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806章)
【秦朝改革文】 作为华夏第一个大一统国家,秦朝的覆灭迅速又彻底,究其根本是秦国内部的弊病过重,而兼并天下后又不能辅之以合理的配套政策, 以至于大秦帝国就像是秦始皇的一场梦一样。 始皇崩, 天下裂。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战国末年,烽火连天 (求推荐打赏月票!)

公元前225年,秦王政二十二年,秦王政三十五岁。

秦将王贲奉秦王政之命,率军突袭魏国,势如破竹连破魏国数城。

至魏国国都大梁城,久攻不下……

秦军犹如一滩黑水,围在大梁城前。

密密麻麻的军队,营帐扎在城前,城中百姓有人人心惶惶,担心自家的儿郎不能回归;有人静静坐在树下等候,打听着事态发展,想看看到底这次到底是秦国赢了还是魏国赢了;有人忙着从城墙的狗洞里爬出去逃命;有人在夜缒而出,用绳子吊着自己下城。

大梁城作为魏国最后的屏障,更是集结了全部兵力,调动了全部人马。城门前黑甲林立,气象森严。但是面对剽悍高大的秦国锐士,魏国人站在城墙上都战战兢兢,更不论其他魏国将士,他们都躲在城池门下,有一天每一天的打发时间。

就像是一群黑猫围堵在老鼠的洞穴口。黑猫们困极了,伏在洞口边打盹儿。而城中的老鼠们,都已经战战兢兢打起颤来。

魏国郊外一处房舍里,正值春日十分,院子里满是蒲草,去年的席子都被拉了出来曝晒。

城外的战争对他们来说,似乎没有什么意义。郊野的鲜花更是没有人有心情去欣赏和采摘。

张耳穿着中衣,在院子里打坐。

他的忘年交陈馀赤手空拳,异常愤懑的推开院门。

“听说魏王又来请先生了,先生还是不去,难道是要坐等魏国灭亡吗?”

“韩赵已亡,秦军气焰嚣张,士兵有以一敌十之勇,是故魏国必失。就算多了一个我,也不过多搭一条性命。之前告诉魏王的办法,他一个也都没有采用。我现在去又有什么用呢。”

陈馀听了,脸上的凶煞之气顿时化为乌有,他一脸颓丧地坐在地上。

“都知道亡国是必然的事情,可是亡国之后呢,咋们去往何处?秦人不会放过我们的。”

张耳穿着白色中衣,还赤着脚在席面上走来走去。

“再等等看吧,或许会有什么转机。”

“等?先生天天让我等,须知光阴易逝啊!先生难道忘了,当初我们有着同样的志向,要在这乱世中做出一番大事业,可是我们如今却要在大梁城干坐着等着亡国。”

“你这年轻人,心急好动,不会有好结果的。你若是愿意听我的,现在就回家安抚妻儿,如果不愿意听我的,那你就自信去找魏王效力吧。”

陈馀又不乐意。

“良禽择木而栖,魏王并非明主。”

“天下像你这样想要报效君王的有识之士多了去了,但是现如今都在伏蛰。夫欲成大事者,必须要学会忍耐。你如果还想要出人头地,那就首先要让自己活下来。”

陈馀听了,冷静了一忽儿,掉头离开了。

……

……

……

魏国的战况并不如先前预料的一般,非常艰难。这座大梁城固若金汤,一直不能被攻下。

王贲营帐中飞出二十骑,一路往西。

战国末年之际,烽火连天,边地哀鸿,生灵涂炭。城墙被攻陷,宫室被烧毁劫掠一空,到处都是破败的墙垣。

少男少女们脸上都挂着灰尘和泪水。

七日后,这份急报终于送到了咸阳城。

不同于魏国大梁城前形势危急,函谷关以西风景独好,到处都是欢声笑语,车马相接,人人脸上挂着笑意。

天下的财货,美女,名士,源源不断地从关外向秦国汇聚,最终都到了一个人的手中——秦王政。

咸阳城中更是热闹非凡,高楼林立,马车一个挨着一个,从天亮到天黑,咸阳城的大门始终大开着,城门前的护卫挨个儿监察进入城人士的身份。

城中秩序井然,官吏们兢兢业业,执法严明,无有人敢行凶作乱。

三月中旬,咸阳城早已摆脱了冬日的束缚,骊山脚下的渭水支流在山涧里与石块相撞击,清脆悦耳。

当这座城市的主人在宫中日以继夜的辛勤工作时,他的长子,秦国礼法上的继承人却大摇大摆的出了咸阳宫,四处奔走游玩。

咸阳,骊山行宫。

在一处繁花遍地的平原上,一个黑衣少年郎一手牵着马,一手握着马鞭,沿着河流缓步慢行。

少年郎眉若墨裁,眉尾似利剑之尖,眼睛里闪烁着惊奇和激动的光芒。

他穿越了!

是魂穿,也可谓夺舍了了。

只是他夺舍的对象是秦国的长公子扶苏。

一开始难以置信,总觉得这是个梦,但是时间久了,他不得不相信他已经到了两千两百年前的时空,成为了历史上的公子扶苏。

假如一个人穿越了,那么他首先将要面对两件事,一是病毒,二是语言。

病毒让你在身体上死亡,语言不通则让你在社交上陷入孤立。

可是如今的公子扶苏,完全不用担心这两个问题。

让他担心的,是他很清楚自己的命运,但是却不容易改变。历史是一群人造就的,不是多出来一个人就可以改变的。

让他更担心的,是权力之剑就在自己的眼前,他却难以拿到。

公子扶苏的脸上,却露出前所未有的忧愁、还有迷惘。

作为一个中文系本科生,他若是穿越到初唐,便可声名大噪,若是穿越到汉朝,更可以作赋如司马相如,讨的武帝欢心。

可是他偏偏穿越来到了战国末年,秦汉交替的时间段,身份还是注定要死在九原的公子扶苏。

在这个时间段,诸子百家确实还在发展,但是诸子百家是思想是文明的结晶,和文学文化的发展全然不是一个概念。

这样的开局,无论到谁身上,多少对未来有些不确定。

谁都想要光明灿烂的未来,可是到了最后呢,还不是在现实面前乖乖低头。

这个少年郎身后,站着一匹皮毛雪白的骏马。骏马吃的腰圆肚壮,四肢更是矫健。它的鼻孔里喷出两团热气,消解在空气中。

白马不安分的抬了抬双蹄,显然是迫不及待想要飞奔一阵,明亮有神的眼睛里映着黑衣少年的身板。

少年仰起头,看着高远而又澄澈的蓝色天空,内心深处有些东西不断的翻腾着。

公子扶苏,这是一个让后人羡慕可又不得不扼腕叹息的名字。

羡慕的是,他竟然是千古一帝嬴政的儿子,还是长子。而令人扼腕叹息的是,他却因为一道假诏而自杀。

始皇帝,千古一帝!

公子扶苏身为嬴政的儿子,将一手好牌打的稀巴烂,可叹可悲可笑啊!

这一年,是秦王政二十二年,秦王政三十五岁。

而如今的公子扶苏也不过虚岁十七,距离历史上的大限堪堪还有十五年之久的光阴。

任何一个从现代穿越过来的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人,都可以在这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末期轻而易举提高时代的生产力。

更何况,是他这个来自二十一世纪双一流高校的中文系研究生。

不同于历史系,中文系研读要求他在熟悉先秦文学典籍的同时,还要同时涉及对历史政治法律经济文化等多方面的学习和研究。

他大可以拍着胸脯骄傲的说:他可以在他那个时代大显身手。

可是命运和他开了个玩笑,他穿越了!

每每意识到自己穿越了,扶苏都有些惊讶。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扶苏身后二十丈,是一队身披黑甲,手执利钺的骑兵护卫。

这队骑兵戍卫个个精神抖擞,目不斜视,丝毫不敢放松地盯着前方的黑衣少年。

保护秦国长公子的卫队,自然是秦国精锐之中的精锐。这些卫士之中,最年轻不过三十岁,最年长的也不过刚年至四十,他们都是百里挑一的秦国勇士。

而这个卫队,隶属于秦军精锐之中的精锐——护卫咸阳宫王族之众的虎贲军。

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远方传来,公子扶苏的思绪被打断。

扶苏略带疑惑,身体已经警觉地翻身上了马,而后控马向他的卫队走去。

这马蹄声不仅仅惊动了扶苏,也惊动了身后的卫队。

卫率池武麻溜儿翻身上马,率兵跟了过去。

扶苏远远就看清了来人,是这副身体之前的主人的故交——冯劫之子冯长安。

池武看到来人,脸上顿时洋溢起喜色,语气也有些激动,“公子,来人是冯家大子。”

但是扶苏脸上并没有出现池武想要看到的笑容。

扶苏生在王族之苑,自幼锦衣玉食养出来的那份贵气浑然天成,再辅之以饱受诗书礼仪的熏陶修得的儒雅风度,本就是咸阳城中人人称善的翩翩公子。

不过自公子退烧之后,公子那双澄澈自信的眼睛里,忽的多了些东西。

一些池武觉得不好的东西。

池武无法形容那些不好的东西,但是他明显的感觉出,公子对人对事,兴趣都减淡了。

对人,公子不再似往日那般频频跑去章台宫见大王,也不经常和淳于博士走动,相反的,公子竟然开始计较和诸兄弟之间的龃龉。

对事,公子不再一门心思放在读书骑马射箭上。或许这和公子大病初愈有关,但是公子那看到竹简之时厌恶的眼神,可是让池武捏了一把汗。

公子再这么下去可不行(▼皿▼#)!

可今天让池武意外的是,公子如今连见到同门师弟都不像往常那般欣喜若狂了。

冯长安,那是朝臣之子,亦然是公子如今的老师,大名鼎鼎的博士淳于越的徒弟。

说起来,他们两个还是师兄弟。

公子扶苏见到冯长安,那才叫意外。

因为冯长安上次来探病时告诉自己,他要准备吏考。

在秦国要想出人头地,第一靠军功,第二靠学法。

要挣军功自然要入行伍。

而学法,自然最好为吏。

秦国文职官员选拔,途径诸多,世官制、保举制、学吏制、此外还有通法入仕、以军功辟田、以客和客卿入仕等。

而冯长安,其父是当朝御史大夫冯劫,他祖父又是如今官居少府的冯去疾。

他自有家世背景,自然可通过学吏,而且是在室内听学的方式获取官职。待他学吏成功后,除去弟子籍,会和其他人一样,在秦国各级机构从事一些文书、档案处理之类的工作。

长安生性谨慎,做事极为认真,遗传了冯家的家风。所以入值宫内尚书台这类地方完全不成问题。

但是,他为什么忽然来这里?

上次他们不是约好,月后他再入宫去见他么。

扶苏微微沉色,池武的脸忽的绿了。

今日,是他自作主张派人去通知了冯家大子,否则公子如何这么巧,一出门便遇见老朋友。

“吁——”

眉清目秀的白衣少年郎勒住缰绳,而后快速翻身下马对着扶苏便是恭恭敬敬的一拜。

“长安拜见长公子。”

“平身。”

冯长安款款起身,见到公子面带忧郁之色,或许正如池卫率所言,公子得了心疾。

扶苏控马向前走了几步,对着起身的冯长安道。

“快上马吧,陪我去前面转转。”

“唯!”

冯长安咧嘴笑着,照旧控马来到扶苏左侧,池武则在扶苏右侧陪同。这多了个世家子弟随行,所以扶苏身后的队伍又接了一长串。

“公子今日的气色可比一月前好多了。”

上次,冯长安入宫看望公子,公子还是一副怏怏不快,面色惨白的模样。

今日一看,公子除了额头上有些淤青的痕迹,整体来说,气色非常不错。

“不过磕碰了而已。上次就已经对你说过,我无大碍,无需挂心。”

同类热门书
大汉第一太子
大汉第一太子
公元前197年,即汉十年秋七月,太上皇驾崩。看着熟悉的灵堂,看着跪作一地的父亲刘邦、母亲吕雉,弟弟刘如意,还有满朝功侯贵勋,刘盈只觉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居然!”“又回到了这里!”不等刘盈从游戏重开的喜悦中缓过神来,穿越之后的第一个难题,再次摆在了刘盈的面前。老爹刘邦,想让弟弟刘如意为储君······
中丞佐吏 ·秦汉三国 ·连载 ·132万字
皇兄何故造反?
皇兄何故造反?
景泰八年,奉天殿。朱祁钰立于御阶之上。身后是十岁的小娃娃,台阶下是面无表情的文武百官。叹息一声,抬头看着自己惊慌失措的哥哥。他终于问出了那句埋藏心底的话。“陛下,何故造反?”ps:前方预警,主角阴谋家,不攀科技树~~~
月麒麟 ·两宋元明 ·连载 ·239万字
7.1分
大隋主沉浮
大隋主沉浮
魂穿大隋的杨集一出生就是遂安郡王,仅用半年时间,就把火烧突厥圣山的父亲杨爽熬成卫昭王,摇身一变,自己当上了卫王。然而当他混到成年以后,才发现注定要凉的高颎要当他岳丈。杨集最初只想甩掉高颎,但事情远远没他想象中那么简单。……另有完本《大隋第三世》,书荒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碧海思云 ·两晋隋唐 ·连载 ·236万字
7.9分
皇明皇太孙
皇明皇太孙
洪武七年,明太祖朱元璋之嫡长孙诞生。居嫡长者必正储位!只要我活着,就没有其他人什么事情!不用担心四叔篡位,不用担心二弟有其他心思。做好一个皇太孙应该做的事情,孝、悌、宽、仁!这还不够,开海禁、迁都,平定辽东、北征大漠……朕是皇明太孙,朕要这日月永在,朕要这历史从此发生改变!
我喜欢的猪头 ·两宋元明 ·连载 ·197万字
7.0分
陛下求我做太子
陛下求我做太子
新书:《大夏贤相》!求收藏!简介:林峰从地球穿越大夏朝。小皇帝刚登基,绝美太后和倾城长公主左右辅政。朝廷中暗流汹涌,神秘黑手谋夺天下。如此时势之下,林峰岂能甘于寂寞?……小皇帝:林峰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胸襟,真乃股肱之臣!长公主:林峰的心愿是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此乃圣人之志也!太后:林峰是个小混蛋!不想理他!(≧?≦)/……林峰:本人郑重声明,我不是君子,我不想做贤相!
景以 ·架空 ·完结 ·101万字
7.5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