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712章)
最乱不过南北朝:人不如狗,命如草芥。道德沦丧,伦理崩碎……二十四朝无出其右! 李承志仰天长叹:老天爷,能不能换个朝代穿一下?
版权:起点中文网

第1章 地主家的傻儿子

元魏,永平二年,公元509年。

正月初五,突然来了一场大雪,纷纷扬扬下了三天,直到初八的上午才见睛。

太阳破开云层,照的天地间银光闪烁,如同仙境。

泾河边上的一处庄园里,此时却乱做了一团。

郎君又又又又不见了……

也不知撞了什么邪,自年前病了一场,本就不太聪明的郎君更傻了,三天两头的往外逃,嚷嚷着要去找神仙……

但即便有些傻,他也是李家堡的少主人,真要丢了,堡里上下近百口,没一个逃得掉责任……

管事头目李松站在北墙外,脸色古怪的看着插在墙根下雪堆上的一只靴子。

除了靴子,还有几个踩出来的雪洞,像是有人从庄墙上跳下来,落到雪堆上,然后逃走的……

若是常人,早派家丁在附近搜寻了,但李松却一动不动。

只因雪堆之外,再没找到任何脚印……

等了许久,才见墙头上探出来一颗脑袋,佩服至极的喊道:“爹,你果然没料错,找到了……”

比狗熊还要壮两分的李彰,手里举着两截竹杆,看茬口,分明是刚刚才折断的……

旁边的几个壮仆恍然大悟:原来这些雪洞,是郎君用竹杆绑着靴子,戳出来的……

嗯,不对?一个傻子,竟然玩起了兵法?

李松猛松半口气,又冷笑了一声。

郎君,你怕是忘了,仆可是带过兵的……

这点小伎俩也想骗过我?

“走!”他一声冷喝,翻身上了马,往庄门奔去。

刚到门口,二儿子李显又迎了上来:“爹,南墙外垂着一根绳子,再往前数丈,掉落着一个包袱……”

李松接过包袱,打开一看,里面装着几块粟饼,几枚铜铤,一副火镰,一把匕首……

这些都是离家出走的必备之物。

李松拿起粟饼,在马鞍一磕,粟饼便成了两半,明显是还没冻实。

他一颗心彻底放松下来,大手一挥:“郎君根本没出庄园,给我搜……”

“啊?”李显愣了一下,想不明白父亲是怎么推断出来的。

李松叹了一口气:“我派你去南墙外是什么时候?”

“半个时辰前!”

“粟饼冻实需要多久?”

“一……一刻钟吧?”

李显终于知道哪里不对了。

若郎君是一刻前从南墙逃出去的,自己带七八个壮仆守在墙外,眼瞎了才看不见……

李显还是有些想不通:“但挂绳子的墙面上,为什么会有脚踩过的痕迹?”

李松感觉心好累!

他怀疑,郎君身上的傻气,是不是全过到了他两个儿子的身上?

不然为什么郎君越来越聪明,他两个儿子却一个赛一个的蠢?

郎君能拿竹杆绑着靴子,在北墙根下戳几个雪洞,难道还不能故伎重演,在南墙外蹭出几个脚印?

真真是难为郎君了,连连环计都用出来了?

除了声东击西,还有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以后哪个敢说郎君是傻的,仆扒了他的皮……

正叹着气,突然听东面传来一阵惊呼:“找到了找到了,郎君在角楼上……”

李松刚刚放下去的心又猛的提了起来:那么高,他怎么上去的?

……

庄园东端的坞堡里,一个裹着厚绵被的少年,正骑在角楼的屋脊上,神思悠然的往西眺望。

祖居县?

就根本没听过这样的地方。

往西六十里就是崆峒山,这里应该是后世的平凉才对……

三丈高的墙下,一群壮丁急的团团乱转。

“郎君怎么上去的?”

“应该是用梯子吧?”

“那梯子呢?”

“天知道……”

还有几个仆妇躲在后面看着笑话。

“真是傻的,这么冷的天,这么大的风,也不怕被冻坏了?”

“不然呢?冻坏都算轻的,若是摔到墙外去,哪里还有命在……”

几个蠢货看热闹看的分外投入,竟然没发现李松已走到了她们身后。

“拉下去,杖一百!”

听到声音,几个仆妇转过头,看到李松铁青的脸,顿时吓的面如土色,“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李主事饶命!”

一百杖啊,真打下去,不死也要去半条命……

“算了,改掌嘴吧!”角楼上传来一个冷悠悠的声音。

说闲话当然要惩戒,但要因此打死人,李承志还是有些不太习惯。

李松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喊了一句“先拉下去”,然后大手一挥,“李彰、李显……”

两个狗熊一样的壮汉扛着一架长梯,“哐”的一声搭到了角楼上。

“郎君,你是自己下来,还是我请你下来?”

斗智斗勇近半月,李松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自从病好了以后,郎君不但越来越聪明,还非常识实务,走投无路时,从来不钻牛角尖……

李承志叹了一口气:“我自己下!”

说着,他又往墙外看了一眼。

谁能想到,从庄园里看只有三丈高的坞堡,换到外墙,离地面竟有十五六米?

失算了,绳梯编的太短,根本够不到地上。

既然逃不出去,也就没有了藏下去的必要,还不如自个走出来,也省的挨冻……

等李承志站起身,看到他腰里的绳子时,李松悚然一惊:郎君还真是想从坞堡外墙爬下去?

真是不要命了……

他大致也能猜到李承志的打算:多少年没用了,谁都想不到他会藏在角楼上,只要等到天黑,等庄外的人撤进来,他就可以从容不迫的逃走……

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兴许是看墙太高害怕了,才打消了主意……

李承志双手抓着绳子,双脚踩着梯子,稳稳当当的走了下来。

双脚刚一落地,李松就拦到了他面前,目光灼灼的盯着他。

坞堡的门锁的好好的,这么高的墙,也不可能是拿根绳子就能爬上去的,郎君绝对有什么机关,如果不搜出来,难保他不会再来一次……

识实务者为俊杰,李松又不是没派人把他摁到地上搜过?

李承志怅然一叹,伸手入怀,掏出了一捆绳子。

还真是绳子?

李松眼中闪过一丝古怪。

绳子虽细,但极有韧性,一看就知道是拿帛绢编的,再看这花花绿绿的颜色,郎君怕是把房里的衣物和被褥全撕了吧?

李松伸手接过来,仔细一瞅才发现,这绳子还真不普通。

一个绳套连一个绳套,左右都有下脚的地方,分明是一副绳梯……就连他都没看出是怎么编的……

李松悚然一惊:郎君越来越聪明,也越来越古怪,照这个趋势,终会有让他得手的一天……

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再说了,郎君总归是郎君,也已经不傻了,自己只是一介家臣,以后还是要尽量避免,不能再用太过强硬的手段对待他……

因此,必须要和他好好谈谈,至少要知道,他这一门心思,连命都不要的往外逃,到底是因为什么?

“郎君怕是冻坏了吧?”李松皮笑肉不笑的从李彰手里接过棉被,细心的给李承志裹上,“赶快回屋,先喝口热汤暖暖身子……”

李承志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同类热门书
宋北云
宋北云
人生本来没有什么太多的追求,一块羊油饼、一碗麻油汤、一间青瓦房足矣,所以你们别逼我。
伴读小牧童 ·架空 ·完结 ·359万字
7.6分
终宋
终宋
终宋一朝都未收复燕云,终宋一朝皆被外敌欺侮……南宋将亡之际,那些终宋一朝都没能达成的伟业,他要做到。
怪诞的表哥 ·架空 ·连载 ·241万字
9.0分
昭周
昭周
林昭带着上辈子的记忆,在东湖镇再世为人,然而他面对的处境却并不是十分乐观。一个苛刻的大母,把母子二人压的喘不过气来。少年人甚至只能在东湖镇放牛为生。终于有一天,林昭舍了他放了三年的大青牛,走进了并不是很远的越州府城。从此……这大周的世道似乎有些不一样了。已有两本两百万字以上的完本书,《无双庶子》《将白》,人品保证,书荒的朋友可以去看一看!书友群:640355806
漫客1 ·架空 ·完结 ·227万字
7.1分
皇兄何故造反?
皇兄何故造反?
景泰八年,奉天殿。朱祁钰立于御阶之上。身后是十岁的小娃娃,台阶下是面无表情的文武百官。叹息一声,抬头看着自己惊慌失措的哥哥。他终于问出了那句埋藏心底的话。“陛下,何故造反?”ps:前方预警,主角阴谋家,不攀科技树~~~
月麒麟 ·两宋元明 ·连载 ·240万字
7.1分
锦衣
锦衣
如果一个人不幸回到了天启六年。此时大厦将倾,阉党横行,百官倾轧,民不聊生。党争依旧还在持续。烟雨江南中,才子依旧作乐,佳人们轻歌曼舞。流民们衣不蔽体,饥饿已至极限。辽东的后金铁骑已然磨刀霍霍,虎视天下。而恰在此时,张静一鱼服加身,绣春刀在腰。他成为了这个时代,以凶残和暴力而闻名天下的锦衣卫校尉。在这个不讲理的时代,恰恰成为了最不需讲道理的人。
上山打老虎额 ·两宋元明 ·完结 ·246万字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