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6章)
重生?穿越?你萧氏之女万千宠爱于一身,诬陷,灭门。重活一生你定要让那些欺你辱你的人付出代价。开启新的人生,护住萧氏,证明自己。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亿往事

大燕七十九年。

燕国王宫冷宫。

昏暗的房间内四周都被封闭起来,木板把整个房间定的死死的,只留了一个仿佛似狗洞的缺口。咯吱咯吱声,只见一只手伸出来抓起四处乱窜的老鼠,“连你也敢跟我抢吃食。”话音刚落老鼠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老鼠躺在地下抽搐了几下变丧命。

慢慢的爬向洞口,透过光照只见一个满脸伤口头发脏乱的女子。撑着双手艰难的爬行着,一束阳光照着她的身上,只见女子撑着半截身子,双腿似乎是被砍掉,满脸的伤口像是蜈蚣一般。撑着力气爬行到了洞口,她趴在洞口在等待着什么。

冷宫的大门外。

两位冷宫侍卫正在赌钱看见舒贵妃銮驾被吓的佩刀都掉在了地下。銮驾停在了冷宫外,侍女搀扶着舒贵妃。“不知贵妃娘娘驾临,臣有罪。”冷宫侍卫跪接道。侍女仗着是舒贵妃的贴身侍女训斥着冷宫侍卫道:“娘娘銮驾亲临此处自然是你们这些低贱之人的福气。”舒贵妃拿着手中的团云扇遮挡住鼻子,缓缓说道:“本宫是来见华主子的。”侍女怒斥道:“还不开宫门。”冷宫侍卫不敢怠慢,两人起身变打开宫门。

光照下衬的舒贵妃红光满面,只见她一袭大红宫装上面竟然绣着凤凰的图案,头饰更是极为华贵,头上的凤凰步摇极是显眼。被人搀扶着走到被封死的房门脚下便是那洞口。

侍女搀扶着舒贵妃瞧见冷宫内四处脏乱不忍直视,小心翼翼的问道:“娘娘何必走这一遭,平白无故沾染晦气。”舒贵妃轻声笑道:“曾经高高在上的人如今却是这般模样,难免觉得有趣。”侍女疑惑着:“萧氏一族早已被灭族,娘娘若是不高兴让陛下杀了萧琼华便是。”笑声越来越大,轻蔑的语气回荡在冷宫。“萧氏灭族。”屋内的女子听见外面的动静,努力想发出声音,任凭怎么想发出声音都不行,无奈的把头靠在了地下。

萧氏灭族,何其可笑。回顾从前,萧氏一族三大旁支,萧容氏已文才大显于天下,萧玉氏已将才带领大军夺回数百城城池才有了如今的国家强盛,萧云氏虽从商道却早已富可敌国。这样的家族尽顷刻间消失于天下。李祁一个才人所生的庶皇子还不得先王宠爱,如果不是我一心一意对你,让父亲帮衬你,你能得到这皇位吗。人走茶凉啊。

砰的一声,舒贵妃吓的差点未站稳,正准备发怒的时候回头一看竟是陛下。

舒贵妃一改嚣张的姿态,温柔的看向陛下问道:“陛下怎的到冷宫来了。”瞧见陛下身后的洛晴儿便猜出一点。洛晴儿越过舒贵妃直径跑向房间拼命的敲打着房门呼喊道:“琼华,琼华你在里面吗?琼华!”你听见外面的扣门声,呼喊你的声音是这般熟悉。“琼华,是我,晴儿。琼华你应我一声啊,琼华。”见你未成回应,不禁蹲在地上哭喊起来。你拼劲全力将手伸出洞口去想抓住她的衣裙。舒贵妃劝道:“陛下此处晦气太重,陛下何不宜架到臣妾宫中。”李祁未成搭理舒贵妃走向洛晴儿,扶起洛晴儿说道:“贵妃早已将琼华偷偷送出宫外,你何故这般执着。”你的手好不容易伸出去马上就抓住洛晴儿的裙摆,可李祁将她扶了起身,你最后的希望破灭了。洛晴儿发疯似的向李祁吼道:“如果不是琼华你能坐上这至尊之位吗,利用完琼华便将她弃之东流。如果不是琼华萧氏会保你一个无宠无身份的皇子吗,利用完萧氏一族便给萧氏全族扣上谋反的帽子。”李祁一声不吭听着洛晴儿的指责,任其辱骂。此时此刻能替你萧家义正言辞的人恐怕只有洛晴儿了。你第一次见她,她正准备寻死,是你救下了她。那时候她告诉你,她不是真的想寻死,只是想回到自己生活的家乡。她说她家乡男子只能跟自己的妻子相伴到老,不允许有三妻四妾。男女都是平等的。我不过笑笑不可至否。

李祁魂不守舍的走出冷宫,她不相信琼华还在宫里,喃喃自语道:“是我害了琼华,是我害了琼华。”回头看见舒贵妃狠狠的抓住她的手怒气冲冲的问道:“朕让你送琼华出宫,你可有办到。”舒贵妃从未见陛下如此动怒不免也被吓到。“臣妾,臣妾。”一时竟慌不择乱不知从何说起。

洛晴儿从悲痛中缓过神来,腰间的荷包掉落,弯下身子捡起荷包竟然瞧见一个洞口,看见一只手在洞口内想努力的伸出来。洛晴儿回头呼唤着李祁:“陛下,你快命人将着房门打开,里面似乎有人。”李祁推开舒贵妃立马走了过来,蹲下身子也看了看洞口,命令道:“来人,将房门打开。”李祁跟洛晴儿往后推了几步,侍卫一刀便砍掉了门上的木板。房门被劈成了两半,门框全部掉落在地。洛晴儿激动的冲进房间,看见你趴在洞口只有半截身子。立马过去把你抱在怀里流着泪轻声唤道:“是琼华吗。”你用尽力气抬起手指了指嘴巴,示意她你说不出话来。洛晴儿轻轻撩开你脏乱的头发,看见你满脸的伤疤,吓的浑身哆嗦。看见你手腕上的胎记,她确定是你。泪水再也止不住的哭喊道:“到底是谁伤你如此。”李祁听见动静准备进来,舒贵妃跪倒在脚下,小声抽泣道:“陛下不可,里面污秽。陛下!”李祁一脚踢开舒贵妃走了进去。进去不过短短一时,李祁便受不了的出来吐了。房间里面不仅有无数老鼠虫卵,还有一股人身体发脓的臭味。舒贵妃见此事已经败露一不做二不休的冲进去,取下头顶的步摇,一把推开洛晴儿将尖头一处狠狠地插入你的心口。你根本反抗不了,慢慢的你没了气息。闭眼时,你仿佛听见了洛晴儿的哭喊,听见了这位舒贵妃的嘲讽,听见了李祁的......

你仿佛掉进了一个窟窿,只有你一个人,你漫无目的的走着,看不见出路。

铃铃铃作响。

迷雾中你仿佛瞧见前面有人,你漫无目的的往前走去。走进一瞧,你看见一位老奶奶正站在桥上,老奶奶转身看见你对你显露出微笑,伸手招呼着你。你慢慢的走上桥,你只感觉身子轻飘飘的,低头一看桥既然凭空消失了。老奶奶开口说道:“孩子,你的欲望跟仇恨太过强烈,这渡魂魄的三生桥都渡不了你。”你苦笑着:“全族被屠怎能不恨。”老奶奶从布兜里掏出一张红色的纸贴在你的额头上,此刻你的脑海中浮现出你这一生所见之事。老奶奶取下纸,叹了叹气道:“受尽折磨,沦为畜生。如此仇恨老婆子是渡不了你了。”慢慢的老奶奶也凭空消失了,你继续走着,不知道前方有什么。

一阵香味扑鼻而来,黑暗中有一股力量拉扯着你,你不知道这股力量会带你去向何处。一股强烈光照下你的眼睛疼的睁不开来。

铃铃铃~

又是这个铃铛声,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去吧,洗净魂魄。”声音转瞬即逝,你想挣脱束缚可也无济于事。

“琼华,琼华。”你听见有人呼喊着你,你猛的睁开眼睛,竟瞧见晴儿跟李祁正在你身旁。你身上湿漉漉的,你环顾四周,这里居然是梅花岭。李祁褪去身上的披风,披在你的肩上,担心的问候着:“琼华,可有受伤。”你怒气冲冲的瞪着他,一把推开他,连带他披在你肩上的披风也扔在了地上。李祁满脸无辜的看着你,不知道你怎么会对他如此不礼。洛晴儿捡起你扔掉的披风,满脸不可置信的问道:“琼华,你怎么了。”

抛开两人,你自顾自的像梅花岭深处走去。遍山漫野的梅花清香扑鼻,你回忆着从前,你们三人最喜爱来这梅花岭吟诗作赋,欣赏着梅花岭的景色。你不知为何会出现在此处,是梦?或是重来一世?又或是本身自己就身处异镜?不论是什么,既然能回到从前,那便要守住全族报仇雪恨。

洛晴儿见你情绪低落,便小心翼翼的跟在你身后。见你望着湖中心的凉亭发呆,走上前说道:“琼华可是再为刚刚落水之事气恼。”你回过神来,见洛晴儿在你身后。你感叹道:“没事,只是在想为何这凉亭修建在湖中,一时疑惑罢了。”微风轻轻吹来,湖中的荷叶随风飘荡着别有一番景色。洛晴儿见起风了,你身上湿漉漉的便把手中披风给你披在肩上,安抚道:“披上吧,免的身子着凉。”你并未推开洛晴儿,只是自顾自的望着湖中的凉亭。内心盘算着往后的日子,梅花岭落水之事是大燕五十七年,今年你正直十六也是今年你向父亲提出要嫁于七皇子李祁。落水后的两日便是宫中举行宴会,也是这一日父亲向王上提出亲事。不行,这一次绝不能再嫁于李祁。你醒过神来,对洛晴儿说道:“晴儿,我们回去吧。”洛晴儿见你缓过神来脸上也露出笑容,开心的拉着你一边走着一边说着:“要不我们把祁殿下扔在这,我们偷偷离开。叫他自己在这梅花岭去寻觅你,可好。”你见洛晴儿满脸的玩意便回应着:“好啊。”洛晴儿见你一口答应,便带着你向一条小路走去。道路虽小,可路上却遍地的花草,你们两人奔跑在着花丛中内,外衫轻薄灵动飘荡着,欢快的笑声回荡在山谷中。远处半山腰上站着一黑衣男子瞧着你们一路雀跃,竟也笑了出声。身旁的蒙面男子开口说道:“主公,可是那两女子扰了主公的雅兴,奴这便去杀了二人。”那黑衣男子轻咳了一声,示意不必。黑衣男子纵身一跃便腾空而起,轻飘飘的落在了花海中,消失而去。

你喘着大气,气喘吁吁的说:“晴儿,你慢点。我跑不动了。”洛晴儿回头见你已是疲惫不堪,拉着你躺在着花丛中。“琼华,你真想嫁于祁殿下吗!”洛晴儿面露难色,遮遮掩掩的问道。你见她似乎有话要对你说,可言语却遮掩,变询问着:“晴儿可是有话想对我说。”只见她坐起身来,义正言辞的说道:“前几日,我去父亲书房,在门外听见祁殿下与父亲交谈,说是,迎娶你是上上之选,他已经牢牢掌握住你。如若萧大人不允,便毁掉你。”你未成想到李祁居然会有此想法,你平复了心情变继续问道:“然后呢?”洛晴儿继续说道:“如果宫宴那日萧大人不同意,便派人在宫宴时给你传信,到时候迷晕你行苟且之事,在派人大事宣扬。”你心里已经在盘算该怎么对付此事,表面却装的担惊受怕。洛晴儿见你似乎受到了惊吓,安慰着:“琼华无需担心,我自有办法帮你。”你见她还是跟以前一般帮着你,心里也不免受到了些许安慰。

从梅花岭下来,你们便坐上马车回府了。

洛晴儿一跃跳下马车,伸手扶着你下马车。你微俯身,弯屈膝,行了万福礼。洛晴儿立马拉着你,“你我姐妹,何须如此。”嘀咚咚咚的声响传来,你看见大哥的车架迎来。洛晴儿一改常态,到变成了一个温文儒雅的翩翩女子。你打趣道:“晴儿之心,我易懂。”洛晴儿听见此话脸上泛起一抹红晕,害羞的上了马车,便离去了。萧玉靖刚下车架,便看见洛晴儿离去。看着你在府外,兴高采烈的迎来,拿着手中的锦盒便说道:“小妹怎知大哥带好东西回来了。”你看着大哥,想起从前他为了大燕征战沙场,却被李祁下旨赐了五马分尸。萧玉靖见你眼泪汪汪的盯着自己,以为自己惹的你伤心了,一边替你擦拭眼泪一边问道:“可是大哥惹你不悦了。”你见大哥手足无措,你开口道:“只是很久未见大哥了,心中想念。”萧玉靖见你如此说道,心中也不免感触。“大哥征战周国离去数年,倒让小妹担心了。”说罢竟一把举起你,稳稳当当的把你放在肩上坐着。你突然被举在肩上一时不知所措,萧玉靖举着你走入府中,府内侍女见此急冲冲的围了过来,生怕你掉了下来。

萧玉靖轻轻的将你放下,捏了捏你的脸颊,看着你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果真是长大了,大哥都快举不动了。”你见大哥如此打趣着你,也耍着小性子。“大哥可是嫌弃小妹了。”说罢变扭过头去。哈哈哈哈,听着粗狂的笑声,便知道是二哥萧玉笙,远处一见那一抹绿就明了。二哥最喜爱的就是墨绿,不仅衣物连房内装饰也是那绿油油的。“大哥!”萧玉笙急忙过来问候着。见你也在少不了又要说你几句,又见你身上些许地方湿哒哒的。“女子要矜持有礼,仪容严谨,你看看你。”萧玉靖也注意到你衣着确实有些脏乱,开口道:“大哥在雀灵关收刮了不少好东西,唯有这套月袖留仙裙才配的上我家小妹,快去试试。”把锦盒递给侍女,便跟萧玉笙去了前厅拜见父亲。

房中,你将锦盒打开。一件淡蓝色的月袖裙,上面绣着淡淡的荷花,外衫竟是用银线绣成光照下竟显衣裙的美感。侍女替你更衣,你看着镜中月袖裙衬的你身材纤细,显的皮肤白皙透亮。侍女为你梳了高鬟望仙髻,选了一支荷花语的步摇,搭配起来相得益彰。你步态轻盈,一举一动仿若仙女。

前厅~

“父亲,笙儿以为小妹不可嫁于七皇子。”萧玉笙说道。只见上座父亲不曾言语,深思熟虑着。萧玉靖开口道:“重要的是小妹的心意,如若小妹钟情七皇子,那又何必阻拦。”萧玉笙反驳着:“一个才人所生的皇子卑贱之屈,如何配的上我萧氏唯一的嫡女,简直无稽之谈。”萧玉靖认真思索片刻说道:“还是要问问小妹的意思,也不可让小妹伤心。”萧玉笙急切道:“小妹被那七皇子迷了心智,我看此事不必问过小妹。请父亲决断便可。”你在厅外听着两位哥哥的争论,也看着父亲的无奈。走进厅内,双膝跪地,手拱与前,恭敬的问安道:“因女儿之事让父亲与哥哥们担忧了,女儿知错。”父亲连忙起身把你扶起神来,拉着你坐在身旁。“华儿何错之有。”你坐在父亲身旁缓缓道来:“女儿不愿嫁于七皇子,前几日是女儿糊涂,让父亲为难了。”听见你如此说,心里甚感欣慰。“华儿知道体会为父,为父甚是高兴。”你见父亲一改惆怅,不免心情也愉悦。“既然如此那过两日宫宴,小妹便不可擅自做主说些无理的话。”萧玉笙说道。你点了点头。萧玉靖说道:“既然小妹不愿嫁便不嫁,等大哥亲自给你选一位良人。”萧玉笙又开口说道:“大哥还是省省心吧,你为小妹挑选的那就只有一些军中的粗鄙之人,怎能配得上小妹。”萧玉靖不满道:“军中个个都是我大燕的勇士,怎的也比京中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男子尚佳。”你见两位哥哥为了你的事争执不休,看着父亲和蔼的面容,心里甚是愉悦。家人还好好的陪伴在身侧,还跟以前一般。

只见母亲身穿你亲自绣的牡丹袍走进前厅。“在花园便听见你们两兄弟的争执不休。”起身扶礼,“母亲安好。”你扶着母亲上座。“明日洛府喜事,拜贴今日便送来了。华儿,明日随母亲一道前去。”“女儿知道了。”你见母亲似乎有要事跟父亲相谈便找了个借口离开。

林斋阁~

你躺在摇椅上,闭着眼,回顾过去种种,慢慢的进入梦乡。

“小姐这是休息了吗。”一旁的侍女为你盖上金丝毯。侍女拘礼回应:“回夫人,小姐休息了。”走到你身边为你执扇,轻声道:“你们都退下吧,不可扰了小姐休息。”侍女们慢慢的退下。

梦里,你又梦见了萧氏灭族一事。你看见母亲悬梁自尽,父亲被赐毒酒,大哥被五马分尸,二哥被乱剑射杀,萧氏全族被屠,血流京城。

啊~

你被吓醒,一时缓不过气。母亲萧王氏见你如此也吓了一跳,连忙安抚:“华儿不怕,母亲在呢。”你见母亲在身旁,立马钻进母亲怀里,不由自主的哭泣起来。母亲见你泣不成声,安抚道:“华儿不怕,华儿不怕。”你紧紧的抱着母亲,听着母亲的声音,依偎在母亲的怀里不禁放声痛哭起来。门外传来急切的奔跑声,父亲跟大哥赶了过来。“华儿这是怎么了。”父亲急切的问候着。母亲示意父亲不要多问,你慢慢的把头抬起来,看见父亲便慢慢走到父亲面前,扑通跪在地上,哭泣道:“都是琼华的错,都是琼华的错。”父亲见你如此,不免心疼起来,赶忙伸手扶你,见你不肯起身,心疼着:“华儿不哭,父亲在,快起身,地下凉。”你听见父亲的话,心里更是自责不已,跪在地上泣不成声。萧玉靖见你如此难受,竟一掌打在你的后脖颈处,你立刻便晕倒在地。萧玉靖把你抱起,小心翼翼的放在床榻上,替你盖好被子。

玉堂阁~

萧玉靖把母亲萧王氏送回房中,便于来书房见父亲。

“父亲,我不在的这两年,华儿究竟发生什么事了。”萧玉靖询问着。萧侯爷擦拭着佩剑,缓缓道来:“谁敢欺辱我华儿,老夫定要他拿命相偿。”萧玉靖见父亲说道,不禁疑问:“可是那七皇子欺负了小妹。”萧侯爷一言不发,只是擦拭着佩剑,拔剑出鞘,剑指七皇子李祁所赠字画。“杀!”萧玉靖见父亲眼神里的杀戮之心,也见父亲所指之物心里明镜一般。“靖儿明白。”说罢便退出书房。走出书房,心里已然决策此事该如何形事,即刻走去马房,向郊外军营而去。

军营内~

萧玉靖喝着闷酒,整个人静静地坐着。云戈将军坐在萧玉靖身旁陪着他安静的喝着酒。一坛两坛...桌子旁全是空酒坛,云戈开口讯问:“将军可是有烦心之事。”萧玉靖也不言不语,云戈也不好再问,只是静静地陪伴着。

林斋阁~

迷迷糊糊的醒过来,你起身发现已是夜晚。你走下床榻,走向窗边,望着夜空,小雨淅淅。你拿起大哥赠你的赤云剑走出房中。站在院中,你舞着剑,身姿轻盈,步伐定立。萧玉笙见你在院中舞剑拿起腰间的长笛吹奏着晋南王入阵曲。舞闭笛声落,萧玉笙走上前来。“我萧家的女子不管发生何事,都要镇定自若,不可像寻常女子哭哭啼啼。”话罢便离开。你望着二哥离开的背影,想着他刚刚所说之话。雨停了,你抬头望着天空灰蒙蒙的,怒吼着:“凭着一己之身也要它天翻地覆。”突然觉得身心舒畅,转身回屋。

太阳渐渐升起,阳光透进房中甚是刺眼。侍女正为你梳妆打扮,你的房中侍女如月拿着一件胭红色的珍珠袍,你笑了笑:“洛家下的帖子写的洛家长子嫁娶之事,我穿成这般,是打了谁家脸呢!”侍女如月说道:“相比今日京城内各府的小姐都会前去,我家小姐定要艳压群芳。”你指了指那件淡粉的轻纱裙,“就这件衣裙便可。”侍女伺候着你更衣。略施粉黛显得清丽可人,一身素雅。屋外传来询问声,侍女进来回复道:“小姐,夫人在前厅等着小姐。”你点了点头:“知道了,这便来。”

前厅~

见父亲母亲正在堂上高座,扶礼道:“父亲母亲安好!”萧王氏道:“自已家中,不必多礼!”萧侯爷见你面容憔悴询问道:“华儿可是昨晚未休息好。”你回复着:“女儿没事。”萧王氏见你不想多言便开口说道:“时候不早了,华儿就随我前去洛府。”你上山搀扶着母亲。“是!”说罢便跟萧王氏出府!

马车内,你拉开帘子,看着街道上人来人往。远处乞讨之人围观着众多,你见那女子卖身救父,心中颇有感触。你回过头跟母亲说道:“母亲,我想帮帮这位女子。”萧王氏往外瞧了瞧开口道:“停下!”见母亲应允,你下了马车走进人群中,见地下铺着这位女子写的血书,你示意如月给了她五十两银子。女子见你慷慨相授一边磕头一边说道:“小姐大恩,我感激不尽。”你轻声回应着:“不必言谢。”好事已做,你便上了马车。见母亲闭眼拨动着佛珠,你也静静地坐在马车内。

洛府~

你与母亲当到洛府,洛云氏便迎了上来,恭敬的请母亲入府。

洛府内院~

洛云氏拉着母亲左不过是问候她侄儿云戈在大哥军营中的那些事。你也不便插嘴,便品着茶。洛晴儿老远便瞧见你了,连忙跑了过来。“琼华!”洛晴儿见着你甚是激动。洛云氏见洛晴儿礼数不周只好打趣道:“我家这女儿向来没规矩惯了,萧夫人莫见怪。”萧王氏笑道:“晴儿与琼华交好,你这个女儿我也是看着长大,不碍事。”洛晴儿傻笑了一下,便屈礼道:“萧夫人安好,夫人我想带琼华去凉亭看我养的几条小鲤鱼。”你望了望母亲。萧王氏见你望着自己,开口道:“去吧。”你起身扶礼后便跟着洛晴儿去往凉亭。

你跟洛晴儿两人刚到凉亭坐下,洛晴儿便开口讯问着:“你大哥今日可来?”见她满脸期待着你的答复。你缓缓说道:“自然会来。”看着她满心欢喜,竟拉着你的手激动的说着:“太好了,琼华你都不知道,我都两年未见你大哥了。”你噗呲笑了出声:“不止你,我们萧家也两年未见了。”洛晴儿见你打趣着自己,便与你追逐打闹着。你们嬉笑吵闹着不曾察觉有人过来了。“我瞧着琼华头上的木兰钗甚是精致,不如借我戴戴。”洛晴儿追着你非要取你头上的木兰钗,你后腿了一步,差点撞进别人怀中木兰钗也掉落在地,洛晴儿拉过你,见此人竟是二皇子李均,你与洛晴儿扶礼道:“拜见二殿下!”二皇子李均捡起你掉落的木兰钗见钗上有一处裂纹便说道:“本王失礼了。”你回复着:“是琼华失礼了。”二皇子李均把钗递给你。“本王定寻一支一模一样的木兰钗赠与萧小姐。”你接过木兰钗,回复道:“二殿下不必如此。”二皇子见你言辞婉拒也不知如何开口是好。洛晴儿见气氛尴尬,开口道:“想必二殿下也是来赏去池中之物,我与琼华便不打扰了。”未等二皇子李均开口,洛晴儿拉着你就走。硬深深走了好远,才停了下来。洛晴儿见离那二皇子甚远才开口说道:“琼华刚刚好险,幸好我们溜的快。”你疑惑的问:“为何?”洛晴儿缓了口气说道:“这二殿下从不粘女色,如若有女子触碰到他,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你回忆着这二皇子,不曾有他的印象,只知道他孤身一人后来便因病去世了。洛晴儿拉着你凑到你耳边说道:“前年七夕节时,那刘家二小姐想攀附二皇子,上前假意摔倒直径往二殿下的怀中倒去,可被二殿下一扇子打去还掉进了河中,这事还闹了好大一个笑话呢。”你见洛晴儿八卦起来便停不了嘴,便听着她说了许多京城中些许小姐的丑事。

咚咚咚~

席面开了,你与洛晴儿也又向内厅走去。你见母亲在席面上便走了过去坐在母亲身旁。听着各府夫人谈论着府围之事,你便自顾自的吃着你的。丝竹声停了,席面也结束了。你跟着母亲与洛云氏寒暄了几句便离开。

坐在马车上,母亲见你与洛家姑娘相处一会心情也愉悦了不少,便安下心来。

萧府~

你刚下马车就看见今天帮助的那女子正在府前兜兜转转。侍女上前训斥着:“何人敢在侯府周旋。”那女子见是你,立刻跪在你脚下说道:“小姐给了我五十两厚葬了家父,那我便是小姐的奴。”你扶起这位女子开口说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女子说道:“奴叫夏歌,小姐既买了奴,奴的命便是小姐的。”萧王氏见这个女子为父卖身有情有义,开口道:“若你没有去处便进萧府。”夏歌磕头感谢道:“多谢夫人收留,多谢小姐收留。”

林斋阁~

你让如月给夏歌拿了两套衣物也让夏歌跟如月住在一起,留在了林斋阁。

你待在房中翻阅着兵法,夏歌端着糕点走了进来。“小姐,这是奴亲手做的糕饼,请小姐品尝。”你见夏歌满心期待便拿起一个偿了一点。“手艺真好。”夏歌见你喜欢高兴的说道:“小姐以后想吃了,奴就去做。”你看着她不过十二岁的模样,开口讯问着:“夏歌家中可还有亲人?”夏歌回应着:“奴家中已无人,奴母亲生下奴便撒手人寰,也无亲戚存活在世。”你见她身世如此可怜,安慰道:“以后你便是萧家的人,不必难过。”夏歌未曾想你会如此说,开心的回应道:“是,奴以后就好好的跟着小姐。”你继续翻阅着书籍,夏歌就在一旁陪伴着。

夜晚来临,如月点着蜡烛,夏歌整理着床榻。屋外的吵闹声越来越大,你放下书籍走出房中。啪的一声,跪地的侍女被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倒。“贱奴,竟敢怠慢我,你也配。”打人者气势汹汹的辱骂着跪地侍女,你见那打人的女子身着低阶侍妾的服饰。啪~又是一个巴掌重重的打了上去,见她还想下死手,你走上前去拉住了她的手。打人女子身旁侍女朝你吼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拦贞姬。”还未等你开口身旁的夏歌便怒斥着:“这是萧府,这便是萧家大小姐。一群奴婢竟敢跟小姐叫嚣,我看你们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贞姬狠狠地甩开你的手,不服气的说道:“我乃萧二公子今日迎进府。”你神情冷漠的瞧了一眼她,不屑的说道:“一介妾室在此殴打奴婢,你不知道在我萧家妾室与奴婢并无两样吗。”贞姬看着你冷冰冰的模样,眼神像是要活寡了自己一般,不禁打了个冷颤,战战巍巍的说道:“我是二公子的人,你不敢拿我怎样的。”你对着冷冷的笑了笑:“愚不可及。来人,传家法。”如月听到你的命令即刻便叫上家中家丁带来了夹条。贞姬跟她身旁的侍女那见过如此阵仗。夏歌给你抬了一把椅子出来,如月也备好了家法。你一声令下:“抓住她两人,执家法。”家丁见你下令,便捆了两人跪在地上。如月将手中夹条上在两人腰上死死的嘞住,后面的老嬷嬷拿着木棍。“动手。”你命令道。如月跟侍女紧紧的拉收着夹条,老嬷嬷们拿起木棍打在两人腰上。不过三五下两人便开始求饶:“求大小姐宽恕。”你并未搭理她两人,示意老嬷嬷们继续。一声声哭叫声,引起不少府中侍女围观,个个都吓的魂不附体。你见萧玉笙前来,也并未让她们停手。“小妹这是何意?”萧玉笙问道。你不紧不慢的说道:“二哥新纳的妾室不懂规矩在我院外殴打侍女,小妹便着手替二哥教导。”萧玉笙见你如此说,看了一眼正被行刑的贞姬。贞姬见萧玉笙前来无辜的哭泣着:“二公子救救妾身,妾身没有殴打侍女,是大小姐强词夺理。”你见那贞姬还不知悔改,便差人将那被殴打的侍女带了过来。“二哥瞧瞧吧。”你示意那侍女走上前来。萧玉笙见那侍女满脸血痕,便开口道:“既然如此,那便叫人将着贞姬填井,其余助纣为虐者通通仗杀。”萧玉笙说完身旁的侍女便将贞姬带走,家丁也上前将贞姬的侍女用木棍活活打死,整个府内响彻着哭喊声。侍卫前来回禀:“二公子,大小姐,已将此女填井。”你瞧着脚下一片血淋淋散发出一股血腥味,拿出手帕捂了捂鼻尖。萧玉笙说道:“天色已晚,我便回房了。”你见萧玉笙离去,指派了两人打水洗地,便也回到房中休息了。

同类热门书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她是二十四世纪神医,一支银针,活死人,肉白骨。一夕穿越,成为王府人人喊打的大小姐。没有戒灵、骄横无能,身为王府嫡脉却被欺上门来?本是天之骄子,岂容尔等放肆!银针在手,天下我有!天玄地宝尽在她手,绝世功法信手拈来。叫你知道什么是打脸!神医到处,魂断九霄。不曾想,却救起了一只跟屁虫。他绝色妖异,手段狠辣,却对这个偶然救他一命的小家伙,情有独钟。“我们不熟。”某神医横眉冷对。
夜北 ·穿越 ·完结 ·321万字
9.8分
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
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
她是二十四世纪最强修仙者,却穿越到了一个魔法与妖族横行的世界,成了上有家族欺压迫害,下有渣男未婚夫凌辱践踏的受气包…想虐她?呵呵!她很快就会教他们做人!魔法了不起?五雷轰顶符,送你成渣!药剂很牛掰?一炉丹药,废柴也能变天才!百万雄师很凶残?撒豆成兵,你们慢慢玩!笑看作死者自作孽不可活,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只是…这个貌美如花的国师大大为啥总是对她“暗送秋波”?某国师:“自己做的事,这会儿就不认账了?”
夜北 ·穿越 ·完结 ·132万字
9.6分
神医七皇妃
神医七皇妃
太医家的嫡女,却被无情的父亲逐出本家,目睹母亲分娩难产而死。一朝法医天才重生,一随身空间助她事半百倍。他是人人皆知的废皇子,从小身中剧毒养在宫外不受恩宠,母妃受奸人陷害禁足深宫。然而却无人知道他便是江湖中人见人怕、霸气狠厉的鬼皇。医女遇上毒皇子,当他去除体内毒素之时,也是他皇临天下之日!青鸾大陆,看谁医手遮天!PS:本书书友群【118481553】
楼星吟 ·穿越 ·完结 ·203万字
9.2分
吾欲成凰
吾欲成凰
原名《重生最强女帝》前世,她灵根被挖,一心正道,却被判为邪魔妖道!重回少年之时,她力挽狂澜,逆天改命,前世欺她辱她之人,都将百倍奉还!自修血脉,重铸极品灵根!斩尽无赖族人,荣归第一望门!世间规矩不能束她分毫,这一世,她要杀出自己的正道!他是众人敬仰的神帝,高冷孤傲,却天天跟在她身后。
夜北 ·穿越 ·完结 ·283万字
9.3分
四爷的心尖宠妃
四爷的心尖宠妃
‘悲惨’的事实告诉我们,穿越是个技术活。而显然叶枣技术一般。被自家便宜舅舅骗进人家府里做小妾也就算了,为毛是四爷府上?还是个侍妾,这怎么混?起点太低,出身太差,筹码太少!大BOSS血太厚,小BOSS个个要命!左思右想,装贤惠会死,因为前有乌拉那拉氏。装泼辣会死,因为后有李侧福晋。生儿子不能养,不生儿子没依靠,这日子怎么过都是个愁!好不容易从府里混进宫里,上头还有一位太后娘娘嫌弃她长得不庄重!还好四爷不嫌弃,并且暗戳戳的就是喜欢她长得不庄重!叶枣的目标是好好过日子,锦衣玉食高高在上。
雪中回眸 ·穿越 ·完结 ·308万字
9.4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