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309章)
她是医门颜家的大小姐,自幼千娇百宠,仁心仁德,不料天降横祸,家族惨遭灭门。她被折磨致死。一朝重生,她成为了西澜国荣安侯府大小姐。她发誓,要将所有的仇人打入地狱。恨意磨灭理智,她变得偏执残忍,双手染血……府中婆子对她不敬,“埋了吧!”未婚夫背叛,“又是想埋了他的一天!”姨娘算计,“把她儿子埋了吧!”正准备出家当和尚的某皇帝,还不知道自己的小命已经被人惦记上了。多年以后,皇帝庆幸自己长得还有几分姿色,不然就没法活着回宫了。皇帝自认自己已经足够暴躁凶残阴晴不定,不料那不小心招惹上的小女人,头发丝都带着狠劲儿。自己招惹上的,宠着吧。她要调查颜氏灭门一案,他将大理寺和刑部拱手奉上。她要独宠,他为他空置后宫。她要取北燕皇帝首级,他倾举国兵力,驻扎两国边境,为她护航……
版权:云起书院

第1章 去给三妹送葬……不,是送嫁

阳春三月,绿柳依依。

微风轻拂,携幽幽桃花香,令人神清气爽。

荣安侯府。

水榭亭台,慕吟初轻倚栏杆,手捧一碧色玉碗,白皙玉指轻捻着鱼食,有一下没一下的将鱼食投入水中,引得湖中锦鲤阵阵欢腾。

鱼食往东,鱼儿呼啦啦向东,鱼食往西,鱼儿呼啦啦向西。

慕吟初眸中噙满兴味,唇角的笑几分闲适几分惬意。

“大小姐,迎亲的队伍已经等了两刻钟,您该去给三小姐送嫁了,再晚就误了吉时。”

婆子第三次禀报,板着的脸和僵硬的语调显示她的不耐烦。

慕吟初捻着鱼食的动作顿住,眸底的笑意消失不见,只余一片骇然的冷色。

空气静得可怕,周遭的气息好似蒙上了蚀骨寒霜。

婆子打了个寒颤,本能地低下了头,心中忐忑不安。

一直觉得这位深居简出,寡言少语,是个没脾气的,她好像误会了……

“埋了吧。”

轻柔而冷漠的话语,平静地从慕吟初口中说出。

微风浮动,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婆子已失去了踪影。

慕吟初继续给鱼儿投食,神色漫不经心,“真当本小姐没脾气呢。”

三妹勾搭她的未婚夫,上赶着给她的未婚夫做妾就算了,还妄想她这个正主给她送嫁?呵!

真是个臭不要脸的小贱贱!

“主子……”绿砚欲言又止。

慕吟初凉凉的眼神瞥了她一眼,“有屁放。”

绿砚嘴抽,“奴婢只是想说,姑爷迎娶三小姐已成定局,主子……”

“我想埋了顾长安。”慕吟初悠悠地道。

绿砚惊悚,“使不得!使不得!

姑爷对主子真心真意,若不是三小姐使了手段怀了姑爷的孩子,姑爷也不会娶她做小。

这件事,最大的错在三小姐,姑爷很无辜的。”

慕吟初轻嗤,“当我脑子不灵光好诓骗呢?”

“主子……”

“少替顾长安说好话!以后不许唤他姑爷!”

慕吟初冷着脸,弃了盛放鱼食的玉碗,起身离开凉亭。

行走间,绿色的裙摆扬起,露出一双绿得发亮的绣花鞋。

微风拂面,吹乱了她的发,发髻上碧绿色步摇轻微晃动。

绿砚疾步跟上她,再不敢多话。

绕过假山,穿过游廊,迎面走来一身着红色喜服的男子。

男子约摸二十出头,身姿挺拔,五官挺立,剑眉星目,端得是俊朗不凡。

见着慕吟初,他的步伐明显快了,大步流星,很快到了慕吟初跟前,眉眼间明显的喜色。

与他相反的,慕吟初面无表情,冷漠到拒人于千里之外。

“我的好初儿,还在赌气呢?”顾长安殷切地注视着慕吟初,眸中满是笑意,“真是个小醋坛子!”

慕吟初冷眼看着他,“退婚!”

顾长安脸上笑意不减,有些无奈又有些纵容的语气道,“又说傻话,你我是圣上指婚。”

慕吟初并不意外听到这样的回答,毕竟她不是第一次提出退婚,他也不是第一次以这样的借口拒绝。

这婚,还真的不好退,确切地说,真的退不了。

她真的要嫁给这狗男人!

慕吟初心塞,神色不虞,“赶紧去接你的新娘子吧,误了吉时可就不好了。”

“不过是个妾,左右一顶轿子抬进府就是,又不拜堂,哪讲究什么吉时?我亲自来迎亲,不过是想来见你罢了。”顾长安笑着,伸手准备揽慕吟初入怀。

在他伸手的瞬间,慕吟初侧身避开。

顾长安纵容地笑了笑,只当慕吟初还在闹别扭,“真是气性大,这小性子,在我跟前使使就行了,回头见了我母亲,切莫如此。”

慕吟初拧眉,以前不觉得,现在是越来越觉得顾长安说话讨人烦了。

恶心吧啦的!

“没跟你使性子,我回屋了,你去迎亲吧。”

话落,慕吟初转身就走,脚步匆快。

顾长安拧眉目送她远去,眸中闪过不悦,抿了抿唇,终究没有追上去,转身往相反的方向离开。

慕吟初走了一段,见顾长安没有追上来,也就慢下了步子。

“主子……”绿砚神色复杂。

慕吟初冷眼睨着她。

绿砚忐忑地低下头,“姑……顾世子是长公主和忠勇侯的长子,将来要承袭忠勇侯的爵位,届时主子就是忠勇侯夫人。

身为当家主母,要有容人的气度。

无论心里是否愿意,都必须接受丈夫纳妾的事实,并主动替夫君纳妾,这是礼法。”

慕吟初冷笑,“男人纳妾很正常,是我不正常?”

绿砚头埋得更低,“咱们府上的几位爷们儿,都是妻妾成群的。”

慕吟初嗤了一声,若是没见过专一痴情的,她大概会被绿砚说服,觉得男人朝三暮四很正常。

可惜,她见过。

前世的阿爹,一生只娶了阿娘一个,将阿娘当做心尖子,眼珠子一样疼爱。

几个叔叔也是,终其一生只有一妻。

那才是她认可的姻缘。

只遗憾,世间如阿爹阿叔一般专情的男子,凤毛麟角。

她此生,注定只能嫁顾长安,也注定了,会把日子过得鸡飞狗跳,毕竟她做不了“宽容大度”的妻。

“走吧,我们去给三妹送葬……不,是送嫁!”

送葬两个字让绿砚惶恐。

绿砚忐忑不安地看着慕吟初,咽了口唾沫,“主子,冷静。”

慕吟初瞥了她一眼,唇角微扬,眉眼微弯,眼波流转间流露一股让人不安的邪气。

因着生得美艳,即使眉眼间偶尔流露出邪性,也不会让人生厌。

“瞧你吓得。”慕吟初笑得更欢。

前往三小姐慕雨柔闺房的一路上,她看起来心情“相当不错”。

绿砚心扑通扑通直跳,想说些什么,可一看见自家主子唇角的笑就不敢说话了。

经验告诉她,此时必须闭嘴。

不然……

这府上常有人无声无息的消失,百草居那成片的药田,常年透着血腥味。

同类热门书
将军夫人又在装柔弱
将军夫人又在装柔弱
前世,堂堂定国公府嫡女,惨遭姨娘陷害,成了定国公府人人闭口不谈,连最下等奴仆都不如的存在。此生,穆清瑜浴血归来,势必要夺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贤王名声在外,人人都羡慕穆清瑜与贤王的婚约,只有她知道贤王的真面目。既然庶妹穆清雪要抢走与贤王的婚约,那就给她好了。谁料圣上为了补偿穆清瑜,将她许给了战神将军李照。李照冷酷无情,杀人如麻浑身散发着戾气,一个眼神就能让小儿夜啼不止。人人都道定国公府那位娇弱美人,嫁入将军府后撑不了一个月就要吓破了胆……掉马小剧场婚后,李照大气不敢喘,眉头不敢皱,生怕吓坏了美人。直到这一日,李照得知穆清瑜去了贤王妃设的鸿门宴,手提长剑凶神恶煞赶过去。他的夫人纯良柔弱,进了贤王府那个狼窝岂不是要被啃得连渣都不剩?赶到贤王府,只见贤王妃的寝殿冒着窜天的火光,王妃被火熏得狼狈不堪,痛骂着毫发无损的穆清瑜。穆清瑜柔柔弱弱陪着不是,暗中却把手里的火折子丢了出去,瞬间偏殿也起了火。见到李照,穆清瑜扑到其怀里小声啜泣:“着火了我好害怕~”目睹一切的李照:“……”外表柔弱内心腹黑扮猪吃老虎嫡小姐VS外表冰冷残暴实则惧内大将军
两块小饼干 ·宫斗 ·连载 ·75.7万字
8.6分
将门伪千金是朵黑心莲
将门伪千金是朵黑心莲
上辈子,谢初婉临死的时候才知道自己不是谢家人,是个弃子。重来一世,谢初婉只想改变命运、远离风光霁月的某人,然后查清楚自己的不知道的事,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只不过她不知道,上辈子好不容易追上的那个男人也和她一样重生了!看着将谢家搅得一团乱的女人,某人表示心很累。重生后夫人只搞事业不要他了怎么办!不过,再难也得追,毕竟……“婉婉,生生世世,你只能是我的妻子。”那位风光霁月的男人说。第无数次挣扎失败的谢初婉觉得再挣扎一下,或许还能跑呢?【黑心女主vs深情偏执男主】【双重生甜文】
小笨月 ·宫斗 ·连载 ·82.8万字
9.3分
退婚夜!我撕了战神王爷的衣服
退婚夜!我撕了战神王爷的衣服
新婚夜,被陷害与男子有染,还要被放火烧死?楚千漓笑得没心没肺:“休书我已替你写好,告辞。”风夜玄将她一把擒住,冷肆阴鸷:“想走?除非从本王尸体上跨过去!”……神医大佬意外穿成不学无术的玄王妃,楚千漓只想当一条混吃等死的咸鱼。谁知惹上偏执疯批玄王爷,一不小心被宠上了天!某日。众臣哭丧着脸:“王爷,王妃又在大闹金銮殿,请重振夫纲!”风夜玄咚的一声跪在自家娘子面前,双手奉上驯夫鞭:“漓儿,本王将他们的嘴都撕了,轻一点可好?”
半世轻狂 ·穿越 ·连载 ·126万字
9.5分
重生后,权臣心尖宠飒翻了
重生后,权臣心尖宠飒翻了
上辈子,乔故心作为权臣发妻,在世人眼里身份自然尊贵。可只有她知道,高攀的姻缘,如履薄冰,夫君冷漠,嫂嫂排挤,婆母苛刻,还有几个打不得骂不得的姨娘,每日里她活的憋屈窝囊。只盼着,夫君横祸早死,或自己病重难医。一朝重来,母亲尚未被休,她不必低人一等。属于她的东西,她分毫不会让!人人称赞乡下来的真千金?打出去便是!至于那同权臣的婚事,趁着他还未坐上高位,被人陷害入狱之时,先踹为敬!却不料,退亲那日,乾坤翻动,前世夫君重掌权柄。
沉欢 ·架空 ·连载 ·47.7万字
9.6分
穿越后,病弱嫡女她又崩人设了
穿越后,病弱嫡女她又崩人设了
当纳兰馥带着自己神奇的小破药箱,穿成了大梁太傅府中温柔知礼,弱柳扶风的娇娇女时,就已经想好要做一朵安稳度日的白莲花。大哥:“我家娇娇最是温柔善良了。”某个刚刚被砍断了手臂的大臣:那我还得多谢她的善良,所以砍了我的手臂?二哥:“我家娇娇最是胆小了。”某个被下了封口令的太医站在角落里抬头望天:那方才用刀开膛破肚,再拿针线缝合的人又是谁?三哥:“我家娇娇最是柔弱了。”萧瑾斜睨了纳兰馥一眼,而后笑得满含深意。御书房内,气氛有些怪异。萧瑾:“你能帮朕将铁甲骑恢复到巅峰时期?条件呢?”纳兰馥脸不红心不跳:“你觉得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因为我喜欢你,所以甘愿为您鞍前马后?”萧瑾警惕地后退了一步:“说吧,这回想要谁的钱,还是谁的命?”
挑灯煮酒 ·穿越 ·连载 ·57.9万字
9.7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