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简介
目录(40章)
言情天后是今都市甜文。从校园到家庭,谱一曲细水长流的纯爱乐章。重逢即“同房”的病友,他被折腾得一夜不得安生。对外独当一面,对内甜言蜜语,有担当,能卖萌,斗得过死缠烂打前男友,说得过更年期狂暴老母亲,请问像纪先生这样的完美男友,要在哪里排队领取?“我一直是你的朋友,我也一直是男的,所以,我其实就是你的男朋友!”是今其他代表作《幸得相逢未嫁时》《折尽春风》《美人难嫁》。
上架时间:2020-11-09 16:44:33
出版社:读客文化股份有限公司
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已经获得合法授权,并进行制作发行

第1章

薄荷走进献血大厅的门口,迎面看见两个男人从里面走出来,都是挺拔高挑的个头,看上去气宇轩昂,很有派头。

两人边走边聊,语气听着都不怎么和善。

“没血开什么医院啊,这不是趁机敲诈患者家属吗?”

“老爷子在人家手里呢,医生的话那就是圣旨,别说来让献点血,就是割块肉,我也得来啊。”

“你不献,他还能把老爷子撂那儿不治了?”

“行了,兄弟,我欠你两碗血,请你吃鲍鱼燕窝补补行吧。”

看样子,来这儿献血的病人家属不是薄荷一个人。她父亲薄豫定在明天做手术,今晨她接到医生通知,说血浆可能不够,让她来血站献点血。

那两人走到薄荷身边时,一个瘦小的年轻人突然从门外跑过来,急匆匆从三人中间挤进献血大厅,有点神色不对。

献完血,薄荷吃了点面包,歇了一会儿便走出了献血大厅。这是她第一次献血,虽然一时间身体没什么不适,但心里有点慌,觉得步子轻飘飘的没什么力气。

她低着头,沿着街边的花坛慢慢走着,走了十几步,忽然看见路边的一丛冬青中,露出一个钱包。

她左右看了看,人行道上只有几个匆匆而过的行人,显然也不是过路人刚刚掉的,像是被人扔进去了。

薄荷犹豫了一下,弯腰从草丛里捡起钱包,打开一看,里面一排整整齐齐的银行卡,足有七八张,还有三张名片,现金却一张都没有。

这肯定是小偷拿走了钱,然后随手就把空钱包给扔了。以前她在公交车上也捡到过这样的空钱包。

三张名片一模一样,上面写着同一个名字:纪澜。

这大约就是钱包主人了,薄荷稍一犹豫,便拿起手机拨打了名片上的电话。

片刻之后,电话通了,里面漫不经心的喂了一声,是个男人的声音,听上去岁数不大。

薄荷客客气气地说:“你好,请问纪先生丢了什么东西吗?”

电话里的声音立刻提高了几分:“我刚丢了钱包,你哪位?”

“我在血站的献血大厅门口捡到了你的钱包。”

“我就在附近,马上过去,你等我一下。”

电话啪的一声挂了。薄荷皱了皱眉,这人怎么没一点礼貌,连谢谢都没说一声。

过了一会儿,一辆路虎停在马路台阶下,车门一开,跳下来一个高个子男人,迈开长腿腾腾几步上了台阶。薄荷一看,正是刚才从献血大厅走出来的那两个男人中的一位。

忽然间她想到那个匆匆忙忙从他们身边挤过去的年轻瘦小的男人,极有可能就是个小偷。

薄荷走过去,把钱包递给他。

男人先是打量了她两眼,接过钱包立刻打开翻了翻,然后抬起眼皮,皱着眉头问道:“钱呢?”

薄荷一怔:“什么钱?”

“钱包里的钱啊,现金。”

这人把她当成什么了,薄荷压着心里的不悦,如实说:“我捡到的时候,里面没有一分钱,只有银行卡和名片。”

男人皱眉盯着她,神色有点奇怪,似乎是不信她的话。

薄荷气结:“我是来献血的,刚好捡到了你的钱包。你也不想想,我要是真拿了你的钱,还用得着给你打电话把钱包还给你吗?”

纪澜合上钱包,鼻子里哼了一声:“未必,可能还想着要酬金呢。”

薄荷真没见到这么不讲理的人,忍不住也恼了,冲口就说:“你要不信,可以报警啊。”

纪澜眯起眼眸,没吭声,目光在她脸上来回打量了两圈,貌似在推测她的话是不是可信。

薄荷一片好心不仅连个谢谢都没得到,还被冤枉,气得脑仁都疼了,扭头便走。

真是倒霉,怎么会碰见这种人,简直不可理喻。又没礼貌又没素质,白长了一张俊脸。

停在路边的车里传来一声吆喝:“纪澜,赶紧请我吃饭去,我下午还要开会。”

说话的男人,正是刚才和纪澜一起走出献血大厅的另一个男人。

薄荷瞟了一眼就朝着公交车站走去,刚刚还觉得身体有点发虚,这会儿被这个叫纪澜的男人一激,气血上涌,大步流星地往前走,恨不得马上甩开这个讨厌鬼。

刚刚走了十几步,身后传来发动机轰轰之声,突然嘎吱一声,车子停在她旁边。

“讨厌鬼”从车窗里伸出一只手,食指和拇指夹着一张百元大钞,迎风扬了扬,对她说了句:“谢了啊。”

虽然是一句道谢,可是语气一点诚意都没有,动作也显得很轻浮。那张百元大钞在阳光下耀武扬威的。

薄荷气得脸都红了,狠狠瞪了他一眼,没搭理他,径直往前走。

纪澜语气还有点勉强:“那,请你吃个饭吧。”

薄荷站在公交站牌下,没有理他,冷着脸哼了一声。

“呵,脾气还不小。”纪澜撇了撇嘴,关上车窗,扬尘而去。

薄荷吐了口气,如今好人做不得,遇见这种没教养的,真是添堵。

纪澜把一百块拍在容乾腿上还给他。

容乾回头看了一眼街边的薄荷,对纪澜道:“你刚才有点过分啊,人家好心还你钱包,你还猜疑她拿了你的钱。奇怪了,你平时也不是这么没风度的人啊?不是挺怜香惜玉的吗?”

纪澜笑了笑:“就因为是她,所以我才那样。”

容乾忍不住打趣:“怎么了?看她长得漂亮,想借机勾搭?”

纪澜撇撇嘴角:“不是,她是我大学同学,我们同系不同班。”

容乾奇道:“你认识她?那你刚才怎么跟陌生人似的?还故意气她?”

纪澜有点不悦地回答:“我认识她,她不认识我啊。人家是学校的名人。”

容乾随口问道:“名人?校花啊?”

他方才在车里打量了她几眼,觉得这女孩儿清丽秀气,还带着股书卷气,身上有一种当下比较少见的古典韵味。

纪澜不屑地笑笑:“她出名不是因为漂亮,是因为抠门。上大学那会儿,她在学校旁边租了一个小房子,摆个缝纫机改衣服,同班同学去改,她也照样收钱,一分不少。”

容乾哦了一声,心想这年头会摆弄缝纫机改衣服的女孩,那可真是凤毛麟角了。

纪澜怔了一下,突然恍然大悟道:“她不会是为了钱来卖血吧?”

容乾扑哧一声,笑了:“得了吧你。”

“所以我就怀疑钱包里的钱是被她拿了,这人特爱钱。”

“那你报警啊,你不是有她电话吗?”

纪澜摸摸下巴:“我也就是那么一说,就算真是她拿的,也就算了,好歹也是校友。”

说实话,方才一见她,他还真是怔了一下,没想到毕业这么多年,她还是老样子,清纯得像个学生,所以他一眼就认出她了。

她应该和他同年,今年也有二十六了,但是看上去水嫩嫩的不谙世事的模样。他情不自禁地望了一眼后视镜,有点唏嘘,自己怎么就看着那么沧桑呢。

唉,都是老爷子的病给闹的,天天睡不好。

“容乾,等会儿我请你做美容。”

容乾直接就呸了一口:“我才不去,大老爷们美个什么容。”

纪澜摸了摸自己的脸蛋:“你不觉得我最近憔悴了?”

容乾斜了他一眼:“滚。”

作者还写过
美人难嫁
美人难嫁
京城第一美人VS俊逸腹黑太子。喜马拉雅播放量超2500万!最值得看的古言甜文之一!美人难嫁,只因太子青睐,机关算尽为卿卿。状元温文尔雅,王爷风度翩翩,太子位高权重……美人难嫁,难在嫁给谁好呢?“小时候你最喜欢跟在我后头喊太子哥哥,软糯糯甜丝丝的,谁知道长大了,反而一心想嫁给别人,真是可恨!”是今其他代表作《幸得相逢未嫁时》《折尽春风》《上仙难逑奈何情深》。
是今 ·古言 ·23.4万字
9.4分
折尽春风
折尽春风
少年英朗将军VS鬼马贪财少女。晋江人气作家是今古言力作,甜宠蜜爱扑面而来!为了筹钱她比钱招亲,不料竟真找到了如意“狼”君,一步步陷入他的柔情蜜意,最后只能是赔了夫人又折“己”。“爱夫君要比爱银子爱上一万倍,知道么?”是今其他代表作《幸得相逢未嫁时》《沉香雪》《美人难嫁》。
是今 ·古言 ·28万字
9.4分
就算不能与你到最后
就算不能与你到最后
贤妻良母小青梅VS高富帅霸道继兄。一个屋檐下的爱恨纠葛,横跨半生。波澜壮阔的爱恋or朴实平淡的相守,究竟哪一种,才是真爱的模样?“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可能会让我放弃你,而那种可能,已经不存在。”六年前青涩的初恋,六年后强势的追求,哪怕一再被放弃,她也始终坚守着自己选择的爱情,果然,沈慕就是许珂今生最大的劫。是今其他代表作《幸得相逢未嫁时》《折尽春风》《美人难嫁》。
是今 ·情感 ·15.2万字
9.7分

QQ阅读手机版

新用户免费读