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100章)
他的喜欢,是旷野荒原的风,暴烈温柔。 —— 野生动物保护区的季队长,野路子出身,不羁散漫,难以亲近,不好惹又难相处。 出差一趟,听说处了个女朋友。 众人感慨:这是谁家姑娘瞎了眼。 ** 后来的某天,保护区里来了个小姑娘,细眉亮眼,温柔又妩媚。 她说:“我来看男朋友。” 季北周当时嘴里叼着烟,懒散不羁得靠在越野车边,吐着烟圈训人,接了电话,人就跑了。 没有许可,几人不敢走,结果天都黑了,才瞧见某人牵了个姑娘走过来。 瞧着几人依次排开,小姑娘好奇:“这么晚,他们在干嘛?” 季北周:“可能跟我们一样,来看星星。” 众人:“……” …… 后来众人瞧见自家队长低声问她:“你是喜欢看星星,还是更喜欢看我?” 大家感慨:“是我们瞎了眼!” 【躁动小甜文,入坑不亏】
版权:潇湘书院

第1章 眼熟,是弟弟的初恋

林初盛拖着行李箱上火车时,天色已黑。

天边好似藏了浓墨,浓稠低沉,凛风苍茫。

“前面的赶紧往里走,别堵在门口——”乘务员的声音从后侧传来,林初盛找到自己的座位,准备把行李箱放在火车上端的行李架上。

24寸的箱子,不算大,只是里面装了点书,提拎太久手臂都受不住,况且是高高举起。

时值冬季,她穿得多,还裹着围巾,抬臂动作本就不易,试了几次,箱子提到半空手臂就酸软得撑不住了。

打算找周围的人求助,却没发现一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

此时又有几人上车,一边左右寻找位置,一边朝她走来。

她此时的位置占了道儿,只能咬牙准备再试一次。

箱子刚托举越过头顶,她的双臂一阵酸胀,眼看着行李箱摇摇欲坠,手臂承重忽然减轻,视线里出现了一双手。

指节分明,掌心宽厚,而那人……

就站在她正后方。

火车过道本就狭窄,她能清晰听到衣服的摩擦声,还有那人身上淡淡得烟草味。

行李箱稳稳地落在架子上,林初盛才急忙回头道谢,“谢谢。”

男人模样二十七八,肤色偏古铜,寸头,几乎贴着青皮,显得硬朗不羁,袖子卷着,称着他手背上微绷的青色经络,长裤卷在军靴里,说不出的恣意随性。

眉眼轮廓深邃,透着股野性,自带气场。

压着眉眼,低低应了声,便径直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紧跟着他的,还有个约莫二十四五的男人,端着碗泡面,紧挨着他坐下。

位置斜对着,彼此都能看到对方,人都喜欢美好的事物,林初盛也不能免俗,有帅哥美女,本能就多看了几眼。

车厢内熙熙攘攘,那人坐下后,偏头与同伴聊天,侧脸线条锋锐又冷情。

“队长,你真不吃?老坛酸菜的。”

“不饿。”男人声音是低哑的。

“那我就不客气了。”那人说着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说话也含混不清,“你弟弟都要结婚了,你还没对象,我都替你着急……”

“咱不说别的,就刚才那小姑娘,长得多好看啊,你去要个电话,就可能产生一段缘。”

林初盛与他们隔了点距离,火车内又嘈杂,听不清两人的对话,只是那人忽然抬头看向她——

一瞬间,视线相撞。

男人盯着她,好似在研判什么。

那眼神就好似有重量般,压着她的呼吸,心跳狂乱。

偷看被抓包,林初盛又急又窘,仓惶避开他的视线,佯装解脖子上的围巾。

不远处的男人只是低声一笑,“确实长得挺好看。”

身侧的人正仰头喝泡面里的汤,好似听到了什么骇人听闻的话,呛到嗓子,急忙放下泡面,猛烈咳嗽起来,抬头打量着不远处的姑娘。

柔软,纤细,嫩得好似一掐就会出水。

“队长,我刚才就是开玩笑。”怎么可能随便拉个姑娘就能恋爱结婚啊。

“你嘴上有酸菜。”

“……”

而此时他手机震动起来,母亲打来的,接起喂了声。

“到哪儿了啊?大概几点到家?”

“刚过了京城,还得两个多小时。”

“我让你弟弟去接你。”

“不用。”

“没关系,反正他在家闲着也没事。”

这边电话刚挂断,那端的另一个人就不乐意了,“妈,谁说我没事啊,我都快忙死了。”

“你哥难得回来一趟,让你去接一下人怎么了?”

“他又不是三岁小孩。”季成彧最近筹备婚礼,忙晕了头,压根不想出门接人。

“让你去你就去,别这么啰嗦。”周苏红正在厨房忙活着,“对了,你不是说小茜身边有许多朋友单身吗?回头帮你哥介绍介绍。”

“你都要结婚了,你哥还单着,像话吗?我真是愁死了。”

“就跟个木头一样,也不开窍,哪儿像你啊,上小学就知道要跟小女生一起玩,高中就早恋,又是写情书,又是送吃送喝的,还追去她家里……”

季成彧一听这话,头皮发麻。

“妈,您打住,我去接人,马上就去火车站。”

他抄着车钥匙,就狂奔出门,生怕母亲再翻出什么陈年旧账。

**

火车抵达江都时,已接近晚上十点。

林初盛的行李箱是另一个小伙子帮她取下来的,她注意到方才那个男人居然与她同一站下车,只是人多拥挤,出了站,人便没了踪影。

而她在出站口见到了来接她回家的父亲。

“东西我来拿。”林建业急忙提过她的行李箱,“你这里面装了什么啊,这么重。”

“衣服,还有一些书。”

“饿不饿啊?你妈正在家给你做饭,你看你,这么冷的天,怎么穿得这点衣服。”

林初盛只是笑着随父亲上了车。

林建业刚上车就给妻子打了个电话,告诉她人已经接到了,“你这次回来能待多久啊?”

“应该能多待几天。”

“你说你同学都结婚了,你呢,在学校处对象了吗?”

“还没。”

“你还在上学,不急,工作后再找也行。”

“嗯。”林初盛瓮声应着,低头佯装玩手机,她心底清楚,父亲嘴上虽然说不着急,可每次打电话或者回家,总会旁敲侧击询问她的个人情况。

“对了,你姑姑家的妹妹过年订婚,估计明年五一或者国庆结婚。”

“是吗?”

“比你还小两岁,小伙子是牙医,工作待遇都很好,人也很本分。”

……

林初盛有一搭没一搭应着,很快车子就到家了。

她家是自家盖得三层小楼,后来改造一番,弄了个小旅馆,父亲有工作,母亲就在家看看店,以前生意还不错,如今电器陈旧,装潢过时,加上许多连锁宾馆酒店的出现,生意越发不行,如今门口已经贴了转租的红纸。

吃了饭回房休息时,她才得空拿出手机翻开信息。

高中同学群里正在讨论着明晚聚会的事。

【各位,明晚7点,景江酒店201包间,已经回来的都要去,成哥请客,庆祝他最后的黄金单身夜。】

【成哥攒局,那我肯定要去啊。】

【明晚嫂子也来,还要带她的闺蜜,据说都是单身,长得都特标致,群里单身的都抓紧啊。】

这种聚会,林初盛本不愿去,觉得没什么意思,只是上学时,有几个关系不错的同学要参加,有的已经好多年没见了,机会难得,她才决定赴宴。

为了早些见到同学,她提前到了酒店包厢,没想到已经来了许多人,热闹喧哗,尚未进门就听到阵阵笑声。

只是林初盛刚进去,包厢内瞬时安静两秒。

“林初盛?你真的来啦,赶紧进来。”

“好多年没见,你怎么一点都没变,听说你在BJ读研究生?”

“之前同学聚会你缺席了好多次,还以为你这次也不来。”

……

包厢里除了高中同学,还有一些不认识的人,肯定都是新郎新娘的朋友,虽然热闹,可不少人打量林初盛,眼神却透着股诡异。

“她怎么来了?待会儿成哥带媳妇儿过来,不得尴尬死啊。”

“谁知道呢。”

“她不会是故意来砸场子的吧?”

**

这边大家热火朝天议论着,季成彧才刚到酒店。

他特意去接了未婚妻和她的闺蜜,应母亲所求,要给他哥制造机会,特意带着他哥一起过去。

几个闺蜜都挺热情,显然对他哥很有兴趣,只是某人客气有余,丝毫不给面儿,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季成彧简直要炸了,私下还把他哥“教育”可以一通。

“哥,机会我都给你创造了,你能不能主动点,热情点!”

“嗯。”神情懒散,心不在焉。

“我对她闺蜜都是客客气气的,我还想着让她们迎亲拦门时能放我一马,你要是把她们得罪了,我怕是连门都进不起。”

“如果迎亲时连门都进不起,那不是我的问题,而是你该反思一下,是不是自己太没用。”

“……”

季成彧觉得自己可能媳妇儿没娶到,就会被他哥给活活气死。

一群人进入包厢后,气氛瞬时更加热烈,毕竟主角到了,围着即将结婚的新人,皆是祝福道贺声。

“谢谢大家今天过来,这是我媳妇儿,赵茜。”季成彧搂着未婚妻,给大家介绍。

“嫂子好。”

“嫂子真漂亮,成哥有福气啊。”

众人恭维祝贺,林初盛也起身,准备去打个招呼,却一打眼,瞧见了个熟悉的身影进了包厢。

此时不知谁说了一句,“对了成哥,林初盛也来了!”

包厢瞬时安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林初盛身上,包括……

刚进门的男人!

季北周也没想到上次火车后,还能再遇见她。

他一直觉得这姑娘长得眼熟,却没想起在哪儿见过。

原来她就是弟弟的——

初恋!

更准确的说,是单恋对象。

他弟弟当初为了追她,跑去她家门口蹲点,没想到她的隔壁邻居养了条狼狗,把他当成贼,追着跑,结果大腿被咬了一口。

听说狂犬病没法治,打了疫苗还在家哼哼唧唧躺了两天,以为自己大限将至,要死了。

整天嚷嚷着:“人家是牡丹花下死,我却被一条狗给咬死了。”

季北周当时故意调侃他,“你如果真的要死了,有什么遗愿吗?”

季成彧只感慨:“我特么还没拉过林初盛的手!”

季北周轻哂,居然还是个痴情种。

而他的腿上,至今还留了牙印。

作者还写过
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西装暴徒,斯文败类vs财阀恶女,甜系拽姐,双向奔赴的冰糖暖宠文】苏羡意喜欢上陆时渊那年,19岁。她鼓足勇气,“陆医生,谢谢你救了我,能给我你的联系方式吗?有机会想好好感谢你。”男人懒懒地弹了下烟灰,冲她一笑,大写的撩人:“喜欢我?”苏羡意落荒而逃。——再见时长辈介绍:“你可以喊他舅舅。”面对他,苏羡意心虚紧张,小心藏着自己的心思。可后来……男人穿着黑西装、白衬衫,慢条斯理地扯着领带,金丝眼镜下的黑眸摄人心魄,嗓音温吞嘶哑,对她说:“想不想来我家?”**之后,苏羡意火了因为,她恶名昭彰,夺人财产,欺女霸男,横行无忌。偏又生了张干净无害的小脸,看着人畜无害,却掐得了架,撕得了白莲花,典型的财阀恶女。家人澄清:我们家孩子天下第一乖巧懂事。众人:……恕我们眼瞎!有人建议,压下事件最好的办法就是制造一个更劲爆的新闻,然后……【苏羡意与陆时渊已婚】引爆热搜。PS:月初出品,坑品保证,欢迎大家跳坑
月初姣姣 ·豪门 ·完结 ·208万字
9.8分
名门暖婚之权爷追妻攻略
名门暖婚之权爷追妻攻略
宋风晚被交往一年的未婚夫甩了,凭空冒出的私生女还要破坏她的家庭。某日醉酒,扬言要追到前任未婚夫最怕的人——傅家三爷。角落里,有人轻笑,“傅三,这丫头胆大包天,说要追你?”某人眸色沉沉,“眼光不错。”后来前男友搂着大肚子的小三和她耀武扬威。某人信步而来,两人乖巧叫声,“三叔。”傅沉看向身边的宋风晚,“叫三婶。”【理想型篇】婚前某次采访记者:“宋小姐择偶标准是什么?”宋风晚:“多金帅气有魅力。”某人点头,他都有。记者:“有具体的标准么?”宋风晚:“比我大三岁左右,个子不要太高,温暖,爱笑。”某人腹诽,他一样都不占,年纪身高不能改,那他多笑笑。某公司众人凌乱,心惊肉跳。“求三爷别笑,我们害怕!”婚后采访记者:“貌似三爷不符合你的理想型标准。”她笑道:“但他符合我对另一半的所有幻想。”**众人眼里的傅三爷:面慈心狠。宋风晚眼里的他:很苏很撩的老男人。众人:咱们认识的可能不是一个人。**月初出品,坑品保证,欢迎大家跳坑。
月初姣姣 ·豪门 ·完结 ·363万字
9.3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苏爽虐渣,婚后相爱,双向暗恋,佛系大佬vs娇软甜妻】初见之时,唐菀感慨:这江五爷真如传闻一般,禁欲落拓,骄矜洒然,只可惜,慧极必伤……是个短命鬼!而后的她,被某人带进了屋里,出来时众人瞠目:怎么还哭了?——后来听闻,江五爷养病归来,带回了个姑娘。单纯无害,殊不知最温的酒却藏着最呛喉的烈,得罪了不少人。某人却道,“人是我带回来的,由她闹腾,如果……出事了,我负责。”好友提醒,“唐家的人,你负责?”“跟我回来,就是我的人,一个小姑娘,就是惯坏了,我也是担待得起的。”【婚后篇】唐菀嫁入江家,只有一个任务,在某人没死之前,替他:传宗接代,延续香火。某人狐疑:“白天温软害羞的小姑娘,晚上怎么像变了个人。”唐菀思量:不抓紧时间,怕他时日无多啊。只是……孩子生了,满月了,周岁了,唐菀都准备好做寡妇了。他怎么还没死?后来江五爷低声问她:“听说你天天盼我死,想生生熬死我?”**【月初出品,坑品保证,欢迎大家跳坑。】
月初姣姣 ·婚恋 ·完结 ·360万字
9.6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