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03章)
古董店老板离奇死亡,牵扯一桩尘封已久的往事,古越国王室纷争,祸起萧蔷。看主人公如何将这千古迷案破解。本书情节跌宕起伏,环环相扣,悬念丛生,充满诡异。希望读者细细品尝每一章书,各个章节之间都会有联动。希望读者能够喜欢本书,感恩每一个看过本书的读者。

第1章 劫辰己世(一)

蒙城的夜是如此的静谧,赋觅湖稀落的垂柳似乎述说着这座城市的历史。岸上的楼阁倒映在水中,烟波绕影。湖中的亭榭在月光下如倩人般曼妙。

在赋觅湖南面,有一条老街,名唤铭宇街,为蒙城名副其实的古玩街,这里聚集有古董店百余家。蒙城地处吴地,自春秋战国以来,物宝天华,梅盈谷丰。故而此地辈出文人墨客,风流雅士。

有如此文化底蕴,铭宇街里无论是青铜金器、宝珠玉石,亦或是漆盒木器、瓷器彩陶和字画墨宝,应有尽有。

街边的一个小巷内,一名四十岁左右的男子,手里拿着一个长方木盒。由于天气燥热,他用白色丝巾在额头上不停的擦拭,汗水已沾满丝巾。

男子看起来形色慌张,眼睛紧盯着不远处的隆余斋,时间已过晚上八点,他已在此处待了将近三个时辰。

街上人流逐渐稀少,男子急步向前,进入隆余斋内。此时天色昏暝,伙计正在收拾店铺准备关店,见到男子顿时一惊,不过很快镇定下来,他见到男子手里拿着木盒,看这尺寸里面极有可能是一副字画。

伙计毕竟见多识广,急忙招呼男子,男子看伙计一眼,说道:“你们家掌柜呢?”伙计答道:“我们家掌柜刚离开不久,您里边请。”

他见男子没有搭话,便问道:“是老物件?我可以掌个眼吗?”男子听这话,不信他有这本事,便说道:“哦?你会看东西?”

“跟我们家两位掌柜学了几年,一般的老物件还可以过眼。”伙计答道。男子用手拍一下木盒,说道:“这可不是普通的东西。”

伙计寻思片刻,不停的打量男子手里的木盒,说道:“您手里的东西是沾了土的?还是摆放在府上的?”他说这话自有用意。

但男子并未理他,看一圈店铺四周,说道:“这你就管不着了。既然掌柜的不在,那我改日再来。”伙计赶忙拦住男子,“您先别急着走,要不我先看一眼,如果我看不准,可以请我们家掌柜回来。”

男子见此情景,稍作思量,便说道:“可以给你看一眼,但我觉得还是要等你们家掌柜来。”伙计笑道:“那是自然,请您到内室。”说完准备招呼男子进内室。

男子进入内室后,突闻门外有人大喊一声:“虎子!”伙计被这叫声吓个激灵,他赶紧转身,看到来者时,急忙说道:“大掌柜,这么晚了,您回来有什么事?”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隆余斋的大掌柜,行内人称马爷,入行近三十年,以沉稳老练著称,所览之物极少打眼。

老马说道:“没什么事,下午回家时,发现落下一件东西在店里,回来取走。”他说完看一眼内室,见房门已被打开,说道:“怎么,店里来客了?”

伙计回答道:“是的,您回来得正好,有位客人拿了件老物件来到店里,要不您掌眼一下。”

老马问道:“二掌柜呢?”虎子答道:“他刚离开不久,要不我打个电话请他回来。”老马道:“不用了,既然我回来了,我给他看一下。”说完便走进内室,虎子跟在他后面,随时伺候客人。

老马一进内室,老马便看到坐在椅子上的男子,只见此人中年模样,不知是紧张的缘故,亦或天气闷热,男子此刻汗流浃背,不停的用丝巾擦拭额头,左手则按在台几上的木盒之上。

老马纵横江湖,阅人无数,怎会不知此人必定有好东西,心里按捺不住的激动。不一会儿,老马心情平复下来,笑脸迎客,吩咐虎子上茶伺候。自己则在他旁边的椅子坐下,开口问道:“敢问兄台贵姓,打从哪来?”。

男子没有直接回答,只是问道:“您是这里的掌柜?”老马见他没有应答而是岔开话题,有点疑惑,但还是笑着说道:“我们这间小店有两位掌柜,在下正是大掌柜。”

男子听完顿时兴奋起来,说道:“掌柜可是姓马?”老马点点头。这时男子站了起来,来到内室门口向店铺大门望去,很快男子便回到座位,喝了一口茶。

老马静静的看着男子,不解他是何用意。几分钟后,老马继续问道:“听兄台的口音,西北那边的?”

男子回头看一眼老马,依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说道:“听说这蒙城古董行当里您的资历颇深。我这有件东西,给您看一下。”老马微笑道:“别这么说,都是同行抬举。”然后继续说道:“东西在哪呢?给我开下眼。”

男子轻轻的打开长方盒子,取出了一幅画,然后将盒子放置在一旁,而将画卷则摆在台几中间位置。

老马瞄一眼那个盒子,但很快便将眼光收回,深怕男子看出异样。老马看着这幅画卷,并不急于将画展开,他对虎子说道,“你到外面沏壶热茶。”

他先看这幅画的纸张,用的是绢纸,纸面略显泛黄;闻之有香味,此谓之古香;明处有裂纹且为横直状。且从制作工艺上看不像是做旧。

确定了纸张,并不能认定画作即为真品,市面上亦有不少在古纸上臆作的伪画。老马戴上胶手套,徐徐展开画作,映入眼前的是一副山水画。

只见此画有山却无水,右侧山峦幽旷,崖峻石润,烟岚萦绕,树藏云雾;右侧小山略低,却是脉径分晓,山险林深;整体层次错落有致;墨色浓淡得宜,点染有法度;用笔线条灵秀轻快。老马细看此画作,琢磨着不知道哪里透着一股怪异。

题字为行书,内容却与画作无关,但此刻非探究其含义之时;笔法苍劲有力,俱透入纸。落款为:董其昌,这是极为重要的佐证,为此他看到落款后,还特意近距离再看一遍其书法,像是董其昌的书作。此间,他还回看一遍画作,这似乎与董其昌的画风有点异同。

题字上有两方印章,起首章为“画禅”,落款后的印章为“大宗伯”,印章没问题,因为此画有年款,为天启六年,此年董其昌在礼部尚书任上,获得“大宗伯”衔位。

落款和印章都没问题,但是一同出现在他的画作上就有点问题,他的画作上不会自书董其昌,只现于其书法作品。

但从整幅画作上看确实为董其昌的真迹。此画虽然疑点颇多,老马却认为他不会看走眼。

一刻钟后,虎子端茶进入内室,只见两人在座位上默不作声,他递茶上前便在老马身后站着。随后他瞥了一眼这台几上的画作,见老马没发现他在偷看,又看了几眼。

“这样吧,您给开个价。”老马端起茶杯呡一口,缓缓的说道。那男子斜眼瞄一下老马,说道:“别,掌柜的,我不懂行情,还是您给个价。”

老马不愧为老江湖,只见他挽起袖口,轻轻的拿起画,说道:“此画是明代董其昌的作品,为其老年所作,虽为真迹,却为匆忙而作,故此画非上乘,且品相不佳。”老马在这行这么多年,深谙生意之道,不会往好的方面去说。他再喝一口茶,说道:“敢问老兄是从哪里得来的这幅画?”

男子沉默一阵,说道:“这点您放心,此画是有来头的。”老马听这话便知男子有所隐瞒,但没有过于深究。他看了看男子,说道:“我只能给您这个数,”说完伸出四根手指。

男子很快说道:“四十万?那行,我今晚就想拿到钱,不知是否方便。”老马一阵错愕,没想到男子如此爽快的答应,因为这比市场价少了许多,不过很快便镇定下来。

“哦,要现在给啊。”然后继续说道:“我再看一眼。”这是古董行的规矩,即使前面看准了,等到交易时也要假装再看一下。不一会儿,老马让男子先在内室等候。

半个时辰后,双方完成交易。男子没有过多停留便匆匆离去。

老马在送走男子后,这才松口气,吩咐虎子关门收铺。虎子明白掌柜的意思,赶忙关门。回到内室后,坐下喝了口茶,然后用手轻抚木盒。

老马对着虎子说道:“知道为什么叫你关门吗?”他答道:“懂,但也不懂。”老马继续问道:“哦?说说看!”他说道:“因为掌柜的捡了大漏。但我有点疑惑,您做古董生意这么久,这事以前也不是没有过,为何此次?”

“知道这条街上有多少间古董店吗?”老马缓缓的说道。“知道,共计百余家。”虎子回答道。

“嗯,那此人为何偏偏找上我呢?其实在早在几个时辰前,我离开店铺的时候就发现他,一直盯着我们店铺,回到家后仔细琢磨一下,不怎么不放心,便赶回铺子。果然那人还在那里附近徘徊,我只好在旁边看着,直至他进入店里,我才借口回来拿东西。”老马说道。

“原来如此,大掌柜,您的意思是.....”老马打断他的话,“今晚的事别告诉别人,要是二掌柜问起,你可假装不清楚此事。”随后继续说道,“你先回去,今晚我来守铺。”

“好的。”虎子说完收拾好铺子,很快便离开。

虎子回到家后,坐在沙发上。回想今晚的事情,心想:以老马沉稳的性格,绝不会收来历不明的画,而且还是董其昌的,要知道董其昌的画作当世以伪造居多,真品存量极少,而且看这幅画不太像是真的,难道是看了题字才确定是董其昌的真迹?而且老马在得到这幅画后的行为极其异常,再结合对他说的话,虎子思来想去也弄不明白。

虎子随后起身忙完家务,然后做别的事,时间已过十点,躺在床上倒头就睡。

不知过了多少时辰,手机铃声响起,虎子头脑还很懵,他挺不情愿的拿起手机,看一眼时间,已是半夜两点三十二分,再看一下来电显示,是老马的的号码。虽然有点膈应,但还是接了电话。

“喂!大掌柜,您有什么事吗?”

“虎子!你来店铺多长时间了?”

“差不多六年.....您问这.....”没等他说完,老马继续说道“白马过隙,光阴似箭啊!你父母身体怎么样?”

“还.....行.....”虎子依然恍恍惚惚的,老马虽然平常挺关心他的,但这大半夜问起虎子的家常,这就显得很怪异。“那就好。”这时他停顿一下,然后说道:“是这样的,我明天要出趟远门,你帮着二掌柜照看一段时间店铺。”

虎子一下清醒过来,问道:“大概要多长时间?”老马答道:“不懂,可能需要很久。”当虎子想要追问其它事情时,老马似乎急着要结束通话,他最后说道:“下面的话你要谨记,内室里墙左数二十四格,下数五格。”老马再重复了几遍,似乎很重要。

“记住了吗?”老马问道。“嗯!”虎子回答道。“那就好,我挂了!”虎子还没来得急说话,老马便挂断了电话。

虎子一头雾水,这什么情况啊,大半夜的来这么一出。由于实在太困,他把手机丢一旁,不久后便进入梦乡。

蒙城市中心人潮涌动,形形色色的人,既有赶车的,亦有行人在路边聊天,还有人在咖啡厅安静的看书。

蒙城日报社,时间已过十一点,主编室内,徐主编正在教训李顾:“现在什么时辰了!都日上三竿。你看看你!成何体统。胡子也不刮一下。昨天的新闻稿怎么不上交!”李顾解释道:“昨晚有事耽搁了。”

徐主编呵斥道:“那今天早上呢,别说你在睡觉啊!”李顾小声嘟囔:“可不就是在睡觉。”徐主编一边整理着稿件,还想到李顾在说话,便问道:“说什么!大声点!”李顾回答道:“额,没什么,我准时在下午下班前交稿。”

徐主编抬头看一眼李顾,“哎!你说你,说什么好呢!要不是看在你父亲的份上,我早就不想管你了。”他喝了口茶继续说道:“当年啊.....”此时他停顿了一下,“算了不说这个了,你出去吧,要准时交稿啊!”

李顾先是一愣,随后开口说道:“好的,徐叔。”李顾说完不敢多停留,一溜烟的工夫就跑出主编室。

“这不是李大腿吗?你这一顿猛刮,小心别滋出血了,怪吓人的。”李顾正在洗漱间剃胡子,老赵打开门走进来。

见李顾没理他,继续说道:“怎么不理人啊,对了,刚见你从主编室出来,被骂了吧,等他气顺就好了。”李顾说道:“您既然有那份闲心,要不帮我把昨天稿件写完?”老赵笑道:“这可是你自己的事,自个解决。”

李顾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瞥一眼桌角,看到一杯热的拿铁。他向周围看一圈,见到张千千时,他们俩正好对上眼。然后她缓缓的起身走过来,微笑着对李顾说道:“看你这模样,就知道昨晚没睡好。”

李顾微微一笑:“这么说这杯咖啡是你冲的?”说完拿起咖啡喝了一口。张千千道:“当然是我冲的。”她继续说道:“哎!你在老徐那里受气了?”

李顾答道:“没什么,我本来就是迟到了,还不让人骂几句啊!”张千千道:“那好吧,我先回去工作了。”说完转身回到自己座位。

“千千是个好女孩,好好对待她,要不然我对你不客气。”隔壁桌的小胡探头过来打趣说道。“哪跟哪啊!算了,和你说不着”李顾说道。

小胡和李顾是同年进入日报社工作的。小胡是外地人,独自在蒙城生活,李顾对他帮助很大,而且由于是同龄人,有不少共同的爱好,所以两人算是比较聊得来。

小胡打趣道:“我都看出来了,她肯定对你有意思,哈哈!”李顾道:“那么八卦,你该去娱乐版,那里才是你发挥余地的地方。”说完便开始整理手上的稿件。

临近下班时,张千千接到主任的指示,说有个命案要她马上去现场进行报道。这下令她犯了难,她对命案的报道没有什么经验。于是她决定找个人的陪她一起去,可是找谁也是大难题,思来想去,最终还是起身朝李顾的方向走去。

可走到李顾座位前又有点犹豫,她扭头转向小胡,开口说道:“狐狸,等下有事吗?刚发生一个命案,上头叫我们现在去一趟。”

小胡问道:“现在走?我手上还有稿要写,下午去不行吗?等等,你叫我什么?说过很多遍了,我叫胡宜,不是狐狸。”她笑着说道:“天天那么叫,有什么不一样。”

小胡朝她咧了一下嘴,埋头继续写稿件。张千千看着他,说道:“算了,不和你贫了,现在马上要过去的,没办法,事情紧急。”然后继续说道:“我先简单说明一下此案件,我也是刚刚收到的。”

她把李顾座位旁的椅子拉过来,坐下来翻开手上的几页纸,说道:“今天上午十一点左右,警方接到报案称铭宇街一家古董店.....”

当李顾一听到铭宇街和古董店这个词时心里咯噔一下。“在内室里发现一具尸体,男性,五十一岁,死者为隆余斋老板,名叫马世杰。发现尸体的该古董店的伙计,发现时人已无气息。”

李顾在旁边听着,汗滴从额头直流而下,但很快便平静下来,拿着纸巾擦了汗,同时默默的听着。张千千继续说道:“这是案件简要情况,详情还得去现场了解一下。”

“我要把这篇新闻稿件写完。”小胡不太想理她,于是应付道。张千千催促道:“赶紧的,时间不等人,要不错过可能的独家新闻,主任可要生气了,那个母老虎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说完她看一眼手表。

“一个普通命案而已,还独家呢,你先等等。再说了她可不敢骂你。”小胡继续敲打键盘。张千千有点无奈,心想:你真以为我很想去啊!

“我陪去一趟吧。”就在双方僵持的时候,旁边传来李顾的声音。张千千的心中一阵欢喜,说道:“真的?”李顾答道:“狐狸既然有事要做,那还是我去吧。”说完拿起公事包朝门口电梯走去。“你等等我,我拿点东西。”声音从背后传来。李顾回话道:“我在楼下等你,我们先去吃点东西,然后再去命案现场。”

在去往铭宇街的路上,两人都没说话,车内气氛相当尴尬。最后还是李顾开口说道:“狐狸这人精着呢,不是大新闻人家才不去。‘狐狸’的外号也不是完全是按名字取得。”

张千千转头望向窗外,“嗯,他真是只狡猾的老狐狸。”张千千说道:“你既然知道,那还陪我去.....”

她看一眼张顾,想继续说话。但被李顾打断:“等下到那里你做好本职工作就行,其它的别问。”听完这话张千千心生疑窦,感觉李顾和平常有点不一样,但她没敢问他。

隆余斋门口站了几名警察,而且还把整个店铺围住并拉起警戒线。李顾和张千千来到现场,在警戒线前停住。李顾说道:“我去了解一下情况。”张千千问道。“那我呢?”李顾答道:“你先在这等着,可能随时有警方的人出来接受采访,可以得到命案的相关信息。”

李顾似乎很熟识这里的地理环境,走到隔壁的店铺后借口小解,走到二楼卫生间,随后爬上窗户,踏着墙边一步步的走过去,溜进了隆余斋的卫生间。

他稍微整理一下仪容,再从口袋拿出了口罩和胶手套,打开卫生间门从容走向楼梯口。

“你是哪个单位的?”李顾下楼后被一名警察叫住。“我是分局的法医,这位同仁很面生啊,刚调来不久?”他回答道。“是的,刚进分局不久,你的证件呢?”警察问道。“哦,我找一下。”

此时李顾眼角瞄到了一名老警察,开口叫住了他:“老王,你也在这里啊!”那名老警察先是愣了一下,他看一眼李顾,然后回答道:“是啊,中午加班,没办法。”李顾问道:“命尸在哪?我们一起过去吧”。他走向前拉住老王。那名新警察见状也没为难他。

老王对他说道:“走吧。”然后两人并肩向隆余斋的内室走去。“谢谢了”李顾小声说道。可老王并未理睬他。

到了内室,李顾看到一个身影:“老司怎么是你来啊。”李顾打着招呼向他走了过来。正在验尸的司徒空抬头望向他,“哦!是小张啊,你来了就好,你主要的工作是协助我。”说完继续俯身查尸体。

随后李顾来到司徒空身旁,看到尸体时,他顿时愣住了。“李顾,看看就行,别乱动,也别照相。”司徒空小声的说道。“您认出我了,我就是随便看看,方便写稿,没别的。”李顾无奈的说道。

“那就好,局里要是知道我放记者进来,我的处分怕是跑不了。”然后他继续说道:“别出声就行,你随便看看,其它工作由小王来完成,外面的人要问起,你就说是实习生”“实习生?”李顾问道。“刚才你不是叫我老师了吗,外面的人都听到了。”“哦!好的。”李顾说道。

李顾看一眼内室,只见这里并没什么异常,只是台几和旁边椅子均被外力打翻了。他来到尸体旁,尸体是脸朝地的,背部没有伤口。

从尸体到门口有两行血迹,可能是死者命绝前行至门口然后再折返回来。从现场尸体流出的血迹来看,致命伤在腹部。应该是正面用刀桶伤腹部顺势倒下流血过多致死。

“老司,能断定案发时间吗?”李顾小声问道。司徒空听到李顾的话感到很诧异,说道:“你问这干嘛?”李顾说道:“我就是想问问,没别的。”

司徒空哪能不知道李顾的心思,当年见他资质不凡,想收其为徒,但他志不于此,才作罢。

“小王,记一下,案发时间大概是在今天早晨六点左右,最晚也不会超过七点。”司徒空说道,显然这话是说给李顾听的。

“谢谢了,老司,有空请你吃个饭!”他小声说道。“吃饭可以,但我不能透露此次命案的情况。”司徒空在尸体旁摆了对照尺后说道。“知道了,那我先走了。”李顾说道。

李顾正想转身,突闻司徒空开口说道:“小王,你再记一下,凶器为长条型锐器,长约四十厘米,疑似古代短剑。”听到这李顾顿时感觉后脊椎发凉,短剑?但他没有作声,只是默默的走出房间。

李顾离开时正好撞见老王,于是对他说道:“老师叫我回局里处理点事情。”老王并没有作声,只是点点头。这是最理想的能离开案发现场的借口。

离开隆余斋后,李顾径直往走向轿车。在车上打个电话给张千千,接通电话后,传来她的声音:“喂!你去哪里了?害得我到处找你。”李顾道:“你先过来,我在车上等你。”

张千千说道:“你先等几分钟,我刚找到分局的一位相识的警察朋友,问点关于这件案子的事。”张千千说话有点急,看来是真的找到熟识案件的警察。“好,我等你!”说完李顾便挂断电话。

几分钟过后,李顾见张千千向轿车走了过来,急忙打开副驾车门,张千千进入车子后问道:“怎么了?要离开吗?那边调查还没结束呢。”李顾没有直接回答她问题,而是说道:“你打听到什么了?”

张千千从包里拿出一瓶水,咕噜喝几口,说道:“有的,发现命尸的过程就挺意思的,那位警察朋友向我透露,据发现尸体的伙计回忆,他今天早上九点来店铺开门,店内一切如常,没什么特别的,唯一不同的是店里的内室已被反锁。”

“这说明有人在里面,但伙计觉得很正常,因为他们店大掌柜,也就是死者马世杰,前一个晚上吩咐他说要待在店铺里,而且以前也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所以他并不在意。”

“此后的两个小时,内室没有什么动静,中间几次有客人来,他们二掌柜不在,只能去内室请大掌柜作陪。但都没见他应声,客人只能悻悻离去。后来到十一点时,伙计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因为昨天深夜大概两点多的时候,他接到大掌柜的电话。”

“你是说那名伙计昨晚两点多接到死者的电话?”李顾听到此处便打断了张千千的话。她回答道:“是的,伙计说电话里听着他们大掌柜的语气,感觉心情不是很好,好像有什么事。”李顾道:“你继续往下说。”然后他打开手机,似乎在查找什么。

“随后他从物品房拿了一个大锤,硬生生往门里砸。几分钟才砸开房门,进去发现了已气绝的马世杰,然后他赶紧报警。”说完她看了看李顾,只见他沉默了一阵,感觉若有所思。

差不多一刻钟后,李顾终于开口说话:“你先出去,我换件衣服。”张千千随即离开轿车。

“换衣服就算了,还带鸭舌帽,你到底是记者啊。还是贼啊?”张千千看这李顾下车后的模样,着实令人捧腹大笑。“笑什么,我这身装扮肯定是不想别人认出来。”他说道。

“意思说之前你干坏事去了!”张千千继续数落道。“的确干别的事,但是不是什么坏事。”他说道:“我们过去现场看看吧。”说完便向隆余斋方向走去。“走那么快干嘛!等等我。”张千千在他后面喊道。

时间已经将近两点,回到案发现场的两人并没有新的进展,警方为了破案需要没有向记者透露更多的案情。现场的警察也没认出李顾,倒是他不停的环顾隆余斋周围。此时虎子正从门口走出,身前有一名老警察,好像在小声的吩咐虎子什么事。随后他们一同进入警车。

在进警车前,虎子看到警戒线外的李顾,同时李顾也见到他,两人四目相对,意味深长。

同类热门书
鬼吹灯(盗墓者的经历)
鬼吹灯(盗墓者的经历)
影视剧《云南虫谷》8.30开播,官方正版原著在101章到176章~远古的文明,失落的宝藏,神秘莫测的古墓。一本主人公家中传下来的秘书残卷为引,三位当代摸金校尉,在离奇诡异的地下世界中,揭开一层层远古的神秘面纱。昆仑山大冰川下的九层妖楼,这里究竟是什么?藏着消失的古代魔国君王陵寝,诡异殉葬沟,神秘云母,地下九层“金”字高塔,堆满奇特古装的干枯骨骸。这里又有那些未知生物?漫天带火瓢虫袭来,巨大神秘爬行怪物。一群人险死求生!
本物天下霸唱 ·生存 ·完结 ·91.2万字
7.6分
我有一座冒险屋
我有一座冒险屋
【本作品简体实体书由次元书馆出版】陈歌继承了失踪父母留下的冒险屋,无奈生意萧条,直到整理冒险屋时意外发现的手机改变了这一切。只要完成手机每日布置的不同难度的任务,冒险屋就能得到修缮甚至扩建!于是陈歌开始在各大禁地里探险取材,将其中场景元素纳入到自己的冒险屋中。随着前来参观的游客们各种惊声尖叫,冒险屋一举成名!然而虽然任务带来的好处越来越多,但其中隐患也慢慢显现,甚至父母失踪的线索似乎也藏其中……书友一群819098233;二群724779368;三群946284995
我会修空调 ·推理 ·完结 ·308万字
9.5分
我不是真的想惹事啊
我不是真的想惹事啊
新书(还真有这么有原则的系统)已上线。穷山恶水,阴森恐怖。妖魔潜藏,生人勿进。叮:前方三里,地下有尸,千年不化,撩它,你将得到铜头铁臂金刚身。听到提示音,柳金表示无奈。尸哥,我真的不想惹事,但我的系统就是这么贱,我也没办法啊。群号;581501849v群:1125095472,需要审核。
左断手 ·奇妙 ·完结 ·143万字
8.7分
我的考古探险记
我的考古探险记
我是一名考古探险爱好者,在过往的几年中,我走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将所有经历整理成了这本探险笔记。
知道深浅了 ·奇妙 ·完结 ·387万字
8.2分
深夜书屋
深夜书屋
一家只在深夜开门营业的书屋,欢迎您的光临。——————【该作品简体版已出版,出版社天津人民出版社】——《vip全订书友群》:557560752(进群粉丝值验证)《读书群》:523978007(无需验证)《战斗群》:457654443(无需验证)新书《魔临》已发布,新的征程,开始!
纯洁滴小龙 ·悬疑 ·完结 ·373万字
9.2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