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25章)
寻找丢失记忆的户外救援队队长x掌握她遗失秘密的男神机械师。带过纪录片拍摄团队拍动物迁徙,也跟着地质所的研究员敲过可可西里许多山头,甚至签过生死状给灾区和疫区送过物资。何郗珍藏每段记忆,却始终无法想起几年前的户外事故是如何发生的。就在她忘记罗宁的第四年,与他扶贫路上狭路相逢。——以环保、动保和户外文旅创业为背景的小故事~1V1 HE 女主会修的车,我都会,欢迎来找我换备胎(?)和变速箱油~
品牌:诸神文化
上架时间:2021-01-04 16:49:02
出版社:宁波诸神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本书数字版权由诸神文化提供,并由其授权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发行

第1章 你拒绝我,我就打你

城市东南角的最后一条柏油大路迎宾路上,北侧是石化基地大片的生活区家属楼,五层小楼规规矩矩列队而立,刷着鲜亮的嫩黄色外墙漆,而与生活区一街之隔的南面,是被日晒与沙尘消磨到斑驳老旧的掉漆院墙和大片大片灰突突的自建小民房。

何郗就租住在这片自建的民房区里,90平米的5间房,带个100多平的大院子。

一辆老旧的二手改装牧马人就停在院子当中,车边站着的高瘦女人徒手撕开跟附近小卖部要来的大纸壳箱子,铺平塞进汽车底盘下面,然后自己也钻到车底下躺好,用小扳手打开变速箱油底壳放油螺丝,一缕细细的红黑色的旧变速箱脏油落进下面的白底红花搪瓷盆里。

就在这时,院子生锈掉漆的银色铁艺大门外有一个人隔着铁栏杆对着院子里张望了一下,她伸手一扶焊接的空心铁管,没锁的大门忽然发出一声刺耳焦心地“吱嘎”声。

何郗侧头从车底下望出去,只能看到门外来人小腿以下的位置,那个穿着女士运动鞋的人站在大门口迟疑了好一会,脚步踌躇了一阵,最后还是往车子方向走来。

女人走近车子,绕到露着人腿的那一边,她蹲下身双手撑地,抻着脖子趴伏下来,往车子底下看去,“咱找何队长,何队长在吗?”

何郗从车底下一点一点把自己挪出去,就看到一个大概50多岁,头发花白,脑门上挤出几颗紫红色四角星的大姐。

女人也在打量何郗,见她一身灰蓝色的工装衣裤蹭了油和灰,脑门和脸颊上还有黑色的油点子,看起来像个修理工,但五官模样又过于美艳动人,长得跟电视里女明星似得,一时间无法分辨她的身份,只能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何队长在吗?咱来找何队长。”

何郗正要说自己就是,进屋蹲了个厕所的林松奇一边打游戏一边从屋子里走出来,女人看见埋头打游戏路都不看的男人忽然双眼放光,丢下何郗小跑着奔向林松奇。

“你是何队长吧?是何队长吧!求求你救救咱地娃娃!”

林松奇作为手游界的手残氪金大佬,一个厕所并不足以他出峡谷,此刻正忙着跟队友打字互喷,忽然跑过来的女人激动地抓住他的胳膊摇晃,他手一抖,手机屏幕朝下飞行了一秒,“啪叽”一声砸在何郗院子里铺着碎石的地面上。

女人显然也没想到手机会掉,她慌忙蹲下身捡起来,把手机往衣襟下摆了蹭了两下,又拽着袖子前前后后擦灰。

林松奇本来发挥的正好,打了一段没脏字的“文明用语”,现在这么一搞,他那点火气就要突破次元壁了。

何郗知道他是什么脾气,唯恐陌生人遭殃,抢在林松奇开口之前对中年女人说道:“大姐,我叫何郗,救援队的队长。”

女人闻言楞住了,僵硬地转过身看着何郗,好像之前没有看过她一样把她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遍,然后无声地张着嘴,十几秒后才犹疑地试探着问道:“你……能进……无人区救人?”

类似的话何郗这两年听过无数遍,起初她还会因为性别被歧视而愤愤不平,与人争辩女的凭什么不能做救援或是女向导和“陪游”不是一回事,现在时间长了,已经根本懒得计较。

她开口,给对方吃定心丸,“不只是无人区,我还参加过洪灾救援。”

何郗说完这话女人瞪大眼睛看着她,几秒钟之后又跑回她身边,就在何郗以为她要扑过来时,她抓住何郗的小臂,“咕咚”一声跪在了碎石地面上。

对方这一跪很重,细碎石砬被压出两个小坑,何郗也顾不得手上还有油污,伸手就想把她捞起来。

“这是干什么,有话好好说……您先起来。”

林松奇的火气被何郗拦了一回,已经没有再打游戏的心思,他拿着摔碎屏幕的手机看了一眼,顺手揣进休闲西装的外套口袋,然后就站在一边默默的看。

坏个电话不值得他多问,但对方明显比何郗年纪大,跑来给她“折寿”就让他很反感了。

“没骨头啊,有话不会好好说?”

何郗在他伸手拉扯女人之前瞪了他一眼,林松奇悻悻地收回手,一脸不耐烦地抱臂站在她们身边,大有陌生女人再动一下他就要上手把人丢出去的意思。

做救援队这两年,何郗见过各式各样的家属,人到绝望边缘都拿她当救世主,这不是她第一次被跪。

何郗任由对方死死地抓着她,柔声软语地劝道:“大姐,有什么事情咱们都起来说,我知道您是遇到难处了,所以才更要从长计议。”

女人紧紧地攥着何郗胳膊,仰着头看她,眼泪从眼眶里流下来,在黝黑的布满细纹的脸颊上湿润出两道泪痕。

“咱求求你了,你一定要帮咱找娃娃呀!”

每年的4-10月份,都是青海的旅游旺季,大批从第一阶梯和第二阶梯来的游客涌进来,或是跟团或是自驾,想要体验唐蕃丝绸路、亦真亦幻的如天空之镜般的盐湖和神秘莫测的万山之祖大昆仑,了解什么叫“大美青海”。

这段时间内青海省平均每天要迎来12.3万人次的游客,而这些人之中,又有那么一小部分觉得自己与众不同,不想泯然众人去参观普通的售票景区,他们绕路躲避保护区设立的保护站,徒步或自驾深入无人区的核心地带。

一般来说,求助到何郗这里的家属,基本都是当事人进入无人区后长时间失联失踪,报警后由于森林公安和保护区工作人员人力不够,才请她和团队协助参与搜寻活动。

何郗不知道这位大姐是怎么拿到她的家庭住址,心中不免疑惑。但眼下显然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

“大姐,您先起来,有话咱们进屋说。”

女人没什么文化,从老家出来找失联一个多月的儿子,一路上用过最灵验的利器就是一哭二闹三寻死,沿途众人因为可怜她同情她给她提供帮助和便利让她尝到了甜头,所以她不肯起来,打定主意要跪倒何郗同意。

她抓着何郗的胳膊晃,声泪俱下地求她救人,“你不答应帮咱找孩子,咱就不起来了!”

女人的手很有力量,隔着工衣外套都能实实在在地揪到何郗的肉,抠的她生疼。

林松奇看不下去,上前抬手用力在女人的小臂上狠敲了一下,对方因为吃痛下意识缩手,“你他妈有病吧!”他撸起何郗的袖子看了一眼,白嫩的皮肤上已经被掐出红痕,有些地方还有指甲印,隔着衣服都给她抠破皮了。

何郗抽手的同时横了林松奇一眼,“嘶”了一声警告他别乱说话。

林松奇瞬间偃旗息鼓,委委屈屈嘟嘟囔囔地说“你都受伤了啊……”他说是说,但最后也只是抱臂站在一边,自己跟自己生气。

中年女人还在哭,一边哭一边念念有词地对着何郗双手合十的拜,眼见就差给她磕头了。

何郗做了5年的向导,还组织了2年的救援队,打过交道的求助人很多,有礼貌客气心怀感恩的,也有颐指气使仿佛帮她行善积德的,甚至有倒打一耙恶人先告状的,但要说最多的,还得是哭哭啼啼道德绑架的。

她垂眸看着地上的中年女人,知道好言好语劝不起来,故意皱眉虎下脸,淡漠地说道:“您要么现在就起来,咱们有什么话去屋里说,要么就在这跪着,我既然劝不起来,就只能报警交给派出所处理。”

女人听到这话忽然哑住,眼神里露出不可置信和迷茫来。她仿佛被打乱节奏的,不专业的舞台剧演员,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接戏。

何郗见她有所松动,换上稍微柔软些的语气,试图重新跟她讲道理。

“如果跪着就能解决问题,人就能自己回来,别说您跪着,就算让我陪着跪也行。但我相信您明白,我们在这僵持不下,您不能把情况给我说清楚,人不会自己走回来,我也不会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就贸然答应你的任何要求。”

何郗伸出一只手去,掌心向上等着女人拉着她站起来,“这不是嘴皮子碰一碰就能解决的事情,我要为我的队员们负责,所以您不说清楚,我是不可能贸然做任何承诺的。这对我们都不负责。”

中年女人神情迷茫,脸上是明显的纠结矛盾,但看何郗态度坚决,最后还是用袖子抹了抹脸上的鼻涕和眼泪,抓着何郗的手站起身来。

何郗看了一眼她的膝盖,没发现受伤的样子,转身领着女人进屋说话,林松奇不放心,跟在她们身后进屋。

“您坐。”何郗不嫌弃她裤子上都是土,直接让她坐在布艺的双人沙发上,自己搬了个折叠椅,坐在女人对面,“您跟我说说,具体是怎么回事。”

女人口音很重,讲话也没什么逻辑,何郗听的很费劲,但颠三倒四车轱辘话还是让她大概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您一直在说无人区,具体指的是哪一片的无人区?”

女人似乎被她问住了,沉默了好几十秒,才磕磕巴巴挤出“可可西里”四个字。

何郗起身拿过茶几桌上的平板电脑,打开地图APP,手指在屏幕上划了几下,把屏幕转向女人那边,耐心地给她解释。

“可可西里有两个概念,一个是地里上的围绕可可西里山周围的一大片地方,跨三个省,包括五个自然保护区。”

何郗一边介绍一边用手在屏幕显示的地图上圈出范围。

“至于可可西里保护区,它的范围相对能小一些,但也还是有8万多平方公里。我国首都的面积还不到2万平方公里,一个保护区就能顶四个北京了。”何郗怕她没概念,搬出祖国心脏做对比。

中年女人点点头。北京她是知道的,她送孩子上大学的时候去过一回北京,那是她第一次出远门,城市大的她直懵圈,地铁线路图就能看的人眼晕。

“然后,我听您刚才的意思,最后能够确切证实您家孩子出现的地方,是敦煌对吗?”

女人连连点头,双眼闪着光,欣喜于何郗听明白并且相信她的话,“对对对对,咱报过警察咧,他们说是在敦煌住了个旅店啥的。有记录,没错。”

根据警方的调查,小孩的证件没有购买过汽车或是火车票,到了敦煌之后的记录只能找到旅店入住信息,但根据调查结果,旅店那边说孩子已经退房了,记录和监控视频对的上,调查的线就算是断了。

“那怎么又确定已经进了保护区呢?”何郗觉得事情逻辑连不上,何郗和队员们寻人的时候是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的,任何不确实的消息,都会让她一而再地求证。

他们只是志愿寻人,可不是能在大海里捞针的磁铁。

“咱是他麻麻,咱跟娃心连着心。咱那天做了个梦,梦见咱娃娃就一个人,忒可怜地站在一片光秃秃的地儿中央。后来请村里的大菩萨给算了一卦,大菩萨说人就在可可西里,就让咱出来找了。”

何郗在听到“大菩萨”三个字的时候反映了几秒,后来觉得对方说的跟她想的应该是同一个“职业”,不免露出有些僵硬无奈的微笑。

林松奇就直接多了,他低声骂了句“我|操”。

何郗问:“我国保护性质的无人区很多,就格尔木附近还有阿尔金保护区、羌塘保护区和三江源保护区,为什么一定是可可西里呢?”

何郗极度怀疑那位“大菩萨”只听说过可可西里,毕竟十几年前的环保电影《可可西里》那么热,知道不稀奇。

女人扭着身子从裤口袋里掏东西,何郗平静地注视着她,林松奇则有点警惕。

她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皱巴巴的几乎要折断的纸条,摊开后展示给何郗看——那上面用蓝色圆珠笔写了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可可西里”。

“咱们村里这个大菩萨,说事情可准咧,很有名,市里头都有人开车来求着她看事情。大菩萨说咱梦见的那个地方,就叫可可西里。这就是咱们大菩萨写地天书咧。”

何郗垂眼看着这张“有字天书”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一个梦和一个神棍的话有多少真实度何郗不知道,她只知道不能因为虚无缥缈几句话,就带着队员深入冒险。而且,如果森林公安那边甚至都没有受案,他们就算想进也进不去保护区。

“大姐,我相信您跟孩子之间心连心,但我们参与搜救也是有一定标准要求的,不是因为挂了个救援队的名头就什么地方都能进。而且我们救援队一共才十七个人,就算都扑进去找,几万平方公里,大海捞针一样。”

女人听完这话反应了好一会,她直勾勾地盯着何郗,逐渐意识到对方是在拒绝她。

“你不能帮我找娃娃吗?”

何郗不想说漂亮话骗她,诚实地摇摇头,“不好意思,我真的能力有限。”

中年女人的神情从茫然到清明,很快又变成了一种恶狠狠的近乎是在瞪着她的样子,何郗虽然没动,但心中警铃大作。

中年女人哆哆嗦嗦地站起身,她以为她是听明白了要走,伸手要去扶她,结果手还在半空,只听见一声从嗓子眼里发出的怪叫,紧接着,她就被扑倒在地,后脑重重地磕在瓷砖地上。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