整个人温度更低了。

终于到了管理所门口,我发现安若封已经在等着了,这货靠在警车上吸着烟。

一看到我就挥手打招呼,我上去就直接说他还欠我一顿饭,这一下就给他整不会了,只能是说了几个“好”字应付过去了。

先进去帮他调动一台机器先,他们办案就是需要走这套流程。

“先声明,这次情况有点特殊。”安若封把抽得差不多的烟扔地上踩灭了。

“你哪次过来不是特殊情况?”我有些诧异。

“这次真不一样,案子比较棘手,我们要面对的,可不是人。”

“嗯?那是什么东西?”

“一个还处于研发阶段的仿生人。”

这个时代“仿生人”早就不是什么新鲜的名词了,今天居然还真碰上了。

“那玩意,出什么问题了?还用得着你们这帮人出动?”

“她杀了个人,好像是她的研发者。”安若封说到这面色开始凝重起来。

“嘶~啊这,还是头一回听说这玩意杀人。”

“依据仿生人三大定律,她不可能杀人才对。”这让我很疑惑,一个无论被人类怎么伤害都不会还击的东西怎么会杀人?

“这点我们也在调查,我们得调查出是不是他人所为的,还是说这是本身的问题。”

“不对吧,为什么仿生人的事会来到我这呢?不应该去找仿生人相关的地方么?”

我在想如今仿生人已经是在量产的东西了,再过个几年或许大街上都能看到仿生人。

“是,但是这个仿生人很特殊,还处于研发阶段,而且你也问了一句废话,她的主要研发者已经被她杀了,研发团队也不知所踪。”

“还有这么离奇的事?”此时的重点已经从杀人变成仿生人本身。

“目前我们只能是先借助你们这的机器查看她的记忆内容。”

“仿生人?我们这的都是给人用的。”我们记忆管理所的存在就是为了查看和提取人类的记忆。

“她脑中的记忆模块,跟记忆结晶的结构很像,我们无法直接提取记忆,只能先来你们这试一下了。”

我一开始觉得这是不可能成功的。

现在的仿生人大脑的大致结构跟人是差不多的,该有的都有,但是没有人的脑子那么复杂,也有很多做不到的事,这好像是我半年前在一本科学读物上看到的,应该是这样,毕竟我也忘得差不多了。

走到管理所里头,我发现有几个人已经在等着了,三男一女,那女的一看就不好惹,戴着眼镜,一副认真的样子。

来到记忆提取室,只见担架上五花大绑着一个人,是个少女模样的仿生人,按人类年龄来说,应该有个十六七岁。

由于是仿生人,力气比普通人大,还很难强制关机,非常麻烦。

她就在那安安静静的躺着,好像很无辜的样子。

“别看她现在安静得很,刚刚那会可是贼恐怖。”

“我们能用上的都用上了,他们也不让太暴力,最终是用了一个老办法给她不动了。”

“什么办法?”

“把她电池扣了。”安若封说出这话忍不住笑了,我白了他一眼。

“其实是用电击枪给她来了一下。”

“这不是给她充电么?”

“我们也不清楚,不过来了一下之后她就老实了,总之先检查一下记忆存储部分有没有出问题吧。”

我没有再说话,专心去调试机器了。

仿生人的脑子有一个记忆模块,类似于储存卡,但不同的是这个记忆模块拥有着比储存卡更大的空间,而且有着更快的分配速度,这个这个结构是从人类的“记忆结晶”演变而来。

这个模块可以让仿生人的机器脑拥有更强的学习能力,让他们更像一个人。

仿生人面世才不过几年,今天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

我试着把给人用的东西,放到仿生人身上,其实也没有太多改变。

此时一个人迎面走来,正是刚刚电梯上遇到的中年妇女,她是顶头上司一类的人物,但是我平时很少见到她,她是这次的见证人。

那位戴眼镜的女警跟了上来,给见证人查看了相关的文件。

那位女仿生人被推了上来,不知道这样称呼她合不合适,对于仿生人故障这么严重的问题目前还没有先例,或者说这就是先例。

她面无表情,就用眼睛看着我,从她的表情,我看不出她是仿生人,这做得也太逼真了,跟之前那些在各大媒体报道中的仿生人不一样。

她真的太像一个人了。

她甚至在呼吸,仔细看她娇小的身体在有规律的动,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发现这是一个仿生人的,现在的技术都这么厉害了吗?

这个新型仿生人应该是用一体式成型的皮肤套住了,无法直接拆解,只能是通过外部机器扫描链接进行调试。

机器调试完毕后,我将两个于吸盘一样的东西吸在了她的太阳穴上,不知道对仿生人有没有用,接下来把整个脑部扫描仪固定了在她头上。

她的短发已经提前被发帽罩起来了,她长得确实有点漂亮,刚刚我就注意到了,让我想起了中学时期的姐姐。

我按下操作台上的按钮,机器开始运行。

别说,还真行,机器扫描到了她的脑子,开始有反应了。

我继续跟进,再调试了一番,显示器上有图像了,我开始询问要查看哪个时间段的记忆。

显示器是显示的是现在她眼睛看到的东西,是第一人称的,记忆只能倒着看,往后调时间线,如果不知道要查看的时间段很麻烦的。

人从懂事开始就有记忆,大概是在5到6岁,前面的记忆是很模糊不清的,不过记忆本来就是模糊不清的。

女警准确的说出了案发时间,大概是在12个小时前。

我调到了那个时间段,但奇怪的是,显示器一片漆黑,原因有二,一是人在睡觉,如果不做梦的话,是这样的,但这是仿生人,应该不用睡觉吧?难道那会关机了?

再者就是脑死亡了,或者人昏迷了。如果那会这个仿生人处于关机状态,那么就不可能有作案时间。

很显然女警察是错的,正当众人都疑惑的时候,我把这个问题问了出去。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女警斩钉截铁的说。

“被害人死亡时间就是12小时前,而且报案的目击证人可以证明。”

显示器上突然出现了画面。

有这种事?难到机子出故障了?明明前几天前才检修过。

第一人称所呈现的画面上,一双拿着枪的手,正在跟前面两人对峙。

一个穿着白色实验室制服的人,应该是她的研发者,另一个就是穿一身黑西装的人,不知道他是哪位,该不会也被杀了吧?

“不对啊?这枪哪来的?”

“保安的配枪。”安若封回答了我的问题。

画面很嘈杂,几乎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

这段记忆不知道怎么回事,难道说仿生人的听了出问题了?

我尝试再调试一下机器让这声音变清晰一点,但都无济于事。

这套设备是第一次用在仿生人身上,出问题应该很正常。

“砰”的一声,那手扣下了扳机,左轮转盘中的子弹射了出去。

白色制服的男人应声倒地。

“等等,暂停。”

安若封很敏锐的察觉到了,开枪时枪口跟受击方向不对劲,他手指显示器向众人说明。

“枪口指向的是被害人腿部,而受击的部位是躯干。”

“这点很奇怪,枪口出现跳弹也不可能偏移得这么离谱。”

女警见状也提出了疑问。

我在想是不是仿生人的眼睛出了点问题,这个集成了人类最尖端科技的东西,怎么一下子就这么多毛病。

对刚刚片段进行了短暂记录之后,记忆重新开始播放。

画面闪了一下,很明显,但鉴于前面的现象,众人都没有出声。

那黑西装男,见状先是愣了以后,反应过来后想跑,很快,轮盘转动,击锤下压。

又是一枪,这次的弹道没有问题,对准腿部击中的就是腿部,但是这颗自动没有让那个男人停下来。

在大脑认为身体处于危险的时候,就会分泌大量肾上腺素,忽视所有痛觉,只要骨头还没碎,就能动。

他立马跑了出去,他活下来了。

我全程都没有开口询问细节,我也知道这种事不应该知道太多。

那双手丢掉了枪,冲了上去,看着被击中躯干而奄奄一息的男人,伤口不断渗出鲜血,他想开口说些什么,身体止不住的抽搐。

最终,在她的注视下,那男人没了气息。

视角不断靠近他的身体,就这样,她趴了下去,哭了出来。

一个仿生人,像人类一样哭了出来。

我看这画面入了神,这时安若封上来拍了拍我的肩膀。

“就到这吧。”

我操作机器将这段记忆截取,生成了一个“记忆的结晶”。

这是一个蓝色的晶体,很漂亮,如钻石般璀璨。

要想把记忆提取出来,就必须生成一个东西保存,这种晶体就这样诞生了,类似于U盘从电脑里转存文件。用记忆笔装上结晶可以随时随地查看,不用再依赖大型机器。

每次安若封来找我都能给我看到一段离谱的记忆,虽然我是做这份工的呢,必须在旁边看着。

我决定备份一下这段记忆,生成多一个结晶,因为是特殊对象,要保存记录。

我戴上手套,找来一防震盒,把第一份结晶放了进去,交给了女警,她转手交给了身后的两位“小弟”。

安若封跟刚刚那位老妇人说上了话,我没仔细去听,专心把备份结晶记录在案并保存好。

女警还在手捧文件夹给老妇人看着某些东西,接下来应该是不关我事了,我准备回家解决晚饭了。

安若封叫住我。

“事办完了,走,吃饭去!”

“真请啊?可以可以。”

“我安若封是什么人,说请就请,上车,捎你一程。”

他重新点上了一支烟,让我先上车等他,我已经不是第一次上警车了,还好这车是办事用的,外壳跟装犯人用的车还是有点区别的,这样我坐后排才不像是被抓进去的。

驾驶座上已经坐了一个人,安若封的朋友,好像叫小东,全名是什么我忘了,我们打了一声招呼。

随后我看起了手机,刚刚太忙都没拿出来过,看了一下通讯软件,除了跟老姐的消息,其他什么都没有。

算了,把手机休眠了,深吸了一口气,又是一天要过去咯。

安若封抽完烟后,挥手扫了扫周围的云雾,坐了进来,刚抽完烟味就是大,还好我先开了窗,说了目的地后我们准备出发了。

车后窗突然传来了刺眼的灯光,又是一个喜欢开远光灯的杀软。

等等,那车冲破了门禁,向着我们车来的,引擎声不断加大,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就这样,那辆车撞了上来……

剧烈的冲击下两人撞向前座位上,前座也好不到哪去。

后窗玻璃出现了一道道裂纹。

在如此强烈的撞击下,众人都蒙了,凯桑那会还没系上安全带。

撞他们的是一辆黑色高级轿车,车灯还亮着,门开后下来了几个人。

他们穿着一身黑搭配着战术装备,戴着头套,训练有素,有备而来。

刚出管理所门口出来的警察见此立马掏出了枪来对峙。

他们没有犹豫,先手开枪,第一个出来的警察就这样倒下了,里面的警察看到这种状况立刻寻找掩体。

凯桑经过这么猛的撞了一下已经有点神志不清了,一下子恐怕缓不过来。

刚想起身,立马被安若封按了下去,那帮黑衣人兵分两路,三个人去了管理所门口,两个人从车后围了上来。

他们保持着戒备状态,准备随时开枪,两人在左右翼分别查看情况,发现了在车内的三人。本来安若封想让小东直接倒车,撞回去,但这样做估计等会得成筛子。

在驾驶座的小东早就一头扎在安全气囊上没了反应。

车外的两人仔细地打量着情况,不料这是停在前面的警车内有人开枪还击,其中一人迅速开始火力压制并跑回车后,另一人则是悄悄的摸了上去。

此时记忆管理所内也传来了枪声,那三个进去的黑衣人跟警察们交火了,顿时间,子弹横飞,室内室外都被枪声所笼罩。

前面摸上去的黑衣人已经开枪击中了车里反击的警察,安若封安顿好凯桑后,借此机会拔出枪对着车后的黑衣人开枪。

枪声在车内被无限放大,震耳欲聋,看着车后的人影倒下后安若封迅速的拉开车门冲下车对着前方的黑衣人开枪,很不幸的是没击中,被他跑了,二人迅速开始秦王绕柱。

室内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女警和其余二人用手枪防御,但对面都是长枪,且有充足的弹药,很快另外两位“小弟”被撂倒了,就剩一个女警。

安若封已经跟那位黑衣人绕了快有一分钟了,一见面就是开枪,可是谁都打不到谁,他抓住间隙想从车底偷袭,刚探下身子后背就挨了一枪。

原来是刚刚那位被打倒的黑衣人,他穿了防弹衣,警用的小口径手枪对他造成不了太大伤害。

女警枪里的子弹已经打空了,三人迅速包围上了,两个枪托干晕了女警。

被绑着的仿生人突然躁动不安,想挣脱绳索。

因为今天是周末,所以没什么人在这工作。黑衣人们解决掉威胁后开始快速搜寻那些容易藏人角落。

他们很快看到了那位藏在柜子后面的见证人,她早就被吓得呆住了。他们没有伤害她,而是抬走了仿生人,抢走了结晶。

安若封被击中后整个人向前倾趴下了,枪也掉了,两人把他翻转过来。

“给条活路行不行?”这是安若封最后的求饶了。

紧接着又是两枪,他们没打算让他活。在子弹巨大的冲击力下,安若封痛得昏了过去。

凯桑终于缓了过来。

枪声停了?头好痛,我看见两个黑影摸了上来,车门打开,我被扯下了车。我不敢反抗,就这样摔在了地上,我一看面前的两个黑影,模糊不清。

好痛!从后脑勺传来了一阵剧痛,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我眼前一黑,没了任何知觉。

两个黑衣人望着已经晕过去的凯桑,没有再管他,仿生人被台上了车。

就这样,黑衣人全体撤退,上了车,没有一个人出声,这场袭击只持续了不到十分钟。

黑衣人集合后坐上黑色高级轿车扬长而去……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